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璇兒撐不住了。」

「冰髓靈母已經得到,但想要離開這裡,那頭雪獄獸定不會善罷甘休,怕是會追上不死不休。」葉飛低喃一聲,此時眼中閃過一道寒芒。 雪獄獸之強,絕不是一般的武道中人能與之抗衡,一旦將此獸引出這片冰山盆地,後果怕是不敢設想。

如今葉飛唯一的選擇,便是在此地結界這頭雪獄獸。

「只能搏一把了,我主修雷霆真經,武道根基極為穩固,應該可以勉強承受冰髓的之力。」葉飛腦中思索,隨即眼中露出果斷之色。

他的掌中靈光一閃,將冰髓靈母收入了儲物戒指之內,掌心處只留下一瓶。

此時葉飛能夠感應到,璇兒身上的氣息,正在不斷的減弱,但它的身軀依舊纏繞著雪獄獸。

此刻不可再有遲疑,掀開瓶口之後,葉飛全身靈力涌動,直接將瓶中的冰髓吞入了腹中。

「吼吼!」雪獄獸的嘶吼,此時再度傳來,恐怖的寒意襲卷天地。

冰洞之外,玄蛇雙瞳內的幽光,明顯變得暗淡了許多,纏繞雪獄獸的長尾,開始慢慢鬆弛,她已然是撐到了極限。

雪獄獸趁此機會,身軀猛然扭轉,竟是直接掙脫出來。

在掙脫了玄蛇的束縛之後,它並沒有繼續攻擊,而是陡然轉身,化作一道寒芒向著冰山的方向破開而去。

冰山半山腰,此時的冰洞之內,葉飛在服下冰髓后,整個人被瞬間凍成了冰雕,身上的氣息幾盡散,無法感應到半點靈力波動。

「好冷,我這在哪裡?」葉飛睜開雙眼,四周一片黑暗。

他此刻身處一處詭異的空間之內,體內的靈力盡散,濃郁的冰寒之氣,不斷地襲卷著他的身軀,讓其身形止不住地有些顫抖。

黑暗中,葉飛想要前行,卻是無法挪動步伐,他能夠感覺到自己身上的生機,正是慢慢消散,一股死亡的威脅,頓時襲卷心神。

寒意越濃,葉飛的眼中,逐漸露出迷茫之色,他似乎忘了自己此刻的處境。

空間內,黑暗無邊無際,又彷彿極為窄小,他被困在這裡,等待著死亡的降臨。

「醒…醒,璇兒餓了。」黑暗空間之內,此刻忽然響起了一道聲音,葉飛原本迷茫的雙眼,此刻閃過一絲清明之色。

「璇兒……」

「玄蛇,我吞了冰髓,此刻應該身處冰洞之內。」葉飛眼中爆出靈光,此時忽然站起身來,他眼中的迷茫退散,被一片堅定替代。

玄蛇為他擋住雪獄獸,此時已經奄奄一息,他不能被困在這裡。

「冰神之力,給葉某破。」葉飛目光一凝,忽然大喝一聲,他的身形四周,一陣陣寒芒湧現,體內消散的靈力瞬間恢復。

儘管不知此地是何處,但葉飛已然記起了方才發生的事情,吞下冰髓之後,他只需遠轉冰神功法,將其寒冰之力煉化,就能夠凝聚寒之極。

黑暗中,葉飛身形踏空而起,此時雙目微閉,體內的冰神傳承隨即運轉開來。

無盡的寒冰之力,向著四面八方橫掃,濃郁的黑暗被慢慢驅散,一道道耀眼的冰凌,開始慢慢慢充斥整片空間。

崑崙雪域,那處盆地深處,此時雪獄獸,已然沖入了冰山之內。

「吼吼!」一聲低吼震天,使得整個冰山都為之一顫。

雪獄獸沖入了半山腰的冰洞之內,一個閃身之下,便是進入了冰洞深處,而葉飛被凍成的冰雕同時落入了它的雙瞳之中。

此時的雪獄獸,在看到冰髓靈母消失,又轉眼望向葉飛,瞬間勃然大怒,雙瞳內凶芒盡顯。

只聞一聲嘶吼,此獸一個起跳,隨即張開血盆大口,欲要將葉飛連人帶冰雕,全部一口直接吞入腹中。

