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難道你要讓她睡你的房間?你身上的傷勢還沒好呢,怎麼能睡沙發?」黃奕菲很是不滿的問道。

「怎麼?星辰,你受傷了?」鄭瑩瑩聽到葉星辰受傷,臉色一陣變化,充滿了擔憂之色。

「呵呵,受了一點槍傷,不礙事的,菲菲,時候不早了,快去洗澡睡覺!」葉星辰擺起了哥哥的架子。

「不行,我不能讓受了傷你的睡沙發,瑩姐姐,我想你也不願意星辰哥哥受了傷還得不到好的休息吧?」黃奕菲一副你識相點就快走的表情。

「呵呵,當然不願意了,星辰,幾年沒和姐姐一起睡覺,不會不習慣吧?」鄭瑩瑩卻是微笑著看向葉星辰。

「哈哈……那個……怎麼可能會不習慣?」開玩笑,和一個這麼性感美麗的女子一起睡覺會習慣才怪?不過又有哪個男人會拒絕呢?

「什麼?你們……」黃奕菲卻是一臉的吃驚,他們竟然從小就睡在一起?

「厄,我們從小青梅竹馬,那時候兩家人都很窮,根本沒有多餘的床,我們自然一起睡覺了噢?菲菲要不要和我們一起睡覺啊?」鄭瑩瑩臉上調笑道,一副這有什麼的樣子。

「我才沒那麼不要臉呢?哼……」黃奕菲氣得不行,將女鬼的恐怖拋到了九霄雲外,轉身衝進自己的房門,反手關上,連澡也不準備洗了。

葉星辰朝鄭瑩瑩望了一眼,滿臉的苦笑,或許以前的葉星辰當她真的像是親姐姐一樣,可那個時候比較還小,一起睡到不會發生什麼,可現在這麼大了,而且也不是曾經的那個葉星辰,要是和這麼性感誘人的美女一起睡覺的話不發生什麼的話那簡直不太可能。

「呵呵,你這個小女朋友果然有個性,有她在,你一定不會無聊的吧!」鄭瑩瑩看著黃奕菲那間房門,淡淡笑道。

「無聊是不會無聊,不過就是太熱鬧了一點!」葉星辰一臉無奈的笑容,他已經不想再解釋菲菲不是她的女朋友了。

「呵呵,對了,你身上的傷口到底怎麼回事?給姐姐看看?」鄭瑩瑩還不忘葉星辰的傷口。

「已經沒什麼大礙了,我的恢復力你又不是不知道,過幾天就好了。」葉星辰可不想眼前的瑩姐太過擔心。

「你這小子,還是這幅脾氣,算了,既然你不願意給姐姐看姐姐也不勉強,我來這裡一是看看你,而是帶來我老爸的一句話,讓你低調一點,今天下午雲龍街的血案是有你吧?上百人被砍成殘廢,鮮血染紅了整條街,雖然都是一些流氓小混混之類,但還是影響不好,所以你以後可不要這麼胡作非為了?」鄭瑩瑩嘆了口氣。

「其實我也不想,是那群混混太猖狂了一點,他們是羅門的人,羅門好像是天門會的外圍組織,現在天門會怎麼樣了?」葉星辰從抽屜里取出一包沒有被黃奕菲沒收的紅河,扔了一支給鄭瑩瑩,鄭瑩瑩也不嫌棄,直接點燃抽了一口才慢慢說道:「這你應該問你i老爸才對?」

「老爸三年前就退出了天門會,現在在家想著清福,我可不想打擾他!」葉星辰自己也掏出一直,吐了一口煙霧,開口說道。

「現在的靜海市黑道很亂,除了天門會外還有骷髏會,神龍會兩大幫派,這都是這兩年內崛起的幫會組織,實力雄厚,隱隱還在天門會之上,不過天門會畢竟是老派幫會,所以表面上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怎麼?你想重入黑道?」鄭瑩瑩翹著二郎腿,一手靠在大腿上,身子微微向前傾,細嫩的雙指夾著香煙放在嘴邊,一雙塗有淡藍色眼影的眼睛盯著葉星辰,看上去嫵媚誘人。

「厄,有個警察姐姐,我怎麼可能重入黑道?只是隨便問問而已!對了,你現在應該警校畢業了吧?現在是什麼職位?」葉星辰心中卻在猶豫,自己要不要重新加入黑道呢?歐陽俊幾人都盼望著能夠加入黑道?作為同學,自己到底該怎麼做?

