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無雙姐,如今我已經將那殺手頭領殺死了,我們速速離開幻陣,返回燕南城吧。」雲天羽在大魔王幫助下出現在閉目盤膝的韓無雙身邊,焦急的說道。

「天羽,你將殺手頭領殺死了。」深知殺手頭領可怕的韓無雙聽到環繞在耳邊的聲音,立即睜開了緊閉的雙眸,驚訝的問道。

「恩!無雙姐,這是殺手頭領的屍體,你將他帶回去吧,也許在他身上,你們可以找到有價值的信息。」雲天羽將殺手頭領的屍體交給了韓無雙。

「謝謝!天羽,你沒有趁手的靈器,這極品靈器日月雙輪你收好吧。」韓無雙控制乾坤手鐲將殺手頭領的屍體收進裡面后,將日月雙輪遞給了雲天羽。

「好!無雙姐我們速速離開幻陣吧,我有要事需要儘快趕回家族。」雲天羽沒有與韓無雙客氣,接過了極品靈器日月雙輪,釋放真元注入到日月雙輪中,控制日月雙輪縮小了體積,放到懷中后,有些焦急的催促道。

「恩!」韓無雙點了點頭,在雲天羽帶領下離開了幻陣,馬不停蹄的向無光森林外圍奔去。

因為殺手頭領,八名蒙面殺手全部被擊殺,雲天羽和韓無雙沒有再遇到任何的麻煩,經過兩個多時辰極速賓士,雲天羽和韓無雙穿出了無光森林,以極快的速度向燕南城趕去。

當雲天羽和韓無雙以極快的速度靠近燕南城時,天色漸漸亮了起來,而此時的南家熱鬧非凡,南家家主,四大長老,護法齊聚在南家主院中。

而在南家主院正中央,佇立著兩座新搭建的巨型比武場,南家二十五歲以下弟子除了雲天羽,全部齊聚在巨型比武場下,等待一會的比試。

「雲天羽,你這個懦夫,你竟然不敢露面,不過就算你不敢出現,等下次見到你,我定要讓你好看。」藉助藥物進一步提升實力,達到二級道師境界的南洪發現人群中沒有雲天羽的蹤影,臉色變得異常難看,氣憤的在心中默念道。

而受到驚嚇,一直躲在南家府中不敢出去的南雲山看到雲天羽沒有出現,清秀的臉龐上也透出了一絲失望。

「天羽怎麼這會還不出現,他不會出現意外吧。」內心重新產生了希望,服下脈絡丹恢復了一些傷勢的南鴻鵬孤零零的站在原地,有些為遲遲未歸的雲天羽擔心起來。

「你們是我南家的希望,只有你們變強,我南家才會變得更強,今天的比試,無論你們誰可以奪得第一,都將獲得我親自煉製的一枚道力丹作為獎勵。這道力丹藥力極強,可助你們在七級道師時,大幅提升突破到一級道靈的機會。至於第二第三名,我南家也將獎勵一件上品靈器和中品靈器。」就在南家族人基本上到齊,比武的時間即將到來時,身穿暗金色紋理長衫,身材魁梧高大,雙鬢微微有些花白,南家第一人南家家主南京海緩緩地走到了巨型比武場上,聲音渾厚的說道。

「道力丹,這道力丹一定是我的。」年輕弟子中實力最強,即將達到七級道師境界的南雲山雙眸中透出了無比強大的自信,在心中默念道。

「好了,大家開始抽籤吧,抽籤結束,比賽正式開始。」南家家主南京海簡單的說了幾句后,立即宣布抽籤。

此次南家參加比試的弟子共有三十六人,被分成了兩組,但因為雲天羽遲遲未來,所以抽籤結束,有一人會輪空,自動進入到第二輪。

眼看抽籤結束,雲天羽就要失去比賽資格,這時,一道急速身影闖進了南家府前院,氣喘吁吁的說道:「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呼!」內心越來越擔心的南鴻鵬看到雲天羽在最關鍵時候出現長舒了一口氣,放下心來。