「咔,咔咔……」就在這時,前方的冰雕上,忽然傳來兩聲清脆的響動。

只見那冰雕之上,一道視線可見的裂痕出現,內部的葉飛同時睜開雙眼,他的眼中精光內斂,身上的氣息瞬間暴起。

「轟隆!」一陣悶響傳來,冰雕應聲碎裂。

「畜生,你敢吞葉某!」葉飛大喝一聲,同時抬起手臂,體內的力量爆發到極致,巫頌的巫體之力,同時赫然遠轉。

待前方雪獄獸臨近,葉飛隨即猛然轟出一拳。

這一人一獸,在冰洞的深處,此刻猛然撞擊在了一起,在這股力量之下,冰山似乎有些無法承受,猛然一顫之下,一道道裂痕呈現。

一拳過後,葉飛身形後退數步,前方的雪獄獸也是被震退數丈不止。

在力量之上,似乎不分上下,葉飛在穩住身形之後,沒有與眼前的凶獸過多的糾纏,他體內的靈力涌動,瞬移之術施展。

下一瞬,冰山之外,葉飛的身形矗立在了半空之中。

「璇兒。」葉飛面色微變,露出不忍之色,此時落下身形,矗立在了雪地之上。

在他的身旁,上古玄蛇巨大而悠長的身軀,此時已經縮小了數倍不止,身軀上三角黑鱗布滿了冰凌,鱗片之下視線可見,被冰凍凝固的鮮血。

葉飛見此情景,全身靈力涌動,抬手之下指尖凝聚出一道寒光。

「收……」一聲輕喝,葉飛的手指觸碰到了玄蛇。

雪地之下,玄蛇的身軀一震,鱗片之上的冰凌,此刻以視線可見的速度收縮,向著葉飛的手臂之上蜂擁而去,玄蛇身上的氣息,隨之慢慢開始恢復。

「你先回去,接下來交給我便可。」葉飛傳出一道靈識,此刻他的眉心處,同時爆出一陣幽光。

「嗯。」璇兒輕嗯一聲,算是回應。

緊接著它的身軀,整個被幽光籠罩,一陣收縮之下,化作一道幽芒,瞬間鑽入了葉飛的眉心之中。

葉飛本想直接掏出一瓶冰髓,讓玄蛇吞噬煉化,但如今顯然不是時候,玄蛇此刻的狀態,根本怕是無法抵禦冰髓的寒意。

如從同時,前方的冰山內,一道暴風寒芒衝出,雪獄獸隨之趕來。

「吼吼!」兩聲震耳的低吼著,此刻響徹天地。

這一刻雪獄獸的怒火,已然是達到了一個極致,他頭頂的銀色觸角,爆發出陣陣寒芒,身形再次變得巨大無比起來。

一股恐怖的威壓之勢,瞬間襲卷天空。

雪域盆地外,此時的凌余霜,一直盤坐在盆地邊緣,她的耳邊也是忽然傳一聲低吼,讓其陡然睜開雙眸,眼中露出驚駭之色。

「他,他應該會沒事的。」凌余霜此時臉上露出擔憂之色,那焦慮的目光,望向前方的暴風雪深處。

……

雪域盆地深處,此時的葉飛踏空而立,抬頭望向前的巨獸,他的眼中露出了殺意。

「傷了璇兒,葉某要你的性命。」葉飛低語一聲,聲音很是平淡,但卻是都這讓人無法形容的冷漠之意。

他周身寒芒閃動,身上的氣息,再次上升了幾分,在吞服了冰髓之後,此刻的葉飛,已然踏入了元嬰中期巔峰之列。

而他的戰力,可謂是暴漲。

「寒冰之力么。」

「葉某就用這股力量,了解了你這頭畜生。」葉飛目光一凝,在他的身後,隨著寒意的不斷湧現,一道無形的冰凌披風若隱若現,此刻隨風而動。

「冰界。」一聲低語,四周的空氣都隨之一凝。

冰神的傳承,本就是寒冰之極,在吞噬了冰髓之後,如今這股力量葉飛已然接近大成,儘管還不太穩固,但已經可以是施展界脈之力。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只見半空之中,無數冰凌迅速凝聚,收縮翻滾之下,一個光滑的冰凌鏡面,此刻忽然在半空之中成型。

