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玉卿……」柯明德輕呼一聲,伸手虛抓,索玉卿如同沒有聽到,轉個彎,不見了蹤影。

只留下內心複雜的柯明德。

推開門,屋子裡已經收拾妥帖,只是沾染鮮血的床單,已經消失不見。

還有被打落的五顆牙齒,被索玉卿撿起帶走。

柯明德坐在床上,不知在想什麼,托兒打個哈欠,悠然入睡。

它可是看了一晚好戲。

第二天一早,有丫鬟送來一條床單,並非他用過的那條。

柯明德抽了個空,找到菱香,催眠她,問出了事情的原委。

對這主僕二人惡感頓生,一路以來的情分,煙消雲散。

這幾天,索玉卿一切行為照舊,只是視柯明德若無物,一句話也不曾說過。

柯明德只好專心修鍊,儘快熟悉真氣境的修為。

如果把內氣比做清水,真氣就是水銀。

在體內運轉,增強體質,潛移默化。

放出體外,能擊十步之外,傷人於無形,增加應敵手段。

真氣強者對氣海武者,是全方位壓倒性的壓制,打出一道真氣,費盡心思,都難以清除。

不是所有人都像柯明德一樣。

「魔種啊,魔種,我是不是要感謝你呢……」

柯明德喃喃自語。

他已經知曉,那一夜,魔種發揮了不小的作用。

閉上眼,在腦海中使出「驚蟄」,最後一縷魔種被祛除。

如去塊壘,整個心靈都活潑許多。

趁著這個感覺,進入冥想,精神力瘋狂增長,直長了一年的修為。

大婚之日。

柯明德四處張望,沒有找到索玉卿的身影,她與女眷們在一起。

「玉卿啊,我就要走了,你連最後一面都不願見我嗎。」

喜宴結束,索六爺來找他,給他準備了乾糧、地圖還有一匹長毛矮馬,最耐嚴寒。

「行走天地間,豈能困於兒女私情?」套好韁繩,他最後回頭望了一眼。

「是葉公子嗎?有人要見你。」

正當他要上馬,忽然有個丫鬟前來傳話。

柯明德一下子激動起來。

他認得她,索玉卿的貼身侍女,為他送過床單。

穿過一重重庭院,終於又見到了索玉卿,依舊是恬淡冷清的表情,仙子一般的容顏。

失憶嬌妻:傲嬌總裁吃定你 千言萬語湧上心頭,哪怕他每天都能通過掃描見到她。

「玉卿……」

「你可知我曾祖父是誰?我的師父是誰?」

索玉卿問道。

不等柯明德回答,她繼續說:

