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龍公子,你真是厲害,我看不透你了。」廣希兒看向龍武的時候,眼中己經有了精光閃現,如果不是因為現在龍武的年紀太小,怕是她心中都會有情愫產生,畢竟哪一個美女不愛英雄呢?

!! 「不,不要,章魚,你放了她吧。」這時,之前被推倒在地上的唐心怡,突然撲向章魚面前為何晨光求情了起來。

章魚似乎突然記起了她,立即伸手阻止手下給電椅通電,一把拉過唐心怡,看著何晨光道:「你不是喜歡她嘛。我現在給你個機會,只要你說出你的姓名單位,我就放過你們倆。」

何晨光現在已經墜入了對唐心怡的愛戀之中,又被蘇皓然撒了真愛粉,已經把唐心怡完全成當了心上人了,哪裡見得了她受傷。

他見章魚扯著唐心怡,立即心疼地大叫起來:「章魚,你這王八蛋,你放開她。有本事你沖我來。欺負個女人算什麼男人。」

章魚獰笑道:「我們惡人,才不在乎什麼名譽。你知道當惡人的最大樂趣是什麼嗎?是可以掙很多錢?不不不,絕對不是。是可以玩很多女人?不不不,更不是了……那是什麼呢?我實話告訴你吧,那就是可以為所欲為,干盡壞事。哪還在乎什麼男人不男人呢?說吧,要不然,接下來,我可就要對她不客氣。鬱金香?挺漂亮的啊,我會當著你的面……呵呵呵……」

說著,章魚突然嘩的一聲,將唐心怡的外套扯了下來,隨手就丟在地上扯

唐心怡的身上只剩下一件背心,光著胳膊,下意識地收縮起身體叫道:「不要。」

何晨光一看,心疼不已,當即吼道:「章魚,你這個畜生,你放了她。」

旁邊的李二牛、王艷兵等一眾被捕的特訓練員,也一起朝章魚怒吼著,大罵他不是人。

章魚根本無所謂,拉著唐心怡一條光著的胳膊,對何晨光道:「我給你三秒鐘的時間考慮,再不老實交待,我就把她的衣服,當著你的面全脫光了,讓你真正感受到什麼生不如死。」

「你這個混蛋,王八蛋,我要殺了你!」李二牛、王艷兵、徐天龍等一起怒吼了起來。

無奈所有人都被五花大綁著,根本動不了。

何晨光已經是涕淚泗下,憤怒到無奈,聲嘶力竭地吼著:「放開她,放開她,沖我來,沖我來啊……你這個混蛋……」

章魚卻奸笑著引誘道:「說啊,這麼傷心的樣子好感人啊。可是你要想救她,就說出來啊。就兩句話的事啊,就可以拿到豐厚的金錢,帶上你心愛的女人遠走高飛,雙宿雙飛,去游五湖四海。何必硬扛著,還要看你的女人受侮辱啊。來啊,快說啊。」

「心怡,對不起。對不起,我不能,我不能……」何晨光無法阻止章魚施惡,又不想出賣一切,只能在電椅上絕望地痛哭著,向唐心怡道歉。

蘇皓然一直在門縫看著這一切,都被感動了:唉,沒想到這晨光還真是個情種啊。要是章魚,看到他這樣子,說不定還會被感動了。

我也該登場,免得老何傷心過度就大傷元氣了。

畢竟,咱們是好兄弟,老狐狸的演習考驗目的也達到效果,我就揭穿他們吧。

蘇皓然想著,就拿出一枚演習手顆,拉去保險,在手裡握著,舉得高高的,另一隻手拿著手槍,推門走了進去。

「都不許動,我這可是真的96式塑料手雷,殺傷半徑達到六米。這屋子雖然大,還不超過144平方米吧,如果誰動了。我的手一松,整間屋子,包括所有人都會被炸毀的。」蘇皓然說著,手槍指著章魚,一步步走到中間去。

章魚臉色一下變得蒼白,趕緊說道:「你……你別亂來。你們參謀長可是給你們下了命令,不能殺我們的。」

蘇皓然哧的一下笑出來:「我們參謀長給我們下命令,你竟然也知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章魚支吾著,似乎在考慮是不是把真相說出來。

