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這張玉床可以保證她的身體不腐,甚至可以溫養的。」

聽到五彩仙子這麼說,胡天彷彿看了希望。

他趕緊問道:「仙女姐姐,那有什麼方法可以救她嗎?」

五彩仙子看了胡天一眼,沒有說話。

許久,她才嘆息道:「有倒是有辦法,只是……」 10多分鐘后,她們三人走到團結湖地鐵站門口,雖然已經很晚了,但因為三里屯地處鬧市區,這會坐地鐵的人還是很多的,過安檢的時候,前面已經很多人了,面對這種情況,她們也不得不跟着大夥排隊,大城市的人口密度和交通狀況從來都是這麼心塞。

思語看了下前面排隊進站的人群,心裏也有些不是滋味。雖說已經過了晚高峰,但團結湖地鐵口的人流量還是不小的,這麼說來,「宇宙中心」三里屯真的不是浪得虛名…比起后海、南鑼鼓巷這種老城區,喜歡來三里屯這邊玩的年輕人,還是佔大多數。

排隊的空檔,趙倩牽着冰冰排隊,隨即忍不住問到:「思語,這都大晚上了,團結湖的地鐵站怎麼還是這麼多人啊…這都快10點了,晚高峰應該也過了啊。」

她嘆了口氣,接着說到:「哎呀…倩姐,有什麼辦法呢…大城市的人流量從來都不小,我之前跟你說過,三里屯號稱北京的『宇宙中心』,另一個『宇宙中心』是海淀區的五道口,等咱們周六去參觀清華北大的時候,我帶你去看看,那裏的人也特別多!」

她們一邊往前挪動,趙倩又繼續說到:「也是,北京這種超大城市,人口密度還真是不小…尤其是三里屯這種市中心,來這邊玩的年輕人佔大多數,這個時間點也確實到了該回家的時候了,估計大夥兒都是這麼想的。」

聽到這裏,她也笑了起來:「哈哈哈…倩姐,你明白就好,咱們這都不算人多的了,要是趕上早高峰和晚高峰,光排隊進站都得30分鐘起…三里屯這邊的大公司很多,很多白領都在這邊工作,我上學的時候,也在這邊實習過,我上家公司離這也不遠…這麼多年了,我就沒見這裏的人流量有不飽和的時候。」

趙倩也嘆了口氣,接着說到:「哎…你們這些做白領的,掙錢也不容易…還好你就住在公司附近,也不用擠地鐵上下班,早上也能多睡會…話說,你們白領是不是都不用打卡上下班的啊?」

思語領着趙倩一邊往前走着,一邊說到:「我們公司沒有這種規定,我一般都是10點後到公司,周一早上10點半開晨會,我會稍微早到一點…不過,北京大部分公司都沒有打卡上下班一說…基本上都是10點後上班,晚上一般6,7點或者7,8點回家都是正常的…不過,互聯網公司就不一樣,我男閨蜜是搞IT的,他上班基本都是早10晚10的節奏…有時候加班到凌晨都很正常。」

「聽你這一說,感覺我們事業單位這種朝九晚五的作息還挺好的…不過我覺得,早上能多睡會就多睡會,畢竟你們的工作節奏挺快的…只是你現在都不是單身了,你男朋友條件也不錯,你幹嘛還要租房啊?你室友不介意你男朋友在你們家住嗎?」趙倩對她在北京的生活不是很了解,所以才多問了幾句。

她想了想,隨即說到:「倩姐,是這樣的…我和徐晨交往的時間還不長,暫時還達不到同居的程度,他平常出差應酬比較多,也經常不在北京,所以我也就周末的時候去他公寓住幾天,周一早上他送我上班…他的公寓就在亮馬橋,那邊都是高檔住宅區,離團結湖這兒也就兩三站路…」

