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看來,我們得平分獎金了。」穆勒夫笑著對喬巴頓說道。

喬巴頓也笑了笑,這個結果他倒是能接受的。

「夏先生,你可以出手了。」比利時FN公司的高管伊爾麗娃出聲說道。 在伊爾麗娃要求夏雷出手的時候,三家公司的狙擊手和狙擊步槍已經有了最終的結果。其中巴雷特公司的就是憑藉M90狙擊步槍的超凡性能擊中了兩千米距離的標靶,成績是五環。德國HK公司的狙擊手憑藉HK公司的新型狙擊步槍同樣擊中了兩千米距離的標靶,成績也是五環。比利時FN公司的稍微差一些,只擊中了一千五百米距離的標靶。

事實上,巴雷特公司和HK公司的狙擊手也嘗試了更遠距離的標靶,也就是位於兩千五百米距離的標靶,可惜沒能成功。五百米的距離,對於他們和他們的狙擊步槍來說,那已經是一道難以逾越的天塹。至於三千二百米距離的標靶,那更是想都不用想了。不過,他們也不認為夏雷能擊中那種距離的標靶。

夏雷向射擊位置走去,所有的視線也都聚集到了他的身上。各種議論也隨之而來。

「這個華國人居然不是專業的狙擊手,卻敢發出這樣的挑戰,那兩千萬歐元他肯定輸定了。」

「華國人不就這樣嗎,喜歡炫富,不過用兩千萬歐元來出風頭,這也太傻了。」

「這個華國人失敗是肯定的了,不過他也達到了目的,他和他的公司將成為各大媒體的頭條新聞,哈哈,不過他和他的公司會成為笑話。」

「華國還在從我們俄羅斯進口武器,華國的武器能超越西方的軍火巨頭嗎?這簡直就是一個笑話,連我們俄羅斯的武器他們都超不過。」

「他好帥……」

就在一片亂七八糟的議論聲中夏雷站到了射擊位置上,將一支沒有改造過的狙擊步槍放在了能讓狙擊手站立射擊的槍架上,然後準備射擊。

他其實不需要這種輔助射擊的槍架,只是他剛才說了,他不是專業的狙擊手,如果他端著狙擊步槍擊中別人無法擊中的標靶,那就露陷了。

這也是他的一個策略,他把自己說得不堪,是業餘狙擊手,就越能襯托出XL2500的優越性。

「夏先生,麻煩你快點。」喬巴頓催促道:「你已經磨蹭得夠長時間了,這場鬧劇應該結束了。」

德國HK公司的穆勒夫也笑著說道:「夏先生,我已經準備好了接收轉賬的賬戶。」

砰!一聲槍響。

這就是夏雷的回應。

「他擊中了八百米標靶的十環!」那台天文望遠鏡前,一個槍械愛好者驚呼出聲。

這個成績和巴雷特公司和HK公司的成績是一樣的。

穆勒夫和喬巴頓忍不住對視了一眼,兩人的眼神中都帶有著驚訝的意味。原因很簡單,因為就算是八百米距離的標靶,能擊中十環的話,那已經說明夏雷手中的XL2500狙擊步槍是一支非常優秀的狙擊步槍了。

砰!又是一聲槍響。

「哇!」又有人驚呼,「他擊中了一千五百米標靶的十環!」

天台上忽然變得鴉雀無聲了。

喬巴頓、穆勒夫和伊爾麗娃的臉色也變得凝重了起來。

三家軍火巨頭的狙擊手也都莫名緊張了起來。

砰!第三聲槍響。

「我的天啊!」有人驚呼出聲,「他擊中了兩千米標靶的十環!」

這個人的聲音剛落,天台上就炸了鍋。

「這怎麼可能?三家軍火巨頭的狙擊步槍也只是擊中了五環,他卻擊中了十環!」

「這成績已經超過三家軍火巨頭了,我的天啊,華國的狙擊步槍居然都到了這種程度了嗎?簡直不敢相信啊!」

俄羅斯國家電視台的主持人娜塔莉婭更是煽情,「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一個華國公司的狙擊步槍居然擊中了兩千米標靶的十環,將巴雷特公司和HK公司的狙擊步槍超越。現在世界上流行著一種說法,那就是華國已經崛起,對歐美的霸主地位發起挑戰。我現在完全相信這種說法,眼前所發生的事情可以看作是這種說法的一個縮影,一家華國的軍工廠對歐美的三家軍火巨頭髮起挑戰,而且贏得這麼漂亮!不不不,挑戰還沒有結束,讓我們拭目以待……」

砰!第四聲槍響。

夏雷一槍命中了二千五百米距離的標靶,成績仍然是閃亮的十環!

