全球高武

七個勇士勳章與十三個任務勳章安靜的躺在袋子里。

貝卡思看到后也張大了嘴巴。

「發生了什麼事情?」慕林急切的問道。

「唔,就是大哥哥來之前有一隊不友好的大哥哥過來搶章章……」聽曉咬著烤魷魚,含糊的說道。

「然後呢?」

「然後姐姐說他們是壞人……」聽曉的嘴邊沾滿了辣醬。

「然後呢……」慕林與貝卡思急切的看向聽曉。

「然後姐姐就打倒了一個大哥哥。」

「然後呢?」

「然後那群大哥哥還是兇巴巴的撲上來……曉曉就……」聽曉似乎突然意識到了不妥,小心翼翼的看了慕林一眼。

「曉曉就不小心用力大了一點……然後就是這個樣子了。」說著,聽曉指向了遠處的一個垃圾堆,垃圾堆上,七個大男人半死不活的摞在一起,有氣無力的哎呦哎呦的叫著。一個六階戰士的勳章從一個男人的胸前掉了下來,咣當一聲掉落在垃圾堆里。慕林與貝卡思一瞬間呆立在當場。

「曉曉,曉曉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事……」看到慕林與貝卡思一臉獃滯的表情,聽曉頓時躲到了青冥的身後,露出了一隻拿烤串的手還有半邊臉。

「沒……沒……」慕林糾結了一下,擦了擦頭上的汗。


「總覺得我們過來有點多餘了……」貝卡思無奈的嘆出了一口氣。黑化的大姐頭加上怪力王的野蠻人小蘿莉,這簡直就是本團最令人驚悚的暴力殺手組合。而慕林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一點,突然想到那個可悲的二號攻城獸,扶著額頭有些無奈。

慕林掃了一眼魔法儀器,看到了一下現在的任務完成進度,上面提示:得到任務勳章數量二十七,勇士勳章數量七,隊伍總計得到勳章數量六十二,總剩餘勳章一千零二」

因為聽曉青青組的勳章貢獻,美食萬歲小隊的勳章總數一下子超過了三十個,慕林也就直接解鎖了第四條特殊提示。

【七隻鬼已經潛入了參賽者的中間,消滅鬼的團隊,將直接晉級前六十四。並且失去所有勇士勳章的隊伍將直接被淘汰。】

「鬼?」看到這個奇怪的名詞,大家一瞬間有些茫然甚至連下半句提示都直接忽視了。

此時,蓬萊的一個陰暗角落,七個紅斗篷的身影在一處陰暗的小巷虐殺了一隊參賽者拿到勳章后,一隻慘白的手也慢慢的按下了第四條提示的解鎖。在看到內容后,為首的一人露出了陰冷的笑。

「看來我們的存在已經被長老院發現了啊,真是無趣,既然這樣……」領頭的紅斗篷身影一隻手舉起,身邊的六個身影點了點頭,迅速分散前往蓬萊的各個角落。

「想將我們當作棋子,未免也太小看我們了,長老院么……你們會後悔這個決定。」

於此同時,端木與貝利爾組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重傷未愈的端木手裡拿著搜尋到的二十六個任務勳章,而此時面對的是兩支同屬貝克家族的隊伍的聯手進攻。為了不讓貝安娜陷入危險,端木拿走了貝安娜的勇士勳章,一個人將兩支隊伍引開。

貝利爾此時一個人無聊的在大街上走著,有些茫然不知道要向哪裡走去。想到剛剛端木一臉緊張的將自己藏在柴垛里,引開了追兵,貝利爾有些無奈,又有些細微的情緒。

人類,總是喜歡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不過,被關愛的感覺,還不錯。

貝利爾抬起頭,望著雲彩逐漸開始變多的天空,開始發獃……

猛然,一道獨特的氣息穿過平靜的天空。貝利爾愣了一下,眼神突然變得冷峻了起來。

「路西法你究竟在幹什麼。」剛剛那道氣息,明顯屬於路西法家,而魔族近期卻並沒有染指西大陸的打算。貝利爾似乎察覺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情,跟隨著那道氣息,向著蓬萊的東面跑了過去。

