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當不得什麼大名,葉不歸,區區一屆鍊氣弟子罷了。」

所來到的一眾弟子,唯獨沒見妙音閣的人來,洛飛又不好直接問,於是旁敲側擊道:「我看道友神采奕奕,談吐不凡,想必也是出自名門吧?」

葉不歸擺擺手道:「哪裡是什麼名門,宗門的榮耀是宗門的,我不過一個尋常弟子罷了。」

葉不歸也實在不想報出宗門名號,否則定會惹出一些麻煩,反正人已經到齊了,如果洛家想找妙音閣的人,也是能夠輕易查出他的身份的。

這個時候洛恆已經商量完畢,將眾人聚集在一起,自然少不了一番場面話,一些無營養的感謝讚美之言。

很快的洛家的車隊從城中陸續出來,大概有十輛左右,每輛車被三匹健壯的駿馬拉著,車身被帆布蓋住看不清裡面的東西,同時出來的還有洛家幾十個家丁,身材健壯,各自佩刀整齊劃一,訓練有素,放在凡人界也是一隊不可多得的精兵。 此行的目的地蕭城,封號城池中的一座,也是存在了數萬年之久的古老城池,一路上要經過十數座小城,一千多里地,接近十天的路程,說起來也不是太遠。

算上洛恆,洛飛,和另一名洛家修仙者在內的十三名修仙者浩浩蕩蕩的出發,這等陣仗也是頗為不弱了。

況且請來的十名修仙者都是分屬不同宗門的弟子,一般勢力的馬賊根本不敢亂動,雖然是流竄馬賊,但同時惹上近十個宗門,怒火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真是惹上十個宗門的聯合清剿,就算天大的背景也救不了。

從一座城到另一座城間隔的土地大多是樹林或者山峰,村落都在少數,原本沿著官道的附近還是有幾個村落的,後來悍匪橫行,三兩天光臨一次,什麼村落也架不住這樣的搶掠,後來都遷移走了。

一路上的矮峰雖然不時有人探頭探腦,偶爾耍些小把戲試探虛實,卻沒有一個不開眼的傢伙真敢動手搶奪的。

幾乎是太太平平的經過了第一座城池,中途出現點小插曲,都沒用葉不歸等人動手,那些個凡人家丁便輕易打發了。

洛恆與那兩名鍊氣圓滿的弟子並肩而行,打頭陣,其他的人十個人則是壓在中間位置談天說地,通過談話葉不歸也認識了幾個聊得來的朋友。

“小心些,有人窺視我們。”葉不歸突然說道。

幾人聞言緊張了一下,各自放出神識探查,如大網一般覆蓋而下,在他們的聯合探查下附近幾百米距離的事物都無所遁形,然而卻是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幾人相互對視一眼,旋即一道道疑惑的目光落到葉不歸的身上。

“葉道友,此行雖然有些危險,但我們十多個人在一起了也足以應付了,你未免有些緊張過頭了吧!”落霞宗的白雲姍以為葉不歸在戲弄他們,微怒道。

半日以來,跟葉不歸聊的最開心的也就是萬獸門的張錚,他趕忙打圓場道:”這附近的深山中不乏一些兇猛靈獸,惹出一些躁動也是常事。”

葉不歸併不說話,雙眼緊盯著前面的山道,別人感覺不到,但他感覺的出剛剛有一道極為隱蔽的神識一掃而過,按他估計那道神識至少也達到了鍛神八層的境界。

他能夠以鍛神六層的神識發現,全靠的是自悟近三年的清心鎮魔咒,神識的凝練程度遠超常人。

當然,對方如果不是探查他他根本發現不了,至於其他人雖然鍊氣境界修為高,鍛神和煉體境界卻並不一定強到哪裡去,畢竟除了鍊氣境界外的另外兩重基礎境界修鍊起來十分緩慢,一些耐心差,資質低的修到煉神二三層便踏出鍊氣境界也是正常。

火爆毒妃:君少,萌寶一送一 顯然在場的眾人鍛神方面的造詣都沒有那種特別高的。

路邊樹色陰陰的,乍看像一團煙霧,樹梢上隱隱約約的是遠山,沒有一點生氣,陰森森的。

當車隊沿著官道進入黑壓壓的森林中的時候,葉不歸小心翼翼的探出神識警惕四周,樹木叢生,灌木都趕上半人高,他覺得要是有埋伏的話,這裡絕對是最好的位置。

沙沙……

樹葉被一陣清風帶起,一切莫名的祥和,葉不歸覺得有些異常,幾乎是下意識的閃到一旁。

來了!

