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一個是蜀山,當年他曾在此求劍問道,也是在此得到了他在大千世界的第一塊聖冰,枯寂聖冰,既然來了西天大陸,他自然得要順道去看看。

另一個要去的地方便是,遺世山莊,當年的好友君臨塵,或許還在那裡等軒轅馨涵,蕭寒想去看看這位老友。

蕭寒第一個打算要去地方,便是蜀山。

蜀山距離東凰帝國最近。

如同當年一樣,離開東凰帝國,然後前往蜀山。

只不過,如今跟他一同前往蜀山,不是君臨塵,而是東凰女帝。

當年初去蜀山,是抱著搞事情的心態。

而今,僅僅是故地重遊罷了。

…………

蜀山。

其上,有一宗門,名為蜀山神劍宗,坐落於西天大陸中域的蜀山之上。

蜀山,鍾靈毓秀,自上古時代便已存在,在大千世界享有盛名,蜀地自古出劍道宗師。

上古時代,曾有一名少年劍客,十餘歲,自號青蓮居士,仗劍出蜀,遊走大千,後來,不過短短數十年時間,這名劍客名動大千,一手劍術,獨步大千,被世人尊稱為青蓮劍仙!

在滅世之戰中,青蓮劍仙,一人一劍,殺去域外邪族的老巢,連斬十餘位天魔帝,震驚世人,不過最終力竭,戰死域外,劍仙之人雖隕,但是劍仙之名卻是流傳萬古。

青蓮劍仙,自西天大陸的蜀地走出,一人一劍,縱橫大千,在當年,讓無數美少女為之傾倒,讓無數熱血男兒紛紛效法。

這位青蓮劍仙,為人洒脫不羈,一篇詩,一斗酒,一劍天涯,大千世界各地皆有其留下的傳說,那是一段永遠讓人追憶的光輝歲月。

自青蓮劍仙之後,蜀地有名劍客輩出,只不過,無一人達到過上古時代那名青蓮劍仙的劍道高度。

直到六百年前,蜀山一位劍道大師橫空出世,創造蜀山神劍宗,讓得蜀山之名再次響徹大千,六百年前的蜀山神劍宗,也曾榮耀一時………

關於蜀山的故事,三言兩語,根本不足以道盡,總之,在這方蜀地上,每一個時代都有人用劍,書寫傳奇。

…………

這一日,蕭寒和東凰女帝抵達蜀山。

這一次,蕭寒已經用不著偷偷摸摸進山。

蕭寒和東凰女帝,直接降臨在了蜀山之上,蕭寒與女帝凌空而立,俯瞰著如同天上仙宗一般的蜀山,蕭寒朗聲開口道:

「鄧劍子前輩,昔日蜀山弟子,蕭寒前來拜山!」

聲音回蕩在蜀山天際。

「蕭寒?當年試劍石上,一劍十彩耀蜀山的蕭寒,如今大千世界霸主勢力帝閣之主,寒帝?」

無數蜀山弟子,驚愕地抬頭看向天穹,看到了那一對站在虛空之上的男女。

這一刻,蜀山震動!

這時,蜀山上空,一道身著玄袍的白髮老者悄然浮現,即便年老,可是身體之上,卻是散發出令人心悸的劍氣,若是實力不濟的多看兩眼,恐怕會被劍氣所傷。

這老者,自然就是蜀山掌門,鄧劍子!

「當年弟子,如今寒帝,當真是後生可畏啊,聖冰倒也跟了個好主人。」鄧劍子眼中浮現一抹贊語之意。

這位鄧劍子,蕭寒自然印象深刻無比,當年李玄風自不測之淵中出來,攜滿山劍與鄧劍子大戰三天三夜!

那一戰,蕭寒至今記憶猶新。

「多年不見,前輩風采依舊。」蕭寒笑道。

「老了老了。」鄧劍子輕笑了笑,又說道:

「老夫還是當年那句話,蕭寒,既得此天地聖物,又有如此修鍊天賦,自當珍惜,努力修鍊,造福大千世界,日後,大千世界終究是要讓你們這些後輩來守護的。」

蕭寒鄭重點頭,當年鄧劍子,也曾如此叮囑過他。

蕭寒自然知道,鄧劍子所說的守護,意味著什麼。

那一份守護,很沉重。

但是,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當浩劫來臨,這個世界,終究需要有強者站出來,為那些無辜弱小的生靈,遮風擋雨!

蕭寒看向鄧劍子,說道:「鄧前輩,如今李玄風老前輩也在我帝閣,晚輩斗膽在此邀請前輩加入我帝閣。」

鄧劍子笑了笑,身影隨即悄然消失,不過與此同時,一道蒼老雄渾的聲音響徹蜀山:

「你蕭寒入聖之日,我蜀山追隨之時!」 隨即雲落伸出青蔥一般凈白細長的手指,十根手指不斷地飛舞著,而一點點的真元則不斷地被她拉扯而出,形成一個又一個的符印!

