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浪哥,為什麼你讓我收購那麼多『鐵脊草』啊?這種藥草很難種植,又沒什麼大用,種的人很少的。」侯光祖問道。

「大部分的生意都是簡單的買入賣出,低價買,高價賣,賺其中的差價。鐵脊草現在的價值有限,但是以後會升值的,我們趁現在買,等它價格提升上去之後再轉手賣掉,一定能大賺一筆。這種賺錢方法簡單直接,不賺白不賺。」范浪解釋一番。

「鐵脊草現在要三百兩黃金一株,將來能升值多少?」

「怎麼也能翻個十倍吧。」

十倍!

侯光祖倒吸一口涼氣,然後吞了吞口水。 安南軒薄唇抿成一條直線,眉心擰著,「杜姨,陳北青心機深沉,妞妞跟他在一起,我擔心妞妞會吃虧。」

杜香芬輕微的嘆息看了一口氣說,「南軒,我是你妞妞的媽媽,我比你更加關心他,你說陳北青不適合妞妞,可是我卻能從陳北青的眼中看出,他的眼裡都只有妞妞。」

安南軒,「阿姨有些人知面不知心……」

杜香芬;「南軒,阿姨是結過婚的人,陳北青喜歡妞妞,阿姨作為過來人能看出來的,就算他是一個心機深沉的人,那又如何,我需要的是他餘生都對妞妞好,其他的都不重要,南軒給妞妞一條康庄大道,讓她試著去接受別人,把你忘記吧。」

安南軒深皺眉頭,讓他徹底的不跟妞妞在接觸,他從內心深處就是排斥的,沒有立馬就答應杜香芬,「阿姨,我先回去,就不打擾您了。」

杜香芬看著他消失的身影,操心的皺了皺眉頭,這孩子真不讓人省心。

……

翌日

姜小時請假一天跟傅辰修一起去老宅,睡到了十點才慵懶的睜開雙眼,睜開眼睛就被大佬眼瞳灼深的盯著,聲線沙啞,「醒了。」

姜小時真心承受不了,一大清早的就被美顏所刺激,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昨晚見了那些歪瓜裂棗,現在在來看大佬的這種盛世美顏,她感覺小心臟又開始不受控制的亂跳,還有大佬那嗓音也太好聽了。

姜小時就兩扇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了一下,視線往其它地方瞄去,盡量不去看大佬的絕世美顏,輕輕的嗯了一聲。

傅辰修低頭,看著姜小時睡的紅撲撲的小臉蛋,心襟微盪,收了收放在姜小時細月要上的手臂,低頭親了親的她的發頂,柔聲說,「要起來嗎?」

姜小時表示她怎麼的受不了這麼溫柔的大佬,難道說睡了一晚,大佬就被阿飄附體。

姜小時羞澀著臉蛋,回答,「要。」

「嗯。」

傅辰修倒是應的很快,可是當姜小時想起牀的時候,發現月要間的手臂並未鬆開,姜小時一臉迷惑的看著傅辰修,「五叔……」

傅辰修薄唇清揚,醇冽的嗓音挾著幾分逗趣說,「親我一下,我就放開你。」

姜小時耳朵根子一下就通紅,小臉上有著羞澀,氣憤,惱怒,大佬完完全全就是在戲謔她,流?氓。

乾脆又縮回被窩,閉上眼睛,繼續睡覺,睡覺前還悶悶的說道,「五叔,爺爺打電話來催你,我看你怎麼辦。」

傅辰修看著躲回自己懷中,一臉通紅的某人,嘴角弧度不斷往上揚,這丫頭似乎已經開始在慢慢的不排斥自己,就連自己躺回的是懷中都不知道。

「嗯,爺爺打電話來,我就讓它來南璽院,叫某個小懶豬起床。」

姜小時猛的就睜開眼睛,一臉惱怒的瞪著傅辰修,氣呼呼的,「我才不是小懶豬,是你不讓我……」

「嗚……」

姜小時喉嚨裡面的話都化作一個嗚字,小嘴就被一股溫熱封住。 十倍利潤,實在是暴利,投入越多,賺的越多。

一株鐵脊草的收購價是三百兩黃金,翻十倍就是三千兩,從幾天前星雲盟就開始放開手腳大肆收購了,如今已經收購了六千多株,耗資一百八十萬兩黃金,這要是翻十倍的話就是一千多萬兩!

