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當時我發現了幾點奇怪的事情,一,我們追擊的這個神秘人身手很好,甚至可以趕得上特種兵的級別,因為我從小接受過訓練,身手也算不錯的,但是除了速度比神秘人快上了些許以外,身手方面卻落後了他太多太多,所以才導致抓捕失敗。」

「第二,就是神秘人為何要頻頻出現在警方的視野內,他作為一名在逃的嫌犯,而且也分到了巨額財富,按理說安安穩穩隱姓埋名過完一生才是最正確的選擇,又為何頻頻的出現在警方的視野內挑釁警方呢?」

「所以我當時推斷,他應該是想暗示警方什麼,或者是利用警方做什麼,而如今須明亮一案出現,就證實了我當初的推斷,常正浩可能早就感受到了危機,在故意把警方引過來,因為他需要用警方的搜查來限制住想殺他的那個人,但沒想到最後還是被兇手得手了。」

「第三,我在追蹤那名黑影的時候,首先黑影的體征和身手都和最初追捕的那個人非常相似,在確定跟蹤的是同一人後我便偷偷的跟了過去,雖然中途跟丟了一段路程,不過還好最後發現了那個山洞。」

「當我讓我的朋友在外面等我時,我自己便獨自潛了進去,可沒走一會兒就聽見身後傳來巨響,當我轉身跑回去的時候發現我那個朋友已經不見了。」

「首先,排除了黑影是故意引我過去之後設計將我捉拿,因為只要他不想出來,我們當時的情況根本就找不到他,其次,按著那條路線行進的方向只有往山洞裡或者山頂上的方向走,最後,山洞是他藏財寶的地方,引我過去未免太過於冒險,萬一我提前報了警怎麼辦?」

「所以我認為黑影的確是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被我跟蹤發現了這個山洞,但我的朋友在外面出了意外,就可以判斷出第二個神秘人出現了。」

「首先神秘人一定跟黑影不是一起行動的,否則我們一定能有所察覺,畢竟我們是隔著挺遠的距離開始的追蹤,其次神秘人並沒有選擇對我和我的朋友下手,如果神秘人是殺害了常正浩的兇手,沒必要放過我們,不僅沒對我們下殺手反而還給我們留了一條出路。」

「再加上洞口的財寶並沒有被轉移,按道理來說就算神秘人不想加害我們,他也可以先把財寶轉移,之後在放我們出去,因為當時我們已經被他的迷煙迷暈過了一次,醒來的時候就發現了常正浩的屍體。」

「所以綜上所述,我推斷這一起案件是仇殺,理由很明顯,放過了我和我的朋友,刻意為我們留出路,無視了巨額財寶,與黑影並不是同時行動。」

「之後就是須明亮一案了,在沒有證據之前,不能認定兩起案件為同一名兇手所犯,所以要做的就是找案件的共同點,我去查了一下常正浩和須明亮兩個人的案底,發現兩人並沒有案底,甚至連打架鬥毆等事情都沒有做過,而且他們身邊的親人對他們也是大肆誇讚,說這兩個人非常的熱心。」

「那麼為何常正浩會被仇殺呢?這就聯想到了錦繡珠寶一案,他和須明亮等人犯下了這起案件,害死了不少的人,自然就會有了報仇的理由,所以常正浩最後沒有倖免,那麼解決掉常正浩之後呢?難道報仇計劃就要停止了么?」

「很顯然,如果兇手是奔著錦繡珠寶一案來的,那麼僅僅幹掉一個常正浩肯定不能滿足他的復仇計劃,一個不留才是兇手最終的目的,所以引發了須明亮一案,我是通過這種聯想才將兩案的兇手並聯到一起進行的調查。」

洛川發言完畢后,台下響起了一片熱烈的掌聲,每個人都心服口服的看向了這名少年,眼中掩蓋不住讚許之意的流露。

「厲害,這就是你這兩天的調查結果?」王悅由衷的感嘆道。

「嗯。」洛川點了點頭。

「邏輯縝密,環環相扣,你將來就是當警察的料!」湯景龍猛地一拍大腿說道。

「以上就是我的分析,所以我可能不會太過於著重去調查因為財務糾紛所犯案的路線,我還是認為仇殺的可能性更高,這樣對兇手的偏激行為也有了合理的解釋。」洛川說道。

「現在我也認為兇手是仇殺了,你講的確實有道理,因為能將常正浩和須明亮兩人聯繫到一起的案件也就是錦繡珠寶劫案了。」王悅皺緊了眉頭。

「你說的也有可能,我這邊人手不夠,自然沒法同時調查多種可能性,所以關於經濟糾紛的方向還要靠你偵查了。」

「那是自然,肯定是要繼續追查下去的。」王悅點了點頭說道。

「還有就是那名口罩男,他在案中肯定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能夠早一天將他抓捕歸案,對咱們案情的分析會產生很大的幫助。」

