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如果夢想娛樂的超級計算機部署完工,那麼接下來的行動,將會更加順利啊!』石磊心中思考著對付外務省國際情報局的計劃。

坐在一號伺服器面前,石磊帶上了無線耳麥,方便與衣卒爾隨時通訊。

「衣卒爾,激活所有在線肉雞,準備開始行動。」石磊活動了一下手指,準備展開第一步計劃。

黑客的行動,一般分為先期準備工作、幽靈閃電襲擊、以及最後的隱秘撤離。

石磊想要對付外務省國際情報局,必須做好充分的準備。因為這一次,他不打算偷襲,也不打算攻擊其他目標,擾亂外務省國際情報局的視線,而是打算正大光明的進攻外務省國際情報局啊!

為了正大光明的進攻外務省國際情報局,達到自己的部分目的,石磊必須要擁有更多的超級計算機作為肉雞。而且是可以隨時拋棄那種肉雞!

超級計算機燕和夢想娛樂的超級計算機均不合適,這兩台超級計算機不能被拋棄。


石磊只能將主意打到其他超級計算機頭上,而在石磊jing心的算計之下,終於選定了一個絕佳的目標。

超級計算機雷!

拉斐爾曾經控制的肉雞,但被神秘的cpxjazz曝光后,遭它的安全值守人員,清理掉了拉斐爾的控制權。

如果石磊控制了超級計算機雷,那將會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

「sir,所有在線肉雞激活完畢,超級計算機燕處於單獨保護之中。二號伺服器處於次級保護中;已選擇利堅國一級肉雞,作為保護伺服器,安裝無盡防禦系統;已對無盡防禦系統設置自我刪除進程!」衣卒爾按照石磊預先設定的方案,完成了所有工作。

所謂的保護伺服器,是保護肉雞網路不被一瞬間全部穿透的設置。比如說。外務省國際情報局想要追蹤石磊的ip地址,必須根據鏈接ip地址。一個一個的通過肉雞追蹤。


當他們追蹤到保護伺服器的時候。將會遭到無盡防禦系統的阻攔,從而被攔截下來,讓石磊有時間可以處理其他的事情,而不被一直糾纏著,直至被抓住。

「衣卒爾,掃描這個ip地址。確定對方開放的埠,以及是否有漏洞存在。」石磊繼續吩咐道。

衣卒爾掌管著黑魔軟體,其中自然有埠掃描和漏洞掃描,在衣卒爾控制的肉雞網路。使用特殊集群系統的輔助下,快速的掃描著超級計算機雷的開放埠。


一台超級計算機的開放埠,擁有很多很多,大約一分鐘之後,一號伺服器的顯示器上,顯示著大量的結果。

石磊再次逐一分析著,雖然衣卒爾可以掃描出埠,甚至可以控制著黑魔軟體入侵,但衣卒爾絕對會被發現,因為它不具備真正的人工智慧,無法自主確定攻擊方式,繞過防禦系統等。

在隱蔽入侵的環節中,衣卒爾只能幫助石磊做一些準備工作!

『哼!超級計算機雷的防禦,居然比超級計算機燕低了那麼多!哪怕我不知道它的系統漏洞,憑藉超級計算機燕在手,入侵進入超級計算機雷,也不是什麼難事!』石磊觀察著超級計算機雷的情況,心中暗自思考著。

超級計算機雷和超級計算機燕有一定的差距,石磊摸清楚了情況之後,立刻從一個不常用的埠,嘗試數據注入。

埠如同進入房間的門,如果選好了門,也仿造了鑰匙,那就可以成功的進入房間!

石磊選擇的埠雖然不常用,但卻是正常開啟的埠,而且不是用來安放蜜罐的陷阱埠。

耗費了一番功夫,石磊成功的繞開了超級計算機雷的防火牆,進入超級計算機雷的內部。

然而,僅僅進入超級計算機雷,還遠遠不夠,這只是第一步而已!

