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騙你幹啥?冷會長親口說的!我們只要殺一個人就能通過考核!」 「你們只要殺一個人,就能通過考核???」

一名一臉陰鷲的年輕人面前,裝著普通老頭的老劉聞言『咕咚』咽了一口口水。

「騙你幹啥?冷會長親口說的!我們只要殺一個人就能通過考核!」

陰鷲年輕人咋咋呼呼的說著,完了,還砸著嘴巴,舔著舌頭,手搭在刀柄之上,看了一眼老劉,一臉渴望的樣子嚇得老劉心中『咯噔』了一聲。

「呵呵,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老劉一抱拳,告辭,走了!

望著老劉一路小跑倉惶離去的模樣,陰鷲年輕人心中暗嘆了一聲,剛剛他差點就按耐不住動手了,可他不敢,因為他已經見到太多的同伴被人一拳打飛天外,發出殺豬般慘叫的模樣了。

「該死的!這考核要怎麼通過啊!!!」

陰暗小巷子中,陰鷲年輕人發出痛苦的悲鳴,頓時引得小巷子中冒出了無數人頭,深有同感的看了一眼陰鷲年輕人。

這些人,都是從黑暗世界那邊來參加考核的覺醒者!

……..

「要不我們走吧?」

「你不想要惡魔人身份卡了?」

「可是,有大龍王在,現在又加了個黑殺神和兩名狂人級覺醒者,我們殺不到人啊?」

「哎….」

嘆氣聲響起

「說的對,我們不考了,反正殺不到人也是考核失敗!」

「別啊!說不定還有機會呢?」

「有啥機會?」

泄氣的聲音響起…

「嘿!兄弟們!我得到消息,普通人那邊的考核是要驅逐我們!」

「嗯????」

一群人驚疑

「一幫普通人?要驅逐我們?我站著不動他們也抬不走我,惡魔人公會的人腦子壞掉了吧?居然給他們設置這麼個考核?是不想讓他們通過考核了嗎?」

一名強人級覺醒者不屑,他的實力有超越人類極限七百多倍,如果他不願意,他站在哪裡就如山一般,普通人抬也抬不走!

「會不會…是惡魔人公會那邊在給我們機會?他們見我們殺不到人,便送了一幫人上門?」

「嗯???」

一群人驚醒

「你這麼一說…好像還有點道理?」

小巷子中,亮起了無數雙如惡狼般發著綠光的眼睛….

…….

大山市

玲玲帶著劉綵衣來到了這裡

「鑒於劉綵衣同學天資聰穎,所以我們特別給劉綵衣同學開小灶,在接下來七天里,劉綵衣同學只需要站在這裡就好了,如果劉綵衣同學能堅持,那麼就可以輕輕鬆鬆通過這次考核!」

沙漠之中,酷熱難耐,劉綵衣才剛站了一會兒,額頭變刷刷的冒汗,當聽到玲玲說要站七天,劉綵衣俏臉頓時垮了下來。

「啊?為什麼啊!這不公平啊?」

劉綵衣同學很氣憤

見狀,玲玲嘴角一歪,露出一個惡魔般的笑容。

「我們可是給你開了特別的小灶,難不成你想回元央市一起對抗覺醒者?」

「嗯嗯!我想!」

聽到玲玲的話,劉綵衣同學頭點的跟小雞琢米似得:「放我回去吧!我要去對抗那些邪惡的覺醒者!」

「沒門!」

玲玲臉若寒霜:「你就站在這裡,不許動!給我站七天!」

在邪惡的玲玲逼迫之下,劉綵衣大眼水汪汪,開始賣可憐,但依然沒能改變玲玲這位惡魔的鐵石心腸。

「惡魔,都是一群惡魔!可惡!」

就這樣,沙漠之中,玲玲親自守著,可伶的劉綵衣再也不能耍滑頭了,這可把劉綵衣給苦壞了,等到七天之後,她活活被晒成了小黑妹,讓冷玉見了笑得呲牙咧嘴,都快笑掉了大牙。

不過那是七天之後的事情了……

…….

次日,普通人第三關考核正式開始。

元央市

飛元山

惡魔人公會大廳

一幫人正圍著一塊巨大的顯示屏

在坐的有冷玉,元老頭,武破天,劍尊天,鴛婆婆,般忍,原風吉,以及聯邦國的代理人,勞斯和法威爾合眾國的代理人,肯特。

聯邦國的總統和法威爾國的女總統也參加了考核,且一路過關斬將,通過了超級馬拉松長跑,現在他們在參加第三關考核,因此,派了兩個代理人過來。

此時,聯邦國的代理人勞斯和法威爾國的代理人肯特兩人有些緊張,因為他們在擔心自家總統的安全。

「冷會長,你們這個考核有些太難了吧?」

勞斯有些擔憂,畢竟要普通人驅除那些擁有強大的實力的覺醒者實在是太難了,而且,那些覺醒者的考核內容還是殺人,這幫普通人去驅除他們,這不是把羊肉往虎口送嗎?羊入虎口,這還有回?