「已經對各個路口開展了嚴密監控,這混蛋敢出來,我們就馬上逮住他!」湯景龍咬著牙說道。

「我的見解就這些了。」洛川看了一眼王悅,之後王悅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

「大家還有沒有什麼需要討論交流的,如果沒有的話就回去好好休息休息,估計明天的任務還要更重,聽說上面又派了一個專案組過來調查此案,領頭的是省公安廳的局長,看來上頭這次是動真格的了,咱們一定要頂住壓力迅速破案,還社會還人民一個交代!」王悅神色一凜,看向了台下眾人說道。

「定不負眾望!」眾人全都高聲附和了起來,氣氛瞬間被調動了起來。

「還有其他的事情嗎,沒有的話我宣布,散會!」王悅說完,便走下了講台,其他人也都陸陸續續的拿好自己所帶的文件離開了會議室,不到片刻的功夫,會議室里只剩下了王悅、洛川和沈聽雨三人。

「你接下來有什麼安排?」王悅看向了洛川問道。

「明天的話我想再去調查一下錦繡珠寶劫案,現在其他的兩個案件都是圍繞著這個案子發生的,只要探清了錦繡珠寶劫案的根源,才能抓住問題的核心點。」洛川想了想說道。

「嗯,有道理,我也是這麼想的,在翻錦繡珠寶劫案的資料,不過當初接手這個案子的時候就沒有什麼發現,現在再翻出來估計難度會更高。」王悅無奈的嘆了口氣。

「慢慢來,查案不就是這樣嗎,有可能查了一個月什麼都沒查到,就在下個月的第一天就發現了關鍵證據的。」洛川一笑說道。

「切,我當然知道,還用你教我呀,我只是比較心煩罷了。」王悅一撇嘴說道。

「行行行,我錯了,不和你閑扯了,我先回去了。」洛川白了王悅一眼,之後朝著王悅揮了揮手,便帶著沈聽雨離開了會議室。

王悅的目光閃過一絲複雜,不過轉瞬即逝,之後自嘲的笑了笑,鎖好會議室的門后便離開了。

「餓了么?餓了去吃飯吧。」離開會議室后,洛川和沈聽雨回到房間里將剛才會議的記錄和案件資料放在了抽屜里,之後洛川看向了沈聽雨問道。

「餓,很餓,非常餓。」沈聽雨一臉委屈的撅起了小嘴,之後揉了揉自己的小肚子。

「那去吃飯吧。」洛川一笑,之後鎖好抽屜后便回到了門口。

「終於可以吃飯去咯!」沈聽雨開心的說道。

「想吃什麼?」

「隨便,什麼都行,不過你今晚可不許在熬夜了,好不好。」

「行,昨晚我其實也只是整理了一下資料而已,沒想到一整理就是一晚上。」

「那也不行,身體重要,不然你這樣會垮的。」

「沒事的啊,我自己之前最多三個晚上沒睡覺,也沒見影響什麼狀態。」洛川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那也不行,身子是自己的,不能總這樣,你現在是年輕才有資本,等你以後老了怎麼辦!」沈聽雨一臉嚴肅的說道。

「好吧好吧,今晚早點休息,好了吧。」

「以後也要早睡。」

「行行行,以後也早睡。」

「這還差不多……」 這司馬玉龍算是自己飛升上界之後交手的第一個天才人物。

這一戰的勝負對羅征沒有影響,而且在夢幻空間中死亡也沒有什麼大礙,但是對羅征的判斷卻有一個關鍵的指導作用。

面對這司馬玉龍的第三劍,羅征自然十分認真。

「呼呼呼……」

在這望不到邊的夢幻空間之中,驟然出現數百道劇烈的狂風,圍繞著羅征紛紛擾擾的盤旋起來。

緊接著那些無形的狂風開始劇烈的壓縮起來,在羅征的正前方形成了一道極強的螺旋風團,而在這風團之中則鍍上了一層金色的光輝!

