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一道狂風隨之出現,呼嘯間,康德拉斯的一劍已然刺到了羅德的身前。

只見羅德的身子忽然急速閃爍了一次之後,他人便好似從來都不存在一般,竟在康德拉斯的身前憑空消失了。康德拉斯眼中的怒火更甚,不過片刻之後,他就猛然反應過來這是擂台邊緣,趕緊收勢打算轉身再找羅德蹤跡。

可就在這是,羅德的身影卻好似陰風一般,忽然自他的身後出現,輕輕一腳就把康德拉斯踢得失去平衡,幾欲摔落擂台。康德拉斯頓時嚇得臉色慘白,雙手不停的向後打著轉,試圖再次掌握平衡,可惜並無半點功效,他內心幾乎瞬間不由自主的狂跳了一下。

但就在他臉色越來越白,幾乎摔落擂台之外的時候,一隻手卻忽然一把抓住了自己的衣服,直接一拽之下把自己又拉回了擂台,康德拉斯的內心頓時升起感激之意,回頭想要感謝對方一番,卻看到了羅德。

他立刻明白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於是內心頓時升起一陣被人羞辱的感覺,怒火瞬間攀升到了頂點。

「還有最後一劍。」羅德冷笑著說道。

「這可是你逼我的,小子。我要讓你後悔!」康德拉斯眼中怒火熊熊燃燒,他本來還打算留手,把自己最強的后招留到最後,可現在被羅德羞辱了兩次之後,他再也管不了那麼多,直接前沖之下,刺出了第三劍。

與先前兩劍都不同的是,這一次,在刺出一劍的同時,康德拉斯沒有握劍的左手,偷偷伸入了衣服的口袋之中,從內掏出了一個小瓶子,放在嘴邊揭開瓶蓋之後,直接對著近在咫尺的羅德胸前一潑。

羅德眼中不屑之色更濃,他還以為對方會出什麼厲害的絕招,原來只是一瓶普通的液體而已。他下意識的冷哼了一聲。

可就在他打算閃避的時候,羅德卻驀然間發現自己的身子不由自主的一沉。低頭一看,這才驚訝的發現,原來那些從小瓶里飛出的液體並非普通的水,而是一遇到空氣之後,瞬間化成了一團覆蓋範圍說不算大,但也不能算小的白霧。

白霧出現之後,一碰觸到自己的衣服,竟就在瞬間凝結成冰。

幾乎只是剎那間,羅德衣服就有大部分被冰面覆蓋,冰面蔓延的速度在白霧的催化作用下不但沒有消減,反而越來越快,以胸口為中心向著他的四肢與頭頂而去。

康德拉斯看到羅德眼中的驚慌之後,臉上立刻現出得意至極的神色,刺出一劍的同時,他忍不住獰笑著說道:「哈哈哈哈!怎麼了?你不是很厲害嗎?我這第三劍,滋味不好受吧!」

羅德的內心頓時升起一股足以危急他生命的不安,非常強烈,他眼中的怒火幾乎瞬間閃現,毫不猶豫的深吸一口氣發動了風元素覺醒。一道綠芒閃電般的自他的雙眼出現之後,羅德的長發驀然間變成了綠色,剎那間,他整個人好似被一團綠色的風暴覆蓋一般,氣勢衝天,怒火滔天,心情暴躁,憤怒到了極點。

僅僅一剎那而已,羅德居然就在冰面即將覆蓋全身的電光火石間,脫去了全身所有的外衣,化作一道綠芒,衝出了白霧籠罩的範圍。片刻之後,白霧消散,康德拉斯眼中頓時現出難以掩飾的震驚之色,他猛的回頭想要看清剛才對方到底是怎麼做到這不可思議之事的。

可是他卻沒有機會了。

膽敢威脅自己的生命,羅德不會放過任何人,哪怕是實力比他強,後台比他更硬的敵人,他都必殺之。一劍出,康德拉斯的目光永遠的停留在了那一刻,他的脖子忽然噴出一道水柱一般的鮮血之後,人便毫無倚靠的倒了下去。