「我室友是北京本地人,但她家住的很遠,而她工作的花旗銀行又在東三環內,所以她才和我一塊合租,我倆平攤房租水電這些,也挺划算的…我室友一般周末回自己家住,她不在的時候,徐晨也偶爾在我家過夜。」

聽她說完后,趙倩繼續說到:「哎呀…感覺你們大城市的人談戀愛,也是不容易…雖說你室友是本地人,但為了節省通勤時間,也得出來租房…想必北京本地人也很難承擔得起北京這麼高昂的房價吧?」

「當然了,北京的房子可不是誰都能買得起的…我不是跟你說了嗎,徐晨現在住的這套公寓,尾款還是她爸媽贊助了一部分才買上的…他在順義那邊還有套別墅,也是貸款買的,聽他跟我說,每個月月供也不低…」

「他現在住的這套公寓,雖說買得早,但也不少於8位數…倩姐,我再給你普及個基本常識,咱們現在站的地方,是北京寸土寸金的東三環,一塊磚都不會少於1萬塊錢…能住在這兒的人,都是非富即貴的…就徐晨住的亮馬橋的那片公寓,每平米房價至少比均價高2-3倍以上!」想到趙倩是個拎得清的人,思語也就不介意和她說起這些了。

聽她說完后,趙倩連連咋舌:「嘖嘖嘖…思語,有句話咋說來着,貧窮限制了我的想像…這話還真是有道理…雖說你男朋友掙錢也不少,但我也想不到,他也要貸款買房…就算他現在這套房有他父母贊助一部分,但他到底還是個有能力的人…雖說我們家的房貸都是我老公還,但你找一個經濟條件好的男朋友,以後也不用那麼累。」

「你和我室友的觀點差不多,貧賤夫妻百事哀啊,這年頭,誰不想過更好的生活呢…當然,我不是圖徐晨的這些身外之物,才和他在一起的…就算我們最後能在一起,我也不會要求他在亮馬橋這套公寓的房產證上加我的名字…這也是對他以及他父母的尊重…包括他其他兩套房產也是一樣,這些事情我都會和他說清楚的。」她說的也是事實,如果真有那一天,她是一定要和徐晨說清楚這些事情。

「思語,我要是個男人,也願意娶你這麼實誠又明事理的姑娘…雖說你只是個普通的白領,但你並不是一個愛慕虛榮的人,也難怪你男朋友會選擇你這樣的女生。」聽她說完這些,趙倩是真的很欣賞她的自尊自愛。

「謝謝倩姐看得起我,咱們趕緊去坐車吧…」

「ok,我們應該是一個方向,一起吧。」

……

這趟安檢至少排了20分鐘對,幾分鐘后,她們才趕到10號線地鐵的車廂,因為下一趟地鐵還要等6-7分鐘,她們只好選了個等候人群不多的空間站着,正當她們準備上地鐵的時候,思語的手機卻響了起來…

看是個陌生號碼,她隨口問到:「你好,請問是哪位?」

電話那頭的人直接說到:「您好,陳小姐,我們是呼家樓派出所,您的一位親戚遭遇了電信詐騙,需要您的幫助。」

「什麼?我在北京沒親戚啊,拜託你們這種騙子,編點有技術含量的謊話吧!」還沒等那邊回話,她就掛斷了電話。

趙倩聽她這麼說,隨即問到:「思語,剛剛是誰給你打電話啊?怎麼還扯到什麼騙子了?」

聽到這裏,她又笑了起來:「哈哈哈…倩姐,這年頭冒充公檢法詐騙的人可不少,剛剛有個派出所的人給我打電話,說我一個親戚在北京被詐騙了,需要我的幫助…我在北京哪有親戚啊,這種騙術也太拙劣了。」

趙倩接着說到:「哎呀…現在的騙子花樣多著呢,我以前也接過這種詐騙電話,說是我銀行卡欠費,要凍結我們家的財產…我老公聽了后,直接罵回去了…他說他是省公安廳的廳長,他不凍結別人的財產就不錯了!」

