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轟轟啪~」

一息不到。歸神鼎第一層虛鼎空間內已經接連泛起一串炸裂聲,炸裂聲中足有9人直接消失在第一層空間,但他們消失后,卻是有兩人出現在第三層空間,一人出現在第四層,一人出現在第五層,剩下全是第二層。

還有最後四個即便催發了空間類秘武或神器,依舊沒能突破第一層空間的天地壁壘。

因為這樣的瘋逃,十三個封神五轉的實力反而被徹底分化,畢竟在歸神鼎內。你身處不同的層次空間,那不管是繼續向外逃還是向內突破,都需要打破空間壁壘。「星羅密布!」

也是這時,滋滋滋的刺耳破空聲里,一如之前擊殺魏星河三個六轉的情況再次呈現,江守把一身速度催動到最極限,化身爆裂雷霆在歸神鼎第一層空間接連突刺閃爍,短短一息,被限制在這片虛空的四個五轉就又被誅滅成灰。

最强修仙小學生 。修為越高神器威能越強橫,限制力越強大,但江守的修為並不比在場任何一個五轉強,因為大家都是武聖六重圓滿。他能在催動一件神器后限制住十多個五轉的突破,讓最強之人不過衝刺到五層,最大原因還是直到現在他都在催動華照經燃燒修為,修為燃燒下。自然可以壓制同修為武聖。

「又死了四個?」

「咱們錯了,應該集結起來和他抗衡,該死。快集結!」

…………

當二至五層一個個武聖又看到這讓人心膽俱裂的一幕時,才又有一聲聲驚呼響起,不過呼聲里,雖然二層空間五個武聖在快速集結,但逃到第三第四第五層的四人,卻是頭也不回繼續激發各自逃生手段,瘋狂向外突刺。



江守則在眾人驚呼中閃身進入第二層,一線黑光流過,接連穿透相隔數百里的兩聖,這又驚得還在集結中的三個武聖魂飛魄散。

他們剛才都是運轉空間遁術神器逃亡,又不可能提前商量逃向哪裡,自然在二層分散的很開,誰又能想到就是在集結中又被江守滅殺兩人?

這一下子三人也不繼續集結了,又在飛遁中瘋狂催動秘武逃生。

「噗噗啪~」

接連的炸響聲泛起,等江守又以滅世雷霆般的速度誅殺掉一人,二層空間已經再無其他武聖,因為逃的最慢最遲的已經進入了第三層,而逃得最快的一個武聖已經到了第八層。

直到這時,江守的華照經也已經燃燒了四五個呼吸,華照經的燃燒,最多十個呼吸就會讓他處於頻死狀態,到時候別說無力繼續,就是隨便一個一轉再給他一擊就能要了他的命。

「轉眼榮華!」

下一刻,江守運轉最強的直線遁速一步跨出就抵達了第八層,在那個逃在最外圍的武聖準備繼續激發秘武逃竄中,一槍出就了結了他的性命。

「還有五個!」

身子一轉鎖定逃在第七層的身影,江守再次抽槍出槍,一步跨出就抵達對方附近,結果這一槍還沒擊出那武聖已經已經催動秘武消散,逃逸到了第八層。

因為他在出槍時對方已經把秘武催發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最後臨門一腳就要打開通道,江守也不得不閃身飛退,在那剛進入八層的武聖還在大口喘息中就又一槍誅落。

「三息,我的生機只能燃燒三息了,但目標還有四個。」

到了這時江守也不敢在催動華照經了,快速控制著華照經消退,消退的剎那,最後四人又紛紛瘋逃,一路突破至了第九層,還有一人差點就徹底突破歸神鼎的封鎖。而且幾人的方位也截然不同,都是彼此相隔上千里,有的向東有的向西。

