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這傢伙,我說怎麼那三千白羽炎這麼久沒施展了,原來在融合這道火焰!」芊寒撇了撇紅唇,恍然道。

古諺一方的人馬,顯然是在此刻士氣大漲,只要最為棘手的天魔宗三魔被牽制住,他們便是能夠一戰,原去最為危險的古諺一處,沒想到也是峰迴路轉,出了這般的變故。

「這個混賬……」

而在那全場所有目光的矚目下,魔真的面色,也終於是逐漸的變得朗沉,臉龐上的笑容一絲絲的消散而去,隱隱有些猙獰的盯著面前的古諺,他心中的震撼並不比旁人弱,但在那震撼之餘,他又是無比的驚怒,他實在是有些無法想象,古諺體內居然蘊含如此可怕的神火。

「不能讓他渡劫!」魔真不會把古諺當做一般的對手,知道這番渡劫不簡單,他心中咯噔一下,也是暴掠而出,打算破壞這一次的雷劫。

「憑藉神火之威,這一次應該可以衝擊四重雷劫吧!」古諺仰著頭,根本沒有管那暴沖而來的魔真,只是自語道。


轟隆隆!

就在魔真殺意滔天靠近古諺之際,天穹上七彩雷雲翻滾,四道七色雷霆咆哮,以一種撼天動地之姿,對著古諺轟然落下。

「該死!」魔真眼瞳一縮,感受到那可怕的天地之威,身形一閃,第一時間躲開了去。

轟!轟!轟!轟!

四道七彩雷霆,絢麗而震撼的落下,將古諺所在之處,轟擊的一片狼藉,一時間,大地震顫,連空間都是生生裂開無數道裂痕。

神雷天降,霞光消散,一道筆挺如槍的身影,震撼的出現在眾人面前。

「咳咳,果然是四重雷劫啊……」此時的古諺,渾身焦黑,隱隱間,還有霞光跳動,低頭吐了口血水后,也是略顯瘋狂的欣喜道。(未完待續。。) 轟隆隆!

四重雷霆,鋪天蓋地的傾瀉而下,可怕的能量,充斥著整片天地,周遭本來抱著看熱鬧心態的眾人,忍不住連連後退,生怕被那狂暴的雷霆捲入其中。本文由。。首發

不僅雷霆是彩色的,就連降下的雷劫都是驚世駭俗的四重,在無數道驚駭的目光下,那淹沒在雷海之中的身影,非但沒有倒下,反而愈發的挺拔,彷彿洪流中的砥柱,任由狂風巨浪襲來,巋然不動。

天地轟鳴聲,不知響徹了多久,終於是徐徐落下,彷彿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一瞬,而就是安靜過後,雷霆消散處,那道筆挺如槍的身影,終於是出現在眾人眼前。


「現在,該動真格了!」古諺緩緩抬頭,唇角卻是掀起一抹冷笑,破天荒的渡過四重雷劫,他現在也是貨真價實的九轉乾坤境修為了。

「哼,裝神弄鬼,渡過劫不過九轉乾坤境,老子可是生死境的修為,殺死你易如反掌!」魔真微微愣神,反應過來,也是咆哮連連。

「是么?」古諺笑了笑,手心妖紅色跟森白兩色的火焰,開始融合,融合過後的那種威勢,足以焚山煮海。

當初在龍族骨骸山峰上,古諺收服的那一縷誕生了輕微靈智的火種,終於在本源靈力的溫養下,逐漸壯大,雖然還不算太成熟,但卻初露崢嶸,甚至其威勢直接不亞於三千白羽炎。

不知道那妖紅色火焰是什麼,但古諺卻明白其威勢,必然是驚天動地。此番融合。就將這白裡透紅的火焰取名為三千妖火。

「呼。」

隨著那一道紅白火焰的離體。一股極為強悍的靈力波動,陡然從古諺體內席捲開來,甚至連著其氣息,都是出現了狂猛漲動。

察覺到古諺那暴漲的氣息,那魔真面色頓時鐵青起來,他怎麼都是無法相信,古諺竟然能夠憑空誕生這等力量。

對於古諺,魔真並不了解。因此自然也不知道他有什麼底牌。

感受著體內澎湃涌動的強大靈力,那種磅礴的力量,比起之前,足足強悍了數倍,憑藉著這一次將那一縷神火之種冒險融合,古諺成功的將兩人之間的距離狠狠的拉近了一步。

「這次倒是要謝謝你,不然我也不敢冒險啊!」古諺抬頭,笑望著面色鐵青的魔真,而後甚了一個懶腰,笑容如刀。鋒利中寒芒暗蘊。

在經過第一輪的交手時,古諺便是能夠察覺到二人之間那種龐大的差距。這種差距,即便他能夠使用各種手段彌補一些,但那最後勝得卻會變得格外的艱難,而那種艱難之勝,古諺顯然並不樂意見到。

