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終究還是要和他打一場我才能心服口服……」石敢當尷尬的還在嘴硬著。

「他已經看出了你的問題,而且分析的如此透徹,而你呢?你看的透他嗎?別說現在沒打,就是打了,你覺得你能勝的了他嗎?」

石敢當皺眉,對此不是反對,而是認真的思索。

「告訴你,天機境一下,小哥哥就沒有放在眼裡的人。」

蘇墨臉上火辣辣的生疼,急忙摟住葉紅袖,「不要再胡說八道了,我可不敢這樣認為。」

「那是因為你不喜歡爭強好勝。」葉紅袖不高興的說了一句,又對石敢當繼續說道,「現在你知道,我為什麼這麼喜歡他了吧?因為我男人是最棒的,也是最帥的,也是最了不起的!他做了太多你們無法想象的事情,他甚至還不能修行的時候,就殺過無極境,你不能修行的時候能做到嗎?」

「好了好了。」石敢當無奈的攤攤手,「你就不要再繼續誇獎這傢伙了。就算你說的都是真的,好歹也考慮一下我的心情好不好?我可是從小就喜歡你,你當著我的面這般誇獎他,我心裡可是很難過的。」

葉紅袖一臉嚴肅,「我說的都是正經的,所以你以後要是想要得到他的指導,最好就按照我說的,以後他就是你的老大!相信我,跟著他,你絕對會很快就追上水無賴那個傢伙的。」

石敢當眼睛一亮,說了這麼多都沒有讓他心動,似乎葉紅袖這一句卻是點到了他的內心深處似得。不得不說,葉紅袖還是非常非常了解石敢當的,所以說話的層次上,話語的鋪墊上,可謂是一步一步就將這傢伙俘獲到手。

「好!我就先認了這個老大,但是話先說在前面,如果他沒有你說的那麼好的話,我可是不會承認我是他的小弟的。」

葉紅袖嘻嘻一笑,拍拍石敢當的肩膀,「你就偷著樂吧!跟著我男人,你絕對不會後悔的。」

石敢當嘆口氣,搖著頭離去。

蘇墨笑看著得意洋洋的葉紅袖,忍不住的揉揉她的頭髮,「這是要做什麼呢?」

「幫你收小弟呀。」葉紅袖抓住蘇墨的手掌,將其手臂抱進懷裡。

「我覺得你更像是在騙他。」蘇墨苦笑著說。

「怎麼?你解決不了他的問題嗎?」葉紅袖愣了愣,有些不能相信。

蘇墨搖頭,「倒不是說不能解決,只有七成的把握。」

「那不就好了?你以後可是要當大修行者的人,身邊沒有幾個得力的幫手怎麼能行?」

「那也不需要把我誇獎的那麼好吧。」蘇墨道。

葉紅袖美目一眨一眨的看著蘇墨,眼神里晶晶閃閃,似乎是又犯了花痴的毛病一般,但神色卻是極其的認真,她說:「小哥哥,你真的不覺得你是個很了不起的人嗎?」

「不覺得,我只認為是我的運氣好,遇到了很多我根本就沒有資格認識的人。」

「你是在說我嗎?」葉紅袖一臉的不好意思。

「當然,你是其中之一。」

「那你開心不開心?」

「……我很高興,高興認識你,並且……」

「並且什麼?」

「不告訴你。」 前行數里,是一片森林。

蘇墨等人在此休息,蘇墨來做飯,葉紅袖則是在一邊搗亂似得打著下手。

水無賴等人看著兩個人,多少有些無奈,同時也覺得有些傷害。他們從未看到葉紅袖露出如此調皮又如此可愛的一面。雖然在妖域的時候,葉紅袖本身也就是這樣性格的女孩兒,但此時此刻的快樂是發自內心的快樂也是發自內心的高興,或者更應該說的是,這是幸福。

吃過飯,蘇墨沒有急著要離開,而是要大家原地休息,自己去四處查看一下。拿出靈籍,將封印其中的黑鷹放出,蘇墨一飛衝天將這片森林盡收眼底。黑鷹不斷的升高,將蘇墨的視野進一步的放大,然後蘇墨就看到了這片森林幾個方向都有向著自己這邊趕來的人影。

魔族人不會就此善罷甘休,對於這一點蘇墨很清楚。不論是針對魅姬,還是針對自己,又或者是針對自己這些天道院的弟子,魔族恐怕都有著極高的興趣想要將自己這些人殺掉。回到營地以後蘇墨將自己的發現告知大家,詢問大家接下來要怎麼辦。