「哈哈哈…倩姐,你老公和我爸媽一樣,我爸媽對付這種騙子,都說自己是公安部的,結果那邊立馬掛電話…」這一點上,思語倒是很佩服她爸媽的智慧。

「嗯,這招確實很高,以後我也教教我爸媽…」

還沒等趙倩說完,思語的手機又響了,她看了眼那個號碼,隨即說到:「拜託,已經很晚了…你們這種騙子能不能早點睡覺啊…有這種鍥而不捨的精神,干點啥不好呢…」

正當她準備掛電話的時候,那邊又繼續說到:「陳小姐,打擾了,我們確實是呼家樓派出所的警員,晚上9點半左右,一位名叫李雲的女士被金台路xx快捷酒店的一位工作人員帶來我們派出所報案…」

「據李女士回憶,她今天在xx快捷酒店接到了一個詐騙電話,對方說她的丈夫參與了一起洗錢案…她的丈夫名叫陳靖遠,在H省C市軍區工作,李女士說,陳靖遠先生是您的表弟,她說的沒錯吧?」

地鐵這時已經到站了,趙倩見她沒有打完電話,看思語的表情,像是遇到了事情…

這時,思語繼續說到:「啊?這位警官,我想請問一下,您說的是真的嗎?這是什麼時候的事…表姐,我是李雲啊…我們真的不是騙你的…我今天下午遭遇電信詐騙了…我銀行卡上的錢全被騙子騙走了…我現在身無分文了…」

聽到這裏,她也震驚了:「李雲,你幹了什麼好事?你到底接了什麼電話,被騙了多少錢啊?」

電話那頭的李雲哭着說到:「表姐,我今天下午…接到一個北京軍區軍事法院的軍官打來的電話…他說你表弟開了很多銀行賬號…參與了一筆3000萬的洗錢案…要把你表弟抓到北京軍區來調查…我當時被嚇懵了…就按他的操作一步步做了…那個軍官讓我做了一堆個人財產證明調查…說是一天之內會證明我們的資金清白…後來我越想越不對勁…就去問酒店前台…哪知道是遇到騙子了…我所有的銀行卡上差不多有10萬塊錢…是我和你表弟這幾年所有的存款了…」

聽李雲的情緒越來越激動,她直接出言打斷:「李雲,你給我聽着,我現在正好在呼家樓附近,我馬上來一趟派出所把你接走…你今天晚上住酒店的房費我幫你出了,然後我會給陳靖遠打電話,讓他明天一早坐飛機或者高鐵過來把你接回去…你乾的這些好事,自己跟他交代去吧!」

「表姐,你能不能不要告訴你表弟啊,他要是知道了,會罵死我的…我這次偷偷出來也沒跟家裏說,他要是知道我闖了這麼大的禍,肯定不會原諒我的…」李雲的情緒,也是越來越激動了。

她完全不管李雲的哭泣,直接罵到:「李雲,你以為你瞞得了多久,誰讓你有事沒事跑到北京來找我…你有這點時間,干點什麼事不好…你也是個讀了大學的人,還是個軍嫂,這麼拙劣的騙術,你都分辨不出來嗎?公檢法機關怎麼可能通過電話辦案,別人說你老公洗錢你就信啊,你不知道打個電話去問他嗎?!」

李雲繼續哭着說到:「表姐,我知道錯了…你快來一趟吧,我真的知道錯了…」

「好了,你別哭了…我一會過來!」說完,她就掛斷了電話。

看她終於掛了電話,趙倩想了想問到:「思語,你家裏是真的出事了嗎?」

冰冰這時也跟着安慰到:「阿姨,你別太生氣了,對身體不好。」

她找了個座椅坐了下來,隨即說到:「倩姐,是這樣的,我一會估計要去趟呼家樓派出所看下我表弟的老婆,也就是我弟媳…我表弟今年沒趕上部隊的晉陞,明年就要轉業了,但因為我爸媽都退休了,我姑姑家裏又沒什麼背景,所以他很難被分到好一點的地方單位…」

