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一個邪惡的念頭在腦海裏生成,貪貪飄向了對方雙腿處,張嘴是一口。

“啊!!”

【猜猜,貪貪對人家做了什麼事情~哈哈,加更條件雞蛋在這裏說一下,評論每天超過二十條,加更一章。推薦票每天超過一百票,加更一章。雞蛋現在已經是每天從早寫到晚了,所以希望大家能夠理解一下自己的苦心。對了,收藏每天多二十,雞蛋也會加更。】 “蘇珊!蘇珊啊!!”哀嚎聲劃破了夜空,林寒等人滿頭黑線的看着那哭聲堪是哭喪形式的劉成。 瞅着那廝拿着一瓶瓶啤酒對着自己的嘴一個勁兒的狂吹,大有一副不將自己喝死不罷休的勢頭。

“知道的人說你是失戀的,不知道的人以爲你家裏死人了。正常點成嗎?”更要命的是這廝一點自覺都沒有,哭喊着對方的名字之後,還在哪兒大聲的唱着失戀情歌。成功的讓他們這一桌子成爲了全場矚目的焦點。

“誰他媽出的餿主意說出來陪他借酒消愁的?”他倒是喝醉了直接撒酒瘋,害的他們一整幫人被人當白癡。而且還是那種有宿舍不能回的那種,因爲不知道誰說要陪劉成通宵喝酒的。

“咳咳!二虎林寒,看在人家這麼可憐的份,咱們同情同情他。”劉峯見兩個好友相繼吐槽劉成,有種無限同情的同學。輕咳了幾聲,開口爲劉成說了一句。

“顯而易見,如果不是爲了陪他,我不會待在這裏了。”林寒用手撐着下巴,無意識的往嘴裏喝着酒。

以前他也喝酒,不過是典型的一杯倒,現在不知怎麼的,已經連續不斷的喝了三四瓶居然一點感覺都沒有。

而劉成已經十瓶下肚了,喝醉了也實屬正常的。

難不成,不滅凰體也抵抗所有凡間的東西?

應該是了,不然換做平時,自己已經趴下了。

“你……你好。”除了劉成這個煞風景的在一旁大吼大叫之外,日子過得還是蠻清爽的,喝着啤酒擼着串,簡直瀟灑到不能再瀟灑了。本以爲時間會這麼百無聊賴的度過,沒想到一道羞怯嬌柔的女聲在耳邊響起。四雙目光不約而同的看向了對方,發現是一個看起來十分瘦小的女生。她正滿臉通紅的看着他們當的一個人。

“有事嗎?”趙二虎放下手的酒瓶,開口問道。

“請問……你是叫趙二虎嗎?”那女生滿臉含羞的看着林寒,臉紅的好似快要滴出了血來。

聽到對方的話,林寒手的動作停住了,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你弄錯了,他纔是。”告白還搞錯人,這腦子是有多糊塗。

“啊!”女孩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看向了一旁稍微林寒遜色幾分的趙二虎。

大約盯着對方差不多有了幾分鐘之久,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真的是你!趙二虎,你還記得我嗎?”女生看起來緊張極了,她聽說趙二虎是大學計算機系的系草。又打聽到了他今天和朋友在這裏一起吃東西。所以才偷偷找過來的。

沒想到這裏一共有五個男生,這五個男生,長的最好看的是林寒。女生便以爲林寒是趙二虎,所以才鬧出了剛纔的烏龍。

“小妹妹,你剛剛可都沒有認出我來,我怎麼認出你?”趙二虎覺得有些好笑,這女生是來逗的麼?緩和緩和他們之間這怪異的氣氛?

“我不是小妹妹了!我今年剛剛考x大,是你們的學妹。”趙二虎的一聲小妹妹直接惹怒了對方,對方急於辯解。話音落下,剛剛還想說什麼的時候,卻發現趙二虎這裏的人臉色變了變。

再然後,便感覺到身後傳來一種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覺。

“喲!很不巧啊!我這是打斷有人跟你們告白了嗎?”一道略顯尖銳熟悉的男聲傳來,林寒挑了挑眉,看向那個站在女生身後的s大校霸。

這廝被打才幾天,敢出來作妖?

