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一路深入.三人終於來到了秘境深處.

這裡.到處都充滿了狂暴的風浪.形成一個個巨大的風暴.上接蒼穹.下連地脈.如同一座座撐天支柱一般.瘋狂的旋轉著.

這裡的靈氣極為濃郁.甚至已經凝結成了固體.層層疊疊懸在秘境上空.如同一片蒼穹.

李昊運轉古經.眉心一陣閃爍.隱隱然有一頭妖神出現.他隨手一抓.頓時從蒼穹上垂落下一道道雲霧.化作一個個晶瑩的珠子.充滿了靈氣.

「諾.給你了.這東西乃是純凈的靈氣所化.也算是一種靈丹了.可以補充體內的神力.」李昊動作不停.不一會便凝聚了數百顆.分成兩份送給張敬和華林.

他如今身具風之古經.已經能夠完全掌控風系的神力.這些風暴絲毫不能對他造成傷害.

他鑽入一道風暴中.緩緩升空.朝著最為厚實的雲層走去.

那裡.隱藏著一縷本源神力.他需要將之收取. 風之本源神力.乃是天地初辟之時大道所誕生的本源神力之一.具有種種不可思議的妙用.

那流雲門的開派祖師便是從中領悟到了其中一種妙用.才創造出了流雲門的修鍊法決.能夠吸收吞噬外界的靈氣.闖下赫赫威名.

也正是因為如此.一個個偏僻之地的小門派.才會被一個無上的聖地所看重.扶持它準備與天池這些超級大勢力對抗.


李昊漂浮在風暴中.緩緩朝著虛空盡頭飛去.

這裡的風系靈氣更加濃郁.也更加暴躁.那急速旋轉的旋風.擁有著恐怖的拉扯力.幾乎能夠將一切都給撕裂.他的眉心處一片青光閃爍.隱隱約約露出一個鹿身雀頭的妖神.掌控著外界狂暴的神力.

他一步一步走上虛空.在天宇盡頭.終於看到一抹光亮.


這裡.黑暗一片.到處都是散亂的神力亂流.虛空被撕扯的一片零落.隨處可見一片片漆黑的裂縫.露出一塊塊未知的星空.

這裡簡直就是一片末日之地.如果沒有飛廉護身.李昊自認絕對沒有能力來到這裡.

呼嘯的風浪席捲著濃郁如同實質般的靈氣.鋒銳如同天劍.簡直能夠將天地給撕裂.任憑他現在體魄如何強健.也根本難以承受.會被剎那間撕裂成粉末.

李昊邁過一道道裂縫.來到天宇最盡頭.那裡一縷青色光芒閃閃爍爍.有股神秘的氣息縈繞.

李昊伸出手臂.在虛空中緩緩勾勒.再次結出一枚道印.

那印記很是奇妙.不似上古文字.閃閃爍爍間.呈現出飛廉的本體:鹿的身體.上面長滿了五彩的花紋.一顆形如孔雀的腦袋.額頭生著一根崢嶸玉角.看上去威武而霸氣.

那道印一經出現.頓時引動了無數風浪起伏.數不盡的旋風瘋狂呼嘯著.朝著道印涌去.一下子被其牽引吞噬.

它就如同一座五彩的漩渦.在虛空中滴溜溜旋轉.朝著天宇盡頭飛去.

那縷隱藏的虛空中的本源神力受到刺激.化作一條龍行的旋風.緩緩被抽出.一股腦灌入那道印之中.李昊只感覺渾身一震.彷彿有一縷柔和的清風吹過.將他的靈魂和身體都給洗禮了一遍.有種要乘風歸去的輕盈感.

他招一招手.那枚道快速飛回.懸浮在他面前.被他一口吞下.

「轟隆隆.轟隆隆.」

失去了風系本源的鎮壓.這片秘境一下子有些狂暴起來.

原本凝實如同實質般的靈氣失去了束縛.快速崩潰分解.化作一朵朵旋風.不住的在虛空中呼嘯.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橫掃一切.