葉不歸瞳孔一縮,踏著馬車邊緣凌空躍起,下落的時候雙手徒然變掌,對著地面狠拍下去。

噗!

跟著便是一聲悶響,只見平整的地面上幻出一道人影,踉蹌的倒飛出去。

這些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其他人連反應都沒有機會,地面上猛的竄出數道人影,將馬車掀翻,襲向各大弟子。

原本安然坐在馬車上的幾人並無防備,跟著馬車一起掀翻,他們都非常人,自然不可能直接被甩到地上,只是半空中調整身形,落在地上。

就是趁著這個空擋,那幾道身影幾乎是同時出手,有人反應過來,有人卻是連身體都沒控制好。

幾聲慘叫傳出,有幾名反應慢實力低上一些的弟子沒躲過去,出其不意的偷襲下自然受了不輕的傷。

剩下的幾人趕緊聚攏到一起,與那幾道人影對立而視。

“該死的,怎麼會是土遁符,難道他們不知道土遁符的珍貴么?”白雲姍恨恨道。

土遁符,能讓人短時間內遁入泥土幾米內穿行,幾乎是無視泥土的阻力,如正常奔跑一般,絕對是逃跑和埋伏的利器,只是時間一到或是被人強行打出來那就另當別論了。

試想一下,憑空從眼前消失,在泥土中穿行,如果不是對手修為太高,根本是無法發現的,因此土遁符的珍貴不難想象。

而今為了埋伏區區一個洛家商隊便付出了這樣的代價,值不值得,足以讓人深思了。

葉不歸掃了一眼翻倒的馬車,那些頭戰馬早已被突然的衝擊力或是折斷了韁繩,或是壓在車下。

但是馬車上看似隨意蓋著散布卻沒有一個脫落的,如果他所料不差,這裡面的東西也不可能是尋常礦石。

“葉道友,你發什麼楞!趕緊過來!”張錚趕緊叫道。

葉不歸只是念頭一閃而過,幾步跳躍間到了宗門弟子一方。

戰機稍縱即逝,一旦錯過就沒法翻身,偷襲也不光是針對葉不歸他們幾個,走在前面的洛恆三個鍊氣圓滿也同時遭遇同等級對手的偷襲,只是他們反應的快,及時躲了過去。

“洛飛弟弟只有鍊氣六層,參戰也幫不上什麼忙,你去會同侍衛們守在馬車周圍戒備。”

“對面有七個人,都是鍊氣九層,而我們剛剛被偷襲,除了重傷在地的兩人,剛巧也是七個,一對一的話我有絕對的勝算,只是需要些時間。”

“葉道友修為稍低,你去迎戰,不求斬殺,儘力拖延住對方就好,否則我們怕是要敗了。”白雲姍這樣吩咐道。

“好!”

眾人不在猶豫,挑好了各自奔向對手。

剛一入手,白雲姍心底猛然一沉,對手的攻勢竟然要比她想象中的還要猛烈很多,給她的感覺就是完完全全的棘手,這等人物放在宗門裡也是不弱的了。

“該死,這等修為怎麼會去當馬賊。”白雲姍自持天賦不弱,沒想到今天遇到的卻不比他弱多少。

張錚的對手更是強大,壓制的他只有苦苦抵擋,卻無還手之力,他餘光一掃戰場,其他人的狀況基本也是如此,只好心底暗自祈禱葉不歸多抵擋一會,堅持到那三名鍊氣圓滿的修士回來,否則戰鬥便是全線崩潰。 葉不歸的對手是一個布衣中年人,手持長刀。

「小子,如果你剛剛沒有過來,第一時間逃命去我還拿你沒轍了,現在,哼哼,你一點機會也沒有。」

「我倒是好奇你區區一個鍊氣八層,竟然能出手重傷鍊氣九層,你憑的是什麼?」布衣中年人說道。

葉不歸一方沒有注意到,布衣中年人卻是看的清楚,剛剛的葉不歸卻是真真正正的傷了他們一名鍊氣九層的修士。

不管是有意無意,都足以讓他正視起來。

葉不歸當然不可能把實力告訴他,只是淡淡一笑撲了上去。

中年男人冷笑:「讓我看看你的自信與實力到底符不符合。」

中年男人的刀法霸烈,每次長刀揮動都會帶起一層疾風,處處狠辣無比,逼得葉不歸只有躲避一途。

「原來也不過是個花把勢,身法上有些造詣罷了。」

想到這裡,那中年男人愈發振奮,出刀一次比一次快,每一刀都是奔著葉不歸的要害處去的。

「我看你能撐到幾時!」

遠處的白雲姍對戰的敵人也不簡單,在她身形後退間,偷眼觀瞧了下戰場局勢,心底里暗暗嘆氣,這才剛打上幾招,葉不歸就已經完全的落入敗勢,估計用不了半柱香的時間葉不歸徹底敗退,原本還以為他能多拖延一些時間的……

