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蕭浪?小刀?紅豆?」

蕭不惑和逆水流也被嚇到了,尤其是蕭不惑,此刻全部人依舊單膝跪著,蕭不惑年紀很大了,但實力卻是更進一步達到戰帝了。只是這一刻他感覺身子發軟,有種要癱軟在地上的感覺。

如果說此刻最震撼的人要數黑費了,同時黑費腦海內也湧起一股絕望之色。傳送陣只能從黑鱗城傳送,蕭浪和黑鱗家族是不死不休的恩怨。他能從黑鱗城傳送而來,並且實力強大到讓他起不了一絲戰鬥之意,不用說…黑鱗家族完了!

「爺爺!」

東方紅豆卻是再也忍不住,幾步沖了過去,雙膝跪在地上,抱住東方白大聲痛哭起來。

「紅豆,是我家小紅豆?爺爺沒做夢?老天爺您居然如此厚愛,將我的小紅豆還給我了!」

東方白老淚縱橫,一隻手不斷擦拭眼淚,似乎想看清楚點,但是越擦眼淚卻是越流得多,最後哽咽的說不出話了,抱著紅豆任憑淚水傾瀉而下。

蕭浪目光平靜而又溫柔,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笑了起來,回家的感覺真好。這神魂大陸的雖然靈氣稀薄,但他還是很喜歡這裡的氣息,環視一圈,他終於淡淡開口了:「都起來吧!諸位…好久不見了!」 「咻!」


黑費很快就驚醒過來,沒有任何猶豫,身子朝西方的空中飆射而去,不論黑鱗家族完不完,他都必須逃,只有逃進神魂海他才能有活路。

「哼,還想逃?」

蕭浪沒動,小刀卻是冷哼一聲,手中須彌戒一閃,一把讓全城數百萬人都感覺到心顫的巨大斧頭出現,小刀也沒有太華麗的動作,直接對著黑費逃走的方向就是一斧頭劈下。

「咻!」

一道巨大的半月形斧芒呼嘯而出,輕易追上黑費,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帝后妃雨和邀月憐星望著天空飄起的血雨,嬌媚的臉上蒼白如雪。尤其是帝后妃雨,這兩年來,她依靠黑費全力打壓戰王朝血王朝,迫害了不少人。此刻最強大的靠山卻是被人一招秒了,最重要的是…當年她好像算計過蕭浪?

羽飛仙羽王朝的強者,還有當年在帝都北城外和蕭浪開戰的一群強者全部身子都在發顫。隱帝和逆水流的眸子卻是亮得可怕,蕭不惑的神情最是尷尬,當年蕭浪可是當著眾人的面,說了以後不再是蕭家的人…

蕭浪並沒有和眾人交談,只是望著紅豆和小刀說道:「小刀你和紅豆先在這等等,我去去就回!小刀別亂動,等我回來再說。」

說完蕭浪手中須彌戒一閃,一輛天品戰車出現,他身子飆射進戰車,然後立即化作流光,朝東南方飛去。

「這速度…」

天品戰車的速度其實並不算太快,只有人皇四五重的速度,但看在一群眾生境眼裡,那可就很嚇人了。而且蕭浪身子飆射而起的時候,那速度也快的嚇人,因為釋放天魔戰技,身體內的強大氣息也狂暴而出,把下方的眾人震得氣血翻滾。

「這頭潛龍果然一飛衝天了!」

隱帝滿臉唏噓,神魂大陸這麼多年走進神魂海無數武者,但除了他沒有一人回來。蕭浪算是第二個回來的,而且還是只走出去兩年…

他去天州闖蕩過,眼力自然有一些,蕭浪綜合實力絕對達到了人皇境,還有小刀實力也深不可測,就連東方家當年失蹤的小紅豆,此刻都變成至強者了。

「雪茗,你的孩子有出息了!」

逆水流老淚縱橫,不過卻掩飾的很好,沒有讓太多人看到,儘管在流淚但嘴角卻都是欣慰之色。

「不死,你的孫子沒有讓你失望。唉…可惜我老糊塗了,當年下了一個愚蠢之極的命令,蕭家因為我失去了一個榮耀萬年的機會,列祖列宗不惑無顏見你們啊…」

望著蕭浪的天機戰車呼嘯而去,蕭不惑神情恍惚起來,剛才蕭浪掃過來的時候,看他的目光和一個陌生人無異,不用說他內心依舊對當年的事耿耿於懷。

蕭浪崛起了,蕭家不僅沒有機會雞犬升天,反而還有可能帶來覆滅的危機,蕭浪當年殺蕭青豹可是眼睛都不眨一下啊…

蕭浪強勢回歸,卻是幾家歡喜幾家愁啊!