侯光祖只覺不可思議,還覺得心頭火熱,這種賺大錢的感覺太棒了。他興沖沖道:「既然這麼賺錢,那就再多收購一點,來者不拒,多多益善。」

「當然要大量收購,鎮魔城裡的鐵脊草買光了,就到別處去買,再放風讓商人往這邊送,可以適當的抬高一些價格,哪怕用五百兩一株去收購,將來還是會大賺特賺。六千多株鐵脊草根本不夠,遠遠達不到我之前的預期,我給你再撥款一千萬兩黃金,你可勁的買!」范浪同樣有些興奮。

這筆生意做好了,利潤很大很大,比勒索泰連山的利潤還要豐厚,甚至有可能賺上億黃金。

范浪的監察御史身份很自由,不急著離開鎮魔城,打算把這筆鐵脊草生意做完,再動身離開。

當天星雲盟就展開了收購行動,將鎮魔城內的鐵脊草全都買了下來,但是數量不多。沒辦法,只能再派人去周邊地區購買,一個玄王率領一支商隊,派往四面八方。

侯光祖還請本地的商人吃了一頓大餐,在席間放話要大量收購鐵脊草,收購價高於原本的價格,讓這些商人把消息放出去。

在利益的驅使下,周邊地區的鐵脊草通過各種渠道湧向了鎮魔城,可謂盛況空前,鐵脊草這種藥草能用的地方不多,還是第一次這麼搶手。

一車車的鐵脊草存入了星雲盟的口袋,數量越來越多。

一千、五千、一萬……鐵脊草的數量破了一萬大關。

不夠!還不夠多!

星雲盟再次加價,重金求購,把價格哄抬到了五百兩,比平時貴得多,而且放話要長期收購,再多都要。

一些偏遠地帶的商人聞訊而來,為鎮魔城送來了更多的鐵脊草,星雲盟照單全收,囤積的越來越多。

這天上午,幾名遠道而來的商人剛跟星雲盟做完了一單子生意,轉手賣掉了手上的鐵脊草,賺了不少的錢。

「這筆生意做的真不錯,收購價很高。」

「是啊,要不是鐵脊草數量稀少,不容易弄到,真想再多帶一點來。」

「按這個勢頭,整個七雄國的鐵脊草都要被星雲盟買光了。」

「這個星雲盟到底是什麼來頭?收購那麼多鐵脊草做什麼?」

「這是最近成立的勢力,據說當家人是范浪,具體的就不太清楚了,感覺星雲盟的定位很雜,什麼都做,不是單純的經商。」

「管他呢。有錢賺就好。」

眾人一邊聊天一邊走,忽然注意到街道對面有另一夥商隊沿街而行,打著招搖的旗幟,上面綉著金元寶圖案。

這分明是「聚寶商會」的旗幟,非常的明顯。

聚寶商會是七雄國內規模很大的商會,以經商為主,做各種生意,是生意場上的巨頭。

幾名商人紛紛停下,駐足觀看聚寶商會的隊伍,就見這支商隊進入了星雲盟的院子里。

他們懷疑聚寶商會也是來做鐵脊草生意的,返回頭去打聽了一下,確認了此事。

聚寶商會玩了一把大的,一口氣送來了兩萬株鐵脊草!

