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暫時的來說,你小子先不著急,直接的去破解這個上古陣法。」靈兒的聲音,繼續著傳了出來,「在你的識海之中,既然擁有了整個陣法能量運行的路線,那麼,想要破除這個陣法,還是比較的簡單的。找准自己目前所在的位置,然後,沿著上面的能量運行路線,來進行查探,你小子自己就會有所體會了。重點是,在破除了這個陣法之後,……」

到時候,靈兒的意識,顯然就沒有辦法在方天南的識海之中,和方天南交流了。

一切,都只能是看方天南自己!

等到那一個階段,任何的意外,任何可能出現的危機,靈兒都必須要和方天南先一步的提點一下。不然的話,誰知道方天南能不夠能自主的進行應付?

「說起來,本大人,還是有些不太放心你小子啊。……」末了,靈兒依然是如此的感嘆了一句。

方天南也是一陣的著惱!

「難道我一直以來,給你的印象,就是這麼的不靠譜嗎?」方天南頗為無辜的嘀咕了一句。

「很難說哦。……」靈兒沒好氣的回應了一句。

方天南當即,就準備不再理會靈兒,自行的來解決,突破這個上古陣法的事情。反正,到了這會兒,方天南在自己的識海之中,對於陣法能量的運行路線,也是觀察得差不多了。與其在這裡,繼續的受靈兒的喋喋不休的「嘲笑」,方天南琢磨著,還不如儘快的開干呢。

在方天南的天行宮之中,可是還有著夢青蘿幾人,在焦急的等待著。

方天南總不能在自己弄明白了這裡的一切之後,讓其餘的人,就這麼的擔憂著吧?雖然,方天南也無從解釋,自己為何可以通過靈兒的提點,來了解到關於整個上古陣法的信息來,但是,作為聖地的宗主,方天南在夢青蘿幾人的面前,說出來的話語,還是非常的有權威性的。

只要方天南解釋著,是自己在上古陣法內,仔細觀察之後所得出來的結論,夢青蘿幾人,多少也是能夠從內心裡接受的!(未完待續。。)

!! 我在皇宮太**中的住了幾日,便向保定帝辭行:“父皇,孩兒想早點把母親她們接過來,所以決定今日今日就出宮去小鏡湖接她們來大理。”

保定帝聽了笑道:“這也好,早點把媳婦們叫來,讓父皇看看也不錯,我跟你母親也好好談談你們的事,也好準備。”保定帝當即同意,又託詞要護送我的家屬,派了褚、古、傅、朱四大護衛跟我回去。

我把鍾靈留在王府,叫她跟王語嫣、阿碧等人在一起,而我卻和四衛騎馬向小鏡湖而去。當行至大理城郊時,迎面走來了一箇中年婦人。且看那婦人她身穿一襲淡青色長衫,披着一頭長髮,約莫四十來歲年紀,相貌頗爲娟秀,但兩邊面頰上各有三條殷紅血痕,自眼底直劃到下頰,似乎剛被人用手抓破一般。

這人正是葉二孃。我正愁找不到她,此刻見到她出現在這裏,當然心中高興不已。不過,褚、古、傅、朱四大護衛見到葉二孃齊齊變了臉色,把我護在中間,警惕地看着飄然而至的葉二孃。

此刻的葉二孃,臉色明顯沒有我上次見到的那麼好,人也似乎瘦了點,顯是被玄慈老兒的死訊所致。不過她看到四衛護着我,由於以前我都是以賈明的身份跟她見面,如今我恢復身份,所以她現在並不認得我,臉上不覺露出疑惑的神色,道:“你們護着的是什麼人?”

四衛互望了幾眼,正待說話,便聽我道:“葉二孃,你不去找你的兒子,跑這來幹什麼!”

我語出驚人,葉二孃心下大是震撼,厲聲道:“你到底是誰,都知道什麼!”

