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一眾欲退走的戰隊修士,此時已經行動,但一切都遲了。

還有兩百多名的戰隊修士,此時剛要邁步,踏入那方圓滿千米的渡劫之地。

此時,他們卻被阻在了外面。

所有的修士臉上一片慘白,充滿震驚、恐懼之色。

記住手機版網址: 張陽斌不問原因。一頓指責后,立馬就掛斷的電話。

電話被掛斷,張小花有些出乎預料。沒想到幾天沒接電話,張陽斌居然這麼生氣。

似乎自己真的是不應該,可奈何自己確實無法脫身。換作平常,她會想著打電話繼續解釋。

不過現在。她巴不得張陽斌不要理她。隨即跟關強子說「電話掛斷了,看著還很生氣的樣子。要不然,我明天再打電話過去試試。」

可關強子哪裡肯「今天時間還早,要不然你再打一個試試。說不準是不小心按錯了呢?

哪有當哥哥的,不聽妹妹都電話的道理。你們之間既然有誤會,就該好好的說清楚。都不說的話,彼此之間的誤會會更加深。」

張小花繼續堅持「我覺得。要不然,還是明天再打吧。我了解我大哥,他只要一生起氣來。

就算別人再怎麼說,他都不會當回事,一個字都聽不進去。我看還是算了吧…」說完就準備起身。

可她的腳還沒有直立。隨即鐵一樣的手掌,壓在她的肩膀上。接著又粗暴的把她,按回了凳子上老實坐著。

熟悉的感覺,熟悉的疼痛。不用猜也知道,肯定後面的那位保安。沒想到,這兩兄弟沒有一個是憐香惜玉的,真是看錯眼了。這肩膀真要給毀在他們手裡。

本想讓關強子幫忙說道。再一看,關強子雖然是和善的臉。但是跟後面的黑臉有著同樣的目的。那就是,逼著她繼續打電話。

張小花只能按照吩咐,再一次撥打張陽斌的電話。不出意外的是,電話果繼續沒有人接。心想,看來真的是很生氣。

再一次,很無奈的對關強子說「你看,我大哥根本不接電話。這就不怪我了,我也沒有辦法。

要不然明天再打,這會正生著氣,就算打過去跟他說什麼事情。他也未必聽的進去,就算聽進去,問未必會爽快去辦呀。」

「這個你不用擔心。你只要一直撥號碼,直到他接聽為止。剩下的事情。不勞你費心,就交給我們來操心就是。」

看來不打通,他們不會善罷甘休。也罷,反正也沒接。打就打唄。於是再一次撥打。

可是後來。一遍,二遍,三遍…打了七八個電話。依舊只有語音提示「您撥打的號碼無人接聽,請稍微再按。謝謝!」

而這張陽斌,原本是不打算接聽張小花的電話。因為他實在是很生氣。雖然後來,他又打電話給了張陽武,讓張陽武給他匯了錢。

他心怡的鞋子aj,他女朋友心怡的手機。還有他與女朋友踏春時候穿的新衣服。都已經,一樣一樣悉數買了回來。

可是,他還是很生氣,因為張小花居然欺騙他。一個做大哥的,居然被自己的妹妹,耍的團團轉。

所以。他覺得顏面無關,有且有失他這個做大哥的威嚴。這一切,怎麼能讓他不生氣!

最讓他生氣的是,打了幾十個電話。張小花居然一個都接,找舍友代接,讓舍友幫她說謊。

最後謊話編不下去,居然還直接掛電話,後來乾脆電話線拔掉。那天他的胃都快氣炸了。

怎麼樣都不能輕易原諒她,覺對不能。一定也要讓她嘗嘗,打電話沒人接聽的滋味。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並且改邪歸正。

可是第三個電話進來的時候,就忍不住就想去接了。因為,他也想聽聽張小花怎麼解釋。

但回想起來,這小鬼頭幾天都沒有接他電話。這會突然打電話,肯定是想好了借口。一定是這樣,所以,他堅決不能去聽。

於是果真沒有接張小花的電話。把手機放在床上上鋪,然後自己戴著耳機打他的遊戲。任由電話響個不停。

直到原本睡著的舍友,被他的電話鈴聲吵醒。一看是張陽斌的電話在床上響,而張陽斌人又不在床上。

再一看。張陽斌正戴著耳機,坐在下面打遊戲。舍友以為張陽斌戴著耳機,所以是沒有聽到電話響鈴聲。

於是好心提醒「張陽斌,你電話響了。」

叫了一聲,張陽斌沒有應答。接著又喊了兩聲,他依舊沒有回答。就以為他帶了耳機,所以聽不見自己的聲音。

於是只能。扯著嗓門,加大音貝繼續大聲呼喊。

「張陽斌,張陽斌,張陽斌…」

「不管它,隨它去響好了」

「原來你聽的見啊,還以為你聽不見。既然聽的見。那電話響了這麼久了,你為什麼不接聽。難道是你情敵打過來的電話?

