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竟然真的有人潛伏進來了,我剛才明明什麼也沒看見啊?這個小子。」御凝露神色凝重的看了看了姜躍,發現這個人類,有些神秘。

不過,此時容不得她想那麼多了,還是先將這個抓走他族人的人類給抓住才是正經事。

章天和姜躍見過,而且也知道了第五殺和第七殺被他殺死的事情,「小子,竟然是你,你竟然也在這裡?我明白了,你小子是羽人的姦細?」章天怒喝道。

「嘿嘿,你問的太多了,老子差點被你這條老狗給害死,現在,你給我去死吧。」姜躍怒喝一聲,和青靈融合在一起,瞬間,他的周身布滿了一道道銳利的風刃,「去!」

「小子,就憑你,也想奈何老夫,做夢去吧,正好,今天就給第五殺和第七殺報仇。」章天的身體突然出現在姜躍身後,一道黑漆漆,閃爍著冰冷色澤的鉤子出現在他手上。

「暗影之身,滅魂斬!」章天冷喝一聲,手中的鉤子斬向了姜躍。

「無恥人類,給我死!」御凝露的聲音響起,話音剛落,她竟然直接出現在章天身後。

一掌拍出,院中狂風大作,飛沙走石,讓人站立不穩。

「速度竟然這麼恐怖?」姜躍震驚道。

章天的攻擊還未發出,就被御凝露給打斷,直接一掌擊飛出去,在空中突出了好幾口老血。

然而,章天還未落地,御凝露再次出現在身前,又是一掌拍出,此時,章天簡直成了一個人形沙包般,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御凝露展現出了她無與倫比的恐怖速度。

「這就是羽人的力量,速度如飛羽,如閃電,進攻之間,狂風涌動,飛沙走石!」姜躍在一旁,看的暗暗心驚。

御凝露的戰力並不讓他吃驚,真要比起來,御凝露的戰力也就和他持平,不過她的速度卻超越了姜躍至少十倍。

這是什麼概念,這意味著兩人要是交手,姜躍根本無法摸到人家的衣角,在速度相差懸殊的情況下,就算戰力在恐怖,也還是要被人家當成一個人形沙包來打。

章天現在出處於這種情況。

姜躍先前感嘆於御凝露的速度,沒過多關注章天,此時一看,卻發現有些不對勁,御凝露攻擊的,似乎只是一道暗影之身。

「糟糕,竟然被他使用了調虎離山之計!」姜躍暗道不好,「伯母,快停下,你現在攻擊的已經不是他本人了。」

御凝露一聽,愣了愣,卻發現被自己狂毆的那個人,竟然化作了漫天的黑霧,消散了。

「什麼情況?」

姜躍苦笑道,「這是影殺殿獨門武技,名為暗影之身,能夠召喚影分身來代替本體,而他們自己,卻能夠瞬間出現在百丈之外。你剛才,上當了。」 暗影之身這門武技簡直就是天生為刺客打造的,不僅可以在悄無聲息間接近敵人,情況不好,還能藉機遁走,遠遁千里。

御凝露並沒有和影殺殿的人打過交到,所以上當很正常。

「既然他逃走了,那還愣著幹什麼,趕緊追。」御凝露喝著,沖了出去。

姜躍搖搖頭,也跟了上去,白虎飛升台是羽人棲息的地方,雖然不算很大,但也不小,而且在最中心位置,還連通著幻羽位面的時空之門,想要在這方圓將近萬里的地方找到章天,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御凝露也知道事情難辦,立刻傳令下去,讓族人搜尋起來,在他看來,章天受到了她的攻擊,已經受傷,肯定逃不遠。

事實上也確實是如此,章天確實受了傷,但逃跑的能力還是有的,而且,還能動用暗影之身,又是在黑夜行走,羽人想要發現他,難如登天。

章天身上的傷勢不輕,而且這次消耗極大,他知道,繼續和羽人耗下去,吃虧的肯定是他,他的心也足夠狠,竟然直接來到了保護飛升台外圍的幻陣之中,想試試自己的運氣如何,能夠不能走出去。

白白忙活了一個晚上,御凝露和她的族人並沒有抓住章天,不過,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姜躍他們的懷疑解除了。

「伯母,這次,你不會在懷疑我們了吧。」姜躍道。

「哼,你們人類就沒有一個好東西,現在你的同伴傷已經好了,趕緊給我滾出這裡吧。」御凝露神色不善的道。

對於她這種語氣,姜躍已經見怪不怪了,正好,他也打算走了。

「這些天,承蒙伯母的照顧,在下感激不盡,他日要是要有用得著的地方,儘管來找我,晚輩必定全力以赴。叨擾了這麼久,我們也該走了,伯母,小茹,小紫,還有輕寒,我們就先走了。」

