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母親,難道又有人來咱們藍家,向葉子提親?」小欣狡猾的眼珠子一轉,立即微笑的道。

有深意,還狡猾了。

在場所有人都這麼想。嘗試到這丫頭厲害的葉飛,只是苦笑捂嘴,至於那猴子少年和老頭也互相對視。

至於藍霸天和李秀珍臉色黑了下來。兩個女兒,小女兒單純如白紙,的女兒狡猾如狐狸。這個時候這個死丫頭居然直接把妹妹拿出來做擋箭牌。這也太不夠義氣了。

「不是的,不是的!姐姐,他們不是向葉子提親來著,是向姐姐提親的。葉子才十四歲,還沒成年……」葉子趕緊跳了出來,揮著小手臉蛋紅彤彤的解釋。

似乎一副怕姐姐誤會的樣子。畢竟天玄大陸上,男子十六歲成年,女子十五歲成年。葉子不到十五,自然算不上成年。就算有人想向她提親,也必須得忍下一兩年。

聽了妹妹的話,小欣嘴裡咬牙切齒。對妹妹的恨簡直就如同滔滔江水,一發不可收拾。那雙毒辣的母親狠狠盯著葉子胸前,恨不得立即捏暴那對東西。


這個死丫頭,還真以為自己不知道,現在是個傻瓜都能看出,自己是隨便找借口開脫。可這丫頭到好,居然傻頭傻腦的解釋了出來,這不是給自己找不到下台的路嗎?

再說了,小欣這麼做,其實也是在告訴葉飛,她不會喜歡別人滴。

「哼!」小欣怒了,怒了之後,後果很嚴重,怒意的眉宇轉到了那青年的身上,怒怒的道:「就是你想向本姑娘提親的?」

正處於驚訝中的猴子腦袋少年,一聽小欣這話,立即站了起來,微笑尊敬道:「在下侯敬塞,久仰藍姑娘已久,特意前來拜訪。不知……」

「不知什麼?」小欣直接怒色道。

「不知……姑娘可願與在下相識相知……」侯敬塞也不過是一個十八歲的少年,臉皮薄的狠,加上又是大家族少爺,哪像小欣這樣臉皮厚的,被這麼一問起,立即緊張了起來。

「廢物!」小欣瞪了他一眼直接無情道:「從哪裡來,滾哪裡去。你的好意,本姑娘心領了,可是本姑娘卻不喜歡這種沒用的男人。」

「你……」

那七星惡魔的老者立即臉色一紅,手朝著椅子上有啪,坐下的椅子化為了粉碎。


「小欣……」

同時藍霸天對著小欣怒喝一聲。憤怒的站了起來。

「侯兄,小女剛才無禮,得罪在先,還請恕罪。」藍霸天立即走下台來,一臉歉意的對著老者抱拳。

「藍老爺多濾了。正如藍姑娘所言,我家敬塞何德何能配的上藍姑娘。」那老者帶著急切的諷刺,彷彿看向小欣更像是看一個嫁不出去的剩女。

「侯兄,你這是……」藍霸天自然知道這老頭的意思是什麼。

老頭冷冷看了一眼,沒有好臉色道:我家敬塞可比不上這位公子,「看看這位公子多有形,白色髮絲,背背古琴。嘿嘿!這可謂是少女殺手啊?哈哈!」老頭蔑視瞥了葉飛一眼,張嘴哈哈大笑。


在大笑之下,藍霸天臉色極為難看。被他這麼一說,不是說他教女無方嗎?更讓他無法忍受的是,他居然當著自己的面,絲毫不給臉。

「好了,敬塞啊?人家這麼好的姑娘可不是你能配上的,走吧!咱們爺兩隨便去街上找個姑娘?」

「三爺爺教訓的是。」原本一臉怒意的侯敬塞立即哈哈大笑。

「走!藍家,可不是咱們侯家攀得起的。」

說完,兩人哈哈大笑轉身離去。

原地氣的藍霸天臉色極為難看。可是他知道,就算再火,也必須忍受,否則被傳出去。將來自己女兒就別想嫁了。俗話說的好,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不僅是藍霸天很怒,就是小欣乃至葉飛也怒了。藍家的事情,葉飛根本不想參與,可是這個老傢伙居然連自己一塊得罪,還真以為自己是街道上的小混混,隨便就能欺負?