端木在兩個隊伍的追逐下一直逃到了蓬萊最西側的海邊,直到前面都是一望無際的大海,這才停下了奔跑的腳步。

「喲,那小妞你咋不跑了?」貝克家族的一個看起來是首領的重鎧騎士一臉壞笑。一群人摩拳擦掌的向著端木圍了上去。端木思考了一下,看了看周圍,又看了看圍向自己的十四個身影。

「這裡好像沒有別人了……」端木自言自語。

「這小妞還指望有人救她呢,酷奇海灘可是海怪戒嚴區,能有人出現就奇了怪了,除非……除非小妞你叫個海怪來救你!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一群參賽者笑了起來。

端木一愣,好像突然被對方提醒了,仔細的思考了一下似乎對方的提示還很有用,於是黑色斗篷下的嘴角露出了爽朗的笑。

「那就如諸位所願吧。」

緊接著,端木的右手突然出籠罩了濃厚的水魔法元素,端木將手按在沙灘上,身後的海水中瞬間出現了四個巨大的藍色召喚法陣。

「忘了和各位說了,本大人就是那個單人排行榜第一的那個最擅長打群戰的亞馬遜獵手——啊哈哈——出來吧,本大人充滿熱情的海洋召喚術!」四道充滿危險氣息的五米寬水柱突然從四個魔法陣中湧出,緊接著水柱崩散,四條二十米長的巨大海蛇挺著身子,一臉敵意的望著面前十四個渺小的生命。

就在勳章爭奪戰火熱的進行時,卡羅迪也終於輾轉的找到了黑教位於西大陸南部的據點。再被接引人帶入一處水下會客室后,卡羅迪見到了正在欣賞窗外游魚的豐凌。還有站在一旁候命的林總管與艾爾小隊一行人。卡羅迪面無表情的掃了一眼艾爾,艾爾看到卡羅迪看向自己,頓時有些臉紅。卡羅迪微微皺眉,眼神又回到了豐凌身上。

「義父,我回來了。」卡羅迪一隻手放在胸前微微欠身。

豐凌轉過身,手中的拐杖輕輕點地,思考了一會,緊接著坐到了休息的沙發上。示意卡羅迪也坐下,卡羅迪也坐在了沙發上,肩膀上的毛球蘭妮眨了眨眼睛,也跳到了沙發上與卡羅迪並排坐著。艾爾畢竟也是女人,對可愛的小東西也沒有抵抗力,眼神時不時瞟向蘭妮,總有一種想要把這個小東西抱在懷裡的衝動。

難道這是布蘭特要送給自己的寵物么?看不出這個感情遲鈍的小男人還挺貼心呢。想著想著,艾爾也有些站不住了,往日冷峻的女人開始變得扭扭捏捏起來。

「看起來,你已經到達四階了。」感受到卡羅迪身上毫無掩飾的黑暗氣息,豐凌滿意的點點頭。

「恩,這一路多虧了有團長照顧,修行還算順利。」卡羅迪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表情舒緩了下來。

「不知為何,我總感覺你身上的氣息變得讓我琢磨不透了,難道有什麼奇遇?」豐凌的語氣卸下了嚴肅的感覺,變得平和安詳了許多。

「是的義父,我在這次修行中跟隨團長搗毀了一個魔族基地,並且,得到了我的契約獸。」說著,卡羅迪摸了摸蘭妮的頭,蘭妮很享受的又往卡羅迪的身邊靠了靠。畢竟黑網之行讓卡羅迪得到了難以讓人接受的真相,而這些事情,卡羅迪目前並不想讓豐凌知道。

居然是他的契約獸……艾爾愣住了。卡羅迪對於契約獸的目標一直都是魔域黑龍,而且也從未動搖過,為什麼他卻突然轉變了想法,契約了這麼一個看起來萌萌的沒什麼戰鬥力的小寵物。

得知卡羅迪身邊的竟然是他的契約獸時,豐凌也明顯愣了一下,皺了皺眉頭。

「少主的目標不是魔域黑龍么?」林總管陰陽怪氣的聲音不合時宜的響起。

「抱歉,我改變想法了,現在對於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她。」卡羅迪眼神溫柔的又摸了摸蘭妮的頭。

艾爾的眼神一瞬間有些冰冷,布蘭特寧可對一隻畜生露出溫柔的眼神,也不肯多關注自己一眼。頓時蘭妮可愛的形象在艾爾的眼中變成了搶走她男人的敵人。惱火一瞬間涌了上來,艾爾迅速走到卡羅迪身前,毫不客氣的抓住蘭妮毛茸茸的尾巴將蘭妮拎了起來。