說著,姜躍帶著莫小安和蔣信悅走出了羽人部落。

他不打算讓御茹他們在跟著,其實他一開始就打算送她們回到自己的部落,只是當時條件不允許。

現在她們已經回家,他心中的一個心愿也已經了卻了。

御茹三人看著姜躍的背影,目光閃爍,似乎做出了什麼決定。

御茹知道,她要是直接提出要和姜躍他們走,她母親肯定不會答應,所以她乾脆不說出來,暗地裡在想辦法。

出去的路,姜躍已經記住了,所以並不需要羽人帶,一行三人,走在茫茫幻陣之中,就這樣,離開了白虎飛升台。

走出白虎飛升台後,他們重新回到了先前那個連接著大草原的荒山上。

「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走?」蔣欣悅問道。

天羽古城地域遼闊,他們都只是新人,並不認識路,沒有御茹她們的帶領,他們就是無頭蒼蠅。

「走一步算一步了!」姜躍道。

三人找准一個方位,快步走去。

少了御茹三人,姜躍總感覺心中有些空蕩蕩的,好像少了點什麼。以前,不管在什麼,都有御茹這個鬼靈精怪,話多的丫頭在身邊嘰嘰喳喳說個沒完。

還有一直不說話,神色冷冰冰的御紫和冷靜沉穩的御輕寒。

現在,她們都不在身邊了。

走了將近一天時間,他們來到了一個荒漠,荒漠上黃沙漫天,狂風席捲黃沙,鋪天蓋地而來,霧蒙蒙一片,看不著前方的路況。

「媽的,迷路了。」姜躍他們在荒漠中的一塊巨石下躺著,他們看上去都有些疲累,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這個荒漠實在有些怪異,狂風就從來沒有停息過,席捲起的黃沙讓他們的視野受到了極大的阻礙,這一天,他們走了沒有任何方向感可言,已然迷路。

「姜大哥,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呢?」小安無力的道。

「在走走看,看能不能走出這個荒漠,要是不能,那就只能原地返回了。」姜躍無奈道。

「誒,要是小茹姐姐她們在,我們估計不會迷路吧!」小安嘆嘆氣。

外邊的狂風吹的更加猛烈,被捲起的黃沙如暴雨般席捲過去,姜躍三人身上被灌滿了傻子。

這時,在那空中那巨大的沙塵暴中,卻隱約浮現了三道人影,她們張開潔白的翅膀,正在沙塵暴中迅速飛行,她們的體表上有一層淡淡的青色光罩給罩住,將黃沙給隔絕在外。

而那強烈的狂風似乎根本無法撼動她們,反而更加助漲了她們的力量。

「我看到他們了,在那邊,我們下去。」

一道清脆的女聲傳來。

緊接著,三個有著潔白聖潔羽翼的女子站在了姜躍她們面前。

姜躍三人見到這一幕,皆是揉了揉眼睛,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

「小茹,小紫,輕寒?真的是你們?」姜躍驚叫道,言語中透露了些許的興奮。

「哈哈,主人,沒想到吧,驚不驚喜,意不意外?」小茹跳到姜躍身邊,在他面前一個勁的晃悠。

御紫兩人也在一旁微笑連連。

「很驚喜,很意外。」姜躍高興道。不過,高興了沒多久,姜躍卻故意板起臉來,「不是說了讓你們待在自己的族中,被跟我出來了嗎,怎麼你們不聽話?」

御茹卻一點也不怕他板起臉來的樣子,笑嘻嘻的抓住他的手臂,甜甜的道,「嘿嘿,主人,在族中待著無聊死了,我們還是喜歡和你在一起,多刺激啊,再說了,你們也不認識天羽古城的路,沒有我們,你們怎麼找到寶貝。」

看著御茹這個樣子,姜躍實在裝不下去了,只能苦笑道,「你就知道撒嬌了。我懶得和你廢話。輕寒,你們是怎麼找到我們的?」

「你們身上有我們的白羽,我們順著感應便找到你們了。」御輕寒淡淡的道。

有了御茹他們,接下來就好辦多了,這個荒漠她們認識,穿過荒漠,就可以抵達天羽古城的第二個出名地方【暴翎葬場】,這個地方據說是上古強者戰死的地方,有許多上古英靈的殘魂遊盪在這裡,一般人,根本不敢去這個地方。 在御茹她們的帶領下,兩天後,姜躍他們離開了荒漠,踏入了暴翎葬場的地界。

