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沒有可能!」埃爾格斯搖了搖頭,「那孩子的體質,可是聖*詹妮大人親自查探過的,沒有任何魔法與鬥氣修鍊希望的。」

黛藍伊不說話了,其實在她心裡,還有一句話沒有說出來。

萬一戴維,修鍊的並非魔法與鬥氣呢?

不得不說,黛藍伊作為母親,其直覺有的時候還是很準確的,戴維修鍊的,的確並非魔法與鬥氣,而是獨一無二的太初混沌訣。

此時,戴維的宿舍中,戴維仍然盤坐在床上,不過地上組成法陣的魔獸晶核,已經變得有些暗淡。

因為戴維已經在這裡盤坐不動,修鍊了三天。

整整三天,戴維都沒有挪動哪怕一下,就這樣瘋狂的修鍊著,當紅日又一次漸漸西沉的時候,他終於緩緩睜開了雙目,眼中有著掩飾不住的欣喜之色。

巒岱後期了。

這一次進階,實在有些出乎戴維的意料,他本以為,自己最少還要十來天,才能達到巒岱後期,卻沒想到這麼快就進階了。

抬起左手,攤開手掌,在戴維的掌心中,赫然有著一枚足有半個拳頭大小的,散發著極為深厚魔力波動的魔獸晶核。


正是戴維和萊蒂維婭,上一次從克里斯家族的迪克那裡,敲詐而來的那一枚七級魔獸晶核。

看著這枚七級魔獸晶核,戴維自語道:「沒想到在修鍊時,同時吸收魔獸晶核中的能量,真的能加快修鍊速度,看來青龍所說,果然不假。」

原來,就在戴維修鍊之時,突然想起,青龍的信息中曾經說過,修真者可以通過吸收靈石中蘊含的天地元氣,來增進法力。而通過布置法陣,戴維已經知道,魔獸晶核,完全可以代替靈石,那麼,自己在修鍊時,能不能像青龍所說一樣,同時吸收魔獸晶核中的能量呢?

想到這裡,戴維馬上從混沌空間中,取出了那枚「打劫」來的七級魔獸晶核,拿在手中,同時運轉法力。

甫一運轉法力,戴維只覺天地元氣湧入自己身體的同時,左手所持七級魔獸晶核中的能量,也如同長江大河一般,從左手手心,狂湧入體內,瞬間與自己體內的法力融為一體,自己的法力,以極為驚人的速度在增長著。

就這樣,僅僅用了三天,戴維便從巒岱中期,突破至巒岱後期的境界。

緩緩吐出一口濁氣,戴維只覺神清氣爽,修鍊和突破的感覺,實在很是美妙,又感受了一下魔獸晶核中的能量,不愧為七級魔獸晶核,即便戴維如此吸收,其中的所蘊含的能量,也不過被吸收了十分之一左右。

看來這個魔獸晶核,足以支撐自己修鍊至巒岱期巔峰,甚至突破至融赤期。

肚子忽然傳來一陣「咕咕」聲,戴維這才想起,自己已經三天沒吃東西了。

修真者只有修鍊至潛落期,才能徹底離開對食物的依賴,只依靠平時吸收的天地元氣便可正常生活,而在此之前,還是需要吃一些食物的。

活動了一下筋骨,戴維正要起身,忽地,地面上的魔獸晶核發出了一陣輕微的波動。

有人在外面觸動了禁制。

小聚靈陣,不僅能夠隔絕氣息和加快聚集天地元氣速度,同時還能在周圍布下一層禁制,只要有人經過,便可觸動這一禁制,戴維馬上便能感覺到。

當初為了修鍊,戴維選的宿舍,很是偏僻,按說不會有人路過這裡。是誰?難道是薩米麗那小妞,三天沒有找到自己,竟找上門來了?

