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沒什麼,給個聯繫方式唄,有需要聯繫他。」

謝嬈笑道:「他很忙的,你別去打擾他,有事聯繫他工作室就好。」

謝容桓嗤笑:「德行!」

…………

顧念和齊放簽了合同收了定金之後整個人還是有點不真實,齊放太能吹了,將她誇得天花亂墜,彷彿她就是這世上僅存的唯一大設計師,別人都只配仰望着她一樣。

雖然不知道這個人真實目的到底如何,但是合同白紙黑字不會騙人,她表示會在合同規定的日期之內給他交稿子。

日子還是這樣過着,那一丁點兒漣漪並不能掀起什麼大的風浪,也不是誰離開了誰就不能活,相比於第一次分手那樣深重的怨恨,如今的顧念倒是平靜了很多。

只不過很多時候,恨著的話還代表着有感情。

一旦平靜,那麼就徹底再無聯繫了。

江亦琛依舊是高高在上江城集團的總裁,他從來不會將私人的感情帶到工作之中,永遠都是冷漠的工作機器,彷彿沒有什麼能夠影響到他的。

而關於他訂婚的事情,由於本人一直沒消息,於是便也漸漸沉寂了下去,一段時間都沒有什麼人在討論。

三月份的時候,暹羅公主和南洋葉家的婚禮如期舉行。

暹羅王室和和掌控經濟命脈的葉家聯姻,無非就是為了對抗暹羅軍方。

而掌握暹羅實權的安諾將軍也公開表示了對這一對新人的祝福。

雅琳公主長得很西化,濃眉深目氣質溫婉中卻也大方明艷,而葉西洲則是完全的東方美,線條比一般的東方男人要精細許多,像是漫畫之中線條精緻的美少年。

只不過,婚禮當天,便出了事情,婚車被襲,場面一度十分混亂,這場原本全國期待的王室公主與當地世家大族的婚禮卻這樣寥寥的收場。

最後消息出來,公主與駙馬皆無大礙,但是現場確實有人受傷,至於是誰,媒體沒有進一步報道。 「為什麼!」

衛淼淼整個人都懵了。

不對,就是不對,現在一定有哪裡不對勁。

來之前北柯姐姐明明說過的,就算是她哥不好搞定,但是唐沐晴的個性還算是柔軟的,絕對不會輕易的拒絕她,只要搞定了唐沐晴,就可以搞定衛北霆,現在的局面和北柯姐姐之前說的完全不一樣。

衛淼淼試探著看向唐沐晴。

一定是她說錯了什麼話,讓唐沐晴不開心了,才會讓這個北柯姐姐眼中好脾氣的女人,這一刻連幫助她這麼簡單的事情都不願意做。

可是……

問題到底出現在哪裡了?

衛淼淼就算是絞盡腦汁,也想不到。

「為什麼?」疑問的聲音再一次響起,只不過這一次開口的人換了一個人,是衛北霆。

唐沐晴的個性,衛北霆了解的。

在別人面前,是凌厲的。

實際上。

那只是一隻刺蝟,在面對未知的人時,豎起了保護自己的刺。

但是他的家人,對於唐沐晴來說,不應該是需要豎起刺的人。

況且。

唐沐晴之前對衛北柯的態度也很好,怎麼到了衛淼淼這裡,就完全不一樣了。

衛淼淼到底怎麼唐沐晴了。

這一刻,衛北霆也很好奇。

對上衛北霆疑惑的目光,唐沐晴也只是不甘心的撇了撇嘴,卻認真的看著衛淼淼,很是認真的說道,「我不知道你和衛北霆之前的相處是什麼模樣的,但是衛北霆是你的哥哥,你還需要尋求衛北霆的幫助,你不應該對衛北霆那麼不尊重,因為你對衛北霆不尊重,所以我不會幫你。」

衛淼淼傻了。

衛北霆聽著唐沐晴的話,也有些懵。

唐沐晴已經沒有之前的記憶了,這段時間裡,他把所有的空閑時間都放在了唐沐晴的身上。

目的。

就是希望兩個人的感情可以回到之前那樣。

唐沐晴可以看著他,很是溫柔和眷戀的喊他一聲北霆。

原本在衛北霆的眼裡,幾乎都快要成為了不可能的事。

沒想到,突然之間,他就這麼看到了唐沐晴的溫柔。

不知道要怎麼接話的衛淼淼求助的去看著她哥,誰知道衛北霆只是牽起唐沐晴的手,「你說不幫她,那我們不幫就好了,像是衛淼淼這樣的小丫頭片子,沒有了我的幫助,肯定會被抓回去結婚的,我倒是覺得,回去結婚對著丫頭來說,也是有些好處的。」

唐沐晴配合著開口,「什麼好處?」

衛北柯理不直氣也壯,「自然是字面上的好處,她回去結婚了,聯姻可以給衛家帶來一部分的利益,更重要的是,以後就不會有來來挑撥離間,建議你和我離婚了。」

衛淼淼:「……」

所以,現在不光是嫂子不幫她。

就連她哥,也開始嫌棄她了。

意識到這一點以後,衛淼淼整個人更加的欲哭無淚。

可憐巴巴的看向衛北霆,開口說道:「哥,我真的知道錯了,只要你讓我留下來,我就乖乖的聽話好不好,沐晴姐,我和你保證,我真的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以後我絕對不會對我哥有一絲半點的不恭敬,他是我哥哥,那就是我的長輩,我一定會態度良好的。」

對於衛北霆這樣的態度,唐沐晴也不知道如何開口了。

只能抬眼去看衛北霆,等待著衛北霆接下來的反應和答案。

衛北霆看了眼時間,「我讓蕭博先把飯送上來,邊吃邊說吧。」

幾個人坐定。

洛白也過來一起吃飯,看到衛淼淼還很開心,「難得看得你這麼乖巧,是不是因為結婚的事情來求你哥了,有求於人,也要乖巧一點。」

衛北霆開口道:「不是因為我。」

衛淼淼的乖巧不是因為衛北霆?