「重案組組長,近幾年來靜海市經濟蒸蒸日上,市民們和平共處,倒沒什麼大案件發生,所以一直都很清閑,不過就你小子回來后我擔心平靜的日子將逐漸離我遠去呢?」

「哈哈哈……瑩姐說笑了,我可一向是個好孩子。」

「好孩子?呵呵,算了,我也不和你繼續吹下去了,時候不早了,我也該走了,有時間記得找我玩哈?」鄭瑩瑩抽完了一支煙,站了起來。

「啊,你要走?不留下睡覺?」葉星辰脫口而出。

「怎麼?連姐姐也不放過?」鄭瑩瑩卻是嫵媚一笑,說不出的動人?

「啊……我……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好久沒有見到瑩姐了,想和瑩姐秉燭夜談!」被人道破了心事,臉上一陣窘迫,不過葉星辰是什麼人,經歷那麼多的他早已經練出了非人的臉皮,腦筋一轉就為自己找了個理由。

「秉燭夜談等以後吧,今天還有事,前幾天李家千金被人綁架,這件事引起了老爸的高度重視,我還要去忙乎呢?」鄭瑩瑩呵呵笑道。

「李家千金?李筱婷?」葉星辰一愣。

「恩?怎麼,你認識?」鄭瑩瑩也是一驚,她還不知道葉星辰的英語老師就是李筱婷。

「厄,我身上的傷勢就是被那群綁匪所傷?」葉星辰苦笑了一番。

「怪不得呢,我的屬下說找不到人錄口供,原來是你小子,快點從實招來,到底怎麼一回事?」

「走,到我房間里談吧!」葉星辰怕吵到黃奕菲,提出了這樣的建議,鄭瑩瑩沒有什麼意見,兩人從冰箱里各自拿了幾瓶啤酒和下酒菜走進了葉星辰的房間。

葉星辰將那天的事情全部告訴了鄭瑩瑩,包括劉宇天的事情,只是顧慮了和劉雨婕發生的那段艷情。又有哪個男人會在女人面前提和其他女人的事情呢?

「劉宇天不過是他們的一個棋子,帶回警局后盡說了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本來下午我想親自審問的,卻傳來他死去的消息,這應該是你的手段吧?」鄭瑩說到這裡的時候看向葉星辰,葉星辰只是點了點頭,對於鄭瑩瑩他可不覺得有必要隱藏。

「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那個槍擊你的人,不過那伙人卻向人間消失一樣,至於廖老三,這群小嘍啰根本不知道那些人,他們當時也只是巧合而已……」鄭瑩瑩接著又將警察局的一些資料告訴了葉星辰,最後問了一句:「你有什麼好的建議?」

「沒,揍人我擅長,分析問題卻是你的強項,你都不知道怎麼辦,我肯定不知道。」葉星辰老實答道。

「這事情的確有些複雜,對了,你知道李筱婷的前男友是誰嗎?」鄭瑩瑩眉頭微皺,忽然開口問道。

「不知道,第一次見她的時候應該是在玉龍酒吧,那次她應該失戀,後來我也沒怎麼問過,你知道我這人別人不喜歡說的從來不會去問!」

「怎麼?連自己老婆的前男友都不去調查調查?」鄭瑩瑩表情有些誇張的驚訝。

「厄,怎麼又給我加了一個老婆?我可是一個對感情很專一的人,你可不要誹謗噢!」心中卻在琢磨該什麼時候搞定李筱婷?

