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隊長,確實是我們的失職。」

看著莉莉雅,山卓表情堅毅,然後他就轉向了洛奇:「城主大人,我們身為小隊長,沒有盡到應有的責任,請城主責罰!」

說完這句話,山卓就筆直的站在了洛奇面前,與此同時他周圍的其它小隊長也都站了起來,並且和他一樣,那感覺就彷彿是在等待洛奇的責罵一樣。

可洛奇怎麼能繼續責罵他們,該罵的莉莉雅剛才都已經罵了,因此他隨後就說道:「你們先坐下吧。」

待到山卓等人都重新坐回原來的位置,洛奇才開口:「莉莉雅剛才說的並沒有錯,你們身為小隊長,確實沒有組織好自己的小隊的衛兵,但這也情有可原。」

「不過你們要記住,對於任何一支部隊來說紀律都是最重要的,沒有紀律,再強的部隊也是一盤散沙,而身為隊長,在戰場上組織好自己的小隊,讓小隊里的人不慌不亂,是你們的責任。」

「這一點你們現在或許還做不到,但不能永遠做不到,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可就要換人了,明白嗎?」

「明白!」

「很好,現在說說你們的感受吧,第一次面對惡魔,第一次和惡魔面對面的交鋒,你們感覺怎麼樣?」

在做了一番總結性發言后,洛奇就開始讓眾人說一說面對惡魔的感受,這同樣也是他召集眾人的原因之一,大家一起交流和總結經驗,這樣才能在下次戰鬥中有更好的發揮。

時間就這樣過去了許久,當一眾小隊長從洛奇的帳篷里出來時,天都已經黑了,他們竟然在帳篷里談了一整個白天!

「奇怪……」

看著暗沉沉的天色,從帳篷里走出來的山卓就不由得皺起了眉頭,緊跟著就看向了一旁的阿加:「阿加大哥,你聽到鐘聲了嗎?」

「鐘聲?沒聽到……」

阿加搖了搖頭,表示他沒有聽到代表惡魔來襲的鐘聲。

「天都已經黑了?」

這個時候洛奇和莉莉雅也走出了帳篷,當他們發現天已經黑了時也同樣愣住,緊跟著就互相看了彼此一眼。

「今天惡魔沒來?」

兩人的反應都非常快,一看天色黑了,就知道這一整個白天的時間惡魔都沒有發動進攻,可是這卻並沒有讓他們感到絲毫的喜悅,反倒是變了臉色。

「去看看!」

說完這句話,洛奇就向著高牆趕去!

惡魔竟然一整天都沒有發動進攻,這太不正常了! 惡魔竟然一整天都沒有來攻擊?

這種情況太不正常了,使得洛奇立刻登上了高牆。

登上高牆的他很快就見到了林峰,此時林峰已經在高牆上警戒了一整天的時間。

「林峰隊長,今天沒有惡魔出現?」

「恩……沒有……」

顯然,安安靜靜的一天也讓林峰感到了不安,他愁眉不展的看了看洛奇一眼:「沒有,一整天連一隻惡魔的影子都沒有看到。」

「這……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

對於剛來背山村不久的洛奇來說,他並不清楚這到底是正常情況下,還是意外,所以只能問向了林峰。

可林峰接下來的回答,卻是讓他心頭一緊。

「這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的事情……」轉頭看向他,林峰不無擔心的說道:「在往常,一旦村子開始採礦,惡魔就接連會出現,從第一隻惡魔出現起接連不斷的出現,一直持續到採礦結束,甚至還可能會更久一些。」

「所以我也沒遇到過這種事情。」說完這番話,林峰就嘆了口氣,好一會過去他才在臉上擠出了一個笑容:「不過你也不必擔心,沒準今天惡魔會在晚上出現也不一定,這倒是經常會有的事情。」

