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這麼說兇手就還在寺院咯?」青禾一手環胸前,另一手支著下巴做思考狀。「既然知道了他殺,那動機呢?仇殺?情殺?他一個方丈…..跟誰有仇跟誰有情啊?」不知道為何,青禾忽然想到了蔣夫人,隱隱覺察蔣夫人是於此事有關的。

「你不覺得這個案子最奇特的地方在於屍體自燃嗎?這個兇手,是如何在石階下,眾目睽睽中,操縱引燃屍體的?」風不器的眼裡閃著精光,就似乎是學霸遇到了高分題!

除了火源,還有一個便是助燃物。

觀察到的起火位置就只有屍體,說明火源就在屍體身上。屍體連續燃燒半柱香時間,燃燒充分,不可能沒有助燃物質!可是到底是什麼呢?

「引線!放煙花似的!」好奇寶寶君無塵剛才被支去封鎖搜查,這會執行完了命令,很是興緻勃勃得前來攪和案件思路!

「侯爺,兇手點了引線再下到山下,能燒半柱香時間的引線,得多長?引線燒過的地面有明顯痕迹的!」同樣愛攪和的燭照找到伴了!可是這次沒說錯!

風不器第一次給燭照投去了一個讚許的眼神!

「誒?那會不會是白磷?會自燃的那種?」

「白磷燃燒是需要一定溫度的,你看這屍體周圍,有什麼是定時讓溫度升高的東西嗎?」得到讚許的燭照彷彿找到了攀登事業巔峰的捷徑:否定君無塵!

「我看啊!肯定是點個炮仗往他身上一丟!」燭照一句話暴露了智商,升職夢碎!

「燭照,且不說石階下方連屍體都看不見,就是看得見,想要穿過一千零八十八層台階丟中大殿中的屍體,是人能做到的?」君無塵顯然沒有那麼無知。

可是說到丟…….似乎只有這一個法子,可以毫無痕迹的點燃屍體。

丟了什麼東西呢….炮仗是不可能,即便都到了也會有殘留物四散。可是屍身周圍乾淨,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助燃物殘留……

青禾再次環視大殿,一如往常,找不到奇怪的東西以及裝置。除了長明燈,就是香火。這些可燃物質與屍體的距離都很遠,中間皆沒有引線燃燒痕迹。

走出了大殿,站在這個寺院最高的位置觀察這寺院的布局。

寺內大樹無多,通往正殿的石階只此一條,十分寬闊,兩側是車行石坡。東西兩面的鐘鼓樓高度僅次於此,站在鐘鼓樓上,正殿以下的石階一覽無餘。

「這三日鐘鼓樓上皆是有守衛把守的,十二時辰都不曾懈怠!未曾見到任何可疑人物進出。」

對於帶了幾百禁衛來燒香的王爺來說,這些問題三下五除二就調查清楚了!都不用邁步子的。

正想去鐘鼓樓找僧人問個仔細的青禾停住了腳步,好在風不器一句提醒,不然她這來回要爬2000多層石階!

敲了敲腦袋!身後這麼大個人形外掛在怎麼沒想起來用呢?

回頭看了眼面色一直不好的風不器。

還是算了吧,這掛貌似要收費!

「那真是見鬼了啊…..又沒人在,又丟不到,業火焚身了嘛!」燭照又開始混淆視聽了。

君無塵突然沉著嗓音說到:「還有一個非常詭異之處,據守衛稟報稱,自從牌祠禮畢出來以後,根本沒見到方丈上過正殿!」

驚得燭照出了身冷汗,打了個哆嗦! 林辰想了想看著葛小倫道:「天使基因被壓制,你可以使用你的雄芯來計算這股能量波動,只要反暗能,應該就能夠隔絕掉這股波動的影響了。」

