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誰說我不敢繼續了?」江五月頓時瞪大了眼睛,但在下一瞬,他的眼神卻突然變得平和了,哼了一聲,道:「少來這套,我不會再上你當了。你這傢伙太壞了,又想用激將法激我。我才不上當呢。」

唐舞麟聳聳肩,「隨你好了。本來我想給你個恢復自信的機會,下一場不用斗鎧呢。既然你不需要,那就算了。走吧。出去了。」

「等等!你說的?不用斗鎧?」江五月一把拉住唐舞麟。

「是啊!」唐舞麟一臉懇切的道:「總要給你點恢復自信的機會。不過算了,看你樣子,你也沒怎麼氣餒。我還省得被你揍呢。」

「別啊!舞麟,你是好人。來、來、來,再來一場。這次,我來付錢!」

再次進入比賽台,兩人相對而立,唐舞麟臉上已經流露出了微笑。

江五月目光灼灼的看著他,「說話算數啊!不能用斗鎧啊!」

「當然!」唐舞麟向他點了點頭。

「三、二、一,開始!」

伴隨著電子音一聲開始,江五月再次釋放出武魂、斗鎧,把力量提升到巔峰。

看著他,唐舞麟心中不禁暗暗讚歎,如果換了是其他的對手,他絕不會這麼激對方,持續戰鬥。儘管他很需要一個強大的對手來感受自己現在的實力。

但江五月不一樣,這傢伙的戰意絕對是唐舞麟見過的人中最強悍的一個。而且神經極為大條,心理素質那絕不是一般的好。當真是越挫越勇。

唐舞麟果然沒有釋放斗鎧,黃金龍槍橫在身側,四圈金色光環從腳下升起,圍繞在身體周圍。

第一圈金色光環亮起,赫然正是黃金龍體。金色鱗片覆蓋全身,雖然沒有斗鎧增幅那麼強烈,但這一刻,他全身的鱗片都散發出了淡淡的白金色光芒。

———————————

求月票、推薦票。,更優質的用戶體驗。 ?腳尖在地面上輕輕一點,沒有雙翼,但他卻直接施展出了自己的金龍飛翔。

背後隱約有一雙翅膀的光暈閃爍,只是須臾之間,唐舞麟就到了江五月對面,手中黃金龍槍上挑,直接迎向了江五月的雙錘。

「叮」的一聲脆響,沒有斗鎧,面對二字斗鎧又極其擅長力量的江五月,情況果然出現了一些變化。江五月的雙錘只是被他挑起,卻沒能完全震開。

但就在這時,唐舞麟突然怒吼一聲,黃金龍吼!

巨大的金龍頭透體而出,直徑足有五米開外,就在近距離向江五月發出一聲怒吼。

江五月只覺得一股極其恐怖的壓力伴隨著聲波正面衝擊而來,身體應聲爆退,大腦完全陷入一片空白,自身血脈更是被瘋狂的壓制。

唐舞麟懸浮在半空之中,手中黃金龍槍綻放出奪目的白熾色光芒,悍然一槍刺出,槍意凝聚,化為三十米槍芒,瞬間就到了江五月面前。

江五月不愧是同階近戰的強者,斗鎧受到攻擊,自然產生應激反應,防護層出現的同時,也刺激著他清醒了幾分。下意識的雙錘回護。擋在身前。

「轟——」

白金色槍芒刺穿了第一柄戰錘,壓迫的第二柄戰錘直接砸在江五月胸口處。砸的他眼前一黑,斗鎧防護險些破碎。

緊接著,唐舞麟長槍一抖,激昂的龍吟聲中,一條金色巨龍騰空而起,瞬間追上,再次轟擊在他正面。

江五月只來得及激發自身魂技,一層暗金色光芒綻放,硬撼金龍。

「轟!」

江五月的身體被掀飛,魂技被震碎。唐舞麟身形閃爍,瞬間就到了他升空。無數燦金色的藍銀皇藤蔓蜂擁而出,黃金龍槍前指,那些藤蔓都釋放出同樣的光芒。彷彿有數百柄黃金龍槍同時刺出,覆蓋江五月全身。

金龍突刺陣!