小刀卻是沒管那麼多,目光在眾人身上冷冷一掃道:「我哥回來前,大家還是別動的好,否則我的斧頭可不認人!嗯…隱帝師傅,東方爺爺小刀沒說你們!」

賽博朋克的詭秘主宰 。場中心情最好的恐怕要數東方白了,最疼愛的孫女居然沒死,還是和蕭浪一起回來的,東方家這次想不壯大榮耀都難啊…

雖然東方白很想立即帶著東方紅豆立即回帝都,給東方紅豆的父母一個驚喜,不過蕭浪交代了,所有人都沒有動,他們只能老老實實的在神魂城等待蕭浪的歸來。

東方紅豆很快就恢復了過來,連忙招呼東方白隱帝逆水流朝皇宮內走去,最後還望著蕭不惑說道:「不惑爺爺,你也進來坐著等吧!」

蕭不惑一怔,然後立即滿臉尷尬的笑道:「我?我就不進去了,我在外面等著就好!」

東方紅豆甜甜一笑道:「不惑爺爺進來吧,不管怎麼說,蕭浪都是留著蕭家的血液,當年的事情…我會好好勸勸他的!」

「嗯嗯,好好,還是紅豆好,還是紅豆懂事…」

蕭不惑不爭氣的老淚縱橫,渾身都是尷尬和不自在。看得東方白和逆水流一陣搖頭嘆氣,早知今日,又何必當初呢?

盛世婚寵:總裁的私有寵兒 ,更加的忐忑不安起來,小刀冷然站在外面,誰要是敢有小動作,怕是那把巨大的狂神戰斧會毫不留情的斬下。

沒有人知道蕭浪去了哪裡,也不知道他多久會回來,他們唯有繼續等待,等待蕭浪對他們命運的裁決。

蕭浪自然是去了天州東南方的海島,海島內有四個人,其中兩人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

天品戰車速度何等的快,小小的神魂域面,就算蕭浪全力奔行最多不用一個時辰可以橫跨,乘坐戰車更是半個時辰那海島已經遙遙在望了。

「吱吱」

一隻拳頭大的小貓一樣的小獸鑽了出來,看了幾眼又鑽回蕭浪衣袖內酣睡起來。幻魔獸小白最近很是詭異,經常沒事躲在蕭浪衣袖內酣睡,上次在黑鱗城外大戰居然都沒醒來…

「姑姑,雅兒,千尋,禪老你們還好嗎?」

沒有理會小白,望著越來越近的海島,蕭浪眼睛都微微濕潤了。當年他獨自一人離開這裡前往天州,根本沒有想過能活著回來。沒有想到自己真的能回來,還僅僅是兩年時間。

「咻!」

天機戰車終於飛到了島嶼最大的城池上方,那浩大的氣息,把下方守衛城池的一群低級武者嚇的身子發顫。

「浪兒?」「公子?」

兩道熟悉的聲音響起,兩個身影從一個院子內衝出來,四隻眼睛死死鎖定天空蕭浪的身影。兩人剛才就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此刻衝出來一看立即眸子亮了,身子顫動不已。

蕭青衣的實力竟然達到了戰帝境?千尋也不錯,突破了戰王高階,看來當初留下的幻石對他們作用很大。蕭浪隨便一感應立即咧嘴笑了,眼淚卻是不爭氣的掉下來。

「姑姑,浪兒回來了!」

哽咽的喊了一聲,他控制戰車朝下方飆射而去,戰車還沒落地身子就衝出來了,直接雙膝跪在蕭青衣前方,重重的給她磕頭,只是兩年沒見,對於蕭浪來說卻是恍如幾世。

兩年時間蕭青衣的容貌並沒有改變太多,她一直是個倔強的女子,不喜歡錶露她的脆弱。也和獨孤行一樣擁有著超然的淡定氣質,天塌下來都不會動容。

但此刻卻完全控制不住了,抱著蕭浪的肩膀低聲抽泣起來,一張絕美的臉上梨花帶雨,能讓任何鐵石心腸的男子都為之動容,心軟!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蕭青衣嘴裡不停的念叨著,她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在外面經歷了多少苦難,也不知道她的孩子此刻達到了什麼境界,有著何等的威名?她只是知道她的孩子平安回來了,這…比什麼都重要。

