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那叫升龍柱,一共有九十九根,遍布在升龍城各個角落,聽說在升龍城建造之前,便已經存在。」

「至於它的用處……」夥計神秘的笑了笑,道,「這升龍柱有一個傳說,只有潛力超絕之人,才能將九十九根升龍柱全部點亮,古往今來,卻從未有一人全都點亮過,連名王也才點亮七十三根。」

夏天來了興趣,問道:「如何點亮?」

「很簡單啊,只要將手放在任意一根升龍柱上就行了,公子要去試試嗎?」

夏天笑了笑,搖了搖頭,感覺沒什麼必要。

夜晚,陰沉沉的,天空中連顆星星都沒有。

一番打聽之下,夏天得知羽王府八百餘口,都葬在了升龍城西側的一片老林中。

看著面前一排又一排的墓碑,夏天長長的嘆了口氣,點燃一炷香插在地上便要離去。

一個女孩的哭聲在這僻靜的林子中響起,夏天駐足轉身,往一塊墓碑前看去,只見一個女孩兒正坐在那兒啼哭。

「娘,我好害怕……」

女孩兒隱隱約約的聲音從那裡傳來,夏天愣了愣,緩緩走上前去。

「她是你娘?」

女孩兒明顯被夏天的聲音嚇了一大跳,渾身一個激靈,回過頭才發現夏天站在自己的身後。

「不……不是……我在只是路過這裡……摔了一跤……」

女孩兒臉上髒兮兮的,快速的用手掌擦去眼淚,站起身來,便往遠處跑去。

夏天看著小女孩單薄的身影,最後還是沒有追上去。低頭看一眼那墓碑,上面刻著「聶淑之墓」。

「羽王府倖存下來的人嗎?」夏天嘆息一聲,「但願她今後能活的開心些。」

……

回到街道上時,已經是深夜,一眼望去,已經沒有一家的燈火還亮著,彷彿這繁華的升龍城,已經安然睡下。

夏天的腳步很輕,緩緩往客棧走去。

路過立在街道中央的升龍柱時,他停下腳步,往升龍柱看去。

升龍柱很古樸,柱壁上雕刻著一條衝天而上的飛龍,栩栩如生,讓人心中升起一種敬畏之心。

「只要將手放在任意一根升龍柱上就行了……」

腦海中閃過那客棧夥計說的話,夏天又看了看這空無一人的街道,忽然很想試上一試。

名王都只能點亮七十三根的升龍柱,自己又能點亮多少根呢?

緩緩走上台階,來到升龍柱下,夏天深吸一口,緩緩伸出手,抵在升龍柱上。

「吼——」

手觸碰到升龍柱的瞬間,夏天彷彿聽見了一聲龍吟,帶著滾滾威壓,向自己鎮壓而來。

這一瞬間,夏天的瞳孔收縮。

天靈中的萬物星辰忽然緩緩轉動,像是受到了刺激一般,瞬間散發出萬丈璀璨光芒。

那種感覺,就像是……萬物星辰在炫耀一般!

「呼!」

身前的這根升龍柱忽然亮起一道金光,衝天而起!

接近著,城中剩餘的升龍柱像是受到召喚一般,一根接著一根亮起,一道又一道的金光沖向黑漆漆的天幕!

「吼——」

龍吟之聲響徹整個升龍城,將原本已經安然睡下的升龍城,瞬間驚醒。

一家接著一家的燈火亮起,一個又一個人從房屋中走出,愣愣的抬頭看著夜空中一道又一道的金色光柱。

汗水從夏天額頭冒了出來,他沒想到,點亮升龍柱竟然有這麼大動靜,他現在都能感覺到,有人正在朝自己這邊跑來。

升龍柱還在一根接著一根亮起,每亮起一根便有龍吟響徹,夏天根本不想再測什麼潛力了,只想快速離開升龍柱,要是被人發現,定會出現許多不可預知的麻煩。

夏天想收回手,卻發現手就像是被升龍柱吸住了一般,夏天咬了咬牙,一隻手抓著手腕,雙腿登在升龍柱上,靈力加持,猛地用力。

一瞬間,夏天倒飛出去。

夏天的手離開升龍柱的瞬間,升龍柱上的金光瞬間消散,原本金光閃爍的天空,又變成了黑漆漆的天幕。

「這升龍柱真邪門……」

夏天暗罵一聲,一閃身便竄進客棧,躲進房間之中,如同做賊心虛一般,也不知有沒有人看見自己,要是被人看見就麻煩了。

明越坡 至於升龍柱到底亮起了多少根,夏天根本沒有去數過,當時他只想從那裡脫身,哪裡還有心情數有多少道金光衝天而起。

然而,他沒有去數,並不代表其他人沒有數……

「一共亮起七十三根……」

深夜,原本應該寂靜無聲的升龍城,此時,徹底沸騰了!