「我曾祖索重陽,出身農戶,家中貧困,年近三十,沒有討到媳婦,直到他誤食紫蓋靈芝,一夜先天,從此步入江湖,與武林名宿共同創建正氣盟,闖蕩出一番事業。」

「然則他畢竟荒廢了三十年,雖然成為人仙,再無一絲潛力,不得飛升上界。」

「直到我嶄露武學天賦,他把一生希望寄托在我身上,請雪山派凌雪仙子收我為徒。」

「你可曉得,我身兼兩位人仙祖師的期許,早已身許武道,你我之間,是半點緣分也無。」

「哪怕我願意,你也過不了人仙祖師那一關。」

她最後嘆了一口氣:「更何況,十二年後,我就要離開此界,天人兩隔,再不能回返。」

「什麼!」柯明德被一連串秘聞驚得頭昏腦脹。

「你十二年後就要飛升?」

「並非飛升,而是離開這片囚籠。」

「你不知道?」索玉卿臉上有些疑惑,還是為他解答。

「千年以前,一條白龍從天而降,緊隨其後,是一柄玉尺,壓在龍頸上,化為一座高山,就是天柱山。」

「傳聞中,白龍觸怒天帝,被罰封鎮五千年,在封禁之地,所有人不得超脫,無論多麼天才,最多只能修鍊到天人境,再不能寸進。」

「好在天無絕人之路,有仙人憐憫封禁之地的居民,找到天帝封禁的漏洞,布下陣法,每過一甲子,便會打開一條通道,能夠通達外界。」

「這條通道,每個甲子,只能通過九人;通道穿過封禁,極為危險,只有人仙高手,才能不受損傷。」

「封禁之地……」柯明德消化剛剛聽到的秘聞。

「你若真心,便在十二年內突破人仙,日後或許有相見的機會。」

她走過來,踮起腳尖,在柯明德額頭上輕吻一下,轉身離開。

「等等!」柯明德抓住她的手:「天地廣闊,你一人獨闖,豈不孤單?十二年後,我隨你一起。」

「好!我等你!」索玉卿嫣然一笑,如鮮花盛開。

拒嫁豪門:高冷韓少低調愛 「這個你拿著,或許有用。」

柯明德取出一隻生命寶瓶,塞到她的手中。

隨後,轉身離開。

打馬前行。

「這片世界,真是瑰麗多彩,本以為只是一個低武世界,竟有如此秘密。」

「天柱山下,是否真的鎮壓了一條白龍。」

「先天之上,是人仙,人仙第一個境界,是天人,天人之後,又是什麼?」

「不知外面的世界如何?是否真的有仙人,長生不老的仙人?」

收起這些遙遠的思緒,柯明德放慢馬速,檢點在索家的收穫。

索家老祖索重陽,親自編寫的武功秘籍,。

直指天人境的神功絕學,比馭鬼驅神功,更上一層。

一路鑽研修鍊,滿口牙齒已經全部更換一遍,整整齊齊,猶如白玉,十分堅固。

從托兒的空間中隨手取出一柄寶劍,劍尖放入口中,咯嘣一聲,劍刃被咬斷,牙齒絲毫無損。

柯明德哈哈大笑,丟掉殘劍,快拿加鞭。

五雷派,就在眼前。 越往南走,天氣越是嚴寒,人煙逐漸稀少,偶爾路過村鎮,居民卻越發悍勇,人人都習練內功,以抵禦嚴寒。

在這種地方,衣物的多少,顯示其修為深淺。

武藝高深的,更耐嚴寒,穿的少些;武功低微的,諸如兒童,已經個個穿上棉服。

柯明德一身單衣,來到一家村鎮,如鶴立雞群,眾人皆不敢犯。

這座小鎮,毗鄰五雷山,五雷派弟子常在這裡購買糧食、衣物等物品。

這家小鎮,稅負皆交由五雷派,五雷派是名門正道,愛惜羽毛,輕搖薄賦,鎮上居民生活的十分富足,安居樂業。

柯明德尋了一家酒肆,小二溫好焦麥酒,給他端上。

焦麥是這種地方的主糧,極耐寒,生長周期短,一年能長兩季,因顏色焦黑,故而得名。

「此地到五雷派還有多遠?」

「南面三里就是五雷山,有個琉璃瓦牌坊,就是山門,沿著山道走,翻過兩座山,有一座山谷,四季如春。」

「五雷派便在山谷中,只是有人把守,常人難以進入。」

打聽完路線,柯明德吃了一碗焦麥飯,品嘗一些特色食物,掃描一些種子,充實資料庫。最後將長毛矮馬寄存到酒肆,徒步進山。

山中寒冷,從半山腰開始,就是一片皚皚白雪,許多松鼠在山道上跑來跑去,尋找食物,不時有狼吟聲傳來,讓人毛骨悚然。

山道被人修繕過,一些地方存在石階,但仍有許多難坎,甚至有三、四米高的斷崖、寬澗,十分難走,非常人能夠通行。

這些山高聳入雲,三分之二都被冰雪覆蓋,十分苦寒。

「難怪五雷派能夠成為名宗大派,生活在這種艱苦的地方,經受種種磨礪,真是了不起!」

柯明德感慨,托兒在他前面蹦蹦跳跳,圓滾滾的身體,卻極為靈活。

染成黑色的熊貓,在冰雪中奔跑,時不時爬上樹梢,扒出一窩松子。

「嗷嗚~」

樹梢被它壓斷,托兒咕嚕摔下,發出一聲慘叫。

柯明德失笑,一點也不關心,搖搖頭,也不管它,自顧自前行。

小熊貓誕生於神力之中,天生不凡,除了掌握一個小空間,沒什麼特別之處,唯有一身皮肉,皮糙肉厚,防禦力接近龍皮。

托兒似是受了多大委屈,哼哼唧唧,滿懷哀怨。

「我收回剛才的話……」

柯明德忽然停下,一臉震驚。

這座山後面,是一個巨大的山谷,鮮花綻放,蜂蝶飛舞,溫暖如春。

「……五雷派定居於此,是來享受的!」

柯明德精神一振,將托兒抗在肩頭,足尖輕輕一點,如穿花蝴蝶,經過各種險地,抄近道前往山谷。

「什麼人?」

山谷形如葫蘆,谷口有人把守,攔住柯明德。

「在下柯明德,奉雷萬春前輩所託,奉還其遺物。」

到達之前,柯明德已經喬裝打扮,取出一個包袱,背在背上,裡面穿好龍皮內甲,以防不測。

「什麼?」守衛一驚:「你稍等片刻,我這就去稟報掌門!」

奸臣 靜等片刻,護衛與一個面目森嚴的老者一同返回。

「你叫做柯明德?建陽城人?兩個月前還是氣海境?」

「正是在下。」柯明德抱拳行禮:「見過掌門!」

心中卻是有些疑惑,這老者雖然強大,但也僅是真氣修為,配不上五雷派掌門的身份。

漫威里的lol系統 「我不是掌門。」老者擺擺手:「我是雷萬春的師兄,賀萬年。」

「我聽說你在建陽城慣用寶劍,為何不攜帶寶劍,反而帶了一條鐧?」

柯明德知道,這是在驗證自己的身份:「我與雷大俠一同斬妖除魔,可惜被人暗算,雷大俠與兩名弟子被殺害,我也被衛國通緝,不得不割去鬍鬚,棄劍用鐧。」

「你隨我來,掌門與諸位師兄已經在正陽殿等候。」

賀萬年返身入谷,示意他跟上。

一進入山谷,暖意撲面而來,山壁上垂下古藤,開出朵朵紫色小花,引來蜜蜂蝴蝶無數。

一塊塊形狀不規則的菜田,錯落有致,長滿蔬菜瓜果。

一道溪流從山壁流下,是山頂冰雪融化的水,匯成一座小池,池中開滿蓮花。

小池連著一座深潭,潭水溫熱,散髮絲絲熱氣,冒出白煙。

山谷四壁都是山岩,被開鑿出一座座山洞,建設成為居所。

世外桃源!

「這地形……好生熟悉……」

柯明德感覺有些疑惑,卻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這就是正陽殿,掌門就在裡面!」

賀萬年整理一下衣袍,邁入石殿。

正陽殿亦是在山岩上開鑿的石窟,方方正正,又深又廣,十分威嚴。

大殿門口五米處,立了一座石台,石台上供奉一面銀鏡,銀鏡盤子大小,鏡面光亮,將陽光反射到正陽殿內。

柯明德邁入石殿,本應幽森陰暗的洞窟,卻是亮堂堂一片,牆壁上沒有一點燭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