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那個迦羅雅塔萊斯就是不錯的人選,聽說他在活著的時候就以擅長屠神之舞聞名四海。「

沒錯,就是他了。

也免得這個傢伙三天兩頭跑來請戰,想要去進入殺戮之地追擊格萊德。

伊斯藍雅隨手就通過死亡魔網聯繫上了迦羅雅塔萊斯向他發布了這個命令。

一個獲得了女神卡梅拉的賜福的新進精英騎士作為屠神之舞總教官,想來這個安排一定不錯。

「不過讓迦羅雅塔萊斯一個人負責教導那麼多的亡靈們學習屠神之舞的跳法是不是任務太重了一些?「

伊斯藍雅喃喃自語。

或者迦羅雅塔萊斯需要一個助手。

比如說…

伊斯藍雅的眼中閃過一個熟悉的名字。

比如說那位迦羅雅塔萊斯的哥哥,那個格尼雅塔萊斯?

「正好,我也想知道這位獲得了女神卡梅拉的賜福的新進精英騎士和那位未來的巫妖王哪個更加受到女神卡梅拉的恩寵。「

伊斯藍雅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也是時候讓那位未來的巫妖王回來了。

雖然這個格尼雅塔萊斯的實力低了一些,可是作為未來的巫妖王,一位被女神卡梅拉的意志關注的存在。

絕對是用來進行獻祭的好材料。

而且聽說不久之前這個格尼雅塔萊斯剛剛獲得了進價?

看來獲得女神卡梅拉的意志賜福的可不僅僅是迦羅雅塔萊斯一個啊。

「真是一位無比慷慨的女神啊!「

伊斯藍雅讚歎著走進了傳送陣。 「迦羅雅塔萊斯!「

樓成從沉眠中驟然間驚醒,全身滲出了冷汗。

他大口的喘著粗氣,胸口劇烈的上下起伏著。

一直待在他身邊的侍女小謝連忙手忙腳亂的取來一塊手帕為他擦拭頭上的汗。

這些天他一共收服了整整二十個殺戮骨魔亡靈戰士,小謝是其中唯一的一個雌性殺戮骨魔的名字。

說也奇怪,這些殺戮骨魔被亡靈再生轉化成為亡靈戰士后,那些雄性殺戮骨魔是變得格外的醜陋,可是這作為唯一的雌性殺戮骨魔的小謝卻是變得尤其的美艷。

除了在身體的表面還存在少許外骨骼殘留表明了她非人類的身份外,根本就是一個身材火辣的美嬌娘。

這些天一直都是她在照顧樓成的生活起居。

樓成喘息著將手帕從小謝的柔荑中接過,一邊親自擦著汗,一邊示意小謝先離開。

這是樓成融合了格尼雅塔萊斯的靈魂寶珠的第二十天,每天到這個時候他都會被迫陷入沉眠之中。

這是融合靈魂寶珠的必要步驟之一。

每一次陷入沉眠都能夠幫助樓成大幅度的消融靈魂寶珠的力量,幫助他進一步融合靈魂寶珠。

在樓成所接觸到的相關資料中詳細的說明了這一點,並且絕大多數資料都建議盡量選擇安全區域進行靈魂寶珠的融合。

這個過程被稱為靈魂寶珠的消融期。

一旦靈魂寶珠的消融期結束,職業者將完全掌握靈魂寶珠之中所蘊含的能量。

「只是沒有哪個資料指出在融合靈魂寶珠的過程中居然還附帶讓人做噩夢的副作用。「

樓成苦笑著將手中幾乎濕透了的手帕丟到一邊。

二十次強制性沉眠,二十個漫長的可怕噩夢。

在這二十次噩夢中,樓成將格尼雅塔萊斯身為人類時期的那一段時間的經歷重新參與了一遍。

在剛剛融合了靈魂寶珠的時候,樓成就繼承了格尼雅塔萊斯的絕大部分的記憶,其中就包括他身為人類時期的那一段時間的經歷。

樓成原本以為這些突然獲得的經歷並沒有對他本身造成任何影響。

可是在經歷了這二十次強制性沉眠之後,樓成不這麼想了。

每經歷一次強制沉眠,每經歷一次噩夢,樓成都能夠感覺的到他體內的某種東西似乎被清理凈化了一遍。

特別是在剛剛第二十次噩夢結束之後,樓成明顯的聽到有一個聲音在他耳邊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然後消逝。

這明顯是格尼雅塔萊斯的聲音!