「雲天羽你來晚了。你已經失去了比試資格!」臉上布滿皺紋的大長老瞥了一眼匆匆趕來的雲天羽,聲音冰冷的說道。

「爺爺,雖然雲天羽來遲了,但我請爺爺給他一個機會,省得有人說我們故意打壓他的徒弟。」一心想要當眾教訓雲天羽的南雲山突然開口說話道。

「大長老,不如讓我第一回合和雲天羽交手,好讓他知道我南家年輕一代的實力。」看到雲天羽在最後時分出現,南洪心中大喜,緊隨南雲山之後站了出來,請求道。

「那好吧!雲天羽,既然雲山和南洪為你求情,那我給你這個機會,讓你和南洪第一個交手,你願意嗎?」因為雲天羽藉助時空夢境遮掩了氣息,連大長老都沒有察覺到雲天羽的實力,看到自己的孫子和南洪都躍躍欲試欲想要和雲天羽交手,大長老聲音低沉的問道。

「我願意,多謝了南雲山,南洪。」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痛快的說道。

「家主,你怎麼看!」雲天羽同意,大長老象徵性的問了一下家主南京海。

「可以!第一場就定雲天羽對南洪吧。」南京海輕輕點了點頭同意道。

在南雲山和南洪「幫助下」有驚無險的參加了比試,雲天羽鬆了一口氣,與露出不懷好意目光的南洪和南雲山對視了一眼,退回到了身體虛弱的南鴻鵬身邊。

「不好意思師傅,我來晚了,讓你擔心了。」雲天羽歉意的說道。

「沒關係,來了就好!天羽加油,師傅看好你。」南鴻鵬恢復一絲血色的臉龐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為雲天羽鼓勁道。

「放心吧師傅,我有信心奪得道力丹!」雲天羽自信滿滿的說道。

隨著南家年輕一代弟子抽籤結束,確定了彼此的對手,南家年輕一代比試正式開始,雲天羽和南洪作為第一個進行比試的對象,與另外兩名南家弟子分別登上了兩座比武場。

「雲天羽,你可知道我等這一天很久了,我要當著南家所有人的面好好教訓你這個外來人,我要讓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場。」南洪毫無掩飾的釋放二級道師境界氣息,滿臉陰沉的看著面色平靜的雲天羽道。

「南洪,一會的結局恐怕會讓你很失望。」雲天羽感覺到南洪的實力,臉上沒有流露出任何的情緒變化,淡淡的說道。

「失望!失望的應該是你。」南洪眼眸中冷光一閃,從懷中取了出一把小刀,當南洪將體內形成的兩道真元注入到手中的小刀之中時,小刀的體積不斷變大,很快變化成了一把半米長的大刀。

「三長老的上品靈器鋼山刀!」看到南洪手中的開山刀,南家不少圍觀的族人紛紛議論了起來。

本來還有人看好資質極佳的雲天羽,但當南洪拿出上品靈器鋼山刀時紛紛倒戈。

畢竟靈器的威力很大,如果使用得當,南洪足以藉助上品靈器鋼山刀擊敗三級道師高手。

「南洪,一件上品靈器就讓你信心百倍,不可一世?你實在太天真了。」雲天羽看到南洪取出了上品靈器鋼山刀,眼眸中透露出一絲不屑,將懷中縮小體積的日月雙輪取了出來。

當灌注了足夠真元的日月雙輪緩緩變大時,南洪臉上掛滿的自信笑容立即僵持了。

「極,極品靈器!你怎麼會有極品靈器的。」感覺到雲天羽手中的日月雙輪釋放的力量遠遠勝過了開山刀,南洪喉嚨一滾,驚得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臉上掛滿了不可思議,內心的自信受到了極大衝擊。

「極品靈器!」剛剛倒戈不看好雲天羽的南家族人在看到雲天羽竟然擁有一件極品靈器時,紛紛露出了驚訝之色。

「刀劍無眼,我南家年輕一代比試就不要動用靈器了,以免控制不住,造成無法彌補的過失。」就在雲天羽祭出極品靈器日月雙輪,氣勢上重新壓過臉色難看的南洪時,極為護短的三長老突然開口說話道。

「不錯!三長老說的沒錯!我南家年輕一代比試還到不了真刀真槍這等程度,你們放下彼此的靈器,依靠各自的本事比試吧。」與三長老乃是一丘之貉的大長老在一旁附和道。

「可以!」雲天羽看了一眼臉龐極厚的大長老和三長老,點了點頭,控制日月雙輪重新變小放到了懷中,臉上沒有流露出任何的不快。

雲天羽放棄了極品靈器日月雙輪,倍感壓力的南洪長舒了一口氣,迅速將上品靈器鋼山刀縮小放到了懷中,陰沉的臉上再次浮現出得意的笑容。

「好了,不要耽誤時間了,你們速速開始吧,無論哪一方認輸或者跌出比武場都算失敗,但你們切記,不可傷及對付性命,否則嚴懲不貸。」南家家主南京海沒有想到大長老和三長老公然改變比賽規矩,眉頭微微一皺,大聲命令道。