葛小倫點了點頭,站在原地開始操作了起來。

林辰笑了笑,站在葛小倫的旁邊默默的等著他。

話說這個雄芯其實卻是不錯,居然能夠抵抗噬嗥王使用的虛空引擎。

不過這並不代表著雄芯就一定能夠勝過虛空引擎。

畢竟虛空引擎也要看使用者。

噬嗥王使用虛空引擎,被葛小倫給秒了。

但是如果是華燁使用虛空引擎,葛小倫只有被秒的份。

這代表著噬嗥王這台『計算機』的運算速度跟不上葛小倫這台『計算機』。

而葛小倫的運算速度或者說上限又比不上華燁。

就好比一台普通的筆記本打遊戲和一台旗航艦筆記本打遊戲,那速度可不是一般的差距。

漸漸地,葛小倫的身上出現了一個球狀的包裹物,把他全身包裹在了裡面。

「好了,我們走吧。」

說著葛小倫朝著前面走去。

剛才的那陣波動以後,天空中已經沒有飛行的天使了。

就說這宮殿外面,就有一堆的天使正在地上趴著,一點兒反抗之力都沒有。

而那些普通的饕餮士兵正一個個的收割這這些天使的生命。

宮殿兩旁堆積著的是小山一般的饕餮的屍體。

按照通俗的話語來說,死亡比例應該是二十比一左右。

每死亡二十個饕餮士兵,才會有一個天使戰士死去。

突兀的看到饕餮正在收割沒有反抗能力的天使,葛小倫忍不下去了。

「卧槽,都給老子住手。」

說著葛小倫拿著自己的大寶劍就沖了上去。

林辰無奈的扶了扶額。

這葛小倫也真是的,你說你好歹也是一個戰鬥力還不錯的超級戰士,對付這些普通的饕餮士兵還用得著拿著長劍衝上去嗎?

你的雄芯是幹嘛的?你的大寶劍難不成不會飛嗎?

不一會兒,宮殿外面的饕餮士兵全部都被葛小倫切菜似的給砍完了。

兩人走進了宮殿裡面。

天使彥的宮殿或者說是所有天使的宮殿都十分的簡單。

入口進去就是一個大廳,大廳盡頭是王座,然後後面是休息的地方,一座宮殿就這個結構了。

進入宮殿,葛小倫就看到了噬嗥王坐在大廳盡頭的王座上面,腳下踩著一具天使的屍體,上面插著一把烈焰劍。

「喲,這不是噬嗥嗎?還記不記得你大哥啊?「

看到噬嗥王,林辰就開始調侃了起來。

他原本以為噬嗥王釋放完虛空引擎以後就離開了,沒想到居然還在這兒。

看到林辰的第一眼,噬嗥王就從王座上面站了起來。

「是你?」

「可不就是我嗎?怎麼,看見你大哥你還在那兒站著啊?就沒點兒表示?「

「我….我是我神卡爾的高級戰士,對於你們這些低等文明的士兵來說,我能有什麼表示。」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林辰卻從噬嗥王的語氣中聽出來了,他有點兒心虛。

不過林辰也能夠理解,上次噬嗥王就被他從新定義過,估計現在他心裏面還有著陰影。

「啥神卡爾,啥低等文明的,我怎麼聽著這麼的刺耳朵啊,我問你,彥在哪兒?」

葛小倫從登陸天刃7就沒有見過天使彥,所以他還是有點兒擔心彥的安慰的。

雖然說他喜歡薔薇比喜歡彥多一點兒點兒,但是不可否認,他是喜歡天使彥的。

「彥?那個可笑的新天使王?」噬嗥王不屑的說道:「從我們攻破這艘天使星體,就沒有見過她的蹤影,肯定是聽到風聲以後跑掉了。」

聽到噬嗥的話,葛小倫鬆了一口氣,彥沒事兒就好。

不過緊接著,葛小倫熊熊的怒火就燃燒了起來,居然敢當著他的面侮辱彥,這簡直就是沒有把他放在眼裡啊。

感受到了葛小倫的情緒,林辰笑了笑,連忙看著噬嗥王道:「看在你是我小弟的份上,我跟你說,現在小倫已經發脾氣了,你不知道,他發起脾氣來,連自己都打,不要命的那種,所以你還是賠償點兒什麼好東西,到時候我給你們調停一下,要不然你今天估計得死在這兒。」

「我是我神卡爾的戰士,我願意為我神卡爾獻出自己的生命,死亡沒什麼好恐懼的,我相信我神卡爾會賦予我信的生命的。」

本來林辰想著敲詐噬嗥王一點兒好東西,可是沒有想到,噬嗥王居然不聽他說的。

要知道葛小倫狠起來,到時候直接一下就能夠秒掉噬嗥了。

俗話說的好,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林辰這也算是在就噬嗥王了,可是人家不領他的好意啊,有什麼辦法呢。

