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一言森然一笑:“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個不客氣法,就算你本體前來,我也絲毫不懼。只不過是化身而已,你哪來的勇氣?”

讓我震驚的是,一言這次竟然搶先出手,雙手不知道掐了什麼手決,他的背後出現一個青面獠牙的巨獸。

不,那並不是野獸,而是人的體型,只是面容太過猙獰可怖,看起來並不像是正常人的容貌,反而看起來像是厲鬼。

“怒目金剛?金剛怒目,是爲降妖除魔,我怎麼反而覺得你更像是妖魔?”孟老先是一驚,隨後不屑的笑道。

金剛怒目,菩薩低眉。在寺廟中,那些金剛的雕塑確實都一個個面容猙獰,看起來很可怕,但跟今天見到的這尊怪物完全不一樣。

孟老說的沒錯,一言身後出現的怪物根本不像是金剛,反而更像是妖魔。

一言冷哼道:“不要逞口舌之利,孟輕塵,今天我就要領教一下千年第一強者的實力。未跟你同生於一個時代,是我的遺憾,你的幸運,如果千年之前我出世,絕對不會有你的出頭之日!”

聽到這番話,我的第一感覺就是,一言老和尚瘋了,徹徹底底的瘋了。他哪裏來的勇氣,說自己比孟老還優秀?

孟老大手一揮,我整個人都向後飄了幾十米,處在一個比較安全的區域,不用承受那怒目金剛的威壓。

緊接着,我看到那尊怒目金剛瘋狂的對孟老進行攻擊。在怒目金剛的反襯之下,中年人狀態的孟老都顯得是那麼弱小。

“怒目金剛又如何?”孟老大喝了一聲。

孟老大手一揮,一尊石頭猛獸出現,擋在怒目金剛的前方。這是孟老用“坤”字決和“艮”字決製造出來的,威力也十分驚人。

“早就聽說孟輕塵的乾坤八卦訣威力非凡,果然有些門道。不過這只是試探而已,如果你只有這些實力,就可以去死了,千年第一高手,不過是個笑話!”一言神色如常,又掐了個詭異的手決,金頂寺上空的黑氣全部都往他的頭頂凝聚而去。

不知不覺間,我已經渾身發顫,他身上的氣勢無比強大,連我都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一言老和尚到底是想做什麼? 第4063章

龍蛋的價格可以說是從大廳,飆升到二樓的雅間,再到三樓的包廂,最後直接來到了四樓的貴賓包廂!

等到四樓開口加價的時候,價格已經飆升到了近百億神石了,簡直是天價啊!

四樓一共十二個貴賓包廂,除了墨九狸幾人所在的九號包廂外,全部都在爭奪龍蛋,雖然加價聲此起披伏,但是他們也不傻,都是一萬上品神石的加價,畢竟如今的價格已經足夠高了,眾人都不想浪費任何一顆神石,就看誰能夠堅持到最後了……

只要領先一顆神石取勝,拍到龍蛋,那就是實力!

墨九狸發現一號包廂的妖界紅衣美男,臉色十分的難看,似乎價格已經超過他預期太多了,但是對方依舊是隔三差五喊一次價,雖然沒有什麼卵用……

墨九狸微微勾唇一笑,看起來這個來自妖界的人,也是為了這顆龍蛋而來啊!

「主子,沒想到龍蛋這麼值錢啊!」黃武回神震驚的說道。

「笨蛋,龍蛋可不是用錢來衡量的,那可是無價之寶啊!」黃文瞪了眼弟弟說道。

「也對,真不知道最後是誰能夠買到這顆龍蛋啊!」黃武獃獃的說道。

「不管是那個包廂的家族買到,只要契約了這顆龍蛋,到時候那個家族的實力都會更上一層樓啊,龍族太強悍了!」黃文一副老成的模樣說道。

「主子,你不要那顆龍蛋嗎?」黃武聞言看著墨九狸問道。

「沒興趣,再說我也沒那麼多神石!」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黃文和黃武聞言一想也對,主子就算拍賣了一些東西,但是估計加在一起也不夠的,還是算了!