「小男人!」「小少爺!」

院子內再次衝出來兩道身影,最前方的一個渾身都是媚的女子,臉色一下紅潤起來,容光煥發美艷不可方物,不是雅夫人是誰?後面的禪老卻是更加的老了,背都微微有些駝了,一雙昏花的老眼不斷的揉著,生怕自己看錯了。


與此同時院子內居然探出來兩個小腦袋,怯生生的望著蕭浪,讓蕭浪身子猛然一震,卻聽到千尋咧嘴笑道:「千蕭,千浪在那鬼鬼祟祟看什麼?還不去叫你們娘親,還有十一個姨娘過來拜見公子?」

蕭浪扶著蕭青衣站了起來,摟住飛奔過來的雅夫人,雅夫人看到蕭浪盯著那兩個孩子看,有些慚愧的低下頭說道:「小男人,雅兒讓你失望了,沒有懷上!」

「呵呵,不礙事,以後時間還長哩!」

蕭浪咧嘴一笑,在雅夫人額頭上吻了一下,院子內卻是走出來一群姿色上佳的女子,其中居然還有四個肚子隆了起來,排成一排朝蕭浪低身行禮。

蕭浪一怔,連忙客氣的讓她們起來,卻是瞪了千尋一眼,傳音道:「我靠…千尋你這狗日的混的不錯啊,都娶了了十二個妻子了?老實說有沒有強迫人家?如果有我扒了你的皮!」

千尋風騷的一甩頭髮,嘿嘿一笑傳音道:「怎麼可能?公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千尋的手段?泡幾個妞小意思,不信你問青衣小姐!」

「娘親,這位就是父親說的蕭浪叔叔嗎?」

兩個孩子居然是雙胞胎,雖然只有一歲卻是虎頭虎腦的,看起來和普通人家三歲的孩子一樣,千尋顯然動用了靈藥在胎內就開始滋補了。此刻他們正躲在一個粉衣女子身後,好奇的看著蕭浪。

千尋卻是臉一板,呵斥起來:「沒大沒小,快給公子磕頭,叫老爺!」

「滾蛋,別嚇到孩子了!」

蕭浪眼睛一瞪,然後蹲下身子朝兩個小傢伙招了招手說道:「小傢伙過來,給叔叔看看!」

感受到蕭浪身上的善意,兩個孩子也不怕生,從他們娘們身後溜了出來,跑到蕭浪身前,奶聲奶氣的說道:「叔叔要給我們糖吃嗎?」

蕭浪一怔,他哪裡來的糖?

他伸手摸了摸兩個孩子的腦袋,笑了笑道:「叔叔沒有糖,不過叔叔給你們一些寶石,算是見面禮了!」

說完蕭浪從須彌戒內取出無數玄石,足足有數千枚,然後又取出兩個須彌戒分別裝上,交給兩個孩子。

「這是…」

千尋和蕭青衣眸子一縮,玄石內的純凈能量如此滂湃,她們自然能感受出來。這可是比幻石強大萬倍,千尋更是見過蕭浪煉化玄石,此刻卻還是有些不確定的問道:「公子…這是玄石?」

「是的!」

蕭浪點了點頭,千尋卻是立即跑過來,慌忙從兩個孩子手中抓起須彌戒,塞給蕭浪說道:「公子,玄石如此珍貴,你怎麼隨便給孩子當玩具?趕快收起來,你修鍊最要緊!」

「哇哇!」

兩孩子見新玩具被搶,立即委屈的大哭起來。

蕭浪惱了,一巴掌拍在千尋腦袋上,把他拍出幾米遠,怒目罵道:「鬧什麼,不就是一點玄石嗎?緊張什麼!我玄石多的很,這戰車就能賣一百萬枚玄石,大驚小怪的!把孩子都弄哭了。來乖,不哭,拿著!以後你父親再敢欺負你們,告訴叔叔,叔叔幫你們揍他!」


兩個孩子破涕為笑,拿著須彌戒又躲回了他們娘親身後,蕭青衣和千尋卻是盯著院子內的戰車滿臉驚容,這戰車能換一百萬…玄石?

