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那不就是了,其實我哥這人還可以的,茗兒你考慮考慮要不。」

「我不要!你先不要管我的終身大事了,你比我還大兩歲呢,更該好好找找夫君人選不是嗎。」宮茗說道,「你們家裡難道沒人催你嗎?」

「有啊,所以我人現在才在京城嗎。」

「行吧。」宮茗無奈說道。

「我們現在是走到哪了?」宋文伊突然問道,「這個地方感覺宮女太監很少呢。」

宮茗聞言掃視了下周圍的環境,發現竟不知不覺走到了風無言住的雲景殿這邊。「呃,這裡是六殿下住的地方,我們還是走吧,不能隨便進去的。」

「六殿下?是那位聽說冷酷又嚴厲的六殿下嗎?」

「沒有那麼誇張吧,這傳言不真實。」宮茗有些不滿的說道。

「我也是聽說的嗎。」宋文伊道。

「走吧,這裡不讓進的我們還是去花園逛逛吧。」宮茗其實是有些私心的,她覺得自己除皇上外唯一一個能區雲景殿的人,覺得要是別人再進去自己就會很不舒服。再有就是風無言不在裡面這會讓她失望,這都要一個周的時間了也不知道言表哥什麼時候才回來。

「這的櫻花好美啊!茗兒你們宮王府門口的兩棵櫻花也好看的。」宋文伊看著面前那粉色花瓣世界感嘆。


「宮王府門口的樹?」宮茗疑惑道,隨即反應過來說,「我家門口那是桃樹,不是櫻花樹!」

「那是桃樹嗎?看著好像啊。」宋文伊說道。

「怎麼會,桃樹是會結果實的。」宮茗反駁道。

「可是現在它沒有結果啊,花瓣還都是粉色的,就是很像的嗎。」宋文伊不服氣的說道。

「郡主?這麼巧居然在這碰見了。」

就在宮茗和宋文伊準備好好爭執爭執的時候,一道聲音突然插了進來。

宮茗望向出聲的方向,見到是一位身著華服的男子,錦服上繡的圖案與風無言的相似,宮茗心中嘀咕這人難道是個皇子。就在這男子身後是宮茗見到了自己熟悉不過的兩人——柳念念與柳宜宣兄妹二人。

「是啊,真是巧。」柳宜宣說道,眼睛一直看著宮茗和宋文伊兩人。

「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柳小姐和柳公子啊。」宋文伊也看到了他們,不冷不熱的說道。


「這是天華山莊的宋小姐宋文伊吧,這幾天聽我母妃和宜宣念念提起過。」那華服男子說道,「奧,對了瞧我這腦子,忘了給郡主和宋小姐介紹下自己了。我是風無澗,是風無言的大哥。」