以往惡魔雖然會不間斷的出現,但未必都是在白天,有些時候也會在晚上開始進攻。

「好,我會讓隊伍隨時準備,你如果需要支援的話就立刻派人通知我們。」

既然林峰都這麼說了,洛奇也就只好點了點頭,告訴他自己會讓隊伍時刻準備支援后就離開了。

重新返回營地,洛奇不得不將各個小隊長又叫到身邊,告訴他們讓衛兵晚上都警醒點,沒準惡魔會在晚上攻過來。

等到將這一切都安排妥當,他才總算是回到了自己的帳篷。

經歷了昨天的一場戰鬥,再加上今天跟各個小隊長談了一天,現在的洛奇可謂精疲力盡,才剛一躺到床鋪上眼皮就開始打架了。

然而他卻不能讓自己就這麼睡著,他擔心晚上會出事。

雖然林峰說惡魔十有八九會在晚上攻過來,但洛奇還是很不放心,畢竟惡魔要是沒有在晚上攻過來呢?

那豈不是說,等到明天輪到他防守的時候,會突然冒出來一大堆惡魔?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可就太糟糕了,因為洛奇很清楚昨天的戰鬥之所以能取得勝利,相當一部分原因是由於運氣不差,再有就是惡魔的數量並不算特別多,至少還沒到兩位數。

可如果明天輪到自己防守的時候,一下子出現十隻以上的惡魔,那可就難辦了,這件事洛奇不得不考慮。

結果他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沒辦法,洛奇實在是太累了,不但戰鬥導致身體負擔極重,各種各樣的事情也讓他心神疲憊,所以躺在床上的他一會就睡著了,並且一覺就睡到了天光大亮。

踏踏實實的睡了一整個晚上,醒來的洛奇立刻暗罵一聲自己沒用,趕忙衝出了帳篷,然後就看到早已準備妥當的衛兵隊,所有人就等著他了。

「莉莉雅,昨天晚上怎麼樣?惡魔來了嗎?」

一邊帶領著衛兵隊前往高牆與林峰交接,洛奇一邊詢問莉莉雅昨晚的情況。

可對於他的問題,莉莉雅卻是臉色難看的搖了搖頭:「昨天晚上……什麼事都沒有。」

「…………」

這樣的回答,讓洛奇的眉頭立刻擰成了一個疙瘩,因為如果昨天惡魔沒出現,那麼今天就肯定會出現的!

這下可麻煩了,衛兵隊前天剛剛經歷過一場戰鬥,雖然經過了一天的休息狀態好了許多,但繼續和惡魔交戰還是有可能吃不消的。

再者說上一場戰鬥的傷員現在還沒有回復,導致衛兵隊的人員並不整齊,普通衛兵少幾個人也就算了,蒙特這個主力的缺席,無疑是大大減弱了洛奇這邊的實力。

更為重要的是,既然惡魔昨天沒有出現,那麼今天出現的數量一定會特別多,基本上超過十隻是一定的,數量更多都有可能!

這讓洛奇十分擔心自己和衛兵隊能否守住高牆……

看起來,今天很可能需要林峰帶隊支援了。

憂心忡忡的想著,洛奇和莉莉雅登上了高牆,開始了一天的防守任務。

一整個白天的時間,就在他的憂心忡忡中,這麼過去了!

是的,整整一個白天的時間都相安無事,惡魔還是沒有出現!

而等時間到了晚上,洛奇由於擔心惡魔會在晚上出現,根本就沒讓衛兵隊回營地睡覺,直接就在高牆的大門口就地休息,隨時準備戰鬥。

可是和白天一樣,這個晚上雖然所有人都很驚醒,但卻是白白緊張了一宿,因為惡魔還是沒出現!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連續兩天時間都風平浪靜,讓洛奇越發的擔心起來,因為這太不正常了!不正常到嚇人的程度!

實際上不止是他,林峰這個時候也和他一樣。

當洛奇親自帶領自己的部隊在高牆上守了整整一夜時,林峰也是一夜都沒有合眼,說出來可能有些不可思議,這一晚林峰特別希望惡魔能夠出現,因為只有惡魔出現了,他才會安心。

可他的想法並沒有實現,惡魔並沒有現身。

而當洛奇和林峰再度交接了防守任務后,這份沉重的壓力也就落在了林峰的身上!