「那是神紋!」 重生之千金傳奇 看著雲落手中的符印,羅征眉毛一挑,卻是認出來了,那些符印與青龍教授自己的神紋非常相似。

「神紋又不是我真龍界獨有的東西,你們人類在神紋上的造詣也非常強大……」青龍淡淡的回答道。

「那她到底想幹什麼?」羅征問青龍。

青龍也注意到了雲落手中那些符印,隨即說道:「如果我猜的沒錯,她應該想要封魔!」

「封魔?」羅征的目光閃爍,此刻雲落雖然是在繪製神紋,可是她僅僅只是利用真元憑空打出神紋,並不需要任何材料,這有用嗎?

「呵呵,神紋的來歷,比你想象的更加複雜,這些東西以後若是你晉陞上界,自然就能夠接觸到,」青龍回答道。

隨著雲落手中的符印越來越多,那符印的結構也越來越複雜。

十個,二十個,三十個,五十個……

當雲落手中的符印達到一百個的時候,她一揮手,符印就如同雨點一般,紛紛落落朝著她身後疾馳而去!

「定!」

雲落嬌叱一聲。

就在雲落這個「定」字剛剛喊出來,眾人後方那凄厲的哀嚎聲,驟然停止了……

「成功了?」羅征目光一閃。

那聲音消失之後,凌煙也深深地吐了一口氣,看樣子是成功了。

「我只是將它暫時封住了,持續的時間很短,我們快走,」雲落說道。

雲落的話頓時讓眾人的心又提了起來,大家繼續朝著前方狂奔,一直奔跑出數十里的距離后才停歇下來,眾人依然沒有回頭。

「哎喲……」

這時候趙焚琴長長的呻吟一聲,嘆了一口氣,這才從驚神刺帶來的痛苦中解脫出來,他雖然疼的無法思考,但也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時候,慘兮兮的說道:「還好,羅征,算是你救了我一命!」

「現在能回頭了嗎?」凌煙問道,不光是凌煙,這時候大家仍舊沉浸在恐懼之中。

雲落點點頭,「我想我們已經甩掉那個東西了。」

眾人這才紛紛扭頭……

身為武者,大家並不害怕那些強大的魔物,真正讓他們恐懼的是那些不明不白的東西,就像剛剛身後漂浮的那玩意一樣,到現在為止,大家都不清楚那是什麼!

回頭過去,身後卻是什麼都沒有了。

掌姝 羅征回頭遠眺,碧油油的光芒浮現在他瞳孔之上,他的清目靈瞳卻能夠讓他看清楚極遠處的東西。

不過由於距離比較遙遠,羅征看到的東西依舊十分模糊,他看到遠遠的地方有一個慘白色的光點在跳動,而在那光點周圍正浮現著不少符印,那些符印正是雲落剛剛打出去的神紋,光點似乎在不斷地掙扎,想要從那符印之中掙扎出來。

「別看了,它……能夠感受到你的注視,」雲落很快阻止了羅征這個危險的舉動。

「這都能感受到?」羅征心中一驚,頓時將清目靈瞳撤掉,目光也是迅速收了回來,而那個光點則迅速的消散在了黑暗之中。

「嗯,剛剛的確很危險,還好,那傢伙並么有成年!」雲落癟癟嘴,流露出少有笑容。

「未成年?」羅征詫異的說道,「那到底是什麼?」

「不能說,也不能想,如果我說了,它也會知道,很可能再追過來,」雲落搖頭說道。

眾人徹底無語了,那到底是什麼東西,這麼邪性?連想都不能想?

就在這時候,熏也淡淡的說道:「我知道是什麼了!」

「是什麼?」羅征再度問道。

「都已經告訴你了,的確不能提它!」熏也是搖搖頭。

大家已經被逼瘋了,只能說這世界上詭異的事情太多了,不過不管那玩意是什麼,大家都已經不想再討論了,經歷過那種極度恐懼,誰也不想體驗第二次。

就在這時候,凌煙堪堪周圍的環境,忽然「咦」了一聲,目光之中露出一縷亮色!

「我們竟然來到這裡了!」凌煙驚喜的說道。

趙焚琴摸出一顆治療靈魂的丹藥塞進嘴中,雖說羅征的驚神刺對他沒有造成太大的損傷,不過他可沒有羅征那麼強大的靈魂,脆弱的靈魂不能有絲毫馬虎,將丹藥咽下之後,趙焚琴問道:「哪裡?」

凌煙一揮手,手中出現了一張地圖,那正是玄冥洞的地圖,隨即凌煙朝著地圖上的一個標記一指,隨後說道:「三年前我就在這裡標記過,在這裡應該有一個超級強者的遺迹!不過那時候這一帶,被十幾條鬼毒貂守衛著,無法進入其中。」

玄冥洞中的強者,實力難以揣測,任何一個強者的坐化之地中都蘊藏著難以想象的好處!

當時妖夜族也是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才來到這裡,哪裡肯放棄?

