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這傢伙還真是命大啊!不愧是年輕人!」看到在被三頭魔鬣蜥用那麼大的力氣拍飛出現還一頭撞到了這種硬石頭上,竟然還能活下來。武赫竟然產生了一絲佩服的感覺。

姬大東卻是一邊慶幸一邊有些頭皮發麻,這麼大的力量這麼硬的石頭,就算是自己也不一定會完全沒事吧……

而且剛才自己也是完全誤會了成白琉的意思,他說的是雷克蒙德剛剛可以犧牲了,但是自己卻以為之前雷克蒙德就已經掛掉了,差點兒造成誤會,幸好剛才這個救護隊這一嗓子提醒。否則的話姬大東說不定已經不動聲色地「弄」到了雪雲城的指揮權了。

「報程團長大人,下面呃,」一個哨兵此時跑了上來,抬著先看了姬大東一眼,直到成白琉略帶不滿地讓他直言才道:

「下面那些玫瑰傭兵團和北雪雇傭兵團的大部隊拒絕入城,說是要在城下列陣而戰!」

「什麼!這,姬大東團長。」

成白琉驚愕地地看著姬大東,不解地道:「如果讓貴團戰士進入雪雲城作戰的話,那麼豈不是更有勝算嗎?而且說不定魔獸群看到我們嚴加戒備再加上貴團還有北雪雇傭兵團的生力軍就會直接放棄繼續攻城呢!」

「不必了!」姬大東淡淡地道,口氣之中完全不容別人的置疑,「我會親自帶著他們再與魔獸群決一死戰!塞利城主大人亡故,如此之多的傭兵團團長,甚至還有大型傭兵團團長陣亡,或者暈過去,所以今晚我們必須要對整個雪雲城內的各大小勢力進行整合!」

「什……」成白琉再次蒙了,現在的這個孩子的腦袋裡想的都是些什麼啊!

「所以!」姬大東似乎根本沒有注意到成白琉的驚愕,「不是那些魔獸群會不會來進攻我們!而是我們今天必須要畢其功於一役!」

「想來這隻八階強魔獸就是整個這隻魔獸群的總頭領,只要能直接將它還有那兩隻強七階魔獸擊殺,那麼黑潮魔獸期的高峰直接就能過去!」

「我們就可以立即轉入到了下一階段對雪雲城周圍魔獸群的清剿當中,慢慢打通所有的道路,然後就可以再打通連接入雲要塞的道路,這樣,我們就有了穩固的後方基地,可以再向西不斷推進了!」

「這個,我們當然也知道,不過,有必要這麼趕嗎?」成白琉和武赫對望一眼,再回頭看了一下他們雪雲城原來留守的戰士們。

雖然人數上並不比前來支援他們的玫瑰傭兵團與北雪雇傭兵團的聯軍少,但是經過了這麼整整一天的激戰,實在是已經無力再戰了!

不過人家千里迢迢地跑來支援他們,而且還想要跟魔獸群決一死戰,他們這邊卻根本拿不出可戰之兵,無論如何這也有點兒太不像話了。

武赫罕見地紅了下臉,接上話道:「如果能在明天再跟這些魔獸決一死戰的話,那麼我們雪雲城的留守軍也可以撥出萬餘戰士與你們一同作戰,這樣豈不是勝算更大了嗎?」

「我們沒時間了。」鐵雲靈微微暗嘆了一口氣,替下了口氣生硬的姬大東,「兩位團長大人或許還不知道,現在,神州道門留給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什麼!神州道門!」成白琉和武赫同時吃了一驚,略帶不信地看著這個不知道來頭的小姑娘。老實說,即使是在黑潮期,他們對於神州道門的「照顧」也極少放鬆過。

因為對於他們無際大山一帶的傭兵團來說,那是絕不亞於黑潮魔獸群的,足以將他們徹底摧毀的力量。因此不到萬不得已,他們甚至自己不要被逆天大軍「救」下來。

重生之超級土豪

以前他們還不明白為什麼連傳信飛劍都沒有,現在卻是想通了,以八階強魔獸的智慧對這個也已經有了防範,不知用了什麼方法,竟然連那個也全部都封了個寸劍不通。

而姬大東他們又是從哪裡得到了關於神州道門的情報的?