確實,葉二孃有兒子的事,即便是跟她同行的三大惡人也無從知曉,江湖中人更是鮮有人知道,葉二孃上次在無量山中聽到我道破這件事,心中的震撼已是不小,如今有見到這個似是敵方之人竟然也好似知道這件事,心中又是震驚又是擔憂,她極其害怕那個失蹤多年的孩兒落入敵手。當即厲聲詢問。

江湖中事自然以江湖規矩來算,大理皇族段氏子弟,不論是偏支還是正統,不論是皇帝還是吏民,都要以江湖身份要處事。我自然不會傻的告訴她我是什麼人,便道:“在下無名,說多也知道不多,說少也知道不少。”

葉二孃冷冷地道:“無名,沒有聽說過,你和大理段氏是什麼關係,這四人爲什麼護衛着你?”

我答非所問,道:“在你心目中,是大理段氏重要,還是你兒子重要?你難道一點都不關心你兒子的情況嗎?”

葉二孃臉色大變:“你們就經把他怎麼了,如果你們膽敢傷害他,我保證會讓你大理段氏也不好過!我葉二孃雖然明裏鬥不過你大理段氏,暗裏還不成嗎?我是弱個女子,可不跟你們講別的什麼仁義道德的!”

我搖搖頭:“我才懶得去理你兒子。咱們做筆交易,如何?”

葉二孃冷然道:“什麼交易?”

我道:“我指條明路,讓你去找你兒子,找到之後,和你兒子一起退出江湖,並從起不再跟段延慶爲伍,與我大理段氏爲敵。怎樣?”

葉二孃疑惑地看着我,道:“我憑什麼相信你!”

我道:“聽說玄慈方丈去的古怪,你不想知道內情嗎?不如咱們攤開牌來講吧!”

葉二孃道:“以你大理段氏的實力,完全有能力來對付我們,你並沒有必要幫我,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你爲什麼要幫我,而且是從誰的口裏得到這些消息的?”

我託詞道:“我是受人之託,終人之事。”

葉二孃並不打算這樣放過我:“受誰之託?”

我看了看身旁的四衛,道:“你們到周圍看着,別讓別人聽到我們的談話!”

四衛遲疑地看着我,朱丹臣道:“殿下,這……”

我道:“以我的武功,用得着守在我身邊嗎?你們快快去!”

四衛無可奈何地道:“是。”遂走了開去。

葉二孃看見四衛走遠,道:“看來你的身份不低,竟然是殿下,據我所知,大理好像沒有太子之類的,你是那國殿下? 老公死了我登基 ,好像武功不低,竟然不怕我犯難,這就奇了,這麼多國中,武功厲害的王孫貴子,除了大理段氏之外,好像還沒有那一家呀!”

我並不回答葉二孃的話,道:“我受玄慈大師之託,特來助你的。”

葉二孃驚喜道:“難道他知道兒子的下落?”

我搖搖頭:“不知道。但我知道,你知道玄慈大師是怎麼離奇死的嗎?”

葉二孃臉色一黯,搖頭道:“少林寺傳出來的消息並不多,對這方面涉及的也不多,他是怎麼死的?”

我道:“假死的!”

葉二孃聽到這話,不由“啊”了一聲,驚喜地看着我:“難道他沒有死嗎?”

我點點頭。

葉二孃道:“那他現在在哪兒?”

我搖搖頭:“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一定還活着。”

葉二孃很明顯地露出失望的神色來:“你怎麼知道這些事的?”


我道:“因爲他的假死,是我出的鬼主意。不然他就真的死了!”

葉二孃大驚:“怎麼會這樣?”