看來一直到這一刻,格尼雅塔萊斯的靈魂才真正的完全消失。


樓成不由的一陣后怕。

格尼雅塔萊斯的靈魂殘餘潛伏在他的身體里在平時當然不會對他產生什麼影響。

可是一旦他自身的靈魂力量出現大幅度的波動,這點靈魂殘餘就會突然冒出來以期待寄生在對方的靈魂內部復活。

這就是吞噬靈魂寶珠的職業者們需要面對的最大的風險。

歷史上不知道有多少職業者最終被他所吞噬的靈魂寶珠的殘餘所寄生。

這一點雖然很難調查清楚,可是在一些歷史研究者的一張名單中記錄了近萬個突然間性情大變的高階職業者。

他們之中絕大多數都曾經吞噬過靈魂寶珠。

雖然這種寄生並不能夠改變他們的人類身份,可是卻能夠讓他們的自身靈魂出現一個無法彌補的缺陷。

更有甚者,它能夠完全改變一個人的世界觀。

在心網上時常有一些關於突然間變的喪心病狂肆意橫行殺戮襲擊普通人的職業者的新聞出現。

這些職業者中很大一部分都是被靈魂寶珠殘餘寄生的倒霉鬼。

「好在消融期終於過去了!「

樓成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就在剛才,樓成重新查看了自己的識海。

他發現原本一直寄存在識海中央的靈魂寶珠終於完全消失了。

他的靈魂寶珠的消融期就在剛才總算完全結束了。

「好在消融期結束了,要不然我還真的拖不下去了。「

樓成看向面前的桌子上擺放著的一張淡金色的卡片。

這些天因為處於消融期,樓成一直深居簡出。

除了曾經偷偷的回過尤納斯的基地和尤納斯見過一面外就沒有出過法師塔一步。

只是三天前一個來自天空之城的密使曾經來到了這裡給樓成帶來了一個來自伊斯藍雅的密令。

作為信使將一張「屠神節「的邀請函送到尤納斯的手上。

雖然樓成以正在進價的借口暫停了行程,可是如今已經到了極限了。

樓成一把取過那一張淡金色的卡片。

在卡片的封面正中央用金色的線絨描繪著一個渾身是血倒在地上的神靈屍體。

在這個被剮去了心臟的神靈屍體上方站立著一個手持利劍的古老騎士。

騎士腳踏神屍,劍指天空,高聲吶喊。

這描繪的是伊斯藍雅壯年時屠神的經歷。

這是伊斯藍雅一生中的最巔峰,他的屠神者的稱號正是因此而來。

每年到了伊斯藍雅殺死神靈的那一天,整個雅塔萊斯王國都會載歌載舞進行慶祝。

這也是雅塔萊斯王國滅亡之前最盛大的節日。

「屠神節?「

看著手中籤著尤納斯的名字的邀請卡片,樓成皺起了眉頭。

在雅塔萊斯王國時期,每到屠神節,雅塔萊斯家族都有進行團聚的傳統。

在那時雅塔萊斯家族內部成員之間哪怕有再大的矛盾都要偃旗息鼓一同高高興興的度過這特殊的日子。

即便是在雅塔萊斯王國最混亂,整個雅塔萊斯王室相互攻伐相互殺戮的極致,八王之亂時期,這個傳統依然被繼承了下來。

可是…

雅塔萊斯王國已經成為了遙遠的過去。

屠神節早就被用來讚頌死亡女神卡梅拉的「死亡之日「取代,整個雅塔萊斯王室已經分崩離析。

這個時候伊斯藍雅突然重新要舉行「屠神節「,他到底在想什麼?

樓成記憶中關於白骨枯園地下城的一切都已經完全失去了作用。

這個完全變異的地下城已經脫離了本體歷史的束縛。

在這個時候地下城接下來的劇情發展有著無限的可能性。

伊斯藍雅他到底要幹什麼?

這個時候重提屠神節,他究竟想表達些什麼?


