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這種感覺真的好爽!」

塵封淡淡的笑道,一看到那漢白玉椅下的雷霆液被偷喝。


帝王心中極為焦急,三十幾年,雷霆也就在自己的漢白玉椅之下,他竟渾然不知。

一次偶然的機會卻被眼前的這個小子就這麼輕易地喝掉了。

這特么換做誰!都會瘋掉,這小子的命也太他么的好了吧。

「哎,傻逼,哥的命就這麼好,你坐在椅子上有三十幾年了,竟不知這裡有個雷霆液?」

「哼,你以為你喝了這雷霆液就能都得過我么?不要做夢了。」

帝王鄙夷道。

塵封冷哼一聲,這時他空間之內的那些骷髏在這極度的火息作用下,表層的那些覆蓋金黃-色的氣息瞬間都開始融化了。

不僅如此,帝王近點上的這些鑲刻金箔也都紛紛被塵封吸入自己的體內。

可謂是發了大財,帝王怎能容忍下去,立刻大喝一聲。

濃烈的赤色氣息慢慢開始飄散出來,形成一股強烈的紅色龍捲風,整個大殿開始搖搖欲墜,大風呼呼颳起。

漸漸地,塵封對面的這個帝王,整個人臉都變得極為慘白,而唇部和雙眼更為鮮紅,看上去極為恐怖。


「哈哈,塵封,今**是走不出這帝王大殿了。」

帝王大喝一聲,雙爪立刻變得極為尖銳,然後急速朝塵封撲面抓來。

那尖爪尚未接近,一連串出現了十幾個紅色的爪刃,讓塵封不得不立刻站出天翼。

他迅速的飛向天空,慢慢的一陣轟然巨響,從大殿的柱子中傳來。

「轟轟轟。」

連續幾聲巨響,讓塵封禁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冷氣。

天空中的塵封看到那巨大的柱子瞬間被爪刃攻擊只剩下幾個窟窿,心裡禁不住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天空中的塵封開始慢慢屏住內息,對於他來說,體內的氣息算是大圓滿了。

冰息、火息、寒息全都存在,完全達到了一個平衡狀態。

塵封此刻已經開始偷偷運作,那氣息悄無聲息的開始遺漏,慢慢的包圍整個帝王身上,讓他毫無察覺。

帝王此刻正在拖著疲憊的身體,以便可以慢慢讓自己體內的氣息恢復。

塵封看到那帝王慌忙的樣子,冷冷一笑:「嗨,那啥,你看那是怎麼了。」

帝王微微睜開眼睛,才發現在即周圍竟然開始燃起了濃烈的火焰。

但他毫無感覺,慌忙的他立刻飛到另一處,但始終擺脫不了這濃濃的烈火。

「這是什麼?為何我感受不到?」

帝王慌忙的用手去觸碰,根本就沒有被灼燒的感覺,而且那紅色的衣衫也尚未燒焦。

可這確實是濃烈的火焰,難道是錯覺么?

