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此地的靈氣濃度,足足比外界高出5倍不止!」

凌瀟瀟感受到體內靈湖的涌動,絕美的臉蛋上露出一抹震驚。

「嗯!不僅是濃度,精純度也是一樣的,只是呼吸幾口,我體內的靈力似乎就增強了許多!」

「若是在此地修行半個月,我的修為肯定能更近一步,達到靈湖鏡5重!」

李俊運轉功法瘋狂吸納著靈氣,臉上滿是興奮。

沈雲此刻卻正在打量著城鎮的環境,偌大的城鎮,無比空蕩寂靜,似乎只有他們四人。

「走吧,四處轉轉,距離考核大會,還有十幾天呢。」

隨即,四人便在這古樸威嚴的城鎮中隨意的走著,交談之下,他們也知道了綠衣少女名為柳清荷,來自凌陽國一座小城鎮中。

很快,他們便來到了城鎮中央,一座雲霧繚繞的巨大廣場出現在他們眼前,雲霧翻湧間,顯化諸多奇異景象,似雲鵬翱翔,又如虎躍龍騰,猿嘯蛇嘶,玄妙異常。

其中,又隱約有諸多身影隱約浮現,似乎是和他們一樣參加考核的修士,一股股強大兇悍的氣息波動自這些人影身上瀰漫,散發著沉重威壓。

沈雲四人邁步上前,看到一座巨大的方形石碑矗立在廣場邊緣,上面雕刻著玄妙的字元。

凡成功進入城鎮者,皆可進入修鍊廣場修鍊,其靈力濃度是外界10倍,唯有強者,才有資格踏入。

簡短的一句話,卻透露出諸多信息。

「怪不得城鎮中如此空蕩,看不道一個人影,原來都在這裡。」

沈雲四人頓時恍然大悟,看來只有轟開城門才有資格來到這裡,外面的那些修士,不過都是一群雜魚而已

靈氣濃度10倍句話更是讓除沈雲外的三人怦然心動,呼吸都有些急促,恨不得立即踏入其中瘋狂修鍊。

沈雲看著眾人激動的模樣,突然開口道:「算了,我們還是去別處轉轉吧。」

「什麼?」

李俊等人的表情頓時獃滯,一個個難以置信的望著沈雲,這傢伙是瘋了,還是不認識字啊?

「哈哈哈哈!逗你們的!」

沈雲頓時大笑,瞬間遭到三人惡狠狠的鄙視,凌瀟瀟更是故作誇張的拍了拍高聳飽滿的胸口,給了他一個白眼,「沈大哥你太壞了!」

看到這妞不經意間流露出的嫵媚之態,沈雲頓時心頭一顫,急忙轉頭,故作淡然道:「咳咳.那個,我們進去吧。」

說著,便趕緊邁步向前,頗為狼狽的進入了廣場中。

凌瀟瀟三人也笑著進入其中。

「滾出去!」

突然,一道恐怖力量掀起滾滾霧浪轟殺而至,轉瞬間便襲擊到沈雲身前,同時,一道黑影自遠處攜帶滔滔凶威疾奔而來。

沈雲的眼神驟然變得冰冷,尼瑪!有完沒完了?

他抬起手臂,狠狠轟出,掌中靈力奔騰,似有萬鈞巨峰墜落,直接轟碎對方的攻勢,去勢不減,又朝著奔來的身影轟殺過去。

對方似乎被沈雲突然爆發的實力震驚到了,猛然止住身形,冷喝一聲,雙臂如蛟龍翻江,平轟向前。

磅礴的靈力奔湧出來,化為一頭神虎虛影,咆哮著撲殺向沈雲四人,恐怖力量襲來,那神虎周身雷炎奔騰,發出轟隆隆的可怕轟鳴,震蕩虛空。

「找死!」

沈雲心頭怒火燃燒,眼中已泛起森寒殺意,襲風劍法瞬間使出,劍芒綻放,風刃旋轉,攜帶恐怖的切割之力和穿透之力瞬間刺殺而出。

翻湧的雲霧瞬間被絞碎,周圍的景象變得清晰,只見遠處一名青袍青年陰沉著臉望向他們,身上涌動著狂暴的氣息。

神虎虛影和劍芒狠狠撞擊在一起,發齣劇烈震蕩聲響,千百風刃瘋狂切割,將神虎虛影狠狠絞碎,神虎發出凄厲嘶吼,消散在空氣中。 「你很強,有資格踏入此地修行!」

遠處,青袍青年臉色恢復漠然,撂下這麼一句話,便欲轉身離開。

「我,讓你走了嗎?」

沈雲冷漠的聲音突然響起,青袍青年身形猛然停滯,轉頭望來,眼中泛起一抹薄怒之色,「怎麼,你還想留下我不成?」

「突然偷襲,打不過就想全身而退,你當小爺我好欺負不成?」

沈雲大步邁出,轉瞬間跨越數丈距離,出現在青袍青年身前,右掌泛起冰冷光澤,如精鋼鐵掌,狠狠砸向對象,劇烈的音爆聲炸響,空間不斷震蕩。

「既然你試完了我的實力,那就讓我來試試你吧!」

青袍青年的雙瞳驟然一縮,從沈雲的攻擊中,他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威脅,只見他怒喝一聲,全身湧起絢麗靈光,拳出如雷,破碎空間,狠狠轟擊在沈雲的手掌上。