「你少來了,不是你老婆,還怎麼冒死營救?」鄭瑩瑩翻了一個白眼,一副我還不了解你的表情。

「她是我老師好不好,我總不能見死不救吧?你忽然問她前男朋友,難道你懷疑和那人有關?」葉星辰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

「沒,只是覺得很奇怪,李筱婷無論樣貌身材,還是家境都是上上選,又有哪個男人會拒絕這樣的女子!」鄭瑩瑩像是在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對葉星辰說。

「這有什麼奇怪,萬一那男子身形高傲呢?不想依靠女人,又或者自行慚愧,覺得配不上李筱婷呢?」葉星辰滿臉的不在乎,心中卻在思量,天底下有這麼傻逼的男人么?

「可如果我說那個男人叫浩天呢?」鄭瑩瑩淡淡說道。

葉星辰身子猛然一緊,手中的啤酒罐直接捏扁,眼中兩道精光奪射而出,緊緊盯著鄭瑩瑩,一字一頓的說出一句話:「遊戲之王——董浩天?」

(新書上架,有花的兄弟儘管砸過來吧,有多少來多少,星辰VIP群:19318611,只收逐浪VIP會員,望支持星辰的兄弟請進) 「正是,他這個人我想我不用多做介紹你也應該了解吧?」鄭瑩瑩臉上也是說不出的凝重。

「嗯,你們有什麼線索?」葉星辰點了點頭,眉頭微微皺在一起,董浩天有號稱遊戲之王並不是說他玩遊戲多麼多麼的厲害,而是他將整個人生當成一場遊戲,不管任何人,甚至包括他自己都是一部遊戲的一部分。

在葉星辰還沒有出國的時候,董浩天已經化身好幾種身份,將一個黑幫老大,一個政界議員,一個商業女強人玩得傾家蕩產,黑幫老大被仇人砍成好幾段,政界議員進了精神病院,至於那個商業女強人,卻是成為了供人玩了的廉價妓女。

那時候葉星辰還只有十多歲,董浩天三字人人聞之色變,靜海市的幾名大佬包括當時葉星辰的父親葉天龍聯合發出了通緝令,黑白兩道緝拿董浩天,勢必要將他一網打盡,可惜他卻從此消失不見,卻沒想到會出現在李筱婷身邊。

當年的幾名大佬除了鄭宏以外幾乎都退出了前線,天門會更不是當年的天門會,想要對付重新歸來的遊戲之王絕對是一件難度係數極大的挑戰。

葉星辰本來不會在乎遊戲之王要做些什麼,可他卻找上了李筱婷,雖然和李筱婷的感情還沒有到水深火熱的地步,但起碼也有一定的交情,自己絕對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李筱婷全家被董浩天玩得傾家蕩產。

「呵呵,我能有什麼線索?遊戲之王的本事你又不是不清楚,當年尚且這麼厲害,這麼多年過去了,他總不可能在原地踏步吧?」鄭瑩瑩看到葉星辰男的的露出了凝重的神情,心中也稍微放下心來,只要有葉星辰的幫助,她相信以兩姐弟的能力要抓到董浩天絕對能夠辦到。

葉星辰沒有說話,而是默默的看著鄭瑩瑩,腦海中不斷的思量問題的所在。

鄭瑩瑩也沒有打擾他的意思,眼睛也是緊緊的盯著葉星辰,要是外人看上去還以為情侶對視呢!

一邊的黃奕菲回到自己的房間后越想越生氣,特別是聽到客廳沒有談話的聲音,猜到兩人進了房間,心中怒火更盛,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

不行,星辰哥哥是自己的,絕對不能夠讓那個騷女人得手,我必須拯救他與水深火熱之中。

最後終於在心中做出了一個決定,穿起拖鞋,噼里啪啦地沖向葉星辰的房間,一把將房門打開,卻見到屋裡只有葉星辰一個人斜躺在床上,眼睛望著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看到自己后,才轉過頭來!