接下來,石磊還需要在超級計算機雷的內部,分析超級計算機雷的整體系統,從而想辦法進入許可權組,獲得許可權組的的最高許可權,並且把自己的最高許可權隱藏起來,才算完成了對超級計算機雷的控制。

只不過,這才是最難的一個過程!

可是,對於石磊而言,真的很難嗎?.

(未完待續。)

ps:告訴你們一個秘密關於京城市的,但想了想之後,幕山還沒活夠不想突然被消失,也不想《黑客》突然就斷更,所以還是不說秘密了。支持《黑客》的正版訂閱,謝謝!方逆肖,打賞30588.lancer2,打賞200.霸氣孤狼c,xwd1971,劍門々蜀道,寂寞空虛丶冷,昕羽兒,打賞100. 金羽扇子搖了兩搖,眼睛轉了幾轉,正要漫步上前,突然肩膀之上被一厚重柔軟的大手輕輕拍了拍,耳朵旁傳來低沉的聲音,也分不清男女:“莫要去惹他的黴頭!”

“是。”金羽先是猛然大驚,竟然被人悄無聲息地摸到了身旁,要取自己性命那真是易如反掌,再聽到聲音這才鬆了口氣,語氣登時恭敬了起來,已經聽出是誰的聲音來了,正是自己的主子,那八橫大山之中的妖王。


妖王似乎哼了一聲,放在金羽肩膀上的手又消失得無影無蹤,金羽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吳起那邊,終究還是老實了下來,反正吳起那邊有人找麻煩,正好順便看看熱鬧。只不過這樣一來,心裏頭更是疑惑:“難道這小子有什麼了不起的,竟然連妖王都那麼忌憚!”

這也難怪,吳起踏入金仙境界之後,倒也不難隱瞞自身的實力,金羽看不出來是正常的。

這邊金羽獨自生悶氣,那邊吳起也有些詫異,臉皮似笑非笑:“不曉得是哪裏來的妖怪,果然有幾分道行,竟然能覺察到我的存在。也好,既然你那麼識相,也不與你過多爲難。”半晌又低聲嘀咕了幾句:“嗯,孔雀,嘿嘿,果然是從混沌之中生出,難怪道行不淺,莫非是那傳說中的佛母孔雀明王?”

吳起心中算了算,已經算出了事情的前因後果,更連這妖王的出身也算無遺漏,只不過算到此處,臉上也不禁露出猥瑣的笑容,浮想聯翩。這孔雀也就是當初派金羽去跟吳起打交道的幕後高人,只是吳起雖然算得前因,卻不知道這孔雀到底是出於什麼目的找上自己了。

金羽看到吳起的那一瞥,自然不是隨意亂看,正是孔雀妖王到了金羽身後的時候,引起了注意。

雖然孔雀妖王藏身在元氣斷層之中,掩人耳目,卻是騙不過吳起的眼睛。

既然敢阻擋自己行事,吳起自然小小的出手懲戒了一下這孔雀妖王了,正是金羽聽到妖王發出悶哼聲的緣故,卻不知道是因爲吃虧,而不是發脾氣的緣故。

“喲,喲,喲,脾氣不小啊!不就是二三件垃圾嗎,至於跟當寶似的不讓人看了。瞧這位兄弟長的人高馬大的,難道都吃到豬身上了嘛,嘖嘖……”那邊一小白臉模樣倒是挺會說,罵起人來極其陰損。

小寶哪裏吃過這種虧,更不是善茬了,呸的一聲,頓時噴了這小白臉一臉口水,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來,捂着肚子:“也就這本事,也敢學人家混黑社會,回去再吃兩年奶再來吧!”