「原來你是大殿下啊。」宮茗說道,她拉了一下宋文伊自己欠了欠身子向大殿下行了禮。宋文伊也不情不願的跟著行了禮。

柳念念看見她們兩個這般冷哼一聲,真是沒有規矩。雖然柳念念聲音不大,宮茗卻也聽見了,她起身後說道「柳小姐似乎很有意見呢?」

「不敢,我怎麼感對郡主有意見呢。」柳念念說道。

「既然沒有意見,那柳小姐柳公子見了本郡主也不行禮的嗎?」宮茗很少會用自己郡主的身份去壓別人,她都是很平易近人的,但她今日就是看不慣柳念念這般。

「你……」柳念念想要反駁幾句,可是事實上的確如此,自己是該向宮茗行禮的。她咬牙欠身說道:「郡主萬安!」

「宜宣見過郡主。」相比而言柳宜宣就爽快多了,但他是被宮茗和宋文伊的相貌迷住,別說行禮了其他的說不定也會去做。

「起來吧。」宮茗說道。一旁的宋文伊拚命使眼色,大意是乾的真漂亮。

「好了好了,既然大家都見過認識,這些虛禮也不重要了。」風無澗從旁打圓場說道「我們正好見天氣不錯就出來逛逛花園了,不知郡主和宋小姐可否一起啊?」

「是啊,大家一塊吧!」柳宜宣附和道,能與兩個小美人一起他巴不得呢。

「還是不了吧,我和郡主還有其他事情就不跟大殿下你們一起了。」宋文伊立即說道,這要是一起哪能好好逛啊。

「郡主和宋小姐還真是大忙人啊,每天都那麼多事情不知是不是不願與我們一起還是。」柳念念說道,語氣故意拉長了許多。

「就不勞煩柳小姐操心了,反正沒有你想著各種計劃來得忙。」宮茗不客氣的說道,老虎不發威都拿她當病貓看啊。

柳念念被噎的語塞,不知該說些什麼。

「郡主,我想你聽我解釋一下,那天你去丞相府我根本,啊,啊!痛啊!」柳宜宣聽到宮茗說那日在丞相府的事,想要挽回自己在宮茗心中的形象,急著解釋就上前捉住了宮茗的手臂。結果被不知是什麼的紅色動物噌的竄上來咬了一口,疼得柳宜宣咬牙切齒。 一劍出,天道秩序神鏈被斬,寸寸崩碎!

當這一場席捲三界的浩劫降臨,幾乎所有人都目睹了一個個神境存在被拘囿帶走的可怖場景。

在眾人心中,那天道秩序神鏈儼然如同是無法戰勝的,可誰也沒想到,陳汐剛踏足仙王境界,居然可以一劍斬神鏈!

全場震撼,獃滯若泥塑。

這一劍的威力已出三界範疇,乎所有人想象,簡直如同神來之筆,已非任何言辭能夠形容!

嘩啦~~

蒼穹上,陳汐一劍斬碎那一條粗大天道神鏈后,便一揮手,祭出大羅天網,清冽猶如星輝般夢幻的大網騰空,瞬息就將那些崩碎的天道秩序神鏈一網打盡,全部攝取。

當看見這一幕,道皇學院一眾師生又是一陣震撼,誰曾想過,那天道秩序神鏈居然可以被捕獲?

這等手段,簡直打破了他們所有的認知。

「王道廬、周知禮、軒轅破軍、沈浩然……爾等且做好準備,靜心煉化這一場『天運』!」半空中,陳汐隨口報出一串名字,就將那捕獲到的秩序神鏈碎片,一一贈予給眾人。

這些都是學院中資歷極老的教習,本身便是半步仙王境修為,仙道根基深厚無比,就差一分天大的氣運,便可以踏足仙王境。

所謂無氣運,不稱王便是如此。

不過,這大氣運卻極為難得,曠世難尋,否則他們這些教習也不可能一直滯留在半步仙王層次了。

陳汐這麼做,也是想儘快提升學院的巔峰力量,多出幾個仙王境存在坐鎮。

王道廬、周知禮等人聞言,皆都心中劇震,一時又是感動又是亢奮,萬沒想到,陳汐竟會在此時此刻,賜予這等「天大氣運」了!

「多謝院長!」

王道廬等人深吸一口氣,恭敬致謝,自內心地流露出對陳汐的尊重。

陳汐笑了笑,示意他們靜心修鍊,便將目光再次望向諸天之上,那裡,蒼穹門戶矗立,一道道粗大的秩序神鏈纏繞,顯得神秘而懾人。

原本,陳汐還想趁機多攝取一些天道秩序神鏈,可令他意外的是,在那一擊之後,蒼穹門戶竟似陷入沉寂,再無動靜。

「呵,還真是恃強凌弱的典型,知道奈何不得陳某人,便龜縮不出了么?」陳汐唇角泛起一抹嘲諷的弧度。

心中,卻是輕輕一嘆,他很清楚,只怕那蒼穹門戶正在蓄積力量,對付被拘囿帶入末法之域的神境存在,暫時無暇理會自己。

否則,斷不可就如此輕易放過自己了。

直至許久,天地異象消弭,蒼穹門戶沉寂,一切恢復如初。

「恭喜院長得證仙王大道!」

驀地,一陣歡呼聲在學院各個區域中響徹,整齊劃一,一起為陳汐慶賀,每一名教習和學生臉上,除了敬慕和尊崇之外,更多了一份與有榮焉的自信。

是的,自信!