葉不歸卻是沒有顧及其他人那麼多想法,有一招沒一招的應付著,雖然形式不容樂觀,卻是沒有敗陣的意思,突然之間面色大變,主動硬撼了一下刀背,借著反衝之力向後躲避,見沒什麼事情發生才再次放出一些神識關注著戰場。

不知什麼時候,從樹林中竄出近百名尋常馬賊,與那些個侍衛廝殺在一起,當然他關注的並不是因為這些,剛剛可是有一道恐怖的神識從他頭頂掃過,他知道當時未到森林之前,那一道強大的神識的主人還沒有出現。

能有這種鍛神修為的傢伙,不是基礎境界中的佼佼者,便是更高境界的老妖怪,至少暫時的他還不是對手。

槍打出頭鳥,刀砍地頭蛇,這時候不宜過度張揚,這種修為的強者,並不是他能對付的。

咦?馬車怎麼少了一輛?

葉不歸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原先的十輛馬車,只剩下了九輛。

「該死的小子,比兔子跑的還快!」那中年男人一直在持刀攻擊,每次都被葉不歸勉強躲過,越是急躁就越打不到,氣的他直欲發狂。

如果讓他知道,此時的葉不歸還留有餘力觀察戰場,不知道他會作何感想。

嚯!

一聲振聾發聵的尖嘯徒然響徹戰場,不是別人,正是身在遠處的洛恆,爆發出驚人的威勢,一鼓作氣,與他對戰的馬賊被他當場力劈。

「他竟然是開源境的強者,想不到小小一個洛家竟然有如此強者。」葉不歸心底暗暗震驚。

「終於是出現了,我可是等你好久了。」洛恆冷哼道。

洛恆的對面,一名金髮男子淡笑道:「本來不想出手的,我手下斬的從來都是些大宗門的妖孽天才,只是沒想到區區一個洛家竟然有開源境修為的族人。」

洛恆很是不屑,他清楚的感覺到對面的雖然氣勢上不亞於他,卻是實實在在的鍊氣境,嗤笑道:「閣下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專斬大宗門的弟子,不如來試試打不打得過開源境。」

金髮男子嘆氣道:「沒錯啊,所以勉強被人稱為天才劊子手。」

洛恆聽聞臉色大變,只覺著頭皮發麻,震驚道:「什麼?你是天才劊子手蒲衣?!」

「沒錯,如果敢被這樣稱呼的應該就我一個,那應該就是我了。」金髮男子依舊笑著,只是那笑容的溫度讓人覺得冰冷。

葉不歸也聽到了這聲驚叫,腦中回憶起關於蒲衣的信息,雖然他潛修三年,卻是不止一次聽過師姐們提起這個人,這個人是個散修,無門無派,兩年前成名,就已經達到鍊氣圓滿,斬殺各大宗門鍊氣境天驕十數名,若非他不願,隨時可以突破到開源境。

而且死在其手中的開源境也不在少數,是個極度危險的人物。

「蒲衣出手,你們將沒有一點機會。」

「給我斬!斷崖式!」

中年男人手中長刀如同猛虎奔襲一般霸道劈下,他本身走的就是霸烈路線,一鼓作氣,氣勢佔優方能快速制敵,可是氣勢一旦鬆懈,連本身的七八層力道也使不出來。

此時葉不歸的一直躲閃已讓他心生煩躁,長刀的速度落在葉不歸眼裡也變得緩慢下來。

要速戰速決了。

以這蒲衣的危險程度,恐怕洛恆也擋不住他多久,想取勝必然要眾人合力才行,葉不歸這樣想到,同時不再躲閃,從正面開始進攻。

隨著那蒲衣的現身,葉不歸心中少了很多顧忌,不再留手,躲避長刀的空擋,堅硬的拳頭如同雨點一般落下,攻守之勢瞬間互換。

「你竟然還隱藏著修為!」那中年男人震驚了一下,竭力反擊。

鏗鏘!

葉不歸的舉拳硬撼長刀,每一拳下去都讓長刀落勢偏上幾分,用刀格擋下來的還好說,擋不下落在中年男人身上的卻是實打實的傷害,每一次受傷都是骨斷筋折。

該死,這小子煉體境界為什麼這麼高,這樣下去沒等結束我都給他砸成肉泥了!

中年男人有心逃跑,葉不歸的拳頭卻如跗骨之蛆一樣把他牢牢黏住。

中年男人把心一橫,虛晃一招,迅速急退,同時將手伸進懷中,加速符,雖然珍貴,此刻也顧不了許多了!

