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跟這個怪物/人類?」「你說咱們是隨意表演一個《TroubleMaker》呢,還是簡單做個cover舞台呢?」

朱子仁理所當然地詢問著泫雅的意見。

「不是…你幹嘛要問我呢?」泫雅只覺得荒唐,「這不是你需要自己決定的事情嗎?」

「你什麼意思?」朱子仁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你忍心把我自己

《半島之俠》第二百七十三章猜謎…嘴硬遊戲 蛤蟆大妖與牛王之戰,具體情形無妖可知,其結果也不知道。但沒幾日,牛王就召集眾大妖議事。

一年近中年的文士站於牛王下首,其氣息普普通通,給眾妖的感覺就是一個凡人。

為節省場地,眾妖各自化作人形,分坐兩旁,靜侯牛王漢子發話。

牛王端坐於石座之上,望著眾妖道:「各族遭受重創,短時間內無法恢復,這已是事實。現在需要關心的是:仙真會不會趁機來犯?」

來犯是肯定的,弱者沒有止戰的資格,牛王也沒指望諸妖給出解決辦法,只是看向身前的中青文士。

文士身著灰朴長衫,臉部輕鬆道:「趁你病要你命的道理,諸位都懂,要我說,仙真一定來犯。到時,他們會將諸位及你們的族群變作奴僕,就跟此地的人類一樣。」

為了指點江山的感覺逼真,文士還幻化出一把摺扇,為自己扇著微風。

這事很可能發生,但若換作一個人類來說,眾妖絕對要將他撕成碎片。

之所以忍住沒動手,是它們猜到:這人類模樣的文士定是蛤蟆大妖變的。

牛王既然將其叫到現場,並作出詢問之狀,那就說明蛤蟆大妖的實力得到了它的認同。眾大妖可不敢輕易招惹。

「諸位,我也算是妖族,與仙真有深仇,自然不會坐視不管。我會潛入東邊,掀起亂子,暫時吸引仙真的注意,為你們爭取喘息的時間。」

「但你們要全力配合,日後依我之令行事!」文士說完,伸手召來一柄巨刀,向遠方天際豎劈一記。

妖目所及的天空,雲層、飛禽都陡然消失。一會兒后,地面大範圍炸裂,狂風席捲而起。

一記過後,文士將氣息一放、意境一出,將眾大妖壓迫於原地。

氣息中帶有真龍之威,意境力量使大腦短暫陷入空白,回神過來的眾妖驚懼。

「好了,攘外必須安內,這是凡人的王常掛在嘴邊的一句,此刻請問:還有哪個不服?」收回力量的文士笑道。

眾大妖靜默無聲。

紅鼠大妖混在其中,眼冒星光道:「俺服!」

其他大妖看了看紅鼠,又看了看牛王,像是明白了什麼,逐個低下了傲氣的頭顱。

除牛王、文士外,在場有四十三頭大妖。

其中,鼠妖十頭、虎妖六頭、牛妖六頭。

獅妖兩頭、豹妖兩頭、蛇妖兩頭、狼妖兩頭、兔妖兩頭、猴妖兩頭、鳥妖兩頭。

狐妖一頭、穿山甲一頭、馬妖一頭、羊妖一頭、豬妖一頭、鹿妖一頭、貂妖一頭。

因為同族的緣故,鼠族女王、虎王、牛王救下了全部的部屬,其他的則選擇親信及相對強大的救。

確立下自己的地位,文士向牛王打了聲招呼,便騰空而去。

天壁東側,大希國度,秦家造反成功,殺了叛徒徐階,解散了仙真控制的朝廷。

為免仙真報復,秦家及其屬眾沒有佔據皇城,而是就地分散,在暗中建立新秩序。

半年之後,青陽山,中原大地較為雄偉的山脈,就在雍州與定州交匯處。

最近傳聞,青陽山上出了一位武道宗師,自立青陽門。

仙真遲遲未對徐階被殺、秦家奪權之事作出回應,武修們膽子也大了起來,加入勢力的加入、開宗立派的開宗立派。

青陽門駐地便選在青陽主山的半山腰,由那位武道宗師的大弟子出錢、出人建設,現已頗具規模。

宗師名為葛福,本是籍籍無名之輩,不知怎的,成為了宗師,威震一方。

宗師、宗師,當代新品級下的宗師,含金量很高,論實力、手段,不比入世的那些仙師差。

青陽門正屋內,葛福一身長衫文士打扮,坐於主位之上。他自己收了三個徒弟,兩男一女,皆是青年。

大弟子呂正,出身商賈之家,從小錦衣玉食慣了,討厭習武之苦,卻嚮往武修之威。他是葛福親自上門收下的,主要看在他有錢爹的面上。

二弟子喬一帆,出身貧苦,沉穩好學,曾拜在一位九品武修門下。

那位九品武修被仇家打成了重傷,是葛福出手相救。不過因傷勢過重,其後半生已與武道絕緣。

九品武修十分看重葛福的人品,加上後者是貨真價實的宗師,便讓一徒一女改拜在後者的門下。

這就要說到葛福第三個徒弟,也就是那位九品武修的女兒—孟小花。

人如其名,這孟小花確實長得貌美如花、清純可人,深得呂正、喬一帆喜歡。

私下裡,兩人沒少爭風吃醋。

一會兒,大徒弟呂正端過一旁的茶杯,遞到葛福面前,笑臉道:「師父請喝茶!」