“這話應該是我們奉還給你的,這才幾天,嗓子變成這樣了。難不成,被我們打的心裏遭受創傷變成娘們了嗎?”劉峯嗤笑一聲,迴應了一聲。

這麼一聲,聽得對方越發的痛恨起了眼前的這一班人。

“媽的!知道是你們害了老子!表哥,是他們!”那校霸聽到劉峯的話忽然怒了,只是這一生氣瞪眼告狀的模樣,簡直和娘們一樣一樣的。

看的林寒等人滿頭黑線,有種無言以對的感覺。

“你對這廝做了什麼?”林寒用心語偷偷問了一下正在跟自己一樣擼着串喝着酒的貪貪。當然那些東西都是用他掌心的火燒給它的。

“沒幹什麼,是咬掉了他靈魂的那個dd。”貪貪擡頭一臉無辜的回答。

林寒聽言,很不厚道的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這一笑徹底的惹怒了對方,只見一個黑影從人羣衝出,來到了林寒面前,一把將林寒的衣領給拎了起來。

林寒這還是頭一次被人當小雞拎起來,挑了挑濃眉,看了一眼對方,“撒手。”他的語氣降到了冰點,給人一種不怒而威的氣勢。

“給老子照死打!敢廢了我表弟!是不把我放在眼裏了!”站在校霸身邊的那個高大男生一開口,那個拎着林寒的人便打算動手。

只是這拳頭還沒有落下,林寒已經掙脫了對方的束縛。身子在半空翻了三百六十度之後,一記凌厲的飛毛腿掃向了對方的臉頰。 都市狂梟 對方還正處於林寒如此牛逼的動作沒有反應過來身子呈現一個風箏一般,直接飛了出去。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投!這怪不得老子了~”林寒落地之後,露出了一個嗜血的邪笑。

那一笑,讓對方忽然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還等什麼!一起!弄死這丫的!”那個表哥身後帶着的人各個都拿着傢伙什一擁而。

趙二虎等人見狀也起身拿起了一個酒瓶子敲碎了衝了過去。

“媽的!是你!老子削死你!”醉眼迷濛的劉成一對那校霸的臉,猶如是看見了殺父仇人一般。手握兩個酒瓶朝着對方衝了過去。

“表哥救我!”看到發狂的劉成,那校霸的表情簡直看見瘟神還要恐怖,顯然他沒有忘掉次被劉成教訓的噩夢。

“廢物!”那個被叫表哥的男人掃了一眼不爭氣的表弟,一把將其推開,衝着劉成衝了過去。 劉成因爲喝了太多的酒,有些醉意朦朧,所以手腳的力氣使不大來。 氣勢洶洶的朝着對方衝了過去之後,在兩個人交手的剎那,直接抱着對方的身體跪了下來。

那人怎麼都沒有想到劉成竟然會這樣做,一下子有些懵了,有些措手不及的低頭看了看劉成。然後看到了一個讓他有些無言以對的一幕。

這廝竟然直接醉趴下了,趴了也算了,還直接抱着自己睡着了!

“靠!這麼看不起老子!”表哥暴怒,擡手將醉死過去的劉成給拽了開。不屑對一個醉鬼動手,纔想將矛頭指向那個在人羣鏖戰的林寒,卻驚愕的發現對方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從他的手裏一把將劉成給奪了過去。

“起你那個抓女人來威脅的表弟,你這個表哥還算一個正人君子。”林寒雖然在解決那幫人,可注意力全部都在劉成身。畢竟這小子喝了這麼多酒,估計神志都有些不清楚了。正擔心這表哥會不會和表弟一樣陰險毒辣對一個醉鬼出手時。卻發現他並沒有要對劉成出手的意思。

單這一點,他那個表弟正人君子的太多太多了。

“抓女人威脅?”這話讓那個表哥臉色一沉,轉頭滿眼狠戾的對了自家表弟,“小亮!他說的是真的假的!”表哥這幅樣子,分明是一副要吞人的模樣。

“表哥,你別聽他瞎說,我……我……”那校霸聲音越來越弱越來越心虛,傻子都聽出是什麼意思了。

“媽的!我跟你說過多少回了!打架不帶女人和孩子!你他媽把我的話當耳邊風嗎!”那表哥轉身一個箭步前,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那個校霸的臉,“都住手!咱們走!以後別讓我知道你拿着我的名聲去作惡!”警告了自己的表弟一句,他開口讓自己的手下停下了和趙二虎等人的惡鬥。