「這種弱小的東西,怎麼能夠配得上我艾爾相中的男人!」

我艾爾相中的男人?蘭妮圓圓萌萌的大眼睛一瞬間眯了起來。原來就是這個人啊,強迫布蘭特的可惡女人……恩,對,是情敵!蘭妮的眼神逐漸變得危險起來。 看到蘭妮被沒禮貌的拎了起來,卡羅迪一瞬間眼神變得冰冷。伸出一隻手就向艾爾的手腕打去,艾爾手腕一側,卡羅迪的攻擊落空。卡羅迪皺了皺眉,他與艾爾的實力經驗差距太大了,雖然進不到了四階,但是還遠遠不夠。就在卡羅迪準備祭出滿月和艾爾真正對陣的時候,卻猛然發現,蘭妮額頭上出現了一個充滿危險氣息的青色的魔法陣。

「不好,快放開蘭妮!」卡羅迪剛要伸出一隻手,一道青色的光芒猛然從蘭妮的身上爆出。瞬間,整個房間被青色的光芒溢滿,所有的人都被強烈的光芒刺的睜不開眼,無盡的青色很快便被白茫茫的冰原所取代,白色晶瑩的水晶樹下,伴隨著聖潔而又令人拜服的高階威壓,一襲高貴白裘,皮膚白皙的絕美白髮狐人天女伴隨著點點白色雪花從半空飄然落下,落在了卡羅迪的身邊。

就在艾爾的驚愕中,櫻色唇平靜的吻在了卡羅迪的唇上。九條白色流蘇從天女的裙擺下伸出,隨著白色的雪花,在空氣中飄舞……

卡羅迪一臉柔情的望著面前的身影,眼神有些痴醉的迷離。

「蘭妮……」

幻像,在一瞬間破碎,艾爾愣了一下,很快便回過神來。還是這間水下會客室,手裡的小傢伙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傲然站立在卡羅迪身邊的藍白色公主裙不足一米面色冷峻的小蘿莉。

居然是狐族千年難得一見的聖獸——天狐聖女。

幻像直接突破視覺的障礙進入了每個人的意識海,在高階聖獸的威壓下,豐凌自然也明白了少女裙下那九條白色流蘇的意義。

「你究竟是什麼人!」艾爾猛然抽出腰間的皮鞭,指向了面前毫無畏懼的蘭妮。這個魔獸竟然能夠無視等階施展幻術,一種難以察覺的顫慄突然湧上了艾爾的心頭。

「如你所見,我是布蘭特的契約獸,同時……我,蘭妮·拉布雷斯,也是卡羅迪·布蘭特的正牌未婚妻。」冷峻而又童稚的聲音清晰的響起在會客室中,整句發言沒有一個多餘的字眼。整個會客室霎時一片寂靜。

卡羅迪的信息艾爾比誰都要清楚,在布蘭特家出事前,卡羅迪確實有一位未過門的未婚妻,不過據說那位未婚妻已經在那次事故中喪生了,但是最後的傷亡報告中卻沒有屍體的處理結果。難道是那個蘭妮詐死,被布蘭特暗中救下藏在某個地方養了起來?亦或是某種轉生之術讓她變成了一隻魔獸,就算死也不離開布蘭特的身邊?不管是哪種可能!布蘭特現在的態度已經表明了「移情別戀」!

「不……我不信!布蘭特是我的!我才不信!」艾爾雙手抱住頭,巨大的打擊沖亂了她的理智。

「隊長,隊長!冷靜點!」看到艾爾要衝上去和蘭妮拚命,一群人如果再不明白剛剛感受到的威壓是什麼,就不用再混下去了。艾爾的隊友紛紛上前將艾爾按住,緊接著拉出了會客室。

看著艾爾被大家拉走,卡羅迪的表情依舊沒有什麼變化。

「艾爾對你是一片真心……」豐凌嘆了一口氣,自從卡羅迪來到黑教,艾爾就對卡羅迪表現出了愛意,但是身居高位讓艾爾只能隱藏起了女人的小情緒,為了不影響工作,只能一直暗中照顧著卡羅迪。如果沒有艾爾,卡羅迪也不會在黑教成長的這麼順利。知道艾爾的心意豐凌就經常在卡羅迪面前提起艾爾隊長的英勇與偉大,卡羅迪也對素未蒙面的女強人產生了一些崇拜的情緒。