「劍是這麼用的。」羅德看著康德拉斯的屍體,冷冷的說道。說完之後,他恢復了平常的狀態,默默的來到康德拉斯的屍體旁,向那個瓶子看了一眼。見裡面還有一半的液體,直接收入空間手鐲中后,人便頭也不回的向著后場走去。

勝負,晉級,在這一刻,對他來說,已經不再重要,他也不再關心這些。

整個觀眾席頓時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誰都不敢出聲,不單單因為先前的那一幕太過讓人震驚,更有一種說不出的壓抑與驚懼。這種驚懼正是那名叫做羅德的少年帶給他們的。

主持人剛要宣布羅德失去比賽資格,可就在這時,一名工作人員卻忽然上前湊到他耳邊對他說了些什麼,主持人的臉色立刻現出驚與喜參半的表情,然後他深吸一口氣,將內心的複雜情緒強壓心底,微笑著朗聲說道:「

由於康德拉斯先犯規在前。所以這場比賽康德拉斯率先喪失比賽資格。既然他已經失去比賽資格,死了也就不歸我們大賽主辦方管理。現在我宣布,這場比賽獲勝的選手是,一百零三號選手,羅德!」 t

「老德,剛才怎麼回事,你怎麼會比這麼久?」看到羅德面色陰沉進入后場,無奇非常詫異。他覺得,以羅德做事乾淨利落的性格,和他此時的實力,速度只會比娜可露露更快,而不可能會慢。可是,羅德卻用了四十多秒才回到后場,無奇這才忍不住內心的疑惑,問道。

「哦。沒什麼,出了點意外。耽擱了。」見到夥伴之後,羅德神色終於不再陰沉,不過他臉上也沒有半點因為獲勝而流露出的喜色,有的只是平靜。他掃了眾人一眼之後,平靜的回道。

「意外?」娜可露露,修斯與無奇幾乎同時脫口而出,片刻之後,三人這才猛地想起剛才主持人所說的話,娜可露露忽然不再害羞,反而面露擔憂之色的問道:「羅德。那你沒事吧?剛才我聽主持人說你那個對手他犯規了。他到底對你做了什麼?你沒受傷吧?」

羅德緩緩的搖了搖頭,沒有說什麼感激的話,他只是眼中閃過一絲感激的目光,看了娜可露露一眼。娜可露露頓時內心激動之下,臉上再次現出害羞之色,低下了頭,不敢再去看羅德,而是自己一個人開始了玩弄衣角的動作。

羅德的臉上沒有任何的反應,他內心也沒有升起任何的波瀾,更不可能會從娜可露露的舉止上看出什麼,只是心中閃過一絲古怪的感覺罷了。

隨後,他的目光就再次慢慢變冷,從空間手鐲中取出一個巴掌大的透明小瓶,說道:「他根本不可能傷的了我。若不是這小瓶內的古怪液體,我也不會殺他。剛才大意之下,我差點就栽在這些液體上了。」

說完,羅德把小瓶遞給三人觀看,娜可露露現在的心思哪還會去關心這個,她現在已然完全沉浸在了羅德剛才的那個感激的眼神之中,難以自拔,手雖然第一個接過了小瓶。

但卻並沒有仔細觀看,只是裝模作樣的向小瓶內的液體隨意掃了一眼,就移開目光,再次忍不住偷看一旁的羅德一眼。修斯從娜可露露手中接過瓶子之後,他左右端詳了半天也沒看出什麼門道,始終都覺得這與普通的水並無任何的區別,無論是液體的色澤還是狀態。

於是,他納悶之下伸手打算直接揭開瓶蓋試圖進行更深一步的觀察,並且再好好的聞上一聞。可就在他的手才剛剛碰到瓶塞的時候,卻忽然被羅德手按住阻止,「千萬別拿開瓶塞。」羅德眼中立刻現出一絲驚芒,他眼疾手快,閃電般的打開修斯的手,低聲說道。

「為什麼?」修斯的眼中立刻現出不解之色,他身旁的無奇更是忍不住內心的好奇與疑問,直接開口問道。

「這裡面的液體一遇到空氣就會立刻化成白氣飄到空中,形成白霧。白霧一碰到人的身體,無論是外衣,還是鎧甲或者是頭髮,都會立刻在表面形成一層很厚的冰面。

冰面的速度蔓延的極快。剛才我就是差點被這些冰覆蓋變成冰雕,幸虧我及時元素覺醒,這才在千鈞一髮的時候,脫去全身所有的外套,從白霧中逃了出來。所以,你不能拿掉瓶塞。這東西太詭異。我還不清楚它到底是什麼東西。」