我道:“此時說來話長,這些事你以後有機會遇到他再聽他說吧。總之是你們的事情已經讓一衆玄字輩高僧知道了,只是爲了少林的清譽着想,所以家醜沒有外揚而已,你不知道也不奇怪。玄慈大師也正是因爲此事羞於活在世上,尋死是遲早的事。所以我出主意救了他一命。”

葉二孃臉色變得十分複雜,但無疑的是,她的內心肯定很驚震,這一刻,她的心可說是亂得很,本來一個自己以爲的明明死了的人,如今卻有人說他還活着,這種衝擊讓她的心久久不能平靜。她幾乎忍不住向我下跪道謝。最終,葉二孃也只是感激地道:“那謝謝你了!”

我道:“等你找到他們後,確定這事是真的時候再謝過我吧。不過,這些事情,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千萬別告訴別人!”

葉二孃點點頭:“我省的。你不是說指明一條路讓我去找我兒子嗎?我暫時相信你,還望你能指教一二,日後若能母子重逢,我再謝過。”

我理解葉二孃的話,畢竟,以她多年的江湖經驗,她不可能就這麼輕易相信我,我所說的這些話都是空口無憑,暫時來說,這些話在她眼裏是完全沒有證據可以證實的。她能夠這麼說,我已經是十分滿足的了。

我道:“你兒子是在少林寺,法號叫虛竹。這就靠你自己去證實了。還有,以我之見,玄慈大師很有可能還在少林寺左近隱居着,這方面你也多注意點,至於你們一家能否相逢,

這就看你們的機緣了。以後,你們如果有事,可以到天山飄渺峯來找我。”

葉二孃點頭又致謝道:“那真是太謝謝了。如果我真能找到我兒子,這些條件我都答應。好了,現在我就離開這裏。”

我道:“你別向你老大告辭了,只怕讓他知道你的事,他不會讓你走,逼着你來跟大理段氏爲敵,這就不妙了。”

葉二孃一怔,她本來有向段延慶辭別的打算,如今聽我一說,馬上便遲疑起來,一會才道:“好吧!”於是,她便向我告別。

我看着葉二孃遠去,這才召回四衛,五人向小鏡湖急奔而去。當然,我們也不急着趕路,晚上自然還要露宿,不日後,我終於回到小鏡湖。 「好了,該交代的,本大人呢,都已經和你說了。接下來,就看你小子自己的了。」靈兒似乎也看出了方天南的打算,並沒有再多說,只是頗有些擔憂的叮囑了一句,「可千萬不要讓本大人失望啊。……」

緊接著,靈兒的意識能量,就似乎是自主的開始消散了一樣。

靈兒並沒有告訴方天南的是,即便是有了上古陣法的能量的刺激,它的意識想要和方天南進行暢通的交流,也是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的!就好像是,上古時代的陣法能量,一觸及到方天南的身體,靈兒就有能力,來幫助這一股能量,進入到方天南的識海之中一樣!

在天行宮所彌散出來的空間能量的限制之下,只要靈兒願意,多少還是能夠發揮出一點作用來。


像是給方天南一個警示,又或者是把自己的意識,融入到方天南的識海信息之中,給方天南傳遞一句兩句的指點,靈兒自信還能夠做到。但是,在方天南進入到冰雪宮殿之後,似乎也沒有什麼地方,是需要靈兒來進行提醒的!

方天南自個兒,就能夠想到利用起青龍、朱雀、玄武圖騰的能量,已經是讓靈兒頗為滿意了。

總不能是方天南任何一次的機遇,都是靈兒在遙控指揮著的吧?

靈兒對於方天南的態度,可以說是非常的矛盾的。


一方面,靈兒期待著方天南能夠有所作為。成長的越快,為人越來越是成熟,靈兒內心裡就會越是高興。另外一方面,靈兒又在腦海里,極度的追憶著,和天殘老人一起生活的日子!

這種情緒上的焦灼,可不是方天南這樣的年輕人,能夠理解的!

。。。。。。

察覺到靈兒的意識,逐漸的在識海之中消散之後,方天南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調整著自己的狀態。然後。方天南就開始主動的把自己識海上空的上古陣法的能量運行路線,給一點點的推演到了識海之外。

這是方天南突破整個上古陣法的第一步!