知曉了卡羅迪對自己的態度,因此艾爾才趕在月度大會上向卡羅迪提出求婚,而那次會議恰巧不常參加會議的教主也在。於是在一群長老的慫恿與教主的見證下,定下了這門親事。可是誰想到,自從定下了這門親事,卡羅迪的態度完全轉變一百八十度,不僅不再崇拜黑教英雄艾爾小姐,還開始變得厭惡起對方。

「我明白,但是我並不喜歡被強迫的決定。」卡羅迪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一臉嚴肅,「更何況我與蘭妮早有婚約,抱歉我無法接受艾爾。」

聽到卡羅迪的回答,豐凌一時有些語塞,艾爾在黑教的地位,完全不亞於自己,如果卡羅迪真的鐵了心拒絕艾爾,沒人能保證艾爾會不會做出一些過分的事情,戀愛中的女人總是毫無理智的,就算是被稱為睿將的艾爾,也總有脆弱的地方。

「義父,這次回來我是有兩件事要找您商量。」卡羅迪又坐在了沙發上,蘭妮安靜的坐在卡羅迪的身邊。

「第一件事就是我想延遲就職時間。」

「哦?」豐凌有些驚奇。

「你不是一直想快點就職,然後跟隨征討對去剿滅魔族么?」

「我覺得……我現在的實力還是遠遠不夠,所以我還想在歷練一段時間。」卡羅迪回想到了面對貝利爾時,大家的無力與恐懼。如果不能變強,面對如貝利爾一般的對手,哪怕是不如貝利爾的對手,也只是白白送死。

聽到卡羅迪的回答,豐凌讚許的點點頭:「本來我也覺得四階就進入征討隊確實也早了一些,當初也是拗不過你的一直請求,現在既然你明白了,那我就不再要求你,等你覺得歷練的夠了,再回來述職也不遲。」

「多謝義父。」卡羅迪的臉上的表情,難得有了些緩和,畢竟一開始就抱著義父百分之九十不會同意自己的請求的想法,沒想到最困擾自己的事情竟然這麼簡單就解決了。緊接著卡羅迪又向豐凌提出了第二個請求。

「這第二件事,就是……」卡羅迪頓了頓,接著堅定的說道:「我想解除和艾爾的婚約。」

「你……」豐凌的表情一瞬間冷了下來。

「你可知道,解除婚約的後果。」


「我知道,一切罪責在我身上,艾爾的怒火,我會一個人承擔。」

「我指的不是這些。」豐凌嘆了一口氣,看了一眼卡羅迪身邊安靜的蘭妮。論身份,這位天狐陛下完全甩了艾爾好幾個檔次,論實力,天狐成熟起來完全就是徹徹底底的十階聖獸強者。也是甩了接近八階巔峰的艾爾好幾條街。論品貌資質,艾爾雖然也不錯,但是在天下第一媚的狐族面前也是遠遠及不上的。總之,就是艾爾各種不如這位天狐,被天狐比下去也是正常的,但是,艾爾卻有天狐沒有的東西,那就是在人類中的威望與勢力。

艾爾除了本身是黑教的巡邏隊長外,還是黑教執法六長老之一,而她在地上的世界中,更是西大陸最繁華國家洛林的長公主,也是鎮守帝國的封號將軍。尤其是洛林的國王,她的弟弟,還十分依賴這位姐姐。最主要的是,黑教整個西大陸分會的運行,都是在洛林的支持與包庇下才能長存繁榮。

豐凌現在十分頭疼卡羅迪的決定,因為很有可能艾爾會因為卡羅迪的拒絕,撤銷黑教與洛林的合作,從而影響到黑教的運轉。

「我知道義父是在擔心黑教與洛林的聯盟。」卡羅迪看出了豐凌的擔憂,表情也變得糾結了起來。看著卡羅迪陷入進退兩難的地步,豐凌終於嘆了一口氣,隨後平靜的說出了目前唯一能夠緩解事情的方法。