羅德自加入破法團以來,這還是他第一次開口說這麼多話,雖在說話的同時,羅德的表情一直沒有變化,目光仍舊平靜,甚至有些冰冷,但誰都聽得出來,他在表示著他的關心。修斯,娜可露露以及無奇全都不由自主的看向羅德,面露古怪之色。

「你們都這麼看著我,幹什麼?難道不相?」羅德臉上漸漸露出不悅之色,他好心好意提醒同伴,卻得到了這種回應,不禁內心有些生氣,說話的同時,臉色隨之再次慢慢變冷。

無奇見羅德的神色又要再次罩上一層冰霜,趕忙搖手,笑著:「不是。我們相信你。只不過,老德啊。我們大家只是很意外,你竟然也會難得說這麼多話,一路上大家都習慣了你寡言少語的性格了,你剛才那麼一說,一時我們還沒適應過來。」

這無疑是句實話,但這話怎麼聽都讓羅德內心感到一股酸意,他眼中立刻現出尷尬之色,生氣的瞪了無奇一眼,便一把奪過還在修斯手中的瓶子,打算收回空間手鐲,作為懲罰不再給無奇觀摩。

然而就在這時,無奇卻忽然雙手快如閃電的一抓,竟又把瓶子從他手中搶了過去,羅德眼中立刻現出濃濃的不悅之色,他剛要出手再次奪回小瓶,伸出的手卻忽然在半途一停。看著無奇臉上突然現出的驚喜之色,他奇怪的問道:「怎麼了?你知道這是什麼液體?」

「當然!」無奇的臉上全是興奮之色,他連忙點頭說道。

「是什麼?」羅德下意識的問道,娜可露露和修斯同時把目光落到了無奇的身上。

「是什麼?對啊。它到底是什麼呢?我好像還真的不知道它叫什麼呢。」把小瓶放在眼前仔細端詳了半天,無奇的臉色忽然變得困惑了起來。

羅德的臉上再次現出不悅之色,他知道自己被無奇耍了,這小子根本就不知道這裡面的東西來源,剛才的那種表情只是裝的,目的就是為了戲耍一下自己。修斯與娜可露露的臉上也不約而同的現出失望之色,下意識的搖了搖頭。

無奇根本沒被眾人的心情影響,他不但沒有對羅德惡作劇的壞壞一笑,也沒有愁眉苦惱的搖頭困惑,反倒是臉上困惑之色迅速消散之後,露出了開懷大笑的表情,晃了晃小瓶,又點了點頭之後,他用食指指著小瓶中的還剩下一半的液體,話鋒忽然一轉,得意的解釋道:「不過。

我卻可以肯定的告訴大家,這些液體的另一個作用。若是有人敢一口氣把這些液體完全吞入體內,依靠體內的能量成功把這些體液全都吸收掉的話,我敢保證,這人一定能夠獲得水元素覺醒的力量。」

無奇的聲音很輕,他故意把音量控制在只有己方四人才能聽得清的程度。他在解釋的時候,情緒也極其的平靜,只是眼中偶然閃過幾道興奮的目光罷了,若不仔細看,還真的無法發覺。

可他周圍的三人,在聽完無奇的這番解釋之後,卻不約而同的內心一震,眼中現出難以掩飾的震驚之色。

娜可露露甚至驚訝的張大了嘴巴,下巴就差沒掉到地上了,她獃獃的看著無奇手中的小瓶,又掃了無奇一眼,見對方的目光異常的認真,內心更是驚駭,只覺得自己的心跳彷彿是瞬間加快了數十倍一般,「噗通噗通」跳的就快從她胸口迸出來了。

修斯的反應比娜可露露要好上一些,他沒有瞪大雙眼,更沒有張嘴,不過他的手卻在聽完無奇的解釋之後,忍不住的微微顫抖。在這一刻,他彷彿忽然看到一座高山矗立在自己的面前,高山的山頂有一座天橋自山頂而下,一直連到了自己的身前。