「這位老先生?還請留步。」

就在眾人忍氣吞聲的時候,葉飛忽然轉過身來,冷冷的叫住了侯敬塞和那老頭。

「哦?還有事?」老有侯光德停下了步伐,戲謔的看著葉飛。

「自古以來,男女成婚論嫁。只有男方拒絕女方。一般情況下,女方很少拒絕男方。但是唯一有一種情況下,女方卻屢次拒絕男方,你知道這是什麼情況?」葉飛冷冷一笑。仔細的解釋道。

「什麼情況?」侯光德帶起一份怒意。

「那就是男方犯賤!」葉飛無奈的攤了攤手。

「哈哈!」

這句話一出,立即讓藍霸天乃至小欣都哈哈大笑。

本來滿臉無光,可是被葉飛一說起,不僅折轉了臉面。反給了對方一個自欺其辱的罪名。

你說人家嫁不出去?我看你才是犯賤。

「你……你……」

侯光德氣的滿臉通紅,手顫抖的指著葉飛。喉嚨里彷彿一口鮮血即將噴了出來。

「三爺爺……」

侯敬塞立即攙扶住了爺爺,他知道,今天輸的一敗塗地,而且今後他名聲不保。

「走,我們走……小子,有你的,有你的……你給我記下了。我侯家跟你沒完。」侯光德趕緊帶著侯敬塞轉身就跑,繼續留下去,簡直是出醜。

本來勝利在握。可誰知殺出了這個可惡的小子來。反讓他名聲掃地。這仇恨,著怒火徹底接下了。

名門望族,最在乎的是什麼?不是錢財,不是地位,而是面子。

眼看著侯家人狼狽離去,藍霸天哈哈大笑對著葉飛道:「年輕人,還真有你的。想不到侯光德這個老狐狸,也在你手裡吃了這麼大的虧。」

葉飛苦笑,對方的確是吃了虧,可問題是,自己可得罪了一個大勢力啊?今後肯定少不了麻煩。

「藍老爺過獎了。」葉飛抱拳一笑。

「自古英雄出少年,本座常聽小欣提起你。恩,果然是一表人才,不錯!」藍霸天微笑的拍了拍葉飛的肩膀,非常的滿意。

「好了,父親。你就別夸人家了。大哥哥都不好意思了。」小欣立即拉開了葉飛,直接道:「大哥哥,我帶你去參觀一下小欣的家,走吧……」

說著,小欣也不理會自己父母,拉起了葉飛轉身就跑。

「這丫頭,越來越不像話了……」看著小欣離去,李秀珍乾瞪眼。

「哎呀!母親,父親。葉子跟姐姐去玩,你們慢慢聊……」葉子也竊竊的朝著小欣的背後追去。

「這個死丫頭……剛回來,還沒說幾句話,又跑了。」李秀珍有些生氣。

「好了,別生氣了。女兒也不小了。隨她們去吧!」藍霸天哈哈大笑。

他身為小欣的父親哪不知道女兒的那點小心思。今天小欣這麼做,無意是做給葉飛看的。對於這些,藍霸天一直放在眼裡。

本以為這個青年沒什麼本事,可是剛才憑那些話之後,得到了他的肯定。

夜,夜色很靜。

此時,藍家許多人都已經睡了。

藍家書房內,小欣走了進來,父親藍霸天正在書桌上翻閱書籍。

「小欣啊!你來了,自己找地方坐吧!」藍霸天直接揮了揮手,吩咐女兒坐下。

兩父女之間不像父女,反更像是朋友。

「父親,你知道小欣要來。」坐到了椅子上,小欣端起一杯茶水喝了一口。

「你這丫頭,別人不理解你。父親還不理解你?表面上,你這次離家出走是為了玩,可為父卻知道你是為了另一件事。」藍霸天放下了書籍,微笑的看著小欣。

「父親這麼快就知道了?」小欣瞪大了眼珠子,趕緊放下了茶杯。

「皇甫家,司徒家都能知道。你會認為我們藍家的勢力比他們弱嗎?」藍霸天哈哈一笑。

原本皺起的眉,小欣立即鬆懈了下來。父親說的的確有理。