「菲菲,有事么?」

「沒……沒事,她呢?」黃奕菲覺得奇怪,她可沒有聽到鄭瑩瑩離開的聲音啊。

「走啦,怎麼,你找瑩姐有事?」

「沒……沒事,我先去洗澡了!」黃奕菲說完轉身走出房門,心中卻是一陣竊喜,自己擔心的事情總算沒有發生。

「要不要哥哥給你拿內褲?」葉星辰看到黃奕菲那翹翹的小臀,忍不住開口調戲道。

「才不要呢?壞哥哥……」黃奕菲嬌嗔了一句,將房門關上,轉身走進了自己的房間,沒有那個壞女人在,自己總算可以好好的洗個澡了?

葉星辰嘴角露出絲絲笑意,腦海中卻在思量鄭瑩瑩臨走的時候留下的話語……

第二天早上,黃奕菲睡得正香,卻猛然感到屁股上一股火辣的疼痛傳來,整個人猛然從床上跳起來,就看到葉星辰站在自己的床邊,笑盈盈的看著自己,口中說道:「菲菲,還不起床?

「臭哥哥,又打人家,不是說好了不要隨意打屁股么?」黃奕菲嘟囔了一句。

「你叫你多少聲了?你都不回應一句,我只好動手了,怎麼?打疼了?我可沒有用多少力氣啊?要不要哥哥再給你揉揉?」此時黃奕菲只穿著一條紅色的棉質胸罩,一小半肉球裸露出來,還有那可愛嬌小的肚眼,下身是一條半透明的紅色網狀小內褲,隱隱還有一些稀疏的柔毛伸出來,一雙細腿光滑細膩,小腳丫踩在床上,臉上掛著還沒睡醒的表情,整個看上去格外的誘人。

「要……」葉星辰本來只是隨便說說,卻沒想到黃奕菲直接開口答應,而且看那表情還很期待一樣,對於葉星辰那火辣辣的目光竟然一點都不在乎,反正都被他看光了,再被看他看看算什麼。

葉星辰自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讓黃奕菲躺在床上,用手輕輕的捏著那小翹臀,來回撫摸,透過那層薄薄的內褲,只感覺快進入了天堂。

黃奕菲依舊一副享受的模樣,就像一隻小懶貓捲縮在床上,看的葉星辰一盪一盪的。

「好了,快要遲到了,起來了!」葉星辰怕自己在摸下去會忍不住做出什麼驚人的事情,只好依依不捨的離開那翹臀。

「哦……」黃奕菲也是戀戀不捨的坐了起來,抓過放在床邊的一件弔帶衫就穿了起來,完全不顧葉星辰就在他前面。、「我先出去了,你快點!」葉星辰感覺自己再看下去會火焰滔天,只好趕緊逃離,卻被黃奕菲叫住。

「星辰哥哥,你幫我拉一下背上的拉鏈嘛!」

葉星辰無語,只要心中默念我是君子我是君子,一手抓住弔帶衫背後的拉鏈,目光卻不由自主的看著背部那光滑的彷彿一層漢白玉的地方。

現在的女孩子到底用什麼保養的?連背上也是如此光滑?

幫黃奕菲拉好拉鏈后,葉星辰又見到黃奕菲拿過那條超短熱褲,麻利的穿戴起來,不由的說道:「要不要哥哥幫你拉拉鏈啊?」

「哥哥真壞……」黃奕菲翻了一個白眼,卻是趕緊將拉鏈拉上,她雖然喜歡被葉星辰呵護的感覺,身體也早被葉星辰看光,但可不想連隱私部位也被葉星辰碰過。

兩人一起吃過早餐,又一起來到了學校。

黃奕菲的再一次早到並沒有像昨天那般轟動,不知道是因為開心的原因,還是其他的什麼原因,她來到座位上后並沒有像昨天一樣呼呼大睡,而是翻出了英語課本看了起來,這到讓人大吃一驚。

