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詩詩,你……你沒看到什麼?」

「看到什麼?姐,你該不會又想我去拉開衣櫃吧?我不幹,噁心死了。」許詩詩連連搖頭,打死她也不會再打開衣櫃。

見妹妹這樣,許影那顆懸著的心終於放下,沒發現就好,沒發現就好。

「姐,我先回房了。」許詩詩說完轉身就跑,似乎生怕衣櫃里有什麼東西鑽出來咬她。

許影將門關上,整個人靠在門上,好險,剛才差點被嚇3得脫虛。

連續深吸幾口氣,讓自己平靜少許後走到衣櫃前伸手敲門,「出來。」片刻后,衣櫃的門被慢慢打開,只見葉大爺滿頭大汗伸出的腦袋,左右掃了掃,沒發現許詩詩的芳蹤后才鬆氣:「走了?」

「她沒發現你?」

葉無天露出一絲得意笑容,「差一點點,幸好你這個衣櫃夠大,衣服也夠多,才能讓我躲過一劫。」

「你很熱?」許影盯著葉無天。

這個問題將無天同學問住,倒不是很熱,而是剛才運動過度,才會造成現在這個結果,可惜這話他不敢說,也不能說。

他可不想被鄙視,畢竟剛才的事情太邪惡,一般人根本無法接受。

許影心裡有氣,轉身一把拿起地上那條黑色小內內,指著上面那一堆白色的東西問道:「能不能告訴我這是什麼?」

葉無天瞟了眼,佯裝鎮定:「那是什麼?怎麼這麼臟?」

許影氣得不輕,朝葉無天一瞪眼:「你真不知道?」

「咳咳,我真不知道,奇怪了,為什麼你會問我?你該不會懷疑是我弄髒的吧?」

「脫下褲子。」許影臉色一沉。

葉無天差點沒被雷翻在地,「脫……脫褲?」

「怎麼?不敢脫嗎?還是要我來幫你?」

葉無天知許影肯定猜到什麼,沒辦法,罪證確鑿啊!他想逃都逃不掉。

「沒什麼要說?」許影很上去咬死這可恨的傢伙,太氣人。

葉無天想了想,決定什麼都不說,反正說了也沒用,以許影的聰明,她肯定看出什麼。

「那是什麼?」許影又揚了揚手中的小內內。

「你不是知道了嗎?」證據面前,解釋再多也是蒼白無力,唯有老實承認才是王道。

「為什麼那樣做?」

「那什麼,意外,純粹意外。」

許影不滿這個解釋:「這種事情也會有意外嗎?」

葉無天苦笑:「這事不能怪我,剛才被你勾引得渾身不得勁,所以才會發生意外,而且你們兩人又在那裡說,我自然心煩不已。」

許影臉一紅,最怕這傢伙提起剛才的事情。

「你還說我,我還沒說你呢,告訴我,什麼是小牙籤?告訴我,什麼叫小牙籤?」

許影轉身不敢看葉大爺,現在倒好,什麼都讓這傢伙知道了。

「告訴我,什麼叫小牙籤?」葉無天緊追不捨。

許影嬌嗔不已:「那隻隨便說說,你別聽那丫頭胡說八道。」

「是嗎?那你告訴我,我的小嗎?」

「別說了好嗎?」許影渾身發軟,幾乎連站都站不穩。

「那你告訴我,小不小。」

許影氣得不輕,雙手捂著耳朵,「很大,你的最大,行了吧?流氓?」

