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那我就放心了。你等下告訴你未來姑爺,就說我不會讓他的妹妹輸的太難看的。」斯法德英摸著有點小激動的胸部說,還別說,聽魅惑的,尤其是那對深溝,足以讓陳超流鼻血了。

「你出去吧,我要換衣服了。準備比賽。」斯法德英把小婢趕了出去。

觀眾席,草碧問陳超:「你怎麼不買你未來的妻子贏呢。」

「切,我又不是傻子。你不是也跟著我買嗎。」陳超鄙視的說,這不是沒話找話嗎。

「小師妹,你是不是很無聊。」陳超說。可能最近真的很少關心這個小師妹了。

「是有點,你那個便宜老爹現在都忙的見不到蹤影了,以前多少還可以欺負一下他,現在真的有點理解了李清照居士簾轉西風,人比黃花瘦的凄凄慘慘戚戚了。」草藍嘆了口氣說。

「不會吧,這麼嚴重,小師妹可要趕快醒過來,千萬別這樣下去的,會得抑鬱症的。」陳超驚訝的說。

「跟你恩人帥哥說說,有什麼心事啊。」陳超立馬當起了心理醫生。

「那個,那個,我是不是喜歡上你那個便宜老爸了,我現在一個人的時候就專門想著他那天晚上爬我床的場景,你老爸還真是性格堅韌啊,爬了一個晚上,被我踢了一個晚上,硬是沒爬上來。」草藍傻笑著說。

「還好,病的不是很嚴重。我老爸那是傻,是我早就霸王硬上弓了。」陳超摸著草碧的額頭說。

「你才得病了呢。還霸王硬上弓。」草碧一臉黑線的說。

「嘿嘿,你懂的,就你的容貌放在我們那個時代,絕對是大明星。也虧了老爸了,還能忍住。」陳超嬉皮笑臉的說。

「找打」草碧立馬拳腳相向。下面的正賽沒開始,這邊的母親教子的比賽場面就出現了,並且這位母親絕對是美女中的極品。至於那個被美女教訓的混小子,旁邊的觀眾就直接忽視了。

這場小鬧劇直到小巴渃他們回來才結束。觀眾們脖子都伸的歪了,硬是快跳出來的時候總是被陳超給擋住了。氣的幾個性急的觀眾都想參與毆打陳超的行列。當草碧整理好衣服安靜的坐下去,準備看比賽的時候,所有看這邊的男同胞們,都失望的坐了下來。口裡還飆了幾句罵娘的話。

「誒,你們怎麼還拐賣了個小妹妹回來了。」陳超看著拯救自己的小巴渃和小麗後面還跟著個小丫頭,問道。

「我可不敢,那還不被二公子打死啊。」小巴渃老老實實的說。

「小娜娜,這就是你要找的二公子,有什麼話就對他說吧。」小麗對後面那個還有點小羞澀的美女說。

「拜見二夫人,拜見姑爺。我是奉我家主子的命令給二公子帶幾句話的,不是他們拐賣過來的。」小娜說。

「你不是德英妹子的小婢吧,說吧,帶什麼話了。」陳超問道。

「我家主子說,她會照顧好藍姑娘的,叫你不要擔心。」小娜說。

草碧剛喝進嘴裡的一口茶,差點就又要飛出來了,還好最後時刻擋住了。陳超也被這句話雷的里焦外嫩的。

「跟我謝謝你家主子,並且告訴她,盡量注意安全,實在不行了,就投降,千萬別死扛著。小心藍姑娘,藍姑娘外號你知道是什麼嗎。」陳超問道。

小娜搖了搖頭,「修真界天才小魔女,我已經告訴我藍妹妹叫她盡量不去打你家主子的臉了。這也是我的一份心意吧。」陳超無奈的搖著頭說。

「多謝姑爺的關心,我一定會提醒我家主子注意安全的。我現在就去。」小娜知道了後果的嚴重性。該死的情報部門的調查報告,簡直就是一堆垃圾,虧了斯法德英光是研究這些情報,制定戰術就研究了三天三夜。相比這些,外圍的賭場更是要虧大了。要知道這場比賽。斯法德英的賠率是一賠一,而草藍的賠率是一賠30。