如果是的話,你直接拉黑不就完事了嗎?何必一直響著。浪費自己手機裡面的電?留著電多打幾局遊戲不好嗎?」

「這你想多了。不是什麼情敵,是我妹妹打來的電話!」

舍友不解了,於是接著問他「之前,一直聽你誇讚你妹妹多麼多麼好。這麼好的妹妹,你怎麼忍心不接聽她的電話。讓她著急呢?」

「這個你就不用管了,我自有我不接聽電話的原因。」說完不管舍友再說什麼,他都再在答話。

張陽斌說的輕鬆,可他的舍友卻一點也不輕鬆。因為他的舍友。晚上還要去酒吧打工,本想再眯一會兒。

卻被這一直響個不停的鈴聲,給吵的根本無法入睡。把頭埋在被子裡面,耳朵裡面塞紙條。

奈何這手機鈴聲太響,而且還附帶著振動功能。不僅能聽到響亮的鈴聲,還能感受到自己的床,也跟著在震動。

把頭埋在被子裡面,除了自己感覺很悶以外。其他一點作用都沒有。而這張陽斌就像鐵了心不接電話。不管他怎麼勸說都不管用。

這兩兄妹也是固執的可以。一個死不接。一個不接不罷休的樣子。兩個都是死腦筋。受傷的確是他這個無辜的人。

最後,沒有辦法。只能使出一個計。「張陽斌,你還是接電話吧。萬一你妹妹找你,有什麼急事呢?見張陽斌不搭理他。

接著又繼續說「比如…會不會給你匯錢來著?不然怎麼會打的這麼急,還打的這麼多個。

如果你不接,萬一晚上她出去玩的時候,把錢花掉一部分了。那到時候匯給你的錢,豈不是會變少了嗎?」

頂點 至於被籠罩在方圓滿一千米渡劫之地內的修士,不止震驚、恐懼,還有無窮的絕望。

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江寂塵不僅沒死,而且還有二次雷劫。

此時,數千修士,再沒有了之前的興奮、激動、瘋狂,有的只是嘶聲大叫。

「不,不要,放我出去。」

「江寂塵,這些空間法器我們不要了,快放我們出去吧。」

「完了,天上的劫雲在凝聚。」

一眾戰隊修士,衝到神秘光幕邊緣大叫。

他們可是知道,之前江寂塵第一次的末日神劫,十大戰隊的一千名高階神人已經化成飛灰。

那麼,第二次的雷劫只會更加的恐怖,也便是說,他們必死無疑,沒有一絲活著走出去的機會。

「快,趁著雷劫沒有真正成形,只要先一步把江寂塵殺掉,便可以讓雷劫消失。」

這時候,突然有人叫了一聲。

剎那,天地靜寂,方圓滿千米渡劫之地中的戰隊修士,都同時把目光投向了山谷中心處的江寂塵。

只見,江寂塵此時盤腿坐於秘土中,閉著眼睛,一動不動。

他的身上,此時看不到一絲的傷,只有淡淡的神輝流轉。

顯化出來的氣息並沒有多麼的驚人,顯然都已經內斂在體。

所有的修士,都可以感受到江寂塵此時的道體,如同一座無窮深淵,內藏未知的存在。

「對,斬掉他,斷掉雷劫,我們便是逃過這一劫。」

「第一次雷劫與第二次雷劫有間期,此時,江寂塵並不受天道規則保護。」

「殺,一定要在天道規則降下前,斬掉他。」

終於,這一群戰隊修士驚醒了過來,紛紛大叫,不退反進,衝殺向江寂塵。

而在神道天劫光幕外的修士,此時全身冒著冷汗。

只差一步!

