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看吧,我都說了你們這些龍騰八階武者是垃圾了吧,不聽本少言,吃虧在眼前啊。」蕭逸滅殺了藍袍中年人,臉上沒有什麼得意,而是一臉感慨的對周邊的人說道,隨著他這般表現落入周邊的人的視線當中,這些人的瞳孔都狠狠一縮。

「好歹毒的小子!!」

「剛一動手,就下殺手,完全是魔頭作風,留你不得!」

「本來還準備只要你交出天宮密匙,就留你一命,但現在看起來,絕對不能讓你這等畜生活下來……」

「……」

剩下的十五個龍騰強者瞳孔收縮了一下后,紛紛對蕭逸呵斥了起來,更是在呵斥的同時,身形一展,同時向著蕭逸攻擊。因為有了前車之鑒,這一出手就是全力。

「咻!」

面對攻擊,蕭逸嘴角泛起一抹微笑,剛剛殺掉凶獸才收起沒多久的天魔琴,有一次從背後的琴匣飛了出來,接著他隨手撥動琴弦。

「噗!!」

「轟!!」

雖然在來找蕭逸之前,這些人就已經知道蕭逸掌握著很是厲害的音功,但當蕭逸真的彈奏起來天魔琴的時候,十五個龍騰武者的面色都還是猛地一變,因為,他們忽然發現,他們在來之前所認為的防禦本領,竟都沒有什麼用。

眨眼,就有人抵擋不住魔音貫耳,張口噴血,體內真氣竟是忽然不受控制起來的亂動了起來,瞬息間炸毀筋脈,或是自己的身體忽然不受控制,對周邊的人出手了起來。

最終,十五個龍騰強者一起出手,但真正將攻擊帶到蕭逸身邊的人只剩下了五個。

這是四個龍騰九階強者和一個龍騰八階強者的攻擊。

「啵!!」

一道獨特的聲音響起,只見這五個人雖然將攻擊帶到了蕭逸的身邊,但卻也沒能落在蕭逸的身上,只見他們的攻擊在要落在蕭逸身邊的時候,忽然山河珠被蕭逸給催動了起來,形成山河領域將攻擊給抵擋。

山河珠乃是帝物!

帝物本身就擁有著自動防禦使用者攻擊的本事,且,使用者的實力越強,所能發揮出來的威力也越強。以蕭逸如今的戰力,在主動催動山河珠的情況下,山河珠所產生的領域,全然不是龍騰九階強者可以攻破的。

於是……

這些對蕭逸攻擊的龍騰強者們悲催了,攻擊落在山河領域上面的龍騰強者們瞳孔也都再次收縮,心中都忽然升起了危機感。

「錚錚錚……」

蕭逸左手抱著天魔琴,右手愜意的彈奏出天龍八音,滾滾音波浩浩蕩蕩向著龍騰強者們瘋狂奔襲而上,讓他們在這等攻擊下,接連吐血,接連受到震蕩,很快,勉強能夠保持住清明的龍騰九階強者也都變得兇險萬分了起來,然後在魔音的控制下,其他的龍騰八階強者圍攻,更是在加上蕭逸忽然施展出音刃攻擊,隨著『咻咻咻……』的一連串音刃攻擊,慘死在了音波功上面。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十五個龍騰強者就都死在了蕭逸的手中,哪怕這其中有著四個龍騰九階強者。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你們這是何必呢。」

蕭逸滅殺了這些龍騰強者后,就飛速的搜刮起來了戰利品,眨眼間,就將戰利品都給搜刮完畢。

「很不錯的能力。」


隨著蕭逸滅殺了這些龍騰強者,一道婉轉動聽的讚賞聲忽然響起,隨著聲音響起,一個身穿紅色長裙,看起來很是英氣的大美女,出現在了蕭逸的視線當中,此女出現后,一臉複雜的看著蕭逸,美眸閃爍。 「你是?」蕭逸見得對方出現,目光一凜,雖然還沒有用系統掃描眼前此女,但此女卻已經給蕭逸一種極強的威脅感。

神橋強者!!

