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趕緊滾蛋,再不滾,別怪老夫不客氣」那個老者顯然沒想到,葉揚居然如此難纏,居然還敢跟他頂嘴,

「那就試試」


葉揚忽然一聲大喝,恐怖的氣勢直衝九霄,覆蓋了整個落星城,附近的人,被葉揚的一聲大喝震的耳鼓轟鳴,

而葉揚身前的那個,完全沒有把葉揚放在心裡的考官,直接震的七竅流血,差點沒直接震死,


就連洛冰凝都被嚇了一跳,她驚的不是葉揚的那一吼的力量,而是他那一吼中,居然蘊含著一絲死亡之力,

那個考官旁邊的兩個考官也是一臉的震驚,雖然大部分力道,全被那人承受了,不過他們兩個也受到了波及,

「小畜生,你找死」那個考官這時才略微恢復過來,不過頭腦依舊一陣昏沉,就像裂開了一般疼痛,不禁怒吼一聲,

「啪」

葉揚的大手,狠狠地抽在那人的臉上,承受不住那恐怖的力量,直飛出去,直接撞在那座雕像上,口中大牙亂噴,

一時間所有人都傻眼了,見過膽大的,沒見過膽這麼大的,連考官都敢打,

「大膽,居然敢擾亂報名秩序」忽然一聲厲喝傳來,天空上出現了一個中年男子,正一臉怒容的看著葉揚,

那個男子一出現,強大氣息壓得所有人呼吸不暢,就連仙君後期都有些抵受不住,

葉揚冷冷地看著那個男子一眼道「確實有人很大膽,不過那個人不是我,你問問你的手下,幹了什麼齷齪事了吧」

那個男子見葉揚只是一個小小仙融境,居然不受自己的威壓影響,不禁一愣,見葉揚從容對答,心下起疑,

「說,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個男子冷冷地看著地上的考官道,

「大人,不關我的事啊,是他不符合條件,擾亂報名秩序,還動手襲擊屬下」那個考官滿嘴漏風的道,


那個男子冷冷地看著那個考官,那個考官忽然一哆嗦,額頭的汗不禁流了下來,

「你怎麼不說,你受人之託,要把我踢出千州大比呢,」葉揚不屑的道,

「你休要血口噴人」那個考官怒道,

「要噴人的也是你吧,看你滿嘴的血」葉揚不屑的道「那你告訴我,你儲物袋中那張九星復地符是哪裡來的,」

那個考官忽然臉色大變,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葉揚,雙目之中全是恐懼之色,

「白痴,枉你還長了一張奸詐的臉孔,別人耍了都不知道,被人當槍使,如今你還能收場嗎,」葉揚不屑的道,

小天早就將那個考官的秘密,全部都告訴了葉揚,陸成卿的這一計,非常的狠毒,

他看穿了那個考官的貪婪,而且跟他們紋天殿有著一絲來往,所有便以一張威力強大的九星復地符,來讓他幫忙,將葉揚踢出去,

那個考官十分白痴,一聽對方不過是一個小小仙融境,便滿口答應了下來,

葉揚之所以說他是白痴,就因為他都不想想,如果是一個普通的仙融境,還用得著他來出手嗎,更何況還給他一枚強大的九星復地符,那可是堪比法器價值的寶貝,

陸成卿就看準了葉揚不會安安靜靜的離開,必然會與那個考官發生衝突,他為的是引出剛剛出現的那個強者,

不過他萬萬沒想到的是,他的一切秘密,都被小天給識破了,原本天衣無縫的計劃都暴露了出來,

「魯山,你好大的膽子,我把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你來辦,你居然敢玩忽職守」

那個男子非常了解那個考官,一見他的表情,立刻明白了十之八、九,不禁心中大怒,

千州大比,無比重要,如果這樣的事情被上級知道,他自己也逃不開責罰,

「大人饒命啊,我……」

「噗」

那個考官一臉的恐懼,正要求饒,一道仙光飛過,直接貫穿了他的眉心,

「噗通」

考官的身體倒在了地上,雙目之中還浮現著恐懼和不甘,他沒想到就因為這麼點小事,那個男子居然會殺他,