不過這時候江守已經不用急了。

越是強力的秘武,武者催動代價也越大,剛才幾個五轉一路從一層突破,還是在江守燃燒修為下突破,他們想打破天地壁壘又哪有那麼容易?也都是施展的代價最大的逃生遁術。

所以在突破至九層后,最後四個里有三個已經面色凄白,氣機萎靡,還有一個在大口咯血。

江守則趁著機會催動血生經。而後抓起一捧丹藥就吞下了肚子。被燃燒的修為生機快速恢復中,江守才又閃電撲向距離他最近的一名五轉。

片刻后,三行州西方上萬里之遙,當江守最後一次出槍,最後一名五轉武聖也徹底隕落。直到現在他才長舒一口氣,心情放鬆中江守也身子一晃,差點從雲頭跌落。

剛才的最後四人也在玩命逃竄,最終還有兩個逃出了歸神鼎空間,一逃出生天那兩位也紛紛激發了燃命秘武,那種情況下江守即便還沒恢復。都也不得不咬著牙追逐。

但不管過程是否有波瀾,現在的結果就是跟隨著魏星河一起圍殺洪佑肅等人的所有武聖全部伏誅,這就可以了。

快速遁下高空在下方一片荒沙中盤坐,抓出大把丹藥吞服,就這樣又過了幾百個呼吸,江守才又精神飽滿的一躍而起。

殺一個六轉對他來說不難,殺一個五轉更加輕鬆,但四個六轉和十三個五轉的集結團隊,再想要一個不拉全部擊殺。這裡面還真是難度不小,剛才的江守連三道逆神光都激發出來,包括施展燃命秘武,最終還差點讓一個五轉逃掉。這也讓他頗為感慨。

感慨后他則閃身進入了隨身洞府,眼前被他帶著的隨身洞府名字是通幽府,通幽府則是一座隱匿能力被發揮到最極限的洞府,它除了自成輪迴的天地禁制外。九成陣群都是隱匿陣群,另外一成是防禦陣群……攻擊力為零。

正因為如此他才敢在上次離開這片天地時,把通幽府隱匿在功勛戰場。

「江守。」

江守剛一出現在通幽府深處。裡面正在休養的幾人就紛紛起身,當然,受傷最嚴重的,自腰身以下都已經被摧毀的洪見存起身,卻只能用一層靈氣裹著肉身懸浮而起。

「都解決了,幾位前輩安心休養九成,就是……」江守笑著對幾人開口,但說著說著他又無奈一嘆,這裡面傷勢最輕的洪佑肅都是左肩被打的半部粉碎,這傷勢沒幾個月不可能復原,那就更別提洪見存了,就算是斷肢重生的極品聖葯,他不療養幾年也別想恢復到巔峰。

洪氏,洪氏這一次可是麻煩大了。他們才來這戰場二十來天就變成這樣,只能說是運氣太差了。

「都解決了?」

「那可是四個六轉和十三個五轉……」

…………

江守無奈中,洪佑肅等人卻瞪直了眼,他們相信江守想從魏星河等人包圍中突圍,那絕對沒一點問題,就算江守不是簡單突圍,而是反撲殺那一行,殺掉幾個五六轉也不難。

但都解決了……

這還是太嚇人了!

洪佑肅等早知道江守變態的都是如此,更別提伍芸了,伍芸這南陸武聖當場就被一句都解決了嚇得跌坐了下去。

還有,剛才洪佑肅怎麼稱呼的他是江守?

「對了,見乾前輩他們?」江守也沒心思理會伍芸怎麼想,只是關注的看向洪佑肅,洪氏來的是九聖,之前因為一次大規模遭遇戰所有人失散,那洪見乾等六聖呢?

等這句話問出洪佑肅才又苦笑起來,「見乾應該是安全的,他畢竟也是五轉,但其他人……你過來之前,已經有三個人的血命牌碎裂,這次我們真是載大了。」

洪氏這次真的是滅族危機,還少若是洪氏最強武聖全部身死,那洪氏基本也等於完蛋了,這樣的危急中,若不是江守出現,那結果絕對不堪設想,這一刻洪佑肅等人看向江守的視線也充滿了感激。

第409章??都解決了?!。


第409章??都解決了?!, 片刻后,江守遁出通幽府,心下也有些唏噓,功勛戰場對他是難得的好機會,但這對於更多武聖來說,卻是動輒就有滅族滅宗危機。

洪氏九個四轉以上確認隕落的有三人,洪佑羅等人的傷勢也動輒幾個月或幾年休養,基本等於廢了。

這也肯定不是特例,而是很普遍的情況,想想洪氏在東陸的輝煌和超然地位,再看看進了戰場后的境遇,難免讓人唏噓。

「先讓他們在通幽府療傷吧,只要我不讓他們觀看府外的動靜,不死之身就不會暴露,等我積攢到足夠的功勛時,再幫他們一把。」

唏噓后江守才運轉身法閃遁而出,他也要開始新的獵殺之旅了。

而之前江守雖然擊殺了一個團隊,全是五六轉的武聖,可清理他們的儲物戒指時,江守收繳起來的魔晶卻只價值兩萬多功勛。

這還是17個武聖全部加起來的魔晶,估計那幫人也是剛上繳過魔晶不久,原本的魔晶已經.nsb.om化為功勛了,這兩萬多應該是他們新斬獲的,這對江守也算小發一筆,但也只能算薄財了。………………