接過防守任務的他幾乎和洛奇一樣憂心忡忡,並且在高牆上一站就是一天一宿,卻是依舊沒有等來早就應該出現的惡魔。

不但如此,在這之後又過了整整三天,惡魔始終都沒有出現!

仔細算一算,惡魔已經有整整六天時間沒有出現了,這些怪物就彷彿消失了一樣,蹤影全無。

可是這種情況對於背山村來說卻是太不正常了,因為別說是現在,哪怕是在不採礦的時候,惡魔也會隔三差五的光顧這裡,只不過數量不會很多而已,連續六天都見不到惡魔的影子這種事情在眾人記憶中完全就沒發生過。

這下子所有人的心裡都開始著急了,惡魔呢?

惡魔哪去了?! 惡魔消失了……

一連六天時間,惡魔銷聲匿跡,所有人都因此變得人心惶惶。

這話聽起來或許有些奇怪,惡魔不見了,這不是一件好事嗎?

不,這絕對不是好事!

請不要忘記,惡魔佔領陸地已經有百年之久,現在陸地上的每一個角落都有惡魔的蹤跡,區別只在於或多或少而已,在這種情況下惡魔隨處可見才是常態,突然間消失反倒變的不正常了。

尤其是對於現在的背山村來說,就更加如此。

現在無論是以林峰為首的背山村一眾,還是洛奇帶領的雷鷹城衛兵隊,雙方都忍不住的開始擔心。

他們原本已經做好了惡魔會源源不斷發動進攻的準備,而按照以往的經驗來看,一旦背山村開始採礦事情也確實會演變成這種結果,從來沒有過意外。

但意外卻發生了,一連六天時間惡魔都沒有對村子發動進攻,甚至連影子都沒有出現,這頓時就讓所有人都變得緊張起來。

惡魔到底哪去了?

這個問題,沒有人知道答案。

但為了弄清楚這個問題的答案,洛奇和林峰沒少想辦法,最後兩人一致決定派出浮空船進行偵查!

在這之前,浮空船一直都停靠在破天峰上沒有出動,因為前面兩次戰鬥的規模都太小了,實在用不著出動浮空船這種大殺器,可是惡魔一連這麼多天不見蹤影讓林峰和洛奇變得非常擔心,不得不將浮空船派出去進行偵查,以便出現狀況時能提前有個準備。

而另外一方面,惡魔的銷聲匿跡雖然弄的人人心裡都不踏實,對於洛奇他們來說卻也有好的一面,那就是經過了這麼多天的修養,以蒙特為首的傷兵基本都痊癒了。

這對於洛奇來說絕對是值得送上一口氣的好事,尤其是蒙特的傷愈更是讓衛兵隊的實力恢復了以往的水平,使得再與惡魔戰鬥時可以全力出戰了。

另外,被抽了三鞭子的杜莎也基本上康復了。

她之所以能如此快的康復,一方面是由於獸人強悍的體制,別看杜莎還是個小姑娘,但畢竟是獸人,身體的恢復力要比普通人類強了許多。

另外,就是要感謝執行鞭刑的莉莉雅。

莉莉雅之所以要親自執行鞭刑,一方面是要以正視聽,另一方面也是為了保護杜莎。

身為三級戰士,莉莉雅對力量的掌控自然比一般衛兵要強了許多,所以她在執行鞭刑的時候看起來特別狠,可實際上抽在杜莎身上的鞭子並不算很重,這無疑是大大減輕了杜莎的痛苦。