似是看到了他們眼中的疑惑,鐵雲靈一指身旁那個光看其眼睛,雖然仍是帶著些許悲傷,但是卻仍是可見其古靈精怪,姿色更是不在鐵雲靈之下的女孩子:「你們可知這位姑娘是何人嗎?」

「這個鐵姑娘,現在我們要對付的是外面那群魔獸裡面更有一隻實力達到八級的魔獸唉!不是關心這個來歷不明的……」

「放肆!」還沒等成白琉說完,那個被鐵雲靈引見的小姑娘突然勃然大怒起來,聲威之強竟然連他們這些才江湖都被嚇得渾身一抖,似乎這個小姑娘雖然閱歷上並不及他們。

但是卻是一直身處於極高的位置一般,那種威儀和居高臨下的態度,讓所有人都生出一種理所應當的感覺。 「我乃神州道門鐵月靈聖姑!你們身為神州道門之臣,竟然敢說本聖姑來歷不明?是何居心!」

「什麼……」


這個跟姬大東他們在一起的女孩子正是鐵月靈,她的聲音卻是絕不像鐵雲靈或是成白琉他們是壓低著的,怒氣一起哪管什麼三七二十一?

直接就是用吼的,讓遠近各處的頭領,戰士們全都聽了個一清二楚。

瞬間整個雪雲城牆上一片寂靜,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著鐵月靈。

有驚疑,有不信,有駭然,當然,也有像是看瘋子一樣的眼神兒——天逆魔帝的掌上明珠會跑到他們剛剛差點兒就被魔獸群攻破的雪雲城中來……反正不是我瘋了,那就是你瘋了。

看到成白琉和武赫投過來的目光,姬大東冷冷地道:「鐵月靈聖姑的事情等會兒再說,總之,我們必須以最短的時間解決黑潮危機然後才能避免成為別人刀上之俎。」

「現在我們還是先以對付那群魔獸再說吧。鐵月靈,你也先稍安勿燥,跟雲靈一起在這裡呆著。他們長年身處無際大山,不知道你的身份也是常情,等我先去解決了那些魔獸再說。」

看到下面眾戰士在蘇拉兒的帶領下已經完全了陣型轉向,縱身一躍直從雪雲城牆上跳了下去。

而遠處,那些魔獸群也開始進行大規模的變動,那些被姬大東他們殺進來時潰散一堆的魔獸們重新集整齊,隨時都準備向他們發起再一波的進攻一般。

「這個,鐵雲靈姑娘。」本來,以成白琉他們的年紀和姿歷,無論如何都不願放下身段去主動跟這麼一個小姑娘說話。」

「但不知怎麼地,在她還有那個自稱是神州道門鐵月靈聖姑殿下的姑娘身上他們找不到半點兒可以自傲之處,彷彿自己在她們兩人的眼中本就是值不得幾塊晶石的人物一樣。」

「再加上對於鐵月靈的身份實在引起了好奇心,所以還是厚下臉皮主動過來搭訕起來,「剛剛你和姬大東團長說起這位姑娘的身份,」

又遭了鐵月靈一通白眼,不過看在鐵雲靈的面子上沒有再次發作——「卻不知道,咳咳,倒不是我們不願意相信你和姬大東團長,只是這太過難以想象了,鐵月靈聖姑殿下又跑到我們無際大山來做什麼呢?」

到底還是鐵雲靈性子善,看他們兩個也是一大把年紀了,對著自己還這麼低聲下氣,實在也冷不下臉來不搭理他們:

「唉,這就是兩位與塞利城主之前的差距所在了。兩位在塞利城主的勢力當中也算是高級頭領了,我想應該還是知道塞利城主想要在這次黑潮之中借魔獸之手分別削弱所有不服從他的勢力吧?」

武赫尷尬地乾咳了兩聲,解釋道:「這個,當時我們是真沒有想到這一點兒,只不過到了黑潮爆發以後才從他的一點一滴之中看出了一些不對勁兒的地方而已。」

「那麼你們就不覺得有點兒奇怪嗎?以無際大山的這些各自為政的傭兵團勢力,就算是最後把塞利城主大人的敵人全都削弱掉,能讓他親手來掌控。」

「但是一方面在這個過程中無際大山必然元氣大傷,另一個方面所有的傭兵們幾乎沒有進行過真正的軍事訓練,塞利城主憑什麼靠你們來跟神州道門對抗?進而想要奪取中原?」

「這個,這麼說恐怕有失公允吧?」聽到鐵雲靈的話,武赫心裡不大樂意了。

「之前我們也已經對抗了神州道門近百年了,怎麼能說我們是烏合之眾呢?作為大型傭兵團,我們所進行的各種訓練也是非常嚴格的。」

「那有沒有嚴格到了能哪魔獸群進行野外決戰呢?」鐵月靈毫不客氣地打斷了他,語氣之中可沒有鐵雲靈那麼客氣了。

「長老當年之所以對你們網開一面,只不過是與黑鬼魔族的決戰到了最緊要的關頭,所以不想因為這種事情而耽誤了大事而已。」

「之後也虧得你們還知道繼續向王朝進貢,再加上一幫膽小的大臣擔心兩面作戰會給黑鬼魔族翻身的機會,所以才由得你們在這裡逍遙了百年,你們真要進軍中原,只怕三兩仗就能把你們打趴下,還敢在這裡口出狂言?」

