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該死!」

暗罵一聲,吳天卻毫不猶豫的揮舞著長劍,配合著自身天龍掠影身法的急速施展,與那尊階血魔再次激烈交戰在了一起……

鏘鏘鏘……

轟轟轟……

各種金屬交鳴的聲音不絕於耳,兩人交手之時剩下的殘餘能量,更是以他們為中心不斷的朝四周墜落,讓周圍無數的樹木盡皆被毀,甚至連大地上的無數煙塵都瀰漫了開來,將他們的交戰渲染到了極致……

吼吼吼……

與此同時,徐珊她們四女的聯手,也取到了極大的效果……

好幾個血魔接連被滅,一個個的身體化作飛灰消散,而剩下的血魔們,卻是如同受到了什麼刺激一般,血紅的雙通更加猙獰,臉色上的瘋狂之色更甚,一個個不畏生死的悍然朝徐珊她們急速攻去……

不過,在徐珊她們四女的聯手中,這些血魔根本沒有起到任何的效果,而最主要的一點,青璃的子母離魂刃具有攻擊靈魂與精神的特殊效果,讓那些血魔都有短時間的停頓,可以說起到了絕對的特殊作用!


這些血魔已經喪失意識的確不錯,但他們的精神和靈魂還在,雖然不畏生死,可在靈魂攻擊方面卻是一個極大的軟肋!

「哈哈,原來如此!其實,這才是他們最大的弱點!」

青璃驚喜不已,手中的子母離魂刃急速揮舞,一道道利芒結合著特殊的攻擊手段,讓周圍那些個血魔一個個被擊中,瞬間好像成為了木偶一般站在原地,似乎在等待著自己的滅亡一樣。

「三位姐姐,我先來,你們看準時機展開攻擊!」

見到自己的攻擊起到了巨大的效果,青璃也興奮不已,子母離魂刃在她自身的真元灌輸中更是爆發出了陣陣詭異光影,如同狂風暴雨般,赫然展開了對那些血魔的攻擊!

雖然因為實力相差並不算大的緣故,這些攻擊也只能讓那些個血魔僵持不到幾個呼吸,可也正因為這幾個呼吸間的時間,足以讓徐珊她們三女瘋狂的殺戮了……

正在與那尊階血魔大戰的吳天也注意到了這一幕,其臉上不禁露出了一抹燦爛的笑容……

原本他一直以為,心臟和頭顱才是血魔的弱點,可奈何血魔周身有血色光芒籠罩,再加上他們那種不畏生死的瘋狂,如果實力相近的話,根本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將血魔的心臟和頭顱擊破!

可以說,青璃的這種特殊攻擊,已經徹底將血魔的真正弱點暴露了出來!

「吼吼吼……」

似乎是見到了自己這一邊的接連身死,那尊階血魔越發瘋狂,全身的血色光芒更加濃郁,好似收到了什麼刺激,不管是攻擊速度還是力度,都在瞬間強大了不少,讓吳天立時感覺到了巨大的危機!

即便他現在已經是三階武尊,可面對著尊階血魔,他說起來還是有些無能為力!

周圍,一個接著一個的血魔,在四女的配合中接連被滅,約莫半個時辰左右之後,在這元桓宗外圍的山脈中,就只剩下與吳天瘋狂戰鬥的尊階血魔了!!

而按照現在的情況看來,吳天幾乎將各種劍勢都施展了出來,可卻僅僅是給那尊階血魔帶去一些傷害,要說將其滅殺恐怕還遠得很呢!

「少爺,退開,讓我來!」

陡然,青璃的子母離魂刃猶如蛟龍出海一般急速而至,吳天深吸一口氣,九星破霄劍揮舞出數道劍芒,將那尊階血魔震退開去的剎那,整個身形也稍微後退了一些……

「青姐,別衝動,你和他實力相差太大!」

在吳天的驚呼聲中,青璃的攻擊卻已經出現,子母離魂刃好似形成了一道道詭異的特殊風卷,帶著怪異的靈魂波動,赫然朝那尊階血魔籠罩而去。

這一擊,可以說蘊含了青璃體內所有的力量,那些特殊風卷好似將整個天地完全充滿一樣,甚至就連四周那些樹木都在此時接連搖晃,好似有著隨時崩潰的趨勢……

「中了!」

陡然,風卷結結實實的與那尊階血魔撞擊在了一起,那種特殊的靈魂攻擊瞬間讓尊階血魔身形為之一頓。

「動手!」

徐珊她們三女經過與青璃方才的配合,自然也會抓住時機。

然而,就在這一剎那間,那尊階血魔陡然間身上血色光芒大盛,竟是將攻擊向他的四女悍然震開……

唰唰唰……

四道靚影,遇到了不可抵擋的巨力倒飛而出,讓吳天頓時面色大變,急忙抽身上前,將再次瘋狂的尊階血魔擋了下來,也給了四女一個緩和的機會……

「怎麼會這樣?」

青璃不可思議的瞪大了一雙美眸,方才的攻擊都那麼順利,可這個尊階血魔被定住的時間,竟然不到一秒鐘……

「實力相差太大!」

吳天一邊與血魔交戰在一起,一邊快速的說道,「小四,你們退後一些,我來!」

「你當心!」

徐珊點點頭,她明白,現在她們就算上去恐怕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甚至吳天還要分出心來照顧她們,不如就暫時退開,讓吳天能夠全身心的與那血魔展開搏鬥……