江五月瞬間感覺到自己彷彿撞擊在了釘板上似的,全身瞬間僵硬的同時,無數血洞也隨之出現在身上。

嬌寵傲嬌小男人 緊接著,唐舞麟黃金龍槍一甩,身體周圍金色光芒大盛,正是金龍狂暴領域。只是,在敵對的情況下,領域覆蓋江五月,對他產生的是壓製作用。

手中黃金龍槍突然分化出無數道光芒,每一道光芒似乎都有一根藍銀草依附於上,然後上百道光芒瞬間合一,白金色槍芒驟然轉盛,整個比賽台彷彿都被那光芒覆蓋了似的。就從空中斜向下方悍然刺出。

在江五月的感知中,周圍的空氣彷彿都已經化為了槍意,數百柄長槍在瞬間溶為一體的過程中,也將空氣壓縮到了只有之前的數百分之一的體積,自己的身體就在這擠壓中迸發著骨骼碎裂的聲音。而當那一槍刺向自己身體的時候,自己所有的一切彷彿都已經被那一槍貫串。不只是身體,甚至連靈魂都是如此。

「噗——」

江五月直接被釘在地上,白色槍芒驟然炸開,將他整個身體都炸成了齏粉。

千夫所指!

唐舞麟心中狂喜,他雖然還不能真正幻化出那麼多猶如實質一般的槍芒,但在藍銀皇的幫助下!他終於能夠用出千夫所指的一部分威力了。這是他最接近千夫所指感覺的一次攻擊。雖然距離完整版千夫所指還差得遠,但至少,他找到了那種感覺。

多日練槍,再加上魂核的形成,終於讓他有了質的飛躍。而且,伴隨著魂核完成之後,兩大核心產生的陰陽互補漩渦讓他在使用血魂融合技的時候,自身消耗大幅度降低。

如果說以前他只能使用三次血魂融合技的話,魂核完成之後,他現在已經能夠使用十次,甚至更多一點了。

當唐舞麟來到比賽場地外的時候,他看到的,是獃獃的站在那裡的江五月,他整個人彷彿都失了神似的。

唐舞麟心中一驚,千夫所指對精神力也有影響,江五月不會是靈魂受損了吧?如果是那樣的話,可就麻煩了。

幸好,星斗戰網對於使用者的保護非常強,片刻之後,江五月的身體開始輕微的顫抖。

伴隨著顫抖變得強烈,他的雙眸之中也漸漸的重新有了神彩。

腳下一個踉蹌,江五月就一屁股坐倒在地上,然後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在他的雙眸之中,已經滿是恐懼之色。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啊?」他輸了,輸的徹徹底底。從唐舞麟一開始爆發攻擊,他就完全被壓制,一直從頭壓制到尾。

雖然唐舞麟並不是每一擊都是血魂融合技,但在陰陽互補漩渦的作用下,他的武魂和血脈本身就是溶為一體的,二者相輔相成。雖然他現在只有魂帝級別的魂力,但六十五級魂力也不比江五月差多少了。而且他們之間還有血脈壓制。再加上血魂融合技的恐怖威力。所以,哪怕是身穿斗鎧,江五月也同樣是一場慘敗。

這絕對是江五月事先想不到的,可事實擺在眼前,卻又容不得他不信。

「五月,你沒事吧?」唐舞麟關切的問道。這次是真的關切。

「不想跟你說話!」 不死邪神 江五月一臉的無語。

唐舞麟在他身邊坐下,「壓力同樣也是動力。彈簧柔軟,但壓迫的越強,反彈的力量也會越大。你天賦卓絕,和我打本身對你就不公平,我們血脈相近,你被我血脈壓制的厲害。本身差距沒有那麼大的。」這次他是由衷的勸說了。他也懂得適可而止。

「你走!」江五月沒好氣的道:「無論你說什麼,我都不會再跟你打了。我要回去好好想想,我還就不信了。肯定是我有沒想到的地方。」一邊說著,他爬起來就往外走。

看著他離去的身影,唐舞麟不禁撓了撓頭,以後再想找他切磋恐怕是不容易了啊!不過,看起來,他確實也不應該成為自己的對手了。

經過和江五月這幾場比拼之後,唐舞麟充分認識到了自己現在的狀態。

魂核完成,兩大能量核心形成陰陽互補漩渦之後,他的整體實力已經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就算是面對三字斗鎧師,他現在都有一拼的能力。

不能找五月了,看來要換個人才行。比賽還有幾天呢。

斷開了星斗戰網,唐舞麟盤膝冥想,將剛剛實戰的收穫消化吸收。不過,因為江五月對他造成的壓力著實有限,所以,實戰收穫並不算太大,只能算是更清楚的了解自己。

有魂核和沒有魂核果然不一樣啊!