吳起心中正好生沒趣,自然對這幫找茬的也沒好臉色看了,冷眼看小寶和那幾人打口水仗,不過也幾乎快動起手來了。

那小白臉把臉上的口水擦了擦,面色陰沉,手一揮身後十幾個人便衝了出來,倒也乾脆,惡狠狠地嚷道:“識相的,把手上的東西交出來,不然別怪哥幾個不客氣了。”

小寶猥瑣地比了箇中指,嘿嘿冷笑了幾聲,渾身漫起了土黃色的光芒。

“胖子莫要生氣,這裏哪來的那麼多蒼蠅,嗡嗡嗡的,真他媽的吵……死……了!”吳起看周圍圍上來的人似乎越來越多,也不想太招惹是非,自然要露兩手,殺個雞給猴子看看,慢慢走上去,拉住小寶的胳膊,然後一字一頓地吐出了最後三個字。

也沒發現四周元氣有什麼異常,但方圓十丈之內的道人俱都心神一顫,隱隱覺得心頭髮慌,正是被那三個字給震的。至於那小白臉帶來的十幾個人更是覺得渾身一麻,臉上一熱,趕忙摸了臉上,滿巴掌都是鮮血,再看同伴,竟然七竅被震得緩緩流出了血來,好不恐怖。

小白臉連場面話都不敢留,自然知道對方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這還算是給面子留下了條性命,趕忙帶着兄弟手下灰溜溜地退走。

“咦,看不出來進步很大啊。”小寶驚歎道。

吳起自然擺出洋洋得意的模樣,點點頭故意謙虛了兩句:“哪裏哪裏,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登時又把小寶給噎的連翻白眼,也不再理會吳起,徑自躲到一旁研究起手頭那幾件法寶去了。

王天也不奇怪,反正自己這個兄弟一向運氣不錯。自從搭檔以來,總有出人意表的表現,這也是幾個人讓他當老大的原因。端着酒杯,王天自斟自酌,悠然自得地暢飲:“說說你這段時間的事情吧,太讓人擔心了。”

吳起取出一塊軟墊,舒服地側臥在上頭,也端起酒杯,搖了搖頭嘆氣:“誰知道撞了什麼邪了。”不過也把最近的一些事情都一一道來,倒是解答了王天等人心中的疑惑。自然,吳起也只是說了事情的大概而已,雖然是兄弟,但有些事情自己知道就好了。

這也是兄弟感情能一直長久的緣故,都是懂得把握分寸尺度的人。

“前些時候,晨曦還去醫院看你了!”王天給自己灌了口酒,不鹹不淡突然冒出了一句。

吳起默然,旋即又笑了笑:“都是陳年老谷的事了,說他幹什麼。”

“聽說跟司馬那小子結婚了。”王天喝了口酒,嘴角掛着一絲壞笑。

吳起沉默,拿着酒杯在手上轉來轉去,想了想歪着腦袋:“聽着沒什麼感覺。”

王天聳了聳肩膀:“我想也是這樣,遊戲裏頭時間過的太快。難怪都說時間是愛情的墳墓咧。”

於是,又是幾大杯進了肚子,一陣濛濛的醉意涌了上來。吳起也沒刻意去消散這醉意,反倒覺得心情無比暢快,醉態可鞠:“說起來,美貌的女子,用來欣賞欣賞就好了,太近了反而不美。你瞧,那幾個道人身旁那女子,這麼遠看起來實在是妙不可言,儀態萬方,我他媽的那個見什麼憐的,老子敢保證靠太近了肯定會發飈,要真那個啥了,反倒沒現下看的感覺了。”

王天也有些醉意,咧嘴嘿嘿一笑,也不說什麼,只是點頭,然後接着喝酒。

小寶正在研究法寶,似乎也聽到吳起的說辭,轉過頭來,眯着的眼睛閃爍着**的光芒,低聲罵了句:“有病,女人又不是用來看的。”

吳起說的正是那青雲門邊上的百花宮的顏如花了,也只有他這麼遠看過去還看得清楚,王天卻只能看到個白點。

突然手頭通訊器一陣響動,吳起點開了,打了個呵欠:“誰啊,吵吵鬧鬧的。”

通訊器裏頭是兩個老人頭,仔細盯着吳起醉醺醺的臉半天,突然老淚縱橫,卻是笑容滿面大叫了起來:“是咱家孩子,原來真沒事了。”吳起現下的樣子可是現實當中的樣子,自然一眼就認出來了。

