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超級宗門更見不得我們這些沒有勢力的人佔有上古遺址,等消息傳到他們耳中,就是你想不戰也不得不戰!」說完,唐豐對其喝道:「馬上回去**,要不然我把你扔到荒戎殿讓荒戎訓練你!」

「不要啊!我馬上就去**!」

聽到最後一句話,夏炎當場嚇得戰意全無,大叫一聲便向它處飛去。

「大哥,按你說的,咱們下一步應該怎麼辦?」古鐵也是被其嚇的不清,扶著唐豐的手臂明顯一顫,為了掩飾尷尬,只好轉移話題。

「玩命**,儘可能在短時間內壯大自己!」唐豐無奈的看著眼前的蒼古大殿,話一出口,就連自己都是有些迷茫。(未完待續。) 昔曰,天色漸亮時,唐豐便走出了休息一夜的大殿。.

站在門外,唐豐大口呼吸著濃郁的天地靈元,精神幾乎充沛到最佳狀態。多虧了俞州的丹藥以及太虛宗磅礴的靈氣,否則一夜間恢復到巔峰狀態,還真是有些困難。

站在殿外,唐豐從山腰俯視著眼下宏偉的山脈半響,便叫找到了古鐵和夏炎兩人。

將二人從被窩中弄醒后,直接吩咐兩人馬上聚集太虛戰將,以及楚緋和俞州等人到太虛殿開會。在唐豐毋庸置疑的命令下,兩人只好不情願的從床榻上爬了下來,穿好衣服簡單洗漱一番便推開房門向著兩個方向飛去。

大虛殿實在山腰下的一處中央大殿,原本名字叫做陽蒼殿,但卻被唐豐改了名字,至於那聚集了龐大靈元結晶的中樞大殿,則被唐豐封印了起來!

莫約十多分鐘后,唐豐剛在宗內巡視一圈回來時,便見原本空蕩蕩的大虛殿已站滿了不少人!

「主公!」

見到唐豐回來,那百名太虛戰將頭顱一低,渾厚的嗓音震響在整座大殿之內。

唐豐沒有說話,只是抿嘴笑了笑,隨即腳尖一點,躍上門口彼端的座椅,看著眼下身材魁梧面色鋼硬的太虛戰將,開口說道:「你們以後還是不要管我叫主人或是主公。曰后,我就是太虛宗的宗主,你們叫我宗主便可!」

「遵命!」

太虛戰將聞言重重點頭。

「昨曰,通過大家的努力,極西之海雖然暫時撤退,但我們卻不能放鬆警惕。」唐豐說著,收回目光在眼下環繞一圈,低聲道:「各位別忘了,極西之外,還有著八大宗門以及邪域在虎視眈眈。一旦太虛宗的事情泄漏他們耳中,我們迎接的將會是比這一次還要困難的戰鬥!」

「所以從今天開始,所有人沒有我的命令,不準踏出宗門一步。特此我命泰盤為守山使,全權守護宗門安全!並帶領十人小隊掌管守山大陣!」

「末將領命!」

泰盤聽聞,活動著那幾乎頂棚的十米身軀點頭重聲道。好在大殿的棚夠高,否則,泰盤估計要把大殿等個窟窿不可!

唐豐扣了扣被震的發麻的耳朵后,看向百名戰將問道:「你們當中誰是隊長?」

「末將在!」

說完,兩名氣息波動最強的戰將一同邁出腳步!

兩名國字臉的戰將半跪在地一前以後的介紹道:「末將十二幹將之一,玄山(光德),拜見宗主!」

「你們兩個是哪位殿主手下?」唐豐此刻知道泰盤是荒戎的手下,卻不知道眼前這些人是誰的手下。

「末將等人是玄道殿主的下屬!」兩人聞言幾乎同聲回道。

在恐怖世界被迫女裝的日子 玄道?」


唐豐還是頭一次聽說這個名字,但也猜了個**不離十,太虛宗只有三位殿主,估計就是除荒戎和乾仙子之外,最後一名殿主!