目睹了陳汐晉級仙王境,一劍斬天道秩序神鏈的舉動,令得學院一眾師生皆都信心大增,一掃心中憂慮。

仿似只要陳汐在,即便天塌下來,也根本算不上什麼一樣。

虛空中,陳汐目光一掃,就將學院中的一切盡收眼底,心中也是湧上一抹難言的情緒,許久才笑了笑,返身降落地面。

……

此次陳汐晉級仙王境極為順利,前後不過花費了三個月時間,由於準備充足,自始至終並未遇到什麼凝滯之處。

晉級仙王境之後,最顯著的變化便是體內宙宇!

半步仙王境時,陳汐體內宙宇只不過是個雛形,並未完全穩固下來,而如今則不同,他那體內宙宇自主循環,周而復始,密布億萬星辰、彌散著純凈而至高的玄金仙王氣,處處都彰顯出生機勃勃、大道縈繞的跡象。

而時間、空間、生死三大至高大道則化作了宙宇秩序,籠罩每一寸區域,維繫著整個體內宙宇的運轉和循環,生生不息。

尤其是在那宙宇中心處,洶湧著一團純凈、晦澀、古樸原始到極致的黑洞,從中不時噴薄出一縷縷的神秘力量,而後湧入寰宇,一點點改變著整個宙宇變化。

那神秘力量,便是原始道源!

千百個仙王境存在中,也難尋覓出一個參悟出一個凝練出「原始道源」的,這代表一種圓滿的仙王大道。

古往今來,也只有那些誕生於混沌中的先天神靈,方才能擁有這等力量,融入己身,仿若體內宙宇秩序誕生的本源力量,極為驚人。

仙王境存在,因為掌控大道的不同,也是可以分作三六九等的。

一種是【普通】仙王境,僅僅掌控著時間、空間、生死三大至高法則,並未將自身所開闢的聖道之路融合。

一種是【頂尖】仙王境,這等層次不止是掌控三大至高法則,且將自身所開闢的聖道法之路完全和三大至高法則相融,所揮出的威力,要遠勝於普通仙王。

還有一種是【巔峰】仙王境,這等層次是在頂尖仙王境的基礎上,開始突破自我,探索圓滿地步的仙王大道,也就是凝練原始道源。

最後一種則是【巔峰頂尖】仙王境存在,這等存在曠世罕見,萬中無一,原因就在於此等仙王境,對「道」的感悟已經達到了自身境界的盡頭,已掌控原始道源的力量,這時候就需要去探索封神之路,參悟神道力量了!

如果按照這等劃分,掌控原始道源力量的陳汐,足可以稱得上是【巔峰頂尖】級的仙王境存在。

但是,他的情況又和其他仙王境完全不同,因為他才剛剛踏足仙王境界,對自身大道的掌控,也才剛剛達到【頂尖】仙王境的層次。

所欠缺的,就是將自身掌控的大道,全部臻至圓滿地步。


所以,嚴格而言,如今的陳汐,如果純粹以修為來劃分,是普通仙王境水準。

如果以悟道境界來劃分,則是巔峰仙王境水準。

如果按照所掌控的力量而言,則已可以媲美巔峰頂尖仙王境存在。

最後綜合在一起,以最終的戰鬥力劃分,只怕陳汐已可以達到同輩中獨步古今的地步了,談不上完完全全的碾壓同境界中人,但卻已極少會有人會是他的對手了。

總之,陳汐所具備的威能,完全無法以常理來衡量,否則他也不可能在半步仙王境時,就可以做到跨境而戰,滅殺仙王境存在了。

如今他自身已是仙王境,降至以往,其所揮出的威能自不可同日而語。

「接下來,就開始祭煉劍籙……」感受著自身力量的變化,陳汐不禁陷入到了沉思。

隨著力量的不斷提升,尋常寶物已根本無法讓陳汐滿意,像玄黃葫蘆、恨天印、青兜宮燈這一類古仙寶,力量強歸強,可用作戰鬥時,卻不適合陳汐所掌控的劍道修為。

換而言之,這些古仙寶或許可以用作一些特殊的戰鬥中,而無法成為陳汐最信賴的戰鬥手段。

像如今,他身上已搜集了能夠煉製出五火七靈扇的各種仙材,可遲遲卻沒有去煉製,原因就在於,陳汐感覺這一類寶物,只能歸為「奇物」中,在一些特殊戰鬥環境中,方才能揮出意想不到的威力。