葉飛眼中精光一閃,掌中迅速掐訣,抬手向著前一點而去。

這一點之下,天空之中的冰境,開始瘋狂的伸延,隨之向著下方封鎖而來,以四方之勢擴散,凝聚成了一個方塊的空心冰界。

「冰封一界。」葉飛低喝一聲,掌中的符文印記,點向前方的雪獄巨獸。

霎時間,半空之中,冰界之力迅速收縮,在這片空間之內,無數的冰凌憑空而現,瞬間將前方的巨獸豐收在,同時開始擠壓凝聚。

「吼!」 穿書後大佬都寵我 雪獄獸再度發出低吼,想要掙脫出來,卻是發現有些無能為力。

同屬性的力量,任何一方只要稍強一些,便能夠將對方完全壓制,葉飛的冰界之力,其內的寒意已然超越了雪獄獸身上釋放的力量。

這一戰,剛剛開始,此刻便是已然結束。

在冰界的壓縮之下,雪獄獸的身軀開始縮小,最終慢慢被凍成了一座冰雕,此獸身上的寒氣,同時幾乎盡數消散。

半空之中,葉飛身上的氣息平息,隨即緩緩落下身來,站在了前方寒潭的邊緣。

「我如今寒冰之力大成,可無懼此潭的寒液。」葉飛低語一聲,目光掃向潭地。

只是片刻的遲疑,他的身形閃動,一頭扎進了寒潭之內,僅僅幾息之間,一座冰雕被葉飛從潭底拖出,他也是同時衝出了潭面。

抬手之下,將冰雕輕輕放置在了雪地之上,葉飛望向冰道內的白雨,他的眼中閃過一道微光。

「給我碎。」沒有過多的遲疑,葉飛隨即抬手一指。

一道寒芒劃過,冰雕上已然出現了裂痕,下一刻裂痕喲如蜘蛛網一般蔓延,最終整個冰道轟然碎裂,白雨仙子同時倒在了雪地之上。 雪域盆地,葉飛此時身形閃動,站到了白雨的身旁。

將眼前之人輕輕扶起,他隨即抬手一指點向其眉心,一道靈力閃過,查探了一下白雨體內的情況后,同時將其喚醒。

「你……葉飛。」白雨輕輕睜開雙眸,眼中露出驚訝之色。

她之前與雪獄獸有過一戰,不敵之下被冰封在了潭地,此刻儘管脫困但傷勢不輕。

葉飛看了眼前之人一眼,隨即此地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只見他掌中靈光閃動之下,一瓶冰髓同時出現在了掌中。

「雪獄獸被我封印,你進入此地,想必也是為了此寶。」葉飛望向白雨,淡笑著開口說道。

雪地之上,白雨定了定心神,方才她就已經注意到了被封印的雪獄獸,心中本就震撼不已,此刻又看了看葉飛手中的白玉瓶后,面色不禁微變。

「冰髓。」白雨雙眸閃動,輕聲低喃一句。

絕品女王之驚宮 崑崙雪域之人,修鍊的功法,均是偏向寒屬性,這等至寶對於她來說,可謂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只是片刻的遲疑,白雨仙子隨即收回目光,她的臉上逐漸露出了嚴肅之色。

「葉飛,我已經沒事了,你儘快離開崑崙吧。」

「冰髓的價值不用問多說,掌教一旦出關,又或者被門內長老知曉你擁有冰髓,哪怕你戰力再強,今天怕是也走出不崑崙。」白雨此時深深地看了葉飛一眼,顯得有些語重心長。

葉飛微微一笑,並沒有收起手中的玉瓶,一番沉吟之後,他將玉瓶直接扔給了眼前之人。

「此寶,葉某今日所得不止一瓶,這一瓶就送你了。」葉飛臉上的笑容不變,低聲開口說道。

他在說完之後,隨即身形很快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白雨一人,她的神情一時間有些發愣,足足過去半刻之後,她這才慢慢回過神來。