「星河呼嘯!!」


幾天後,煉神漠茫茫大漠上空,當江守運轉槍決暴起一層星雨,接連穿刺在一個四品魔液族體內,道道槍氣貫穿中這四品魔液族也嘭的一聲炸裂成大片碎雨,不等江守收繳展現在低空的剝靈魔晶,自他身後就呼嘯而來一層洪流。

洪流碾壓衝撞中江守都再來不及閃避,只能硬生生靠著防禦護甲硬抗。

「轟~」

剎那間,一道水柱衝擊在江守防護光盾上,這一道之後又是連綿不斷一層接一層的衝擊,一息不到,江守剛靠著身法挪移半個身位,他體外護甲光盾已經碎裂。更有大片洪流依次衝擊在他護甲本身。

嘩嘩水聲里,江守的護甲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酥軟,當他終於靠神力催動閃遁而出,他左肩護甲已經徹底液化,更有一道道細若指肚的水箭飛射在江守肉身。

肩頭茲茲冒著熱氣時,江守終於閃遁到安全之地,和前方一個千瘡百孔的龐大水幕遙遙對峙。

那是一個五品魔液族,江守在擊殺魏星河一行后,這幾天一直在煉神漠遊走獵殺,收穫方面和以前差不多。平均下來一天一萬出頭的剝靈魔晶。不過這一次他獵殺的對象卻有些麻煩,因為他遭遇的是兩個五品魔液族帶隊,麾下還有七個四品。

一場艱難搏殺,靠著不死之身以傷換傷,江守終於把魔液族小隊擊殺的只剩下一個重傷五品,但他自身也是傷痕纍纍,剛才肩頭的創傷只能算是新傷,除了肩頭,他雙腿胸腹也有多處被液化出的血洞。神器長槍都替換了第二把。

但他對面的五品魔液族也已傷痕纍纍,原本可以連綿成幕的液態肉身,到處都是或大或小的槍洞,魔液族的液態肉身被刺出創口后是可以癒合的。但他們不可能像不死之身一樣瞬間癒合,而是需要時間療養。

看著那長寬上百米的龐大夜幕上布滿數十個槍洞,江守笑了,只需要再爆發幾擊。他絕對有信心拿下這個,一旦拿下,他這一次收穫就是兩萬七功勛。足以比上正常狀態兩三天收穫了。

「嘩~」

就在江守興奮中,正在和他對峙的魔液族卻一晃肉身,盪起一層嘩嘩水聲就遠遁飛逃。

江守樂了,想逃?現在他再想逃可沒那麼容易。

五品魔液族真正戰力堪比人族七轉,但若是人族七轉和五品遭遇,人族想逃很容易,魔液族想逃絕對難如登天。

五品戰力能媲美七轉是靠剝靈魔晶壓制,一旦沒了魔晶壓制,人族七轉實力就會恢復巔峰,剝靈魔晶的壓制也是有範圍的,比如五品壓制範圍是千里方圓,千里之內人族七轉會被壓制在五轉,實力速度都大跌,和對方相當。

一旦超越千里範圍人族七轉實力恢復,速度上能輕鬆碾壓五品魔液族。

所以雙方遭遇人族只要能逃離對方千里範圍,再想離去易如反掌,可魔液族想逃就是妄想。

沒有急著追逐,江守抓出一大把丹藥吞服,幾十個呼吸后當一身傷勢痊癒,又替換了新的防禦和攻殺神器,他才運轉無定身,幾個呼吸就追近了逃竄中的魔液族身後。

[主金田一]死過二十三次的女人 ,那魔液族又驚又怒,一層層跌宕水聲,原本淡藍色液態肉身竟突兀發黑,速度也驟然暴增。

可那種暴增的速度,只是和江守距離千里之內時把江守甩脫,一超出那個範圍,江守就又輕鬆欺近。

不過當江守再次欺近準備爆發強勢一擊時,他卻身子一凜,猛地看向了西北方向。

幾乎時同時,西北方就顯出兩道流光,剛一乍現就抵達了江守所在地數百裡外,速度快的讓江守連收攏壓制氣息都來不及,等兩道流光置身於和江守都能清晰觀察彼此的地步時,那呈現出來的也正是兩個人族武聖,一名一身華貴紫袍的文雅中年,另一個則是鬚髮皆白,精神矍鑠的六七十歲老者。