吳起登時一驚,那酒說醒就醒,趕緊蹦跳了起來,仔細看了看,果然是自己的老爺子和老孃,摸摸腦袋尷尬地笑了幾聲:“你們也玩遊戲來啦。我好像還是植物人呢,不過起碼能在遊戲裏頭玩玩。你們也別擔心,反正聽說**讓大家都到遊戲裏頭來玩,植物人就植物人吧,好不好也沒什麼太大的關係。”

老爺子很快就鎮定了下來:“我們就在周國和明國交界的臨安郡,聽說你在分寶巖搶寶物,我們也不管你太多,找個時間回家,一家子好好吃頓飯,免得你老媽整天唸叨叨的。”自家老爺子看到自己也沒幾分激動的地方,吳起還真是懷疑,難道真是時間久了,也忘記不成了,不由得有些失落。

老孃倒是又哭又笑的,這才讓吳起切實感覺還是老孃比老爺子好上一些:“真是的,聽說你已經玩了挺長時間遊戲的,這麼久也不跟我和你爸聯繫……”說到一半又有些哽咽說不下去,吳起不由得擡起手抽了自己一個耳光,眼睛也有些發紅:“想找啊,不過又聯繫不了,哪裏能找得到。”

老孃在那頭是越來越激動,哭得說不出話了。老爺子只好救場,怒目看了吳起:“過兩天趕緊回來,嗯,有通訊器,天天給家裏來個電話,其他的再說。”於是,一家子的初次見面就這麼結束了。

王天卻是依舊醉醺醺地看熱鬧。

吳起這時候卻是清醒無比,酒是說醒就醒,想再醉回去也只能再喝了,不過這時候也沒那個環境,自然失去了那個心情。想了想,這纔有點回味過來,這老爺子和老孃也是在遊戲之中,怎麼出現在通訊器之中的相貌卻是現實的模樣。嗯,說不定也懂得些法術,爲了便於相認,才把自己的面孔模樣給變回來的吧。

“老大,這法寶不錯是不錯,可惜祭煉起來也需要花上一段時間,這裏的條件不允許啊。”小寶研究了半天,終究是沒法子,也沒地方放法寶,只好過來找吳起:“我也沒地方放,我看還是你先收着,等過了這陣再找你要好了。”

吳起點了點頭,把這三件法寶收了進去:“這些都是普通的貨色,你們都還有機緣,實在也是用不着在這些東西上費力氣。”說罷,看了看分寶巖上的光柱,突然笑了笑:“再等上幾天,我看又快到時候了。”

雖然分寶巖的玄機無法預測,吳起隱約之中也能感應到一點東西。

自從吳起小小的施展了下本事之後,隨後就相安無事,也沒人敢過來騷擾。吳起卻也在思考,怎樣才能提高弟兄們的水平,只不過這卻是有些難度。

當初曾經制作過經書一類的東西,甚至試驗過用神念把體悟刻進玉簡之中,現下才知道那也只是下乘,真正的大道根本不是這麼來悟的。這樣的做法,似是而非,只是小道,雖然短期之內有些效果,長遠看卻無絲毫幫助,反而有害。

吳起左思右想,終於放棄了幫助兄弟們快速提高本事的想法,看來唯一的法子只能學青牛郡那鴻蒙道長,講道方是正理。

正思考間,突然一道金光從眼角餘光閃過,吳起一怔,再看過去,頓時被勾起了心頭的惱怒,原來是那個黃金仙人。當日在盤古戰艦上看到,只不過後來無暇顧及,反倒給忘了這茬了,這回既然自己撞上來,可不能就這麼把你放過了。

吳起身形倏忽沒入了虛無之中,悄無聲息地鎖定了黃金仙人的氣息,緊隨氣候。

黃金仙人也不過是仙人檔次,雖然比當日的吳起高上不少,卻離真仙有不少距離。吳起突然在心底驚訝了一聲:“這廝的氣息可不太對勁。悟道?不象!修道?似乎有點那麼個意思,嗯,也不對!是什麼呢?”