蘇皓然卻不管他道:「別我我了,把唐心怡放了。小唐教員,你趕緊把何晨光和所有我們的人解開身上的繩索,我們一起來對付他們,好好收拾收拾他們。看他們還敢不敢囂張。」

章魚忙放開了抓著唐心怡的手,低聲問她道:「現在怎麼辦?」

唐心怡道:「真沒想到這個蘇皓然厲害到這個地步。布置這麼嚴密也會被逃走,還反殺進來。太了不起了。演習結束吧,大家都把蒙面摘下來,向他們宣布真相。要不然引起誤會,他真把手雷引爆了,大家就白白犧牲了。」

章魚連忙點頭道:「這種情況下,也只能如此了。你快宣布吧。」

唐心怡就趕緊對蘇皓然叫道:「蘇皓然,你冷靜點。這是演習,現在結束,你別亂來。」

章魚的人此時也都迅速摘下臉上的蒙布,過去將王艷兵等人身上的繩子割斷,同時道歉道:「對不起了,讓你們受委屈了。現在演習結束了,大家都放鬆吧,沒事了。」

唐心怡也趕緊轉身去給何晨光鬆綁,然後一把抱住他內疚道:「對不起,晨光。我必須完成任務。我必須執行命令!」

何晨光全呆了,一副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獃獃地站在那裡。

蘇皓然知道他被唐心怡也騙了他,感到痛心和迷茫,走過去拍著他的肩膀道:「別發愣了。沒事不就最好嗎?你媳婦為了這次演習可吃了不少苦,你不該責怪她,趕緊過去抱著她好好安慰她。

「女人這個時候心靈是很脆弱的,你必須堅強。有什麼委屈啊,又不是沒有演習過。比這更委屈的還少嗎?你媳婦也是軍人,她執行命令,你可是大男人,不要怪她哦。」

何晨光反應了過來,沒有去看唐心怡,卻盯著蘇皓然道:「咦,怎麼我們所有人都被抓,你卻能夠逃走。

「這事可是范天雷和這些人一起策劃的,他們肯定是要把我們都抓起來,對我們進行忠誠和意志的考驗,怎麼可能被你漏網了呢?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蘇皓然用力拍了拍何晨光道:「你小子心真大啊,你看唐教員在一旁發獃呢,她可是對你充滿了歉意,你還不趕緊過去安慰她,還在這裡跟我說這些。這些以後再告訴你吧。快去!」

蘇皓然說著,將何晨光用力推到唐心怡身邊去。


這時,范天雷走了進來,看著大家,臉上樂呵呵道:「不錯啊,都通過了最嚴酷的考驗。不虧是我的兵,不虧是特戰旅的特種兵。值得驕傲和自豪。」 「你就是興春吧,有關我在安子城的事情就是你告訴子車歡的對嗎?」看像著興春,龍武冷冷的說著。

「是,啊,不對,我也是被逼的,龍公子我。。。」

不等興春在解釋什麼,龍武早就一記沖虛指打了出去,直接讓此人形神俱滅,像是這般的小人,他又怎麼可能容忍下去呢?

接連的工夫,董譯與興春都死了,大殿之上只剩下了子車歡自己,他如何能不怕,只是仗著身世他色厲內荏的說道,「龍武,你想幹什麼?竟然敢在王子殿里殺人,你太沒有把無邊國放在眼中了,我告訴你,現在馬上束手就擒,我還可以考慮饒你一命,要不然,下一刻你就將死無葬身之地。」

在說著話的時候,子車歡輕輕得捏碎了胸前的玉佩,那可是父親給他的感應玉佩,是留在性命受到威脅的時候使用的。

對於子車歡的小動作,龍武自然收入了眼中,「呵呵,要叫援兵嗎?這正合我意,只是在你所叫之人還未來之前,先讓我把你給解決了吧。」

說著話,龍武就是一掌打出,掌風其快無比的就擊在了子車歡的胸前,僅是這普通的一掌便要了一個王子的性命,子車歡死。

「什麼人擅闖國王府?」一道聲音夾雜著巨大的威壓由半空之中傳來。

「罡帥強者?」聽到這個聲音,感受著這股壓力的巨大,龍武就意識到是有罡帥過來了,考慮到羅魂己死,那在無邊王府里還有的罡帥應該只剩下國王子車興勝一人了。

來者的確是子車興勝。他剛才正在閉關修鍊,突然收到了兒子發來的求救信號,這便連忙飛了過來,只是他在快也沒有龍武的動作快,終還是晚了一步。

子車興勝出現在大殿之中后,只是看了一眼地上,馬上就是火冒三丈,雙眼通紅,「小子,你竟然敢殺我的兒子?」

「殺了就殺了,又能怎樣,想你那國師羅魂也是被我殺的,你又能如何?」雖然感覺到子車興勝明顯要比昨天晚上的羅魂和黑天強大,可是現在龍武隨時能召喚出青龍來,他何懼之有呢?