「你們兩個看清楚了,如果再出任何紕漏,別怪本座辣手無情」那個男子厲聲道,

「是,大人」那兩個考官嚇得一哆嗦,趕忙道,

見威懾住了那兩人,知道他們不敢在馬虎大意,那個男子看了葉揚一眼,就要離開,

「等等」葉揚忽然開口道,

「你還有何事,」那個男子眉頭一皺道,

「你只懲罰了受賄者,但是行賄者依舊逍遙法為,還請大人將其一併擊殺」葉揚看了一眼遠處人群中的陸成卿,

陸成卿臉色微微一變,剛要死不認賬,忽然那個男子搖頭道「你們都是參加千州大比之人,我沒資格處置你們,你們有什麼恩怨,就自己到千州大賽上解決,

不過如果你們敢在報名過程中鬧事,影響報名進程,別怪我將你們驅逐」

說完這些,那個男子轉身離開,讓葉揚微微有些不滿,不過這個結果,勉強還是可以接受的,

葉揚笑嘻嘻的看著那兩人道「不知道兩位前輩,要不要我再證明一下什麼啊,」

看著葉揚的笑容,雖然很好看,但是卻讓兩個考官心裡一哆嗦,趕忙道「不用,不用,只要登記一下名字,再測試一下骨齡就可以了」

說完話給葉揚登記了一下名字后,又遞給葉揚一塊青磚一樣的石板,葉揚伸手按在上面,

那兩個考官身後的巨大石柱,忽然亮起,浮現出了一排仙族文字:葉揚,骨齡:二十一,

「這怎麼可能,」

那兩個考官都大吃一驚,那些排隊者,當看到這個數字后,都不由得驚呆了,

他們這裡的強者,大多數都是八百歲道九百之間,他們趕上了好時候,才有機會參加這次大比,

五百歲以下的都算是年輕了,剛才過去的洛冰凝,以三十一的骨齡,震懾的無數人,


而葉揚年輕的更加不像話,居然只有二十一歲,如果不是千州大比用的道具都無比精密,可信度最高,他們都懷疑是不是道具壞了,

那個考官恭恭敬敬地將一枚,記錄著葉揚身份的玉牌交給了葉揚,

拿著玉牌葉揚微微一笑,到了聲謝,跟洛冰凝和歐陽飛找了一個偏僻的地方,看著其他人考核,

「老大,想不到你居然如此年輕,讓我覺得叫你老大,有點怪怪的」歐陽飛有些鬱悶道,

「沒事,那我以後叫你老大也行啊」葉揚倒是無所謂的道,

「別,千萬別,老大你是我見過的最有潛力的天才,我要跟著你一起去看更高的風景」歐陽飛趕忙道,

葉揚微微一笑,也不說話,看著後邊陸續的有人報名,通過也一鬧,那兩個原來面容倨傲的考官,再也不敢傲了,小心翼翼地進行著登記,

當登記到風平的時候,讓葉揚吃驚是,他雖然是古代至尊,骨齡居然只有三十五歲,

而且沒用多久,葉揚也看到了那個面容冷漠的女子,得知她名叫冰瑤,骨齡三十歲,也是非常的年輕,

凡是登記完成後的人,都不得離開廣場,靜靜地等候他人登記,結果讓葉揚吃驚的是,這場登記居然整整進行了三天三夜,登記人數居然達到了十五萬之眾,

當所有人都登記完畢后,整個廣場變得黑壓壓的一片,這時那個男子忽然現身,伸手在廣場中心的雕像前一拍,

無數古老的仙紋亮起,一下子覆蓋了整個廣場,一股強大的空間扭動,葉揚等人眼前一花,前方出現了一片浩瀚的海洋, 無數古老的仙紋亮起,一下子覆蓋了整個廣場,一股強大的空間波動,讓葉揚等人眼前一花,前方出現了一片浩瀚的海洋,

葉揚發現,他們此時站在一個巨大傳送陣上,方圓居然有數萬里之巨,

最重要的是,這個巨大的傳送,居然浮在大海之上,周圍一片蒼茫,

正當葉揚有些不解的時候,空間不停地波動,無數身影,不停地閃現,只眨眼的功夫,

密集的人群,一下子就將整個方圓萬里的傳送陣佔據了,葉揚大略數了一下,居然有數百萬之眾,

這次葉揚真的是被震到了,那可是數百萬仙君境強者啊,到底是怎麼長出來的啊,

那數百萬仙君境強者鋪一出現,誰都不說話,有些人好奇地打量著他人,而有些人則帶著挑釁的目光,再不停地掃視,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勢,