「佳瑤。」紅裙女子淡然開口。

「你也是來搶奪天宮密匙的么?」蕭逸道。

「我並不想出手什麼,若是可以的話,還請直接將天宮密匙給我吧,畢竟你是詩音的未婚夫。」佳瑤輕柔一搖頭。

「嗯?」蕭逸的眉頭驀地皺起,那看著佳瑤的眸光瞬間變得銳利起來。

「你是仙雲谷的人!!」蕭逸寒聲道。如今的他,對仙雲谷可是一點好感都沒有。


「不錯,我是詩音的師姐。」佳瑤點了一下頭,接著忽然右手一揮,一塊閃爍著流光溢彩的石頭向著蕭逸飛了過去。

蕭逸見狀,眸光一閃,讓系統飛速掃描了一下石頭,接著就將石頭給接在了手中。

錄影石!

系統讓蕭逸知道了這石頭是什麼東西,接過手中后,他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佳瑤。

「這是錄影石,有著錄影攝像的功能,能夠讓人將自己言語形態錄入石頭當中,存儲下來,這上面有著師妹的錄影,你可以把它當作一種信件,是師妹讓我給你的。」佳瑤淡然對蕭逸說道。

「哦。」蕭逸點了一下頭,聽得是詩音所錄,他的心中透著一些喜色,不過雖然心喜,但是卻也沒有馬上觀看錄影石,而是將石頭給一下子收入了儲物戒指,然後一臉冷然的看向佳瑤。

「東西我收下了,不過,天宮密匙是不可能給你的。」蕭逸道。

「沒得商量么?」佳瑤眉頭一皺。

「若是你讓詩音來取,我雙手奉上。」蕭逸眸光一動。

「這是不可能的,在師妹未能突破龍騰境界之前,師尊是不可能讓師妹踏出仙雲谷半步的。」佳瑤道。

「那就沒得談了。」蕭逸搖頭道。

「唉……我真的很不想出手,不要逼我。」佳瑤長嘆一聲,那看著蕭逸的眼神很是複雜。她並沒有說謊什麼,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對蕭逸出手,畢竟蕭逸是詩音的未婚夫,她對兩人的戀情並沒有什麼反對念頭。

「儘管出手便是。」蕭逸淡然道,天魔琴瞬間收起,接著一把銀白色寶劍出現在了手中,此劍乃是上品靈器,是蕭逸最近所收穫的戰利品之一。至於為什麼收起天魔琴,那是因為蕭逸很清楚,天魔琴此時對佳瑤的作用並不大。

「叮,隨機任務發布,生擒佳瑤,時限七天,完成任務將獲取系統抽獎一次,並獎勵神元丹一顆。」就在蕭逸拿出寶劍的時候,系統的提示音忽然在蕭逸的腦海中向前。

伴隨著這等任務的觸發,蕭逸心中頓時浮現出了一模考狐疑。

「系統,神元丹是什麼東東?」蕭逸好奇的對系統問道。

「註:神元丹能夠提升宿主精神修為。」系統道。

「哦。」蕭逸心念轉動,精神修為么,這個對他而言,還是挺重要的。不過生擒眼前此女,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給我掃描眼前此女!」蕭逸對系統下令。

「掃描目標:佳瑤。」

「性別:女。」

「武者境界:神橋三重天。」

「年齡:81」

「修鍊資質:良好。」


「目前對宿主仇恨:0。」

片刻,蕭逸就知道了眼前這佳瑤的實力,隨著知道了實力,他的目光一凜,雖然早就知道眼前此女的實力不簡單,但是當他發現對方是神橋三重天的時候,卻也還是大感棘手。

生擒神橋三重天?

蕭逸這會忽然感覺系統這一次的隨機任務,可謂是無比坑爹,想要做到這等事情,一個字,難,兩個字,很難,三個字,非常難!

「既然如此,那你自求多福吧。」佳瑤聽得蕭逸的話,深深看了蕭逸一眼,然後眸光一凜,隨手一掌向著蕭逸揮來,雖然看似輕描淡寫的一掌,但一掌揮出,天地變色,四種空氣都為之一凝,所有一切好似都被佳瑤這一掌所控制。

「大梵雷劍!!」

蕭逸見狀,瞳孔一縮,然後真氣全力運轉,手中長劍揮動,雷霆噴涌,乘著雷霆,踏著雷龍,挾著滔天閃電,向著佳瑤的攻擊迎接而上,將佳瑤的攻擊給擊潰。

「轟隆!!」

隨著一道劇烈的轟鳴聲,蕭逸的身體飛速倒退。

「咦?」

眼見自己的攻擊被蕭逸給擊潰,佳瑤的眼中浮現出了一抹驚訝,雖然先前見著蕭逸輕鬆滅殺十六個龍騰八階以上強者,她就已經知道了蕭逸的實力不錯,但見著蕭逸能夠一下子接住自己這一掌,還是有些驚訝,雖然她這一掌,只有一成力道,但對於普通的龍騰強者而言,那也是很厲害的。更別說,眼前這蕭逸只是一個元胎武者。

是的!