加速符被捏碎的一剎那,中年男人的速度激增,一瞬間奔出十幾米,原地還留著一道若有若無的殘影。

用出去加速符,中年男人的速度可不是一加一疊加那麼簡單,而是成倍的激增,葉不歸剛追出幾步便從他的眼前徹底消失掉。

望著剛剛戰鬥的地方,葉不歸嘆了口氣,雖然加速符只對鍊氣境界的修士有用,又有單一方向的限制,但卻是實打實的不二保命法門。

葉不歸鬱悶無比,他出自妙音閣都沒有這些符篆,先是土遁符,再是加速符,現在的馬賊都這麼富裕了么?

葉不歸知道現在不是發愣的時候,洛恆在那金髮蒲衣手下已經是險象環生,在不過去支援恐怕洛恆撐不了多久。 「這,怎麼會這麼強!明明他也沒有突破到開源境!」

葉不歸這一股生力軍的加入並沒有帶來什麼優勢,反而是二人的聯手依舊處於下風,要知道葉不歸基礎篤實,尋常的鍊氣九層都不是對手。

或許這才是真正的天驕吧!

所謂天才,便是同境界無敵,幾乎難逢對手的一類。

而什麼樣才能稱為天驕,便是跨界對戰也不打慫,甚至有些妖孽,便是跨界都能斬殺高境界的存在,眼前的蒲衣便是這一類人。

天驕能夠越階殺敵,憑的是什麼?

無非強橫的體質,遠超常人的天資,強大的秘術,珍貴的寶物,這些都是缺一不可。

三大基礎境界,是最考驗天賦的境界,鍊氣圓滿可達開源,乃至更高的境界,而煉體,鍛神兩個境界卻是沒有限制的,這兩個境界修鍊起來極為緩慢,很多天賦低耐心差的大多選擇先突破鍊氣修為以後慢慢修行煉體,鍛神境界的,畢竟一個人鍊氣時候是無法那麼多精力在修這兩個境界的。

這也是造就那些妖孽的極大一部分原因,鍊氣境界的時候其他兩個境界的修為同樣很高。

葉不歸畢竟曾經是純陽體質,有希望恢復過來的,至於天賦,這點同樣自信不比別人差,他決定走天驕路,雖然這樣會在基礎境界上浪費很多時間,不過既然修行,不圓滿怎麼行?

在這一瞬間,葉不歸定下了自己的路。

只不過葉不歸現在修行時間也不是很長,而蒲衣卻是修行很久的天驕人物,葉不歸自然不是對手,二人的聯手也未能給蒲衣造成多少壓力,佔據了絕對優勢的他也不著急。

「該死,這種天驕人物根本不是我能抗衡的。」洛恆陰沉著臉,從戰鬥開始,蒲衣連武技都沒有使出,一切都顯得遊刃有餘,要不了多久就會敗下陣來。

「嗯?有意思,竟然有人敢在我眼皮底下偷東西。」蒲衣輕笑一聲,向前邁步,竟是直接捨棄了洛恆葉不歸二人,閑庭信步般來到馬車附近。

葉不歸很是無奈,人家的實力完全碾壓他們,光是那步伐就讓人望塵莫及。

除了葉不歸二人外大部分人都忙於交戰,侍衛忙著拼殺,就連洛飛那等修為也與那名被葉不歸重傷馬賊糾纏到一起,加上挪動馬車會造成不小的動靜,自然沒有人把注意力放在車隊上。

拼殺雖然激烈,但一時之間還沒有人敗退下來,只不過是洛家一方修仙者佔了劣勢罷了,那開源境的馬賊頭領與洛恆戰在一起也不佔什麼優勢,顯然那馬賊頭領也根本沒料到洛家一方中竟然隱藏了這樣的強者。

像是與葉不歸戰鬥的中年男人臨陣脫逃的還是少數,大部分人都在竭力拚殺,而在所有人都在用命搏殺的時候,車隊附近有了那麼一些異動。

那是一個瘦小的身影,大概一米左右,形似侏儒,修為不高,身形卻是詭異莫測,趁著所有人都沒注意嗖的一下從馬車底下翻上去,動作嫻熟敏捷,一點聲音也沒有發出,幾乎是滑上馬車趴在上面。

一陣清風吹過,那瘦小身影的衣服顏色竟然跟著馬車上的散布顏色變化,匍匐在上面一點破綻也沒有。

而後從馬車底部拋出一條鐵爪掛在車沿,捆縛幾圈,緊跟著馬車便消失在視野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