只有把整個陣法能量運行的路線,給推及到自己的周身區域,方天南才有機會。確切的分辨出。自己究竟是處於整個陣法的哪一個位置的。不然的話。方天南連自身所在的陣法之內的位置,都沒有辦法確定下來,又談何去突破整個陣法呢?

「咦。……」忽然的,方天南就輕輕嘀咕了一句。

當方天南的周身,都是密布著,以神識能量催動出來的陣法能量運行路線之後,其中的某個光點,就莫名的閃耀了一下。

緊接著,方天南就見到了,原先還是無序的,圍繞著自己的陣法能量運行路線,這會兒,卻是開始主動的旋轉了起來。而一旦,方天南自己的身體,稍微的側了一下,偏離了一下自己面對著的方向,整個陣法能量運行路線圖,也會緊跟著,稍微的旋轉了起來。

「這就算是,自己的神識能量,和上古陣法建立起聯繫了?」方天南琢磨著,按照靈兒的解釋,想要做到這一點,還是比較的麻煩的。首先,是需要方天南的心神,完全的沉浸到陣法之中,和陣法相互的融合,然後,催動出來的陣法能量運行路線,又是非常的確切的,不能夠有絲毫的差錯,唯有如此,才算是建立了突破陣法的基礎。

但是,方天南這會兒,都還沒有開始調整著自己的心神狀態呢,就已經是成功了。

「是因為自己待在陣法之中的時間,比較的長久的緣故,還是別的什麼原因呢?」方天南琢磨著。如果,任何一個處在陣法之中,比較久的修鍊者,就可以達到心神和陣法相互融合的程度的話,豈不是說,不管是什麼樣的陣法,都沒有辦法圍困住某個修鍊者很久?

「不對,……」方天南當即就搖了搖頭。

想來想去,方天南琢磨著,也就是陣法的能量,是進入到過自己的識海內部,從而才會和自己的心神,有所聯繫吧。

簡單一點來說,就是方天南此時,也算是和上古時代的陣法,沒有什麼衝突了!


而從能量運轉的角度來看,方天南已經成為了上古陣法的一部分!

。。。。。。

「這倒是省去了我不少的麻煩。」方天南臉上,微微的一笑。

能夠現成的和上古陣法取得聯繫,對於方天南來說,顯然是出乎預料的。難道說,一直在方天南的識海之中的靈兒,會不知道這一點嗎?顯然是不可能的。而靈兒,卻一直的在強調,想要做到這一點,是多麼的困難,無非是為了給方天南一個提醒,想要破解任何的陣法信息,都是需要付出一定的努力的。

另外的,靈兒也是為了方天南今後,一旦遇到其餘的陣法,做好了充足的準備吧。

到時候方天南哪怕是陷入到了陣法的困境之中,也不需要靈兒的提點了!

只要方天南目前,能夠突破這個上古時代的陣法,今後,面對其餘的一些陣法能量,只要按部就班的來執行突破操作,就足夠了。

這也讓方天南心下里,鬆了口氣的同時,暗暗的感激著靈兒。

而對於接下來的一系列的操作,方天南則是變得無比的小心謹慎起來。

哪怕是不為靈兒所需求的能量考慮,也應該為方天南自己,突破聖皇境的機會,而努力不是?

。。。。。。

彌散在方天南周身的陣法能量運轉路線圖,其中閃耀著光芒的那個點,就是代表著方天南在上古時代的陣法中的相應位置。方天南略微的打量了一眼,就明白了,自己如今所處的位置,還是屬於這個陣法的邊緣地帶!

而方天南所需要去往的地方,則是整個上古陣法的陣眼!

作為一個上古時代遺留下來的陣法,在陣眼的設置上,和大多數普通的陣法,肯定是有所不同的。一般來說,越是簡單的陣法,陣眼的設置,就距離陣法所籠罩的範圍的中心位置,越近!