「金系法則……」羅征的眉毛微微一跳,「兩種法則之力完美的融合么?」

隨著那風團不斷地融合之下,司馬玉龍的身影再度出現,他已經不需要隱匿自己的身形了。

剛剛羅征輕鬆撥開自己的第二劍,讓司馬玉龍十分意外。

不過這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他並沒有將羅征當一位普通的飛升者來看待,雖然他不屑於聯盟十三宮的眼光,但他相信十三宮的眼力也不會差到這種地步,這羅征終究是應該有些門道的。

只是他對羅征的評價,也僅僅只限於「有些門道」而已,這種層面的對手不足以讓他出盡全力,第三劍,羅征擋不下來。

當那風團與金色的光輝融合到極致之後,司馬玉龍便是將自己的這玉劍刺入風團之中。

這玉劍雖然是從三品的神器,但終究乃是用玉製成,質地極軟,這番刺入之後,頓時就被那壓縮到極致的風團給絞成粉末!

不過玉劍被絞碎之後,司馬玉龍卻是手握劍柄,對著羅征微微一笑,「我想,我們應該在夢幻空間之外談話了……」

當夢幻空間里的肉身被擊殺之後,羅征的倒影就會消失,言下之意便是羅征一定會「死」在這一劍之下。

「嗖!」

不等羅征回應,司馬玉龍將劍柄輕輕一提,那風團的形狀驟然發生了變化,從一個圓球變成了他玉劍的「劍身」,隨後司馬玉龍伸出兩指朝著那「劍身」輕輕一指,另一隻手則用力揮舞。

「呼……」

一道閃爍著金光的風刃,直奔羅征而來!

「金色風刃!」

看到這一幕,羅征的臉色驟然一變。

這種金色風刃羅征可是見過的!在暴亂星海的中心部位,便是存在著大量的金色風刃,而且這些金色風刃似乎還有「靈智」。

金色風刃便是比黑色風刃,以及雙色風刃都厲害無數倍,即使羅征利用「力量轉移」也不敢靠近那些金色風刃……

按照羅征的判斷,金色風刃之中蘊藏的風系法則之力恐怕達到他難以想象的階段!

「不對!」

轉念之間,羅征隨即否認的自己的判斷,這金色風刃只是外形類似而已,這一劍中蘊藏的威勢,應該遠遠不如暴亂星海上的金色風刃。

這司馬玉龍固然是十品聖地中的第一天才。

但是天位一族裡的人物,哪一個又不是天才呢?

那時候天位一族的幾位神極境武者,面對黑色風刃的時候尚且都十分苦手,更別說雙色風刃和金色風刃了……

司馬玉龍不可能擁有這麼恐怖的實力,這根本不符合常理。

想到這裡,羅征心中的壓力驟然散去,體內的混沌之氣更是瘋狂涌動起來!

羅征在仙府之中也將其他數種本源法則補完,他對各種法則的親和度基本都是最高,參悟起來並不困難,此行進入上界之前羅征自然會做好萬全的準備。

隨著羅征手中的長劍輕輕一揮之下,自劍身之上驟然也出現了一道風刃,依附在長劍表面,那青色的風刃圍繞著長劍瘋狂的轉動,他竟然也是要以風系法則來對抗司馬玉龍的這一劍。

看到羅征展露出來的風系法則,司馬玉龍目光的深處閃爍出一絲不屑之色。

他是主修風系法則的武者,而金系法則是次修,所修鍊的功法也正好能夠與風系法則相契合,看到羅征竟然施展出風系法則,自然是有些班門弄斧的嫌疑了。

關鍵是看羅征這樣子,他似乎只是純粹的施展風系法則,而且也只有三層而已,這種程度的力量又如何能夠擋住自己這一劍?

我高估你了,司馬玉龍在心中淡淡的說道。

至於龍虎殿中,萬靈武堂的武者們一個個也是樂了。

「班門弄斧!自取其辱!」

「哈哈哈,這小子是個飛升者,能夠修鍊到三層風系法則已經是不錯啦!」

「就讓他絕望的抵抗一次吧,一會兒等他從夢幻空間里出來,咱們再羞辱他!」

萬靈武堂外的武者們,一個個也是哄堂大笑。

隨著外面趕回來的人越來越多,即便是龐大的龍虎殿也顯得擁擠起來,里三層,外三層,恐怕已經有了六七千人之多,其他沒有趕來的武者,便是實在趕不回來,也可能是閉一個很重要的關,無法出關。