原本就已經被撕裂的虛空頓時更加殘破.整片天宇彷彿都要崩潰了.清晰可見一片片虛空在扭曲著.快速露出一大片的未知星空.

李昊身上一縷縷青光閃爍.流轉出一股股神秘的氣息.將他緊緊包裹在內.抵擋著外界的恐怖壓力.他身形爆退.快速從天而將.朝著華林飛去.

「走吧.這裡要崩潰了.」

他微微擺一擺手.一縷青光從他頭頂升起.化成一片幕布將三人籠罩在內.朝著秘境外飛奔而去.

三人全速飛行.沒過多久便衝出了這片空間.來到傳送陣處.

「不是說這裡有流雲門的太上長老在閉關嗎.我們怎麼沒有見到.」眼看著就要走出去.張敬不由撓撓頭問道.

「不知道.秘境深處什麼人都沒有…」

李昊搖搖頭.就要上前將傳送陣激活.

「咔嚓.」

突然.傳送陣上刺目光華閃爍.隨之一個個人影快步從中走出.

「你們是誰.」那些修者剛剛邁出傳送門.便看到李昊三人.不由疑惑的問道.

「各位長老.我們是新晉的弟子.想要來此修行.」李昊不動聲色的取出令牌.小心翼翼的在他們面前黃了一晃.

「哦.不錯.好好修行.本門絕對不會虧待你們的.」那些修者看到令牌.感受到他身上縈繞的五彩雲霧.不由露出一個笑臉.沖著他們點了點頭.鼓勵道.

李昊恭敬的朝著他們行禮.帶著華林兩人一腳踏入傳送陣上.

光芒閃爍.虛空顫抖.傳送陣一下子綻放出耀眼的光華.開始啟動.

「等等.那人我好像在那裡見到過.」

「上次偷偷潛入秘境中的那個賊人你們還記得嗎.」

「那個妄圖盜取神力之源的小賊.」

那些修者似乎想到了什麼.下意識轉頭去看.

「快.攔下他們.他們不是本門弟子.」

然而.根本來不及了.

李昊嘴角勾起.露出一個嘲諷的笑臉.沖著他們揮揮手.說道:「再見.」

光芒閃爍.三人頓時消失不見.再次出現.已經來到了大殿之中.李昊剛剛從傳送陣上下來.雙拳捏起.瞬間演化出一座座星河.狠狠朝著傳送陣砸去.

「轟.」

一陣爆裂的炸響聲音響起.那座傳送陣頓時被強橫的力量炸碎.化作點點粉末消散.

「走.」

一手抓住華林.他身形快速閃爍.朝著大殿外飛去.

「呼.終於出來了.剛才嚇死我了.」張敬長舒一口氣.哈哈大笑道.

那麼多的修者.粗略估計最少也是玄關境九重天的修為.若是真的被圍住了.估計很難逃脫的掉.

「接下來你要去哪.」華林小手被李昊握著.心中感覺甜甜蜜蜜的.輕聲問道.

「去界碑.這趟旅程才經歷了一半而已.還有好多路要走.」李昊笑了笑.說道.

在仙音山中共計得到了九種傳承的古經.根據他自己的猜測.他需要將九種本源神力全部集齊.才能夠完成那頭豬妖交給的任務.如今算上剛剛得到的風系本源.才堪堪得到了三種.還沒有一半.確實還有很長的路.

「界碑.那豈不是離天池很近了.你到底想要幹啥啊.難道去提親不成.」張敬想了想.很是曖昧的笑了笑.

華林聽到這話.頓時紅了臉.快速將小手從李昊手中抽出.有些羞澀的看了他一眼.

「你既然這麼高興.我不妨告訴你.不久之後我還會到你文始派去一趟.你準備好迎接我吧.」李昊瞥了他一眼.奸詐的笑道.

「……」

「大哥.我錯了.我家比較窮.你可千萬別去.」張敬一聽這話.頓時苦了臉.不安的說道.

這幾天的接觸他算是知道了.李昊簡直就是一個破壞狂.走到那裡都會有事故發生.若是真的去文始派.天知道會不會直接將山頭給毀了…

三人快速在空中飛馳著.迅速離開流雲門的範圍.很快便離開了這片綠洲.