這一層禁制,只能起到示警作用,卻沒有任何防禦能力,很快,戴維便聽到一個輕微的腳步聲來到了自己門前。

戴維以最快的速度收起了周圍的魔獸晶核,這時門外也傳來了敲門聲。

「戴維,你在嗎?」

一個女子的聲音在門外響起,不過聽到這個聲音,戴維心中大喜。

是萊蒂維婭。

連滾帶爬的跳下床去,戴維三步並作兩步,跑到門前,打開了房門。

門外,一襲白色長裙的萊蒂維婭俏生生站在那裡,在夕陽的映襯下,恍若一朵潔白的雪蓮。

微微一笑,如百花綻放,萊蒂維婭望著戴維道:「怎麼?不請我進去么?」

「啊?哦……快請進,嘿嘿。」戴維傻笑著,有點手忙腳亂的將萊蒂維婭讓到了屋中。

關上房門,戴維剛剛轉身過來,一個溫香軟玉的嬌軀,頓時撲到了他的懷中。

萊蒂維婭雙手,緊緊環在戴維腰上,頭深深埋在戴維胸口,喃喃道:「戴維,我好想你,好想你……你抱緊我,抱緊我,好不好?」

望著懷中的伊人,戴維忽然覺得有些心疼,他一把摟住萊蒂維婭的纖腰,將下頜貼在萊蒂維婭的額頭上,左手撫摸著萊蒂維婭如緞子般柔順的長發。

懷中的伊人,雙手緊緊抱著戴維的腰,箍的那麼緊,似乎想要將她的整個身體,都揉進戴維的身體中。

兩個人,就這樣靜靜的抱著,不過很快,戴維便察覺到了不對。

懷中萊蒂維婭俏臉倚著的地方,竟然有些微濕。

戴維心中大驚,怎麼回事?這小妞怎麼哭了?

雙手扳住萊蒂維婭秀逸的雙肩,一把將萊蒂維婭的俏臉扳到自己面前。果然,萊蒂維婭的如秋水一般的眼中,已是飽含淚水,豆大的淚珠,還在不停的從她美麗的雙眸中流淌出來。

「怎麼了!怎麼了萊蒂維婭!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戴維看著萊蒂維婭焦急道,懷中佳人這麼一哭,戴維頓時有些六神無主起來。

「沒有……」萊蒂維婭想抹去眼中的淚水,不想卻越抹越多,淚水便如同斷了線的珠子一般流個不停。

見萊蒂維婭這般模樣,明顯是受了委屈,戴維大怒:「哪個混賬,敢欺負我的萊蒂維婭,少爺我一定將他碎屍萬段!」

「沒有,真的沒有!」萊蒂維婭從來沒有見過戴維暴怒的模樣,害怕的同時,心中也有點小甜蜜,連忙擺手道。

「那你怎麼哭了?」戴維一邊伸手拭去萊蒂維婭臉蛋上的淚水,一邊道。

「我……我……」萊蒂維婭看了戴維一眼,低下頭又倚在戴維的懷中,輕聲道,「我三天前,去了一趟商業區。」

「啊?」 重生之農女曉燕 ,三天前去商業區……

我的天!!!

戴維忽地想起來了,自己和薩米麗,好像就是三天前去了商業區。

這時,懷中的萊蒂維婭已經繼續說了出來:「我本是去路易斯家族的商鋪,為聖*詹妮大人取一些魔法物品以實驗魔法,沒想到……」她的眼圈又有些發紅,「我在街上,看到了你……和一個女孩在一起……」

說到這裡,她再也忍不住,「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戴維有些心疼,又有些汗顏,很顯然自己被抓了個正著,如今萊蒂維婭沒有大吵大鬧,只是獨自流淚,戴維覺得,自己實在太對不起這麼善良的女孩了。

一把將萊蒂維婭抱在懷中,戴維溫言軟語道:「萊蒂維婭,你誤會了,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樣子啦!」