樓成緊緊的拿著那張邀請卡,陷入了沉思。 「在絕對力量面前,你根本什麼都不是。」青冥嘲諷的說道,只不過猙獰的面目讓他看起來非常的恐怖。

「正好,今日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真正實力,正如你所說,在絕對力量面前,你什麼都不是。」林楓大吼一聲,額頭上紋耀閃爍,黑髮倒立,體內的太極功法換換的運轉起來,那隱藏在他身體最深處的魔氣轟然衝出,將他的一般身體都是染成了漆黑色。而另外一般,則是有著金色的火焰升騰。

神聖、魔氣?這是兩種截然相反的力量,可是在這一刻卻是出現在同一人的身上,更然人驚訝的是,兩者居然能夠和平共處,並沒有任何的衝突。

經過這一年多的時間,林楓已經能夠掌握太極功法,也可以將隱藏在他身體最深處的魔氣收放自如。

而且林楓發現,這魔氣非常的純粹,就是比之在天斷山脈時候見到的那滔天魔氣也是絲毫的不弱。

太極功法運轉,林楓身上的金色火焰和魔氣也是糾纏在了一起,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之中,居然在換換的融合。

「轟轟。」兩股能量的融合併不可能是一番風順,林楓也是第一次嘗試,但是,他卻是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那融合之後,到底會有這怎樣的威力。

但是,畢竟兩股能量是對立的,這樣的融合是的本來平靜共存的兩股力量瞬間激勵的吞噬轟擊。

林楓要的並不是簡簡單單的一場勝利,而是要強勢的擊殺,他要所有人都明白,青冥,這個被神風學院冠之天驕之名的青年,在他面前不堪一擊。

「轟轟。」

兩股能量不斷的衝擊,若非他的肉身強悍,恐怕早就在這兩股能量的衝擊之下徹底的爆裂了。

「給我融合。」林楓大吼一聲,魔氣和金色的火焰,居然真的在融合。

「不能再等了。」青冥沒來由的心頭一緊,直覺告訴他如果繼續放任林楓下去,那麼對他絕對是非常的危險的事情。

「幽藍毒刺。」青冥嘶吼一聲,身體都是化作了一個毒刺,閃爍著幽藍的光芒,朝著林楓刺去。

這是他在覺醒紋耀之後領悟的天賦神通,幽藍毒刺,以身化毒刺,幽藍之毒遍布其上。

「咻。」

尖銳的音爆聲響起,接著眾人便是看到青冥化作了一條藍色的影子,非常迅速的沖向了林楓。

「林楓小心。」看著依然閉目不斷融合兩股力量的林楓,清月也是不由的俏臉微變,嬌呼出聲。身體之中,真元暗暗流動,如同江河一般,洶湧滔滔。只要林楓一落敗,他便會出手攔住青冥。這兩人交戰至此,每一擊都是非常的兇險,直取對方姓名,是報了必殺之決心。

清月相信,不論是林楓還是青冥,只要有機會都不會放過對方的。

速度非常的快,一瞬間,青冥便是衝到了林楓的面前,嘴角扯過一抹冷笑,殘忍的說道:「小子,去死吧。」


話音落下,青冥身上用處無數幽藍的光芒朝著林楓刺去,而他本身也是如同毒刺,刺向林楓的胸口。

「啊……」

下方眾人驚呼,尤其是那些女學員,此刻似乎都是看到林楓血濺當場,被青冥轟殺的景象,一個個忍不住捂住了眼睛,不然看這殘忍的一幕。

就在青冥即將刺到林楓胸口的時候,那一隻低垂這眼帘的林楓猛然睜開雙目,雙目之中射出兩道光芒,一道漆黑如墨,魔意滾滾,另一道燦爛如今,神聖無比。看著林楓那詭異的雙瞳,青冥心頭都是不由的一顫。

接著就看到,林楓手中的逆天劍朝著他掃了過來。

林楓居然沒有任何的防禦,不過身死朝著他劈殺過來。這完全是兩敗俱傷的打法。

青冥心顫,快速的閃向一邊,這一擊自己固然能夠擊殺林楓,可是同樣也會被林楓手中的逆天劍劈中,自己就算是不死,也會成為一個廢人,這種後顧他承受不起。即便現在他獸性佔據上風,可是那種死亡的威脅,還是讓他本能躲開。

「呼。」

看到直接被逼退的青冥,清月方才送了一口氣。不過眉頭卻是輕皺了起來。林楓身上兩色能量已經徹底的融合,暗金色的光芒閃爍,讓林楓看起來如同一尊神魔。

尤其是此刻林楓眼神之中閃爍的瘋狂光芒,更是讓她心顫。這種目光太瘋狂了,讓她害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