「是!」雲天羽和南洪點了點頭,站在了比武場兩側,準備開始比賽。 「不用極品靈器,我看你憑什麼和我斗,你就等著被我蹂躪吧。」南洪大吼一聲,體內兩道真元瞬間破出身體,以極快的速度攻擊向了雲天羽。

眼看南洪外放的兩道真元就要擊中雲天羽身體,雲天羽站在原地未動的身體突然暴漲了三倍速度,向前猛衝輕鬆閃避開兩道真元的攻擊,出現在了南洪身前。

「嘭!」的一聲,雲天羽充斥著四道真元的拳頭重重的轟擊在了南洪毫無反應的小腹處,一拳將南洪攻擊的跪倒在地上,一縷鮮血在南洪嘴角流淌了出來。

「四道真元,雲天羽竟然達到了四級道師境界,我記得一年前雲天羽才只是七級道者。」對雲天羽十分了解,負責教導南家年輕弟子修鍊的南家三護法南明風目睹雲天羽拳頭中瞬間凝聚的四道真元,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雲天羽達到了四級道師境界,短短一年突破了四個境界,他是怪物嗎?」南家族人得知雲天羽如今的實力,一個個驚得瞪大了雙眼,紛紛議論起來。

「四級道師,有意思!看來這次比試我不用遺憾了。」見識到雲天羽四級道師境界的實力,南雲山不驚反喜,內心深處開始期待與雲天羽在比試中相遇。

而南家家族南京海看到雲天羽展現的實力時,冷峻的臉龐上透露出一絲意味,看了一眼當年家族第一天才南鴻鵬,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四,四級道師!你達到四級道師境界了!這不可能,沒有靈藥,你怎麼可能比我修鍊的快。」自信心倍受打擊的南洪捂著劇痛的肚子,艱難的在地上站起身來,失態的咆哮道。

「南洪,和我相比,你註定會是失敗者,你認不認輸。」雲天羽冷視著臉色難看,嘴角溢血的南洪,冷冰冰的問道。

「不認輸!」一心想要超越雲天羽,但是縷縷無法如願的南洪硬氣的說道。

「開山掌!」南洪大喝一聲,體內兩道真元注入到了手掌之中,印出一道強大的氣勁,猶如開山之勢攻擊向了雲天羽。

「唰!」南洪印出開山掌,雲天羽並沒有施展空幻掌相迎解決戰鬥,而是繼續依靠速度進行閃避,當雲天羽閃避到南洪身後時,充斥著四道真元的拳頭重重的轟擊在了南洪的後背上,將南洪轟趴在了地上。

「南洪,你的實力實在是太弱了,以你的實力,我真不清楚你有何自信的資本?不過我確實要謝謝你,沒有你相助,我可能將失去比賽資格。」雲天羽看著被自己轟趴在地上的南洪,故意說道。

「可惡!雲天羽你不要太得意,就算我無法戰勝你,總會有人收拾你的。」悔的腸子都青了的南洪一臉猙獰的咆哮道。

「南洪,你太讓我失望了,難道你只會狐假虎威嗎?」雲天羽不屑的看著掙扎著站起身來,臉色蒼白的南洪,嘲諷道。

「開山掌!」聽到雲天羽當眾嘲諷,南洪整張臉漲的通紅,不顧自己與雲天羽之間巨大的實力差距,繼續施展開山掌攻擊雲天羽,但依然被雲天羽依靠三倍速度振幅輕鬆閃避開了。

「嘭!」的一聲,雲天羽閃避開南洪施展的開山掌,充斥著四道真元的拳頭再次擊中了南洪的後背,將南洪轟翻在了地上,大量的鮮血在南洪口中流淌了出來。

「南洪,你認不認輸。」雲天羽不帶一絲感情的看著掙扎著爬起身來,頭髮凌亂,傷勢不輕的南洪,冷冰冰的質問道。

「認輸!休想!」見識到雲天羽的實力,南洪心中早就萌生了認輸的念頭,但想到在眾目睽睽之下認輸,自己的尊嚴將會受到極大的打擊,南洪一橫心,緊咬牙關苦苦的堅持,祈禱雲天羽可以將自己擊出比武場,給自己保留最後一絲顏面。

