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發生了什麼?」楚雲疑惑看向水月凌。

「唉,別提了,都怪那頭『荒』獸。我剛將他拿到外頭,還沒扔呢。誰想,突然間從四周湧出來數百頭『荒』獸!」

「那可是整整數百頭啊,我嚇得趕緊將手裡的『荒』獸扔走。你們猜,最後發生了什麼?」

「什麼?」

戈秋貼上前,一臉好奇。

「那足足百頭荒獸,在見到我扔出去的『荒』獸后,就彷彿發瘋一樣,瘋狂上前將其吞食!」

水月凌神色誇張說道。

縱觀整個太古,他也從來沒有聽說過,『荒』獸還會自相殘殺。

哪怕是族群中有『荒』獸死亡,它們也只會選擇將其埋葬,絕不會像今天這樣。

「或許因為它挨過天劫吧。」楚雲微微笑道,在他心中,如今也越來越斷定,先前那頭『荒』獸肯定是被某位太古大能做過手腳。

「唉,就算是它挨過天劫,他的族群也不至於這樣吧。剛剛要不是我機靈,扔完『荒』獸后便立馬施展八卦術躲了起來,恐怕那些『荒』獸就會發現我們這處洞府了。」

水月凌說完,楚雲則遲疑了片刻,最終搖了搖頭,開口問道,「水月兄,你可知道,太古時期,『荒』獸為何要隱居在大陸各地?難道真的只是因為他們吞食人族修士的緣故?」

楚雲露出深思的表情。

太古初期,人族可是所有族群中最為弱小的種族,唯有依附在大族旗下,才能得以延續生存。

可那個時候,『荒』獸就應該已經是眾多族群中的大族了,沒理由在人族大帝出世前,就隱匿在大陸各地。

這其中,一定還有其他隱秘。

「這個…唉,說實話,這些我也僅僅是從水月族的古籍中看過一二,具體也記不清楚。不過『荒』獸在太古末期,之所以沒有再吞食人類,是真的和古帝有關,這點,毋庸置疑!」


「哦?那這麼說,之前他們隱匿在大陸各地,還是有其他原因了。」楚雲深沉道。

「不錯。這件事說來,似乎和『荒』獸的族群有關。」水月凌緩緩開口。

「『荒』獸一族,傳承在天地初開,在太古之時,我們水月一族先祖,曾用無上占卜術,譜算大陸格局,得到過這樣一個消息。」

「荒者,天地初開所誕生的古老族群。信封天地,更是有傳聞,在千萬荒者中,有朝一日,會誕生出引領他們走向未來的首領——『荒』神。」

「『荒』神?那是什麼?」

楚雲故作吃驚開口。可實際心裡,早因為水月凌的一襲話而掀起了軒然大波。

「這個…我也不好說,水月一族的古籍中並沒有詳細記載過。畢竟荒者在太古,那可並非是大族,不像是風雪獸那樣的巔峰族群。」

水月凌撓了撓頭,乾笑道。

而這時,一旁昏迷的小炎也清醒過來,身軀搖晃的從原地爬了起來。

「恩?頭好暈啊。」小炎喃喃說著,不過當他看到遠處的楚雲時,臉色卻是『唰』的一變,驚叫道,「主…主人?你,你不是已經死了么!」

「死了?瞎說什麼,你什麼時候看到我死的。」楚雲臉色微變,質問道。

「就…就在剛剛,在一個漆黑無邊的空間中,主人你被無數金色劍光穿心而死!」


「瞎說什麼,主人明明是被無數金雷劈死的。」若兒爬在楚雲胸口處,辯解道。

「金色劍光?金色雷霆?」

戈秋和水月凌在一旁喃喃一聲,沒有多言。

而此刻的楚雲,目光中則露出了深深的震撼。

若兒和小炎所說的畫面,竟跟他在先前昏迷的黑暗空間中,見到被無數雷霆囚禁的神秘男子場景一模一樣。

「劍光穿心,紫色雷霆…」