葛福點點頭,接過茶杯,慢慢抿了一口,再放過一旁道:「最近,武道進境如何?」

「師父,我已打通六處竅穴,穩穩九品了!」呂正邀功似地說道。

「嗯,不錯。」葛福給了個評語。

「用了那麼多葯湯,才六處竅穴,還好意思說出來。」近前的孟小花小聲嘀咕道。

小聲歸小聲,但明顯是故意的,在場人都將她的話聽進了耳里。

呂正當場鬧了個大紅臉。二徒弟喬一帆嘛,比較有城府,喜怒不形於色。

「一帆,你的進境如何?」葛福裝作沒聽到,對著二徒弟問道。

「回師父,弟子慚愧,只打通了四處。」喬一帆恭敬回道。

「嗯,也可以了,小花呢,你幾處?」葛福看向孟小花道。

「嘞,就才三處!」孟小花吐了吐小香舌道。

沒有人會討厭可愛的生物,葛福對孟小花也是如此,他點頭鼓勵道:「不錯,下次再努力點。」

要知道:呂正在一個月前還是普通人,喬一帆、孟小花只是初入內息,三人能在一個月內跨入九品,這進步不可謂不大。

當然,葛福也投入了不少精力,配置獨門葯湯,給他們洗髓易骨。

「兩日前,為師收到一封挑戰信,是另一位宗師的,輸的一方要退出青陽山。因而,為師要閉關幾日,靜修一番,你們沒什麼事,不要來打擾。」葛福語氣淡定道。

「師父,您可有把握?」呂正關憂道。其他兩個徒弟也一臉擔憂地看了過來。

「放心,為師即將要踏出那一步了,尋常宗師,根本不是對手。」葛福自信一笑道。

「那就好,祝師父威震九州!」呂正馬匹拍得很俗道。

「哈哈!」葛福似乎很受用,大笑連連。

「馬屁精!」私底下,孟小花又小聲嘀咕了一句。

「師妹,別讓師父再聽到了!」喬一帆小聲囑咐道。

「知道了!」孟小花沒好氣地看了他一眼,似乎在說:「我這是為了誰呀?」 一早,小黃鴨去灶房偷了紅糖發糕啃。

「某隻凶獸坐在馬桶,一邊拉一邊吃,還一邊睡覺,你不記得了嗎?」

「呃~」依依尷尬地摳腳,「我沒幹過這種有味道、非主流的事。」

「你再摳,就摳出一座皇宮了。」小黃鴨吐槽。

「沒人看見吧?」她摳呀摳呀,腳丫都摳紅了。

「你三哥、二哥都看見了,還給你擦屁屁了。」

依依:「!!!」

誰讓他們給我擦屁屁的?!

本饕餮的屁屁鑲金帶鑽,怎麼可以隨便讓凡人擦呢?

就算是哥哥,也不行!

三哥哥、二哥哥看見她那麼糗的樣子,以後她如何抬頭做人?

嚶~

依依用錦衾蒙著頭,今日就躲在被窩裡,不見人!

外邊傳來雜亂的腳步聲。

四位哥哥進來,聲音格外溫柔,「小崽崽,醒了嗎?」

沒聲音。

他們已經洗漱完畢,小崽崽竟然還沒醒?

忽然,床上那坨小小的奶包,輕微地動了。

蕭景辭挑眉。

蕭景翊騷包地摸摸垂下來的一縷鬢髮。

蕭景寒似笑非笑。

蕭景夜擠擠眼。

小黃鴨蹲著啃甜瓜,一大早就欣賞某隻凶獸被扒皮,還不用超點付費。

真帶感!

兄弟四人輕手輕腳地靠近床榻。

突然,他們不約而同地撲過去,餓狼撲食似的。

幾隻手隔著錦衾給小奶包撓痒痒。

「咯咯咯~」

小崽崽無處閃躲,只能扭動掙扎。

甜糯糯的笑聲如棉花糖,甜齁了。

「不要~」

「哥哥欺負小寶寶,哥哥是壞蛋!」

小奶包奮力地滾,滾到里側,遠離魔爪。

「哥哥壞!」依依奶聲奶氣地怒哼,嬌憨地爬起來。

「小崽崽,三哥讓你撓痒痒。」蕭景翊抬起手臂,主動暴露敏感地帶,「把三哥撓哭了都沒關係。」

「四哥也讓你撓。」蕭景辭溫柔含笑。

「二哥保證,一動不動。」蕭景寒把雙手背在後面。

「小妹妹,大哥最疼你的,永遠不會欺負你。」蕭景夜鐵憨憨地笑。

「若我相信你們,就是小豬豬。」依依嬌憨地叉腰。

天靈蓋支棱起小呆毛,襯著元氣滿滿的臉蛋更圓潤,更可愛了。

蕭景翊被她奶萌的小樣兒萌得心口疼,恨不得把她抓過來,使勁地擼。

「小崽崽,報仇的機會就擺在你面前,你不要嗎?」

「小寶寶報仇,十年不晚。」依依圓溜溜的瞳眸眨巴眨巴,「不急於一時。」

「依依,你想知道昨夜浮香山庄的賬面流水是多少嗎?」蕭景辭採取迂迴戰術。

「多少多少?」

「你猜猜。」

「應該有幾萬兩。」

「五萬兩餘。」蕭景辭笑道,「哪日擺慶功宴,依依你決定。」

依依掰著手指頭,數了又數,「四哥哥,我要賺十座金山,一兩千年後,我要親手盜我自己的墓,把十座金山挖出來。那時,我就是全球最富有的女首富!」

驚悚的蕭景辭:「……」

蕭景寒等三兄弟:「???」

一兩千年後?

盜自己的墓?

小崽崽這腦迴路,這志向,又清奇又可愛又霸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