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鏘!」

又是一道刀身互相碰撞的聲音傳來,一招過後,二人也是不約而同的向後退出幾步。

傲石看著傲爽,雙目微眯:「沒想到爽弟用起刀來也是像模像樣?」

「呵呵。」傲爽微微一笑:「多謝稱讚了,都是一些野路子……」

「那麼我也開始認真了!」傲石見傲爽如此輕鬆,氣也是不打一處來,恨聲說到。

「來吧,少說廢話,我午飯還沒吃呢!」傲爽調侃著說到…… 「哈哈!」

「爽哥好氣魄!」

「都這時候了,著傲爽居然還在想著午飯吃沒吃……」

台下眾觀戰之人聽到傲爽如此說,也是有的不禁笑出聲,有的不禁搖了搖頭……

「爽弟,你確實有些自負了!」傲石聽到傲爽如此說,也是感覺傲爽有些狂妄,雙目眯起:「在玄雪門修鍊的速度和條件,根本不是你能想象的。光玄雪門便是如此,更不要說那些三品、四品的大宗門!」

「還有什麼話要說嗎?這樣吧,要不我先去吃飯?」傲爽劍眉一挑打趣到。

「雪舞蒼空!」


傲石暴怒出手,一身巔峰靈師的氣勢也是在此刻毫無保留的釋放出來!漫天的刀光,猶如鵝毛大雪一般,紛紛揚揚的向傲爽席捲而去,結合著四周的略微有些下降的溫度,讓人感覺冬天提前到來了一般!

傲爽右手一震,手掌按在魔紋刀的刀柄處,墨影刀也是急速旋轉起來,猶如狂暴旋轉的風車一般!對著傲石散發出一道道狂暴的颶風,將所有想要近身漫天的刀光,也是全部吹散!

「雪山攀霜!」

傲石不相信,自己苦練多年的刀法,居然被傲爽僅憑刀式便是破解!刀光中迸發出逼人的霜氣,輕易地凍結著空氣中的水分,彷彿要將整個演武台都要給冰封住!

「喀喀喀喀喀喀!」

「我去,這招太厲害了!」

「這要換做是我,應該怎麼辦……」演武台下站著的傲寒,看著演武台之上所結的寒冰,眉頭緊皺,苦苦思索。

「爽兒……」雖說此時天氣轉涼,而傲石的凜冽的霜氣,也是讓演武場的溫度再度下降。但是傲天豪此時因為擔心傲爽,手心居然已經開始出汗!

傲爽剛要旋轉魔紋刀,可在此時地面上以傲石為中心,居然開始慢慢結冰,寒氣肆虐!傲爽突然想起自己前些日子剛剛參悟成功化雲劍訣,化雲劍訣的一直崇尚的便是雲無相!而化雲劍訣也是沒有固定的招式的,萬般招式變化,屆時出於自心!

「蹬!」

傲爽想到這裡,右腳也是猛人一踏地面!一道無形的氣浪,也是自傲爽為中心,向周圍擴散開來!所過之處,地面上結冰之處也是一一破碎!

「咔嚓!」

「爽弟,你還是要敗!」傲石看到自己的刀式又是被破,雖說無傷大雅,但是也太打擊士氣了!當即也是一聲大喝,以壯聲勢!

「天下漫雪!」

雪影刀之上在此時居然迸發出朵朵雪花,最終凝結在一起,成為一把加長型的靈力長刀!帶著一股無可匹敵的氣息,向傲爽揮砍而去!

演武台之上在此時也是大雪紛飛,猶如幻境!

雪之力,動萬物,化蒼生!甚至就算是高溫的火焰,當溫度低到一定程度時,也會熄滅。但是,我且問一句,你能凍住雲么?

這就好比獸中之王老虎一般,可以說是食物鏈中頂端的存在,但是任你再剛猛,再兇悍!老虎也是逃不出狡猾的人類的手心!這就好比天敵一般!

這也好比傲奇和傲爽,不管你傲奇藉助誰的力量,但是你在傲爽的面前,也是不容放肆!

傲爽踏出一腳后,雙手握住魔紋刀的刀柄,對著撲面斬來的巨型雪影刀,凝神靜氣,將化雲劍訣演化於刀式之上,風輕雲淡地隨意揮出幾刀!

「這……這是要放棄了么?」台下傲寒看著傲爽的動作,也是不禁嘆了一口氣。

「哈哈,大哥,看來爽兒今天真的是能領會到宗門子弟的風範了啊!」三長老傲天雲此時也是看著傲天豪,笑著說到。

「爽兒這不是還沒敗么?別高興的太早了,三弟。」傲天豪此時也非常擔心傲爽。

「這!這是!」此時二長老雙目圓瞪,緊緊地盯在演武台之上,震驚的說到。

眾人也是隨之看去,在傲爽的刀光中,在此時居然逸散出團團小型的幽黑色雲朵,夾雜著一股淡然超凡的氣息,奮不顧身的向空中的靈力長刀,席捲而去!