鐵雲靈道:「兩位聽了心裡先不要不服氣,靈兒妹妹所言是虛是實,你們很快就能看得到。我現在可以告訴你們,塞利城主之所以敢這麼有恃無恐。」

「不但不擔心實力大損之後遭到神州道門的反撲,而且還想要進軍中原,只是因為有人跟他暗通曲款,讓他知道……」

「知道什麼?」雖然聽得不太入耳,尤其是把他們的實力貶得一文不值的樣子,但是仔細想來,當年他們可是廢了多大的功夫才能把神州道門的勢力趕出了無際大山,塞利城主的舉動也的確有可懷疑之處,所以兩人忍不住追問道。

鐵雲靈長嘆一聲,「知道神州道門將要在不久之後四分五裂!那時再也沒有什麼能威脅到他的事情了。而且他更可以趁機窺探神器,成為新一代的逆天之主!」

「什麼!神州道門,四……」

「你要是敢再多一句嘴我現在就殺了你!」鐵月靈聽他們忍不住驚呼直接立即惡狠狠地威脅道。

「呃,是是是……「如果是在平時倒也罷了,就算是三個鐵月靈他們也不放在眼裡,但是現在他們身上的傷一個比一個重,哪裡又敢招惹這個一看外表就知道絕不好惹的小魔女?連忙點頭答應著。反正人家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算起來也沒什麼丟人的……

「現在兩位應該明白了吧?鐵月靈聖姑之所以現在出現在雪雲城這裡,是因為洛水皇城乃至於整個神州道門都已經開始有四分五裂的傾向,國內危機重重,隨時都有可以陷入內戰當中。」

「而姬大東團長之所以這麼著急想要趕快解決這次黑潮危機,也是因為只有我們率先度過了這一次危機,我們才有自保之力。否則亂世一到,那麼我們就會首先成為別人盯上的獵物!」



「但是天逆魔帝會不管這一切嗎?」成白琉問出了自己心中最大的疑惑,「天逆魔帝長老在神州道門的威望和實力無人能及,有他在一天,誰敢反抗。神州道門又怎麼會陷入四分五裂的境地呢?」

聽到成白琉的問題,鐵月靈再沒有之前那囂張跋扈的樣子,整個人都沉默下來:「那,那是因為,長老他……已經被人害死了……」

「什麼……?」成白琉和武赫又要忍不住大喊起來,他們只覺得今天發生的能讓他們吃驚的事情,簡直比這一輩子加起來都多。

所幸提前接觸到了鐵雲靈警告的眼神——天知道這個看上去溫柔嫻靜的小姑娘怎麼也有這麼可怕的眼神——才沒有做出錯事來。

「我知道你們還有許多疑問之處,但是現在我們也來不及細說了,兩位,城內之事暫時先交給你們。此時雪雲城剛經大戰,西邊這裡雖然已經穩定,但是東,南,北三個方向的魔獸群可也沒有撤退呢?」

「我見整個無際大山數得著的高手都已經盡集於此,想來其他方向上的壓力定然不小,兩位還請速速安排救治傷員然後把所有能作戰的戰士集中起來。 超級有錢系統 。」

成白琉和武赫再次暗叫慚愧,這些事情本來應該由他們早就想到了,只不過剛才他們聽到的消息太多太過於震驚,竟然把這麼重要的事情都給忘了。

「好吧,反正如果貴團跟北雪雇傭兵團的聯軍一旦敗北,我們這些人也是根本支撐不住魔獸群的強攻的。那這裡就直接交給你們了。」武赫讓成白琉在這裡「繼續接待」這兩位姑奶奶,自己先行開溜了。

沒辦法,以他那張老臉能到現在還不把她們給得罪就已經是最大努力了,這方面還是成白琉這個滑頭更加合適。


當然了,成白琉也不會怪他「不講義氣」,畢竟今天他們都曾經已經生死與共地並肩作戰過了,這點兒小事還會放在心上嗎?更何況他也實在想看看,剛才鐵雲靈說得那麼牛,到底他們跟北雪雇傭兵團的實力如何?