江守微微色變,這時候他再收斂氣機繼續隱藏也來不及了,不過還好的是,對上陌生武聖的話也不是誰都認識他的。


所以即便被兩人發現他此刻是封神七轉也無所謂。

而對面兩個人族武聖的氣機,一樣是封神七轉。

江守戒備的打量兩個七轉時,那紫袍中年先是看了江守一眼,才把視線落在不遠處還在逃遁的魔液族身上,「五品魔液族,還是重傷的?嘖……運氣不錯。」

紫袍中年眼中明顯帶著興奮,七轉實力對上五品魔液族未必不能戰勝,但正常情況下巔峰七轉擊殺一個完好狀態的五品魔液族,至少也得休養幾個月。

所以封神七轉大多是獵殺四品,八轉獵殺五品,這樣才能把效率最大化。

不過若完好狀態的七轉對上一個重傷的五品魔液族,那就是兩說了。遇到這種情況除了用運氣好來形容,根本找不到其他說辭了。

更別提他們還是兩個七轉,至於江守?

「小子,你運氣不錯嘛,不過現在這裡沒你的事了,你可以走了。」紫袍中年輕語中,白髮老者也笑著開口,輕語一句他就又轉身看向身側,「邵師弟,你我一人五千?」

「可以。鍾師兄做主就行。」紫袍中年邵東行毫不猶豫的點頭,他們兩個巔峰七轉對一個重傷的五品絕對可以無損拿下。

「兩位。」江守這才皺著眉開口,這兩位也未免太霸道了些。

不過江守也只是剛開口,不遠處兩人就齊刷刷看來,認真盯了江守一眼,邵東行才又大笑,笑的很玩味,「你難道眼瞎了嗎?看在你也是七轉的份上,我們饒你一命也就是了。你可不要得寸進尺!」…

江守當場氣的樂了,對方要搶奪他好不容易才擊傷的五品魔液族,還警告他不要得寸進尺?

不過怒火飆升的同時,江守卻深深看了兩個七轉外在袍服左胸胸前一眼。這兩人,邵東行是一身華美紫袍,老者是一身尊貴黑袍,雖然袍服樣式款式都有不同。可他們左胸前都綉著星極二字。

星極二字,代表的就是中央大陸八品宗門星極宗!

功勛戰場內的武者是來自全大陸所有最頂尖武聖,大部分還都互不相識。所以為了避免某些事和某些衝突,真正出身大勢力的武聖所穿袍服都是寶器,都會在胸口綉著表明自己宗門出身的文字。

這也不止是簡單的文字,還有極為精妙的特有氣息,其他人想仿造都很難仿造的出,比如那星極二字,武者一眼看下第一眼是簡單文字,認真關注卻會發現文字在擴展,逐漸演化為一片茫茫星空,龐大星空中一片片繁星在夜幕里組成星極二字,越看星空越大,景色越深邃動人,直到心神迷失,這是星極宗特有的煉製手段,也絕不是誰都能仿造的。

至於其他武聖劫掠星極宗武者袍服冒名頂替?這些袍服每一件都被持有者精鍊,就算被人搶走,你再想進行第二次煉化也只會讓袍服自毀。

這種手段就是大宗門避免落單門人被其他人下黑手的最直接辦法,真正出身大宗門的,就算修為實力不濟,但穿著宗門正袍出行落單了也不會輕易被人殺人越貨。不管是誰想動手都要掂量一下對方宗門才行。

江守因為要偽裝成散修,所以他胸前空空蕩蕩,沒有任何宗門標示。

這也是星極宗兩個七轉出現后,一眼看過就再不多看江守的最大原因,封神七轉的實力雖然強大,但你若是毫無出身來歷的七轉,對上八品勢力絕對不算什麼。

單一的七轉對上千塵宗都不算什麼,更別提星極宗了,因為星極宗是中央大陸16個八品巨頭裡排名第二的存在,千塵宗只是十名以後的八品勢力。

這種排名也正是依據一個宗門的實力來決定的,比如千塵宗只有一個八轉老祖,星極宗卻有三個八轉老祖。

千塵宗只有17個七轉,星極宗卻有26人!