「對了,若兒,小炎,你們可是看到,在那黑暗的空間中,還有無數幽紫色的火焰花朵?」

隨著楚雲話音剛落。

便看到,若兒和小炎相視一樣,同時點頭。

… 「幽紫色火焰?那又是什麼?」

戈秋和水月凌疑惑看向楚雲,不明白後者為什麼會這麼問。

「沒什麼。」楚雲搖了搖,把一切都憋在心中。

他不想讓戈秋和水月凌知道,自己在漆黑世界中所看到的一切,也是不想對方受到牽連。

「行了,今後的一年,你們就在此地好好休息吧。」

「我觀戈秋兄如今的實力快要達到九重天巔峰了,就在此安心突破吧。」

楚雲說完,閉雙眼,腦海中極盡全力,回想他在漆黑汪洋世界中,所看到的場景。

「好,就依楚兄所眼,今後的一年,我們就在此安心靜修。等一年後,勢必要在南域,掀起一翻風雨。」

戈秋長笑一聲,說罷,盤膝坐在楚雲身旁,靜心參悟,爭取早日突破到先天九重天巔峰!

……

悠悠歲月,時間如梭。

轉眼,楚雲三人在大荒澤,已經度過了一年之久。

在這一年中,大家也都過的十分平靜。除了偶爾戈秋會和水月凌吵鬧幾句,很多時候,他們相處的都十分和睦。

就連若兒,此刻,也開始漸漸適應小炎追逐在它身後的身影。

這一天。

石洞之中,一道道濃郁的靈氣波動,從戈秋身上傳來。

無數肉眼可見的靈光,徘徊在他身體四周。

「要突破了么?」


楚雲從蒲團上站了起來,看向一旁的戈秋,目光露出一抹柔和。

他早在三個月前,就告訴水月凌二人自己身體已經痊癒。

儘管對方在聽到這個消息后,神色震驚。可他也懶得解釋,只將這一切的源頭,都說成煉體修士的自愈能力。

「戈秋兄要突破了?」水月凌感受到,石洞內的靈氣波動。緩緩起身,目光停留在被靈光覆蓋的戈秋身上。

「不錯,他對道的感悟已經很深了,在近一步,便是化靈!」楚雲笑道。

南域萬千修士中,先天九重天的修士雖多,可九重天巔峰修士卻少的可憐。


這也是當初,為什麼血公子等人,憑藉九重天巔峰的身份,就能鎮守暮雪城的緣故。

戈秋這一次能突破。

也多虧了他跟在楚雲身旁,遭遇了不少危機,道心漸漸穩固。否則單憑他自行修鍊,什麼時候能達到如今的境界,還難說。

嘩——

靈光流轉,盤旋,最後化作了一縷縷精純的靈氣重歸戈秋體內。而他的丹田中,此刻的光點也開始化作霧氣。

這正是修士化靈的重要過度!

「成了!」戈秋睜開眼,目光中帶著強烈的自信。

他一直擔憂,因為自己實力低微而拖累楚雲。可是如今,當他突破到九重天巔峰后,這一念頭也漸漸淡去。

「恭喜,戈秋兄!」

「恭喜,恭喜。」

楚雲和水月凌同時上前笑道。或許對楚雲而言,戈秋的突破無關緊要,可在水月凌看來,這可是一件喜事。

今後闖蕩南域,身旁的人自然實力越高越好。

「既然突破了,就動身離開吧。這一年過去,也不知道南域大陸,可是翻天了。」楚雲微微笑道,眉宇之間,露出一抹輕鬆。

總算是可以呼吸新鮮的空氣了。

「離開?」戈秋雙眼一亮,連點頭。如今他實力突破到九重天巔峰,也是時候大展手腳了。

「嗚嗚,人家還不想走。」

一旁,爬在玄冰劍上的若兒聽自家主人說要離開,不舍的搖頭。它好不容易才跟楚雲等人生活在一起,還不想這麼快,就回到漆黑陰暗的儲物袋內。

「若兒,你放心,等離開山洞,我也不會讓你在回到儲物袋裡。」楚雲看著若兒,楚楚可憐的樣子,安慰說道。

開玩笑,如今的他,實力縱觀整個南域,也不會有人是他的對手,還用得著繼續畏畏縮縮?