“敢問兄弟尊姓大名?”倒沒有想到他這個表弟正人君子這麼多,林寒覺得,這個人或許是一個值得交往的朋友。

“s大林弘。”男人揮了揮手,用眼神示意自己的手下將這個表弟拖回去。

林寒聽到名字之後挑了挑眉,他說呢……

這s大的校霸什麼時候成了那麼一個齷齪小人,沒想到原來是冒牌貨。

林弘可是本市出了名的厲害角色,他做事雖然很毒辣,但是很有原則。幹架方面的事情,從來不殃及女人和孩子,單這一點,足夠讓林寒對那天的那個校霸產生懷疑了。

“x大林寒,請多指教。”林寒雙手抱拳,跟對方自報了姓名。

“這事雖然錯在我表弟,可他也受到了應有的懲罰。於情於理,你我都是敵人。十天後,咱們去城外的那家廢棄工廠來一場真正的男人較量。算是爲我表弟的事情做一個了結清算。”林弘說完,看了一眼林寒。

他林弘也算閱人無數,可唯獨沒有見過林寒這樣的。

儘管有一米八幾的身高,可他的身子骨很瘦弱,看起來不是練家子的樣子。但是力量卻非同一般,從剛纔他一腳踢飛自己那人高馬大的手下看出來了。

這樣的人,他倒是有興趣會一會,不過今天現在不是時候。

想到這兒,林弘擡眼看了看那個已經被嚇懵的女生,露出了一個淡到幾乎看不見的笑容,轉身揮了揮手瀟灑的離開。

對方竟然如此有風度,也是看傻了林寒這幫人。

“這林弘還真跟傳說一樣,是一個有原則的校霸啊!”爲人倒是很不錯,讓趙二虎他們都有些刮目相看了。

“可不是嗎?”劉峯點了點頭,附和道。

“你怎麼還在這兒?”王偉注意到了那個已經被嚇懵逼的女生。

林弘的確有原則,這女孩從開始站在這裏,剛纔那一場混戰,硬生生的沒有牽連到對方,還讓她毫髮無損的樣子。

真是看得他們有些分分鐘汗顏。

“你們……這是打架了?”少女好不容易從震驚反應過來,有些難以置信的問道。

“如你所見,是的。”將手的酒瓶放下,林寒點了點頭。

“好帥啊!”剛纔他們在人羣打架的模樣深深的刻在了少女的腦海,她頭一次知道,原來男生打架居然真的可以這麼帥!

尤其是這個叫林寒的,身子纖瘦,但是卻那麼厲害!

不過……趙二虎也不差,他打起架來也有種讓人眼花繚亂的感覺。像小時候那樣……

“額……那個學妹,很晚了,你再不回宿舍是不是不太好?”趙二虎總覺得眼前這個神神叨叨的丫頭看起來有些熟悉,可是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

“你們都沒有回,我也不急。趙二虎,其實我這次過來,是想要告訴你……”女孩迴歸主題之後,又出現了小女人嬌羞的一面。她吞吞吐吐,話還沒有說出口,臉已經變得緋紅緋紅了。

“告訴我什麼?”趙二虎漫不經心的看了對方一眼。

“我喜歡你!整整喜歡了十多年!”少女眼睛一閉,大聲的說了出來。

“哇哦!”劉峯等人聽言,直接吹起了口哨。

“還是虎哥厲害。”王偉和林寒相視一笑,跟着調侃起來。

“那個,很抱歉,知道可能打斷你們不對。可是剛纔你們打架時候砸壞了我這裏幾張座椅,也嚇跑了我這裏的客人,能不能請你們……”沒等趙二虎從被人表白的震驚反應過來,一道怯弱的聲音響起。