總之,對於所擁有的寶物上,陳汐大致將它們分為了兩類,一類就是主戰鬥寶物,像劍籙,一類則是特殊戰鬥寶物,像大羅天網、玄黃葫蘆、恨天印等等。

而想要揮出自己的全部威能,顯然先要將劍籙的威能提升起來,起碼也要達到太虛階極品層次了。

所以甫一晉級仙王境,陳汐就將心思放在了祭煉劍籙上。

劍籙乃是符兵道寶,來自神衍山的不傳之秘,除了擁有無限晉級的的特質,其內還密布著諸多的神籙。

也就是說,想要祭煉劍籙,一方面需要諸多罕見的仙材,一方面則需要在其中篆刻和祭煉更多的神籙。

仙材上,陳汐已準備充足。

而神籙準備上,陳汐也大致已有了思路,那就是從星辰世界中的「無極神籙」中推演出各種適合自己的神籙,用以祭煉和篆刻在劍籙之中。

不過就在陳汐打算再次閉關祭煉劍籙時,阿秀匆匆找來,明凈清靈的瓜子臉上,罕見地浮現一抹憂慮。

「怎麼了,阿秀?」

見阿秀這般模樣,陳汐登時擱置了自己計劃,連忙問道,「是誰欺負你了?」

阿秀搖頭,猶豫了半響,才期期艾艾道:「陳汐,我軒轅氏如今的處境並不好,所以我想……」

陳汐心中頓時瞭然,拍了拍她肩膀,溫聲道:「我明白了。」

阿秀詫異抬頭,望著陳汐,道:「你明白了什麼?」

陳汐笑道:「這還不簡單,能讓你這麼反常,肯定是軒轅氏遇到了一些棘手事情,按我推測,只怕跟太上教脫不開干係了。」

頓了頓,他口吻堅定道:「放心吧,阿秀,有我在,決不會讓誰欺負到軒轅氏了。」

其實說此話時,他已猜測出了大概,浩劫之下,神境不存,而當今軒轅氏家主軒轅紹和軒轅封塵、軒轅拓北三人,早跟隨三師兄鐵雲海前往末法之域。

失去了這三位仙王境坐鎮,軒轅氏的處境可想而知有多糟糕了。

阿秀萬沒想到,自己還沒開口,陳汐就已猜測到了七七八八,那種被悉心理解和關照的感覺,令得她眼圈一下子紅了,淚水泫然欲滴。 “我操!這還是人嗎!居然一口吞下去了!”驄毅大驚,險些摔倒在地。

鬼雕吞下五行斬,胃中一陣翻滾,顯然也是受到了不小的創傷,噴出一口污血。

“嚶——”鬼雕仰天長嘯。

“冥王槍法第二式!烈火燎原!”

冥王將冥王槍高高拋起,冥王槍化身成爲一條火龍向着鬼雕而去。

“龍!又是龍!老子最恨龍!!!”再一次看到跟九霄神龍同屬龍類的動物,鬼雕大怒,向着火龍迎去。

“去死啊!!”鬼雕拍打着巨翅。

火龍吐着龍息,馬上將鬼雕盤住,龍爪不停的抓着鬼雕。

“散!!”鬼雕鳥翅往外用力一撐,便將火龍撐得粉碎。

“哈哈!龍,是世界上最最不堪一擊的生物了哈哈!”鬼雕眼神凌厲的盯着冥王。

“那有如何?凝!”冥王看着散落在空中的火龍碎片,伸出右手,張開手掌,突然緊握!

空中的火花像是受到感召一般向着中心凝聚而去。

而中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