「教主與艾爾私交甚好,而這門親事又是在教主的見證下訂立的,恐怕現在也就只有教主出面才能夠解決這件事。」

「教主大人么……」卡羅迪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回憶了一下有關教主的事情。

黑教教主,只有在每月例會的時候才有可能出現的神秘身影,因為每次出現都是平靜的坐在黑帳中,也不曾說過一句話,連命令都是隨行的傳令官代為下達。而教主的行蹤從來都是飄忽不定,只有他想見你,才能夠找到他,平時想要找到教主簡直比登天還難。所以卡羅迪也不知道這位教主究竟是何人,身在何方。


「確實只有找到教主才能夠解決了……不過我根本不知道要去哪裡找教主,但是……」卡羅迪思考了一下,看向了豐凌。


「既然義父能夠想到這一點,想必已經有了教主的消息。」

「不愧是我豐凌的義子,我這裡確實有教主的消息。」緊接著豐凌揮了揮手,林總管將一封密信拿了過來遞呈給卡羅迪。

「這是我很久以前就寫好的準備在你打算加入征討隊時呈給教主的推薦信,你帶上它,去蓬萊的聯絡點,如果不出意外,應該能很快就能打聽到教主的消息。」

接過推薦信,卡羅迪的心情有些複雜,本以為豐凌會罵自己一頓,批評自己各種不懂事各種不為大局著想,沒想到豐凌不僅沒有怪罪自己,還想盡辦法幫自己擦屁股。

「義父……我……」

「什麼也別說了,早點出發吧。」豐凌站起身,溺愛的摸了摸卡羅迪的頭,緊接著帶著林總管走了出去。

感受到手裡推薦信沉甸甸的重量,卡羅迪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總以為自己能夠報答完黑教的恩情,然後團長一起自由的闖蕩天下,但是到頭來,好像欠黑教的越來越多了……」

「不想虧欠更多,就要更加努力才行,我會一直陪著你,布蘭特……」蘭妮的吻,安靜的落在了卡羅迪的唇上。 到了晚上,勳章爭奪戰已經進行了十六個小時,美食萬歲的手裡的勳章也終於停滯在了一百五十九的數量。而此時魔法儀器上面提示的還未被尋找到的勳章總量,只剩下了7個。晚飯前端木帶著一大堆的勳章回來,但是貝安娜並沒有和端木在一起,五個人吃過了晚飯打算一起出去尋找失蹤的貝安娜。

現在,所有隊伍的目標似乎已經不在任務勳章上,自從一個隊伍發現能夠搶奪其他隊伍的勳章后,現在整個蓬萊的參賽隊伍之間都開始了爭奪戰。失去所有勳章的隊伍,就會被當場淘汰,截止目前為止,已經有三十六個隊伍勳章盡失被淘汰了。而所有擁有戰利品勇士勳章的隊伍,在魔法通訊器的顯示上,都由中立的黃點變為了紅點。

魔法通訊器內可以查看到現在隊伍的總排名,美食萬歲現在在第七的位置,而第一的隊伍,是一個叫影子的團隊,已經有三百的勳章總數了。而這三百還在隨著時間而增加,就好像那個隊伍不滿足於已經能夠晉級,而是在享受搶奪一般,而排名第二的隊伍破天荒的是薩姆家的另一個小隊,復仇者小隊。現在復仇者小隊也已經擁有了二百四十五的勳章總數。第三位則是不列顛之榮耀,目前是二百零三的戰績。四名開始都是不足二百的數量,等到了第十五以後的團隊,則都是總數沒有過百。

一直到現在,第三條特殊提示的鬼都沒有人捉到,不過在參賽者中,卻流傳了一件恐怖的傳聞,鬼已經出現了,而且殺戮了不少參賽者,有許多隊伍都目擊到了參賽隊伍的屍體。不過對於不是第一次參加賽事的人來說,出現殺戮早已經是預料之中的事情,每屆的百家聯盟爭霸賽,都會混進來一些意圖不軌的勢力,這些勢力大都是與魔族有交結想要破壞人類的團結,但是苦於這些勢力隱藏太深,主辦方想抓也沒有突破口,就乾脆將這個難題丟給了參賽者。因此每次百家聯盟爭霸賽也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抓出潛藏在人類中的內鬼。