兄弟兩人默契的覺得,花費全部身家買一顆蛋,還是有些不靠譜,萬一契約失敗,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啊,太不划算了……

墨九狸的視線,落在了下面姜老身邊的龍蛋上面,但是墨九狸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可她也說不出那裡不對,如果非要說的話,墨九狸大概覺得這顆蛋有些小了……

雖然這一世墨九狸沒見過龍蛋,但是之前自己可是見過的,龍蛋現在都這麼小了嘛?

墨九狸心裡有些疑惑,就在墨九狸收回視線的時候,一道微弱的聲音在墨九狸耳邊響起:「救救我,求求你了!」

墨九狸聞聲一愣,神識四處一晃,並沒有察覺到聲音的來源,墨九狸忍不住皺眉,難道自己幻聽了?

「救救我,我不想被人買去契約,我不是龍族!」就在墨九狸疑惑之際,拿到微弱的聲音再次響起道。

墨九狸微微一愣,隨即再次看向下面高台上,被裝在一個玻璃箱子裡面的蛋,也是此刻被四樓其餘包廂都在搶奪的,所謂的龍蛋……

「是你在說話?」墨九狸傳音試探的問道。

之前聽到聲音,她不知道是誰,想傳音都沒有目標,現在猜測到是那顆蛋,墨九狸試著回應對方!

「是的,我根本不是龍族,是這些人搞錯了,求求你救救我!」對方聽到墨九狸的聲音,有些激動的哀求道。 第4064章

「為什麼讓我救你?」墨九狸確定了對方的位置,好奇的問道。

「我知道你們人族拍賣會的位置,是坐的樓層越高越珍貴,你也坐在最高層的人中,而你也是唯一沒出價想買我的人……」對方說道。

墨九狸……

「既然你對人族的事情了解,那麼你就該清楚,在這樣的拍賣會,任何物品都是價高者得,而我沒有那麼多錢,現在價格還沒有停止,我沒出價只是因為我沒錢,所以我也救不了你的……」墨九狸聞言微微挑眉的說道。

「不,你可以的,只要有人把我買走了,你可以半路把我從對方手裡搶下來的不是嗎?」對方直接說道。

墨九狸聞言十分無語,這顆蛋還真的是懂的不少啊!

連這個都知道,如果對方不是在一顆蛋里,墨九狸都要懷疑對方是人族了!

「呵呵,我為何要這麼做?你要知道能夠坐在這裡的,每一個都是高手,每一個背後的實力都十分恐怖,我為何要冒險為了一顆不認識的蛋,去得罪對方?」

「萬一到時候蛋沒搶到,卻被對方殺了,你看我像那麼傻的人么?」墨九狸無語的問道。

「你……求求你救救我吧!」對方聞言一愣,繼續哀求道。

「我真的救不了你,如果你的價格不高,我倒是可以當一次好人,把你買下來,但是現在我無能為力哦!」墨九狸直接說道。

「你……我……你要如何才能救我?」對方沉默了一會兒,再次問道。

「我真的救不了你,我沒錢!」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我可以告訴你,你剛才買回去的奴隸,就是你面前的婦人,是一個叛徒,對方會殺了你的……」對方想了想說道。

「這個我早就知道了,不然我為什麼要買對方回來啊!所以,不用你提醒了……」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不可能,你怎麼知道的?」對方震驚的問道。

「你怎麼知道的,我就怎麼知道的唄!」墨九狸隨意的說道。

聞言,對方沒再說話,墨九狸看不到對方的表情,因此不清楚對方被墨九狸的話嚇了一跳,因為它一直覺得自己的天賦,是獨一無二的,沒想到墨九狸這個人族的和尚也有和自己一樣的天賦,現在的人族真的是太恐怖了啊!