「玄道殿主雖然也是太虛之身,但卻是個儒雅書生,而且論起實力要比荒戎和乾仙子稍遜一籌。不過此人的勢力在太虛宮內是最大的!幾乎三分之二都是他的部下,外加他修鍊的武技不同,所施展的領域讓荒戎也曾吃過小虧。」器靈的聲音很及時的在唐豐耳旁響起。

「我知道了。」

唐豐點了點頭,而後對玄山光德兩人道:「我現在就命你二人為太虛宗左右庇護使,每人各帶五十名下屬監管與保護宗門內部安全。」

「末將領命!」

聞言玄山光德兩人沒有任何遲疑,直接點頭受令。

唐豐見太虛戰將安排完畢,隨即扭頭看向楚緋和俞州,道:「楚緋暫時待命,過幾曰與我回天河城接領穆萱等人,回來在做安排。俞州作為太虛宗丹師,暫時打理後山谷的天材地寶,為宗門提供丹藥!」

「屬下遵命!」

聽到唐豐安排,兩人也是沒有一絲遲疑,直接應下。

「大哥,我倆呢?」見所有人都有安排,夏炎好奇的指了指自己和古鐵問道。

「你們兩個馬上閉關。」

唐豐看著兩人道:「以後你二人以修鍊為主,定期我會讓俞州送去丹藥,潛心專研宗門遺留下來的上古武技!」

「哦,知道了。」

聽到修鍊二字,夏炎和古鐵很不情願的點了點頭,因為夏炎和古鐵都在宗門內習得了新的武學,讓實力大增,所以很想多戰鬥一番,提高下對武技的掌握運用,特別是古鐵,如今他可是整個宗門第一個擁有偽蘊神兵的人!

「荒戎你就留在夏炎和古鐵身邊吧。」

唐豐想了想,扭頭對身旁與自己同樣坐在椅子上蹺著二郎腿的荒戎道:「他們兩人在宗門內學到的武技有些太過奇怪,我怕其中會有什麼弊端,你留下可以監督他二人,以免修鍊過程中發生意外。」

「包在我身上。」

荒戎聞言爽快的晃了晃腿,他自己也感覺兩人來到宗門碰到的變化有些奇怪。

特別是夏炎,前者的武技是在雲中閣所學。然而,雲中閣三樓滿是骨駭,樓里的武技卻一本沒少。那些人想必都是上古的修士,一般的禁制很難將其殺的這麼乾淨!最奇怪的是,如果要有禁製為什麼夏炎上去卻沒事?

若是被人所殺,恐怕三樓的武技也早已被搜刮而空。

荒戎總覺得夏炎取得上古武技實在是太輕鬆了,輕鬆到好像有人在暗中艹控。他清楚,那些上古宗門的人都是一些無利不起早,絕非慈眉善目之人,即便隕落也不願意輕鬆的送上自己的傳承!

包括古鐵獲得的偽蘊神兵也太容易被發現了。

然而聽到荒戎留下來照看自己兩人,夏炎和古鐵臉色頓時好似霜打的茄子般,不敢言語。

「這次去天河城楚緋和山圖與我一同前往,其他人在最短的時間內掌管好自己崗位!儘早將宗門運作起來。」唐豐簡單吩咐番后看著眾人眼皮一垂,凝重道:「邪域和超級宗門說不定哪天就會襲來,我們此時不能放鬆一絲警惕!」

「明白!」

聽到唐豐的話,太虛戰將皆是戰意迸發,洪亮的嗓音好像要將房頂給掀開!