轟隆隆的巨響傳出,兩人同時悶哼一聲,疾速後退,沈雲嘴角微微勾起,再次欺身而上,雙掌平推,體內靈湖巨浪奔騰,湧入雙臂,恐怖力量傾瀉,將前方雲霧徹底粉碎。

青袍青年終於無法忍受沈雲的一再挑釁,爆發出全部實力,靈湖鏡8重修為瘋狂瀰漫,形成龐大的氣息威壓,狠狠朝著沈雲壓迫而來,雲霧劇烈翻滾,竟形成澎湃雲浪,奔湧向前。

凌瀟瀟三人在遠處緊張無比的看著兩人對戰,同是靈湖鏡8重修士,青袍青年的實力卻比之前襲殺他們的金家修士強大很多。

他們心中十分擔心,沈雲會被對方打傷。

「砰!」

沉悶的撞擊聲響起,沈雲雙掌輕易撕碎青袍青年的氣勢威壓,狠狠轟殺在對方胸口,後者頓時發出凄厲慘叫,吐血倒飛,隱沒於雲霧中消失。

「賤民,你等著!」

極遠之處,傳來對方充滿憤恨的咆哮,沈雲只是冷冷一笑,便轉身回到凌瀟瀟三人身旁。

「你的實力更強了!」

李俊眼神有些複雜,看著沈雲,敬畏中夾雜著些許無奈。

「以後你也會越來越強的。」

沈雲笑道,「趁著這個絕佳的機會,我們趕緊提升實力。」

隨後,他們四人便在這蘊含10倍靈氣的廣場中各自瘋狂修鍊起來。

時間轉瞬即逝,這一日,終於到了荒火教招收弟子考核大會的時間。

將近半個月的修鍊,讓沈雲四人的實力都精進不少,凌瀟瀟和李俊,分別突破了兩個小境界,同時邁入靈湖鏡6重,柳清荷達到了靈湖鏡4重。

至於沈雲,因為沒有修鍊合適的功法,他吸納靈力的速度遠遠不及其他三人,只是勉強突破到靈湖鏡2重。

晨陽初照,所有修士早已進入城門大開的城鎮內,集結於廣場中,人聲鼎沸,無數青年俊才面帶激動興奮之色,滿眼期待的望著遠處那高聳入雲的焚炎山顛,等待著大會開啟。

而在所有修士的最前方,有36名修士傲然而立,其中,就有沈雲他們四人。

能夠站在這個位置的,都是之前通過轟開大門進入城鎮中的,一個個實力兇悍,天賦驚艷。

不多時,天邊突然劃過幾道長虹,瞬息而至,眨眼間便出現在城鎮中最高的一座巨大圓台上,一共有5人,3男2女,氣質高貴,約二十多歲左右,皆一襲華貴青袍,胸口綉有6道烈焰火紋。

五人一出現,澎湃浩蕩的恐怖氣息便瀰漫全場,如山嶽般沉重,無數青年俊才面露駭然之色,敬畏無比的低下頭顱,場面瞬間寂靜下來。

沈雲也不例外,只覺得身上似乎壓上了五座重若千鈞的恐怖巨峰,越是想抵抗,便越沉重。

他的眼中閃過一抹震驚,這五人的氣息比他沈家的老祖更加深邃浩瀚,而沈家老祖,已經是靈脈鏡的修為了!

不愧是頂尖勢力,隨意出來的幾名年輕的修士就如此強大恐怖!

突然,壓迫在眾人身上的恐怖氣勢瞬間消散,眾人這才長長呼出一口氣,望向高台的目光愈發敬畏。

「今日,荒火教弟子招收考核大會由我等五人聯合監督,考核開始,進行天賦測試!「

高台上,一名劍目星眉,面容冷峻的背劍男子俯視眾人,口中發出浩蕩聲音,給人一種不怒自威,心生膜拜的浩瀚氣勢。

說著,他一揮衣袖,一座高達九丈的奇異山峰緩緩落下,落在廣場最前方。

這座山峰通體似是某種靈玉打造,呈乳白色,隱隱有玄妙氣息瀰漫。

「所有人依次上前,往測天峰內注入靈力,測天峰自然會顯示你們的修行天賦與本命靈力屬性!」

「凡是年齡超過20歲的,修為未達到靈泉鏡8重以上的人,通通自行離開!」

此話一出,至少有數百名修士面露黯然之色,一個個垂頭喪氣的離開了。

背劍男子目光閃動,突然袖袍一揮,又有近百人被一股恐怖力量捲起,狠狠拋飛,這些人,都是些心存僥倖,希望能矇混過關的人。

剩下的修士神色更加敬畏,一個個老老實實的,不敢有絲毫多餘動作。

「天賦測試開啟,凡是能夠點亮測天峰3丈以上的考核者,皆算通過!未達標者,測試后自行離開。」

背劍男子浩蕩宏大的聲音再次響徹全場。

「我先來!」

突然,一道人影自人群中奔踏而出,這是一名身穿雲色長袍的青年,臉上帶著一抹自信,走到測天峰前,右掌伸出,落在測天峰上,體內靈力瘋狂傾瀉而出。

嗡!