此時葉飛的身影,早已經消失不見。

白雨目光微閃,連忙將冰髓收入了儲物戒指之內,有了此寶她有十足的信心,在半年之內,能夠踏入通神境。

「謝,謝謝……」白雨平復了一下心情之後,抬頭望向漫天的飛雪,她的臉上泛起了一絲動人的微笑。

……

葉飛在離開雪域盆地后,一個瞬移之下,便是出現在了崑崙大陣的邊緣,他並不想在此地過多的停留,如今之際還需儘快回到江東。

崑崙雪域的上古陣法不俗,他無法直接瞬移穿過。

大陣邊緣,葉飛目光一凝,嘴角泛起一絲淡笑,周身氣息凝聚之下,一絲冰寒之氣,從他的只見併發而出,抬手這一指點想前方。

「咯吱。」

「轟隆……」前方的大陣屏障,被冰封了一小節,隨即很快碎裂開來,使得整個大陣為之一顫。

霎時間,崑崙雪域之內,數道元嬰後期的氣息,此刻衝天而起,磅礴的靈識同時向著大陣邊緣掃來。

只是此時葉飛的身影,早已經消失無蹤。

崑崙山脈內,葉飛一路踏空而行,速度可謂是極快,他的周身幽光閃動,巫頌的淬體之源,此刻遠轉開來,踏空的速度不輸瞬移。

「回到江東之後,我需要閉關一段時間。」葉飛低喃一聲,僅僅幾息之間,他便是已然衝出了崑崙山脈。

這一次吞下冰髓,儘管將這股力量強行壓下煉化,但此刻葉飛體內的靈力,著實有些混亂,急需尋一處秘地穩固一下。

「葉家主,你可曾將我崑崙放在眼中。」後方不遠處,此時忽然傳來一道聲音。

緊接著,四周的空氣隨之一凝,恐怖的威壓之力,將崑崙山脈邊緣的的上空封鎖。

葉飛身形一頓,停下腳步之後,他同時轉頭望向後方。

「夢緣么。」葉飛淡笑一聲,目光已然鎖定了來者。

此時隨著聲音落下,一位身穿青白鑲嵌長裙,長發盤在腦後,眉心隱約有著寒芒的女子,此刻正踏空而來,很快站在了葉飛的面前。

這女子眼眸中威勢見顯,周身透著一股無言之勢,正是崑崙雪域這一任掌教夢緣仙子無疑。

契婚:腹黑老公要復婚 「夢掌教,別來無恙。」葉飛神情不變,掃了前方之人一眼后低聲道。

天宮寶庫開啟在即,這個關鍵時候,他不想在於崑崙有過多的糾纏,否則按照葉飛性子,單是當初圍殺之局,那水一舟便是此女的寫照。

夢緣面色冷艷,此時身上的氣勢不斷攀升,靈識同時鎖定了葉飛。

「這裡是崑崙,沒有我的允許,你走不了。」夢緣眼中寒芒閃動,盯著前方之人冷聲開口道。

葉飛聞言,體內的靈力同時凝聚,氣氛可謂是瞬間降到了冰點。

「葉某想走,憑你攔不住。」

「別說此刻的你只是一道化身,就算是真身前來,又有何懼之有。」葉飛低喝一聲,周身的氣勢衝天而去,可謂是毫不示弱。

前方的半空之中,夢緣仙子面色微變,此時忍不住深深地看了前方的葉飛一眼,她的眼中明顯閃過一絲驚訝。

「你居然能看透我的化身?」夢緣仙子並未貿然出手,同時忍不住輕聲道。

她的硬實力,可是遠遠超出了眼前之人許多,在雙方沒有動手的情況,哪怕是與夢緣同等級的強者,也不可能輕易看穿她的身形。

而眼前之人一眼看出,頓時讓夢緣心中有些沒底。

「夢緣,你我的恩怨,等天宮之事結束之後,葉某定會親自上門要個交代。」

「現在,你可還想與葉某一戰。」葉飛目光一凝,此時聲音明顯變得低沉了許多。

在吞服了冰髓之後,葉飛對於寒冰之力掌握,絲毫不遜色與崑崙之人,他能夠明顯地察覺到此刻的夢緣身上氣息不穩,瞬間就斷定眼前的不是夢緣真身。

「哼,崑崙聖地,豈能這般輕易放你離去,接我一式神通,葉家主要是能能夠抗下,此事大可掀過。」夢緣聲音冰冷,盯著前方之人低語道。

只見她在說完之後,身上的氣息再度暴漲,玉手輕抬之下一道道符文印訣迅速凝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