因此,在略作權衡之後,他選擇冒險融合兩種神火,憑藉神火的威勢,一舉渡劫成功,現在的古諺有信心,徹底的將魔真所解決。

「狂妄的小子,即便你達到了九轉乾坤境,與我之間的差距依然不可估量,越級挑戰?你當我是你以前遇見的那些廢物不成?」魔真強壓心頭的不安,眼神朗寒,陰測測的道。

古諺微笑,對著魔真伸出手掌,輕輕一彎,那般挑釁之意,不言而喻。

「找死的東西!」

魔真怒極反笑,璀璨金光瞬間從其體內暴涌而出,而後右腳猛然一跺地面,頓時大地顫抖,十數條蘊含著狂暴靈力的土龍直接撕鬟地面而出,組成圍剎之勢,鋪天蓋地的對著古諺轟撞而去。

望著那些聲勢極為兇悍的土龍襲來,古諺卻是一笑,眼中寒芒一閃,掌心翻動,黑印瞬間暴漲而開,帶著巨大的防影降臨而下,砰的一聲,直接是將那十數條狂暴土龍生生碾爆而去。

轟隆隆。

泥土四散而開,灰塵瀰漫,旋即迅速消散,巨大的鐵印緩緩浮現,而在那鐵印之上,古諺的身影也是閃現而出。

這一次,面對著魔真的攻勢,古諺顯然並沒有再有絲毫的退避,直接是以一種硬生生的姿態,將其強行!

誰得看得出來,場中的局面,正在開始逐漸的發生轉變,先前那種一面倒之勢,此刻也是被扭斷而去!

鐵印之上,古諺迎風而立,他的目光,盯著不遠處的魔真,眼中卻是開始有著一絲絲的寒意瀰漫出來。

嗚!

狂暴的兩色火焰,呼嘯在古諺周身,他手掌猛然一握,幽黑長槍閃現而出,槍身一振,指向魔真,渾身火焰都是在此刻纏繞上幽黑長槍,光芒大作。

「現在,我們來好好玩一玩吧?」

巨石上,輕櫻望著氣勢瞬間暴漲的古諺,唇角也是微微一掀,看向身旁的輕風:「現在你該相信我所說了吧,這古諺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輕風面色凝重的緩緩點頭,輕聲喃喃。

「的確不簡單,這種局面,要開始逆轉了啊,不過,那魔真畢竟是生死境的強者,鹿死誰手接下來才知道……」

嗡!

磅礴的能量在幽黑長槍之上瀰漫,所蘊含的強大能量,令得幽黑長槍也是在微微的顫抖著,發出陣陣奇異的嗡鳴之聲,令得空氣不斷的振動著。

從古諺那逐漸冰寒下來的臉色中,誰都看得出來,經歷了先前那種狼狽下風后,他似乎也是逐漸的將要徹底爆發……

而在古諺前方,那魔真的面色卻是陰沉得可怕,當發現古諺竟然在他眼皮底下渡過曠古爍今的四重雷劫后,他簡直就有種被羞辱的感覺。

從進入遠古遺迹之後,魔真一直都是順風順水,毫無阻礙的獲得四大魔宗饕鬃宗的傳承,令得本就雄渾的實力更上一層樓,在他看來,整個遠古遺迹,能夠壓住他的,恐怕也就那十大超然勢力排名前三的宗門首領方才能夠辦到,而古諺這號人物,根本就不在他的考慮之列!

然而,就是他眼中這種不受考慮之人,卻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將他狠狠的玩了一把!

「今天若是不將你碎屍萬段,我魔真還有什麼臉?」

猙獰之色,攀爬上魔真臉龐,滔天般的黑芒,猛然從其體內爆發而開,這些黑芒,極為的詭異,蠕動之間,彷彿是有著一絲絲奇異的力量散發而開。

那種味道,與古諺體內蘊含的黑芒很是有些類似,顯得格外的陰冷與凶戾!

黑光在魔真手中凝聚,最後化為一柄巨大的黑色三叉,三叉之上,彷彿有著一道詭異的圖紋,一頭看不清模樣的巨獸,仰天咆哮,一張大嘴格外的醒目,那番模樣,彷彿是要將天地都吞噬進其體內一般。

三叉一成形,便是有著一種彷彿自遠古傳來的咆哮隱隱間的傳開,那三叉之上的圖紋大嘴猶如復活一般,蠕動著,不斷的吞食著周遭的天地靈力。


「古諺,接下來,我便讓你見識一番,何謂饕鬃宗的傳承!」

魔真低聲咆哮,眼中殺意暴涌,身形一動,一道殘影徑直閃現而出,而其身形,卻是唰的一聲,鬼魅般出現在古諺前方,手中三叉,直接是帶起滔天黑光,猶如一條蘊含著死亡之氣的黑幕,對著古諺籠罩而去。

唰!