而自從康復了之後,杜莎也接受了這次的教訓,終於變得老實和乖巧起來,現在只在營地內活動,再也不敢亂跑了。

只不過小丫頭的性格天生活潑,所以即便比之前老實和乖巧了許多,但也還是閑不住的。

就比如說今天。

今天是林峰負責防守任務,所以痊癒的蒙特就繼續帶領衛兵隊訓練,而當父親離開了帳篷后,杜莎就從帳篷里偷偷跑了出來,並且身上還背著自己的弓和箭。

背著自己的弓和箭,杜莎就一個人來到了當初受刑的木樁前,然後就站在了距離木樁一百步以外,緊跟著就直接彎弓搭箭。

雖然杜莎這幾天確實老實了許多,但她心裡依舊想要和蒙特一起戰鬥,並且沒有忘記要努力的練習。

而不得不承認的是,杜莎的箭術真的非常精湛,說她在箭術上是個天才也不為過,因為並不想讓女兒受到任何傷害的蒙特根本沒有交過她箭術,可杜莎卻靠著自學硬是練成了百步穿楊的功夫。

站在距離木樁的百步以外,杜莎將長弓拉開后稍作瞄準就射了一箭出去,眨眼過後就聽見嗖的一聲,飛出去的箭羽準確命中了木樁!

這之後的杜莎就開始連續開弓放箭,速度非常快,雖說由於過快的速度稍微影響了準頭,但也僅僅是稍微有些影響,她連續射出的箭羽依舊全部命中了木樁。

「嘻嘻!」

看著自己射出去的箭羽全部命中目標,杜莎就得意的笑了笑,露出了嘴裡的兩顆小虎牙,隨之蹦蹦跳跳的跑到木樁前將箭羽挨個都拔了出來。

可就在她剛剛將木樁上的箭羽都拔下來,正一蹦一跳的跑回去準備繼續練習時,刺耳的鐘聲卻是突然響了起來!

「惡魔來了!」

聽到塔樓上突然傳來的鐘聲,杜莎先是一驚,緊跟著就明白了這麼回事,消失了這麼多天的惡魔……終於出現了?!

也正是在她聽到鐘聲的同一刻,洛奇的身影就出現在了營地上空,聽見鐘聲的洛奇依靠空魔戰甲直接飛到了半空,然後就迅速朝著高牆飛了過去,而在他離開后不久,莉莉雅和蒙特也是先後從營地內衝出,向著高牆的位置跑了過去。

「杜莎!好好在營地待著!」

當蒙特飛快衝向高牆時,正好和營地內的杜莎擦肩而過,然後就大聲說到。

聽到這話的杜莎努了努小嘴,雖說很不情願,但還是還是壓下了心裡的蠢蠢欲動,老老實實待在了營地里。

惡魔終於出現了,這件事讓杜莎再也沒有心思練箭,乾脆就跳到了一旁的木樁上,踩著木杖向高牆張望,結果什麼都看不到。

左看右看發現什麼都看不到,杜莎就垂頭喪氣的跳下木樁,垂頭喪氣的回到了帳篷。

「可惡,一個個都拿我當成小孩子,氣死人了!」

回到帳篷里,杜莎努著小嘴坐一屁股在床上,心裡十分不滿。

「我都已經十五歲了,父親十五歲的時候明明都已經參加軍隊了,結果卻不讓我參加衛兵隊,氣死人啦!」

坐在床鋪上,杜莎一邊氣鼓鼓的抱怨著,一邊用小拳頭撒氣一般砸這床鋪,砸的床鋪砰砰作響。

就這樣抱怨了一會兒,杜莎或許感覺到累了,乾脆就躺在了床鋪上,嘴裡一邊嘟囔著無聊,一邊幻想著自己參加戰鬥后大殺四方箭無虛發的樣子。

在這種幻想下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才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竟然是在不知不覺間睡了一覺。

然而她才剛剛睜開眼睛,腦袋還迷迷糊糊沒有清醒呢,就突然聽到帳篷外傳來的聲音。

這聲音她簡直太熟悉了,正是父親的聲音!

「所有人!做好戰鬥準備!準備去支援背山村的部隊!」

聽到這話的杜莎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緊跟著就跑到了帳篷外。

她剛一出帳篷,就看到衛兵隊急急忙忙的從帳篷前跑過的身影。

「怎麼了?發生什麼了?」

找了半天也沒找到父親的影子,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杜莎只好拉住一個衛兵問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