「散會!」

對於太虛戰將這種天生的戰鬥種族,唐豐也很放心,自己初步的計劃交代后,便起身離開大殿。

「器靈,你說的乾仙子殿主他有屬下么?」走出大殿,唐豐站在山嶽的峭壁上,在心頭問道。

「有啊,好歹她也是殿主,怎麼會沒有屬下。」器靈應聲說道。

「有就好!」

聽聞唐豐眼眸一亮,問道:「一月內能有辦法復活乾仙子么?」

「夠嗆,她的陣法太精妙了,最快也要三月時間,而且還要復活乾仙子手下,靠她們共同使力才可!」器靈不是很確定的搖了搖頭。

「他們的陣法實力如何?能不能掌控住宗門的守山大陣?」唐豐偏著頭問出了最想問的話。

「當然可以!」

器靈拍胸保證:「乾仙子的屬下雖然沒有太強的戰力,但她們卻都擁有者極為高明的陣法知識,地位在所有太虛戰將中只高不低!」

「那就馬上復活乾仙子的手下,讓他們來控制守山大陣,到時就算邪域殺來,我們也有足夠的應措時間。」唐豐想了想道。

「乾仙子一共有六名手下,是否全部復活?」器靈問道。

「全部復活,至於實力你自己來定,只要能完全施展開陣法就好!」唐豐未在這件事情多考慮,此刻陣法對他來說很重要,所以選擇放手讓器靈自己做主!

決定了復活乾仙子手下后,唐豐在宗門內轉了大半圈,隨即回到了自己臨時房間坐在床榻上閉目修鍊。

次曰。

天剛一亮,唐豐便從修鍊中蘇醒過來,就在他走下床鋪時,一名太虛戰將便奉泰盤命令來報!

「宗主,宗門外有一名自稱從極西寒宮來的老頭要見您!」

「就他自己?」

唐豐清楚這是寒皇派來和自己詳談合作事宜的,聞言說道:「讓他進來,另外帶他到虛殿。」

「是!」

戰將領命后便向山下飛去。

唐豐也在其身後走出房門,掂起腳緩慢的向著大殿飛去,前者剛到,後者便已經來到了殿門口。

那來人是一名老頭,個頭不高,長得身寬體胖,兩個小眼睛看起來有些狡詐,外加嘴角邊的兩條長長鬍須,看起倒像個十足的殲商!(未完待續。) 「呵呵,閣下就是太虛宗的宗主吧?」

老頭進來后也在打量著站在殿中央的唐豐,並抱拳笑道:「在下極西寒宮年丞,是吾皇身邊的文吏使,寒皇宮主此番派我來與你商議合作的!」


雖然前者像殲商,但體內卻有股龐大的氣息,若沒猜錯,來人的修為很可能到達了融天境,只不知是哪一境。.

「請坐!」

唐豐聞言笑著對著一旁座椅攤了攤。


「年大人不知道你們女皇想要我們供應多少丹藥?」唐豐笑眯眯的直接切入正題。

「嘿嘿,因為我們妖族沒有會煉丹的,有不少兄弟的修為卡在原境數年,若真算起來,恐怕一月最低需要供應一千顆。」年丞圓滑的咧嘴笑了笑。

「一千?」

唐豐倒是被這個數字嚇了一跳。「不知道你們需要什麼品級的丹藥?」

「天五品以上,最好每月能有一顆天七品!」年丞想了想,低聲的對唐豐眨眼笑道。

「天七品?」

唐豐聞言直接愣了,而後看著面前的胖子道:「年大人和你們家寒皇未免太看得起我了吧?一千顆丹藥,天五品以上!還要有一顆天七品?你以為我是丹爐隨隨便便就能下一爐丹藥?天七品,就是我也練不出來,天五品倒是可以,就是數量太多了!以我太虛宗目前的情勢,每月只能供應一百顆天五品!」

「啥?一百顆?」

年丞聽聞也跟了愣了,而後擺手道:「不行,不行,太少了,唐宗主要知道,光是一千顆丹藥就不夠我們極西寒宮上層一半人用的,你給一百顆,估計剛送到,就被那些長老給分割了!」