直接強勢出手,將分散在南域大陸的所有聖物收集一空。

這才是,楚雲心中的打算!

「不用回儲物袋了?真的!」小炎一聽,連開心道。

「不錯,至於你,就先跟隨在戈秋兄身邊吧。」楚雲點了點頭。

「楚兄,這不合適吧?這可是你的靈寶。」戈秋一聽,楚雲要將炎龍槍給他,連開口道,以表婉拒。

「無礙,我有玄冰劍在手。至於水月兄,他有水月一族的寶物,唯有你身上沒有合適的道兵,收下吧。」楚雲笑著搖頭。

說話間,已經將炎龍槍放在戈秋手中。

至於在炎龍槍上的小炎,此刻則是痴迷看向一旁的若兒,面犯桃花。

「這個小傢伙。」戈秋看著炎龍槍上的戈秋,微微搖頭。

他們都知道小炎對若兒的意思,可它們畢竟只是器靈,自己等人也不好出面。

「走吧。」水月凌深吸口氣,面露微笑。

時隔一年,他也將更多的心思都投入到占卜術法中,自信今後的南域大陸,絕不會讓大家,在遇到任何危機。

「好!」

三人點頭,紛紛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石洞之中。

轟~轟~

塌陷聲隨著楚雲三人的離去,從石洞上方傳來,漸漸將這一處偌大的洞府埋葬。

直到將這一切做完以後,水月凌才長嘆一聲,「行了,這樣就不會有人,發現我們的藏身之地了。」

「行了,神棍,還是趕緊幫我們算算,古帝之血到底在什麼地方吧。」

戈秋握著炎龍槍,上前一步,說道。

那樣子,就如同一尊下屆的魔王,不可睥睨。

「德性。」水月凌冷哼一聲,迅速從懷中,將龜甲和錢幣取去,向上一拋。

「天玄聚靈,六爻卦象!」

嗡嗡——

光紗流轉,星空圖現,在眾人頭頂呈現一幅美輪美奐的『星辰』之景。

而隨著水月凌雙手抬起,無數微亮的『星辰』中,一顆『星辰』突然變得光芒耀眼。

「在那。」

水月指向星圖,而後深邃的看了一眼,自己腳下的荒土,露出凝重的神色,「怎麼會這般遠。」

「怎麼了?水月兄,可是推算出來了?」楚雲在一旁問道。

「推算是推算出來不,只不過,那位置離我們還有一段路程。」

「不就是一段路程?哼,分分鐘就抵達了。」戈秋輕蔑的看了水月凌一眼。

「你…」水月凌聞言,就欲發作,卻見楚雲一臉期待,只好繼續道,「大荒澤,方圓千萬里,就算比起青州,也要大上十倍。」

「如今我們身在大荒澤中心,而那聖物卻在大荒澤邊緣地帶,就算我們全力趕路,也要

一個月多才能趕往那裡。」

水月凌說完,楚雲倒是沒有多大反應,倒是一旁的戈秋,神色略顯無奈,「那就快點走吧,還等什麼?」

戈秋說完,一旁的楚雲突然皺眉,道:「不好,有人來了。」

「有人?莫非是之前進入到此的數萬名南域修士?」

水月凌渾身打了個寒顫,他實力沒有達到化靈境,自然不可能有楚雲這樣的靈識。


「不錯,上上下下,少說也有七萬人…」楚雲笑了笑。

要是以往,這麼多的修士足夠用人海戰術堆死他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