因此,這二人便擔心自家總統會有生命危險,如果這兩人在這裡出事情了,那他們國家就亂了!

冷玉看出了他們的擔憂

「放心好了,這幫覺醒者的考核雖然是殺人,但到目前為止,他們可是連普通人一根手指都沒碰到過!」

女王經紀人 冷玉有些自得

眼下,他將李長風,還有臨時拉來的窮鬼,自己師傅黑老怪,索麗雅,大龍王都派了出去,三大狂人級覺醒者,一位豪俠級高手,一位大覺醒者,那群覺醒者中,實力最厲害的一個也只有極限強人級的實力,他們這群普通覺醒者想要殺到人,簡直是痴心妄想。

君不見,前不久殺無戒欲殺冷玉,遠在元央市的大龍王察覺之後瞬間趕來,輕鬆便化解了危機,更何況眼下這幫臉狂人級實力都沒有的普通覺醒者?

想到這裡,冷玉笑道:「而且,覺醒者的考核和普通人這邊的考核其實是有貓膩的」

「哦?什麼貓膩?」

眾人聞言,臉帶疑色,紛紛扭過了頭來,望著冷玉,想聽聽其中的貓膩。

「貓膩就是….只要他們不離開元央市,不自己放棄考核,那他們這兩幫人什麼都不做,也能通過考核!」

冷玉的臉上掛著玩味的笑容,眾人聞言紛紛錯愕。

「冷會長,你的意思是說…你在騙他們嗎?」

少言清冷的女帝鳳珺令不咸不淡的損了冷玉一句,想聽聽冷玉怎麼說。

「說不上騙」

冷玉搖頭審視了一圈眾人後,笑道:「我惡魔人公會有十三條規定,其中一條規定不許成員濫殺無辜,而覺醒者那邊給他們的考核卻是殺人,這是與我惡魔人公會十三條相違背的,如果他們堅持殺人,我絕對不會要他們」

「而普通人那邊,我需要考量他們的勇氣,考量他們是否有勇氣面對強大的敵人,在面對強大的敵人時,只要他們拿的出勇氣,就算通過了考核,當然了,考慮到實際情況,兩者實力差距太大,害怕和逃走也是正常現象,所以他們即使毫無所為也能通過考核,畢竟,一場長達七天的超級馬拉松長跑,已經讓他們意志,獲得了大家的認可」

聞言,眾人恍然大悟。

「的確,超級馬拉松長跑已經完美的讓他們展現出了自己的意志,剛剛我還在想,如果他們被淘汰了,我就偷偷挖兩個人過去,現在看來不需要了」

武破天呲牙大笑著,他們大武國乃武道之國,收徒最看重的就是對方的毅力了;一旁的劍尊天和鴛婆婆聞言也贊同的點了點頭,他們兩國的性質和大武國差不多,南方大陸乃是一個江湖氣息非常濃厚的大陸,國民耳睹目染也都非常尚武,開山收徒之時,也非常看重對方的定性和根性。

定性,根性,毅力,便是意志力的分化體現,若無相對應的意志力,定性不穩,根性不限,毅力便會不足。

無大毅力者,不習武,唯大毅力者,道有成,這兩句話可不是說說笑的。

「那失敗呢?怎麼判斷他們不合格?總不能光看毅力不看他們品行吧?」

元老頭微微皺眉,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聞言,冷玉笑了笑。

「品行的話,海選便進行過了一次,而這最後一關的考核就更加能看出一個人品行了」

冷玉淡定的說道:「我對覺醒者那邊說了,只要他們殺了一個人就會讓他們通過,如此簡單事情,如果他們壓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惡念,就會想方設法去殺人,如果他們有這個念頭,必然有所行動,有所行動,便會被大龍王前輩踢出去!而普通人這邊,我也派人暗中給他們透露了消息,只要殺人!就能通過考核!」

事實上,關於品行,冷玉他們把握的非常之好,冷玉自己有心感,大龍王也有,心感一掃,誰好誰壞,都逃不了冷玉和大龍王的眼睛。

眼下,大龍王坐鎮元央市,這幫考核者之中,但凡品行不合格者,早就被大龍王暗中踢出去了。

不過,為了不暴露大龍王和自己具有心感,冷玉需要多費點口舌跟他們解釋了一番就是了。

目前

元央市中

覺醒者這邊尚有八百多人,一開始,有幾萬人參與第三關考核,到眼下八百多人,那些踢出去的,基本上都是品行不合格,或者所說一開始品行很好,但後來受不了誘惑,按耐不住自己的惡念,開始墮落的人。

這留下來的八百多人,初始品行便都全部合格,接下來只要他們按耐住心中的惡念,品行這方面便算是徹底過關!