北雪雇傭兵團以前他們也沒少能打過交道,照理說根本不可能在野外跟那麼強大的魔獸群正面硬悍才對,但是剛才他們又確確實實是從外面殺了進來。不能不讓他心有所感。

難道這個姬大東會用什麼可怕的神技,能一下子把手下的戰士們的實力提高一大截?不過也實在有些不敢想象。

遠處,那些黑潮魔獸群的事情在成白琉看來已經是驚人的整理隊型的速度,本身不過就是魔獸,但是其速度幾乎已經不在一般的傭兵團之下。再加上它們的數量跟規模,更是讓這些習慣了那些傻頭傻腦的魔獸們的戰士們非常驚駭。

不過,很顯然,如果說這些魔獸們的速度可以以快來形容,那麼玫瑰傭兵團和北雪雇傭兵團的聯軍就可以稱得上是恐怖了!

比如說現在……現在……喂,喂,姬大東團長你們想要做什麼!

所有那些城牆之上的戰士們現在的感覺也都跟成白琉一樣,震驚而驚恐!所有人都忘記了自己身上的傷還有到下面去休整的事情。

姬大東和素臘爾大團長……竟然帶著整個傭兵團聯軍……先一步向著魔獸群發起了衝鋒!

「殺!」由姬大東帶起了陣陣怒吼之潮似要把整個雪雲城的城牆掀翻一樣。他們哪裡感覺到過這麼可怕的威勢,那感覺簡直比三頭魔鬣蜥的怒吼還要可怕!

成白琉剛想要把姬大東團長和素臘爾大團長給叫住,讓他們冷靜一下。但是還沒等他開口,就已經有種啞口無言的感覺了!

好吧,之前對於玫瑰傭兵團了解不夠那都是我的錯,但是北雪雇傭兵團老子可是剛剛就在幾個月之前就凶到了啊!怎麼也變得這麼兇殘了?

整個大軍的衝鋒完全如行雲流水一般,沒有任何的混亂和失誤。 整個過程就像是一個人指揮自己的手腳一樣自如。而在那種賞心悅目之後,卻也隱藏著比剛才他們喊殺之時更驚人的殺氣!

而對面的魔獸群卻是地他們的突然衝擊顯然是信心不足。

「真是可惜呢!」對於對面那個實力高達八階強魔獸的大腦袋裡想的那些東西,經過這麼多的作戰,姬大東已經是比他們自己還要了解它們在想些什麼了!

或許是魔獸的想法還是太過於單一,或許是這隻魔獸的級別還是太低,雖然都已經弄懂了一些簡單的戰術了。

但是卻還是無法像真正的人一樣克服自己思維的簡單誤區。比如說在它們的眼裡,自己這些「弱小」的修魔者怎麼可能向他們這些可怕的魔普發起主動衝擊。

他們應該是藏在高大的雪雲城後面等著它們慢慢地上去擊潰才對。

不過,姬大東是打定主意要讓它們知道一些,自己跟以前的那些傭兵團的不一樣的地方了。

「吼!」

因為姬大東他們衝擊的正是魔獸群中還沒有準備好的最弱一點,所以三頭魔鬣蜥狂怒之餘也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直接就帶著手下最強大的六級還有七階魔獸沖了上來。

就算它的智力比不上姬大東,卻也知道這種薄弱之處是絕不能被對方一擊而中的,否則的話,就算是自己手下那些幾乎不知恐懼為何物的魔獸,只怕也會直接混亂而讓自己都無法控制的!

看到三頭魔鬣蜥帶著銀角雪王龍和天河暝羽獁氣勢洶洶地直衝著自己這邊而來,姬大東卻沒有半分的緊張之情。那正是他所想要的效果。

剛剛到達這裡的時候姬大東就已經發現這裡的魔獸群規模大得出奇,數量只怕有他們之前對付的一般的大型魔獸群的近十倍之多。

如果真要跟它們硬拼的話,那麼就算最後勝了他們也要累個半死,而且即使沒有那個八強魔獸存在,他們也得付出不小的代價。

所以想要以最小的代價對付它們,只有兩個辦法,要麼就是像剛才那樣,製造出最大的混亂,然後令混亂不斷擴大。

再一個就是擒賊擒王!