除了衛北霆,還有人可以治得了衛淼淼?

洛白驚了。

不過……

左思右想,也想不到那個人可能是誰,一抬眼就看到了正在吃飯的唐沐晴,略帶驚恐的質疑著,「搞定了衛淼淼的人,不會是你吧?」

不應該啊。

唐沐晴最近一段時間的表現,溫柔可人。

和那種大魔王的形象完全不沾邊的,衛淼淼怎麼可能會害怕一個看起來這麼溫柔的唐沐晴,完全沒有任何的道理可言,一定是他想多了。

這邊。

洛白的心裡還在很努力的找借口幫唐沐晴開脫著,就看到唐沐晴笑吟吟的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就是我,剛剛我說了淼淼。」

洛白:「……」

唐沐晴現在這麼可怕了?

衛北霆開口,語氣中還帶著淡淡的得意,「衛淼淼剛剛對我不尊重,沐晴幫我教訓了她。這是老婆對於老公的愛護,你不懂。」

聽到「老婆」這兩個字,唐沐晴的臉頰更紅了。

低頭吃飯,臉都快要埋到碗里了。

洛白一臉驚嘆的看著唐沐晴,直接豎起了一個大拇指,「虧我之前還覺得你這樣的性格稍微有些溫柔,要是以後到了衛家,可能要被欺負。」

「沒想到啊唐沐晴,你居然連衛家的小魔王都可以搞定,我想不到還有什麼事情,是你搞不定做不到的了,你這個女人,太厲害了一些。」

唐沐晴的表情依然冷淡,沒有說什麼,更沒有做什麼。

只是低頭看著自己的飯碗。

衛北霆給唐沐晴倒了一碗羊肉湯:「暖暖胃,你最近胃不太好。」

一邊的衛淼淼一臉的驚嘆,「哥你居然還會關心人!」

衛北霆關心唐沐晴,在洛白這裡早就不是什麼罕見的事情了,不過衛淼淼有些奇怪,洛白很是好奇的看著她,「衛淼淼小姐,可以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你怎麼突然這麼規矩的喊衛老大一聲哥了,我怎麼就這麼不習慣,沒大沒小才是你的風格啊。」

衛淼淼這個毛病,是從小到大的。

哪怕是每一次她這麼喊時衛北霆都會皺眉,可是這麼多年下來,也沒有看到這小公主真的把衛北霆的感受放在心上,這次是怎麼了,吃錯藥了嗎,開始規規矩矩的喊哥?

洛白的目光落在衛淼淼的身上,滿是探究。

想不明白,這裡到底出現了什麼問題。 慘淡的月光下。

豺狼人營寨內到處都燃燒着暗紅色的地獄之火,熊熊烈火將整個夜空映照得好似被鮮血染紅,浮現出一片詭異的暗紅色。

濃郁的硫磺味兒混雜着各種屍體被燒焦的嗆人味兒充斥在這個即將化為廢墟的營寨各個角落。

瀰漫的滾滾濃煙中,竄過一個個掩鼻抹淚的豺狼人身影,哀嚎與嗚咽聲此起彼伏,這些裹挾着火苗的焦黑身影,被無處不在的火焰將他們旺盛的毛髮烤得全身枯焦。

他們只能在絕望的呼嚎聲里,面對身後緊追不捨的火舌,像無頭蒼蠅一樣慌亂逃竄。

九環法術:流星爆!

作為施法者等級至少需要18級才能掌握的大範圍攻擊法術,它的破壞力是毋庸置疑的。

如今,再配合提夫林種族三個增益專長的加持,使其附帶地獄之火特性,讓這八顆流星般的火球在墜地爆炸之後,仍然能夠在地面殘留着許許多多無法熄滅的火焰,繼續發揮它的餘熱。

而且又經過邪術師對法術傷害和範圍的調控,成功讓法術在降低傷害的前提下,大幅度提高了它的轟炸範圍,直接讓豺狼人營寨看起來就像被密集的空對地導彈輪番洗禮一遍。

畢竟大多數豺狼人的挑戰等級也就2級左右,即使是法術傷害被刻意降低,他們那脆弱的生命,在爆炸的瞬間也會化作一堆毫不起眼的飛灰。

總之,在這道九環塑能系法術的餘波中,只要是實力低於三階的豺狼人,就算是僥倖存活下來,也很難在持續燃燒的火焰中成功逃出這座各個角落都被烈火燃燒的營寨。

如果你此時有幸漂浮在半空的話,除了可以目睹到豺狼人營寨宛如恐怖地獄的慘烈畫面,還可以看到最讓人觸目驚心的一幕,也就是營寨內被流星墜地后炸出的八個直徑近五十米的圓形大坑。

八顆流星在施法者完美的控制中,均勻地分散在整個營寨的各個角落,直接導致豺狼人營寨中沒有一處未被爆炸的餘波覆蓋。

這裏已經成為了一片燃燒着地獄之火的營寨,濃厚的硫磺氣息混合著豺狼人凄厲的哀嚎聲,隨着凜冽的狂風飄向大劍痕山脈的最深處,彷彿在向所有邪惡的類人生物發出致命警告:這就是侵略者的下場!

豺狼人作為惡魔儀式轉化而成的遺產,他們沒有一個是無辜的,他們從頭到腳、從裏到外,無時無刻都在渴望着無謂的殘殺與破壞。

「轟隆隆!」

這時,營寨的最中央,一尊即將竣工的豺狼人之王耶諾古的雕像轟然倒塌在一片火海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