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一道身影停在了魔石族的山峰之前,氣息席捲無盡的魔雲,磅礴無邊!

丁岳愣眼了,這是哪裡跑出來的一個猛人啊,太生猛了,直接叫囂一個魔族部落。

丁岳看了過去,那道身影很高大,足有十丈高大,身軀健壯如同一隻龍象,體內的氣血磅礴滾動,震散了無邊魔雲。

不過此人身上穿的就有些原始了,一塊獸皮裹著下半身,面容粗狂,目光狂野,髮絲雜亂的飛舞著,手中更是拎著一件黑色石頭打磨成的狼牙棒,一根根黑色石刺魔光冷現,讓人心悸!

這個方式出場,實實在在的震驚了丁岳,而讓丁岳更加震驚的是他沒有見過此人,不是和他一起進入道魔之域的混沌修士中的人。

「這道魔之域,竟然還有修士存在。」丁岳心中震驚。

這隻能是以往沒有來得及出去而倖存下來的修士,不過這樣的幾率實在太小了,沒有鎮魔城,在這魔氣彌補沒有靈氣的道魔之域想要生存下來實在是太難了,而且還要活下來數以萬年。

這樣的事情,丁岳只要想想就頭皮發麻,之前他在這群山之中待了幾天就有點受不了了,何況萬年?

山峰之上的魔石族被驚動了,一位位魔族強者跑了出來,丁岳可以明顯的看得到,那一位位魔族的強者看的那位胡三爺都是面色難看了起來,氣急敗壞、怒氣衝天!

「吼……」

魔族的強者怒吼,想都沒有想,就是朝著那位胡三爺沖了過去,手中的魔器全部遮天蔽日般的打了過去,狂暴至極!

顯然,雙方也不是第一次見面了!

「媽的,三天不打就不長記性了,你三爺來給你們放放血!」

那位胡三爺大喝一聲,面對如此之多的魔族強者也不躲避,直接就是沖了上去,拎起那根狼牙棒就是掄了起來,氣勢兇猛至極,比那巨神神國的強者還要兇猛!

一位魔族強者首當其衝,直接被砸中,砰的一聲,這位讓丁岳都得費幾招力氣的強者直接就是爆碎,連帶著體內的魔魂和魔珠也沒有倖免,一棒子,全部碎掉!

「這位爺哪裡來的啊,太生猛了!」

丁岳擦著冷汗,看著那猶如狼入羊群的胡三爺實在無語,那一位位本來魔性狂暴的魔族強者此刻都是像是小綿羊一般,一棒子一棒子的被打爆,幾乎沒有多少還手之力!

「吼……」

山腳下的幾隻魔靈也是飛了起來,撲向了那胡三爺,氣息兇猛,但最終,幾棒子下去,這幾隻魔靈都是爆碎一片!

轉眼間,魔石族的強者就被砸死了十幾人,這下,山峰之上頓時被震驚了,靠近山頂的山洞內走出了幾位老者,背都是彎的不成樣子了,身軀更是枯瘦,走路都是晃晃悠悠,一雙魔眼,也是渾濁的很。

但就是這幾位老者卻是讓丁岳從心底都是感覺到一涼,寒氣深入骨子裡,不由得的打了寒顫,而那位激戰的胡三爺也是不由得手上慢了一下。

「吼……」

一位帶著怒氣的老者低聲一吼,目光剎那間就是亮了起來,瞬間,背也是挺直了,眼中透出濃郁至極的殺機,轟鳴一聲,一隻枯瘦的手掌伸了出來,直接拍向了那胡三爺!(未完待續……)

… 「媽的,三爺等的就是你,老不死的,今天三爺非得拆了你的骨頭不行!」

胡三爺大喝,不過沒有衝上去,而是手中一翻,拿出了一株小樹,這小樹的樹榦剛好手握住,通體晶瑩剔透,神光流露,連根莖都是完整如初,甚至上面還沾著一些泥土,而上面枝條不過有三四根,至聖的氣息流露而出,樹葉嘩啦啦的作響!

「唰!」

胡三爺直接拿著小樹掃了出去,嘩啦一片清脆樹葉響聲,漫天的神聖氣息花灑,化成了絢麗的光雨,異香散開,讓遠處的丁岳聞著都是不由得的精神一震!

「砰!」

一聲大響,那胡三爺拿著小樹把魔石族老者的手掌打了回去,至聖的氣息如同利刃一般,甚至隔開了那隻手掌,只不過這老者顯然太老了,血都沒有多少,沒有滴下幾滴!

魔石族的老者看起來很意外,盯著那株小樹也是面色一凝,顯然沒有想到那胡三爺還有這一招!

不過那胡三爺卻是沒有管那麼多,看到自己的寶貝果然夠厲害,他面色一喜,大喝一聲,直接衝上了那座山峰,小樹掄起橫掃,至聖的氣息犀利無比,一位位魔族強者都是被他掃飛了出去,身軀四裂爆碎直接死去!

「吼……」

魔族的老者怒吼了,隨之,一件碩大的黑色石柱被兩位老者抬了出來,長有百丈大小,氣息強大無比!