只要自己踏上這座橋,那麼他今後就會成為所有修鍊者都夢寐以求的元素覺醒者中的一員,從此將不再弱小,而是將會擁有永恆的元素力量。

修斯已經親眼見識過元素覺醒之後羅德與無奇的實力,自己雖然從來都沒有說過一句,但想要成為元素覺醒者的期望還是一直在他的心頭存在,只不過平常一直都被他深埋在心底的最深處,一直都沒有挖出來罷了。

可今天,在剛才那一刻,他眼中的興奮之色甚至比娜可露露還濃。羅德同樣被無奇的話震驚,他自己是運氣好,糊裡糊塗就獲得了風元素覺醒之力。可即便是自己擁有了風元素覺醒之力,他也很清楚,一個修鍊者想要獲得元素覺醒在如今的世界是多麼的困難。

別說方法都不知道,就連一點這方面的消息都沒有。無奇竟然能如此確定的說出這些話,他當然震驚。不過,他的震驚要比娜可露露與修斯都小,而且自己此時已然獲得了風元素覺醒之力,所以他並不會再奢望這瓶能讓人擁有水元素覺醒之力的液體。

畢竟,一人只能覺醒一種元素之力,這點常識他還是清楚的。所以他很快就恢復了清醒,但羅德腦中卻忽然想到了另一個問題,於是,他面色一沉之下,立刻問道:「你怎麼能確定你沒看錯?還有,若真如你所說,那若是失敗了會怎麼樣?」

「我絕對百分之百的確定。因為我就是吸收了這種液體,才成功的獲得了水元素覺醒之力。」無奇的話音剛落,羅德的臉上就露出原來如此的表情,他下意識的點了點頭,而娜可露露與修斯的雙眼則瞬間變得更亮。

「不過。」但無奇卻臉色忽然一沉,認真的說道:「這種方法風險很大。若是失敗的話,人就會瞬間死亡,永遠的變成一座冰雕。」

此言一出,娜可露露與修斯驀然間好似被兩道從天而降的狂雷劈中一般,身子不由自主的一顫,臉上的興奮之色立刻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被這沉重打擊之後的失落,濃郁的好似一道陰影瀰漫在臉上,久久無法退去。

修斯的臉上是不敢置信的驚愕,而娜可露露的臉上則是無法掩飾的驚懼。

「瞬間死亡?」片刻之後,回過神來的兩人幾乎異口同聲的失聲說道。

無奇點了點頭,但他隨即淡淡一笑,話鋒再次一轉,說道:「我剛才已經說了,想要成功的獲得水元素覺醒之力。必須一口氣把這些液體全部吞入腹中。隨後立刻運轉體內能量全力吸收液體。

若只是一個人的話,那危險性絕對超高。可我們現在有四個人,若是讓團長或者是修斯大哥你們中的一人吸收,我們另外的三人全力運功幫助吸收之人抵抗這些液體凍結吸收之人內髒的話,成功率有九成。」

此言一出,娜可露露和修斯原本黯淡的目光頓時又亮了起來,不過片刻之後,他們兩人便雙雙現出為難之色。

畢竟這可是元素覺醒之力,誰都不願意輕易放棄。無奇見此事兩人都暫時不可能會做出決定。於是,他把小瓶一收,放入了自己的空間手鐲,說道:「這樣。等修斯大哥和團長,你們兩人決定好到底由誰來獲得水元素覺醒之力,我們再一同為其助力。 萌妻乖寶:黑帝的私藏寵兒 。」

修斯與娜可露露同時點了點頭,沒有異議,羅德也沒有再發表任何的意見。就在這時,主持人的聲音又再次響了起來,「現在讓我們歡迎今天比賽的最後一隊選手登場。有請第一千零三十一號選手無奇與第一千零三十二號選手洛羅登場。」