想了想,小欣立即正下了神來,沉吟了會道:「父親,你覺得這把天魔琴,我們該怎麼處理?女兒隱隱知道,這把琴關係到一個寶藏。若是此琴被傳了出去,肯定會給藍家帶來一場災難。」

「哎!這也是為父最擔心的啊!」提到這裡,藍霸天沉沉嘆息一聲,離開了椅子,看了看天色,「不過,你做的很對。為父你感到驕傲。只有天魔琴交到我藍家手中,才能發揮出更大的作用。」

「那父親……」小欣被父親的舉動給迷惑了。不由得站了起來。

「小欣,你覺得那個葉飛人如何?」藍霸天沒有在乎小欣的話,直接轉移了話題。

「父親,你忽然問這個做什麼?」小欣一怔,立即害羞了起來。

被父親問起這種話來,是個女孩都難免會誤會他的所說。更何況還是敏感的小欣。

「我問你他人品如何?是不是那種靠的住的男人?」藍霸天堅定的看著害羞低著腦袋看腳的女兒。

「大哥哥當然是好人了?他的人品,小心可以保證,如果說他是壞男人的話。這個世界上就沒好男人了。」小心低著小腦袋,扳手指,臉蛋紅撲撲的,嬌小的心靈如同小鹿一樣亂跳著,緊張的要死。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冰皇》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冰皇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你覺得把天魔琴交給他,如何?」

「天魔琴給大哥哥?」小欣震住了。

第二天一早。太陽剛鑽出雲霄的時候。

葉飛就內調皮可愛害羞、單純外加嫩嫩小蘿莉的葉子吵醒了。

「壞蛋,壞蛋!起床了啦!起床了啦!」

葉子蹦蹦跳跳推開了葉飛的房門,看著葉飛還在床上,直接拉開了被窩,拖走了被子,大聲尖尖嫩嫩的呼喊著。

「葉子,有事?」

葉飛擦了擦眼睛有些疲憊,這些天來,一直趕路,非常勞累。所以這一覺睡的非常長。

「當然有事啦?」葉子也不顧身份,伸出手來去拉著葉飛的手拉起他起身。然後很是奮力的叫嚷著。

「有什麼事?」葉飛穿著衣服,忙問道。

「吃飯了耶!大家都在等你。」葉子停下了動作,一臉可愛,眼珠子骨碌碌的說著。

「吃飯?」葉飛撇撇嘴,這個小丫頭還真關心自己。

不去叫別人,偏來叫自己。

「大哥哥,你醒了。」葉飛剛穿好衣服,小欣就奔跑了過來。拉住了葉飛的手。

「恩!」

葉飛有些尷尬,有這對活寶姐妹,還真受罪。

「對了,大哥哥。今天陪小欣去學院好不好?小欣都有半個月沒去學院了,肯定會被老師責罵?」小欣拉起了葉飛朝著外面走,直接無視了一臉鬱悶的葉子還在旁邊跟著。

「去學院?」葉飛可是知道在天玄大陸上擁有很多學院的,而且這些學院,無論是玄技還是功法都對外開放的,還有特別的修鍊區域等等,比起那些宗門來。開方很多。

只是學院非常散亂,不像宗門那樣是一個獨立的組織,學員一畢業,就要各奔東西。不會永遠留在學院。

所以,這些學院只吸引那些名門望族,並不吸引那些窮人孩子。

宗門,只要一加入,那麼永遠都是這個宗門的人了。無論你是窮還是富貴,一輩子都是這個宗門的人,而且修鍊不需要花錢。可是學院,年年需要錢,乃至一些課本等等都需要大量的錢財。所以學院這種東西,只需要對錢財負責,不需要對學院負責。