「噼啪!」

幽黑色雲朵剛一接觸到靈力長刀,靈力長刀便猶如繡花枕頭一般,空有一身強大的威力,確實無論如何也發揮不出來!最終落下個分崩離析,靈氣潰散的下場!

「不可能!」

傲石看著自己最強一擊居然瞬間化為虛無,也是頗為震驚!

「蹭!」

就在這時,傲爽動了,似乎早就意識到自己會輕易的破掉這招一般。左手提著魔紋刀,右手卻是握拳,狂舞著一股開天闢地,毀滅萬物的狂暴氣息,兇猛的向傲石砸去!

「升龍擊!」

演武台之上突然出現三個傲爽,分為三個方向,同時出拳!三股狂暴剛猛的幽黑色靈力,也是猶如猛龍過江一般,向傲石的右臉砸去!

「啊!」傲石反應也是極快,身軀一震,試圖將傲爽震開!

傲爽毫不在乎傲石的護體靈力,拳勢蘊含著一股勢如破竹的拳勁,兇猛的砸在傲石的右眼眶上!

「啊!」右眼吃痛,傲石也是身形向後閃去,但是,他有傲爽快么?

「貫龍擊!」傲爽見傲石後撤,也是乘勝追擊,欺身而上!

三個傲爽在再次出現在演武台之上,三道身影,猶如大鵬展翅,雙臂在空中劃出一個圓后,兇猛的砸在傲石的左右雙耳處!


「蓬!」

左右雙耳瞬間轟鳴起來,天地間所有聲音都在此時無限被擴大,就連演武台之下觀戰之人的嘆息,都化作海浪翻滾的巨響!


傲石痛苦的捂住雙耳,面色慘白,試圖快速清醒過來!傲爽哪能給他這個機會?身型微微躍起,又是一拳!

「降龍擊!」

三個傲爽出現在傲石的上方,雙全並在一起,帶著一股海浪搏岩,一往無前的氣勢!兇猛的砸在傲石的胸口處,狂暴的力量,帶著傲石,穿透過演武台,直接砸在了演武場的地面上!

升起一陣驚天的煙塵!

待煙塵漸漸散去,演武場外的觀戰之人,在此時彷彿都沒有了呼吸一般,大氣都不敢出!只見一名面容不算俊俏的少年,從煙塵之中走來出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看著坐於觀戰席的眾長老,微微一笑:「可以宣布結果了!」 演武場上的觀戰之人,一時間也是屏住呼吸,場面在此時也是安靜了下來……

「咳……」傲天豪看到傲爽也是愣了愣,隨即喜出望外的站了起來,大聲宣布到:「這場比試,傲爽勝!」

而當傲天豪宣布完傲爽取得勝利之後,看著場中走出來消瘦少年,徒然爆發出陣陣驚天的歡呼之聲!

「傲爽大哥好厲害!」

「這場比試真是精彩,沒白來啊!」

「傲石大哥……竟然敗了?」煙塵散去,傲奇不可置信地看著躺在地上的傲石,又看了看傲爽,震驚的說到。

「爽哥竟然真的勝利了?」傲宇也是頗為震驚的說到,雖說傲宇一直支持傲爽,每次傲爽和人比試之時,傲宇也是頗為看好。但是這次傲爽的對手,可是名副其實的六品宗門的內門弟子!

「還是敗了么?哎……沒想到當年那個名噪一時的傲家最硬的石頭,也是擋不住傲爽崛起的腳步啊……」傲石一代的傲家子弟,看到傲爽取得勝利,也是不禁搖頭嘆息到。

「傲爽真的贏了,我不會在做夢吧?」一個傲家子弟看著此時英姿勃發的傲爽,輕聲說到。

而站在他旁邊的人,聽到他如此說,也是自覺的向邊上走了走,和他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傲峰,我現在心情很不好,你離我遠點!」傲雷見傲石居然敗給了傲爽,也是有些氣憤,看著身邊的先前說話的傲峰,厲聲說到。

「……」傲峰。

不同時代,不同身份,不同地位的傲家人,皆是在此時發表著自己對於這場比試的看法……

「宇弟,刀給你!」傲爽將魔紋刀拋給傲宇,對著觀戰席上眾長老行了一禮后,笑了笑說到:「沒什麼事的話,小子便先回去吃飯了,午飯還沒吃,確實有些餓了。」

隨後看了看身後還躺在地上的傲石,搖了搖頭說到:「這大宗門的弟子,也不過如此嘛。」

不過如此?眾長老聽到傲爽如此說,真的想掐死傲爽。這傲石不強嗎?恐怕在家族小輩之中,再也不能挑出一人來打敗傲石。不過傲爽確實是打敗了傲石,傲家眾長老也沒什麼說的。

傲石修鍊玄雪門的功法,配合著漫雪刀法,再使用雪影刀,威力確實極大。但是恰巧被傲爽的化雲劍訣克制,而且傲爽對於出手的時機,把握的也是相當準確。

這也致使此時傲石心有不甘,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看著傲爽不甘地說到:「爽弟,你休要猖狂!再來!我還沒輸!」