一聽終於輪到自己上場了,無奇的臉上頓時現出濃濃的興奮之色,他早就躍躍欲試,想要在此次比賽中一展身手,這樣也能在碰到巴爾克之前先震懾一下對方。

所以,主持人的話音才剛一落地,他就興緻勃勃的衝出了后場,只留下一句「終於輪到我了,看我的厲害。」人便消失在了娜可露露,修斯與羅德的面前,讓三人不由得無語。 t

與先前出場過的三人不同,無奇的主場顯得非常急切,還不等主持人介紹完比賽選手的姓名,他就率先從后場衝出,一躍之下跳到了擂台中心。所有觀眾的焦點都在這一刻聚集到了他的身上。

一整天的比賽下來,現在的天色已然很黑,光線非常灰暗,但令人奇怪的是,這擂台就好似一盞黑夜中的明燈一般,光線竟與外界的黑暗完全相反,明亮的宛如白晝,觀眾一眼就看到了一臉興奮之色的無奇。


「這位選手,就是本次比賽的第一千零三十一號選手無奇。」主持人的話適時的響起。

觀眾們的雙眼頓時一亮,不過當他們發現無奇的樣子平平無奇,鼻子上竟還不斷的有鼻涕淌下之後,本來對無奇的期待幾乎只是瞬間,就變得蕩然無存,有的只是連諷帶刺的大笑。

有些觀眾甚至忍不住開口取笑道:「小朋友。就你這樣子也是來參加比賽的嗎?你是不是走錯地方了?我們這可沒有少年組。」


「對啊。小朋友。你感冒都沒好,怎麼跑來這裡,你應該快去醫院才對。」

兩名膽子大的觀眾譏笑了無奇一通之後,一直安靜的觀眾席上空又再次響起了潮水般的哄堂大笑之聲。不過觀眾的笑聲卻並沒有維持太久,就被被一個無比沉重,好似悶雷滾滾一般的悶響聲給驚得一時全都啞然。

「轟……轟……轟……轟……」

這聲音每響起一次,觀眾席上的觀眾就彷彿忽然間感覺自己的心臟被鐵鎚重重的錘了一下一般,壓抑的內心不由得一沉,臉色瞬間蒼白。

觀眾席上的觀眾全都極為默契的安靜了下來,不過這種安靜卻不是出於他們的自願,而是不得不這麼做。因為他們忽然同時有種感覺,彷彿若自己不保持安靜,心臟就會被這種聲音瞬間震碎一般,異常的恐怖。

觀眾席安靜之後,沉重的聲音仍舊有規律的持續著,不過人們卻漸漸習慣了這個聲音。

「現在登場的這位選手是今天的最後一個選手,第一千零三十二號的洛羅。請允許我特別的介紹一下,洛羅先生是人類與巨人族的混血兒。所以身高足有五米多高。而且據說他的實力深不可測,與人交手那麼多次,至今還從未敗過一次。」

主持人的話還沒說完,觀眾席上就忽然爆發出了異常精彩的吶喊聲,顯然他們不是為無奇加油,而是為了洛羅。

無奇一開始還不信主持人的介紹,可他順著觀眾們的視線放眼看去,臉色越看就越發的難看,越看內心就沉的越深。當洛羅那足有五米多高的龐大身軀站在自己身前,表情猙獰的瞪著自己之後,無奇的內心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乖乖!這世界上竟還有這麼高大的人!簡直就是一頭熊嘛。這麼高,哪還是人啊。

無奇又看了看洛羅的手臂,比自己的腰還粗,他內心不由得再次一驚,他再一看對方的雙腿,這才明白剛才的那些悶響到底是怎麼回事,竟然是那傢伙的腳步聲。

當洛羅來到自己身前與自己對立而戰之後,無奇的視線之中已經沒有了其他東西,只有洛羅半裸的上半身與其上密密麻麻好似絨毛一般的金毛。

「現在我宣布,比賽正式開始!」隨著主持人的話音落下,觀眾席上的吶喊聲頓時再次擴大了一倍不止,無奇的耳邊到處都是「洛羅,加油!洛羅,無敵!洛羅,把那小子揍扁!」的話語。

此時,無奇雖說還沒有探測對方的氣息強弱,但在觀眾與洛羅這龐大身體的雙重壓力下,他竟不由得感覺呼吸有些急促,甚至額頭還滲出了一顆黃豆大的汗珠。不用交手,無奇也立刻明白對方一定很強。