萬家燈火亮起,人們聚在一起,一個個都無比興奮,七嘴八舌的討論升龍柱的事情。

有人亮起七十三根升龍柱,與名王平齊,這意味著什麼?意外著,那人的修道潛力,與名王不相上下!

「我隱約看見了那個人,好像是一個少年,但是沒看清他的面貌,升龍柱的光芒消失后,一片漆黑,我也沒看清他去了哪裡。」

這則消息如颶風一般從升龍城中刮過,片刻之間,全城盡知,人們得知點亮七十三根升龍柱的只是個少年時,全都一臉驚駭,瞠目結舌。

「又有一個絕世強者要崛起了嗎……」

劍候府,劍候楞在那裡,久久沒有再開口。

「只是一個少年嗎?」

皇宮中,名王看著黑漆漆的天幕,面無表情,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那個少年會是誰呢?」

上官琳一臉的好奇,說起少年,腦子裡便忽然冒出了夏天那張堅毅的臉。

「好久沒見到小天了,皇宮的宴會就要開始了,他應該也會來吧。」 夏天一整夜都在提心弔膽中渡過。

升龍柱的事情動靜是在是太大了,想不引人注目都不行,所幸的是,似乎並沒有人注意到他才是始作俑者。

清晨,日上三竿了夏天才從房間中走出。

「昨晚發生了什麼事啊?動靜這麼大,害我一晚上都沒睡好。」夏天一臉人畜無害的模樣朝客棧夥計問道。

「公子可真是……能睡,昨晚那麼大的動靜竟然還能待著房間里。」

說著,那夥計便一臉興奮起來,道,「昨晚有人點亮了七十三根升龍柱,而且好像還是一個少年,現在到處都在談論這件事呢。」

「厄……那少年找到了嗎?」夏天眨著無辜的眼睛問道。

「沒有,沒人看見他去了哪裡。」說著,夥計嘆了口氣,道,「擁有與名王不相上下的修道潛力,名王自然會大力栽培,真不知道那少年為何要躲起來。」

「可能……是他喜歡低調吧……」

夏天笑了笑,便走出了客棧。

「竟然點亮了七十三根……」

看著街道中央的升龍柱,夏天一臉怪異之色,昨晚被自己強行中斷,要是不中斷的話,又能點亮多少根呢?

夏天甩了甩頭,將想要再試一次的想法拋到腦後,要是真的讓別人知曉是自己點亮的升龍柱,又該如何解釋如何覺醒的道靈,和提升的修為?

難不成將神魔洞的事說出來?夏天不由打了個寒顫。

站在街邊想了想,夏天便朝劍候府的方向走去,走了一段路,卻又折返回來。

「算了,明日再去找劍候吧,到時就說自己是今日才到升龍城的。」

小心謹慎些總不會有錯,夏天這樣想著,便打算回客棧修鍊一天。

「哪來的小乞丐?眼睛瞎了嗎?」

遠處傳來一句怒罵聲,夏天回頭看去,只見一個青年正在對一個小女孩訓斥。

那小女孩七八歲的模樣,臉上髒兮兮的,身上的衣服也有些破爛,此時,正跪在那青年面前不停的道歉。

「是昨晚在墳地里哭泣的那個女孩兒……」夏天心中一驚,急忙朝那裡走去。

李向陽此時正感覺心中有一團怒火無法發泄。

皇宮的宴會不日便要開始,但自己的父親竟然選擇帶自己的弟弟前去,而不是帶自己。

「就因為向青他修道資質比我好些嗎?可笑,明明我才是長子!那老不死的為何如此偏心?」

李向陽與自己父親大吵一架,便奪門而出,怒氣沖沖的走在街道上,卻被一個髒兮兮的小女孩撞在了身上。

「不長眼的蟲子,骯髒不堪,撞在自己身上,肯定把自己的錦衣都給弄髒了。」

李向陽看著跪在地上不斷道歉的小女孩,臉上露出一抹厭惡的神色,抬起一腳便踢在小女孩身上,將小女孩踢得如皮球一般,撞在了一家店鋪的牆上。

行人們看到這一幕,紛紛圍了過來,指指點點,卻沒有一個人敢上前阻止。

有人嘆息道:「他是李候家的長子……」

那小女孩被李向陽踢得快暈死過去,蜷縮在地上,不斷哭泣,一遍哭著一遍哀求:「我不是故意的……求求你……求求你放過我吧……」

女孩兒的哭泣聲讓李向陽越發煩躁,像這種卑賤的人活在世上有什麼意義?不如早點死掉算了。

聽著行人們指指點點的聲音,他冷笑一聲,朝女孩兒走去。

「是啊,既然都說我是惡人,那我今天便徹徹底底的做一回惡人吧。」

他冷笑著走到小女孩身前,冷漠的抬起腳,靈力加持,這一腳要是踏下去,一定會將脆弱的小女孩活活踩死!