葉無天緊緊摟著許影,「我現在再讓你看看好不好?」

「不看,流氓。」

「嘿嘿,你必須看,本大爺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你必須看。」

許影倒想反抗,奈何她又怎會是葉無天的對手?在葉無天的進攻之下,幾個回合后就軟癱在葉大爺懷中。

「現在是白天。」許影好氣又好笑。

「這種事情哪有白天夜晚之分?」葉無天反駁。

「外面有人。」

「我會小聲點,反倒是你,別叫那麼大聲,記住要咬牙忍住。」

許影掄起粉拳狂打葉無天。

在葉無天進攻之下,許影徹底軟下來,任由葉大爺擺布。

許影開始動情,葉無天將她輕輕放到床上,正準備提槍行動時,卻突然砰的一聲響起,房門被推開,

「姐,我找到殺蟲劑……」

推門而入許詩詩大聲叫嚷,然而下面的話還沒說完,手中的殺蟲劑就咣當一聲掉到地上,美眸瞪得老大,滿是不可思議。

葉大爺正準備提槍上陣,做夢也想不到這瘋丫頭會失驚無神衝進來,連門都不敲。

被這麼一嚇,兩腿間的小無天也瞬間受驚,軟了。

「看來殺蟲劑沒什麼用,這隻蟲太大。」許詩詩喃喃說道。

無論是葉無天還是許影,都被嚇傻掉,半響都回不過神。

「不好意思,姐,我不知有這麼大一隻蟲在你房間。」許詩詩快速轉身朝房門跑出去,正當葉無天二人以為這瘋丫頭是要離開時,哪知情況卻不如他們所想那樣,只見許詩詩快速將門關上,然後重新跑回二人面前。

許影死的心都有,「詩詩,你能不能出去?」

「為什麼?姐,都這樣了,你還有什麼好害羞的,我們早就知你們之間有什麼不正常。」許詩詩瞟了葉大爺某處一眼:「本錢不小呢,姐,不像毛毛蟲,你怎麼說是毛毛看最快更新蟲?」

葉無天被雷得差點兩眼一黑而暈過去,真看不出來,這妮子也是妖精。

「你先出去,待會再進來好不好?」許影又道,這話既是命令,又是求饒。

「憑什麼?我不出,要出你們出去,不過我可告訴你們,有人在客廳。」

許影臉紅得乎幾能滴出汁來,「你不出去我們怎麼穿衣服?」

「看過了,全部都看到了,你們還害羞?」

葉大爺想要撞牆,見許詩詩並沒打算離開的意思,於是這廝心一橫,麻痹的,誰怕誰?人家女孩子都不怕,他怕個球?想到這,他馬上鼓起勇氣從床上爬起來,反正該看的和不該看的全讓這丫頭看了。

或許沒估計到葉無天真敢這樣站起來,許詩詩稍稍別過臉,不敢看向葉無天。

葉大爺暗自高興,心道本大爺就不信治不了你,臭丫頭,有本事你就別轉頭,繼續看,我倒要看看你會不會臉紅。

許詩詩心如鹿撞,心中很是疑惑,姐姐的話對不對?這樣的尺寸還叫毛毛蟲?這應該稱得上是一條大蟲。

葉無天美滋滋的想,自己這算是耍流氓嗎?嘿嘿,眼前這個可是他小姨子,而他卻對著自己小姨子做這事,禽獸啊!