這一點貝卡思已經和大家說明了,不過或許是因為大家運氣好,十六個小時過去一次內鬼都沒有碰到。

只要找到貝安娜,大家呆在一起等八個小時過去,第一次測試也就能正常通過了。為了大家的安全,慕林決定女孩子們都留在旅館待命,而自己和貝卡思出去尋找貝安娜。不帶青青的原因是因為今天恰巧又是滿月,每到滿月的時候,青青的魔族血脈總是會有些反應。在這個滿是光明與神聖法陣的城市,還是保險一點要好。

一路上慕林走過的地方,魔法通訊器上顯示的黃點紛紛退散,慕林明白,因為自己隊伍無意間得到的勇士勳章,讓自己的隊伍在其他隊伍的探測顯示中變成了紅色。自然,其他中立的隊伍就會認為自己是一個尋找獵物的危險隊伍。

緊接著一個紅點進入了慕林的探測範圍,慕林還沒有來得及點開紅點的信息,那個紅點就一瞬間在三個黃點中閃爍了一下消失不見。隨後,紅點消失的方向傳出了一聲尖叫,那三個黃點也隨之消失。

一種不好的感覺頓時讓慕林的心臟猛然顫動了一下。

「難道是鬼出現了?」貝卡思一驚。

「我們過去看看!」慕林直接轉身躍向了出事的方向。

慕林的身體幾個跳躍間出現在了一條小巷,皎潔的月光下,一個紅斗篷的身影正在用一塊黑布擦拭著手中細劍的沾上的鮮血。

聽到有人出現,紅斗篷的身影抬起頭,看向了慕林。

猛然,他動了,手中的細劍帶著破空之勢直接向慕林的頸部刺去,危險的預感讓慕林的身體在細劍動的一瞬間也開始動了,目錄一個側身,細劍從身邊劃了過去,劍刃破空,帶著些許空間的扭曲。紅色的身影一擊不中顯然有些驚訝,但是此時慕林的攻擊也到了,黑殺的劍神出現了一絲淡淡的火光,向著紅斗篷的身影重重的劈砍下去。紅斗篷的身影顯然沒料到對方的反應竟然這麼快,只能舉起手中的細劍用力拍向黑殺的劍身,希望借力讓黑殺的攻擊偏離。

誰知細劍當的一聲拍在黑殺劍身一側,落下的巨劍竟然沒有絲毫偏移的傾向。紅斗篷的身影一愣,斗篷下露出的嘴角頓時露出了一絲覺得有趣的微笑。

眼看著黑殺劈入對方的身體,慕林卻並沒有砍中東西的感覺。緊接著慕林驚訝的發現,自己砍中的對方身體冒出了一股黑色的煙塵,接著地上只留下了一張淺黃的刻畫著紅色符咒的符紙。

就在慕林愣神的一瞬間,一道危險的氣息從慕林的身後襲來,慕林已經來不及躲避,只能雲起迅雷步身體猛然向空中躍起。半空中的一個轉身慕林發現了那個紅斗篷的神秘身影追著自己的身體也躍上了半空。

細劍與重劍迅速交織在一起,短短十秒就已經交手了不下一百回合。能夠感受到對方每一招都是毫不留情的殺招,慕林也終於認真起來。隨著兩個人的身體落地,慕林反握著黑殺的劍柄猛然向紅斗篷的身影衝刺。就在接近紅斗篷身影的一瞬,黑殺猛然橫掃了過去。對方顯然沒有預料到這個重劍騎士竟然能夠比剛才半空交手的速度還快,這次只來得及將細劍擋在身側。

嘭——

一聲碰撞將紅斗篷的身影撞飛了出去,慕林直接迅雷步追擊,卻不想對方似乎料到了自己會攻上來,突然掏出一張符咒,整個身體又化作一團黑色煙塵消失。

緊接著,黑色煙塵突然在慕林的身後凝聚,細劍無聲的沖著慕林后心的位置刺去。

「才不會讓你如意,九道輪迴•;禁•;顛倒領域。」

一道灰色的空間牆壁猛然出現在了慕林的身後,細劍從空間牆壁進入,猛然從紅斗篷身影身後的另一道空間牆壁伸出。紅斗篷身影顯然沒有意識到對方竟然還有一個人,自己的細劍一下子刺到了自己的后腰。

「小氣鬼趁現在!」

慕林猛然一個回身掃斬,眼看著黑殺就能將對手斬殺,卻不料在月光下,只看見對方瞥了一眼貝卡思后,嘴角流露出了一絲若有若無帶著挑釁意味的微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