「好吧,你走吧。」陳超裝著苦惱的說。

等小娜走後,陳超和草碧立馬哈哈大笑起來。

「還好,已經下注了,比賽也快開始了,我的未來岳父大人這次是偷雞不成蝕把米,賠了女兒有折兵啊。」陳超笑著說。

「我們是不是有點卑鄙。」草碧笑著波濤洶湧的,腰都直不起來了。看的邊上的漢子們,口水都快留下來了,還好這是貴族區,那些男人還不至於做出什麼失禮的事,倒是他們的女伴們,紛紛都表示了抗議,他們也總算收斂了點,但是眼睛還是不自覺的往這邊瞄。

突然,那些男的眼睛感覺好癢,眼淚也是開始嘩嘩的往外冒。

「叫你們看。」草碧狠狠的說。

「師妹,算你狠,他們不會是得了紅眼病吧。嘿嘿」陳超看著幾個正在瘋狂用手帕擦眼的男人說。

「放心,只是點花粉,過個十分鐘就沒事了,快看,選手進場了。」草碧指著格鬥場zhongyāng說。(未完待續。) 「小姐,姑爺叫你小心點。」小娜隔著一群保衛對著斯法德英喊道。

「知道了,」斯法德英就聽到了這幾個字,至於前面的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早就被比賽開始的奏樂帶到了九霄雲外去了,此時的她心裡特別的甜蜜,心裡的那些小疙瘩也撫平了。

「沒想到這個獃子還知道關心我啊。」斯法德英心想。

如果說有一個失誤是自己,那麼這個失誤足以讓你悔恨一生。斯法德英猜中了開頭,卻永遠都沒猜中過程。就是聰明的小娜看到她那嬌羞中帶點甜蜜的樣子,也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可能她也不想看到自己的主人被虐的慘狀。

選手進場,最開心的莫過於觀眾席上的那些賭徒們,聲浪是一波高過一波,陳超沒有去足球場上感受過這種場面,但是在電視裡面還是看過的,用草碧的話說就是沒看過豬跑,但是還是吃過豬肉的。於是陳超也跟著旁邊的觀眾們高呼吶喊,為下面的人加油打氣。總共十二組選手在下面的十二個小場地準備就緒。沒有教練,也沒有親友在旁邊加油打氣。只有一個裁判。那還是因為國王來了,不想讓國王看到過份血腥的場面,臨時加派的裁判。

「比賽正式開始!」郎木木敲響了比賽的銅鑼。同時也宣布了今年的少年爭霸賽正式開始了。下面的選手們頓時都進入了高度戒備的狀態。魔法師都要準備一段時間,前面基本上就是靠自己的裝備來抵禦第一波攻擊了。

草藍和斯法德英還在台上相互觀望著,看樣子還沒準備開打。就連站在旁邊的裁判都打著哈欠了。

「兩位大小姐,你們打不打啊,不打的話我先下午睡覺了,昨晚運動時間超時了。現在好睏啊。」

「閉嘴!」

只見一個水球一道雷電直接攻擊裁判。

「哎呀媽呀,還好老子閃的夠快,這兩個丫頭反應還挺激烈的嗎。」裁判心想。

「既然都開打了,那就比賽開始。」裁判說完就躲到了一邊去了。他可不想頻繁對付這種低級別的精告攻擊。

「嫂子好。沒想到這麼快又見面了。等下可要手下留情啊。」藍姑娘行禮道。

「藍妹妹,放心,要不,等下我們做場戲,你累了就投降,反正我們早晚是一家人,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斯法德英喜滋滋的出著主意說。