沒過幾個呼吸的時間,空間波動全部停止了,一個身穿灰袍的老者,站了出來,

那個老者一出現,帶葉揚等人前來的那個男子,趕忙恭敬上前道「啟稟大人,落星七州,共十五萬七千四百八十七人,全部到齊」

那個老者微微點了一下頭,陸續有人上前彙報,葉揚算了一下前後有一百多個人,對那個老者彙報,

當彙報完畢后,帶葉揚等人前來的那個男子等人,對那個老者恭敬行了一禮,空間一陣波動,消失在眾人面前,估計是回去了,

那個老者不禁喃喃地道「共計四百七十萬六千零八十二人,人數還真是夠多的啊」

葉揚不禁大吃一驚,不說那老者的修為,就光憑這份運算的能力,就已經駭人聽聞了,

「不行,還是得重新算一下,不能出錯」那個老者搖了搖頭,手指在一個巴掌大的玉牌上點來點去,

我哩個去,葉揚差點沒一個趔趄,剛才佩服他這運算能力呢,感情尼瑪用的是計算器啊,

那個老者好像反覆運算了幾遍,才停了下來,應該是把得數徹底算好了,

「孩子們,準備好,我們就要出發了」

那個老者微微一笑,一雙如同枯木一般的雙手,在大地上一拍,整個傳送陣一陣,無數光芒衝天而起,照亮了天空,

葉揚忽然感到了極大的壓力,連靈魂都有些震蕩,好像時間和空間發生了對撞,產生了極大的磁場,讓人極為不舒服,

「啊」

歐陽飛不禁一聲悶哼,雙手抱頭,同時大多數人,都跟歐陽飛一樣,痛苦的抱著頭顱,

「孩子們忍耐一下,域級傳送需要破碎空間,這是空間對流產生的強大磁場,過一會兒就沒事了」

那個老者安慰了一下眾人,雙手繼續按著傳送陣,恐怖的仙力運轉,傳送陣忽然一震,

龐大的力量輻射開來,就連葉揚都有些靈魂一痛,歐陽飛等人,更是直接被震昏了過去,

從落星城這邊出發的人中,只有葉揚、洛冰凝、風平和一臉冷漠的冰瑤,還面色鎮定的站著,

遠處的陸成卿和施一凡,還有幾個極為強大的強者,面色蒼白地抵禦著,

那老者看了一眼剩下的這些人,不禁雙目之中閃過一絲笑容,暗暗點了點頭,忽然大喝一聲,

「嗡」

一陣空間波動,葉揚感覺自己的靈魂,好像被你狠狠地擰了一下般,非常的難受,

這時就連洛冰凝等人,也不禁驚叫了一聲,雙手有些痛苦地抱著頭,

葉揚一見他們都抱著頭了,自己也趕忙抱著頭,裝作極為痛苦的表情,偷偷向周圍看去,

全場只有三人仍然屹立不倒,其餘的人都一臉痛苦的抱著頭,陸成卿等人,已經昏死過去,

葉揚不禁吃了一驚,看著那三個人若無其事的表情,不禁心中一陣驚駭,

果然仙界之大,各種天才層出不窮,那三人之中,兩男一女,當中前一人,身材壯碩,滿臉虯髯,雙目如燈,露出懾人的光芒,

全身散發著爆炸性的力量,沒有任何修為顯露,可是光憑著肉身的力量,就讓周圍的空氣發生著扭曲,

葉揚不禁震驚,好強大的肉身,葉揚來到仙界這麼久,第一次遇到肉身這麼強大的人,

在他身上,葉揚感到了極大的壓力,同時也讓葉揚起了好奇心,不知道他修鍊的什麼功法,跟龍象暗金身相比,到底誰更強一些,

另外一個男子,傲立陣前,長發飛舞,白衣浮動,周身居然有著細密的雷霆在不停地跳躍,

看著那些雷電,葉揚不禁大吃一驚,他發現那個男子,居然渾身上下,都被細密的雷電包圍,

而那些雷電,沒有一絲暴虐的氣息,就彷彿人為圈養的寵物一般,極為溫順,

最讓葉揚驚駭的是,那個男子的身體,本身就像是一道雷霆,全身上下沒有一絲仙氣,全部都是雷霆之力,

這樣的人,從來就沒聽說過,簡直就是一個雷霆怪物,實在是太恐怖了,

三人之中,最正常的要屬那名女子,看上去二十六七歲的樣子,身材婀娜,胸前挺拔,柳眉鳳目,瓊鼻櫻唇,充滿了成熟女性的魅力,

在外表上,根本就看不出她任何的恐怖之處,仙力也沒有一絲運轉,根本沒有刻意去抵擋那個恐怖的磁場能量,

那個女子忽然心生感應,有些詫異的看著葉揚,葉揚頓時大吃一驚,

原本他假裝頭痛,用手捂著臉,通過指縫觀察眾人,不敢用神識探查,那樣太容易被發現,而且他跟別人一樣,一邊搖頭晃腦的裝痛,別人根本發現不了的,

葉揚沒想到那兩個強大人物沒有發現,居然被那個女子發現,趕忙痛呼,

「哎……呀……哎呀,好痛,好強的磁場,我感覺頭都要爆炸了」葉揚非常「痛苦」地掙扎著,

「小朋友,磁場已經過去了,你怎麼還痛啊」那個老者一臉古怪的道,

聽那老者這麼一說,葉揚忽然發現,果然磁場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消失了,現在只有自己一個人在這裡亂叫,所有人都看著他,

尼瑪,弄穿幫了,葉揚依舊有些「痛苦」的道「我這個人,比人反應慢一拍,這是疼痛延遲」

那老著微微一笑,也不說話,其他人也收回了目光,唯獨那個女子,美目一直看著葉揚,精巧的嘴角浮現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葉揚乾咳了一聲,假裝沒看見,此時磁場消失,一些昏迷勾起的人們,紛紛醒來,

「老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歐陽飛問道,

葉揚看著周圍空間不停的變換,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們應該是在進行空間穿梭」

現在他們腳下的傳送陣已經消失,他們就像陷入了無盡的黑暗之中一般,周圍全部都是各種亂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