「所有人注意,」姬大東微一揮手,蘇拉兒,天凌他們全都聚到了自己的身邊,「等會兒所有人拖住其他的魔獸,無論如何也要掩護南宮先生。記住八階強魔獸已經有足夠的智慧……」

「有足夠的智慧來記住我們已用過一遍的招術!」還沒等姬大東說完,米娜就已經毫不耐煩地接過話來了。

「這種話你都說了一百遍了,我都已經會背了!總之,我們要一擊必中,如果讓他知道我們還有像南宮先生這樣的高手存在的話,那麼下一次它就絕不會再給我們機會了對吧?」

「知道就好。」姬大東一陣頭疼,但是接觸時間越長,他就越是把米娜也當成了自己可愛的妹妹一樣,現在已經到了就算是想要責怪她都不忍心了。

「不要光耍嘴把式啊,要用實際行動給你哥哥爭氣才行。」

「好啦,等你哆嗦完的話,我們早就被對方的魔獸群給淹死了!上吧!」

米娜嬌哼了一聲,趕在姬大東之前第一個沖了上去,其他人一見他們的玫瑰聖姑都這麼拚命,更是不敢人後,否則的話等打完了這一仗豈不是要被她給笑死

「南宮先生,您現在的狀態怎麼樣?」姬大東對著身旁一個穿著護衛服飾的最不起眼的「士兵」道。

「放心吧,剛剛那兩下雷擊沒耗掉我多少魔元的。」南宮正的口氣一向這麼淡,從來沒有什麼冷峻的表情,也沒有什麼自信滿滿的豪言壯語,但是每次聽他以這種口氣說著什麼,姬大東總是能從他的話里感受到絕大的信心。

「那,我們也上吧,南宮先生!」

魔劍乍起

「那那個人應該是姬大東團長大人吧?另外一個人的話……」成白琉看到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在野戰之上跟如此龐大的一隻魔獸群叫板也就罷了,靠著這麼幾個人數才幾十人的傢伙就想要直接去跟人家八階強魔獸帶領下的一大幫子六級七階魔獸較量。

把他們這些集中了幾百人的力量跟他們費盡了全身力量而且還有這麼大的犧牲的高手隊置於何地?

「如果你現在就開始吃驚的話,那麼待會兒你的嘴巴就永遠都閉不上了!」鐵雲靈略帶驕傲地失笑道。

為著自己心愛的男子而驕傲,當他還只是一個傻傻的臭小子的時候,當他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角色來到神州道門的時候,甚至於當他已經成為一方首領初次來到無際大山的時候,誰又能想象得到,就在這個少年的手中,竟然能借著與魔獸的對戰磨練出這麼一支天下強兵!

「這要是還不值得吃驚,那這天下間還有什麼值得吃驚的事情嗎?」對於鐵雲靈還有鐵月靈的淡然成白琉完全不能理解,她們不是跟姬大東團長是一起的嗎?怎麼就這麼看著他上去送死完全一副跟自己無關的樣子?

「殺啊!」成白琉話音剛落,突然聽到城牆之上自己手下的戰士們竟然一個個的全都沒有退到城牆下面去,反而全都擠到了城牆的前面,如果不是掉下去就是幾十丈高的城牆,只怕這些傢伙還真的會毫不猶豫地直接從城牆上跳下去跟著那個姬大東殺了上去。

當然了,連成白琉自己也不得不承認眼前的景象實在是太讓他們這些每每深受黑潮期的強大壓力的傭兵們揚眉吐氣了。

以萬人之眾對抗著數之不盡的魔獸,其中更有八階強魔獸在。尤其重要的是,今天他們才剛剛嘗盡了這隻魔獸群的苦頭。對比之下,更顯得玫瑰傭兵團還有北雪雇傭兵團的勇氣過人。

而他們受此豪氣一激,之前被這些魔獸壓著來打的怨氣,自己戰友身死的悲意一下子全都爆發出來,彷彿此時正是他們自己在最前方衝鋒一般。

不過他們卻還不知道,這還遠遠不是最值得他們興奮的事情。

正當眾的加油打氣的聲音告一段落的時候。突然從玫瑰傭兵團的大軍之中躥出一道人影,直衝著魔獸之中沖在最前面的三頭魔鬣蜥而去。

「不可!」

雖然絕不認識這個人,但是看樣子也是玫瑰傭兵團的高手之一,成白琉怎麼也不想讓他就這麼白白送死,一下子都忘記了自己就算是在這裡喊得再大聲,那邊也不可能聽得見的。

其他戰士們也是同時驚呼。

鐵月靈難得地也對他露出了笑臉:「唔,倒是沒想到你這個傢伙心眼兒倒是不壞。不過南宮先生如果需要你來給他擔心的話,那也就不配當我長老的好友了。」

「什,什麼!剛才那個人是天逆魔帝的好友?」雖然還沒有親眼看到南宮先生的驚人實力,但是聽說他竟然是魔界十方魔帝之一的天逆魔帝看中的好友,那至少也得是真魔期的實力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