一踏進這裡,天空上那無處不在的烈日已經消失不見了,一切都變得陰森恐怖起來,墳頭隨處可見,而且,還有一道道藍色的幽靈四處漂浮,他們有著猙獰的外表,而且,還會向入侵的人發起進攻。

好在,這些藍色幽靈的攻擊力並不強大,而且因為某種原因,他們很懼怕火,姜躍隨手彈出一個火焰球就能滅殺一頭藍色幽靈。

他們穩步向前推進,四周的藍色幽靈越來越多,而且,周圍還有一種長著灰色葉子的奇怪樹木,墳頭也越來越多,遍地都是森森白骨,看上去極其驚悚駭人。

「這就是暴翎葬場嗎?」姜躍問道。

「嗯,暴翎葬場,這地方,我也就在外圍觀察過,還是第一次進來。」御茹有些害怕的道,朝姜躍身邊靠了靠。

其餘四女也都一樣,離姜躍靠的很近,女孩子天生懼怕黑暗,害怕這種陰森的環境。

靠近姜躍,能夠給他們帶來安全感。姜躍倒是想照顧到每個人,但眼前五個女孩子,他就算三頭六臂也照顧不過來,無奈之下,只能將青靈召喚出來,讓他幫幫忙。

五個女孩子中,只有蔣欣悅見過青靈,其餘人都還是第一次見,驟然出現這麼個小小個,模樣可愛的小傢伙,她們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他身上,對周圍的恐懼心理也減弱了不小。

「姜大哥,這是什麼?」小安伸出手,碰了碰青靈那軟綿綿的身體,卻感覺一股炙熱的感覺從她指頭傳遍全身,下一刻,她彷彿觸電般,將手縮了回去。

姜躍急忙跑到她身邊,看看有沒有受傷,確認無事後,才放下心,開始向眾女解釋。

「這麼神奇,能夠釋放火焰力量,可是,這個小不點這麼小。」御茹有些不相信。

青靈最討厭別人說他小不點,見御茹不相信自己的能力,他憤怒了,身體突然變成了赤紅色,額頭上出現了一個鮮紅的火焰印記,,下一刻,他的口中突然噴出熊熊烈焰,烈焰將周遭的所有藍色幽靈全部給滅殺。