「青璃的攻擊到底讓我有了一些感覺!」

吳天雙眼中閃爍著詭異的光芒,好似躍動的火焰一般,即便是那尊階血魔好似都有一絲驚恐之感……

可他畢竟沒有到聖階,如今自然不可能有任何言語表示,只是為了能夠儘快將吳天滅殺,這尊階血魔身上越發爆發出恐怖的血色光芒,那種刺鼻與粘稠之感,好似讓人身處血海一般,彷彿連自身真元都受到了一定的限制……

「既然靈魂攻擊有效果,那麼接下來便看我的吧!」

吳天嘴角劃出一道詭異的弧線,九星破霄劍懸浮在頭頂上空不斷飛射出無數劍芒,讓那尊階血魔無法逼近,而與此同時,他體內真元急速運轉,雙手掌心中能量流轉,隨即兩團青色光芒陡然晃閃而出……

光芒與能量凝結,瞬間形成了兩團躍動的青色火焰,好似讓空間都帶著氤氳的光影……

「青魂元炎,給我去!」

陡然,吳天雙目一凜,而後那雙手中的青色火焰瞬間膨脹,眨眼間便朝那對面的尊階血魔直襲而去……

「好神秘的靈魂力量!」

遠處,四女望著這一切,美目漣漣放出無盡的光彩,而此時在倏忽間,那尊階血魔便被青魂元炎所籠罩,竟是在瞬間如同失去了動力的木偶一般呆立在原地,任由那些青魂元炎將其籠罩,根本沒有任何其他的動作……

磁磁磁……

炙燒著空間,青魂元炎爆發出了極為強大的能量波動,而後在吳天與四女的目光凝視中,約莫幾分鐘后便直接化作齏粉飄散……

「呼……」

總算是滅掉了……

吳天長出了一口氣,經過方才與那尊階血魔的一戰,吳天可以說是消耗了體內太多的真元,若非青魂元炎可以有著如此特殊的剋制作用,恐怕他今天還真的有些危險了!!

「少爺……」

青璃一下子躍到吳天身邊,挽著他的胳膊嬌聲問道,「少爺,那是什麼火焰啊?竟然那麼恐怖呢!」

「呵呵,青魂元炎,一種特殊的靈炎!」

吳天簡單的說了一句,隨即環視了一眼周圍,正色道,「走吧,我們先去元桓宗,然後看看這周圍還有沒有血魔存在,一起將他們給滅掉!」 在吳天的帶領下,五人通過護山大陣,進入到了元桓宗內。

山門大殿之中,萬若蝶,莫雲嵐,萬鴻,胡立道等人都赫然在場,吳天他們的到來自然是讓他們都極為興奮,尤其是聽說外面已經有一些血魔被誅滅,更是讓他們欣喜異常……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吳天作為元桓宗之主,也正式與元桓宗眾人見了一面,而後便與萬若蝶和莫雲嵐一起處理了一些元桓宗的事務,也讓元桓宗的眾人明白了吳天的厲害,他們都對吳天有著絕對的崇拜!

安靜了沒幾天,元桓山脈周圍再次發現了血魔的蹤跡,吳天便帶著徐珊等四女再次展開殺戮,有青魂元炎的特殊克製作用,再加之這些血魔中並沒有尊階血魔存在,吳天和徐珊他們的出手則更加簡單,很快的便將元桓山脈內的血魔一一肅清,根本沒給她們任何活命的可能……

這日,吳天得到吳正浩的傳音,帶著四女去到了星劍宗內……

「少爺……」

剛到星劍宗天極峰聽雨苑內,便見到兩個侍女迎面走了過來,神色有些激動。

這兩女,正是吳天在這裡的侍女,雨兒與青兒。

吳天不在的時候,她們便一直無事,而因為她們的特殊身份,在星劍宗內哪怕是內門弟子都對她們極為有禮貌,只不過兩女並沒有經常下山,知道她們的人也並不算太多!!


「雨兒,青兒……」

吳天笑著與兩個侍女打了一聲招呼,而後吩咐她們給徐珊四女安排房間休息,至於吳天自己,則去了星光大殿。

在星光大殿內,吳正浩,謝正華,聞人妍都赫然坐在那裡,另外還有星劍宗的三大長老,當然,這三大長老都是在吳正浩繼任星劍宗宗主之後提拔上來的心腹,也都不是外人!

吳天禮貌的與眾人見禮之後,便在一旁的末尾座位上坐了下來。

「天兒,對於此次血魔事件,你有什麼看法嗎?」

吳正浩當即問道,吳天如今已經真正長大了,更掌控了元桓宗,雖然論地位恐怕是要比星劍宗差一些,但如此年齡便有如此勢力,這絕對是前無古人的!