「但這件事確實很複雜,我爸媽不在位了,很難說上話…我這弟媳為了能讓我去找我爸媽說這事,一而再再而三地來煩我…之前還只是在我上班的時候打電話騷擾我,這次直接跑到北京來找我…前幾天她跑到我們公司去,我助理打電話跟我說她非要見我,公司前台因為她的瞎鬧,差點要報警了…這幾天她至少給我打了30個電話,但我一個都沒接…」

「我以為她見不到我就會回去了,哪知道她會遇到這種事情…她剛剛在電話里跟我說,她下午接到了一個北京軍區軍事法院的電話,對方說我表弟涉嫌洗錢,涉案金額高達3000萬…說要把我表弟抓到北京軍區來調查…她當時估計是被嚇著了,所以就被騙子『洗腦』了…聽她跟我說,她銀行卡上所有的錢都被騙走了,差不多10萬塊,現在應該是身無分文了吧。」

趙倩聽完后,也是一臉震驚:「哎呀…你表弟一家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了,都說關己則亂,你弟媳沒遇到過這種事,被嚇懵了也是正常的…而且,這種電信詐騙也是防不勝防,我們單位同事的家人朋友也有被騙的經歷,現在個人信息經常被泄露,騙子的手段也很高明…但我覺得,你弟媳作為一個讀過書的軍嫂,有些常識還是要有的…首先,公檢法機關不會通過電話辦案,其次,就算你表弟幹了什麼事,她也應該跟他去求證一下啊。」

她想了想,繼續說到:「倩姐,這些先別說了…下一站就是呼家樓地鐵站,我先去派出所把人接回來再說,我也會給足她今晚住酒店的房費…然後我會跟我表弟聯繫,讓他把自己老婆接回去…這些錢就當她是交學費了吧。」

「思語,這大晚上的,你一個人也不安全,我和冰冰陪你一塊去吧,再看看你弟媳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她也不容易,遇到這種事情,還是有人陪着更好。」趙倩是個很會替他人着想的人,遇到這種事,她也想着能幫一點是一點。

她一邊說着,一邊和趙倩母女上地鐵了:「倩姐,謝謝你了…沒想到你大老遠的來旅遊,讓你看這麼大一個笑話…我們家這些親戚,沒一個是省油的燈。」

「沒事了,你這幾天招待我們也夠辛苦的了,這點事情是我該做的…對了,你表弟轉業單位接收的事情,回頭我跟我老公說一下,他在區政府的職位也不低,看看能不能打聽下情況,看看能不能安排你表弟到我老公他們區政府工作。」雖然她們沒有血緣關係,但趙倩對這件事卻很熱心。

地鐵很快到站,出站后,她一邊走着,一邊對趙倩說到:「倩姐,這還是不好吧,我們非親非故的,我也沒見過你老公,也不好欠他的人情啊…而且這種事情,應該挺棘手的吧,尤其是我們二線城市,人情世故很複雜的。」

趙倩笑着說到:「沒關係的,思語,我哥從來都拿你當親妹妹看,雖說我們見面不多,但在我心裏,你也像我的妹妹一樣…這幾天你一直盡心儘力地招待我和冰冰,你閨蜜還給冰冰買了好些禮物,你男朋友過幾天還要請我們吃飯,送我們去機場…你表弟的事情,就當是我還你的人情好了…我老公也是很懂人情世故很明事理的人,你放心好了,這件事情他一定不會推辭的。」

她想了想,繼續說到:「倩姐,既然你這麼說了,那就按你們的意思來吧…這件事你們儘力就好,不用太勉強,畢竟這不是你老公分內的工作…要是你這邊有消息了,我再和我表弟說下。」