「什麼?羅魂國師也被你殺了?這不可能。」聽到龍武講,羅魂也死了,子車興師連忙就搖了搖頭,那可是罡帥強者,怎麼可能會被罡將給殺了呢?在說了,昨天晚上和羅魂在一起得還有黑天,兩位罡帥那戰力都快能超過自己了,怎麼可能就這般的死去?

子車興勝明顯的不信,龍武也不多說什麼,只是手一動,變幻出了一把銀色長槍。

「這是黑天所使用的長槍?」一看到此物,子車興勝就知道怕是黑天凶多吉少了。

「你還算是識貨,這樣吧,給你一個選擇,馬上在我的面前自裁,念你是一國之王也算是體面的死法了。」龍武知道這一會子車興勝的鬥志己經被壓制到最低,這便出言說著這些。

「放肆。」聽到龍武竟然讓自己自殺,子車興勝怎麼會同意。「你能然了羅魂和黑天應該只是僥倖而己,一定是他們大意了,可是你面對我,你確在難逃一死,要怪就怪你把一切都講了出來,我可是不會有絲毫大意的。

到了此時,子車興勝仍然不相信龍武有擊殺自己的能力,說來也是,做為無邊國的國王,對無垠大陸上的強者情況可謂是掌握得一清二楚,他不相信有什麼人可以憑實力殺了這兩人,一定是用了什麼詭計,比如說陣法之類的東西。

「這裡可是我無邊國王府,在這裡沒有任何的陣法可以不經我的同意設置,所以現在你必須死。」看向龍武,子車興勝發狠的說著,同時也是非常的自信。

如果說在整個無垠大陸之中他只有一個怕的人,那此人就是無垠州長無為,那人的修為深不可測,可縱然是面對此人,他打不過也有一逃之力。所以在面對著龍武的時候,他可謂是信心滿滿,有九成以上信心擊殺此人。

「陣法?哼!對你這樣的人何需那般的麻煩,納命來。」己經晉陞到了六階罡將巔峰的龍武也有心試一試自己的能力到了何種境界,所以面對著子車興勝的時候,不旦沒有一絲的畏懼,相反確是戰意十足。

吞天棍揮舞向著對方就招呼了過去。子車興勝更是沒有把龍武放在眼中,一雙掌風迎著棍子就擊打在了一起。

吞天棍做為上古神器,自然是十分厲害的,只是龍武的修為太底,連此棍的萬分之一實力都不能發揮出來,可縱然就是這般,那棍子擊打在了子車興勝的手上,滋味也極其不好受。

僅是交手數招,子車興勝的雙手就有痛麻之感傳來。

「好小子,你這是什麼武器,這般厲害,罷了,接下來就讓你看看我火拳的厲害好了。」子車興勝似乎也是感覺到了龍武的棘手,以防夜長夢多,這便使了他的拿手絕學火龍掌。

頓時,兩道火龍有如閃電一般的向著龍武的身上襲來。火龍好比是長了眼睛一般,不論龍武怎麼去躲,都能夠瞄準目標找到空隙,從最為刁鑽的角度向龍武身上漫延。

連忙使出了龍之甲,護住身體,龍武又是連忙的揮了幾棍,甚至還配合著飛沙拳與無欲拳向著那子車興勝打出。

無奈的是,那兩條火龍實在是厲害,可以離開子車興勝的手掌飛撲到龍武的身上,這就讓他的拳風起不到一點的作用,沒一會的工夫,一股灼熱感就像著龍武身上襲來,那感覺就像是要深處於火山之底一般。

龍武感覺到龍之甲的防禦在慢慢降低,這還是因為他己經晉陞到了二階罡軀的身體,要是換成普通的六階罡將,怕就是一個照面下來,身體就要被灼傷,接下來就會被這火龍燒得一乾二淨了。