奈何這些鬼毒貂的實力太過於強大,根本就不是巔峰戰尊能夠對抗的存在,妖夜族耗費了十幾條人命,想要將鬼毒貂引開,一直未能成功,無奈之下最終還是選擇了放棄。

讓凌煙沒想到的是,這次混亂之潮的爆發,內層區域中竟然空空如也,那麼這強者的遺迹自然也是空門大開,這讓凌煙如何不驚喜!

凌煙這麼一說,趙焚琴和周煮鶴兩人眼中也流露出驚喜的表情,冒著生命危險在內層區域走了一圈,總不能什麼好處都沒有!

玄冥洞中的強者意味著什麼?他們都很清楚,一個強者的遺迹之中,可是蘊藏著無數難以想象的東西!

「既然如此,我們進去看看吧,」羅征開口說道。

經過剛剛那一路狂奔,須彌戒指中的玉蝴蝶散發的火焰卻是明顯變小了,很顯然,方向不對。

不過羅征現在卻是不急了,既然凌煙肯定這裡存在很大的機緣,他沒有理會不進去探索。

於是在凌煙的帶領之下,眾人繼續前進,走過了一片樹林之後,凌煙指了指前方說道:「就是這裡了!」

眾人剛剛繞出樹林,就看到前方出現了一扇門,一扇孤零零的門!

這一幕看起來十分詭異,沒有房子,沒有屋頂,沒有牆壁,除了一扇門立在這裡,其他什麼都沒有。

而且這扇門看起來也相當普通,只是普通房屋之中那種單邊打開的小門而已。

「這就是那個遺迹?」趙焚琴問道。

「對,那扇門上面應該有字的,」即使這時候凌煙依舊保持著相當高的警惕,隔著老遠,朝著那扇門打出了一道真元。

當初凌煙帶著妖夜族眾人來到這裡,剛剛摸索出一點門道,隨後就被一群鬼毒貂圍攻,最終不得不放棄,選擇離開!

凌煙的真元灌入那扇門后,門上面卻顯露出一排大字!

「吾乃青元子,蹉跎一世,夢滅於此,實為……」

顯然,這扇門上的字,便是那位叫做青元子給自己書寫的墓志銘。

雲落淡淡的望著那扇門,目光微微閃爍,臉上隱隱有些悲戚之色。

而熏的眉毛一擰,「青元子,竟然死了?他竟然也死在了這裡!」說著,熏卻望向了雲落,臉上的表情十分奇怪。

「吾王,這位青元子是?」凌煙問道。

熏淡淡一笑,「一個厲害人物,當年叱吒寰宇的人物,沒想到竟然在這裡坐化了,真是諷刺!」

聽到熏的話,雲落輕輕咬了咬嘴唇,並沒有說話。

「那麼這扇門,應該就是青元子遺留下來的寶物吧?」凌煙又問。

「對,的確可以這麼說!這是青元子的本命法寶,輪迴之門!」熏淡淡的說道,其實熏的見識並不比雲落少,不過這玄冥洞中的秘密,卻是來自於人族,她自然不像雲落了解的那麼清楚。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聽到熏說出這法寶的名字,眾人的眼光頓時亮了起來,若是能夠將這法寶收取,豈不是……

不管這法寶是什麼品階,既然那青元子憑藉這扇門叱吒寰宇,至少是聖階以上的存在,在海神大陸之上,尚且沒有這種法寶出世過!

可惜緊接著熏當頭就給他們潑了一盆冷水,「你么不要指望煉化這輪迴之門了,這扇門,別說是你們,就算是流羽來了也無法煉化,也根本帶不走!」

「為何?」趙焚琴問道。

熏卻是懶得理會趙焚琴,她只是說道:「試試就知道了。」

不得不說,這輪迴之門對趙焚琴他們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能夠將這扇門弄回去,毫無疑問,絕對能夠當做鎮族法寶!

聽到熏這麼說,趙焚琴和周煮鶴卻是有些不信邪,邁步朝著那扇輪迴之門走過去。

其實凌煙也想去試試,但是熏乃是她的王,既然熏這麼說了,凌煙也義無反顧相信熏的話,這扇門是帶不走的,所以凌煙按捺住了心中的衝動。

就在趙焚琴和周煮鶴兩人,朝著那扇門邁過去的時候,門上面的字,在他們眼中卻越來越大!

而且其中每一個字都散發出無窮的氣勢,想要靠近這扇輪迴之門竟然是一件無比困難的事情。

「邪性,真實邪性!」趙焚琴忍不住叫道。

這扇門矗立在這裡,也不知道多少年了,上面那些字因為時間的流逝,氣勢是在不斷地削弱的,可即使削弱了這麼多年,還能保持如此強大的壓力,僅僅只是幾個字,並沒有灌注任何力量寫出來的字,就讓趙焚琴與周煮鶴如此艱難!

那麼這扇門的主人,該是何等的存在?

趙焚琴和周煮鶴兩人足足耗費了一炷香的時間,才勉強靠近那扇門的跟前,兩人的臉上已經是大汗淋漓,呼哧呼哧的喘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