「沒關係,思語,你放心吧,這事交給我…前面就是派出所了,我們先去看看你弟媳吧,一會你也別太激動了,她現在需要一些安慰。」趙倩的心思總是這麼細膩,她的共情能力也很強。

「行吧,我們先進去…對了,倩姐,一會你別在我弟媳面前提我男朋友的事,她要是回去跟我爸媽瞎說,我們家會大亂的…我和徐晨的事情,現在是一個字都不能說。」對於李雲這樣的人,她也是很心累。

趙倩笑着保證到:「哎呀…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不會說的,畢竟這是你的私事。」

「倩姐,謝謝你了,我們先進去吧。」

……

幾分鐘后,呼家樓派出所。

思語和趙倩母女很快趕到派出所,說明清楚事情經過後,值班的警員很快領她們進了辦公室,剛一進門,思語就看到了剛剛做完筆錄的李雲,雖然有另一位女警員一直在安慰她,但她的情緒還是沒有完全平復,不用猜都知道,被騙到身無分文的人大多這樣。

看到她們進來,一位值班的女警員立即上前迎接:「陳小姐您好,我是呼家樓派出所的值班警員胡雪婷,這是李女士晚上做的筆錄,她已經簽過字了,這個案件今天起就正式立案了,您看一下。」

她隨便看了下立案材料,隨即說到:「好的,我基本了解了,胡警官,謝謝你們照顧我弟媳這麼長時間,她在這裏給你們添麻煩了,實在抱歉。」

胡雪婷客氣地說到:「陳小姐,您太客氣了,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剛剛我們也給李女士普及了相關的法律知識,現在的電信詐騙手段紛繁複雜,稍不留神就有可能『中招』,她也是擔心自己的丈夫,所以才…同為已婚女性,我也能理解她當時的心情。」

等胡雪婷說完話后,趙倩也跟着說到:「是啊,都說關己則亂,現在的電信詐騙也是防不勝防,剛剛我這位朋友接到你們第一次打來的電話,那會我們在地鐵站,也以為是冒充公檢法的詐騙電話,所以她沒說幾句就掛了。」

胡警官笑了笑,繼續說着:「沒關係,現在的騙子太猖狂了,普通人遇到這種事,第一反應肯定和陳小姐一樣…要是大家都像你們這樣時刻保持警惕,也就不會給騙子可乘之機了。」

趙倩聽完后,想了想問到:「胡警官,我冒昧地問一句,被騙的這筆錢有希望追回來嗎?」

胡雪婷沉默了一會,隨即說到:「這位女士,因為我們剛剛立案,後續還要進一步追蹤調查才能破案…有進展的話,我們會第一時間通知報案人及家屬的。」

思語聽完后,小聲對趙倩說到:「倩姐,破案的事情只能交給警方了,但說實話,這筆錢大概率是追不回來了…錢一旦進入騙子的賬戶,下一秒就會被轉到境外賬戶,警方很難及時凍結…而且,騙子用的手機號都是一次性的,後續也很難追蹤…這樣的情況,只能是當作交學費了。」

胡雪婷接着說到:「是陳小姐說的這個道理,電信詐騙取證和破案的難度都很大,就算能抓到犯罪嫌疑人,被騙的資金也很難追回來,但我們警方肯定會儘力的。」

她接着說到:「不管怎麼說,今天晚上還是麻煩你們照顧我弟媳了,給你們添了這麼多麻煩,再次給你們說聲抱歉了。」

胡雪婷笑着說到:「陳小姐,您不必這麼客氣,您一會還是好好安慰您弟媳吧,出了這種事,她心情不好也是能理解的。」

她一邊說着,一邊看向李云:「好的,謝謝您了…李雲,好好謝謝胡警官,我們也該回去了。」

李雲邊哭邊說到:「胡警官,今晚謝謝您了。」

胡雪婷隨即安慰到:「李女士,您也別太難過了,我們一定會儘力幫您把錢追回來的,您還是先和家人一起回去吧。」

沒多久,她們便離開了派出所的值班室,到地鐵站的時候,思語對李雲說到:「我先去你現在住的酒店,幫你把今晚的房費交上…一會我會給你老公打電話,讓他明天請假過來,把你接回去…希望你以後好自為之,這次你就當交學費了吧。」