「怎麼南洪,你還不準備認輸嗎?既然這樣,那我就打的你認輸,希望你可以多堅持幾個回合。」雲天羽一眼洞穿了南洪的念頭,沒有強勢將南洪擊出比武場,而是依靠遠勝南洪的實力,釋放四道真元不斷地攻擊南洪。

「嘭!」當南洪第十九次被雲天羽擊翻在地時,南洪內心的尊嚴終於被恐懼所取代,不得不羞辱的大喊道:「雲天羽別打了,我認輸,認輸!」

「南洪認輸,雲天羽勝!」南洪屈辱的認輸,早就想結束比賽的南家護法立即宣布雲天羽獲勝。

「雲天羽,你好狠的心,竟然敢下這麼重得手,難道你想殺死洪兒不成。」愛孫心切的三長老聽到自己孫子認輸,立即躍到了比武場上,一邊穩定南洪嚴重的傷勢,一邊惡狠狠的看著雲天羽,恨不得將雲天羽生吞了。

「我給過他機會,是他硬撐著不肯認輸,難道三長老沒有聽見嗎?」雖然三長老達到一級道靈境界,但是雲天羽並不懼怕,如果雲天羽不惜代價燃燒五十年壽元與大魔王融合,施展空幻掌足以對抗三長老。

「好好好!」三長老沒有想到雲天羽膽敢公然頂撞自己,氣的臉色鐵青,但在南家族人注視下,三長老又不敢不顧顏面對雲天羽動手,蒼老的目光中閃爍著濃烈的煞氣,抱著傷勢嚴重的南洪離開了。

雲天羽強勢戰勝南洪,立即進行第二組南家年輕一代弟子的比賽,因為第一輪比賽,彼此之間的實力差距過大,一個多時辰,第一輪比賽就結束了。

結束了第一輪比賽,進入第二輪的南家弟子稍稍休息了一會,按照剛剛抽籤順序進行對決。

雲天羽第二輪的對手名叫南國林,是南家二護法的外孫,實力達到了二級道師境界,雖然二級道師在三十六名南家年輕一代中也是佼佼者,但見識到雲天羽強勢擊敗南洪的實力,南國林象徵性的攻擊了兩個回合,就無奈認輸了。

「可惡!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服下了數顆丹藥,穩定傷勢的南洪看著大發神威的雲天羽,內心深處充滿了不甘和悔恨,後悔自己鬼迷心竅執意讓雲天羽參加比試,成全了雲天羽,卻害了自己。

雲天羽儀仗自己三倍振幅的速度,不斷戰勝自己的對手,當臨近晌午時分,雲天羽與六級道師境界的南雲山以及南雲山的親弟弟,五級道師境界的南雲海進入到了最後一輪。

經過抽籤,南雲山運氣極好的輪空,而雲天羽要與南雲海進行比賽角逐,爭奪進入決賽的機會。

「雲天羽,雖然我很想和你交手,但你遇到了我弟弟,恐怕我又要失望了。」抽籤結束,南雲山冷冰冰的看著身邊的雲天羽,戲謔的說道。

「南雲山,我會如你所願的。」雲天羽面色平靜的說道。

說完,雲天羽縱身一躍,躍到了比武場上,等待比試開始。

「大哥你放心,我會好好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讓他知道囂張的下場。」五級道師境界的南雲海捏了捏拳頭,保證道。