「突圍,不能讓他們形成合圍之勢,雖然我們人也不少,但對方實力未知,我們不能就此冒險。」水無賴率先發表自己的意見。

「可萬一我們突圍失敗呢?按照小哥哥所說,對方已經形成了對這片森林的包圍之勢。如果我們在突圍的過程中引來其餘人,到時候我們仍舊還是一個被包圍的狀況。」

葉紅袖說。

「總之不能等在這裡,等在這裡的話,無疑還是會被發現。現在的問題是我們要突圍的方向是那邊。」魅姬道。

眾人紛紛看向蘇墨,將這個決定權交給了蘇墨。

蘇墨仔細的想了想,心裡快速的分析著。雖然剛才只是從空中遠距離的觀看了一下那些身影,但蘇墨還是看的比較仔細,心裡也有大體的一些盤算。首先從人數上來說,哪一方人數較少,這一點蘇墨很是清楚。其次便是從那些人趕路的速度來估算,可以一定程度上推算對方的整體實力。最後便是方向的確定,走哪個方向遇到人煙的幾率比較大,這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不管自己這些人被傳送到了哪裡,離著道元城的距離絕對是無法想象的,要想徒步走到道元城,不知猴年馬月。最有效也最安全的方式就是必須要儘快的找到有人煙的地方,繼而找尋有飛行陣的城池。

蘇墨沉吟半晌,最終指出一個方向。

眾人沒有異議,因為有異議也沒有意義。

水無賴等人自然不是把蘇墨當成了自己的臨時領袖,而是覺得他身系大家的安危,尤其是魅姬和小可憐以及葉紅袖的安危,所以他做出的判斷和選擇,一定是最為妥善的。

大家按照他所指去的方向快速前進,沒有絲毫的猶豫。茂密的森林中不時有野獸奔走,卻被眾人所散發出來的氣息震退。不知過了多久,眾人停下了腳步,望著茂密的樹叢后,快速出現的一群人。

一群魔族人。

為首的是一個青年,長得十分高大。雖然沒有破天那般的高大,卻也算得上是雄壯無比。手裡的兩把巨斧似能開天闢地,氣勢駭人。

蘇墨下意識的看向魅姬,希望可以從魅姬那裡得到有關此人的一些情報。

結果魅姬卻是搖搖頭,「我不認識他,從來也沒見過他。」

對方聽到魅姬的話語不禁冷冷一笑,「你當然沒有聽說過我,但是我卻知道你。」

魅姬不屑:「知道我的人多了,這並沒有什麼好得意的。」

「可是你卻會死在我的手中,而我也會因此名滿整個魔族之地。」

「神經。」魅姬嫌棄的說了一句,便不再理會他。

蘇墨率先踏出一步,卻被葉紅袖拉住手。

葉紅袖美目望著對方,頭也不回的對身後的雷動說道:「小雷,這場你來。」

「為什麼?」雷動很是不解,卻還是摩拳擦掌的走了出來。

「因為我小哥哥之前打走了門主客,現在很疲憊。」

蘇墨無奈,輕聲的說道,「這是我的對手。」

「現在我們是一個團隊,你不能指望著你一個人掃清路上所有的對手。」葉紅袖認真的說,「縱然你有能力,卻也不可能消耗的起,他們幾個可是妖族的八少,沒有一個廢物。」

雷動很喜歡聽葉紅袖後面的這句評價,笑哈哈的對蘇墨說道,「總是你在小公主的面前顯擺,也總是要給我們一個機會才是。」

「他是輪迴境四段的高手。」蘇墨說。

雷動右拳擊打在自己的左掌心中,有些不滿,「那你知道不知道,我也是輪迴境四段?」

蘇墨沒說話,因為他的確是不知道。

「這傢伙交給我,其餘人那些廢物就交給你們了。」雷動也是個急性子,說完這話人就驟然沖了上去。電光閃爍,紫色的電光如同火舌快速的散開,直奔那魔族壯漢。

戰鬥打響,其餘人自然也沒有什麼好客氣的,紛紛出手去收拾其餘的魔族屬下。蘇墨沒有動,因為他要負責保護三個女孩兒。破天雖然有些緊張,卻還是穩穩的站在後防線上,警惕的望著周圍。

雷動的實力強悍,是雷靈後裔,最大的特點是快,氣勢如驚雷落地,極為霸道剛勁。而魔族壯漢的實力也不容小視,兩個人交手以後,竟是打的一時之間有些難捨難分。

「大雷和我正好相反,我的缺點是慢,他的優勢是快,每次我和他交手都會被他耍的很是狼狽,你對此有什麼要說的嗎?」水無賴等人很快就解決了那些魔族屬下,甚至覺得有些意猶未盡。總覺得這些魔族人明顯是腦子有問題,一個實力強悍的人帶著一群實力弱小的就如普通人似得傢伙,卻口口聲聲的要來截殺自己等人。解決完這些弱小的傢伙以後,石敢當來到蘇墨的身邊,認真的問了一句,希望蘇墨能點評一下。