這是他們的鎮族魔器,製造很粗糙。但氣息很狂猛。上面甚至還刻著一些圖案。一股蠻荒的氣息流露而出!

「轟……」

黑色石柱被魔族的幾位老者聯合抬了起來,一起聯手操縱,轟鳴一聲,石柱擎天,直接朝著那胡三爺鎮壓而去魔性的氣息滔天,連帶著方圓數里的虛空都是給禁錮了!


「這魔石族竟然有如此強大的魔器,那胡三爺要危險了!」

丁岳在遠處看的心驚,如果換做是他。估計一個照明就得被鎮壓隕落,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不說那黑色石柱,光是那幾位老者就能讓丁岳頭疼的想遁走了!

不過很顯然,那胡三爺準備的很充分,沒有一點準備,他也不會那麼直接就沖向山峰,他大喝一聲,把手中的小樹扔到頭頂護身,至聖的氣息流轉。光華如水傾瀉而出,護住了自己!

隨之。那胡三爺再次一翻手,竟然扔出來了一件件的魔器,有強有落,密密麻麻一片,成百成千,直接就是扔了出去!

「給三爺爆開!」

那胡三爺大喝,頓時,一件件的魔器都是爆開了無與倫比的威能直接讓魔石族所在的山峰都是震動,要崩塌一般。

魔器的爆開衝擊力強大無比,不僅撕開了黑色石柱的禁錮,而且還把黑色石柱給頂了回去。

胡三爺面色一喜,再次手一翻,又是拿出了一大把的魔珠,想也不想又扔了出去,還是爆開,頓時,黑色石柱也是被崩飛了出去,砸塌了一座山峰!

「給你三爺都死去吧!」

胡三爺大發凶威,開始逞強了,小樹橫掃,衝到了一位老者面前,啪的一聲,這位老者就被抽倒在了地上,一把老骨頭斷了大半,咳血不斷!

魔石族連鎮族之寶都是被打飛了,頓時有些擋不住那位胡三爺了,被他衝進了山洞內,丁岳可以感覺的到,那山洞內有神聖的氣息流露,全部都被赤裸裸的洗劫了!

「可憐的魔族啊!」

丁岳心中不由得生出了這種想法,特別是看到那幾位魔石族的老者被打的趴在地上起不來的時候,心中更是彆扭!

這是遇到了強盜啊!

最終,胡三爺大笑的逛了一圈,在諸多魔石族殺機無限的目送之下,離開了。

丁岳看了看,遲疑了一下,就是追了上去。

「誰?!」

沒有走多遠,那胡三爺就是感覺到了丁岳的存在,一聲大喝,直接轉身就是一棒子砸了過來,毫不客氣!

丁岳眉頭一跳,顧不得隱藏身影了,直接跳了起來,遠遠的躲避!

「轟……」

狼牙棒落下,頓時,一座大山崩塌了,亂石穿空,震散無邊魔雲!

「混沌修士?」

不等丁岳開口,那胡三爺就眼睛瞪起來了,目光剎那間刺亮無邊,身上的血氣衝天,砰的一聲,他一腳跺在虛空之上,沖向了丁岳!

「道友……」

丁岳連忙開口,想要交流一下,但他的話還沒有說出來,那胡三爺就到了眼前,一巴掌落下,啪的一聲,丁岳趴在了地上,砸出了一個大坑,大地都是裂開了密密麻麻的一片裂縫!

「我去……」

丁岳怒了,要不是他仙體夠強,這一下估計身體都得裂開了!

不過不等丁岳起身,那胡三爺就是落在了他身邊,大手砰砰砰的拍在了丁岳身上,有些瘋癲似的大笑著道:「哈哈哈……終於讓三爺給等到了,媽的,三爺就是他媽的的天才啊,天才啊,他媽的……」

說著說著,這胡三爺都是帶著了一股哭腔,仰天長嘯,一股刺目的赤紅氣血砰的一聲悶響就從他體內衝出,直接蕩平了這片天空的黑暗,染紅了天穹!

「這位道友……」

丁岳忍不住了,雖然他很理解對方的心情,但也不帶這樣拍的,他一聲骨頭都要裂了!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丁岳直接就是大喝一聲,聲音如雷鳴一般,讓胡三爺差點一口氣沒有下來,一聲長嘯也是憋在了體內,連忙的咳了幾口!

「喊什麼喊,叫三爺!」

胡三爺一巴掌又是拍了下來,大笑著,不過丁岳卻是有了準備,身形一動,直接就是躲開了!

「咦,還想跑,小兔崽子,到了你胡三爺手裡你就從了吧!哈哈哈……給三爺過來!」

胡三爺大笑,露出一絲興緻勃勃的神色,大喝一聲,一隻大手再次伸出,狂猛的拍下!

「妹的,當哥怕你啊!」

丁岳氣的不輕,頓時,仙體轟鳴,仙光繚繞了起來,大手直接抬起,轟鳴一聲,直接對著拍去!

「轟隆隆……」

猛然的氣息四濺,仙光崩開,四周的山峰都是一座座的崩碎了!