「那……她是誰?你為什麼……為什麼和她在一起,還那麼親密的樣子。」懷中的萊蒂維婭有些抽噎道。

暈,哪有那麼親密。

「傻丫頭,不要哭啦!那個煩人的女人,我都快煩死她了。」戴維輕撫著萊蒂維婭的後背道,「哦,對了,那煩人的女人你也認識的。」

「啊?我也認識?」懷中的萊蒂維婭抬起頭,一臉不解的望著戴維。。

… 87_87161「她啊,說出來一定會讓你大吃一驚的。」

戴維說著,忽然嘿嘿道:「傻丫頭,沒搞清楚情況,就哭得昏天黑地,嚇得我現在心還在撲通撲通跳呢!」

他眼珠一轉,壞笑道:「把我嚇成這樣,你怎麼補償我呢?」

萊蒂維婭俏臉頓時有些暈紅,她忽然探起身來,飛快的用櫻唇在戴維臉上啄了一下,緊接著馬上又將頭,深深埋在了戴維胸口。

被佳人這麼「偷襲」了一下,那種濕濕軟軟的紅唇印在臉上的感覺,只讓戴維舒爽的差點喊出聲來。

只聽萊蒂維婭,在戴維懷中喃喃道:「我……三天前我看到你和那女孩在一起,我覺得心好痛,第二天我本想來找你,可正好聖*詹妮大人有事情要我幫忙……」

「過了那一天,我突然有些害怕起來,怕來找你以後,會聽到我最怕的消息,這兩天,我一直心不在焉,修鍊也沒有力氣。聖*詹妮大人見我心情不佳,才特意讓我今天出來放鬆一下,散散心的。」


「我想來想去,還是來找你了,即便是最壞的消息,我也想讓你親口告訴我。」萊蒂維婭抬起頭,眼中的神情似乎要將戴維融化,「對不起,戴維,我不應該懷疑你的。」

這一番話,感動的戴維差點哭出來,這傻丫頭,真是善良的有些過分。望著萊蒂維婭精緻如玉的臉孔,紅潤的嘴唇,戴維忍不住,俯身就吻了下去。

突然印在自己櫻唇上的嘴唇,讓萊蒂維婭驚得睜大了眼睛,嘴裡發出「唔」的一聲,不過很快,她便閉上了雙眼,任由戴維的雙唇,在自己嬌艷的紅唇上肆虐。

萊蒂維婭的嬌唇又濡又軟,吻上去有著說不出的舒服,第一次和一個女孩如此親密,戴維有些生澀地吻著萊蒂維婭,雙唇不斷地在萊蒂維婭鮮嫩的紅唇上進攻,萊蒂維婭雙眸緊閉,長長的美麗睫毛微微顫抖著。

戴維一點點撬開萊蒂維婭如編貝一般的玉齒,貪婪地吸吮著她那丁香小舌,只覺檀口芬芳、嫩滑無比,懷中的佳人身子漸漸變得滾燙,已在戴維的侵犯下開始動情。

戴維雙手,開始不斷地在萊蒂維婭秀美的玲瓏嬌軀上遊走,一隻手由纖腰,滑向萊蒂維婭渾圓的臀瓣,另一隻手,緩緩向上,朝著萊蒂維婭的衣襟內探去。

萊蒂維婭似乎感覺到了什麼,雙手環住戴維的脖頸,不安地扭動著身子,口中發出一陣陣意亂情迷、無意識的嬌喘,更是刺激的戴維雙目都開始變得血紅起來。

便在此時,戴維的肚子忽地發出「咕」的一聲,接著又是「咕咕咕」一陣如雷般的響動,在靜謐的房間中分外刺耳。

突然出現的響聲,讓二人都有些清醒,萊蒂維婭忽然「啊」的發出一聲驚呼,從戴維的懷中跳了出來,臉已經紅的快要滴出血來。

戴維也有些尷尬,望著萊蒂維婭衣衫凌亂、鬢髮不整的樣子,說不出話來,心中卻早已將自己這不爭氣的肚子罵了個狗血淋頭,早不響晚不響,偏偏在最為關鍵的時候響,真是可惡啊!