「少爺,這個子車興勝對火之法則的領悟明顯要高於羅魂,我看還是由我來收拾他吧。」青龍的意念之中在腦海之中響來。

——————————

ps;如此您喜歡此書,歡迎閱讀正版http://www。。/partlist/313713。html

免費推薦票,收藏票,點擊率都會成為浪子加更的標準。每日若漲三十票以上加更一章,感謝大家對浪子的支持!!! 「好吧。」龍武也不是逞強之人,他用事實證明了,如果羅魂不用火之法則的話,那他有了與對方一拼的資本,即然知道了這些,他也算是達到了目的,接下來是應該讓青龍出來收尾了。

瞬間,一道青色影子從龍武身邊冒出,接下來就見這影子很隨意的打出了一拳,那子車興勝就是一聲慘叫,整個人狂退了數十步。

「你是什麼人?」突然看到另外一人的存人,還是如此之強大,子車興勝的臉上露出了驚駭的表情。

「要你命的人。」青龍一聲冷笑,接下來身形突然消失不見,在出現的時候就己經在子車興勝的身邊,只是隨意的拍出了一拳,就見到在那一區域內連空氣都發生了微小和爆炸與改變。



「這是青叔的真實實力嗎?」龍武看到這一幕,很是感慨的說著,但同時又搖了搖頭,他感覺的出來,做這一切,青龍還是雲淡清風,沒有費什麼力氣,那豈不是說他的實力還要高出現在很多嗎?那究竟是達到了什麼修為才有這樣的能力?不由的,龍武感覺到自己還是太弱小了,想起青龍曾經說過,在沒有找到其它的殘龍譜之前,他只能發揮出以前百分之一的力量,心中的驚訝更甚。

僅是百分之一的能力就是如此,這還是在沒有使出全力的情況之下,若有一天,殘龍譜找全了,那青龍發揮出十成十的力量,會有多麼的強大,真是讓人想都不敢去想。同時,龍武對於變強也有了更高的渴求,青龍不過就是龍族的一個總管而己,就是這般的強大,那以前龍族族長會是何等強大,豈不是有逆天之能嗎?

在龍武考慮著這些的時候,青龍己經將子車興勝徹底的擒下,在強大的武力下,子車興勝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抗能力。

手一伸,便把子車興勝拋飛到了龍武的面前,「少爺,此人如此處置,你看著辦吧。」

「少俠饒命呀。」子車興勝在看清了形勢之後,馬上就跪倒在地,相比於死亡而言,尊嚴又算得了什麼。

「饒命?憑什麼?」龍武看向己經完全被自己壓在腳下的子車興勝,搖了搖頭。

「憑。。。」子車興勝眼睛珠子一轉道,「只要少俠肯饒我性命,我無邊國所有的財富都給你,我有無數的金銀,還有一千塊罡石,還有一道火之法則的碎片,這些都可以給你,還有我的王位也可以讓與你,這樣行嗎?」

為了活下去,子車興師真是花了老本,把所有能給的全拿了出來。

金銀與王位,龍武是不會感興趣的,倒是那一千塊罡石和火之法則的碎片引起了他的興趣。「哦,你還有這些東西?」


「不錯,這些東西都我存於寶庫之中,只要少俠答應饒我性命,我就把這些全拿出來,要知道,這些東西可只有我一人知道在哪裡呀,當然,少俠如果要饒我,一定要以武者身份向天道發下毒誓才行。」

天道毒誓,是專門針對武者的一種誓言,如果有違此誓,便會得到老天降下的懲罰,對武者而言無異於滅頂之災。所以,通常武者是不會發此誓言的,要不然就一定會去遵守。

「發毒誓?我不會做的,你必需要死,那些東西我也會全部得到。」龍武怎麼會放過子車興勝呢,此人二階罡帥的修為,現在火之法則又如此的精進,如果不趁現在殺了他,那等過些年,他更強大一些,怕是會對紀寧等人帶來巨大的毀滅力量。他自己終是要離開無垠大陸的,一切未知的,不可掌握的力量他都會擊殺,不留一點的危險於世。