若是他們踏了進去,此時恐怕已生死難料了。

而剛剛跨步踏入神道天劫光幕的戰隊修士,當中有望月、紫花戰隊的隊員,此時他們臉色難看到極點。

悔不該不聽從隊長之言,若不然也不會讓自己身陷於生死絕境中。

「恨,只快了一步,早該聽隊長的話了。」

「我們太急了,但誰想到江寂塵這樣都不死,竟真的讓他渡過了末日神劫。」

「渡過末日神劫也就罷了,為何還會有二次雷劫?」

「別說那麼多了,若想活命,唯有在二次雷劫形成之前,斬掉江寂塵。」

億萬寵妻:男神101℃深吻 這些後面不聽從隊長之言,衝動進入渡劫之地的修士,心中充滿了悔恨之意。

但此時後悔已無用,只能斬滅江寂塵。

這是你死我亡的結局,所以,他們不再猶豫,也跟著其他的戰隊修士,殺向還在盤腿閉目中的江寂塵。

而剛至神道天劫光幕外的修士,此時心中鬆了一口氣,暗呼一聲幸運。

這一刻,他們再沒有任何的猶豫,極速退回,臉色慚愧的回到隊伍之中。

不過,此時沒有人會管他們。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神道天劫光幕處。

哪裡,數千戰隊修士已經瘋狂,殺向江寂塵。

為了活命,他們已然不顧一切了。

「江寂塵此時沒有天道規則守護,又處於不妙的狀態中,恐怕要被殺死。」

「他渡劫沒有完成,還算不得真正的神道境修士,面對三千多的修士,必然不敵。」

外面的一眾圍觀戰隊,他們發出了這樣的聲音。

而紫欣看著自己這邊狼狽而歸的幾個隊員,不由得冷冷一笑道:「無知的傢伙,竟然不聽本隊長的指揮。」

「那幾個傢伙,這次掛定了,老娘想救他們也沒奈何,何況,這也是他們自找的。」

紫月戰隊其餘的隊員聽到紫欣隊長的話,有些不信地道:「隊長,不可能吧,江寂塵現在這種狀態,恐怕雷劫沒形成之前就被斬殺了。」

紫欣目光之中,閃過一縷紫光,然後冷冷地道:「那是你並不知道江寂塵到底有多強!」

「此時,他雖非神道境,但戰力已不知比之前強大了多少倍?」

「你們不要忘了,在沒有渡末日神劫前,他憑天道九重境的修為,屠殺神道七重境的高階神人如切菜。」

「對江寂塵這種體、靈雙修到極致的牛人,人多並不佔優勢!」

紫欣的分析之言剛剛落下,山谷之中,便衝出兩道驚人無比的神光。

那竟然只是兩道目光!

是江寂塵,他睜開了雙眼!

此時,他的雙眼如同兩盞神燈,射出兩道七彩神光。

重生之殺伐庶女:亡妃歸來 噗!

但凡在他眼睛前方的修士,身體當場被洞穿、氣化。

瞬時之間,便有上百的戰隊修士死於非命。

一群正在攻殺過來的修士,看到了這一幕,心中驚駭欲死,就連動作都慢了半拍。

而這時候,江寂塵慢慢的站了起來。

眼中的神光由熾烈再到淡化,直至他的目光恢復了原來的樣子。

但是,江寂塵身上的氣息,卻由原來的內斂變得外放。

如同火山爆發一般,江寂塵身上的神息激蕩,席捲天地。

四方天地,憑空生風,把靠近的戰隊修士掃飛,那些攻擊之道,更是直接被卷滅。

江寂塵的目光,平靜的掃過四方眾人。

只見他們手中,握著剛剛搶到的空間法器。

他雖在渡劫,但眼前一切,他豈會不知道?

「江寂塵,空間法器我們都願留下,請放我們出去。」

「江寂塵,我們並不知道你還活著,所以這是一場誤會。」

一眾修士叫道。

然而,江寂塵漠然地開口道:「抱歉,渡劫之地一旦圈定,便無法解除!」

江寂塵說的是事實,此時第二次雷劫已經在啟動,未知的劫雲正在形成。

所以,渡劫之地已經形成,他若想出去,唯有成功渡劫。

聽到江寂塵的話,神道天劫光幕中的數千戰隊修士臉色同時大變。

難看、慘白、恐懼、兇狠、瘋狂

「江寂塵,你該自刎,以你一人之命換我們數千修士的性命。」

這時候,竟然有人大叫著說出了這樣的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