畢竟,整個陣法的運行,都是需要能量來進行提供的。

缺少了能量的陣法,只能是被稱之外一個「殘陣」,而發揮不出陣法所應該具備的效用。

此時,方天南所面對著的上古時代的陣法,一沒有建立在能量晶石的礦脈上,二沒有在陣法內填充大量的提供能量的物品,僅僅是依靠著冰海雪原中的陰寒的氣候,就足以正常運轉了。這樣的陣法,在讓方天南大開眼界的同時,也是無奈不已!

「竟然是有五個陣眼!」方天南嘴裡嘀咕著。


而且,尤為讓方天南驚訝的是,從陣法的能量運行路線圖來看,這五個陣眼,是沒有主次之分的。方天南原本,僅僅是需要面對著一個陣眼,就可以突破出一個陣法,現如今,則是需要突破五處的陣眼。相當於是方天南連續的去破解五個陣法了!

由此可見,這個上古時代的陣法的強悍之處了。

。。。。。。

「也虧了自己之前的時候,沒有貿然行動了。」方天南琢磨著,光是五個陣眼,就讓方天南一陣的頭疼!

五個陣眼,摧毀其中的一個,就能夠減弱陣法中所附帶著的一種效用。

但是,具體來說,方天南又該先去突破哪一個陣眼呢?

正常來說,方天南肯定是需要先排除讓陣法產生攻擊性的陣眼的能量的。只是,每一個陣眼的大小,以及從陣法能量運行路線上的光芒強度來看的話,都是差不多的。方天南勢必需要,先切實的去觀察每一個陣眼的所在地的環境了!

「不就是多花費一些時間嘛。」方天南先是安慰著自己一句。

隨後,方天南也把夢青蘿四人,從天行宮中「釋放」了出來,和四人交代了一下,自己的一些發現,以及想要突破這個陣法,所需要花費的漫長的時間。不然的話,方天南還真怕四人,會在天行宮中胡亂的猜測著。

「放心吧。」夢青蘿沉吟了片刻,看了看其餘的三人,這才開口說道,「既然天南你都已經有了切實的辦法了,那麼,我們幾個,多等待上一陣子,也是無所謂的。就是,這一次的危機,需要單獨的依靠著你個人來進行解決,我們幾個,你看看,能夠夠幫得上忙的嗎?」

「這個嘛,……」方天南斟酌著,最終還是搖了搖頭,「真想要找到這個上古陣法的陣眼的話,人多了,反而可能會觸發一些危機,還不如我自己一個人來得方便和安全一些。」

「那就辛苦宗主了。」聖地的一名護法,頗有些歉意著說道。

「好說,好說,……」方天南笑著說道,「這一路上,可都是辛苦的大家,我也沒出什麼力,這一次,就算是彌補了之前的偷懶行為了。接下來,若是有什麼異常的話,我還會麻煩大家出來,一起商量一下的。若是沒有什麼意外,大家就安心的在天行宮中等著我的好消息吧。」(未完待續。。)

!! 嘶~嘶~

雙翼火蛇連連遭受重創,雙眼又被徐子文的刀葉符打瞎,獸性大發,身軀用力的翻騰,居然將那元力蔓藤給掙脫開了。

啪!~

掙脫開元力蔓藤的雙翼火蛇,蛇尾大力一甩,抽打在莫雲的身上,瞬間將莫雲給抽飛。

莫雲遭受雙翼火蛇的抽打,瞬間傳來火辣無比的疼痛,這股巨大的力道險些讓他昏迷過去,寶劍脫手而出,跌落在不遠處。

這突然的變故,讓所有人的神情都變得恐慌了,原本以爲憑藉莫雲的實力,在這種情況下全力一擊,可將雙翼火蛇斬殺,誰知卻只能將其重傷。

“莫雲師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