不過,他並不知道,在自己流露出驚訝表情的同時,洛羅的臉上雖說仍舊保持著微笑,但卻勉強至極,僵硬無比。由於他體形太過高大的緣故,無奇根本看不清楚他全部的臉,所以並沒有第一時間發現。

此時此刻,當無奇被自己的體形與周圍觀眾的助威聲順利壓制的同時,洛羅的內心其實卻怕得要死。甚至心臟都跳的快從胸口迸出來一般。無奇越是不主動進攻,就那麼站在原地,洛羅內心的壓力就越大,觀眾們的吶喊助威聲越是熱烈,洛羅的心臟就跳得越快。

男神校草領回家 ,只不過,觀眾們還沉浸在為自己加油的氣氛之中,並沒有發現這些。當然,即便是有個別人發現了這點,也只會覺得是自己一時眼花罷了,並沒有一人會因此深究下去。

可洛羅自己不可能不在意,當主持人離開擂台之後,他沉默了十秒鐘之後,終於再也無法忍受內心的惶恐,內心一動之下,雙手忽然猛地一抖,在半空劃出了兩道一閃即逝的殘影。

不好!

無奇內心一驚之下,他立刻下意識的爆發出體內的能量,雙足急點之下,身子迅速暴退,只是一次后躍,就跳出了足足十米之遠。速度之快,難以想象,落在觀眾們的眼中就好似一道黑色的流光,忽然之間在擂台上劃過一般,讓人賞心悅目之餘,內心更是感覺無比震撼。

無奇不敢絲毫的大意,雖說他剛剛還沒來得及用氣息探查對手,可只是剛剛那隨手一劃就已經讓他有了一種危機的感覺。於是,他這才毫不猶豫的做出了反應。這是他長期實戰之下的慣性反應,也是他的經驗。

無奇絕對相信自己的判斷沒有錯,剛才對方明顯是想偷襲自己,這一幕落在觀眾們的眼裡也是同樣的感覺。但其實他們誰都沒有看清具體的情況,觀眾們只是看到洛羅的雙手忽然化作殘影按在自己腹部之後,無奇的身子就已經化成黑芒一下子退到了他身後十米多遠的位置。

觀眾們還以為剛才可能是雙方的速度太快,已經在電光火石間交手了一次,這才會有一方緊急後退的現象,輸的那方在他們看來明顯就是無奇。所以,當觀眾們從無奇那快如閃電一般的後退中回過神來之後,他們全都不約而同的再次發出激烈的喝彩聲,自然又是支持洛羅。

「洛羅,好棒啊!」

「洛羅,我看好你,剛才的攻擊好快啊!」

「是啊!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沒有看清楚,但是好厲害啊!」

「洛羅,我支持你,快把那小子揍扁晉級吧!」

無奇的臉沉了下來,聽到觀眾的話,他的內心也是不由得一驚,剛才對方真的對我攻擊了?為什麼我沒有感覺到?難道是快到了連我都看不出他已經出過手的地步了?要真是這樣,那真是太可怕了。


不經意的想到這點之後,無奇的內心不由得一跳,他下意識的放出氣息開始探測遠處洛羅的氣息,可就在這時,讓他怎麼想,都不可能會想到的一幕卻突然發生了。

無奇還以為洛羅雙手按住腹部是在做什麼絕招發動前的準備動作,誰料,那傢伙竟然雙腿一軟之下,直接跪到了地上,一邊按住自己的腹部一邊面露痛苦之色的發出一聲又一聲的哀嚎。

「哎呦!哎呦!哎呦!」聲音一聲比一聲大,一聲比一聲刺耳,所有觀眾在看到這一幕之後,助威加油聲戛然而止,他們一個個全都眼露迷惑之色的看著身體比無奇大了不知多少號洛羅,怔怔的說不出一句話來。

「你怎麼了?」無奇也雙目不由得一呆,他停下了探測對方氣息的動作,愣愣的說不出一句話來,內心頓時感覺莫名其妙,說道。

我明明沒有攻擊他呀?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我剛才攻擊過他?不對不對。太奇怪了。