三家軍火巨頭的高管用觀察設備看到結果之後,張大的嘴巴都有些合不攏了。就在夏雷開槍之前,他們還在幻想那一筆兩千萬歐元的獎金,可是現在他們才發現他們根本就拿不到那筆錢,而那筆錢從頭到尾只是一個誘餌!

「我的天啊!」娜塔莉婭激動地吼道:「二千五百米標靶十環!這是一個奇迹,一個狙擊界的記錄誕生了!」

然而,這並不是結束。

夏雷放下了雷馬軍工廠流水線生產的XL2500,換上了他自己改裝的那支XL2500狙擊步槍。

「他要幹什麼?他要射擊那隻三千二百米的標靶嗎?」娜塔莉婭也一臉驚容,「如果他成功的話,我的天啊,恐怕我得宣布全世界最優秀的狙擊步槍是華國雷馬軍工廠所生產的狙擊步槍了!」

砰!一聲悶響,硝煙飄飄。

天台上一片肅靜,等待著有人宣布結果。

最先發出聲音的不是站在那台天文望遠鏡前的槍械愛好者,而是巴雷特公司的狙擊手,「他……他擊中了三千二百米的標靶,八、八環!」

嘩啦!天台上再次炸鍋,掌聲、驚呼聲還有各種議論和讚美的聲音潮水一般湧向了夏雷。

夏雷收起了狙擊步槍,神色輕鬆,面帶笑容,「我已經射擊完了,你們要是不服氣的話,可以再試試。如果你們能擊中最遠的那隻標靶,那兩千萬歐元的獎金我仍然支付給你們。」

喬巴頓和穆勒夫忍不住對視了一眼,都沒說話,臉上也滿是羞愧的神色。他們很清楚他們的狙擊步槍的性能,別說是那隻三千二百米距離的標靶,就算是那隻二千五百米距離的標靶他們都不可能擊中!

雷馬軍工廠的XL2500活生生地甩了巴雷特公司和德國HK公司的狙擊步槍一千二百米的有效射程,僅僅是這份數據,便足以宣布一件事,那就是當今世界最優秀的狙擊步槍已經不是歐美國家所生產的了,而是華國製造!華國雷馬軍工廠一戰崛起,打響名聲!

「那麼,兩位先生,還有伊爾麗娃女士,我是不是可以宣布我贏了?」夏雷顯得很有禮貌,很有風度。

可這份禮貌和風度落在穆勒夫、喬巴頓和伊爾麗娃的眼裡卻猶如一種諷刺。

「你贏了,我得承認這一點。」喬巴頓說道:「不過,我要買你的槍,我要看看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夏雷說道:「你要買我的槍也行,但得經過我們政府的同意。」

「什麼?」喬巴頓頓時皺起了眉頭,「你不賣錢,你來參加什麼展覽?」

夏雷笑了一下,「喬巴頓先生是美國人吧?」

「是又怎麼樣?」喬巴頓一臉的不高興。

夏雷說道:「那我來回答你的問題。國際上每年都有武器展覽,參展的武器都會賣嗎?那我想買你們的猛禽F22戰鬥機,你們賣嗎?還有穆勒夫先生,我想買你們德國的豹2坦克,你們賣嗎?你們封鎖技術在先,我的狙擊步槍也有我們的專業的技術,它也不會對你們開放。」

「我們走。」喬巴頓已經不想跟夏雷說話了。

穆勒夫也招呼他的人離開天台。

三家軍火巨頭,這次挑戰中損失最大的其實就是巴雷特公司,因為他們是被公認了的狙擊步槍界的龍頭老大,在這個領域擁有不可挑戰的權威。可是,一家華國的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卻將巴雷特公司斬落神壇!

