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一名一星武將,就此隕落。

慘叫聲入耳,四散而逃的萬真君五人臉色一陣劇變,扭轉頭望向慘叫聲發出的地方,雙眸恐懼之色更甚。

只見,木同手裡拿著寒光閃爍的五靈真劍,怒然一道劍芒斬出,爆發慘叫聲的萬家武者身體被斬成兩半,鮮血淋淋。

一星武將,居然連自爆元丹的時間都沒有,就這般被一劍斬殺。

要知曉,就算二星武將想要斬殺一名一星武將,也不是容易的事情,特別是連自爆元丹的時間都扼殺掉,那就更困難了。

咻。

根本沒有理會被斬裂成兩半的屍體,木同腳步一踏,身影瞬間抵達另一名一星武將的身前,白色劍芒洶湧,瞬間在對方驚懼萬分的眼神下,劍芒從眉心沒入,瞬間斬殺對方。

「你們今天都要死!」

陰冷布滿殺意的聲音,在萬真君四人身旁升騰而起,嚇得死人臉色一變,仿若墜入冰窟,渾身寒冷發抖。

一道劍光,一招之間,仿若鬼魅般的木同, 爺是病嬌,得寵著!

這等強悍的戰力和絕對的速度,讓他們心膽俱裂,連逃走都忘記了。

這人簡直就是妖孽!

從未如此貼近過死亡,讓他們心底升起一抹後悔。

可,世間沒有後悔葯,接下來就該他們享受死亡的痛苦。

見到由於極度驚恐忘記逃亡的萬真君四人,木同咧嘴淡然一笑,腳下一踏,手裡五靈真劍再次爆發出一道霸道鋒銳的劍芒。

鋒銳的劍芒一閃而過,在裂空聲升騰之際,就抵達對方跟前,讓其無法抵擋。

「小子,我就不相信,你能將我等斬殺在此。」

怒喝一聲,萬真君腳步一頓,渾身一股瘋狂的金黃-色元力迸發,手裡長槍化成一道道巨蟒,直奔向木同。

「對,拼了!」

剩下的三名萬家武者面容一沉,怒視木同,眼露凶光,不退反進,身影化成三道光華,手裡戰刃爆發,衝殺向木同。

既然無法逃脫木同那鬼魅如風的速度,那就拚命。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殺!」

冷喝一聲,木同眼眸寒光閃爍,根本不和萬真君四人多廢話,周身鋒銳精純的元氣炸開,手裡五靈真劍爆發出一道道鋒銳無匹的劍芒,斬向萬真君等人。

劍芒斬出,霸道鋒銳,根本就不是劍道武技,反而更像強橫的刀法武技。

【風速化形】。

身法催動到極致,一連串虛影浮現,五靈真劍化成的白金色光華,毫無花俏,當頭急速地一劍斬下。

天地武技,唯快不破!

只要速度抵達巔峰,根本無需任何花俏,直接一道斬下,便是最好的攻擊。

「啊!」

白金色劍芒斬出,又是一道凄厲的慘叫聲升騰,一名萬家武者再次被斬裂成兩半,瞬間被斬殺。

又是一名萬家星階武將隕落在木同霸道絕倫的劍下。

「殺!」

怒吼一聲,萬真君眼眸瘋狂,手裡金黃-色長槍,在元力催動下,再次化成一道道金黃巨蟒槍芒浮現,凶神惡煞地撕咬向木同。

十數道金黃槍芒轟出,槍尖仿若一道道奪命巨蟒,一旦被籠罩,就會被轟殺。

眼眸精光一閃,木同腳步稍微一退,虛影瀰漫,在十數道瘋狂的槍芒轟擊下遊走,間不容髮地躲閃開來。

咻,咻,咻……

槍芒穿透空氣,如巨蟒兇殘,或是直刺,或橫掃,或是詭異地挑起……各式各樣的槍芒爆發,硬是沒有攻擊到木同。

哪怕一槍,都沒有轟擊在木同身上,更別說將其轟殺了。

身影如風,在金黃-色巨蟒轟擊下,木同手裡五靈真劍又是一道霸道鋒銳劍芒斬出,以絕對的速度碾壓下,又是將另一名萬家武者斬殺。

依舊是一劍滅殺,那萬家武者根本沒有半點抵抗力,直接被一劍撕裂成兩半。

接連斬殺四人,木同眼眸也泛起一抹血光,凝視著萬真君兩人,譏諷道:「一星武將,也不外如是。」

這簡直就是怪物!