所以,對方嚇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它是發現只有墨九狸所在的九號包廂沒有喊價,覺得對方對自己應該沒什麼興趣,所以才會在發現墨九狸的神識落在蛋上后,暗中求墨九狸救自己的!

因為覺得墨九狸對自己不感興趣,到時候最多自己答應幫對方做一些事,就能夠讓自己恢復自由了!

卻沒想到墨九狸竟然有著和自己一樣的天賦,因此它就開始擔心萬一墨九狸得到自己,不放了自己該怎麼辦啊!

對方沉默,墨九狸也沒當回事,雖然得知對方不是龍族,但是墨九狸依舊不想給自己惹麻煩的!

她剛才說的也都是實話, 本來已經乾瘦如枯柴的一言老和尚,在頭頂的黑氣入體之後,身體竟然膨脹了起來,變的比中年狀態的孟老還要高大威猛。

這並不算什麼,以他的手段,改變自己的狀態,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最讓我心驚的是,他直接把僧袍撐破,露出的皮膚上面佈滿了密密麻麻的黑色花紋。

主君的甜心有點咸 仔細看去,那黑色花紋竟然是他身後怒目金剛的形狀,密密麻麻的佈滿了一身。一言老和尚這次直接欺身而上,揮舞起拳頭,朝着孟老的腦袋砸去。

孟老伸手擋下攻擊,卻是腳步踉蹌,不自覺的往後退了幾步,連腳下的地面都深陷了幾寸深,可見一言此時的力量。

一言沒有停手的意思,繼續展開攻擊,他的招式沒有什麼特殊之處,簡單粗暴,速度和力量在他的身上完美結合。孟老應付起來十分吃力,不知不覺間已經往後退了十幾步。

“師傅,小心!”我大叫了一聲。

他的身後就是山崖,雖然並不是峭壁,但如果跌落,也不是好受的。

一言老和尚冷冷的瞥了我一眼:“聒噪!”

他隔空對我打出了一拳,拳風凌厲而狂暴,帶給我很大的壓力,而且似乎鎖定了攻擊目標,我逃無可逃。我下意識裏想凝聚力量抵抗,但突然眼前一晃,孟老替我擋住了攻擊。

“退到百米開外!”孟老催促道。

我不敢掉以輕心,立即動用“巽”字決,飛到了百米開外的一塊大石頭後躲着,同時運轉“艮”字決,隨時準備迎接突發狀況。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孟老跟煉神還虛境界的對手全力一戰,他的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一柄劍,寒光閃閃,看起來很鋒利的樣子。

那利劍每觸及一言時,便瞬間將一言的肌膚劃破,黑色的花紋也因此而改變了形狀。持久的纏鬥中,一言的氣勢越來越弱。

“該死!”一言臉色鐵青,掐出一個手決,打在自己的頭頂。

他身上的氣勢再次膨脹了起來,更勝之前,渾身上線都變成了漆黑如墨的顏色,尤其是那光禿禿的腦袋,黑的發亮,及時在月光並不明亮的夜裏,也引人注目。

“唵嘛呢叭咪吽!”

一道墨黑色的印記憑空出現,朝着孟老呼嘯而去。孟老臨危不懼,口中也念念有詞,一道青光閃過,那墨黑色的印記完全崩潰。

兩人不斷對轟,戰鬥波動讓我都有些站不穩。所謂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說的大概就是我這種狀況,不知道一言到底是無心還是有意,一道墨黑色的印記突然改變方向,向我這裏砸過來,孟老趕緊阻擋。