三家軍火巨頭的人先後離開了天台,這個時候他們最不願意的就是暴露在媒體的鏡頭之下,這對他們來說簡直是一種恥辱。

「夏先生,你能向我介紹一下你的公司嗎?」娜塔莉婭不會放過採訪夏雷的機會。

夏雷站到鏡頭前,面帶笑容,「當然願意,我們雷馬軍工廠是一家新興的槍械公司,它是我們華國製造業的一個進步的體現……」

侃侃而談,從容大度,鏡頭下的夏雷有著一種讓人覺得很舒服的氣質和風範。

唐語嫣看著夏雷,她並沒有發覺,她的眼神有點兒呆。

凌浩出現在了唐語嫣的身後,出聲說道:「這傢伙,確實很聰明啊。」

唐語嫣移目看了凌浩一眼,說道:「你去什麼地方了?剛才我們忙得夠嗆,想找你幫忙,卻找不到人。」

「我去調查夏雷前天去了什麼地方。」凌浩說。

唐語嫣頓時皺起了眉頭,「你知道?」

凌浩說道:「這很奇怪嗎?」

「你查到了什麼?」唐語嫣試探地道。

凌浩搖了搖頭,「什麼都沒查到,所以,我說夏雷實在太聰明了。」

「你究竟是朋友還是對手?」

「這很重要嗎?」

唐語嫣直直地看著凌浩,「告訴我。」

凌浩淡淡地道:「當然是朋友,至少,現在是朋友。」

唐語嫣的心裡暗暗鬆了一口氣,「那你為什麼暗自調查他?」

凌浩說道:「我對他實在太好奇了,你不覺得他讓人捉摸不透嗎?」

「有時候是的,不過,我相信他。他是一個好人,從我認識他開始,他沒有做過一件對不起國家的事,相反的,他對我們國家的貢獻非常大。眼前就是一個例子,你能指望國字型大小的漢武兵器公司做到他所做到的嗎?」

凌浩的嘴角浮出了一絲笑意,「正因為這些,我才是他的朋友,不是對手。不過,即便是朋友,我也要了解他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朋友。你不也很想了解他嗎?」

唐語嫣不再說話,她的視線回到了夏雷的身上。就在這時,俄羅斯國家電視台的女主持人娜塔莉婭忽然吻了夏雷的臉頰。

唐語嫣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嘴裡也多了一個小小的聲音,「騷貨。」 歐美軍火三巨頭折戟在華國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小小軍工廠手下,這件事猶如風暴一般席捲全球。夏雷的名字也出現在了各大門戶網站上,雅虎、谷歌、網易、新浪……

在搜索引擎的上,搜索「夏雷」這個關鍵詞的搜索排行也像是坐著火箭一般往上升。

而這些,還只是一個開頭。隨著各大媒體的深挖,夏雷註定要成為這段時間裡的全球熱門人物。不為別的,因為他用蠻力扭轉了外界對「華國製造」的偏見。還有一點,他很帥。

夜幕降下,莫斯科城燈火璀璨,是一道獨特的東歐景緻。不過,夜晚的街道上並沒有多少行人和車輛,看上去比較冷清。這似乎與俄羅斯當前的糟糕的經濟狀況有關,老百姓沒有多餘的錢來消費。

「乾杯。」一家高檔餐廳里,俄羅斯國家電視台的女主持娜塔莉婭向夏雷舉杯,身著紅色的晚禮服,低胸露肩,V字形深溝分外誘人,她的臉上也帶著嫵媚的笑容,「為了你的勝利。」

夏雷笑了笑,舉杯輕輕一碰,然後喝掉了杯中的紅酒。

娜塔莉婭跟著就拿起一瓶拉菲,繼續給夏雷倒酒。

夏雷笑道:「娜塔莉婭小姐,你想灌醉我嗎?」

娜塔莉婭俏媚地睇了夏雷一眼,聲音也軟綿綿的,彷彿在蜂蜜里浸泡過一樣,「夏先生,你是什麼意思呢?你是男人,你還怕喝醉嗎?就算你喝醉了,難道你還擔心我把你怎麼樣嗎?」

這似乎是一種暗示,而且有些露骨。

在夏雷的記憶里,他的老同學池靜秋大概也是這種又騷又媚的女人,可池靜秋比起眼前這個娜塔莉婭來簡直是一個在地上,一個在天上,檔次差了十萬八千里。被娜塔莉婭這麼一挑逗,他的左眼就像是一個壞小子一樣,很粗暴地撲向了對方的胸部,撕開了那層高檔面料,與那兩座雪白的山峰親密接觸。

「有點黑啊……」夏雷的心裡一聲嘆息,那種感覺就像是看到了一塊美玉中的瑕疵一樣,覺得美中不足,覺得可惜。

「夏先生,你為什麼不說話呢?」娜塔莉婭直勾勾地看著夏雷。

夏雷這才收回視線,乾咳了一聲,「嗯,感謝你採訪我,說實話,你的採訪提高了我們公司的關注度。」

「那你怎麼感謝我呢?」

夏雷笑道:「這頓算我的,另外……」他從衣兜里取出了一隻信封,輕輕地放到了娜塔莉婭的面前,「小小意思,請收下。」

他之所以會坐在這裡跟娜塔莉婭吃晚餐,那是因為在挑戰軍火三巨頭之後娜塔莉婭又專門給他做了一個專訪,專訪的地點便是俄羅斯國家電視塔的演播室。這樣一份大禮,他怎麼也得表示表示,所以他在來這家高檔餐廳之前便準備好了兩萬歐元,裝在了信封里。