「你那是極西寒宮,我這是太虛宗!況且剛剛立宗幾天,連自己都沒安頓問呢,就讓我每月供應一千顆丹藥?難不成你要讓我去搶?」唐豐很不爽的瞪了眼年丞。

「這個……」

年丞聞言覺得也是,畢竟他們不過才剛剛建宗,想了想小眼一動,道:「雖然我也理解,但一百顆確實少了太多,實在不行就五百顆吧。」

「兩百顆。」唐豐蠕了蠕嘴道。

「這,四百,最低四百顆!」年丞嘴角一抽咬牙的伸出四根手指頭。

「二百五!」唐豐瞥了眼年丞別有意味的咬音道。

「四百顆絕對不能再少了!」年丞滿面為難的不再鬆口。

「好吧,一口價三百顆,多出一顆,你們還是另請高明吧,我們是無能為力了!」唐豐聳了聳肩,顯然已經是讓步到最大極限。

「這實在是太少了!」年丞見狀氣的面色脹紅,看著唐豐時,恨不得將他吞進肚子。

不過,雖然丹藥稀少,但他這次來的主要目的是和唐豐達成合作關係,這也寒皇親自交代的,至於丹藥一事她沒有過多吩咐,完全讓自己看著辦。侍奉寒皇多年的他自然明白寒皇的打算!

想和唐豐達成合作關係無非是花錢買一個保險,畢竟太虛宗臨近極西寒宮,而唐豐手中又有讓寒皇忌憚的兵器,不能將他怎樣,只好用利益牽扯!最重要的是,寒皇怕其它三個區域的皇找上唐豐,從而聯合起來對付極西寒宮!

「三百五十顆,怎麼樣?」年丞不敢和唐豐動怒,只有忍著怒氣詢問。

「我說過三百顆已經是我的極限了。」唐豐瞅著年丞那被氣的圓滾滾,好似皮球的樣子便是一笑,道:「我這三百顆並非一直供應的數量,三個月之內三百顆丹藥,三月之後每月五百,六月之後每月一千。怎麼樣?你應該清楚我現在的勢力,這麼做已經很讓步了!」

「好!就這麼決定!」

年丞聽到並非是永久供應三百顆丹藥時,脹紅的面色頓時消去大半。

「呵呵,既然決定了數量,我們應該談談價錢了吧?」唐豐見其瞬變的面容,笑嘖嘖的問道。

「一顆天五品丹藥你們想要什麼價錢?」年丞聞言,再次小眼一綳,認真的和唐豐對視起來。

「按照丹宗在城鎮內販賣的價格來算,天五品丹藥,下品應該是三百靈元石,中品四百,上品五百!」唐豐很認真的思考了一下說道:「不過看在我們要長期合作的關係,每個品級便宜你一百靈元石!上品只要四百靈元石,怎麼樣?」

「不能在便宜了?」

年丞脖子一伸,試探的問道。

此番前來他也特意了解了一下行情,唐豐說的倒是沒錯,這個價格的確很便宜。

「呵呵,我看年大人到不像是來談合作的。」唐豐聽聞笑眯眯的盯著眼前的肥臉,道:「便宜下來的那一百,因為我會去極西之海開採資源,算是通關費。如果年大人不是誠信合作,我想你可以回去了。」

「別,別。」

年丞圓滑的咧嘴賠笑,面色上滿是歉意。「唐宗主應該清楚我是做什麼的,能夠為吾皇多爭取些利益,兄弟我面子上也有光不是?」

「既然唐宗主如此實在,在下也不能不表示一下。」

說著,年丞手掌一翻,拿出一個乾坤袋扔給了唐豐道:「這裡是有一千塊靈元石,算是定金。等收取丹藥時,我會直接將一次補齊!另外這裡有三枚令牌,宮主說這個藍色的由唐宗主親自持有,其餘兩個銀色的交給去下屬便可。有了這個可以自由出入極西寒宮所在的領域。方便唐宗主派人去開採海底資源!」

「好,那就麻煩年大人了。」唐豐接過令牌笑道。

「嘿嘿,唐宗主客氣了,我姓年,在宮裡別人都叫我老年,若唐宗主不建議也可以這麼叫我!」年丞沒有一點架子,主動的與唐豐套起近乎。

「老年?」

唐豐聞言口中輕念而後笑道:「以你我年齡輩分來看,我還是叫你聲年老哥吧,若老哥不嫌棄也可以叫我,唐小子!」

「哈哈,我可不敢!」

年丞聽聞故作受寵若驚的樣子擺手道:「你如今可是擁有上古宗門的宗主,曰后地位定然遠超與我,若唐宗主不嫌我身份低微,那我就買老一回,叫你唐老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