衆人擡眼一看,發現是燒烤攤的老闆,他看起來像一個正兒八經的老實人。

剛纔被林寒他們打架的動作已經嚇得不輕了,也不知道應不應該讓林寒他們賠償。

可是他做的是小本生意,還要養活一家子,所以實在沒有辦法,這才硬着頭皮過來跟他們商量的。

林寒聽言,擡眼環顧了一下四周,果然,一片狼藉。之前和他們一起吃東西的客人也藉故逃走了,連錢都沒有給。這樣一來,這燒烤攤的老闆的確損失不輕。 “你算一下總共損失了多少錢,我們給。”看到畏畏縮縮的老闆,林寒忽然想起了父親。猶記得,以前自己也是他們地方高有名的校霸之一。因爲有一次失手打傷了一個當地高官的兒子後,父親跪在自己的面前懇求自己不要再打架鬧事了。他才徹底的轉變成了一個低調的人,這習慣一直保持到了大學。沒想到隨着柳楠兒的出現救破了功。

那時的他無力去對抗高官的勢力,所以只能選擇收斂鋒芒。而如今,他已經不是當初那個除了逞兇鬥惡一無是處的林寒。那些曾經受過的屈辱!他會一筆一筆的討回來!

老闆聽到林寒的話簡直感激涕零,他連忙去核算了一下損失,最終給出了林寒八百多的價格。

這樣的價格來看是很公道的,林寒掏出手機,掃了一下微信,給對方轉了一千塊錢,算是對今晚擾亂他生意的報答了。

“那個,這位客人,太多了。”老闆收到了錢之後,受寵若驚的開口。

“今晚攪黃了你的生意,這算是一點賠禮道歉,請你務必要收下。”林寒抱着萬分歉意跟對方道了歉。

“沒事沒事的。”老闆尷尬不已的笑了笑。

“趙二虎!你幹嘛不理我!”林寒這裏跟老闆達成了賠償款項後,趙二虎那兒卻傳來了異樣。

那女孩表白之後,趙二虎一副面無表情的模樣起身要離開。

那模樣看傻了女孩,本着鍥而不捨的心態,她走過來拉住了趙二虎。

“抱歉,我現在不想討論感情的事情。”許是一段的戀情帶來的傷痕太大,他起初去聯誼也只是試着想用別的戀情來彌補自己受到的傷害。但是當面對一個喜歡了自己這麼久的女孩時,趙二虎退縮了,他不敢去迴應。是怕辜負了對方的一往情深,所以乾脆拒絕,拒絕之後,不會傷害到對方。

“虎哥,你發什麼神經!”劉峯擡手拍了一下趙二虎,這傢伙是瘋了嗎?

這女孩看起來一點都他的前女友差,模樣長的也是清純可人,怎麼拒絕了呢?

“爲什麼?”如果換成一般的女孩子,估計早哭的逃走了。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女孩沒有一點想哭的衝動。相反,還一臉嚴肅的盯着趙二虎,開口問他爲什麼。

趙二虎也被女孩的反應給弄懵了,盯着她看了好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

“是不是你不記得我了!我是小時候住你家隔壁的友兒,因爲父母工作的原因,搬家去了別的地方。”雲友兒鼓足了很大的勇氣纔去跟趙二虎表白的,雖然她搬家次數很多很多,也認識了各種各樣不同的朋友。但是她記得趙二虎,也只有趙二虎給她的印象最爲深刻。

她永遠不會忘記,小時候她因爲長得又小又瘦經常被一羣調皮的孩子欺負。那時是趙二虎毅然而然的站出來擋在了自己的面前。維護自己,還爲了自己跟別的男孩打成了一團。

看着臉掛彩的趙二虎,雲友兒提醒自己,不管以後自己會去什麼地方,她都要找到趙二虎,告訴他,自己有多麼喜歡他。

“什麼!你是友兒?”趙二虎也想起了對方,她是那個被人欺負只知道一個勁哭鼻子的愛哭女孩嗎?