「咳咳…」

突然.一陣蒼老的咳嗽聲音從天邊傳來.一個老的不成樣子的老人.佝僂著身子.緩緩從天盡頭的虛空中邁步走來.他的動作很慢.速度卻飛快.只幾個步伐便來到了三人跟前.

「不好.接洽境的強者.」張敬愣愣看著那個老人.臉色猛然一變.大喝道.

三人只回頭看了一眼.頓時心驚.渾身神力鼓盪.速度更加快捷.朝著遠處飛去.

然而.他們跑了好久.再次回頭去看.又發現那名老人.似乎動也沒有動.依舊懸浮在他們身後.

「被封印了.」李昊臉色一變.抬起手臂狠狠砸向虛空.

「轟.」

一聲震耳轟鳴聲響起.只見虛空中突然泛起一抹抹漣漪.露出一片片玄奧的紋路.輕易的擋下了李昊的拳頭.

「年輕人.我流雲門與你無冤無仇.為何一而再的前來搗亂.」那老人從三人臉上一一望過.冷冷的說道.


他雖然年紀老邁不堪.但是渾身都散發出恐怖的氣息.讓人不寒而慄.

「這位前輩說的話我怎麼聽不懂.我們只是偶爾路過此地而已.並不知道什麼流雲門.」李昊上前一步.一臉的委屈說道.

「雖然你與上次上個潛入秘境中的傢伙不是一個人.但是你們身上都流轉著相同的氣息.不必狡辯了.」那老人搖了搖頭.如同一條毒蛇一般.惡狠狠盯著李昊.

「呵呵.我跟假冒我的那個人沒有一點關係.相反我正要去尋找他報仇.這位前輩若是不相信.跟我一起去尋他可好.」李昊笑眯眯的望著他.徑自說道.

「我對那個人沒有興趣.日後自有人去收拾他.至於你.留下本門的神力本源.再交出你修習的經文.我可以放你們一條生路.」那老人曬然一笑.冷漠的說道.

「呵呵.寶物有德者居之.既然被我得到了.就證明它並不屬於你們.我為什麼要交出來.」李昊笑了笑.很是不屑的說道.

「說的不錯.既然如此.我今日殺了你們取寶.也不算是強搶了.」那老人冷笑一聲.陡然伸出一隻手臂.朝著李昊抓去.

那老人手掌伸出.瘦弱的如同皮包骨頭的手臂剎那間放大.如同一座五指山嶽一般.朝著李昊壓去.

「翁.」

山嶽一般的大手橫空.頓時流轉出恐怖的力量.那大手呈現一股漆黑的顏色.所過之處遮天蔽日.連虛空都不禁扭曲顫抖.快速崩潰.

第三個大境界的強者.已然能夠身與道合.借用天地的大勢.

此刻.那老人明明已經快要老死了.卻依舊展現出可怕的氣息.如同一尊死神一般.想要收取李昊的性命.

「轟.」

李昊捏起拳頭.一座座星斗快速從他體內衝出.眨眼間化作一座絢爛星河.狠狠砸在那大手之上.發出一聲金石交鳴之聲.震耳欲聾.

星河與山嶽交擊之處.一大片虛空被炸碎了.化成一片漆黑的深淵.快速吞噬著周圍的一切.

那是虛空炸裂所生成的不穩定隧道.鏈接著未知的虛空.能量亂流洶湧澎湃.可怕之極.