而這些武者們不知道的是,這一刻就連他們靈武聖地的聖主和一眾長老們,也默默注視著夢幻空間中發生的一切。

不過和這些武者們的反應不一樣,那聖主與其他長老們臉上也流露出疑惑不解之色。

「龔長老,你怎麼看?」聖主注視著夢幻空間中羅征凝結出來的風刃問道。

一旁的龔長老也是靈武聖地中的元老之一,他則是滿臉慎重的說道:「奇怪,奇怪……這小子運轉的的確是風系法則,而且只有三層而已,遠遠不如玉龍!可是為何我卻感覺這風刃完全不同於一般的風刃?」

聖主點點頭,「我還以為就我有這一個錯覺呢,羅征並沒有施展什麼秘術功法,只是純粹的以真元凝結法則之力,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以聖主和這些長老的嗅覺之靈敏,當羅征凝結風刃的瞬間,便已經看出了異常。

只是他們看不出這異常到底是從何而來!

僅僅只有三層的風系法則先撇開不談,法則的層數是一個關鍵,但是修鍊的功法好壞,也能決定這風刃的威力。

問題是,他們看不出羅征釋放了什麼招式,充其量只是劍法之上頗為精妙詭異……

然而,這也是聖主與那些長老們的定式思維,導致他們看不出其中的端倪。

因為他們不知道羅征根本就沒有動用真元,他們更加不知道這寰宇之中,竟然還有人能夠利用混沌之氣……

羅征的確沒有運用其他的功法,因為他體內運轉的混沌之氣,就是一種功法,一種他們聞所未聞的功法。

武者以吸納天地元氣,轉化為自體使用的真元,就是藉助天地造化納為己用,而再利用規則使用真元,爆發出真元最大的力量。

而混沌,乃是更加純粹的東西,那是整個世界的本原,從一草一木,到天地山河,皆由混沌所化,由此爆發出來的法則之力,與真元不可同日而語……

羅征為了修鍊《混沌秘術》所受之痛楚乃是常人無法想象的,但是日後獲得的回報,也是他無法想象的。

司馬玉龍的這一劍聲勢浩大,這般席捲過來彷彿能夠將一整塊大陸給吹翻,若不是在這夢幻空間之中施展,恐怕整個萬靈武堂都會被這一劍毀於一旦。

相比之下,羅征的這一劍則顯得弱小許多,這一劍揮舞出去,便是一道劍光之中凝結著一道青色的風刃。

三層風系法則凝結出來的風刃,遠遠不夠看,那龍虎殿中的諸多弟子們臉上帶著嘲弄之意,接下來的一幕,應該是這一道青色風刃直接被玉龍師兄的那一劍給吞掉,順帶將羅征這小子也給吞掉,將他的身體撕成碎末,他們已經迫切的想看到羅征離開夢幻空間后,那臉上頹敗的表情了。 夢幻空間之中,羅征與司馬玉龍都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一大一小兩道風刃,便是在這一刻撞在了一起。

無論是威勢,還是大小,這兩道風刃都完全不成比例,司馬玉龍施展的那一道夾雜著金鐵之威,犀利異常,似乎能夠將世間萬物都絞殺成碎末。

而羅征的這一道風刃,看起來只是一道普普通通的風刃,其中只是附帶著羅征的少許劍光而已。

所以在旁人看來,就如同一隻獅子撲向一隻毫無抵抗之力的白兔而已,可以說是毫無懸念可言。

然而,就在這兩道風刃碰撞在一起的瞬間,整個夢幻空間之中便是響起了一陣讓人牙酸的尖銳的聲音。

那邊是風刃與風刃之間相互絞殺,發出來的聲音!

「滋滋滋滋……」

就在這時候,羅征那青色的風刃中蘊藏的力量,驟然爆發出來。

那青色的風刃彷彿就像是隱藏了獠牙的猛獸,在與金色風刃碰撞的瞬間,便是展露了自己兇悍的一面。

僅僅只是頃刻之間,金色風刃竟然就完全潰敗,被羅征的金色風刃吞沒的乾乾淨淨,與此同時勢頭不減,竟然還朝著司馬玉龍倒卷而去!

「嘩啦……」

看到這一幕之後,龍虎殿中萬靈武堂的那些武者們沉默了一會兒后,頓時嘩然一片。

「這,這,這是……」@^^$

「沒有這樣的道理,玉龍師兄的四層風系法則,怎麼會敗給區區三層的風系法則!」

「不光是如此,玉龍師兄修鍊的功法也極為特殊,而且玉龍師兄的金系法則也領悟到了四層了,這兩兩相交之下,威力可是翻了幾番!」

嘩然之中,這些武者一個個也是長大了嘴巴,有些武者更是用力擦拭一下自己的雙眼,彷彿自己看錯了一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