自習課是英語課,葉星辰自認為英語還不錯,便沒有像其他人一樣翻看英語課本,而是拿出化學課本看了起來,前世自己的理科雖然不錯,但畢竟幾年沒有用了,很多公式都給忘記了。

不一會兒,慕容蓉從教室門口走了進來,眼見葉星辰已經到來,臉上微微一笑,也不回自己的座位,直接來到了葉星辰桌前。

其他的同學包括黃奕菲都是將目光投到了這邊,特別是黃奕菲,眼睛盯得死死的,生怕慕容蓉當著眾人的面搶走了自己的星辰哥哥。

「星辰,這個送給你!」慕容蓉從來不在乎別人的看法,更不會在意別人會怎麼想,只要她想做的,她就一定會做。

這不,當著幾十名同學的面,她拿出一塊包裝精緻的盒子遞給了葉星辰。

葉星辰一愣,今天似乎不是我的生日啊?也不是什麼節假日啊?好好的幹嘛送東西給我?難道她主動像我表白么?不對,以她的個性要是真的要表白一定直接就說了,哪裡會玩這麼多花招?

雖然心中思緒萬千,但葉星辰還是接過了禮物,微笑著說了一聲謝謝。眼看慕容蓉沒有離開的意思,知道她是想看看自己喜不喜歡,只好硬著頭皮,在眾多男生殺人的目光中拆開禮物盒。

其他的同學包括黃奕菲在內都是滿眼的不可思議,冰山美人竟然主動送禮物給男生,而且看她的樣子是那麼的開心,難道她真的已經喜歡上葉星辰這個傢伙?

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葉星辰拆開了禮物盒,發現裡面是一塊造型優美的手機。整體呈黑色,看上去厚重沉穩,顯得霸氣十足,很符合葉星辰的風格。

「哇塞,這聯想最新款的MG850,聽說這可是超越高麗棒子和小日本那些品牌機的款式啊,我前幾天才在報紙上看到過,聽說市麵價值是一萬多元也!」

「真的有那麼神奇?比諾基亞這些還要牛X?」

「當然,這可是聯想集團生產出來的跨時代產物,什麼三星,什麼摩托羅拉這些也該淘汰了,只是這款機型剛剛研製出來而已,怎麼這麼快就上市了?」

……

葉星辰還來不及說話,一旁的同學已經開始驚呼起來。

「謝謝你,容蓉,我很喜歡!」葉星辰的確很喜歡,首先這是慕容蓉的送給他的禮物,以慕容蓉的性格,這未嘗不是她第一次送禮物給別人,男人都有佔有慾,葉星辰也不例外,慕容蓉是他預定的老婆人選,自然希望自己老婆的所有第一次都是自己的,哪怕是第一次送禮物。

其次,這款手機不管從樣式還是顏色都是自己喜歡的類型,這說明了容蓉她精挑細選,再次,這是一款國產手機,說明她很了解自己的喜好。

最後,自己的手機剛掉,她就買來了一款新手機送給自己,說明了她一直將自己掛在心上。

綜合這麼多,總結出一點,那就是自己在她的心目中有著不同於一般人的地位,這叫葉星辰如何不興奮,如何不開心?

「呵呵,喜歡就好,我還怕你不喜歡呢?」慕容蓉眼見也葉星辰露出笑容,臉上的笑容也更加的燦爛,更加的迷人,只有一旁的黃奕菲很是鬱悶,為什麼自己就沒想到送手機給星辰哥哥呢?討厭的慕容蓉,這麼討好星辰哥哥,到底居心何在? 有了手機,葉星辰也想起了昨天答應慕容蓉的事情,找一個大一點的房子一起住的事情,掏出新手機,給紫楓打了個電話,讓他今天之內一定要找一個三套一廳一衛的房子,為什麼一定要一個衛生間呢?這自然是葉星辰的私心所在。

人們總說快樂的時候時間過得很快,此時的葉星辰就有這樣的感覺,彷彿才和慕容蓉說兩三句話,早自習就已經結束,郭敬幾個老愛遲到的傢伙也陸陸續續的趕到教室,自從經過昨天的事件后,幾人對葉星辰的崇拜已經達到了頂點,更是一心將他當成了自己的老大,個個走進教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朝葉星辰問好,就連歐陽俊也不再為了慕容蓉的事情而心生芥蒂,葉星辰說的對,女人不是男人的戰利品,她們有選擇自己的配偶的權利,慕容蓉她既然喜歡的是葉星辰,自己就應該大方的成全,何必那麼執著呢?