結果墨黑色印記爆炸的波動導致我面前當着的大石頭完全化作灰塵,我也灰頭土臉,在衝擊之下往後倒飛了十幾米。

“靠,高手交戰,果然不是我能湊熱鬧的。”我暗自嘀咕了一句,很自覺的又往後退了很遠。

不過他們兩個是在我斜上方,我只能站在一棵大樹上,才能依稀看到前方的戰鬥。準確來說是感受到,因爲我根本看不清,只能感受着到底誰佔了上風。

在一言還沒變成全身漆黑的時候,孟老漸漸佔據上風,但一言有了變化之後,孟老好像應付的很吃力,情況並不樂觀。

“咔擦!”我腳下的樹枝應聲而斷。

我神色一凜,我能很清楚的感受到,這次絕對不是因爲孟老和一言老和尚的戰鬥波及,而是有人在攻擊我。

我迅速穩住身形,一頭扎進密林中,剛纔的情況是敵人在暗,而我在明,那我就像是活生生的靶子,對方想怎麼攻擊都行。

進入密林之後,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動用“坤”字決和“艮”字決,隱藏在地下,查看到底是誰在攻擊我。

可是周圍很寂靜,我潛伏了一段之後,根本沒看到人影,我有些疑惑,剛纔並不是錯覺,確實是一道凌厲的勁氣從後方襲來,所以我腳下踩着的樹枝才斷裂。

不過對手如果是想對付我,爲什麼不直接攻擊我,反而攻擊樹枝?就算樹枝斷了,對我也沒什麼影響,我在樹枝上反而會影響實力的發揮。

“糟了,是不是有人故意讓我到地面來?”我猛然間想到了這個可能。

我趕緊試着從地面下衝出去,結果只把腦袋露出地面就再也動彈不了,似乎是有什麼東西把我困在了這裏。

我遠遠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緩緩的接近我,等那身影走近之後,我認了出來,那是韓羅!

從他走路的姿勢和習慣,再加上他的身形,我分辨出他是韓羅。不過等他再接近些,我看到他的容貌時,心中大駭不已。

“你果然成了阿修羅!”我忍不住的吼道。

韓羅森然一笑,他的整張臉看起來比怒目金剛更醜陋,而且滿是兇光,冷聲道:“你倒是懂的不少。”

這都是洪胖子之前告訴我的,邪佛修煉的就是阿修羅道,擁有恐怖無比的戰力,好勇鬥狠。其實他是已經走火入魔,走出了屬於自己的道。

阿修羅生性善良,邪佛完全忽視了這一面,至吸收了阿修羅邪惡的一面。當年有得道高僧曾評價,阿修羅福如天人,德非天人,號稱墮落的鬼佛。

還好現在韓羅的實力還並不是很強大,短時間內也很難有進展,如果他成爲成爲傳說中的阿修羅王,將擁有顛覆六道的恐怖實力。

“韓羅,你現在已經走火入魔,現在回頭還來得及。你修煉的阿修羅道,是錯的!”我皺眉道。

韓羅絲毫不在意我的話,笑着搖了搖頭:“世間本無對錯,只是某些沽名釣譽之輩擅自定下的對錯之分。對有些人來說的對錯,或許另一些人完全無法苟同。對我來說,贏就是對,輸就是錯。”

他本來就是個很固執己見的人,現在修煉了阿修羅道,性格更加極端,勸是勸不動的,只能用最強的實力將其打倒,讓他再無翻身的機會。

“韓羅,你不要執迷不悟,你會後悔的。”我沉聲道。

韓羅咧嘴一笑,露出三寸有餘的獠牙:“勝利者永遠不會後悔,我要感謝你,把寂寞的靈魂吞噬,給我省了些麻煩。現在靈魂歸位吧,我會成爲實力最強大的阿修羅王!”

說完,韓羅伸出大手,對着我的頭頂抓去,像是要把我的靈魂全部抓出來,我深吸了一口氣,屏氣凝神。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

我第一時間按照洪胖子的交代,口誦《般若波羅蜜多心經》,這是對付阿修羅最好的辦法,他也是當年在塵封的典籍中查看到的,只不過沒有試驗過。

現在我被困住,無法動彈,也只能用這種方法對付韓羅,不然我註定要束手就擒。

果然,韓羅在聽到我念出的經文,臉色立即變的很難看,怒吼道:“混蛋,你怎麼會知道這個方法?”