黃金仙人所化金光飛速朝分寶巖外頭飛去,急匆匆的,也不知道是什麼重要的事情,竟然連分寶巖的大事都不管不顧了。 ()ps:預告,明天更新,戰火開端!石頭哥,會怎麼對付外務省國際情報局?.

超級計算機雷,在2006年11月的世界五百強超級計算機排名中,排位第十九。計算xing能達到了19.9tflops,相當於超級計算機燕42%的xing能。

從xing能方面而言,超級計算機雷還差了一點,畢竟它的安全調用計算量僅僅只有45tflops,還不如夢想娛樂自己的超級計算機。

當初,石磊與拉斐爾對戰的時候,超量調用了超級計算機燕20tflops的資源,徹底打垮了超級計算機雷。也正是那一次,超級計算機雷的秘密,被神秘的cpxjazz偶然間抓住,從而造成了拉斐爾的悲劇。

所以說,超量使用超級計算機的計算資源,絕對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情。

單單從xing能上分析,石磊選擇超級計算機雷,並不是什麼好選擇。藉助超級計算機燕的優秀xing能,石磊完全可以挑選更強大的超級計算機作為目標。..

比如說2006年11月超級計算機排名全球第三的bgw,這是ibm公司托馬斯華生研究中心的主電腦。計算xing能達到了91.3tflops,幾乎是超級計算機燕的兩倍xing能!

雖然黑入bgw,並且控制它,難度十分的巨大。但對於石磊而言,並不是不可以完成的事情。

然而,石磊就選擇了超級計算機雷!

因為超級計算機雷,曾經屬於拉斐爾,可以用來好好的做一番文章!

一號伺服器面前,石磊的雙手十指。快速的在鍵盤上跳動著,一道道命令從一號伺服器發出。

同時,石磊還在語音命令衣卒爾,「衣卒爾,監控超級計算機雷的所有活動情況,發現有任何不正常的變動,立刻提醒我!」

「sir,無法執行該模糊命令,請詳細定義不正常變動範圍。」衣卒爾終究只是低級偽人工智慧,對於模糊化的命令。無法使用程序定義理解。

石磊鬱悶的使用語音,為衣卒爾確定著『不正常變動』的範圍,「衣卒爾,監控超級計算機雷的計算xing能佔用度情況,如同出現計算數據佔用度突然增加。數值超過20%,立刻報jing;監控超級計算機雷的網路連接情況。如果發現數據湧入量超過帶寬總量80%。立刻給予jing報;監控系統數據流向,一旦有程序對我們進行刺探,立刻發送欺騙信息,並且給予jing報!」

「sir,命令接受!」有了明確化的程序條件限制,衣卒爾立刻接受了命令。

有衣卒爾幫石磊監控超級計算機雷的情況。石磊可以更專心的入侵超級計算機雷,分析超級計算機雷的系統構架。

超級計算機的cao作系統,絕大多數都採用了封閉化的系統。封閉化的系統有助於保護超級計算機的安全,減少被黑客入侵的幾率。

至少。不是最頂尖的黑客,對於封閉化的系統,基本上束手無策。但石磊恰好就是最頂尖的黑客!

石磊分析著超級計算機雷的系統構架,尋找著系統的漏洞。即便是封閉化的系統,它依舊是一個計算機系統,也就存在系統漏洞。

在是世界巔峰級黑客的嗅探下,超級計算機雷的系統漏洞,逐漸被石磊一一的發現。但目前發現的系統漏洞,全部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低危害漏洞,想要進入系統的核心許可權組,太浪費時間。

這個所謂的浪費時間,很有可能是需要幾天,甚至是十幾天的時間。石磊沒有那麼多時間浪費,他需要儘快給外務省國際情報局一點教訓,還要給他們找一點事情做!