還沒等李雲說點什麼,趙倩便開口了:「思語,要不這樣吧,你弟媳出了這麼大的事,她一個人住也不太好…乾脆你讓她直接退房,讓她帶着行李去我們建國門的酒店住一晚吧,今晚我帶冰冰睡,我一會也會好好開導她的。」

對趙倩的提議,她也沒有反對:「也行吧,李雲,要不你去我朋友的酒店住吧,明天我讓你老公到倩姐她們住的酒店去接你。」

「好的,表姐,我都聽你們的安排,這次真的謝謝你了。」李雲這會對思語都要感恩戴德了。

她沒好氣地說到:「別和我這麼客氣,我是不想你讓在這繼續丟人。」

趙倩繼續說到:「好了,思語,別說這些了,都快12點了,辦正事要緊。」

「ok,我們趕緊走吧。」

……

去李雲住的酒店退房后,她們打了個計程車便去了趙倩訂好的建國門附近的酒店,這時已經是晚上12點半以後了,因為不想夜長夢多,剛到酒店房間,思語就迫不及待地給陳靖遠打了個語音電話過去…差不多10多分鐘后,那邊才接聽…

(C市方言)

表弟:哎呀…姐姐,都快凌晨1點了,我都睡覺了,你找我搞么子(幹什麼)啊?

思語:不好意思啊,陳軍官,我打擾你的睡眠了…但我也么得(沒有)辦法啊,你老婆跑到北京來找我,結果闖了個大禍,我不打擾你怕是不行了!

表弟:啊?姐姐,你么(沒)睡醒吧?李雲哪么(怎麼)可能跑到北京來找你啊?她一個普通的事業單位人員,能闖么子(什麼)大禍啊?

思語:你不信是吧?她現在就在我旁邊,要她跟你交代不?

表弟:啊?你們真在一起啊?她么子(什麼)時候去的北京啊?她闖了么子(什麼)禍?

思語:她現在跟我朋友在一起,情緒不穩定,還是我來講(說)吧…她今天下午在她住的酒店,接了個自稱是北京軍區軍事法院的電話,對方講(說)你參與了一起涉案金額高達3000萬的洗錢案…要把你抓到北京軍區來調查…她當時估計是嚇懵了,所以被那個騙子「洗腦」了…她按那個人講的(說的)一步步操作,做了個資產證明調查,結果,銀行卡上的錢,哈(都)被騙子騙走了,聽她講(說),差不多有10萬塊吧…那些錢都是你們的存款吧?

表弟:我的天!姐姐,你講的(說的)哈(都)是真的啊?!她接電話的時候,哪么(怎麼)不問我一聲啊…那10萬塊錢,哈(都)是我們過(這)幾年辛辛苦苦存的錢啊…過(這)又哪么(怎麼)得了啊?!她是腦殼(腦子)進水了吧?等她回來,我硬要打她一頓狠的!我哪么(怎麼)找了個過么(這麼)敗家的老婆啊!!!

思語:算了算了,你莫(被)激動…我們已經報案了,但講(說)實話,過(這)錢應該是追不回來了…現在的電信詐騙也是蠻(挺)猖狂的,騙子的手法也很高明,過(這)筆錢你們就當是交學費算了…你明天能請假不?我請你快點把李雲接回去,莫(別)讓她一個人再出遠門了…我講(說)句不好聽的,李雲作為一個讀了大學的軍嫂,哪么(怎麼)過點(這點)常識都么得(沒有),我媽在政法系統工作了一輩子,我還么(沒)聽講(聽說)過公檢法機關有通過電話辦案的…過么(這麼)拙劣的騙術,她都識別不出來啊?!