剩下的萬真君和另一名萬家武者,面對著猶若怪物一般強橫的木同,一股無力感油然而生,甚至身體都開始顫抖,再無一絲星階武將強者的高手風範。

木同就仿若死神一般,每一劍爆發,都帶走他們一個夥伴的性命。

死亡的威脅,在萬真君和另一名萬家武者腦海升騰。

咻。

甚至另一名萬家武者連劍芒都沒有看到,就發覺身體變成兩半,衝力爆發,爆射出一股血箭,向著兩半倒飛而去。

「我死了嗎?」

「怎麼會沒有半點痛苦?」

知道死亡的一刻,這萬家武者居然有一種解脫的感覺,似乎不需要再被木同這怪物惦記,就是最大的幸福。

「不!」

望著眼前一片狼藉,鮮血橫流,一地凄慘,剩下孤身一人的萬真君手裡長槍一頓,滿目驚恐,滿臉橫肉僵直,凝視著仿若魔王死神一般的木同,布滿恐懼。

這傢伙,還是歸元境武者嗎?

這他媽就連二星武將也不過如此。

「小子,我要殺了你!」

心雖恐懼,但眼睜睜地望著五名夥伴身死當場,連自爆元丹的機會都沒有,隕落在木同的五靈真劍下,仇恨瞬間遮蓋了萬真君的恐懼,眼眸變得血紅。

這五人可都是他出生入死的夥伴,縱使有幾個並無萬家血脈,但亦如親兄弟一般。

悲傷,憤怒,仇恨,瞬間讓萬真君瘋魔!

此刻,他眼眸就只有木同,內心就只有一個念想。

殺了眼前這小子,為兄弟們報仇雪恨!

咻,咻,咻……

瘋魔之下,周身元力仿若火焰一般升騰燃燒,手裡長槍爆發出一道道瘋狂的槍芒,如蛇如巨蟒,夾帶著聲勢駭人的空氣爆鳴聲,鋪天蓋地向著木同沖砂而去。

槍芒所過之處,飛沙走失,樹木撕裂,仿若所有一切,在瘋狂的槍芒轟擊下,都要化成飛灰。

咻。

瘋狂的槍芒,穿透了一個又是一個身影,直接將其撕裂掉。

然而,詭異地是,那被撕裂的身影,一點鮮血都沒有,直接被轟散,再也不存在。

「極限速度下產生的虛影?」

凝視著那被槍芒轟碎的虛影,萬真君啞然一笑,「看來,我的攻擊還是跟不上他的速度。」

「瘋魔又如何?今日,你亦難逃一死。」

冰冷陰森不帶一絲感情的聲音,悄然在萬真君身後升騰,嚇了他一跳。

只見,手握五靈真劍的木同,面帶淡然笑容,根本沒半點傷勢,站在萬真君身後。

「呃?」

被木同驚得一身冷汗,萬真君轉過身,凝視著面帶譏諷笑容的木同,整個人怔住了,徹底崩潰了。

這人根本就是不可戰勝,就是一個妖孽!