許影狠狠瞪了葉無天一眼,怪他胡來,這傢伙著實氣人,真想一口咬死他。

「你剛才藏在哪?衣櫃?」許詩詩突然想起剛才的事情,想起姐姐無故臉紅,還有姐姐剛才的反應,怎麼看都不對勁。

「咳咳,詩詩,你好。」葉無天臉皮再厚,也不免有幾分尷尬。

「回答我的問題。」許詩詩不吃葉無天那套,再次逼問。

「是。」葉無天硬著頭皮答道。

許詩詩上前一步:「我跟姐姐的談話你全部聽到?」

葉無天舉起雙手:「天地良心,我無心聽的。」

「啊!」

許詩詩突然一聲尖叫。

可憐的無天同學被嚇得連連退後兩步,「我真不是有意想偷聽,請你相信我。」

「我的內衣也是你弄髒的?」許詩詩咬牙切齒問道。

葉無天懵了,這個問題將他問住,這才是主菜,才是許詩詩想問的問題。

「我無心的。」

「告訴我,你怎麼弄髒的?」許詩詩想吃人,終於明白她小內內上的東西是什麼。

「無意弄的。」

「你真變態。」

葉無天苦笑:「謝謝誇獎。」

「你說該怎麼辦?」

葉無天倒也乾脆,「任憑許小姐處置。」

「你該死。」

「是,我該死,對不起。」葉無天很沮喪,撞到槍口上了,被這小妮子抓個正著,奶奶的,運氣啊!這都是運氣。

「我不管,你必須補償我,精神損失費。」

「可以,想要多少?」

「行了,詩詩,你就別嚇他,看被你給嚇得。」許影看不過去,輕輕將妹妹拉開。

正低著頭內心有鬼的葉大爺聽聞馬上抬頭,可不嗎?許詩詩正一臉得意地看著他。

這一刻,可憐的葉大爺再笨也知道自己被騙,被這個瘋丫頭給騙了。

不過,許詩詩不生氣,倒也讓葉大爺暗鬆口氣,今天的運氣真不怎樣,坐過山車似的,有緊張、有剌激、還有沮喪與無奈。

「姐,看來我這瓶殺蟲劑沒什麼用,還要再買多一瓶給你嗎?」許詩詩這話是對她姐說,可眼神卻是看著葉無天。

「我錯了,許大美女,你就放過我吧。」葉無天求饒,她許詩詩要玩,那就陪她玩玩。

「你是錯了,錯得很離譜,你說,現在該怎麼辦?」

「聽兩位的。」

許影拉了拉妹妹的手,「詩詩,你先出去好嗎?」

「二十粒傾城丸。」許詩詩開出條件。

「可以。」葉無天爽點的點頭。

「二十粒豐.胸丸。」

葉大爺的臉色開始有些不正常,卻還是點頭,「可以。」

「二十粒減肥丸。」

葉大爺雙手緊緊握成拳,嘴角不住抽搐著,「可以。」

虎落平陽被她欺,這事讓他很無奈,面對這種不平等條約,他唯有點頭答應。

「行吧,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份上,這次就放過你。」得到那麼大的好處,小妮子直接把她姐姐給賣了。

許詩詩走近到葉大爺面前,將性感小嘴伸到葉大爺耳邊輕聲道:「那些內.衣送給你。」

上一秒,葉大爺聽得暗喜,下一秒,卻直接讓他生不如死。只因許詩詩罵一句:「死變態。」

網為你提供精彩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高妍心裡想些什麼,蘇紋兒一清二楚,她只是故意裝作不懂而已,很多時候,不想自己太累的話,就一定要學會忘記一些人,或著一些事。

在過去的半年裡,陳壘就是蘇紋兒刻意遺忘的那個人。

想要應對高妍三番五次的勸說,對蘇紋兒來說,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因為,她有無數種理由,來搪塞她。

公司最近有一個大的項目,需要蘇紋兒全力以赴,整個團隊的精誠合作,要的就是每個人的責任心。

或許,能否做到最好,對公司來說很重要,輸和贏對團隊很重要,蘇紋兒一個經驗尚淺的設計師,她要的是這次難能可貴的歷練。

如此好的機會擺在她的面前,蘇紋兒定會全力以赴。

至於,陳壘心裡在想些什麼,蘇紋兒應該不會花費太多的精力去顧及他的感受。

高妍怎會不明白,蘇紋兒就是一個工作狂,但凡遇到好的項目,她可以沒日沒夜的加班,恨不得投入十二分的努力。

高妍心裡雖然有些可憐陳壘,不過,陳壘這種追女孩子的方式…真的很有問題。

口口聲聲說多喜歡,人卻三五個月的不出現,也就是蘇紋兒對他沒意思,沒當真,否則,該多失望啊!

一日中午,高妍接到了陳壘的電話,約她見面。

高妍到咖啡館的時候,發現陳壘沒在,打電話一問,竟然有事耽誤,擺脫她多等幾分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