萊蒂維婭低著頭,不敢看戴維,雙手扭住裙角不停的攪動。戴維乾笑了兩聲,走上前拉住萊蒂維婭柔嫩的小手,訕訕道:「萊蒂維婭,對不起,剛才我……」

「不要說!」萊蒂維婭嬌嗔道,這個壞蛋,這種事情怎麼好再提,羞死人了。

不過經歷了這一下,兩人之間的誤會,似乎已經煙消雲散,感情卻更加深了一步,戴維忽然有些自嘲地朝自己的肚子一拍,裝作恨恨道:「這可惡的傢伙,只不過三天沒喂它,就開始起來!」

「啊?」萊蒂維婭一驚,望著戴維道,「你三天……你整整修鍊了三天嗎?」

戴維點點頭。

「不過也值得了,突破了一個小境界,現在我的實力,應該在五級左右。」他忽然寵溺似的捏了捏萊蒂維婭的小瑤鼻,壞笑道,「小寶貝,你再不努力,我就要超過你了哦!」

「去你的!誰是你的小寶貝!」萊蒂維婭嗔怪地白了戴維一眼,嘟起小嘴道,「才沒有!」

她忽然將小手從戴維手中抽出來,後退兩步,一聲嬌叱。

剎那間,一股極為強大的精神力和魔法力,頓時在整個房間彌散開來,空氣中的魔法元素開始變得極為活躍,尤其水元素,彷彿一個個活了一般,從四面八方不停地朝萊蒂維婭的身邊聚集。

戴維猛然睜大了眼睛。


六級!這是六級魔導師,才能有的精神力和魔法力!

這……這怎麼可能?要知道,幾天前,萊蒂維婭只不過是五級魔導士後期而已,還沒有達到五級魔導士巔峰,怎麼可能在這麼短短時間內,接連突破?

他指著萊蒂維婭,有些說不出話來,期期艾艾道:「你……你突破到六級了?」

「是呀!」萊蒂維婭得意地昂起頭,「我在聖*詹妮大人那裡,只用了五天,就突破到了六級魔導師的境界,連跨一個小境界和一個大境界,連聖*詹妮大人,都吃驚的不得了呢!」

「詹妮大人為我檢查過身體,她說,我的體質,好像發生了一種極為奇妙的變化,不過具體是什麼變化,她也說不出來,說是要查閱一下以前的魔法手札。」萊蒂維婭收起精神力,漫天的魔法元素開始消散,她慢慢走到戴維面前,倚在戴維胸前,玉手撫上戴維的胸口。

只聽萊蒂維婭輕聲道,「自從那一次在亞羅山脈,你為我療傷以後,我便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了很大的變化,似乎對魔法元素的感知力,有了一個質的飛躍,而經過那次魔法反噬以後,這種感覺更為清晰。我知道,一定是你體內那古怪的力量,改變了我的體質,戴維,謝謝你!」

「傻丫頭,說什麼謝啊!」戴維攬住萊蒂維婭的香肩,「為了你,就算粉身碎骨……」

「不要!」萊蒂維婭趕忙用小手捂住了戴維的嘴,「我不要你為我做什麼,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就很開心了。」

這時,戴維的肚子,又不合時宜的「咕」了一下,戴維笑笑,對萊蒂維婭道:「好啦!我可是餓的受不了了,你也餓了吧?我們去城裡吃飯,順便慶祝一下你晉級六級魔導師,好不好?」