蘇墨稍作沉吟,說出一句讓石敢當差點兒暈倒在地的話語。

「節省時間,大家一起上!」

水無賴怔了怔,覺得這樣勝之不武,對方僅僅是輪迴境四段而已,在場的這些人除了破天和小可憐之外,哪一個不是輪迴境?如此優勢何須這般應對?但是蘇墨說完以後就直接沖了上去,讓水無賴當即反應了過來,於是緊隨其後。

水無賴動了,其餘人自然也不會再有所遲疑,除了葉紅袖和破天以及魅姬之外,其餘人可謂是一擁而上。可憐的這位魔族壯漢,連個名字都沒有留下,甚至來不及多說幾句場面話,就被一群輪迴境的少年直接碾壓致死,最後死在了蘇墨的無赦劍下。雷動對此很是不滿意,不知蘇墨這是要幹什麼,明明要自己出手,卻又為何突然改變規格,改成了群毆。

「有人向這邊來了,我們必須要儘快離開。」蘇墨尷尬的向雷動解釋。

雷動這才想到,這可不是打擂,特殊情況下,沒有時間給自己一對一展示的機會。還有很多魔族人正向著這邊趕來,若是繼續拖延下去,自己這些人被包了餃子,結果不可預料。

蘇墨喚出小黑,讓其餘人紛紛踏上小黑的身體。小黑頗有微辭,卻也不敢反對。看也不看地上倒著的那些魔族人的屍體,直接碾壓而過,撞斷了不知多少根樹木,快速的向著前方奔走。

「事情有些古怪。」魅姬對蘇墨說。

蘇墨點點頭,「感覺像是有人故意的讓這些人來送死,繼而消耗我們的實力,然後再來一個一網打盡。」

魅姬讚賞的看著蘇墨,「是的,我也是這麼想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對方肯定知道我們這邊的實力,所以等他出現的時候,恐怕就是一場惡戰。」葉紅袖緊緊的抱著蘇墨的手臂,彷彿害怕一個不小心就會從小黑的頭頂跌落下去似得。

「就算知道了又能怎麼樣?我們被人傳送到這種鬼地方來,顯然是一個陷阱。在人家的包圍圈裡,只要你沒辦法逃離,無論怎麼掙扎,都難以避免這樣的事情發生。」水無賴說。

眾人不語,水無賴說的雖然直接,卻也是實話。如果真的一切是被人掌控的話,那麼這的確是一個圈套,而自己這些人就在對方的圈套中。這個圈套範圍有多大,有多廣,又有多少人參與其中,一切未知。除非自己這些人能直接跳出這個圈套,否則一切都是白搭。


「能調動這麼多的魔族人,想來肯定是個魔族的大人物吧?難道是魔相?」石敢當猜測著,越想越有這種可能。魔相的可怕就在於他的精密算計,會為大家設下這樣的圈套而不一上來就直面自己這些人,的確是一個很高明的辦法。

「應該不是。」葉紅袖搖搖頭,給出了自己的解答,「如果是魔相的話,僅僅沖著小哥哥,他也不會只讓這些人來儘可能的消耗我們。況且……我的身份他應該很清楚,就憑我和小哥哥,如果是魔相的算計,不論是之前的門主客還是被我們亂拳打死的那個人,都明顯不夠資格。按照我們在妖域的時候對魔相的認知,他是一個為了達到目地可以不擇手段的人,就算讓人來送死,也絕對不會挑選輪迴境的強者,因為他知道那是徒勞的。」

「沒錯,如果我是魔相的話,我肯定會寧可犧牲幾個天機境的強者,也要成功的殺死或者抓捕道門的黑衣大神官以及妖族的小公主,尤其是在三族聯手這種重要的時刻。」水無賴也說道。

「那麼會是誰呢?」 「小哥哥,你認為會是誰?」葉紅袖問蘇墨。

蘇墨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畢竟自己和她的身份,不論哪一個被魔族知道了,肯定都是會吸引來一大片的麻煩。甚至完全可以說,沒有任何的魔族不想抓住自己和她,或者是想將自己和她殺死。那麼在這種前提下,是誰根本就不重要,討論這個也沒有什麼意義。

出了森林,是一片荒原。

雲層壓得很低,天空極藍,整座荒原呈現枯黃之色,看上去別有景色。

「你們先走。」蘇墨忽然做了一個決定,轉身拉住小可憐,「小可憐,你和我先留下。」

聰明的小可憐立即明白了蘇墨的意思,當即點頭。

「幹什麼?」石敢當卻是一時沒有想明白,急忙問道。

「那你小心點兒,我們在前面等你。」

蘇墨點頭,拉著小可憐快速的跳下,讓小黑繼續前行。

落地以後,小可憐二話不說直接掏出數張符紙,雙手結印便開始布陣。一堆晶石被蘇墨直接拿了出來,彰顯著土豪的做派和氣勢。

小可憐這段時間的魔陣修為一直在成長,雖然很是緩慢,她的資質也很普通。但蘇墨並不指望著她的魔陣能把追兵全部殺死,只希望可以儘可能的為自己等人拖延時間。快速的布下幾個大型的魔陣,小可憐累的險些暈倒。蘇墨將其背起,召喚出冰龍,前去追趕葉紅袖等人。