第一堂課是英語課,性感的李筱婷夾著課本走上講台,看到葉星辰規規矩矩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朝他笑了笑,翻開課本講了起來。

高一的英語都很簡單,對於在國外生活幾年的葉星辰來說自然是小兒科,要是講課的換成其他人,葉星辰根本不會聽上一句,不過既然是李筱婷,哪怕只是聽聽她的聲音也好。

眼睛一直落在李筱婷身上,腦海中開始思量遊戲之王的事情,李氏集團在靜海市也是有頭有臉的家族,李筱婷剛剛大學畢業就被調到了雲龍高中這樣的貴族學校教書,足見李氏集團的能耐。以遊戲之王董浩天的作風,既然找上了李氏集團,不整得你傾家蕩產簡直不可能。

而且他當初還是李筱婷的男友,又為何與李筱婷分手呢?難道只是為了增加遊戲的難度?這些葉星辰都不知道,他只能憑藉自己的猜測,不過縱使是猜測,一想到董浩天竟然完全將兩人的感情當成遊戲,葉星辰心中就是一陣怒火,他雖然也經常將人生當成一場遊戲,但卻一直認為感情才是這個世界上最美的東西,不管對待那一份感情都是異常的慎重,甚至包括出走的劉雨婕。

一想到劉雨婕,葉星辰心中的火氣更大,要不是董浩天,也不會出現劉雨婕這樣的事情,都幾天了,還沒有她的消息,她到底在哪兒?

李筱婷講課的途中總是忍不住朝葉星辰看去,發現他一直都看著自己,心中一陣歡喜,這連她自己也不知道。

對於葉星辰,她實在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想的?她今年二十一了,比葉星辰大了好幾歲,要說對葉星辰產生依戀的感覺,實在不可能,她可不認為自己會愛上一個比自己小那麼多的男人?可要說是姐姐對弟弟的感覺呢?很多時候都是葉星辰在關心自己,在保護自己,自己反而像一個小女孩一樣?如果說是朋友的話,可很多時候都會不由自主的去想他,總想見到他,而且和他在一起的時候總感覺特別的溫馨。那是連那個他也無法給予自己的溫馨。

心中牽盼著葉星辰,講起課來也心不在焉的,出了好幾次錯,不過大多數同學都沒有認真聽課,特別是男生們,之所以安安靜靜的上英語課全是為了看美女,哪裡在乎她講的什麼?所以一直都沒注意她的出錯。

那些成績好的,大多數都是靠著自己自學,只是對於一些重點需要老師講解,現在才剛剛開始,大多數都還是新課文,這些她們早就看過了,自然也不會多問,一個個翻到書的後面開始學習。

課堂上看似安靜,可每個人都在做著自己的事情,黃奕菲眼珠子亂轉,似乎還在為了剛才慕容蓉送禮物給葉星辰的事情鬱悶,莫小寧是一直盯著黃奕菲,又時不時的瞟向葉星辰,眼中充滿了怨毒之色。

慕容蓉也是一直盯著黑板,腦海中卻想著下午放學后與葉星辰住在一起的事情,倒不是說她已經愛上葉星辰,完全是因為馬上要脫離孤獨的興奮,她一直都將葉星辰當成好朋友而已,至少她是這樣認為的。

慕容蓉旁邊不遠處的東方藍洛卻是手裡握著一個嶄新的手機,樣款和慕容蓉送給葉星辰的差不多,也是黑色,只不過稍微小了一點點。這也是她發現葉星辰的手機丟后買來準備送給葉星辰,為了報答當日的救命之恩,可來了之後卻聽到關婷婷說慕容蓉已經送了一個手機給葉星辰,她自然不會再送手機,那樣的話會顯得自己多麼的沒品味。

「哎,為什麼我不早點來呢?要是早點來就好了!」心中嘀咕了一句,將那款手機扔進了包里,暗暗琢磨該送什麼才好?