元胎武者!

雖然蕭逸如今的實力能夠瞞住不少人,但如果實力高於他太多,只要他動手,卻也還是會被人給隱隱感知到他的實力。

佳瑤雖然不知道蕭逸具體處於元胎什麼層次,但卻清楚的知道蕭逸是元胎層次,並不是她來到這摩羅山脈之前所設想的龍騰強者。

不過越是知道蕭逸的實力,佳瑤才越是震驚蕭逸的戰力。

一個元胎強者,竟能滅殺龍騰九階強者,這等手段無比逆天了,完全就是妖孽的存在。古往今來,這樣的妖孽很少。雖然據說在其他的洲,這樣的天才不算什麼,但,對於天河洲而言,卻絕對是震古爍今,屈指可數。

可惜了!

佳瑤在心中暗嘆了一下,這樣的蕭逸如果回歸仙雲谷,那對仙雲谷而言絕對能帶去莫大的好處。

「蕭逸,掌門這一次看走眼了,仙雲谷不少高層也都看走眼了,以你這等戰力,完全就屬於妖孽的存在,就算是詩音和第一王,怕是都不能和你相比。」佳瑤複雜的對蕭逸說道。

「哼,別給我提第一王,上次沒讓他死在我手中,算他走運,等我殺上仙雲谷,必然將他挫骨揚灰。」蕭逸冷哼道,雖然在這一擊之下,處於了下風,但戰意卻仍舊高昂。 「你要殺上仙雲谷?」佳瑤皺眉看著蕭逸,雖然早就猜測出蕭逸以後有這個可能,但這會真的聽到蕭逸這麼說,還是讓她忍不住為之不喜。

雖然仙雲谷高層這一次的事情做錯了,但仙雲谷畢竟是她修鍊的門派,對於門派的歸宿感佳瑤是很高的。

「怎麼,難道只允許你們仙雲谷欺負別人,就不準備別人殺上門派不成。」蕭逸冷聲道。

「先不提你能不能殺上仙雲谷,這一次你叛出門派的事情只是誤會,師尊並沒有真的將詩音給許配給第一王。」佳瑤道。

「是嗎?」蕭逸冷聲道,心中卻是一松,雖然他相信詩音,也知道自己不應該去往不該想的地方想,但如果仙雲谷掌門真的那麼做,他卻也知道詩音很難抵抗仙雲谷掌門。畢竟,神橋強者都是擁有神通的存在,抹除記憶這樣的手段,說不定就有。一旦仙雲谷掌門抹除詩音記憶,就算是詩音喜歡自己,記憶若是都沒有了,也只是空談。

「我並沒有騙你。蕭逸,要不這樣,我看你戰力如今也不弱,以你現在這樣的情況,跟我回歸門派,想必掌門她們也不會怪罪你叛出仙雲谷的事情,如此,你給不給我天宮密匙也無所謂,只要你不和仙雲谷為敵,我仙雲谷並不會奪取你的天宮密匙什麼。」佳瑤對蕭逸道,說著眸光一動,竟是準備重新收蕭逸入仙雲谷。

「不可能,我是絕對不可能再入仙雲谷的。」蕭逸冷聲道。

「非得如此么?」佳瑤皺眉。

「不錯!!」蕭逸道。

「你……明明只是一場誤會,師尊上次只是試探你罷了,又不是真的要拆散你和詩音,你又何必因為一場誤會,就這般模樣呢。如今只要你跟著我回顧仙雲谷,我保證,詩音和你的事情都不會再有什麼問題。」佳瑤眉頭再次一皺,有些惱怒的對蕭逸說道。