滔天的黑光反射在古諺眼瞳之中,面對著魔真這等兇悍攻勢,他卻是沒有絲毫退避之舉,眼神冰寒,手中幽黑長槍猛然一震,同樣是有著一道古老嘶嘯之聲自槍身之中傳出,而後槍身一抖,一道寒光撕裂虛空,那種凌厲之氣,竟直接是在槍尖處凝成一朵瀰漫著森森寒芒的槍花。

槍花如蓮,居然是真正火焰凝聚而成,徐徐綻放開來,美輪美奐之中,卻是瀰漫著無比可怕的殺意。

槍花凝聚,直接撕裂虛空,下一霎那,便是與那爆轟而來的狂暴三叉狠狠相撞。

鐺!

清脆之聲,伴隨著火花爆發而開,無形的空氣都是在此刻被震出一圈漣漪,然後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對著四面八方蔓延而開。

「咻咻咻!」

可怕的勁風席捲,古諺面色不變,手中幽黑長槍猛的一震,那一朵凌厲槍花竟是突然爆炸而開,一片片紅白兩色的花瓣掉落,然後猶如無比鋒利的匕首般,以一種驚人的速度籠罩向魔真周身要害。

這等變故,來得相當突然,就連那魔真顯然都是吃了一驚,待得他回過神來時,森寒之氣已是臨體。

「哼!」

不過雖說情況不對勁,但那魔真卻是沒有絲毫的慌亂,反而是譏諷的冷笑一聲,身體之上黑光涌動,然後竟是直接詭異的在其胸口處形成了一隻黑色大嘴,大嘴之中,爆發出可怕的吸力,一吸之下,便是將那些凌厲森寒的槍花盡數吞了進去。

「饕鬃凶獸,吞食天地萬物,你這攻擊雖然厲害,不過對我可沒用,哈哈!」魔真仰天大笑,旋即眼神一寒,手中三叉黑光舞動,暴刺向古諺。

「吞食之力?」

古諺手中幽黑長槍舞動,將那魔真的攻勢抵禦而下,眼神卻是微微一凝,傳聞那饕餮凶獸,擁有著一種可怕的吞食之力,天地萬物,就沒它不能吞的東西。

只不過,吞食之力,僅僅只能吞食,卻並不能做到納為己用之效,從這一點上來看,便是不及古諺體內的黑芒。

「哈哈,古諺,與我交手,你的力量會不斷被饕鬃之力所吞食,你將會越打越弱,你如何與我斗?」(未完待續。。) 魔真手中三叉化為濃鬱黑芒,籠罩向古諺,而每一次在與古諺手中幽黑長槍接觸時,那種吞食之力都會涌動,而後將古諺幽黑長槍之上覆蓋的靈力吞食一些。

按照這種情況下去,古諺的靈力,的確會越來越少,並且最後落入徹底的下風。

不過按照正常情況來說,的確是如此,可古諺,顯然並不在此列,在擁有著魔氣的他面前玩所謂的吞食之道,無疑看來的確的幼稚……

因此,面對著魔真的譏諷,古諺臉龐上,反而是浮現了一抹戲謔笑容,望著他這等笑容,魔真心頭頓時火冒三丈,剛欲再度加強攻勢,面色卻是猛然一變,因為他察覺到,他那三叉之上所瀰漫黑色能量,竟然是一絲絲的詭異消失著。

咻咻!

而在他三叉之上能量消失時,古諺的攻勢卻是如同吃了興奮劑一般變得極端猛烈起來,那種感覺,就如同他所消失的力量,全部到了古諺身上去一般。

「怎麼可能!」魔真面色劇變,旋即一咬牙,急忙催動吞食之力,試圖在與古諺交手時吞食掉對方的靈力,但這一次的接觸結果,卻是讓得他心頭一沉,古諺的靈力,彷彿是被什麼東西所包裹著一般,竟然能夠完全無視他的吞食之力!

而且,最令得他震動的是,在他的吞食之力接觸到古諺的靈力時,不僅沒有成功的吞食到能量,反而還在一絲絲的迅速流失著。

「這傢伙有古怪!」

魔真目光飛快的瞥了一眼古諺臉龐上的戲謔之色,背心猛的湧上寒意。他不明白古諺究竟做了什麼。但這詭異之事。絕對與他脫不了干係。

「這小子應該獲得了青龍殿的傳承,但那青龍殿內,也絕對不可能擁有著這種詭異的東西!」

「該死的,他究竟用了什麼手段?」

魔真月光閃爍著,片刻后,依然是毫無頭緒,當即只能一咬牙,身形無奈暴退。

亂石之地周圍。那一道道目光望著暴退的魔真,頓時傳出低低的嘩然之聲,因為眼前這幕,顯然是魔真在躲避著古諺的鋒芒攻勢。

「小子,你不要得意得太早了!」

魔真暴退,眼神卻是愈發的猙獰,既然無法斷兵相接,那就用絕對的強勢將其一舉擊潰!