「走.」

李昊大喝一聲.掌指間有道道符文閃爍.流露出絲絲縷縷的空間法則.抓著身後兩人.一頭撞入那片深淵之中… 「空間法則的力量,」

那流雲門的太上長老眼睜睜看著李昊三人消失在虛空中,不敢置信的說道,

穿梭虛空,充滿了危機,動輒將會陷入時空亂流之中,即使強大如他,若是沒有法寶支撐,也有極大的可能會迷失在空間亂流之中,然而,他卻沒有想到,一個十**歲的青年,竟然已經掌控了空間法則,可以隨意穿梭於未知的虛空之中,

「不愧是上古的傳承者,謝永死的倒不虧,」那老人眼神閃爍,望著面前依舊不斷扭曲的漆黑深淵,眼中精光閃爍,

流雲門乃是道一聖地所扶持的門派,意圖做一顆釘子,死死釘在窮原這片區域中,藉機崛起,

然而,兩三天之前,聖地突然傳來消息,派來輔助的親傳弟子謝永的靈魂之火竟然湮滅了,那名老人這才發覺不妙,等到他回到門派中,卻發現本源神力已經被人盜取,就連秘境都已經快要崩潰了,

「玄關境的修為,看你能夠支撐多久,」

那老人冷冷一笑,抖手射出一團彩雲,在天空中劇烈爆炸,隨後快速朝著前方飛去,

距離流雲門千里之遙,一片虛空突然顫抖,憑空裂開一條巨大的漆黑口子,從中跳出幾個人影來,

「嚇死我了,李昊你真是個妖孽,竟然能夠隨意穿梭虛空,」張敬從虛空中走出,看著快速閉合的裂縫,不敢置信的說道,

「只是掌握了一點規則之力而已,還不是很熟練,」李昊嘆了口氣,搖搖頭說道,

他修為還是太低,最多也就只能穿梭千里的距離,再遠一點,便難以掌控了,

據說,一些大能高人大腳一邁,能夠瞬間移動數萬里之遠,那才是真正的穿梭時空,讓人羨慕,

「流雲門的人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我們要怎麼辦,」華林轉頭望了望遠在天邊的一點綠意,有些不安的說道,

剛剛那名老人,最少也是接洽境的高人,足足一個大境界的差距,如同天與地之間的差距,即使他們幾個再怎麼驚才絕艷,也難以與之對抗,會被輕易之間鎮壓,

「跑吧,先逃過這一劫再說,」李昊點了點頭,架起一道星光朝著前方快速飛去,

三人不敢怠慢,小心翼翼隱藏起本身的神力波動,一個個拼了命般急速飛馳,想要擺脫那名老人的追殺,

「小賊,倒是挺能跑的,不過你以為你能夠逃得了嗎,」然而,只是半個時辰而已,他們又聽到那道蒼老的聲音,


流雲門的太上長老化作一團彩雲,速度無與倫比,快速朝著他們追來,

「這老傢伙速度真快,太可怕了,」張敬快速回頭看了一眼,臉色頓時一變,悲催的說道,

他們已經竭盡全力的飛行了,卻沒有想到還是被追了上來,接洽境的修者,果然難以想象,

「交出本源神力,否則,別怪老夫不客氣了,」那老人身形閃爍間,快速朝著三人逼近,他一邊說著話,一邊隨手射出一道道神力,如同一柄柄五彩的天劍一般,朝著三人射去,

「怎麼辦,跑不過他啊,」張敬一邊躲閃背後射來的劍氣,一邊快速賓士,只恨自己沒有多長出兩條腿來,

那老人氣勢洶湧,渾身神力奔騰,如同一座大山一般朝著他們飛去,充滿了壓迫力,簡直讓他們難以喘氣,

「他只有一個人,我們分開走,」李昊隨手砸碎一柄飛劍,瞥了一眼身後殺氣騰騰的老人,開口道,

那老頭乃是流雲門的太上長老,與道一聖地之間關係密切,很有可能已經知道了他的身份,一定不會輕易放過他,再加上取走了秘境中的神力本源,那老人肯定會儘力的抓捕他,

「那怎麼行,那老頭一定會選擇追你,你怎麼辦,」張敬搖了搖頭,擔憂道,

玄關境與接洽境,足足一個大境界的差距,簡直就是天與地之間的差距,雖然李昊很是妖孽,戰力無窮超出一般的修者,但也絕對沒有可能與之對抗,

「我還能夠穿梭虛空,不與他對拼的話,料想他是抓不住我的,這老頭總不會一直追我到天涯海角吧,」李昊笑了笑,催促華林與張敬與他分頭逃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