測天峰突然發出震顫微鳴,那乳白色的峰體瞬間瀰漫出朦朧青光,光芒涌動,直接點亮1丈峰體,湧上第二丈,光芒漸濃。

3丈,風屬性天賦靈力!

最終,這名青年點亮了3丈測天峰,勉強通過第一輪天賦測試。

高台上,背劍男子神情漠然,開口道:「你通過了,先去廣場右側等著下一輪測試。」

雲袍青年面露喜色,急忙朝高台虛行一禮,轉身走向廣場右側。

「下一個。」

「我來!」

看到雲袍青年通過,諸多考核者紛紛躍躍欲試,又有一名魁梧大漢迫不及待的衝到測天峰前,手掌狠狠印在上面。 1丈,2丈.

黃色光芒達到2丈后,涌動的速度便瞬間停滯,任憑此人再怎麼努力,都無法再往上挪動一分一毫。

「天賦不合格,自行離開!」

背劍男子冰冷的看了魁梧大漢一眼,目如利劍,後者頓時渾身一顫,帶著不甘的表情退了下去。

「我擦,這人不是雲陽城內的十大青年英豪之一嗎,連他都不合格!」

「你看出來沒有,這測天峰每一丈好像都代表著我們的靈泉品階啊。」

「也就是說,只有靈泉達到第三品青銅品階,才能勉強通過測試!」

不少人的面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青銅品階的靈泉,在一般的宗門勢力都可以當做天才弟子培養了,在荒火教居然只是最低等的弟子,這差距未免也太大了。

接下來,諸多考核者紛紛上去測試,大多數都達不到測試標準,帶著失望不甘的情緒黯然離開。

兩三萬名考核者,最終留下的只有寥寥兩三千人。

這些人中有一大部分都是勉強點亮3丈測天峰,偶爾有4丈者,便引起一陣驚嘆,招來無數羨慕嫉妒恨的目光。

最終,整個城鎮中只有轟開城門的36名修士還沒有測試,其中就包括沈雲他們四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們身上,這些人,都是參加考核中的最強者,他們的天賦,自然讓眾多修士十分關注。

36名考核者中,首先走出的是一名背負一柄巨大長刀的瘦弱青年,那長刀幾乎將他的身體徹底遮擋,給人一種十分詭異的感覺。

在諸多修士期待的目光下,此人一步步走到測天峰前,手掌緩緩印在上面,靈力涌動,霎那間,金色靈光瘋狂綻放,那光芒勢如破竹,瘋狂涌動,籠罩四方。

1丈,2丈.5丈!

耀眼金光穩穩停留在測天峰5丈峰體上,濃郁的金光瀰漫著,籠罩周圍50米範圍,引起巨大的轟動!

「5丈!居然達到了5丈!太強悍了吧!」

「而且還是號稱殺伐攻擊最強的金屬性天賦靈力!」

「瑪德!不愧是這屆考核者中最強的修士之一,這天賦,強的讓人妒恨啊!」

「我認識他,他可是凌陽國北部狂刀宗的少宗主,據說一身刀法使得出神入化,被稱為破天狂刀!」

眾多修士驚嘆連連,場面顯得無比嘈雜,面對無數艷羨妒忌敬畏的目光,背刀青年的神色依舊冷漠無比,不為所動。

高台之上,5名監考也露出一抹欣喜之色,讚賞的望著背刀青年,背劍青年漠然的面孔終於展露一絲微笑,開口道:「不錯!你叫什麼?」

背刀青年微微躬身,「回稟前輩,晚輩邵屠。」

「嗯!好了,你先去旁邊等著吧。」

背刀青年微微點頭,轉身走向廣場右側。

又有一人邁步踏出,走向測天峰,此人先是朝高台幾位監考虛行一禮,然後突然轉身,朝著沈雲四人的方向看來,眼神中瀰漫出森寒殺意。

此人,居然是當初在城鎮廣場被沈雲打傷遁逃的那名青袍青年!

「賤民,睜大你的狗眼看好了!」

說著,他瞬間轉身,掌中湧起恐怖靈光,狠狠印在測天峰之上。

霎那間,一陣浩蕩宏大的震顫之音響徹天地,絢麗光芒瘋狂涌動。

1丈,3丈,5丈,5丈6尺!!

赤紫光華瞬間爆發,瀰漫方圓數十米,幾乎讓人睜不開眼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