「別說了。」蕭逸再次冷聲道,雖然他想和詩音在一起,但卻絕對不可能這樣回去,他可沒有忘記第一王背後的太上長老。以自己如今的情況,就算是回去,怕也會很危險,另外,他也不喜歡這種一切都受別人掌控的感覺。自己想要的,他自己知道爭取。以他現在的情況,殺上仙雲谷只是遲早的事情。憑什麼,自己得由仙雲谷任意安排。

「愚昧!!」佳瑤面色忽然冷了起來,作為一個神橋強者,佳瑤絕對是殺伐果斷的人,之所以對蕭逸和顏悅色全然是看在林詩音的面上,既然蕭逸如此不知好歹,她也不會多做什麼好人。

「給我鎮壓!!」

憤怒之下,只見佳瑤右手一揮,又是一掌向著蕭逸攻擊了上去,這一掌比之先前明顯強了不少,一掌揮出,巨掌遮天,排山倒海一般的向著蕭逸落下。

「轟隆!」

佳瑤的攻擊重重落在了蕭逸的身上,將蕭逸的身體給一下子鎮壓到了地底。

「咦?」

然在蕭逸被鎮壓在地底的時候,佳瑤的眼中卻是浮現出了一抹驚訝,因為她發現被自己給鎮壓在地底的蕭逸,竟忽然變成了一根木頭。

這是……?

佳瑤非常的不解,全然不明白這是什麼一個情況。

下一秒,不管明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她都知道蕭逸沒死,也被沒被自己給鎮壓,只見遠處一道流光忽然衝天而起,那衝天而起的流光赫然是蕭逸,蕭逸這會的腳下正踩著筋斗雲。

「蕭逸,給我留下!」

眼見蕭逸竟然從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佳瑤的臉上浮現出了一抹羞惱,當即身形一展向著蕭逸追了上去,追上去的時候,右手一揮衣袖,衣袖瞬間化為彩虹,向著那蕭逸卷了上去。

「唰!!」

然,只見蕭逸腳下的筋斗雲一閃,就躲過了佳瑤的攻擊。

……

先前,一下子從人變成了木頭,當然是蕭逸忽然施展出了替身術的緣故。

而至於蕭逸為何要逃。

那還用說,雖然系統發布了隨機任務,但任務的期限卻是七天,既然有七天時間,他當然犯不著這般不明智的和佳瑤硬拼。

還差幾萬仇恨經驗,蕭逸就能湊齊八百萬仇恨經驗,一旦湊齊八百萬仇恨經驗,蕭逸的實力就能再次提升。

等提升了實力,到時再談給生擒佳瑤的事情。

眼見蕭逸腳下的雲彩只是一閃,就躲過了自己的攻擊,佳瑤美眸一縮,臉上的羞惱更盛。自己都這般出手了,蕭逸竟還躲過了自己的攻擊,也正是未免太減低自己的實力了吧。若是這等事情傳出去,必然會笑死不少人。

一個神橋強者,竟拿不下一個元胎武者,這不是笑人又是什麼。

於是,佳瑤再不留手什麼,全力追擊起來了蕭逸,可是,她全力追擊,竟也還是沒能將蕭逸給抓住,蕭逸腳下的筋斗雲的飛行速度,竟是比之她還要快。

一逃,一追,摩羅山脈雖然很大,如果蕭逸真的要離開這裡,要不了多久,就能離開摩羅山脈,但離開這裡並不是他所要的,所以,他只是讓筋斗雲快速躲閃佳瑤的攻擊,卻沒有離開摩羅山脈,而是帶著佳瑤在摩羅山脈兜起來了圈子。

在兜圈子的過程當中,不停的向著一些凶獸所在地奔行,然後引起佳瑤的攻擊,如此之下,很快就有凶獸被攻擊給波及,然後死在了攻擊當中。

幾萬仇恨經驗!

一個凶獸能夠給蕭逸增加一百仇恨經驗。

一百個就是一萬,所以只需要幾百個凶獸因為蕭逸而死,蕭逸就能獲得幾萬仇恨經驗。

在這樣的追擊下,沒過多久,蕭逸就湊齊了八百萬仇恨經驗。

「系統,給我晉陞元胎後期。」

隨著湊齊了八百萬仇恨經驗,蕭逸第一時間對系統吩咐道。

「那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