「不要留情,如果能讓他遭到無法癒合的創傷最好。」南雲山看了一眼獨自站在比武場上,面色平靜的雲天羽,陰險的說道。

「放心吧大哥,我會盡全力重創他的。」儀仗比雲天羽高一個境界,南雲海對戰勝雲天羽充滿了信心。

「南雲山,一會我會讓你知道,誰會笑到最後。」將南雲山和南雲海對話收入耳中的雲天羽看了一眼臉上掛滿陰險笑容的南雲山,冷冷的在心中默念道。

隨著南雲海躍到了比武場,雲天羽和南雲海的比試正式開始,南家不少族人期待,五級道師境界的南雲海能否止住雲天羽前進的步伐。

「雲天羽,碰上我你的好運可以結束了,南家年輕一代第一人不會是你這個外來人。」南雲海目光冰冷的看著雲天羽,毫不客氣的說道。

「也不會是你!」雲天羽露出一絲不屑,並沒有因為南雲海的實力勝過自己而有任何的驚慌。

說完,雲天羽站在原地的突然發力,以極快的速度攻擊向了南雲海。

「開山掌!」雲天羽急速奔來,南雲海立即施展開山掌迎了上去。

五級道師境界的南雲海施展開山掌的威力遠遠地勝過南洪,強大的氣勁在空氣中形成了一股奔烈的氣流。

「南雲海,你的攻擊速度實在太慢了。」南洪拍出的開山掌襲來,高速移動的雲天羽突然暴漲了三倍速度,橫向一閃輕鬆的閃避開開山掌的氣流攻擊,出現在了南雲海身後。

雲天羽依靠速度閃避開自己的攻擊,南雲海早已經意料,就在南雲海以極快的速度閃身時,擁有極強洞察力的雲天羽抓住機會,布滿四道真元的手掌突然加快了三倍速度,重重的印在了南雲海肋骨處,一掌震碎了南雲海左半邊身體六根肋骨,疼的南雲海整張臉都扭曲了。

一掌震碎了南雲海六根肋骨,雲天羽繼續向南雲海發動攻擊,根本不給南雲海一絲喘息的機會,一步步將傷勢加重的南雲海逼到了比武場邊緣。

「南雲海,一切結束了。」將南雲海逼到比武場邊緣,對機會把握極好的雲天羽突然伸出一腳,一腳踹在了南雲海的心窩,直接將南雲海踹飛出了比武場,輸掉了比賽。

不到半柱香的時間,雲天羽以壓倒性的優勢戰勝了五級道師境界的南雲海,讓南家所有人感到了吃驚,看向雲天羽的目光也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好凌厲的攻擊,好強的機會把握能力,這雲天羽是怎麼磨練出來的。」目睹雲天羽如潮水一般擊敗南雲海的一幕,南家家主南京海露出了一絲詫異之色,詫異雲天羽對機會的把握能力以及對局面的控制力。

「南雲山該你了,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強勢擊敗南雲海,雲天羽躍下了比武場,與南雲山陰冷的目光對視了一眼,用口語說道。

「雲天羽你不要得意,一會我會讓你像狗一般向我求饒的。」南雲山用口語回應道。

「雲天羽,你需要休息多久。」比賽監督,南家大護法目光冰冷的看了一眼雲天羽,大聲問道。

「不用休息,現在就開始吧。」因為雲天羽體內生成了二百多顆靈氣本源顆粒,恢復速度極強,再加上雲天羽剛剛沒費多大力氣就戰勝了南雲海,所以聽到大護法冰冷的詢問,雲天羽立即躍到了比武場上。

「有意思!」雖然雲天羽剛剛強勢擊敗自己的弟弟,但是五級道師與六級道師之間的實力差距不小,而且南雲山前不久剛剛修鍊了一門威力不俗的上品靈技滾雷拳,儀仗滾雷拳,南雲山自信自己一定可以戰勝雲天羽。

「既然你不用休息,那你們就開始比賽了。」南家大護法看了一眼躍躍欲試的南雲山以及神色輕鬆的雲天羽,大聲宣佈道。

「唰!」大護法聲音一落下,南雲山和雲天羽在同一時間向對方發動了攻擊,並在短短的數息時間中,雲天羽和南雲山進行了數十次交手。

雖然雲天羽的實力不如南雲山,但是雲天羽攻擊速度卻遠勝南雲山,再加上雲天羽數年殺手生涯,大大磨練的雲天羽的洞察力和機會的把握能力。

當雲天羽與南雲山對撞了一擊真元,雙雙推開時,雲天羽身體僅僅出現了四道血痕,而南雲山身體至少有十餘處遭到了攻擊,一縷縷鮮血順著南雲山胸口處最長,最深的一道血痕流淌了出來。

「好快的速度!」感覺到身體傳來的劇痛以及胸口流淌出的鮮血,南雲山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內心深處不再小視雲天羽。