表弟:是的啊!過種(這種)騙術都是騙60歲以上的老人的,我都和我爸媽講過(說過),他們都不會上當!我真的是服了李雲了!等她回來,我硬要打她一頓狠的!

思語:好了好了,你打她也解決不了問題了,你還是趕快把她接回去比較好,我現在休年假陪朋友,下星期也要上班了,實在是么得(沒有)精力照顧她了,你還是早點接她回去,至於後面的事情,你們看的(看着)辦吧。

表弟:哎呀…過(這)都是一些么子(什麼)破事!過(這)樣吧,我明天跟軍區請一天假,買最早的高鐵票過來,你把你們現在住的酒店的定位和房間號發給我,我明天直接來找你們。

思語:也好,我等哈(下)把定位和房間號發給你,明天我要陪朋友出去玩,不能陪你老婆了…我們會安頓好她的伙食,到時候你直接來酒店就可以了。

表弟:蠻好(挺好),我明天再看哈(下)晚一點的機票,到時候我們坐飛機回去…姐姐,過次(這次)真的謝謝你了,我們給你和你朋友添麻煩了…實在對不住了。

思語:么(沒)關係,都是一屋人(家人),哪個(誰)么(沒)碰到過絕境啊…只是回去以後,你還是要認真跟你老婆普及點法律知識,下回莫(別)又被騙了…我真的是頭一次(第一次)聽講(說),有騙子能騙到軍人屋裏(家裏)的。

表弟:哎呀…我過回(這回)硬是被她(李雲)害死了…我已經夠煩躁了,還不讓我省心!

思語:好了好了,都快凌晨兩點了…有么子(什麼)事明天再扯(說),陳靖遠,我真的同情你們,你們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表弟:哎呀…姐姐,又讓你看笑話了…現在太晚了,有么子(什麼)事明天再扯(說)吧,我先睡了,明天還要早起請假。

思語:好的,先過樣(這樣)。

打完這個電話后,已經是凌晨兩點了,趙倩哄著冰冰先睡了,自己則在一旁陪着李雲。陳靖遠在電話那頭放的狠話,李雲也都聽到了。這會的李雲,也是一句話都不敢多說了,她的精神狀態也沒有恢復,看到這種情況,思語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正如她在電話里說的,對於這種屋漏偏逢連夜雨的狀況,她也是愛莫能助……

見她打完了電話,趙倩隨即問到:「思語,和你表弟都說好了吧?」

她點了點頭,接着說到:「已經都說好了,他明天會坐高鐵過來,晚上他們坐飛機回去。」

趙倩繼續說到:「這樣吧,思語,一會我叫個車送你回家,我明天上午就帶着冰冰在賓館陪你弟媳,等你表弟來了之後,我們下午再去國貿逛街,你看行嗎?」

「行吧,倩姐,這次真是辛苦你了…本來應該好好陪你旅遊的,誰知道…」她都不想說什麼了。

「表姐,對不起啊…我下次再也不會做這種事了…你原諒我好嗎?」李雲這會也是腸子都悔青了。

她笑了笑,隨口說了句:「李雲,這話還是跟你老公說去吧,他剛剛在電話里說的話你也聽到了…你還是好好想想,回去怎麼和你爸媽還有我姑姑他們交代吧。」

「……」李雲這時已經啞口無言了。

趙倩看了看兩人,繼續說到:「好了,思語,這件事先這樣吧…已經很晚了,我還是先送你回去吧…李小姐,你一會收拾下先休息吧,我送思語回去,你不用等我了。」

「好的,趙姐,謝謝你了。」李雲對趙倩也是感激不盡。

趙倩笑了笑,表示不在意,「沒關係,應該的,你好好照顧自己,我們先走了。」

「李雲,你早點休息吧,我也得回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