咻。

沒有和萬真君廢話,木同身影甚至都沒有任何動作,手裡五靈真劍猛然化成一道浮動的白光,瞬間斬下。

浮光升騰,蘊藏著莫大威能,撕裂空氣,夾帶鎮封天地一般的威能,斬向怔住的萬真君。

一劍出,鮮血染,命途歸。

「不!」

死亡籠罩下,反應過來的萬真君,怒吼一聲,周身瘋狂燃燒的元力,瞬間洶湧到手裡的長槍。

地階下品武技——【蛟升天】。

一道金黃-色槍芒,護身成一條蛟龍,咆哮一聲,轟然衝天而起。

這一槍,完全壓榨了萬真君的潛能,火焰升騰的蛟龍,憤怒猙獰,任何人膽敢阻攔它飛升衝天,都要被撕裂掉。

一往無前,有前無後。

砰。

劍芒斬下,鋒銳的裂金真意爆發,無堅不摧,那衝天而起的金黃蛟龍,身軀猛然扭動一下,似乎有些不敢,然而最後還是被斬裂成兩半,化成精純元力崩潰掉。

潰散的元力如雨一般,****而出,轟在四周的樹木山石,瞬間狼藉一片。

噗呲。

一口鮮血噴吐,裂金真意劍芒斬下,瞬間從萬真君天靈蓋透體而入,最後斬出一條上十米長的劍痕。

「你是誰?」

最後,萬真君眼眸光華盡去,長大嘴巴,用盡最後的生機問了一句。

手握五靈真劍的木同淡然地說了一句:「木同。」

嘭。

全球高考 ,身體猛然撕裂成兩半,向著兩邊爆開,鮮血飛濺,血肉模糊,怒目而視,死不瞑目。

收起劍不刃血的五靈真劍,木同摸索了萬真君六人的屍體,取出他們的財物和武丹后,腳步一踏,根本就沒有任何停留,化成一道虛影,向著聖風學院敢過去了。


萬真君六人的出現,也就意味著萬家派出強大的武者截殺他,自然是逃得越快越好,根本沒有必要再浪費時間在這裡。。

… 87_87355咻。

木同離開山峰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一道身穿紫袍魁梧散發著金色光華的身影,從遠處遠處樹叢飛奔而來,瞬間佇立戰場之外。

凌厲如劍的眼眸光華一閃,環顧一下一片狼藉戰場。

方圓十數米,坑洞連連,鮮血淋漓,差點沒有匯聚層小溪,數道屍體掛在地上,數截被斬成兩半的屍體血肉模糊,一片凄慘,血腥恐怖。

見此場景,萬凌劍威嚴的臉一沉,瞬間周身殺意升騰,怒吼道:「是誰,究竟是誰,居然敢殺我東林萬家的人!若被我萬凌劍追殺,必讓你等碎屍萬段。」

咦?

見到萬真君和幾名萬家星階武將身上的劍芒,殘留著一股鋒銳氣息,隱約流轉著一股精純的金之真意,讓萬凌劍臉色泛起一抹詫異。

「這是五靈真劍內蘊藏的金之真意?」

瞬間判斷出,那些傷口內揮之不散的氣息乃是金之真意,極有可能是萬真鳴使用的五靈真劍內的金之真意,萬凌劍眼眸星雲寒光閃爍,周身殺意更濃。

用他們少家主萬真鳴的五靈真劍,斬殺他們萬家的武者,這簡直就是對整個萬家的挑釁,決不能饒恕。

這人,無論如何也要找出來。

噗。


一道眉心被劍芒貫穿,鮮血直流的屍體一口鮮血噴出,身體稍微涌動一下,萬凌劍眼睛一亮,腳步一踏,旋即走到前者跟前。

一股金色玄妙星雲光華,瞬間籠罩而下,護住那即將斷氣的萬家武者心脈,留住其最後一口氣。

揮手發出一道金色玄妙星雲光華,萬凌劍趕緊開口詢問道:「萬青,究竟是誰殺了少家主,伏殺你們?」



被劍芒貫穿的眉心,鮮血逐漸乾渴,一閃也完全被染紅,臉色蒼白如紙的萬青,用盡最後一絲生命力,長大嘴巴一字一頓艱辛道:「天羅,林家。」

木同那一手天羅林家秘傳的【驚濤駭浪】早就讓萬青等人先入為主,前者就是林家的少年天才。

說出這四個字后,眼眸瞳孔驟然一緊,生機盡去,一頭摘倒,再無半分生機。

「天羅林家!」

聞言,萬凌劍身上金光一盛,殺意升騰,咬牙切齒道:「膽敢殺我萬家少家主,屠我萬家武者,我萬凌劍發誓一定會讓你們林家血債血償!」

既然現在元兇已知曉,那就回族內,報告家主,準備對天羅林家報仇雪恨。

咻。

腳步一踏,身影化成一道金色劍光,從戰場脫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