不過丁岳這一掌也是擋住了對方,算得上平分秋色!(未完待續……)

ps:求兄弟們的支持!感謝……

… 丁岳的仙體轟鳴,抬手迎上,與那胡三爺硬生生的拼了一掌,頓時,丁岳感覺自己渾身血氣都是要被震散般,對方的力道實在是太兇猛了!

「好!不錯啊,再讓三爺瞧瞧!」

胡三爺有些意外,大笑一聲,再次抬手派來,手掌遮天,渾身的赤紅色氣血直衝天際,蕩平無盡的風雲!

「好!再來!」

丁岳大喝,依然不懼,在仙體方面他自信十足,用不著束手束腳,抬起手,丁岳猛然的對上!

「轟隆隆……」

眨眼間,兩人就是對拼了數十掌,狂猛的氣勁席捲一片,讓四周的山峰直接轟隆隆的崩塌,在這群山之間竟然生生的推出了一個平原!

「不錯,合你三爺的胃口,不過只有這樣的話還不夠,吃三爺一拳!」

&☆☆~nbsp;那胡三爺大喝,開始變招,赤紅的色氣血纏身,如同一條赤紅的神龍盤繞一般,瞬間,胡三爺的皮膚都是化為了赤紅,拳頭之上更是騰起了赤紅色的煙霧,隱隱的,如同龍嘯般的大響頓起,驚天震地!

「來!!!」

丁岳大喝,混沌仙光漫天,寶光散發出無量光,道衣獵獵,如同一尊仙王一般,一拳握住,無盡的風雲盡在手中,山鳴海嘯般對了上去!

「轟……」

驚天的大響響起,這片大地瞬間就是被掀飛了起來,裂開了連綿到天際的裂縫,亂石穿空,刺透天穹!

丁岳倒退。手臂都是發麻。他知道。直接手骨有的肯定是裂開了!

兩人沒有再打了,肉身方面,兩人都知道誰也奈何不了誰了!

不過丁岳也知道,對方如果真的想拿下他的話,估計也不困難,那之前的生猛的模樣已經是讓丁岳甘拜下風了,實在是學不來啊!

對方應該是踏入半步真道極深的一個境界,法力磅礴無窮。丁岳覺得,這種實力,放在他們這一群進來的人裡面,估計就是虎入狼群啊,絕對可以橫掃一片!

畢竟,人家過萬年的時間也不是白過的,這點丁岳沒有什麼意外。

那胡三爺走了過來,拍了拍手掌,渾身那赤紅的氣息也是收了起來,如同一條蟄伏起來的蠻龍般。讓人心悸!

「小子,來。給三爺說說,鎮魔城現在在哪裡?」

胡三爺一把拉住丁岳,坐在了地上,摟著丁岳的肩膀,笑呵呵的問道。

「不知道!」丁岳說道。

「啥?」

「我迷路了……」

「……」

胡三爺一下就凌亂了,看著丁岳像是恨不得的打兩拳再說。

「沒事,只要再這附近就行,三爺有的是辦法找出來他,他娘的,上次三爺就差片刻啊,就把三爺給落下了,這次,三爺看它往哪裡跑!」胡三爺說道。

隨後,丁岳知道,這位胡三爺名叫胡三,是一位隱世大族的子弟,上一次,好幾萬年之前,他貌似回去晚了,竟然被鎮魔城給漏掉了,於是,胡三爺的道魔之域之行一下就是持續了數萬年!

丁岳的敬仰之情一下子就拔高了上萬丈,這真是一個,猛的不行的人啊!

「這次赤龍族來了幾個人?」胡三爺問道。

赤龍族,在混沌內名聲不顯,族人也是不多,不過他們雖然也帶著一個龍字,但洪荒天地的龍族還真的不能喝這個赤龍族相比,完全不在一個檔次。

「一人。」丁岳說道。

「怎麼那麼少,以往最起碼都得兩三人啊。」胡三爺不由得說道。

這個丁岳還真的不知道,沒有辦法回答。

兩人聊著,相見恨晚,丁岳想了解道魔之域的情況,胡三爺想知道混沌內的情況,最後,丁岳拿出了一條星魚,熬煮了一翻,讓胡三爺立馬拍著胸脯說以後丁岳就歸他罩了,是他胡三爺的兄弟。

「星魚啊,三爺也只是聽說過啊,見都沒有見過。」胡三爺留著口水,在身上找了找,拿了一把神草、神果丟入了鼎內,頓時,香氣漫天,讓人為之沉醉。

丁岳看的目瞪口呆,一大把的神聖之物啊,就這樣啃了?

不過天可憐見,胡三爺已經有多少年沒有吃過混沌內的東西了,估計你就是給他一個饅頭,他也得感激涕零啊!

「兄弟想找道魔啊,這個可不好找,不過這片群山之內肯定有,我們去尋尋,三爺給你降服一條大道!」胡三爺拍著丁岳的肩膀豪情萬丈的說道。


丁岳心中一動,不由得的問道:「老三,你有沒有些存貨?」


妹的,在這道魔之域混了幾萬年,你要說身上沒有點存貨,那才扯蛋呢。

「這個你就不要想了,我身上有些,但也得帶回去給本族用啊。」胡三爺擺手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