「哼。」傲爽冷哼一聲,皺著眉頭,但是旋即舒展開,饒有興緻地看著傲石問到:「你確定你三年前參加了風雲亂戰?」

傲石聽到傲爽如此問,也是微微一愣,隨即點了點頭:「廢話,家族長老都可以證明!誰都知道啊,我這三年也是一直在玄雪門修鍊啊。」

「那麼……風雲亂戰不讓殺人么?」傲爽雙目微眯,看著傲石問到。

場中再次安靜下來,聽到傲爽說起殺人這兩字,不知怎的,在場所有人皆是後背竄起陣陣涼風,神情也是有些不自然起來!

「石兒,你敗就是敗了,不要多說了。」三長老傲天雲聽到傲爽如此說,還真怕傲爽做出什麼事來,這傲爽,確實是個說殺就殺,都不帶皺眉的主!

「爽兒,這只是一場比試,傲石畢竟算是你的哥哥。」傲天豪當然也不希望看到家族之內有自相殘殺的事情發生,因此也是提醒到。

「爹,三叔,我沒有想做出什麼不好的事情。我只是想提醒石哥一下,剛才的場景如果發生在生死搏殺之中,我想後果,石哥也是知道的……」傲爽自然知道傲天豪和傲天雲心中所想,故此拉長聲音說到。

「這……」傲石想起自己剛才被傲爽打的雙耳轟鳴,毫無反手之力時的場景,也是不禁打了一個哆嗦……那時候,自己可以說是一隻待宰的羔羊,無論傲爽做什麼事情,自己都沒有能力出手阻止。

傲爽的話已經說的夠明白了,你當時被我打的沒有一絲還手之力,這要是換做生死搏殺之中,你早便被我殺了。現在你還說自己沒輸,還要再打一場,是不是有些不知進退了?

「還有事么,沒事我走了。」傲爽看著傲石問到。

「爽弟果然勇武難當,我傲石今天也算是領教了,但是我還想跟爽弟說一下。風雲亂戰之上,雖說殺人這件事時有發生,但是各大宗門,還是比較忌諱這點的,畢竟都是各個宗門耗費人力物力,苦心栽培出來的人才。」傲石頓了頓,隨即話鋒一轉:「呼,我還真沒想到,我今天居然真的敗在了你的手裡,而先前還是我向你發出的比試請求,真是有些可笑了……」

苦笑著搖了搖頭:「爽弟,風雲亂戰之上,基本上所有參加亂戰之人,都是有著越階戰鬥的能力,而且天才、奇才、鬼才更是頻出!呼,總之一句話,小心一些吧。」


傲爽見到傲石語氣平和,而且確實是在好心提醒自己,應該也是放下了心中的芥蒂,當即也是拱了拱手:「多謝石哥的提醒,爽弟在此多謝了!時間也不早了,我也回去了。」

「嗯。」傲石點了點頭,隨即低下頭,看了看手中的雪影刀,又看了看傲爽離去的背影,喃喃自語到:「爽弟,如果你真的能成為這一屆的風雲王,恐怕天下之大,也是盡可去得。而到那時,就不是大宗門選你了,而是你選大宗門了啊……」

風雲之王!風雲亂戰之上,表現最為優異,最為出色的人!歷屆,能夠成為風雲王的人,幾乎全部都是大宗門的弟子……

不知這屆,因為傲爽的加入,會掀起怎樣的風波?

傲石突然想起自己當年參加風雲亂戰之時的場景,而今年,他也是突然決定。回宗門之後,申請一下,隨著宗門長老前往風雲亂戰的戰場,一睹傲爽的英姿! 「石兒,看到了吧,這便是我們傲家的絕世天才。」三長老傲天雲來到傲石的面前,捋了捋鬍鬚:「你也不能懈怠,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

「嗯。」傲石點了點頭,微笑著說到:「這些年在玄雪門,雖說見慣了各種各樣的天才,但是爽弟這樣的絕世天才,居然能不驕不躁,也沒什麼傲人之意。我們傲家,也真的是振興有望啊。」

「你能如此想是再好不過了。」傲天雲笑了笑:「走吧,爹還有些事情跟你說。」

「嗯。」傲石點了點頭便隨著傲天雲離去了。

「好了!」傲天豪身形一躍來到演武台上:「見識到了咱們傲家小輩之間的巔峰對決,你們以後更要好好修鍊,不僅是為了自己,更是為了我們傲家!」

「是!」演武台下眾人也是同時對著傲天豪行禮說到。

「行了,散了吧。」傲天豪擺了擺手。


眾人見傲爽和傲石都先後離去,人群喧囂了一會之後,也是漸漸散去……

——————————————————————————————————

傲爽回到自己小院內,吃了一些東西之後,一躍到了房頂之上。躺在房頂上,看著天邊的夕陽,不禁升起一絲感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