「唰!」依靠速度擊傷了南雲山,雲天羽沒有任何停歇,整個身體再次爆發三倍速度,繼續向南雲山發動了攻擊。

「滾雷拳!」南雲山看到雲天羽以極快的速度攻來,不再藏拙,體內六道真元劇烈的摩擦起來,形成了大量的雷電之力,順著體內經脈,彙集到了拳頭中。

隨著一道驚雷聲響起,南雲山轟出了一團蘊含大量雷光的拳芒,以極快的速度攻擊向了雲天羽的胸口。

如果雲天羽被南雲山施展的滾雷拳擊中胸口,將會立即失去戰鬥力從而輸掉比賽。

「雲天羽,我早就說過,會有人收拾你的,等你被雲山哥重創,你就等著我的報復吧。」羞辱的敗給雲天羽,內心充滿了不甘和羞辱的南洪見識到南雲山施展滾雷拳的威力,蒼白的臉龐上露出了陰險的笑容,期待雲天羽被南雲山重創的一幕出現。

「空幻掌!」眼看南雲山施展的滾雷拳就要擊中雲天羽的胸口,沒有做任何閃避的雲天羽大喝一聲,迅速施展上品地技空幻掌迎了上去,虛虛實實的空幻掌芒直接將南雲山籠罩在了裡面。

「轟!」的一聲巨響,當雲天羽施展的空幻掌與南雲山施展的滾雷拳撞擊到一起時,立即爆發出巨大的聲響,一股股奔騰的氣勁不斷向四周擴散,震得周圍的空氣呈現出波Lang狀。

「蹬蹬蹬!」雖然雲天羽的實力不如南雲山,但是雲天羽掌握的空幻掌威力卻遠遠勝過南雲山施展的滾雷拳,隨著兩道攻擊對斥了瞬息時間時,南雲山施展的滾雷拳瞬間瓦解,強大的反震之力震動著南雲山連續的後退,體內的氣血劇烈的翻滾起來。

「地技!雲天羽施展的好像是地技!而且等級不低」南雲山掌握的滾雷拳威力,南京海,大長老,三長老等人十分的清楚,乃是上品靈技,而就是如此威力的靈技,卻被雲天羽施展的空幻掌勝過,這讓眼光老辣的南京海等人一眼看穿雲天羽施展的空幻掌乃是等級不低的地技。

「南雲山,你的實力太讓我失望了,如果你就這點本事,那這場比賽的結果已經註定了。」施展空幻掌震退南雲山後,雲天羽心中升起了無比強大的自信,一臉傲氣的看著臉色鐵青,氣喘吁吁的南雲山。

「媽的!雲天羽你不要得意,道力丹是我的,誰都不能從我手中將道力丹搶走。」南雲山做夢也沒有想到雲天羽隱藏的如此之深,竟然掌握著如此可怕的地技,不過為了得到道力丹衝擊一級道靈境界,南雲山沒有退縮,滿身煞氣的向雲天羽發動攻擊。

「空幻掌!」南雲山發怒攻來,雲天羽眼眸中冷光一閃,繼續施展空幻掌相迎。

當連續硬憾雲天羽施展的空幻掌,南雲山皮膚表面出現了絲絲裂痕,一縷縷鮮血流淌了出來。

見識到雲天羽可怕的攻擊力,驚人的速度,連連敗退的南雲山內心深處也產生了一絲後悔,後悔不應該強出頭讓雲天羽參加這場比試。

「南雲山,道力丹已經不屬於你了,你還是乖乖認命吧。」對機會把握極好的雲天羽施展空幻掌完全控制南雲山後,利用南雲山心神已經慌亂的機會,突然加速,閃避開了南雲山轟出的滾雷拳攻擊,出現在了南雲山的一側。

「南雲山,一切結束了!」利用速度以及南雲山的慌亂,找到機會的雲天羽大喝一聲,體內四道真元瞬間注入到了雙掌之中,化成虛虛實實的掌芒攻擊向了南雲山,想要迅速的戰勝南雲山贏得最後的勝利。

「雲天羽,這是你逼我的。」就在雲天羽施展的空幻掌擊中南雲山,取得勝利,南雲山眼眸中閃爍出一道濃烈的戾色,迅速在懷中取出了十根毒針,以極快的速度射了出去,射中了雲天羽虛幻著掌芒的手掌。

「毒針!」當南京海,南鴻鵬看到南雲山竟然在危急時刻,破壞規矩動用毒針時立即露出了憤怒和擔憂之色。

而大長老和三長老看到南雲山不惜代價射出毒針時,老臉也微微一動,眉頭不由的緊皺起來。

「南雲山,你自食其果吧。」雲天羽的雙掌被南雲山射出的十根毒針射中,並沒有影響雲天羽出掌的速度。

「砰」地一聲,雲天羽扎著十根毒針的手掌重重的印在了南雲山的左邊身體上,一掌將南雲山擊飛了出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