說著話,龍武一掌向著子車興勝的頭上拍去。在青龍重力法則的壓力下,這一掌拍了一個結結實實,瞬間就取了此人的性命。

至此,盤踞在無垠大陸上多年的無邊國勢力就此泯滅。

龍武收了子車興勝身上的罡氣后,這便開始利用天賦尋找起寶庫來,這對於其它人來說或許很難,可是對龍武講,確是在簡單不過。

很快,憑著自身感覺就鎖定了一個方向,那裡便是子車興勝寢室的地底下方,足有三百米深,想來如果沒有尋寶的天賦,而在沒有子車興勝的引領之下,想找到這裡更是難上加難。

鎖定了寶庫的方向,龍武這就準備動身,可青龍確突然說道,「少爺,又有一個強者過來了。」

「哦?」龍武精神力散發,的確是感覺到有一人正向自己這邊掠邊,其速度之快遠超他的認知,竟然是幾息之間,就來到自己身旁。

來人一身華麗的錦服,他一出現在大廳之中,看到子車興勝己經死於地上,這便眼神一緊,顯然是非常驚訝的樣子。

「來者何人,報上名字。」看著這個自己根本沒有見過的高手,龍武心生警惕,但維恐錯殺無辜,所以還是出聲問著。

「這位少俠,我沒有任何的惡意,我是無為。」那人見子車興勝都死了,便知道硬打下去,他也不會賺到什麼便宜,所以連忙出聲示好。

「無為?無垠州州長?」龍武聽到這個名字,便知道了對方的身份。

「呵呵,那是別人封的,我從來沒有這樣認為過,如果我真的貪戀權力的話,那這裡又怎麼可能會有無邊國的存在。」無為似是很自傲的說著。

的確,龍武可以感覺得到,論修為,無為應該強過子車興勝不少,如果他真的愛慕權力,是不會允許無邊國這樣勢力的存在。這他就點了一下頭,「不知道,無為州長來此何意?」

「沒有什麼意思,就是感覺到這裡有強者交手的波動,所以前來看看,但沒有想到子車興勝竟然死了?難道這是你殺的嗎?」無為並沒有去看青龍,因為此刻的青龍正站在龍武的身為,似是像僕人一般,在加上他有意的隱藏了自己的修為,他就更加的感覺不到了。

「差不多吧。」龍武算是承認了子車興勝死於自己手中,然後又反問道,「你來,是想為他報仇?」

——————————

ps;如此您喜歡此書,歡迎閱讀正版http://www。。/partlist/313713。html

免費推薦票,收藏票,點擊率都會成為浪子加更的標準。每日若漲三十票以上加更一章,感謝大家對浪子的支持!!! 大家趕緊都挺胸立正。

范天雷揮了下手道:「走,都到外面去,這裡面空氣太悶了。」

說著,自己先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后,警察局的溫總也在那裡,章魚他們都過去向范天雷敬了禮。

范天雷嘴裡說著客套話,對他們一再表示感謝,然後一一送上車,送走了。

看著溫總和章魚他們的人消失在視線之外,范天雷才轉過身來,掃視了所有特戰隊員一眼。

然後就開始說道:「今天,我真的很高興啊。你們都能經受住考驗。這說明了什麼,說明我們所有人的素質是過硬的。

「可是很不幸的事,大家都知道,我們這是在選擇紅細胞成員,每次都會進行一輪新的淘汰。

「這次當然也不例外,一樣要淘汰一批人,也就是我左手邊的五名。不是說你們不優秀,但紅細胞要的是優秀中的優秀,回去后,你就五個就收拾行李,從哪裡來回到哪裡去吧。

「記住了,該說的說,不該說的一句也不要說。否則,你們不但永遠再也沒機會進特戰旅,還可能上軍事法庭。」


能夠一路走到現在,也確實不容易,同時也知道了很多訓練方法和訣竅,那些很多都是需要保密的,不能不進行強調。

當然,范天雷也知道,這些經過特殊訓練后,雖然最終沒能進入紅細胞,可回去那就是頂呱呱的軍事高手,如果有機會都有可能成為專業技術人才,轉為軍士長留在部隊里長期服役。

所以,擔心是必要的,警告也是必須的,卻也並不真正擔心他們會泄密。

五個被淘汰的人,神情寞落,但還是很清晰地回應道:「是。」

軍隊就是這樣,命令就必須執行,不管你樂不樂意。

特別是經過各種訓練出來的老兵,更不允許討價還價,犯低等錯誤。

否則,事情不但不能解決,恐怕還將更為嚴重,甚至連軍藉都不一定能保得住。

范天雷宣布了決定,同時對淘汰的人作了必在的警告后,就沒有對他們再多說別的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