「反對,津山格鬥場禁止假打。」裁判立馬義正言辭的說。

一個比剛剛還要大那麼一點點,強那麼一點點的水球和雷電再一次攻擊裁判。這次裁判剛剛站立的位置都被轟出了一個坑。

「反對無效」兩人異口同聲的說。

陳超和草碧正盯著她們的比賽場地看呢。現在的陳超可是一頭霧水。

「師妹,她們兩個搞什麼,比賽就比賽,怎麼專門打裁判啊。這可是嚴重的犯規,根據現代規則是要取消比賽資格的。」陳超問。

「我也不知道,不過看那個裁判吃癟的樣子,應該是那個裁判有錯在先。要不然早就亮紅牌了。」草藍笑著說。

「不是吧,那個裁判真大膽,連小魔女和母老虎都敢調戲。阿彌陀佛,自求多福吧。」陳超也笑著說。

「兩位大小姐,你們多少也給點面子嗎,我還要在津山格鬥場混呢,雖然我有錯在先,但是好歹也沒惹你們啊。」裁判哭喪著臉說,現在他能聽到某些地方的噓聲,也能看到隔壁的幾個裁判鄙視自己的眼神了。

「好,我們開打吧。記得不要留一手哦。」藍姑娘不耐煩的打斷了這個裁判的絮絮叨叨。

「你確定?」斯法德英以為自己聽錯了。

「女人就是麻煩。」藍姑娘都懶得解釋了,直接玉女劍法急刺過去。

沒有絲毫準備的斯法德英立馬被仙劍劃開了一道口子,還好衣服是上等的犀牛皮做的,雖然被劃開,但是不至於脫落,裡面還有一件天蠶金絲內甲。這可是斯法德英關鍵時候保命的東西,防禦力藍上品。

「你干偷襲我,看招。」斯法德英立馬一個中級雷系攻擊波朝草藍攻去。

「切。比起涅槃雷劫來說,你這個攻擊還真是毛毛雨。」沒想到藍姑娘竟然無視斯法德英的攻擊,立馬迴旋劍法突刺過來。斯法德英立馬用法杖擋了一下。整個手都被仙劍震得麻木了。