「如果有來生,記得別做人,骯髒的蟲子活在世上根本沒什麼意義。」

李向陽冷冷的說道,說完,便一腳往小女孩身上踏去。

就在這一瞬間,一道殘影閃過,地上的小女孩忽然消失在原地,李向陽一腳踏空,將地面上的青瓷磚都生生踏碎。

「是誰?」

李向陽怒喝一聲,心中怒火洶湧,朝那個方向看去,只見一個少年站著那兒,手上抱著那個小女孩,一雙眼睛冷冷的看著自己。

「找死!」

李向陽冷笑一聲,朝那個少年走去,然而,那少年卻緩緩轉身,朝遠處走去。

「想逃?」李向陽眼中閃過一絲不屑,快步追了上去。

然而,李向陽詭異的發現,無論他怎麼加快速度,總是與那少年的距離相差一點點。

在一條偏僻的巷子里,夏天停了下來。

將小女孩放下來,小女孩一張髒兮兮的小臉震驚的看著夏天,她從來沒想過,有人會幫助自己。

「跑啊,怎麼不跑了?」

李向陽出現在巷子口,嘴角掛著冷笑,一步步朝夏天走去。

小女孩目光驚恐,躲在夏天身後,又蹲在了牆角,不敢出聲。

李向陽看著牆角的小女孩,眼中閃過厭惡之色,冷笑道:「像她這種卑賤的人,你救她,又有什麼意義?可悲的是,你救不了她,反而要陪她去死。不過,你們沒有離開荒島的資格,遲早也都是要死的,現在,我只不過是將你們的死期提前一些罷了。」

說著,李向陽像是想到了什麼,看著衣著樸素的夏天,道:「哦,對了,你該不會只是個平民吧?呵呵,原來也只是個卑賤的人。」

夏天面色冷漠,側了側頭,問道:「一口一個卑賤的人,你哪來的優越感?」

「你問我哪來的優越感?」李向陽哈哈大笑,像是聽見了這世上最好笑的笑話一樣。

「那我問你,你體會過富貴奢華的生活嗎?你體會過一個眼神便能讓那些下人心驚膽戰的感覺嗎?你知道將那些下人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快感嗎?」

「你不知道!你只不過是個卑賤的平民罷了,為了生存奔波疲勞,卻依舊活的像一條骯髒的蟲子一樣,只能趴在地上匍匐前進,這樣的人生,又有什麼意義?」

「你會因為踩死一條蟲子而心有波瀾嗎?不會!就如同我踩死你們一樣,最多只是髒了我的鞋底。」

夏天冷冷的看著他,一言不發,只是緩緩握緊的雙拳,感到從所未有的憤怒。

平民是骯髒的蟲子?天生就應該被那些高貴的人踩死?呵,多麼可笑的邏輯。

「在我眼裡,你還不如一條骯髒的蟲子。」夏天冷冷的說道,目光冰寒,一步步朝李向陽走去。

李向陽露出一抹不屑的笑意,活動了一下全身的筋骨,對朝自己走來的夏天道:「那我現在便讓你見識一下,人與人之間的差……」

「砰!」

李向陽的話還沒說完,瞳孔便極度收縮,一隻雷光閃閃的拳頭,在李向陽眼前瞬間放大,一拳轟在了他臉上。

夏天拳中絲絲雷電環繞,一拳打在李向陽臉上,將李向陽一張臉都打的扭曲,頭顱砰的一聲撞在巷子的牆壁上,將牆壁都撞的凹陷進去。

「怎……怎麼可能……」

李向陽滿嘴鮮血,一臉的不敢置信,他之前雖然猜測夏天可能是個修道者,但從未想過實力竟然這麼強悍!

看夏天的年紀,定是在荒島異變前出生,出生沒多久便覺醒了道靈,可是荒島異變后靈氣全無,他又如何修鍊?難道像自己一樣依靠靈石?可……他只是個平民啊!

「不!這不可能!」

李向陽眼中怒火閃爍,天靈中的靈力爆發而出,一拳朝夏天轟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