這個數目可比那些小商隊送來的龐大多了,不愧是聚寶商會,做的都是大生意。

做完這一筆,星雲盟收購鐵脊草的速度漸漸慢了下去,再加價都很難收到,因為國內的鐵脊草都快被買光了,任你開價再高,沒有貨也是白搭。

低買這一步已經完成,接下來就該高賣了。

只要一個契機,就能讓鐵脊草的價格飛漲上去,十倍利潤只是最保守的估計,實際上可能遠不止如此。

……

一座深山之中。

此處是洞天福地,山清水秀,風景如畫,天地靈氣濃郁無比,適合修鍊,也適合煉丹。

一名散發披肩的煉丹師常年在此處煉丹,他的名頭在七雄國內非常響亮,是國內首屈一指的煉丹師,平日里前來求購丹藥的人絡繹不絕,但他賣出去的丹藥卻很少。

他每天大部分的時間都用在了研製新丹藥上面,只有一少部分時間用來煉製固定的丹藥賺錢。

他醉心於開發研究,樂此不疲。

最近,這位煉丹師有了一個重大的突破,非常的興奮。

他創造出了一種全新的丹藥,有著迅速補充玄力的效果,效果比大還丹還要好。

玄力對於玄武者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耗盡了玄力,各種手段都將淪為廢物。

補充玄力的丹藥,玄武者消耗量很大,是最常用的丹藥之一。

大到舉國之戰,小到勢力之間的摩擦,都離不開這類丹藥的幫助,有的時候甚至能決定一場大戰的勝負。

這種新型的丹藥,價值無限。

轟!

一爐新的丹藥煉製完成,一縷縷丹香從爐洞飄散出來。

煉丹師興沖沖的打開爐門,取出了滾燙的丹藥,拿在手中仔細檢查,還親口吃了一粒,得到了非常滿意的結果。

終於完美了!

今天他終於摸索出了最為完美的煉製過程,再也沒有遺憾!

「這種丹藥強於大還丹,就叫神還丹好了!」

「創造出這麼好的新丹藥,我的大名可以流芳百世了!」

「哈哈,高興啊!」

煉丹師為新丹藥命名,高興的不得了,這種喜悅只有他能體會。

神還丹的用料中等偏上,其中的主料是鐵脊草,沒有鐵脊草就煉製不出來。

一旦將神還丹推廣,意味著鐵脊草將會身價倍增。

誰手握鐵脊草,就等於握住了商機。

……

一種全新的丹藥就這樣問世了。

紙是包不住火的,起初神還丹的丹方是保密的,但是不知道從哪裡泄露了出去,越傳越廣,不再是什麼秘密。

首先對於神還丹感興趣的是那些煉丹師,他們都想煉製出神還丹試試,看看這種新丹藥到底效果如何,有沒有那麼神。

各方勢力對於神還丹也很感興趣,甚至連七雄都在蠢蠢欲動。

各地的煉丹師們開始煉製神還丹,然後遇到了一個難題。

他!們!買!不!到!鐵!脊!草!了!

這還煉製個毛線啊! 不過只是瞬間,那股溫熱就離開,取而代之是大佬面帶笑容,和那蠱惑人心的嗓音,「早安口勿,以後每天都要,既然你害羞,那就讓我來。」

姜小時完完全全就被大佬那絕美的笑容給迷惑到了,居然乖乖的點頭。

傅辰修滿意的鬆了松雙臂,有啄了啄她粉粉的臉蛋,「起來了,五叔在大廳等你。」

……

大約大半小時后,姜小時收拾整理好自己,就下樓,大佬破天荒的沒有穿他的西裝,而是穿了一身她看起來覺得很奇葩的衣服。

衛衣加工裝褲加小白鞋,額頭上的幾根碎發,看起來是那麼不倫不類,這個形象,更加確定了他被阿飄附身了,不然一大早對自己那麼溫柔,語氣也不是那麼的強勢,姜小時嘴角抽搐的上前,圍著大佬轉了好幾圈,嘴裡絮絮叨叨念著傅辰修聽不懂話語。