英語課下課後,李筱婷本想上前和葉星辰談談心,但又覺得自己好歹是個老師,也應該有老師的樣子,要是來不來就找學生談心,這也太不像話了。只好深望了葉星辰一眼,抱起課本走出了教室,卻不料葉星辰趕了上來。

「李老師,中午有空么?」

「啊,有空?你有什麼事情嗎?」李筱婷內心歡喜,卻面露疑惑。

「嗯,我昨天看了一本《梁山伯與朱麗葉不得不說的故事》,有些句子不是太懂,想和你探討探討!」葉星辰一副好學生的模樣。

「好的,那中午你來我宿舍吧,教師公寓樓三樓八號!」李筱婷點了點頭,也是一副好老師的模樣,根本沒有去想過梁山伯和朱麗葉會有什麼故事。

「恩!」葉星辰點了點頭,他其實是想知道一些董浩天的事情。畢竟能不能找出董浩天,只能從李筱婷身上下手。

第二堂課是數學課,葉星辰以前數學就不錯,平常也經常用到,所以聽起課來很是輕鬆,很快,第二堂課下課,是課間操時間,郭敬幾人早拿著葉星辰起草,四眼修改,陳小龍列印出來的聯名書跑去索要簽名去了,其他的人也都去做課間操,只有葉星辰因為受傷可以不用做課間操,一個人坐在教室,覺得無聊,想要找支煙抽抽,卻發現自己身上竟然沒帶煙,心中煩悶,這個菲菲,還不是我老婆就管得那麼緊,要是真找她做老婆還不知道怎麼樣?還是容蓉好,人又體貼又溫柔。

「葉星辰,跟我到樓頂一趟吧?」這個時候,門口出現了兩名身穿黑色校服的傢伙,看上去應該是高年級的學生。

「你們是在叫我?」葉星辰轉過頭,指著自己的鼻子說道,他似乎不認識眼前這兩人啊?

「你他媽是不是聾子?這裡只有你一個人,不叫你叫誰?實相的快點跟我上樓頂,否則有你好看?」其中的一名帶著耳釘的傢伙囂張的說道。

葉星辰頓了頓,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慢慢走到門口,朝兩人說道:「去樓頂是吧?」

「當……」那人剛剛想說當然,就見到葉星辰一拳朝自己砸來,話還沒說出口,小腹就被對方狠狠砸中,一股劇痛瞬間傳入大腦,那個然字硬是活生生的咽了回去,身子更是慢慢朝下倒去。

另一名學生叫夏偉,眼見葉星辰竟然一拳擊倒了的自己的同伴,心中大驚,這才猛然想到這是讓李天鷹和張天霸也不敢單獨招惹的人物,也想起了對方可是自己大哥盧雪松和張天霸,李天鷹聯手對付的恐怖人物?頓時冷汗直冒,雙腿直達啰嗦。臉色更是慘白一片。

「對……對……對不起,我……我……」夏偉嚇得趕緊道歉,可說起話來斷斷續續,說了半天也沒有把要說的話說完。

「有煙沒有?」葉星辰卻是不滿的哼了一句,並沒有馬上動手的意思。

「有……有……」夏偉趕緊掏出了用來孝敬盧雪松的軟雲,遞給了葉星辰,又趕緊掏出打火機,就像對待自己的大哥一樣想為葉星辰點火,卻見到葉星辰手腕一番,一把小巧精緻的打火機出現在手中,輕輕一按,一道藍色的火苗竄出,整套動作一氣呵成,看得夏偉如痴如醉,渾然忘記了葉星辰的恐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