而那個中級雷系攻擊也落到了草藍剛剛停留的地方。直接轟出了一個天坑。

「認輸吧。」藍姑娘把刺變挑,直接把斯法德英的法杖挑的飛到了裁判站立的位置,而劍鋒已經逼近了斯法德英的喉嚨。

「你卑鄙。」斯法德英氣的直跺腳,但是大勢已去,魔術師本來就害怕近身攻擊,何況一個不按常理出牌的草藍。

「裁判,還愣著幹嘛,開工了。」藍姑娘收起了仙劍對著還在發獃的裁判說。

裁判立馬撿起了斯法德英的法杖交給了斯法德英。同時宣布:「第一場。克朗斯家族草藍勝。」這可是本場比賽最快結束的一對。所以立馬引起了觀眾和貴賓席的一片嘩然。

「克朗斯,你確定你那個女兒沒有虛報年齡。」斯法義不可思議的問邊上的克朗斯十世。

「當然,你可以問她的接生婆。她本來就三歲嗎。」克朗斯十世得意的說。

「恭喜,恭喜。」旁邊其他三家族長立刻起身恭喜克朗斯十世。

「多謝,多謝,大家繼續看比賽吧。」克朗斯十世笑著說。

而觀眾則沒有那麼斯文了,此時是罵聲一片,許多人都把手上的賭票撕碎撒向空中。立刻整個格鬥場都下起了一片紙雨。

「凈」只見斯法煜一個風系魔法立馬把所有的紙片捲起飄出格鬥場。

「現在的孩子們,越來越不像話了。」勒特羅笑著說,「還是老煜有素質。」

所有人都躲在一邊偷笑,就連國王郎金金也偷笑了起來。

「你那個小孫女還不是仗著一把仙劍。真不知道紫竹國的人怎麼這麼大方,仙劍都能送給一個小毛孩。」斯法煜氣憤的說。

「你羨慕嫉妒恨也沒有用,誰叫你那後輩娶的都是西方大陸的媳婦呢。」勒特羅笑著說。

「好啦,兩位老前輩看比賽吧,小孩子們現在可斗得歡著呢。」國王郎金金立馬開始打圓場。於是貴賓席再一次恢復了平靜。

「好嫂子,走啦,今天中午哥哥請我們去海天閣吃海鮮。」藍姑娘扶著還跪在地方鬱悶的斯法德英說。

「吃海鮮,好耶,好久沒打牙祭了,這該死的比賽,準備了這麼久總算結束了,你嫂子有點小惆悵。」斯法德英感覺心裡突然一下子空空的。

「額,重在參與嗎。其實我也是勝之不武。好啦,別想那麼多了。我們現在就去好好吃一頓,開心一下。哈哈。」藍姑娘立馬牽著斯法德英就往場外跑。陳超和草碧此時也已經站在門口等這兩位大小姐了,小巴渃和小麗則出去領錢了。今天可是賺大發了。兩個人總共就賺了3000萬金幣,估計此刻斯法家族負責博彩中心的人都鬱悶的要哭了。

「賺了多少。」草藍蹦過來的第一句就問道。

「英兒沒事吧,剛剛藍姑娘有沒有傷到你,要是傷到你告訴我,等下回去打她屁屁。」草碧無視了藍姑娘的問話,立馬扶著斯法德英問道。

「謝謝伯母的關心,我很好。剛剛沒有受傷,不過衣服要去換一下了。是不是等下陳超你請我們去海天閣吃海鮮。」斯法德英問道。

「肯定,我們在門口等你,你快點去換件漂亮點的衣服出來,我喜歡粉紅色的。」陳超立馬笑著說,這個笑陳超自認為是本世紀最燦爛的笑容。(未完待續。) 「走啦。真會裝。」藍姑娘拍了一下還在裝b的陳超。

「你老人家還真下手狠。」陳超摸著頭說。

「弱弱的問一下,這裡應該不會禁止服用藥物吧?」陳超問。


「你不會是想在比賽的時候服用興奮劑吧。你有這種好東西?」草碧立刻追問道。

「興奮劑算什麼,我這裡有我陳超獨家秘制的金剛大力丸,能瞬間提升人的戰鬥潛能,並且是全中藥秘制,沒有任何副作用。」陳超笑著說。

「這可是居家旅行,殺人越貨的必備良藥啊。」草藍也笑著說。

「是不是真有這麼好啊。」草碧懷疑的說。

「你在懷疑我,你在懷疑我。哦買噶的。」陳超突然演起來了,完全不理會這裡是什麼地方,也沒有顧及到外面的比賽還在激烈的進行著。這廝直接衝到了被保衛封鎖的比賽進口。大聲喊道:「勒夫表哥,法雷爾,安吉爾,你們幾個快點給我打完,我請你們去海天閣吃海鮮咯。」

所有比賽的人都被陳超突然的喊叫聲嚇得一愣。而陳超也迅速把三顆藥丸用彈指神功送到了正在驚訝的三個人的嘴裡。藥丸入口即化,滿口丹香。突然間三個人精疲力盡的感覺一掃而光。

「穆飛小子,你不是剛剛很囂張嗎。不就是初級魔導士巔峰嗎,老子要把你打的真正的雞飛狗跳。」勒夫滿臉獰笑的道。三個火球同時在手中凝結,直接攻擊穆飛,並且,火球三連發變成了無限發的狀態。火球的火焰也暗藏著一絲紫色。這可是中級魔導士才具備的火焰。而穆飛則開始了左右逃避狀態,對於風系魔導士的他來說,躲避這種攻擊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但是他忘記了現在他面對的是一個狂暴狀態的勒夫,他的攻擊是不計成本,不計身體承受能力的,他只想的是把對手轟飛。

「哎呀,差那麼一點點,你沒玩過飛碟嗎?」陳超急的大吼。而草藍和草碧還有本來想阻止陳超胡來的保衛都被另外兩場比賽給驚呆了。現在他們的腦海里震蕩著的都是場中的怒喊和爆炸聲。