眾女目瞪口呆,嚇的不敢再說話。

姜躍笑了笑,「小茹,你可別小瞧他,人家的實力可不弱呢。」

一旁的蔣欣悅看了看青靈,又看了看姜躍,心中生氣了一種很奇怪的想法,而姜躍在她眼中,也變得越來越神秘。

她知道青靈擁有風的力量,如今有迸出了火焰力量,這種怪胎,她還是第一次見過。

「師弟他,真的,好厲害,真羨慕莫小安啊!」蔣欣悅心道。

有青靈在,那些藍色幽靈根本沒有一合之敵,眾女心頭也安心了不少,不過還是圍在姜躍身邊,不敢和他走太遠。

隨著漸漸的深入,他們感覺底下的泥土似乎變得更柔軟了,輕輕一腳,就能在地上踩出一個深深的腳印。

突然,蔣欣悅感覺自己的腳踝好像被什麼東西給抓住了,她腳下用力,想要掙開,卻發現根本無法做到,她的腳踝就像被什麼東西給僅僅的箍住了一般。

她不由得低下頭,這一看,卻讓她尖叫起來,她看到自己的腳踝,被一隻乾枯腐爛,留著腥臭的黃色液體的手給抓住了,而且,這隻手是地底下伸出來的。

「師弟,我怪物給纏上了!」蔣欣悅朝姜躍發出了求救的信號。

姜躍聞言,迅速來到她身前,看到了那隻抓住她腳踝的乾枯腐爛的手。

這一看,也把他嚇了一大跳,不過,他不能慌,這裡有五個女孩子需要他來保護,他要是慌了,眾人就會失去主心骨。

「別怕,你先別動。」姜躍安慰著,蹲下身體,伸出手,嘗試著看能不能將那隻手給拽開。

一一隻手抓住了蔣欣悅的腳踝,一隻手抓住了那隻乾枯腐爛的手。

雙手發力,使勁一拽,但那隻手卻還是紋絲不動,緊緊地抓住蔣欣悅的腳踝,倒是姜躍用力太大,把蔣欣悅給扯疼了,她的眼角閃爍著淚花,強忍著痛。

「師姐,你別怕,一定會沒事的。」姜躍安慰著,取出了幻空,這隻手的力道無比大,他只能看看能不能將他給切斷了。

他瞄準方向,猛的往下刺去,幻空發出一聲尖銳的叫聲,刺在那隻手上,一陣火星飛濺起來,那隻手斷掉了,但手掌仍然抓緊了蔣欣悅的腳踝。

姜躍嘗試了一下,還是不能弄開。

他蹲下身,小心翼翼的用幻空的槍尖去切割那個手掌,他不敢太用力,怕一不小心傷到蔣欣悅。

蔣欣悅的眼眶中突然低落了晶瑩的淚珠,看著姜躍那一絲不苟,細心仔細的動作,她感覺心頭生出一股軟弱的感覺,此刻,只想依偎在姜躍懷中。

「我是個孤兒,是師父收養了我,小時候在鍛兵谷,除了師父對我還算照顧外,其餘人都對我盡情的辱罵,本以為自己是個招人嫌棄的人,不會有人對我好,但是師弟他,他……」

越是想,蔣欣悅眼角的淚水就更多了,外表剛強的她,其實內心脆弱無比,命途多舛,沒有感受過多少溫暖,如今被姜躍這樣細心的照顧,她心中最軟弱的地方被觸碰到了。

「師姐,你怎麼哭了,沒事的,有姜大哥在,他會保護我們。」小安上前,替他擦乾了淚水。

看著小安,蔣欣悅有些愧疚,因為姜躍是她的人,但她卻對姜躍起了心思。

一炷香后,姜躍終於將那隻手掌給分解下來,蔣欣悅失去禁錮,驟然間腳下一軟,就要倒在地上,姜躍急忙伸手將他給抱住,因為他還沒站起來,所以直接給蔣欣悅充當了一會人肉坐墊,被她壓在了身下。

眾女這時感覺有些不高興了,她們巴不得出事的是她們,能夠換來姜躍這般細緻的照顧,想象就覺得幸福。

「那個,師姐,你坐在我身上了。」姜躍出聲提醒道。

其實他很不願意提醒她,蔣欣悅身上很香,而且翹臀極其富有彈性,要是沒有其他人,他估計忍不住會伸手撫摸一番,過過手癮。 蔣欣悅受到姜躍的提醒,俏臉一紅,有些不自然的站了起來,她穿著粉色裙邊的短裙,她站起來的那一刻,姜躍剛好看到了裡面藍色的小內內。

「媽的,我看哪裡去了,怎麼這麼無恥?」姜躍自己罵了自己一句,也跟著站了起來,一旁的小安倒沒有怎麼說,雖然覺得剛才他們倆的動作有些親昵,但姜躍這麼做也是出於救人。

「好了,沒事了,我們繼續前進吧。」姜躍拍拍屁股道。

眾女點點頭,剛要繼續前進,這時,在剛才蔣欣悅站著的那個位置,又有一隻手掌從地里鑽了出來,隨後,露出了一個已經腐爛,腦漿外泄的腦袋,緊接著是一副已經腐爛發臭的軀體。

這副看起來噁心無比的屍體鑽出地面后,口中發出沙啞彷彿灌有濃痰的聲音,並朝著姜躍他們撲咬而來。

眾人聽到聲音,回頭一看,除了姜躍臉色稍微好點外,眾女臉色都變的極其難看,紛紛朝著姜躍身邊靠去。

姜躍將她們護在身後,看著那撲面而來的屍體,叫道,「別怕,這應該是屍體經過濃郁的屍氣浸染后產生了異變,他們的實力不強。」

說著,他取出幻空,一槍挑了出去,那副屍體直接被挑飛出去。他倒在地上后,另一手也斷掉了,不過他似乎沒有半點知覺,掉在地上后,立刻又爬了起來,再次撲殺過去。

姜躍並沒有見過這種怪物,不過前世看生化危機時看過類似的東西,眼前這幅屍體很像喪屍。喪屍是沒有任何知覺的,並且人類被其傷到后,就會被感染,也會成為喪屍。

想要讓喪屍徹底滅亡,只有將他們的腦袋給砸碎。

「哼,如此醜陋的東西竟然也敢出來嚇人,你們先把眼睛閉上。」姜躍提醒眾女道。

眾女乖乖聽話,閉上眼睛,只聽見『砰』的一聲,彷彿西瓜砸碎的聲音響起,那副屍體的腦袋直接被姜躍一槍挑碎。

轟~

他倒在地上,再也無法動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