「嗯!」萊蒂維婭乖巧的點了點頭。

帝都的商業區,除了有數不清的魔法師和武者商鋪以外,在商業區的最東側,還有一大片區域,遍布著酒館、餐廳,是帝都民眾勞作一天以後,消遣的最佳場所。

此時,在這一片區域最大的一間餐廳的一個精緻典雅的包間中,戴維和萊蒂維婭正相對而坐。

「什麼?薩米麗?」萊蒂維婭有些吃驚的望著戴維,「她怎麼來咱們羅伊帝國的帝國皇家學院了?」

「這個……」戴維苦笑著摸了摸鼻頭,「你還記得咱們在亞羅山脈,被薩米麗擊昏,等到醒來時,她和那名斗皇都已經不見了蹤影么?」

「嗯。」萊蒂維婭點點頭,又疑惑道,「可是, 將女重生:皇上別放肆 ?」

戴維望了望周圍,雖說這種包間的隔音效果很好,可接下來自己要說的,可是驚世駭俗的事情,正琢磨是不是要布置一個隱匿法陣,旁邊萊蒂維婭卻已經會意,縴手一揮,頓時一片薄薄的水藍色光幕,將整個房間罩住。

讚許的看了萊蒂維婭一眼,戴維小聲道:「你還記得我跟你說過,我得到了一種來自異世界的修鍊方式么?」

萊蒂維婭點了點頭,只聽戴維又道:「這套修鍊法訣,是我得自一個……呃,一個物品,而在那物品中,封印著一頭魔獸。就是這頭魔獸在我生命受到威脅時出來,驚走了薩米麗和那名八級斗皇。」

「啊?」萊蒂維婭以手掩口,低聲驚呼,「能夠驚走八級斗皇的魔獸,難道是九級魔獸?」

「不是。」見萊蒂維婭面色稍霽,戴維又接了一句,「它現在的實力,最少等於我們大陸,傳說中的半神級別。」

「什麼?!」萊蒂維婭驚得小嘴微張,半晌才緩過來,喃喃道,「半神……」

「可惜,它上一次強行掙脫封印,大耗元氣,如今已經沉睡,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醒來……」

「好了戴維,不要說了!」萊蒂維婭急忙打斷了戴維的話,「這……對不起戴維,我不應該問的,對不起,對不起!」

很顯然,萊蒂維婭也已經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若是有人知道,戴維的體內竟然封印了一個如此強大的魔獸,戴維的下場可以想象。

想到這裡,萊蒂維婭愧疚的都快哭出來了,望著戴維,萊蒂維婭有些泫然欲泣道:「對不起,戴維,我……我不應該問這麼多,嗚嗚!」

「怎麼又哭起來了!」 透視兵王在都市 ,坐到萊蒂維婭旁邊,將萊蒂維婭攬在懷中,「又不是你逼我說的,再說,這不是有魔法結界嘛,別人不會聽到的啦!」

「可是……可是……」萊蒂維婭嗚咽道,「我怕……我怕被別人知道,會對你……嗚嗚!」


戴維看著懷中哭的梨花帶雨的萊蒂維婭,心中愛憐不已。

這個傻丫頭!。

… 87_87161良久,萊蒂維婭才止住哭泣,抬頭望著戴維,萊蒂維婭忽然鼓起勇氣,檀口一下吻上了戴維的嘴唇。

戴維先是一愣,緊接著便用力抱住萊蒂維婭,不顧一切的瘋狂擁吻起來。

這一吻,直吻得天翻地覆,直到萊蒂維婭都有些喘不過氣來,嬌喘連連,戴維才放開萊蒂維婭,望著佳人有些紅腫的嘴唇,戴維嘻嘻笑道:「好香!好甜!」

「討厭啦!」萊蒂維婭嬌羞無限,輕輕捶了戴維胸口一下。

只聽戴維又道:「薩米麗就是為了弄清我體內到底有什麼秘密,所以才想方設法接近我,這幾天差點沒把我煩死。」


「哼,有個大美女整天纏著你,我看你不是煩死,是美死了才對吧?」萊蒂維婭一撅小嘴,不滿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