娜塔莉婭順手將信封放進了她的手袋裡,然後脫掉了高跟鞋,慢慢地伸到了夏雷的腳上。

夏雷的身子頓時僵了一下,他以為只是娜塔莉婭的腳不小心伸了過來,卻沒想到娜塔莉婭的腳順著他的小腿往上爬。

「娜塔莉婭小姐,你……」夏雷頓時緊張了起來,「娜塔莉婭小姐,你想幹什麼?」

娜塔莉婭微微翹起了小嘴,「你真會裝,我看你能裝多久。」

夏雷本來可以起身走人的,可想到對方剛剛送了他一份大禮,而且以後還有用得著人家的時候,所以他就猶豫了,不想貿然得罪她。可是,放任她胡來的話,憑她的技巧,他恐怕忍受不了多久的時間。一時間,他表面上一本正經,可真實的情況卻是如坐針氈。

「夏先生,這家餐廳的後面有一家酒店,那裡的房間很不錯,我有些醉了,不如送我去休息吧。」娜塔莉婭主動發出邀請了。

夏雷硬著頭皮道:「這個……」

卻就在這時,唐語嫣從餐廳門口走了進來,打眼一瞧便腳步生風地走了過來。

看見唐語嫣,娜塔莉婭趕緊將腳收了回來。

夏雷頓時鬆了一口氣,趕緊招呼唐語嫣,「語嫣,你還沒吃吧,一起吃。」

唐語嫣瞪了夏雷一眼,沒好氣地道:「都這個時候了你還顧著吃,我們的孩子發燒了,趕緊跟我去醫院。」

她用的是英語,故意要讓娜塔莉婭聽懂。

「啊?」夏雷手中的叉子都掉在了桌上。

什麼時候,他和唐語嫣都有孩子了?

娜塔莉婭也一臉驚容地看著唐語嫣,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娜塔莉婭小姐,不好意思,我老公不能陪你了。」唐語嫣一本正經地道。

「沒事沒事,孩子要緊。」娜塔莉婭說道:「要不,我和你們一起去看看吧。」

「不用不用。」唐語嫣一口拒絕,「我們自己能行。」

夏雷起身,曼聯歉意,「娜塔莉婭小姐,不好意思,我先走一步。」

「嗯,再見。」娜塔莉婭說著客套話,心裡卻鬱悶得要死,為什麼一個個好男人都結婚結得這麼早?

走出餐廳,夏雷腿間的尷尬情況才消失,他笑著說道:「語嫣,我們什麼時候連孩子都生了?你就算想幫我脫困,也用不著這麼狠吧?」

「你以為我想這樣說嗎?美得你。」唐語嫣白了夏雷一眼,「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這句話你應該聽說過吧。這個娜塔莉婭先給做專訪,又勾引你上床,她的動機可不簡單。俄羅斯的女間諜很厲害的,你稍不注意就會上套。」

夏雷訝然地道:「她是間諜嗎?」

唐語嫣說道:「就算不是間諜,也有俄羅斯某個大人物的授意。凌浩跟我說的,在娜塔莉婭給你做專訪之前,她與俄羅斯軍方的某個大人物接觸過。出於安全起見,你得避開她。」

「她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你現在可是我們的國寶,釋老總給我打了電話,滿口稱讚你,說你為國爭光了,上面很高興。這不,他又給我下了命令,無論如何都要保護好你。他還特意提醒我,要盯緊你,千萬別被俄羅斯女人把你拐跑了。他說,你要找老婆,必須找我們華國自家的女人,肥水不流外人田。」

夏雷,「……」

釋伯仁大概是因為高興而喝醉了,下了這樣一個命令,而唐語嫣則不打折地執行了這個命令,所以才有了剛才的一幕,當著娜塔莉婭的面說她和他的孩子發燒了,用這種方式來驅趕想勾引夏雷上床的娜塔莉婭。

是這樣的情況嗎?

夏雷不清楚,但他的腦袋卻已經是暈暈的了。

同一時間,韓國,美軍鎮海海軍基地。

一間會議室里,一台液晶顯示器正播放著一個畫面,在那個畫面里,夏雷持槍而立,瞄準開槍,然後天台上一片驚呼。

這是夏雷開槍擊中三千二百米標靶的畫面,它在這個會議室里已經被播放了十幾遍了。

一個身材魁偉的黑人男子按了一下手中的遙控器,液晶顯示器上的畫面最終定格在了夏雷的臉上。靜止畫面中的夏雷臉色平靜,讓人捉摸不透他那個時刻里的心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