他迅速後撤,在離開了十幾米之後,突然憑空出現了一隻大刀輪,對着他的後心飛去。韓羅爲了逃命,捨棄了一隻手臂。

這個結果也讓我震撼不已,果然是一物降一物,邪佛也是有剋星的。爲了背下《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我沒少費力,如果不是因爲吞噬了寂寞的靈魂,我可能根本無法發揮作用。

在韓羅離開之後,我也終於恢復了自由,再次飛到了樹上,尋找韓羅的蹤跡。他跑的挺快,這招棄車保帥還是讓他保住了性命。

但只要他一天沒被我吞噬,我就依然不安,在沒有成爲阿修羅王之前,這一招還對他有用。如果他成爲阿修羅王,我也只能退避三舍。除非我也能擁有煉神還虛的境界,而且修煉的是精純的佛法。

我本來修煉的是道法,也就是靠着寂寞,才堪堪掌握了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不管是進階煉神還虛還是改修精純的佛法,我都不行。

我極目遠眺,前方的戰鬥已經即將分出勝負,最終的勝利者還是孟老。估計一言本來是想擋住孟老,然後讓韓羅來對付我,他沒想到早就被自己忽略的洪胖子,竟然機緣巧合之下帶給他致命的打擊。

“轟!”

金頂寺竟然全部坍塌,我急了,也顧不上危險,趕緊飛了過去。我並不擔心金頂寺那些和尚的安危,可是我不能不管秦晴,她還在金頂寺!

等我飛過去的時候,正好目睹了一言逃跑的一幕,他的胸口整個都被破開,露出了已經變成純黑色的內臟。就連他的血液,也如墨汁一般。

“孟輕塵,這個大仇,我一定會報!”一言老和尚這個時候還不忘口出狂言。

追愛365天:宮少誘捕小淘妻 孟老冷哼了一聲,把手中的利劍扔了出去,正好插在了正在逃跑的一言的後背上。他的身體突然崩潰成黑霧,隨後在遠方又重新凝成了人形,逃竄的速度更快,瞬間消失在我們的視線中。

“唉,沒能將他擊殺當場,功虧一簣。羅漢,先跟我回海城市吧!”孟老嘆息道。

我連連搖頭:“不,我要去找秦晴。剛纔韓羅已經被我嚇的倉惶逃走,秦晴現在肯定還在金頂寺內。” 我之所以拉着孟老來金頂寺,首要的目標就是尋找秦晴。至於能否把韓羅融合,我覺得那只是時間問題,就算這次沒成功,以後還有機會。

秦晴在韓羅的手中,我很不放心,心裏面一直忐忑,害怕失去她。看到整個金頂寺都已經坍塌,我都快急瘋了。

不顧孟老的阻攔,我衝到那片廢墟上,努力的尋找着秦晴的蹤跡。這裏確實有她的氣息,只是很微弱,不知道是不是因爲被埋在了地下。

“乾!坤!艮!”我不斷打出靈決,掀開廢墟中的磚瓦。

孟老嘆息了一聲:“你不用再忙了,秦晴已經不在這裏。剛剛你和韓羅的戰鬥,也都在我的感知中,韓羅離開的時候,帶走了秦晴。”

“什麼?”我猛然擡頭,瞪大眼睛看着孟老。

這件事我也不能怪孟老,他當時跟一言老和尚的戰鬥正處於白熱化狀態,無暇分心。要怪也只能怪我自己,竟然那麼愚蠢的中了韓羅的圈套,如果不是被他困住,我絕對不會讓他逃走,也不可能讓他帶走秦晴。

“那怎麼辦?師傅,現在該怎麼辦,你告訴我韓羅往哪逃了,我現在就去追!”我抓住孟老的衣袖,情緒很激動。

只可惜韓羅已經離開了好一會,而且還有佛門高手接應,我們無法追尋他的蹤跡。孟老只能表示遺憾,不住的嘆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