如何整合自身各種能力,完全發揮出自身所擁有的戰鬥力,是他接下來這段時間要做的。

魂力修為一下提升到六十五級,兩大魂核形成旋渦,這已經讓他質變了,沉澱、積累,是他未來一段時間的方向。

當唐舞麟再次從冥想中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早上。

血神環上傳來魂導通訊的鈴聲。

「血一,您好。」

「來我這兒一趟。你的軍銜好了。」

軍銜?上校?

唐舞麟頓時心頭一熱。想想自己就能成為少校了,這還真的是意外之喜啊!要知道,他從來到這裡到現在,也不過是數月時間罷了。事實證明,他來對了,不但修為有了質的飛躍,還擁有了上校軍銜,在軍方也算得上是中層軍官了。

來到血神營。

唐舞麟驚訝的發現,不只是血一在,從血一到血九,血神營九大血神竟然都在。

「長官好!」唐舞麟立正行禮。

血一臉色嚴肅的看著他,道:「按照你的要求,經過和軍團方面核實、商量之後。決定授予你上校軍銜,作為你之前累計功勛以及本次生命洗禮的獎勵。血神營編外人員唐舞麟,上前來。」

「是!」

唐舞麟大步來到血一面前,血三手持托盤走了上來,托盤的紅布上,赫然有兩枚肩章。

兩杠三星,金燦燦的光芒閃爍。

———————————————–

歡迎大家加入我們的微信平台,微信,右上角加號,查找公眾號,搜索唐家三少,帶v認證的就是我們的家啦。,更優質的用戶體驗。 ?每個少年都有一顆當兵的心,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在少年時代,誰都有一顆將軍夢。唐舞麟也不例外。當他眼看著兩杠三星就在自己面前的時候,他臉上不禁浮現出了一抹興奮。

血一親手為他換上軍銜。其他八位血神臉上不禁都流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血一道:「鑒於你的軍銜已經超過了中校,從現在開始,你就從血神營編外人員晉陞為血神營預備成員了。你接下來的目標,就是他。」

一邊說著,血一手指指向血九,「在九血神之外,預備成員已經是血神營最高層級。但巔峰也就是提升到大校軍銜。想要更進一步,很簡單,擊敗一名血神,那麼,你就可以取代他的位置,成為血神營正式血神之一。聽明白了嗎?」

唐舞麟扭頭看向血九,血九也正在看著他,眉毛向他挑了挑,臉上笑容也變得更濃郁了幾分。

血九出身於戰神殿,毫無疑問是一位封號斗羅級彆強者,三字斗鎧師。自己和他的距離,還是相當的遙遠啊!

但是,唐舞麟現在心中想的卻是,伴隨著自己修為的提升,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一個強大的對手。只有在強大對手的壓力面前,自己的修為才能更快的在實戰中激發出來,才能繼續保持高速的進步速度。

「聽明白了,謝謝長官。血九長官。如果什麼時候您有空,我想在星斗戰網中向您挑戰。因為戰網內才能完全發揮實力,不需要留手。」唐舞麟立刻說道。

血六不禁笑了起來,「舞麟,還沒學會走就要跑啊!」他和血一一樣,出身於唐門,先天就對唐舞麟有著很強的好感,這話也是在提醒他,不要好高騖遠。

唐舞麟又露出了人畜無害的笑容,「我只是想看看,和血九長官的差距究竟有多大。好作為努力奮鬥的目標。」

血九微笑道:「可以啊!我今天就沒事兒。待會兒我來陪你試試。」他並沒怎麼在意,修為上的絕對差距,讓他完全相信了唐舞麟的話。

只有血一眼神微動,他是完全親歷了唐舞麟在魂核凝聚全部過程的人。

凝聚魂核,是七環魂聖的標誌,唐舞麟雖然還沒有魂聖級別的魂力修為,但他的魂力凝厚程度遠超普通魂師,再加上魂核的存在,他實際上的戰鬥力已經不遜色於魂聖了。再考慮到黃金龍槍,和他自身聖匠身份對於斗鎧的提升。還有他的血脈之力存在。雖然看上去是標準的二字斗鎧師修為,但和一般的二字斗鎧師卻絕對不一樣。