千尋抓了抓腦袋,唏噓一陣,轉頭望著蕭浪道:「公子你發達了啊?在哪弄到的寶物?還有公子你現在的境界是什麼?我怎麼感覺比隱帝還要強很多啊!」

「這些事情以後在和你們解釋,紅豆和小刀還在神魂城等我們,我先帶你們回神魂大陸吧!」看到兩人的驚容和疑惑目光,蕭浪知道也一時說不清楚了,隨便交代幾句,然後望著千尋嘿嘿笑道:「千尋以前你不是說想當神魂大陸的皇帝嗎?回去后我幫你一統大陸,給你坐皇帝!」

「啊!」

千尋身子一顫,卻還是有些不敢置信,摸了摸鼻子笑了起來,不管能不能做什麼皇帝,蕭浪能回來他就很開心了。

蕭青衣卻是眉頭一蹙,緊張的說道:「紅豆和小刀?紅豆沒死?浪兒你遇到小刀了?」

「嗯,紅豆沒事,這事說起來很複雜…在路上說吧!」蕭浪含笑說道,然後望著千尋道:「戰車一次帶不了那麼多人,你的妻子孩子先在這呆著沒事吧?」

「沒事,沒事!」千尋立即拍著胸脯道:「島嶼內都是我的人,那般龜孫子看到我和看到鬼一樣,沒人敢亂的,公子快走快走,我很久沒見過刀公子和紅豆小姐了!」

雅夫人聽到「紅豆」兩字嬌軀微顫,顯然有些慌亂。畢竟她是個寡婦,身份地位和東方紅豆比起來也差遠了,有些怕見到紅豆。

蕭浪感知力何等敏銳?立即感覺到了拍了拍她的背,傳音道:「我們的事我早和紅豆說了,不用擔心,紅豆會好好對你的,一切有我!」

雅夫人沉默點頭,雖然還有些不安不過好多了。蕭浪讓千尋去安排一下,然後立即帶著四人上了天機戰車。戰車很寬闊,五個人也不擠,蕭浪控制戰車衝天而起,朝神魂城飛去。

「哇靠,這速度!」

戰車剛剛飛行,千尋眼睛立即睜得滾圓,蕭青衣剛剛恢復淡然的神情也再次被嚇到了,至於雅夫人和禪老更是手都不斷在顫抖,眸子內都是驚恐之色,似乎在想著如此快的速度,萬一掉下去不得粉身碎骨啊?

「呵呵,別擔心,不會掉下去的!這個叫天機戰車,其實這輛還不算快,以前我有輛至尊戰車,速度比這個快多了,整個天下只有十輛,不過最後被我抵押了一千萬玄石,購買了一件火雲雨衣。嗯…時間不多,我和你們簡略說說,這些年的事情吧,當年我一路控制海獸去神魂海……」

一路飛行,蕭浪和眾人講述起這兩年所發生的事情,引得千尋不斷驚叫連連,蕭青衣三人動容不已。最後快到神魂城的時候,蕭浪說道自己滅殺了一名天帝,屠殺了幾十萬強者,已經把眾人震驚得麻木,都說不出話了… 「什麼?紅豆你說蕭浪擊殺過兩名天帝?現在是黑鱗府的府主了?天州無人敢動他?」

神魂城內,紅豆為東方白隱帝等幾人,解說蕭浪這些年遭遇的事情,同樣把幾個老頭子嚇到了。蕭浪來神魂大陸之前,在黑鱗府逗留了幾天,蕭浪自然把這些年遭遇的事情和她說了。

此刻東方白逆水流蕭不惑,或許對天州的事情不是很了解,但隱帝可是在天州呆過兩年,自然對天州有一些了解,場中也是他最為震驚。

別說天帝,在隱帝眼裡一名諸王武者,都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人皇強者更是高不可攀,至於天帝…在隱帝眼裡和神仙沒區別。現在紅豆卻告訴他,蕭浪擊殺過兩名神仙…

一直以來隱帝以為蕭浪是靠小刀才能回到神魂大陸的,現在聽來好像不是那一回事?他很清楚一名低級武者,去天州要想生存是多麼的困難,否則當年他也不會打道回府了。卻是沒有想到蕭浪只是去了兩年,取得的成就已經遠遠超過他的想象範圍之外了。

東方白逆水流臉上的笑意更濃了,蕭不惑心裡卻是更不是滋味了,三人對於天州的事情不是很了解,但從紅豆話語中,從隱帝見鬼了的表情中,可以推斷出一些事情。

蕭浪現在很強,他現在是天州的大人物,天州無人敢動他,一人就可以滅了強大無比的黑鱗家族!