不過,這種散亂的學院組織,卻比起宗門出現的人才多上很多。

「對哇!對哇!葉子和姐姐都是三年級學生,壞蛋,你要不要也去學院學習?」葉子萌萌嫩嫩的湊過了小腦袋,可愛的骨碌碌著眼珠子說道。

學院學習?說實話,葉飛的確動心了。他真想修鍊一下天玄大陸上的功法乃至玄技,看看這裡的風頭人情。

只是,他們回收自己嗎?先不說自己這年紀,就是實力?似乎也太高了點。

「他們會收我嗎?」葉飛一聲反問。

「當然可以啦!只要有錢就行了。」小欣很是自信。

葉飛想了想,點點頭。雖然年紀大了點,卻掩蓋不了自己一份求學之心。

在聖都內。一共擁有三大學院。

排行第一的自然是惡魔學院,第二的則是聖都學院。第三則是貴族學院。這學院的名字看上去有些古怪。可實際上大多都是為名門望族所準備。

就拿惡魔學院來說,這個學院只培養惡魔,惡魔等級達到了六級才能畢業,至於沒畢業,那好說,繼續在學院吧!而在學院卻是需要錢滴。

相對而言,聖都學院吸引的人更多,這個學院大多都是那些默默無聞,自認為一生平淡的有錢的孩子們的學院,這個學院,只要你有錢,只要你有身份,就能進入。不像惡魔學院那樣那麼刻薄的要求。

所以,要說人數,聖都學院十有八九都是貴族大豪。

當然,排第三的貴族學院也不弱,為什麼這個學院被稱呼為貴族學院呢?修鍊,是一方便,還有另一方面,教導你做一個怎樣有素質的貴族。就是那些本來是平民,只是稍微富商家的孩子,大多他們進入了這個學院,他們目的很簡單,學習怎樣做一個有名望的貴族,將來發達他們的家族。

可謂是,聖都三大學院各為千秋。不過,他們從未忘記本身的宗旨。那就是賺錢。

在聖都的貴族圈裡,甚至流傳這麼一句話。在你踏入三大學院的一刻起,先準備好金錢去洗劫吧!不然的話,等你出來之日,就要光著屁股了。

這句話,到也不是開玩笑話。某些稍弱的家族勢力,送家裡的孩子進入三大學院某一學院,等他們畢業出來之時,大多家族的產生消耗一半了,讓家族弄的四處漏洞。

畢竟,在你進入學院前,學院的規矩,你就事先看了。之後無論什麼事都必須按照學院的規矩來,無論是費用,學院要的時候。你必須交,另外一定的時間,一定的期限,你都必須在學院內,不能提醒早退,否則後果很嚴重。

當然啦!只要你成功從三大學院成功走出來,就算你一個廢物,將來行走天玄大陸,也能混就一個小小名氣。畢竟,在洗劫學員的同時,學院的教育也不弱,否則的話,誰願意把自家孩子送來這裡吃苦?

今日,太陽高照。

光芒照射著聖都學院的大門,聖都學院的大門是由陣法匯聚而成,完全懸浮在半空,沒有實質的建築,但是上去非常的神秘豪華。

碩大會動的聖都學院的字跡漂浮,給人一股神聖,嚮往和強者之路的第一步。

此刻,葉飛、小欣、葉子三人伴隨著人群行走了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