「對了,是你的錯覺,親,你往你的頭上看?」

塵封哈哈大笑,當帝王抬頭張望之時,那濃烈的火焰瞬間有如瀑布撲面而下,讓他不得不屏住內息來開始驅逐這濃烈之火。

塵封心中一笑,為自己能夠熟練掌控氣息而感到驕傲。

在帝王開始運息的時候,他瞬間釋放出兩道氣息,一道是放在帝王的頭頂之上,開始燃燒出濃烈之火。

另外一道就是釋放到帝王的周圍,這股氣息完全是通過淡藍色的水息與金箔之息相互融合而成,達到了一種可以映射色澤的氣息。

帝王頭頂濃烈的火焰在帝王身體周圍氣息的運作之下,達到了一個假象。

塵封本想通過濃烈之火徹底將那帝王燒成灰燼,但這濃烈之火燃燒還需要一個過程。

塵封沒有別的辦法只能通過這種假象來拖住他。

最主要的是,帝王還會進一步耗盡體內的一些氣息來驅逐它,這樣一來,擊殺帝王的概率是越來越大。


「老子這會讓你嘗一下什麼叫冰火兩重天!」

塵封又是一陣冷笑,隨後在帝王的頭頂之上,淡藍色的冰息鋪天蓋地而來。

已經被濃烈火焰燒成黑鬼的帝王,痛哭流涕,大聲慘叫。

但也於事無補,塵封不會放棄這樣的機會,他也不會給帝王喘息的時間。

帝王無能為力,因為此刻的塵封已經不是當初的塵封,他所釋放出的氣息那可是靈境修士所能釋放出的氣息。

那可是靈境五重的境界,現在的帝王只能慌忙的全力用自己體內的氣息來抵抗這股炙熱的火息。

除此之外,他無能為力。

就當帝王疲憊迎戰的時候,誰知在他的周圍又瞬間被極度冰寒的寒冰之息全部籠罩。

最令他絕望的是,這寒冰之息並不能抵禦這濃烈的火焰。

天空中的塵封冷笑著,眯起雙眼打量這道亮麗的風景。

一個自稱帝王的大人物,此刻正在冰雕之內,拚命的與炙熱的獲悉劇烈抗爭。

這可是極為罕見的,灰頭土臉的帝王不免會招來一陣笑聲。

「來人吶!」

內部帝王的聲波瞬間穿透冰層。

「哐當」整個冰層瞬間剝落,這讓塵封皺起了眉頭。

他沒想到這個傢伙還真有幾下子,慌忙的他繼續運行冰寒之息開始彌補。

而同時,外面竟瞬間衝進來幾百名精兵侍衛,都紛紛將手中的修器朝塵封扔去。

空中飛馳的修器攜帶著劇烈濃厚的邪息壓抑塵封喘不過氣。

無奈的他只能立刻在空中用金箔之息呈現出一道金黃-色的屏障來阻擋這眾多的邪息。

本來這股金箔之息是用來罩住那帝王,可沒想到這能用來抵擋這些修器所釋放出的氣息了。

「爆!」

帝王終於有了喘息時間,立刻將體內的寒息開始四射出來,炙熱的火焰瞬間熄滅,那濃厚的冰層也相繼消融。

「塵封!我要你的命!」

那帝王猙獰面孔又再次撲面而來。濃厚的氣息渾然間看是蔓延在整個大殿之中,猩紅色的利爪急速向塵封抓來。

「瘋了,真的是瘋掉了。」

塵封慌忙的飛到另一邊,可是那紅色披衣之人帶著濃厚的邪息讓此刻的他渾身都已漸漸的泛成黑色。

塵封禁不住大驚,帝王的速度實在太快,眼看利爪即將抓到塵封之時。

「砰!砰!砰!」的幾聲巨響。

接下來便是猩紅色的血然到了大殿之上,除此之外,便是一陣慘叫聲。

只不過這慘叫聲像是某一個女子的尖叫聲。

塵封慢慢睜開眼睛,才發現那帝王整個人已經開始翻了白眼,倒在了地上。

而那些遍地精兵侍衛每個人都紛紛嚇得急忙後退,因為在塵封體外的表面,有一個巨大的骷髏人影。

三朝爲後 ,一般卻是炙紅的火色,看上去極為嚇人。

轉眼間,整個大殿的精兵悍將都跑沒影了,像是看到更加恐怖的東西。

塵封摸了摸頭,不知所惑。

因為他看不見他體外這神奇的骷髏。

「哎喲,我的媽媽呀!」

「啊,小祖宗這是怎麼了啊。」

正在塵封不知所措的時候,恍惚間從外傳來了一陣尖細刺耳的聲音。

蝕愛:撒旦總裁的替補妻

塵封愣了愣,揉了揉眼睛才發現這兩個修士跟之前被擊破的兩個黑白之影一模一樣。

… 不久后,赫連璟開車送溫暖離開醫院,之後,兩人進了一家昆城的特色餐廳。

而面對著一桌子的美食,溫暖卻一點胃口也沒有,只是象徵性的吃了幾口特色菜,就再也吃不下去了。

「怎麼,這才吃了幾口就不吃了,這些菜不合胃口?」

赫連璟剛才在醫院裡,就看著溫暖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想著是醫院的環境太過壓抑的緣故,帶溫暖出來吃吃飯,散散心。

可看來並沒有什麼效果。

溫暖淡淡笑了笑,回道:「不是,飯菜很好,只是我昨晚上沒睡好,現在有些困!」

「再多吃些,吃完飯,我送你回賓館休息,後天就是趙新和康娜的訂婚宴,你這個狀態去參加訂婚宴可不成!」

赫連璟一邊笑著說著話,一邊像前兩次一樣往溫暖面前的碟子里夾菜。

溫暖看著面前碟子里的菜已經是堆得老高,禁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聲。

「赫連先生,你給我夾這麼多菜,我吃得完嗎?」

赫連璟魅惑的看著溫暖,邪魅一笑道:「你吃不完不打緊,重要的是,我很享受給你夾菜的這個過程。」

這是什麼癖好!

溫暖一陣無語。

她拿起筷子夾起面前碟子里的一小塊腌肉放進口中,細細咀嚼,微微的掩去了一絲尷尬。

「鍾離奎哪裡,我已經派人警告過他,你放心,現在就算借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對你怎麼樣!」

赫連璟說話的語氣瀟洒肆意,好看的眼睛看著溫暖眨了一眨。

溫暖有種赫連璟在對著她拋媚眼的感覺,禁不住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一個大男人,拋媚眼,怎麼想都覺得彆扭!

「赫連先生厲害,溫暖這廂多謝了!」

溫暖咬文嚼字的向赫連璟道了謝,心情也隨之好了許多。

兩人用完飯,赫連璟開車將溫暖送到了「星海」賓館大門口。

溫暖目送著赫連璟駕車離去,這才轉身進了賓館大門。

房間外的過道上,溫暖拿著房卡剛剛打開面前的房門,身後正對著她的一間客房的門這時候忽然發出「吱呀」一聲響,像是門打開的聲音。

溫暖聽到了動靜,以為是身後房間的住客有事出門,並沒有太在意。

只是當她剛走進房間,想要隨手關上房門的時候,門卻被人用腳抵住了。

溫暖還未來得及轉身去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身後就有人一把抱住了她。

然後,房門被來人抬腳「咣啷」一聲從裡面關上。

溫暖心中一沉,奮力掙扎,卻不想被那人抱得更緊。

她又驚又怒,正想要開口痛罵的時候,那人湊在她耳際喑啞說了一句話,「溫暖,別動,讓我抱抱你!」

溫暖聽著是傅遠東的聲音,緊張的心情才稍微放鬆了下來。

傅遠東口中呼出的熱氣熏蒸的溫暖的耳垂部位痒痒的,溫暖忍著想抬手去撓癢的衝動,斥了句:「傅遠東,你瘋了你,快放開我。」

「不放,幾天不見,你就沒有想我?」

「我想你幹什麼,餓了不能吃,渴了不能喝!」

豪門寵婚:腹黑爹地太囂張 ,只是,這番話說完,她就後悔了。

「誰說我不能吃,不能喝,現在我隨便你吃,誰便你喝,吃飽喝足,我再帶你出去消化消化。」

傅遠東說話的語氣有些揶揄。

溫暖想著自己的臉此時怕是紅透了!

他說的吃飯和她說的吃飯能一樣么?

「傅遠東,你,快走開!」

溫暖窘迫的出聲怒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