「爺爺,您不覺得有些奇怪么?」沉吟了一會兒,吳天緩緩說道。

「奇怪?」

眾人聽到吳天的話都顯出幾分不解,而吳正浩卻是示意吳天繼續說下去。

「首先,血魔的出現是一個問題,他們是怎麼出現的,又是誰創造出來的!這一點,我雖然懷疑與血衣樓有關,但卻沒有實質性的證據,並且當初那毒聖石宏也發誓封山十年!」

「的確如此,不過,看這些血魔的手法,的確是與血衣樓脫不了干係!」

吳正浩輕輕頷首的說著,可卻突兀的陡然雙目中閃過一抹駭色,他似乎想到了什麼,心裡不禁有些駭然。

如果真的如同吳正浩那個忽然想法所想的話,恐怕就極其不妙了!

毒聖石宏的確發誓封山十年,按照常理說,為了避免被誓言所累,他絕對不可能違背誓言,但是卻有另外一種情況,毒聖石宏只是血衣樓表現在外的一個棋子,真正掌控血衣樓的是另有其人!

若真如此,那……

想到這裡,吳正浩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不過,他也沒有將自己的想法說出,畢竟太過駭然了一些,如果要讓石宏甘心情願的作為傀儡,那背後之人的實力將會有多強?

吳正浩現在不願去想,甚至也不敢去想!!

「爺爺,您怎麼了?」發現了吳正浩的異常,吳天極為狐疑的問道。

「沒事,你繼續說吧!」

吳正浩搖搖頭,吳天又望了他一眼,這才繼續言道,「第二,為什麼血魔會在這個時間段出現,是不是背後有什麼陰謀?血魔的出現,讓我們的重心全部放在了他們身上,萬一那血魔背後的人還在繼續著其他什麼陰謀,恐怕就不妙了!」

「第三,也是最嚴重的一點,到底有多少血魔,又有多少尊階乃至聖階?」

吳天如是說道,卻突兀的抬頭,「對了,爺爺,前幾日在元桓山脈,我遇到了一個尊階血魔,其實力不下於七八階的尊階!」

「尊階血魔?」

吳天的話,讓吳正浩等人都是瞬間面色大變……

「那你有沒有受傷?」吳正浩急忙問道。

「沒有,並且我發現了,血魔雖然較之同等級的人強上不少,可如果有特殊的靈魂攻擊手段,那麼這些血魔根本就是不堪一擊!」

吳天正色言道,「那個尊階血魔被我滅掉了,但是我在擔心一個問題,隨著時間的過去,血魔也會不斷進化,如果我們無法將其迅速滅殺的話,說不定到後面會出現聖階血魔,到那時……」

吳天說到這裡便閉口不言,可此言的嚴重性,卻讓在場之人都紛紛沉默了下來。

「大哥,你看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謝正華皺眉言道,「正如天兒所言,如果任由那些血魔如此猖狂,恐怕後果難以收拾啊!」

「不如,我們聯合大陸上的勢力一起動手!」

聞人妍坐在謝正華身邊,秀眉微蹙的輕聲建議道,「血魔現在已經成了過街老鼠,只要將全大陸的人都動員起來,他們將會無處可藏!畢竟他們的外形太過明顯了!」

頓了頓,聞人妍又望了一眼吳天,這才繼續道,「另外,我建議將具有靈魂攻擊手段的人都集合起來,形成幾個獵殺小隊,哪裡有血魔的蹤跡,這些獵殺小隊便去那裡!」

「這樣主動出擊,總比被動要好一些!」

聽到聞人妍的話,謝正華自然是首先同意,而此時在吳正浩的眼神詢問下,星劍宗的三大長老也紛紛頷首……

「天兒,你認為呢?」吳正浩朝吳天問道。

「我同意!」

吳天點點頭,旋即又很快地皺眉道,「只是,具有靈魂攻擊手段的人太少了一些,恐怕形成不了多少獵殺小隊!」

「這個無妨!」

吳正浩擺擺手,「獵殺小隊只需要一到兩名那樣的人就夠了,其他的人也要!」

「這樣的話,那就沒什麼問題了!」

「好吧,那就這樣去辦!」

吳正浩點點頭,而後吩咐道,「大長老,你這就去以我星劍宗的名義通告整個青蒼大陸,聯合水嵐宗和飄雪宗,各自形成幾個獵殺小隊,同時讓天星帝國境內的大小勢力都動員起來,主動尋找並且滅殺血魔!」

「是,宗主!」

大長老起身而去,吳正浩這才輕捋了一下頷下的鬍鬚,稍微停頓一下后又道,「二長老,三長老,你們去通知宗內,將我們的想法說一下,但是加入獵殺小隊的人,至少要宗階以上!」

「是,宗主!」

兩位長老應聲而起,很快的離開了。


「接下來,我們還能做些什麼?」

吳正浩雙眼微眯,卻忽然想到了什麼的道,「天兒,帝都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

「一切正常!」

吳天笑著點頭,「爺爺,不如這樣吧,我帶著小四她們還是住在伯爵府,帝都周圍就交給我們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