葛小倫突然淡定的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面。

「聽林辰說你叫做噬嗥王,屬於卡爾的陣營,我不知道卡爾有多強大,但是就算他能夠覆滅我們地球,我也一定會奮戰到底。我們地球不是你們能夠隨意拿捏的。」

「我,饕餮王,噬嗥,入侵你們地球的罪魁禍首,沒有之一。「

說著噬嗥做到了王座上面,翹起了自己的二郎腿,一副屌屌的樣子。

「呵~」葛小倫冷哼了一聲,看著噬嗥道:「你就這麼直挺挺的杵在哪兒,不怕被突然幹掉啊?」

「這一戰之前,我都不敢在神河超級戰士的戰爭中露面。」說著噬嗥打開了自己頭部的防護裝甲,露出了自己原本的樣子。

葛小倫扭頭四處看了看,看到那些七零八落的天使,大概是知道了噬嗥的意思,不由得說道:」所以這一戰之後,你就覺得自己無敵了?「

噬嗥笑了笑道:「那倒不,不過對於地球來說,我也算是無敵了吧。」

「喲,這話說的這麼滿?你也不怕下一秒就自己跑去饕餮艦隊送幾艘戰艦給我啊?」

林辰似笑非笑的看著噬嗥,說的自己不是地球人似的。

雖然說自己是另外一個時空的地球人,但那也是地球人不是。

噬嗥王一愣,剛才和葛小倫吹牛吹得開心了,把林辰的存在給忘了。

上一次莫名其妙的『賣』出去了那麼多的東西,直接被卡爾問責了。

如果這種事情再來一次的話,他也不一定能夠保留住虛空引擎了。

」呵呵,你就放心吧,林辰不會對你動手的,我會親手了解你。「

葛小倫知道林辰如果想弄死噬嗥的話,十分的簡單,所以他先給噬嗥吃下一枚定心丸。

林辰贊同的點著頭,看著噬嗥道:」你就放心吧,怎麼說你也是我的小弟,我不會打死你的,今天這事兒是小倫和你的事兒,你們兩個自己解決吧。「

噬嗥鬆了一口氣,他知道林辰不會騙他,因為沒有那個必要。

如果是騙他的話直接控制他就行了,何必騙他呢。

「他們老喜歡談論你,不喜歡談論我。」噬嗥看著葛小倫,語氣有著一絲絲的陰沉。

「你知道我現在一直在構思什麼嗎?」葛小倫嘴角一扯,漫不經心的道:」如何把你,大卸八塊。「

一般人聽到這種狠話,應該都是直接動手了。

反正林辰是不會忍下去的。

不過噬嗥卻抬手指了指自己身體上面的各個零件,道:「隨意啊,你看我身體上面的各個零件,隨便拆,我有的是零件。」

話到此處,葛小倫也明白了,噬嗥的身體也就是機甲之軀而已。

接著,葛小倫和噬嗥又扯淡了半天。

說的林辰都想睡覺了。

「好了好了,趕快打完回去吃飯吧。」林辰看著葛小倫道:「別直接殺了他,把他身上的零件拆光,然後在讓饕餮的士兵帶回去重新組裝一下,他身上的這些零件都是精密零件,搞不好我們還能夠研究出普通戰士就能夠使用的戰鬥型機甲呢。「

葛小倫眼神亮了一下,確實,如果有著這些零件,科學家們很有可能會有靈感來製作一些新的機甲。 「好了,既然林辰這麼說了,今天的戰鬥我會留手的。」葛小倫看著噬嗥道:「一會兒,我會把你身上的零件一樣一樣的拆下來。」

說著葛小倫站了起來,啟動了自己的雄芯。

噬嗥就比較簡單了,連站都沒有站起來,就坐在王座上面。

手一伸,金光一閃,一道金色的光芒閃過。

林辰一愣,隨即笑了起來。

這噬嗥簡直是秀逗了,虛空引擎是卡爾針對天使研發出來的。

對天使的壓制是最大的,但是對於葛小倫來說影響並不大。

「啟動最終裁定,打擊目標身體。」

說著葛小倫的大寶劍就飛了出去,在空中變成了一把超級大寶劍之後落到了噬嗥的身上。

不過這次不是對著噬嗥的頭來的,而是對著他的身體。

虛空防護壁已成型,噬嗥在裡面根本就反抗不了,不一會熱,就直接被大寶劍切成了幾半。

翅膀,腿,手,都被切了下來。

而且在雄芯的超級精準的控制下。

噬嗥就剩下了一個頭和一些生物血管。

看上去還有點兒猙靈。

林辰走了過去,弄出來一個容器,把噬嗥給扔了進去。

然後語重心長的說道:「唉,剛才就告訴你,千萬不要招惹他,賠點兒錢就行了,接過你愣是不聽我的,現在好了,被肢解了吧。」

古語說的好,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吶、

罐子裡面的噬嗥並沒有多餘的動作,只是靜靜的等待著。

對於他來說,死亡並不可怕,因為以現在的基因技術,卡爾能夠再次復活他,到時候他就可以再生了。

葛小倫把地上的機甲零件放進了自己的儲物戒指裡面,然後才扭頭看著正在調侃噬嗥的林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