這一場殺人考核,時間之所以會有十五天。

其原因便是在於,冷玉在考驗人心!

人心善變,對於這群考核者,雖然他們現在品行入得了冷玉的法眼,但冷玉不確定他們以後會不會徹底變壞,便需要在將他們納入惡魔人公會之前,考驗一下他們,會不會善變。

「各位,咱們就拭目以待,看看這群人的表現吧!」

聽到冷玉的話,一群人看向了中央的一塊巨大顯示屏,這塊顯示屏,實時轉播著每一個考核者的表現。

…….

「只要殺人就能通過考核?」

元央市中,一條消息不脛而走,迅速的傳播到了普通考核者這邊,讓所有人大吃了一驚。

「這是真的嗎?不會搞錯吧?」

有人驚疑,在懷疑消息的真實性。

「不騙人,騙你們幹啥!只要你們能在大龍王前輩的手下殺到人就能通過考核,不過你們想要在大龍王前輩手下殺到人可不會那麼簡單,所以你們需要多動動腦筋,怎麼躲過大龍王前輩的視線去殺人!」

一家小飯館內

包廂之中

坐著十來個人,首座是一名長得有些猥瑣的漢子,他正在給屋內的一幫人傳遞自己所知的情報。

猥瑣漢子見到屋內的一幫人大多數面露遲疑,便俯下身子悄悄說道:「我跟你們說啊!這惡魔人公會,名字都帶著惡魔兩個字?他招收的成員那不都是惡魔嗎?是惡魔哪有不殺人的?所以啊!這第三關,就是殺人!只要殺到人,大家就能輕鬆通過!」

聞言,包廂內的一群人面如難色,他們都是普通考核者,雖然經過超級馬拉松的長跑洗禮,已經凸顯非凡,但內心還是有著普通人的影子,遠不像那幫來自黑暗世界的殺手,一聽冷玉說只要殺人就能通過考核,就興奮的不得了,一個個爭先恐後衝進了元央市準備大開殺戒。

「我不相信你的話!我覺得惡魔人公會雖然叫惡魔人公會!但它的性質絕非你所想象的那樣不堪!」

讓猥瑣漢子吃驚的是,在場中人中居然有一個是惡魔人公會的頭號粉絲。

這是一名有著國子臉的漢子,名字叫楊國威,濃眉大眼,一身正氣!

「你不相信我的話?你既然不相信我的話那你還留在這裡幹什麼!?快滾!」

猥瑣漢子一寒,直接就趕人了,這可是異類,他可不能留。

「哼!你叫我走我就走?」

楊國威絲毫不懼,甚至直接拍桌子站了起來。

「該走的是你!我甚至懷疑你的身份!你根本就不是什麼考核者!」

楊國威直指猥瑣漢子,猥瑣漢子自稱是考核者,但楊國威卻沒見過他,這令他生疑。

「哼?我不是考核者?那你看看這是什麼!」

猥瑣漢子直接站了起來;掏出一塊號碼牌丟到了楊國威的面前,只見那號碼牌上面清楚的寫著幾個大字,編號一十二:李順道!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李順道手中的這個號碼牌楊國威認得,今天早上第三關考核正式開始時,惡魔人公會的工作人員分別發放的,還具有防偽功能。

此刻,楊國威見到李順道的號碼牌,有些遲疑了,他十分清楚地記得考核人員之中並沒有這個李順道,但眼下這個李順道身份卻不像是假的。

「難道我的記憶出錯了?」

沉吟了一會兒,楊國威不再去想這個問題,而是義正言辭的對李順道厲色道:「就算你身份沒有問題,我也不會相信你的話!」

「你不相信我的話?」

李順道冷笑:「惡魔人公會名字都帶著惡魔!擺明了就要招惡魔!難道他還招一群善良的天使不成?簡直可笑!」

李順道冷笑連連,一掃屋內眾人,見眾人聽到他的話后紛紛沉默,便不屑的搖了搖頭冷哼道:「多說無益!既然你們不相信那你們就去找死去對抗那些覺醒者吧!我一個凡人!可跟你們玩不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