感受到冰冷的氣息,小可憐不由為之一怔,下意識的問道:「蘇墨少爺,是什麼靈獸?」

「寒冰魔龍。」蘇墨說。

「寒冰魔龍?就是……那晚那個魔族人的靈獸?」

「是的,現在他是我的了。」蘇墨解釋。


「你怎麼做到的?」

「很簡單,因為真龍沒有和它簽訂任何的契約,所以被我搶奪過來,並沒有什麼為難的。相反倒是便宜了我。」

小可憐恍然,忍不住的又問道:「你這樣駕馭一頭龍的話,紅袖不會生氣的吧?」

「那也沒有辦法……」蘇墨尷尬的說。

「同是龍族,雖然寒冰魔龍的並不如紅袖那般高等,卻也還是同宗同族,小心等下紅袖敲你的頭。」小可憐呵呵的笑著。

「她會理解的。」蘇墨嘴上是這樣說,但心裡卻還是想著等下追趕上他們的時候,得趕緊把寒冰魔龍收起來才行。真龍御龍作戰,將其當成了坐騎,事後紅袖就曾經發表過憤怒和不滿,若是被她知道了現在這頭寒冰魔龍已然被自己和鐵鎚馴服,甘願當自己的第二靈獸,不知道紅袖會不會依然生氣。

遠遠的看到了小黑的影蹤,蘇墨趕緊收了寒冰魔龍,背著小可憐快速跟上,卻發現有人攔住了自己等人的去路。更為讓蘇墨感到驚訝的是,這次攔在自己身前的這些人,並非是魔族,而是人族!

小黑俯下身子,讓所有人從自己的身上下來,身影渙散直接回了蘇墨的體內。葉紅袖扭頭看了蘇墨一眼,讓蘇墨頓覺尷尬。顯然葉紅袖剛才還是感覺到了龍族的氣息,所以自己那點兒小伎倆被她已經識破。

「人族。」水無賴提醒蘇墨。

蘇墨點點頭,走到眾人之前,望著攔在自己前面的這些人。


一位老者緩緩的走出,雙目如鷹眼,死死的望著蘇墨。

「你就是蘇墨?」

蘇墨點頭,「請問前輩是……」

「浮華宗現任宗主朱延林。」

蘇墨暗驚。

自己和浮華宗的恩怨極大,主要原因是自己殺了他們的上代宗主許天路以及他的弟子周晉。殺了許天路,使得浮華宗一個二流宗門聲望一落千丈,在修行界可謂是丟盡了顏面。而殺了周晉,無疑是激化了恩怨,讓自己無論如何都難以再和這個宗門和氣相對。

只是……浮華宗的人怎麼知道自己在這裡?難道說他們和魔族之間有著勾結?

「前輩怎麼知道晚輩在這種地方?」

朱延林臉色稍微的有些不自然,卻還是說道:「這件事情我似乎並沒有必要告訴你。你和我宗門有血海深仇,我來這裡的目地,想必你也應該知道才是。」

蘇墨道:「前輩,我與貴宗恩怨可不可以日後再說?」

「日後再說?」朱延林冷笑,「等你回到道門以後再和我們算賬嗎?我沒有那麼蠢,也沒有那麼傻。」

「老傢伙,你能知曉我們的所在,想來是有人告訴你的對吧?不然的話,你們怎麼就這麼巧會在這裡攔住我們?我們現在處境很不好,一直被魔族設計,想來告訴你我們行蹤的人是魔族對不對?」葉紅袖高聲問道。

朱延林哼了一聲,「我有這個必要告訴你們我是從何得知你們的下落的?」

「你當然沒有必要告訴我們,因為我很確定你就是從魔族那裡得知我們的下落的。如此說來的話,你可是犯了人族的大忌呢。勾結魔族,道門會如何懲罰你們,人族又會如何懲罰你們,這種事情不需要我來提醒你吧?」

朱延林冷笑連連:「我當然知道勾結魔族的後果,可是如果道門的人無法知道這件事情呢?那我又有什麼好憂慮的?」

朱延林這樣說,無疑是告訴蘇墨等人,他承認了自己勾結魔族,但卻並不擔心這件事情會被外界得知,因為他來到這裡,就不打算讓任何人活著離開。更何況還是他親自到來,在他的眼裡,又怎麼可能會失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