傅辰修冷眸一眯,單手就抓住姜小時手腕,沉聲道,「小時,你在做什麼?」

姜小時一臉焦急的盯著大佬,忽然想到老家有一種辦法去除阿飄,立馬就對著大佬的額頭狠狠的撞去,大聲呵斥,「何方妖怪快快退出,不然等一會兒不要怪貧道收了你。」

傅辰修俊臉額頭被撞的一片緋紅,俊臉一沉,太陽穴的青筋突突直跳,語氣暴戾,「姜小時,你在那裡學的邪門歪道?」

姜小時小身板先是一抖,隨後就是放鬆的吐了一口氣,雙眼放光,一下激動的抱住大佬,「五叔,你剛才被阿飄附身了,不過我剛才幫你把阿飄趕走了,你放心你不會有事的,你看阿飄附身後的你,居然學大學生的穿搭,五叔你還是去換了吧。」

傅辰修俊臉一黑,推開姜小時,臉臭的跟吃翔一樣,就跟一道瘋一樣,轉身上樓。

「……」一臉懵逼的姜小時。

……

衣帽間

傅辰修俊臉緊繃,咬著牙齒,冷幽幽的說著話,「趙花顏,你出的什麼主意。」

而電話那端的趙花顏憋著笑,實屬不容易,他也沒有想到姜小時會以為老大阿飄附身。

回想起,昨晚老大跟自己打電話,問他怎麼樣才能吸引住小姑娘的目光,不用問也知道那個小姑娘是姜小時啊!

小姑娘都喜歡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帥哥,而傅辰修比姜小時大了整整十歲,雖然顏值在那裡,但是跟姜小時站在一起怎麼都會有一種爸爸跟女兒的視覺感,他就讓自己那些當紅的小鮮肉,發了一些私服穿搭給傅辰修,打死他都沒想到姜小時反應是那樣的,真的差點就沒有憋住笑。

「老大,或許小時看慣了你平日里嚴謹,矜貴,一絲不苟的穿搭,你的跨越突然很大,她有點接受不了,不過這不是什麼大事,你不是說今天你好好的溫柔的跟小時說話,小時臉紅了嗎?說明我跟你說的方法還是有用的,只是這個穿搭你現在可以劃掉。」趙花顏求生欲極大的說著。

傅辰修視線落在地上那堆衣服上,眉心擰緊,隨後彎腰,衣服最後的歸宿就是垃圾桶。 剛剛誕生的神還丹,其中的主料是鐵脊草,而且無法用別的草藥替代。

原本鮮有人問津的鐵脊草,一下子成為了炙手可熱的搶手貨,各地都在大力收購,但是誰都買不到太多,因為七雄國內的鐵脊草都被星雲盟給買走了,外面所剩無幾。

鐵脊草生長很慢,一年一茬,等下一波鐵脊草長成,還要很久,根本來不及。

之前把鐵脊草賣給星雲盟的商人,現在又動了把鐵脊草買回來的心思,而且有些後悔了。

鐵脊草如今身價倍增,遠遠不止五百兩黃金!

一些嗅覺靈敏的商人,猜到星雲盟可能提前知道了這個商機,所以才會大量囤積。

經商之道,頭腦固然重要,消息也很重要,一個消息可能帶來巨大的利益。

那些急於倒賣賺錢的商人,紛紛把目光對準了星雲盟,如狼似虎。

陸續有一些商人登門拜訪,要向星雲盟求購鐵脊草,結果全都鎩羽而歸,不管開多高的價格,連一片草葉都別想帶出門。

想買鐵脊草?

門都沒有啊親!

雙十一都沒用!

當初商人們把鐵脊草賣給星雲盟的時候,那叫一個乾脆利落,來多少收多少,甚至把一些成色不太好的都收了。

現在的情況完全翻轉,商人們想花大價錢從星雲盟收購鐵脊草,結果一株都買不來。

奇貨可居,星雲盟擺明了是要哄抬價格,坐等發財,讓那些主動上門的商人們恨得牙根痒痒。

「悲劇啊!早知道我之前就不把鐵脊草賣給星雲盟了,自己留著多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