「這還是人嗎,這都是些發怒的雌性魔獸嗎。」所有觀眾都想著這句話。安吉爾和法雷爾把自己的對手逼得幾乎無處可逃了。這兩個傢伙直接騎在人家身上用拳頭解決戰鬥了。那場面,就像魯迅先生筆下的「圓規」般震撼。

「這兩個女娃以後誰還敢要啊。」草碧悲哀的說。

「是啊,淑女形象全毀了。」草藍也驚出了一聲冷汗。

「哎呀,總算燒到了,哈哈,燒死他,燒死他。」陳超直接蹦起來。


所有人都鄙視了他一下。

「陳超,你們在看什麼呢。這麼開心,誰贏了。」此時斯法德英已經換好衣服過來了。

「這個,你還是不看了。我們等他們出來,就去海天閣。」陳超立馬擋住了斯法德英的視線,對草藍草碧說。誰知道,斯法德英也是相當好奇的人,剛剛陳超的興奮勁再看看草藍草碧激動的神采,就知道比賽場地有精彩的表演,因為保衛們都盯著比賽,眼睛都不眨一下。

「叫你不聽話」


「叫你不老實」

「叫你燒壞我衣服」

「叫你害我走光」

。。。。。。。。。。。。。。。。。。。。。。。。。。

可憐的拉布拉多,可憐的席柱,就這樣被兩個美女騎在身上,罵一句打一拳,很快就被打成豬頭了,問題是這兩位美女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相反,越打越興奮了。那邊的勒夫也是,穆飛已經引火上身了,現在他也不敢發什麼風系魔法了。生怕一個不小心,把火勢助長了。還好自己的衣服是防火防盜防師姐的。

「哇塞,太黃太暴力了。」斯法德英也高興的跳了起來。

草碧和草藍再次把鄙視的目光掃向了她。兩個人異口同聲的說:「一個德性。」斯法德英立馬收斂了些。

「超哥哥,等下我也騎在你身上玩會,好不好。」斯法德英在草藍草碧面前吃虧,自然想著在陳超身上找回來。

「額」陳超頓時一臉黑線。

「還有,剛剛藍妹妹把我的一件藍色上品的防護服以及一件藍色上品的天蠶內甲弄壞了,你可得賠我,我聽小娜說你可是今天發財了,不多,500萬金幣。」斯法德英接著說出了更加勁爆的。

「哦買噶,怎麼,今天鬥地主啊。我可沒興趣。誰弄壞的誰賠。」陳超立馬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

「不行,你必須負責。快說,你賠不賠,你妹妹可是三歲的小孩子,去哪裡弄這麼多金幣。」斯法德英提高了嗓門。

「就是就是,要賠也找你未來老公賠,我可是沒錢了。」草藍立馬一副眼淚汪汪的可憐樣。陳超此時是想殺人的衝動也有了。

「那個,二娘同志,你女兒犯的錯你也有責任吧,說的就是你,你躲什麼。說吧,你賠多少?」陳超轉過頭對正想躲開的草碧說。


「那個,德英侄女,你看你都成了我未過門的媳婦了,你就少點,500萬,你未來婆婆可沒這麼多積蓄。」草碧知道這個事是躲不開了,乾脆打打親情牌。

「不行,500萬可是成本價。不信你去外面問問。」斯法德英死咬著這個價格不放。

「一人250萬。今天還真是二百五。」草碧立刻心痛無比的說。

「死丫頭,你別笑,叫你打架的時候小心點,不要傷及無辜,你把人家的衣服划爛幹嘛。划褲子也行啊。」陳超對著正在偷笑的草藍教訓說。

「真划褲子,估計就不是二百五的問題了。」草藍賊笑的說。剛好,小麗和小巴渃領完錢笑著過來了。小巴渃正想報喜,看著斯法德英在,就果斷的閉上了嘴巴。一臉開心的望著陳超。

「別對著我笑,沒事獻殷勤,非jiān即盜,把紫金卡拿來,你自己的也拿出來。」陳超鬱悶的說。小巴渃立馬把陳超的紫金卡給陳超,自己的也拿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