滔天詭異黑芒,源源不斷的自魔真體內席捲而開,黑芒瀰漫。眨眼間便是籠罩半壁天空,那等遮雲蔽日之勢。看上去相當的駭人。

魔真被激怒了……

望著這般勢頭,所有人都明白,這魔真,已是被古諺逼得真正動怒。

吼!

黑光瘋狂的在魔真身體之外瀰漫蠕動,最後在那一道道震動目光下,逐漸的化為一頭通體漆黑如墨的遠古巨獸。

巨獸體形極其的詭異,全身黝黑,完全看不清眼鼻子所在,唯有一張漆黑無比的巨嘴,極為的醒目。

而當這頭遠古巨獸,出現在這片天地時,頓時有著可怕的吸力從那巨嘴之中散發而出,頓時狂風大作,一股股天地靈力,都是被生生的吞食而進。

「這是?」

一道道目光駭然的望著那詭異的黑色怪獸,亂石之地,響起了一連片倒吸冷氣的聲音。

饕鬃凶靈!

黑色巨獸攜帶著滔天般的凶戾自這片天空中浮現而出,一**黑色的波紋擴散開來,令得天地間的靈力,都是劇烈的騷動起來。

眾多目光噙著絲絲駭然的望著天空上的黑色巨獸,那張巨大如同黑洞般的巨嘴尤為的引人注目,據說,那張巨嘴,能夠吞食天地萬物,任何東西落入其中,都將永遠的沉淪於黑暗之中。

而對於這種存在於遠古般的著名凶獸,很多人都只聞其名未見其形,因此,當他們見到魔真竟然能夠召喚出這種饕餮凶靈時,無不是感到異常的震動。

從那饕餮凶靈之上,他們能夠感覺到一種驚人的凶暴之力!


唰!

魔真的身形,出現在那饕餮凶靈巨大的頭顱之上,目光泛著陳冷笑意的俯視著下方的古諺,他召喚出來的饕餮凶靈,並非只是虛幻之物,而是真正的擁有著一絲饕餮凶獸的氣息,這種氣息雖然由於歲月的流逝變得極為的淡化,但在魔真看來,用來對付古諺,顯然並不費什麼勁。

「小子,我要讓你嘗嘗什麼叫做絕望!」

魔真猙獰一笑,旋即眼神徹底陳森下采,手印閃電般的變幻,頓時那道饕餮凶靈黑暗的形體中,便是有著兩道無比猩紅的視線射出,最後鎖定在古諺身體之上。

唆!

而當那兩道猩紅目光鎖定著古諺時,他的面色也是微微一變,他能夠察覺到,其周身的天地靈力彷彿在此刻有些散逸的跡象。

那饕餮凶靈,竟直接將他周身的天地靈力吞食而走,這樣一來,就算古諺能夠施展靈訣,那威力也是會因為周圍天地靈力的匱乏而威力變弱許多。

「果具是有些門道。」

古諺輕聲自語,這鬃餮宗不愧是四大魔宗之首,所謂吞食之力,竟然如此之霸道,若是換作常人的話,必定會在這種環境中束手束腳,從而在交戰中落入下風。

「吼!」

饕餮凶靈仰天嘶嘯,黑色的波紋從其黑洞般的大嘴之中瘋狂的擴散而開,吸力暴涌,周遭巨石,巨樹頓時拔地而起,最後盡數被吸入其中,不見蹤影。

周圍的那些圍觀者,見到這種無差別的攻擊,面色也是大變,身形急忙暴退,生怕被吸入那饕餮凶靈的巨嘴之中。

在一處巨石上,輕櫻以及輕風也是面色有些凝重的望著那成形的巨大饕餮凶靈,從後者龐大的身軀上,就連他們也是感受到一種危險的氣息。

饕餮凶靈龐大身軀猛然蹬地而起,大地嗡嗡的顫抖,而其龐大的身軀,則是在此刻化為一道巨大的黑色光柱,從天而降,籠罩向古諺方圓數十丈範圍。

黑色光柱瘋狂的蠕動著……最後直接是化為一張巨大無比的巨嘴,巨嘴猶如黑洞,深不可測,令人望而生畏。

「饕餮凶靈,吞食天地!」

魔真仰天暴喝,臉龐之上涌動著濃郁的猙獰之色,他望著那已被鎖定的古諺,眼中也是泛起一抹殘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