當所有人都奇怪洛羅為何突然臉上的表情痛苦的都快哭出來的時候,主持人忽然來到場內,疑惑的問道:「洛羅先生,請問您到底怎麼了?」

洛羅沒有急著回答,而是又在地上翻滾了兩圈,發出兩聲痛苦至極的「哎呦」之後,尷尬的說道:「可能是我剛才比賽前吃東西吃壞肚子了。我突然肚子痛了。哎呦!痛死我了!哎呦……哎呦……」

主持人同樣是修鍊者,雖說他實力不強,可是他也不是傻子,一聽就知道這是洛羅在故意裝肚子痛想要放棄比賽。

其實無奇的氣息與洛羅的氣息他在介紹兩人的時候,就早早的感受過了。洛羅的實力是中級修鍊者中階左右,而無奇是中級修鍊者巔峰實力。他本來還對這場比賽抱以期待,可一看洛羅來了這麼一手,頓時就明白了。

對方這麼做,是怕了無奇。洛羅會來這麼一手,而不是直接放棄比賽,恐怕還怕影響了自己的聲譽。這才想到了這種不堪入目的方式。

主持人下意識的放出氣息又仔細的感受了一下洛羅的氣息,當他的氣息覆蓋了洛羅全身,發現洛羅的氣息並沒有一絲紊亂的跡象,臉上終於因為嘲諷而露出了鄙夷的冷笑。

如果真是肚子疼,為什麼氣息那麼穩定?裝的還真像。不過無所謂,反正我也只是替老大做事,反正這場比賽的結果對我也沒有任何影響。

主持人臉上不加掩飾的鄙夷全都落在了洛羅的眼裡,洛羅的內心頓時一驚,不過他既然已經走到這一步,也沒了其他選擇,只得下意識的雙手運功之下,猛地把腹部一按,他腹部的兩塊肌肉瞬間就被他的一按之下就此爆裂。

在洛羅體內發出一聲悶響之後,洛羅的音量頓時抬高了整整一個八度。主持人臉上頓時現出擔憂與失望並存的表情,急忙裝模作樣的對洛羅詢問了幾句之後,這才猛地一起身對沉默的觀眾歉意的說道:「很抱歉各位。洛羅選手看來真是吃壞肚子了。

現在他不能繼續比賽。而我們比賽是有規定的,一分鐘內必須決出勝負,否則雙雙淘汰。即使這樣的結果我很不願意看到,可我還是必須宣布,今天的最後一場比賽由無奇選手獲勝。洛羅選手被迫棄權。」

話音落地之後,主持人慢慢的來到無奇身前舉起了無奇的左手,宣布比賽的勝利。然而,周圍的觀眾卻顯然對這樣的結果極為不滿,他們不但沒有對無奇表示任何的祝賀,反而還不停的發出冷言冷語,噓聲幾乎剎那間就充斥了整個會場。

一分鐘之後,娜可露露,修斯與羅德一看到無奇回來就覺得奇怪,他竟然一點都不開心,反而是一副垂頭喪氣的表情。修斯問道:「怎麼了?你不是贏了嗎?應該高興啊!」

「修斯大哥。我哪裡贏了啊。我那個對手也不知道怎麼的,竟然還沒開打就忽然肚子痛了。你還以為他要發動什麼絕招呢。當時你沒看到,哎,我的樣子真是糗大了。那個人只是肚子痛,而我卻還沒進攻,就習慣性的退出了十多米。

這次真是臉丟大了,都讓那些觀眾笑死了。」這事不提還好,一提無奇的臉色便出現鬱悶的神情,他越說神色便越發的惱火起來,到了最後,竟然整張臉都漲得好似西紅柿一般,一片通紅。

修斯和娜可露露全都忍不住大笑了起來,由於無奇比賽而跳到娜可露露肩上的小白在聽完無奇的嘮叨之後,也是忍不住咧嘴一笑,就連一直神色冷漠的羅德都在這一刻,忍不住揚了揚眉毛,一絲微笑在他的臉上悄悄的閃過。

很奇妙,氣氛不知不覺間在這三人一獸的笑聲中竟然漸漸變得歡樂起來,到了最後無奇內心的惱火竟也在不知不覺間好似遇到了火的冰塊一般,慢慢的消融,最終完全被歡樂融化,消失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