「sir,系統計算資源提升至74%佔用度。」衣卒爾發出提示,剛剛的系統資源佔用程度僅僅只有51%,突然提升了23%的佔用度。

超級計算機雷,隸屬於利堅國勞倫斯利物莫國家實驗室,這個實驗室屬於一個綜合研究室,主要研究生命科學與健康,安全與能源,資源與環境,計算、化學、材料等等。

作為一個綜合研究實驗室,他們需要計算的數據很多,超級計算機雷的工作任務十分繁重。

石磊沒有理會提示,繼續搜尋著超級計算機雷的系統漏洞。

「sir,系統計算資源提升至97%佔用度,系統接近極限運行!」衣卒爾再次發出提示。超級計算機雷的計算任務,果然十分之多。難怪當初石磊和拉斐爾對戰的時候,拉菲熱會暴露出超級計算機雷。


正在嗅探系統漏洞的石磊,突然發現了一個古怪的系統漏洞!

石磊快速的檢查這個漏洞的情況,經過了一番計算之後,發現這個漏洞的產生,居然是系統嚴重危害漏洞。由於系統的計算資源佔用度查過了95%之後,而臨時產生的嚴重危害系統漏洞。

通過這個漏洞,石磊直接進入許可權組,並且取得一部分許可權。得到了許可權組的一部分許可權后,石磊立刻在許可權組內部,進行檢索整個許可權組的成員名單。

超級計算機雷的許可權組名單很多,石磊只是檢索一番,查看其中是否存在隱藏的許可權用戶,並不打算進行任何變更。

檢索許可權組名單的過程十分順利,在石磊小心翼翼的cao作下,沒有觸發任何jing報設置。整個許可權組擁有大量的b級、c級與d級許可權賬戶,之上還有少量a級許可權賬戶與三個s級許可權賬戶,以及一個被隱藏起來的sa超級管理員賬戶。

普通情況下,包括s級許可權賬戶,也不能查到sa超級管理員賬戶,石磊動用了特別的手段,才能查到sa超級管理員賬戶的信息。

在查詢sa超級管理員信息的時候,石磊一共屏蔽了三個觸發器,如果換一個稍微技術差一點的人來,絕對會被觸發jing報。

查到了sa超級管理員的信息,石磊這一次沒有採取整體變更許可權組的做法。畢竟整體變更許可權組的做法十分麻煩,還需要完全的解析超級計算機雷的cao作系統。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分析一個超級計算機封閉化cao作系統的詳細情況,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石磊並不是要長時間掌握超級計算機雷,而是打算借用超級計算機雷,做一點不和諧的事情,只是短時間持有而已。

因此,石磊連許可權組的情況都沒有改變,直接通過許可權組內部的漏洞,獲得了超級計算機雷sa超級管理員的賬戶密碼。

也就是說,石磊只是借用了一下賬戶密碼,而不是為自己建立了一個賬戶密碼。簡單的說,相當於石磊盜了號,可以使用盜來的sa超級管理員的賬號,動用超級計算機雷的所有資源。

獲得了sa超級管理員的賬號密碼,石磊首先檢驗了一番賬號與密碼的正確xing,確定了賬號可用之後,石磊立馬使用sa超級管理員的許可權,開始修改超級計算機雷的設置,以及sa超級管理員賬號的信息。

所有被修改的信息,全部被隱藏在原來的信息之下,如果不徹底檢查,根本不會發現石磊的修改。

當一切的設置修改完畢后,石磊手動清理著各種痕迹,並且語音命令道:「衣卒爾,輔助清理入侵痕迹。」

「sir,正在情理之中,請稍後。」衣卒爾處理清理痕迹的速度,遠遠超越了石磊的速度。短短七八秒時間,衣卒爾便發出了提示:「sir,痕迹清理完畢!」

石磊不放心的檢查了一遍,發現衣卒爾在處理各種痕迹方面,做得是滴水不漏,根本沒有任何遺留下來的問題!

只要沒有硬體保護,衣卒爾便可以清理掉所有的入侵痕迹。即便是有硬體保護,衣卒爾也會發出提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