蕭不惑有種立即回到帝都蕭家大院,把蕭青龍弄死的衝動,他不知道天州有多大,但他大概知道,黑鱗家族有黑費這樣的強者幾百萬人,有神魂大陸這樣的域面幾十萬個。蕭浪一人就能把黑鱗家族滅了,還霸佔了他們的府域。此刻蕭浪在蕭不惑心中可比神仙,蕭青龍卻是把一位神仙逐出了蕭家…

到了現在他自然很清楚,當年蕭青狼勾結雲家坑殺蕭不死,蕭青豹等人對蕭浪的態度,很大原因都是因為蕭青龍在暗中搞鬼。甚至自己很多決策失誤,也是受蕭青龍的影響。

如果蕭浪不脫離蕭家,蕭家別說去天州呼風喚雨,至少在神魂大陸是絕對的霸主。只是…現在一切都晚了。

「咻!」

外面的天空天機戰車破空而來的聲音響起,眾人驚醒過來,連忙朝外面走去。當蕭不惑看到蕭青衣時,臉上的尷尬之色更濃了,而羽飛仙等人卻是更加忐忑不安了。

蕭浪帶著眾人飛躍而下,收起天機戰車朝紅豆看了一眼。紅豆立即笑意盈盈的把蕭青衣和雅夫人帶進皇宮內休息,對待雅夫人的態度也很是親和熱情,讓柳雅安心不少。

蕭浪目光這才掃了過來,緩緩在眾人身上掃過,第一個落在羽飛仙身上。他目光陡然一冷,身後無數草藤狂嘯而出,閃電般朝羽飛仙和他身後三名羽宗戰帝飛去。

「嗤嗤!」

草藤現在的速度,根本讓羽飛仙等人反應不過來,草藤一閃已經射入了四人小腹之內,幾聲慘叫聲響起,羽飛仙和羽宗的強者全部丹田和小腹一大塊肌肉被吞噬了。

「羽飛仙,當年我和你說過,只要我不死,遲早滅你羽宗!不過今日我心情不錯,放你們一條生路,滾吧!」

蕭浪冷漠的聲音響起,羽飛仙四人卻是鬆了一口氣。聽蕭浪語氣雖然四人被廢,但是不會繼續趕盡殺絕了,那麼羽宗就還有崛起的希望。

「咻!」

羽飛仙等人捧著小腹還沒走多遠,血衣血塞等幾秒血王朝戰帝卻是全部飆射而起,朝皇宮內衝去。羽飛仙等人和蕭浪恩怨並不深,但是血衣他們卻是殺害蕭不死的真兇,蕭浪怎麼會放過?此刻他們唯有挾持蕭青衣等人才有希望活命。

「咻!」

草藤化作漫天箭影,將血衣血塞等人籠罩進去,一個照面化成骸骨。這點實力別說現在的蕭浪,就算剛入天州的他都能輕易秒殺。

空中瀰漫著淡淡的血腥味,無數宮中侍衛嚇的腿都軟了,至於那些侍女早已經坐在地上,身子發顫,害怕的想哭卻極力壓制著,不讓自己哭出聲音。

原本神魂城的幾名戰帝以及羽王朝的戰帝,臉色都變得雪白。帝后妃雨更是嬌軀不斷顫抖,眸子內都是絕望之色。

擊殺了幾名仇敵,幫蕭不死蕭青帝獨孤行報仇之後,蕭浪內心並沒有太多的暢快感。反而感覺有些索然無味了。

他沉吟片刻,目光一掃望著那些戰帝說道:「給你們兩個選擇,第一自廢修為,第二,臣服於他,以後他就是神魂大陸皇帝!」

「呃…」

全場傻眼了,就連隱帝和東方白蕭不惑等人都愣住了,因為蕭浪說的他…是指千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