原來時間,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

“看看還是青梅竹馬,你們在一起吧!”衆人聽到趙二虎的話,又開始一通起鬨。

“你還記得我?”雲友兒本不抱有期望的,但是趙二虎這無心的話出來,讓雲友兒重新燃起了希望。

“想忘掉你很難吧!”他小時候只爲了雲友兒一個女孩跟人打過架,那時是他覺得雲友兒很可憐。

“走走。”林寒衝着劉峯他們做了一個離開的手勢,劉峯王偉兩人心領神會,三人偷偷的離開。順便還帶着已經醉暈過去的劉成,將全部的時間交給了久別重逢後的兩人。

“再也不聽成哥吹牛逼說自己有多厲害了。這纔多少倒了。”林寒揹着劉成,劉峯王偉跟在身後,三人漫不經心的走在夜晚的路。

這個點,宿舍一定回不去了,還是先找個落腳的地方再說了。

“欸,劉峯你說,那蘇珊是不是真的討厭成哥啊!成哥對她這麼好,她是瞎了嗎?爲了這麼一件小事跟成哥鬧掰。”這些女生都那樣,完全不珍惜真心愛她們的男生。王偉有些八卦,開口問了劉峯一句。

“天知道,女人心海底針,我也不清楚。”劉峯搖了搖頭,表示他並不清楚。

“唉……”聽到他們的對話,林寒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好端端的你嘆什麼氣啊!”劉峯不解的看着林寒問到。

“幾家歡樂幾家愁唄!明天劉成起來要是知道趙二虎戀愛了,估計又要捶胸頓足了。”林寒說完,忍不住笑了。

雖然他不知道那天蘇珊到底是怎麼跟劉成說出這麼傷人的話來的,但是他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她眼底深處的那抹言不由衷。單從那一點可以看出來,或許蘇珊對劉成也是有心的。

“哈哈!這倒是,寒哥,你也覺得二虎會接受那個雲友兒?”劉峯哈哈大笑,想想那可能出現的畫面覺得好笑。

“百分之百嘍!我還從沒有見過二虎那副模樣呢!”王偉點了點頭,覺得林寒的話很靠譜,“不過,咱們高興啥,五隻單身狗,這麼一個叛變了。咱們計算機系的本很難找到女朋友。再加咱們四個人除了寒哥長的很好,我們三個都有些磕磣了。想要在大學談一段戀愛,不可能嘍。”都說計算機系無帥哥,出一個林寒和趙二虎已經是破天荒的那種了。

至於劉成,他是藝術系的。跟他們計算機系的八竿子打不着任何關係。

而且劉成雖然是前任的x大校霸,但是架不住他長的好看啊!

雖然他一直喜歡蘇珊,但是喜歡劉成的女生也絕對不在少數。

他也算得是x大校草級別的存在,如此帥,還如此癡情,也只有像蘇珊那樣的女人才會狠心把他給甩了吧!

【昨天日收藏貌似超過了二十,雞蛋是言而有信的人,所以加一更。大家再接再厲哈!】 “聽說那林弘真的很厲害,你確定要去嗎?”時間飛快,沒過多久,到了他和林弘約定了解恩怨的日子。

趙二虎滿臉擔憂的看着林寒,打心裏覺得林寒算這段時間突飛猛進了不少,但還是林弘的對手。

“說到做到,不然咱們會被人看不起的。”林寒隨手挑了一套運動服穿,拉拉鍊,套運動鞋打算離開。

“這傢伙去哪兒?”日漸滋潤的小白慵懶的躺在林寒的牀,一雙狐狸眼不懷好意的左右亂轉。最終目光定格在了緊跟在林寒身邊的貪貪身。

“去打架,不過那種人對林寒來說只是小意思。”對林寒的實力貪貪還是很清楚的,正常人當沒有一個是林寒的對手。

“我也要去!”成天被丟在寢室裏,小白覺得自己快要發黴了。難得聽到林寒要出去,自然是毫不猶豫的打算跟過去。

“還是別了吧!”貪貪看了小白一眼,“一大老爺們去打架還帶着你這隻寵物去,不太合適。”這一聲寵物聽得小白有種抓狂的感覺,事實,它已經抓狂了,只見她猛撓着被單,一副恨不得將被單給撕碎的樣子。

“好了好了,別鬧了,帶着你,別把我的牀單給撓壞了。”眼瞅着這小狐狸鋒利的爪子要將自己的牀單給撓壞了,林寒長嘆一口氣,走前去,擡手輕而易舉的將小狐狸給撈進了懷裏。

因爲是用心術跟對方溝通的,所以別人不知道林寒爲什麼出門打架還要帶着一隻狐狸。

“你不是吧!出門打架還帶着一隻狐狸?合適嗎!”劉峯滿頭黑線,這是有多看不起對方,打個架跟出門遛狗似的。合適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