「好,稍候大家都到星斗戰網中看看你們這一戰,也給舞麟一些指點。」血一說道。

唐舞麟道:「長官,好像普通比賽是不能觀戰的吧?」

此言一出,眾位血神頓時都笑了,血三溫柔的道:「我們血神營是有一些特權的。什麼比賽都能看。你放心好了。」

還有這種好事?血神營果然不同啊!

血一卻是看向血九,「舞麟沒你想得簡單,不要翻船啊!」

血九一愣,失笑道:「老大,你別嚇我啊!要是我變成預備隊員,可是會很難過的。」一邊說著,他還躲到血八身後,一臉自己很害怕的樣子。逗得眾人都不禁笑了起來。

血二瞪了血九一眼,「既然大哥說讓你不要大意,你就給我沉住氣。也是一把年紀的人了,還是那麼飄。」

血九臉上表情古怪了幾分,「知道了。」

唐舞麟看看血九,再看看血二,突然發現,他們好像長得有點像,而且,血九明顯很怕血二似的。那是一種由衷的畏懼感。

血三低笑道:「他們是父子。一門兩血神,在咱們血神營也是一段佳話了。」

唐舞麟心中恍然。原來如此。

血神營之中,戰神殿的人是最多的,有三位,為首的就是血二,然後就是血八和血九。卻沒想到,血九竟然是血二的兒子。確實是佳話啊!自身是封號斗羅,培養兒子也修鍊到了封號斗羅的層面。這可真是不容易。不過,看血九畏懼血二的模樣,在自身提升和修鍊過程中,恐怕也沒少受罪就是了。

「大家都有事,就現在進入戰網吧。」血一下了定論。

唐舞麟回到自己的宿舍,心中稍微有點緊張,但更多的卻是興奮。這還是他第一次和一位封號斗羅要正面交手呢。

封號斗羅,那可是整個魂師界最強大、最頂尖的存在啊!他現在只是希望,自己和血九的差距不要太大才好。否則的話,磨練的意義依舊不大。

熟練的進入戰網,登陸。

小唐出現在戰網之中,唐舞麟定了定神,感受著自身的一切變化,讓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佳程度。

他一向是比賽型選手,對手越是強大,對他的潛能激發也就效果越好。因此,雖然即將要面對前所未有的強大對手,他此時卻是越來越亢奮,自身的狀態也越來越好。

來到體育場的時候,他很快就找到了血神營的眾位。

九位血神的名字也起的好玩,他們直接就叫紅一到紅九,把血字換成了紅字。

唐舞麟也不禁有些無語了,不過,這樣也好,倒是好記。

紅九走到小唐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可要加油啊!只要你能逼我用出斗鎧,就算你贏怎麼樣?」

「好!」唐舞麟毫不猶豫的點頭答應了。

紅九笑眯眯的道:「聽說你鍛造賺了不少功勛,不如,我們下點小注?」

這位起碼也是三十歲以上了吧,竟然還是一副小孩子心態的模樣,唐舞麟也不禁有些無語了。

「好。多少?」他毫不猶豫的答應了,給自己點壓力,也不是什麼壞事。

特戰之王 紅九想了想,道:「就一萬吧,少了也沒意思。」

「喂,不許欺負小孩子。」紅八從一旁走了過來,一把就揪住了紅九的耳朵。

「哎呦,小八你輕點,我可不是欺負他啊!他現在也是二字斗鎧師又有魂核,只要逼出我斗鎧就算他贏還不行啊?我們玩玩嘛。好不容易找到點有趣的事情。」

「哼!」血八一臉恨鐵不成鋼的瞪了他一眼。

血九陪笑著道:「要是贏了,算你一半。輸了都算我的。總行了吧。」

血八這才笑了,「這還差不多。小點聲,別讓老大他們聽到。」

唐舞麟嘴角抽搐了一下,這都什麼人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