三個八轉坐鎮,26個七轉長老,這就是邵東行兩人蔑視江守一個單人七轉的底氣。如果不是江守也有自身的實力,他們就不止是驅逐江守讓他滾蛋了,而是早就下殺手了,畢竟在功勛戰場,最大一個功勛來源就是殺人越貨。

甚至若江守受了傷,氣機不在巔峰狀態,他們就已經動手了,可惜江守是完好狀態,他們才很大度的選擇只讓他滾蛋而已。 「小子,讓你走人你最好就乖乖走人,否則我和邵師弟聯手,捨棄那重傷的五品魔液族對你下手,你覺得你能活著離開?我也相信你一個七轉在戰場游弋,儲物戒指里肯定不止價值一萬功勛的剝靈魔晶。」隨著邵東行的話,白髮老者鍾師兄也斜眼看來,陰森冷笑。

隨著冷笑聲他手心裡也多了一把血光流淌的戰刀,邵東行也不甘落後,手一伸就抓著一柄冷冽森寒的寶劍直面江守。

江守默然,不管他心下如何憤怒如何不甘,若讓他現在就對上兩個七轉,和兩個巔峰狀態的七轉生死搏殺,他也很危險。

畢竟江守的逆神光秘武,在解救洪氏一行時已經全部釋放,他要半個月才能重新孕育出來,這也是逆神光秘武最大的缺陷,這秘武強大是強大,但半個月才能衍生一次,不管是一道還是三道,都是在你消耗后,抵達半個月時限才重新出現,所以這樣的秘武只能當做一次性殺機,根本無法形成穩定戰力。

當然,若江守真和邵東行兩人搏殺,只要他願意暴露不死之身的秘密,一樣有一定把握解決這兩個,一如之前他面對兩個五品魔液族和七個四品,都是靠著不死之身才把握住勝局的。但問題是他就算暴露不死之身,也沒辦法在短時間內解決這兩人,而在暴露后,解決他們之前,只要這兩人隨便拿出傳訊玉簡通傳戰場附近的星極宗武聖……

就算江守能在其他星極宗武聖趕來前逃掉,可不死之身的秘密也會守不住。一旦那秘密宣揚出去,別說是星極宗,真正的聖地半神也會感興趣吧?

思索幾息后,江守還是默默看了邵東行兩人一眼,閃身就走。

「呵。這就走了?我還真以為你有多硬朗,寧死也不會服軟的,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如果你不服隨時可以來找我。記住,今天讓你滾開的就是星極宗邵東行!」見江守退走邵東行才放聲大笑。看向江守的視線全是嘲弄。

若剛才他們開口說一句江守可以走了,江守什麼都不說就走,邵東行也懶得再多加嘲弄,關鍵是江守之前還表達過憤怒,似乎有動手的趨勢,這才是讓他火大的原因,才會在此刻出口嘲弄。

一個出身小宗門,或者只是散修七轉面對他們星極宗兩個七轉還想反抗?這無疑是很刺激人的。那不管江守是看不起他們,還是想挑釁星極宗的名號都足以讓人不爽。「算了,既然他還不算太蠢,那就放他一條生路,何必和一個散修計較。」不過在邵東行嘲弄的話語中,鍾師兄卻有些無語的看了邵東行一眼,因為他都覺得自己這個邵師弟在做些很沒意思的事,江守已經走人,何必還要說這種話?那些話不止不會對江守造成什麼損傷,還只會讓江守更記恨他……只有壞處沒有好處的事也只有邵東行能做得出來了。

不過說的也是。別看邵東行已經二百多歲,但他生來就是星極宗某位七轉長老的嫡子,從小就被無數人捧著敬著。要什麼有什麼,從來沒被逆過心意,二百年來都只有他蔑視輕視別人的份,說話霸道一些也就很正常了。

一個人的性格如何,都是和成長環境有關的。

若是換了他不管江守剛才表現怎麼樣,他要麼不動,一動就會選擇直接殺人,絕不會在口舌上爭什麼便利的。

但邵東行這些話已經說出去他也沒辦法,只能笑著開口道。「還是那個五品魔液族重要。」

幾人說話對持的時間裡,那魔液族又逃出了上千里。的確不能再拖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