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是這樣沒錯,產生共鳴度的只能是一台機甲,機甲對於的意識力也只能是一種,這是沒辦法的事,修改意識力鍛煉法,也必須要連鎖修改機甲的構造,以便調整共鳴度。」梵朵點頭道,「我們黑湮派,最強的黑湮之風鍛煉法,就是這樣,只能對應我們派別的黑湮流機甲。」

空尼爾這時才回過神來,一臉複雜的盯著加隆。

「老師當初就是為了尋找更適合黑湮之風格殺技的鍛煉法,所以才創出了盤鷹利爪。」

「盤鷹利爪居然是老師創造的?!」加隆這下才是真的驚到了,這老傢伙到底有多老啊….盤鷹利爪據說兩百多年前就已經流傳出來了。還有當時的天才在盤鷹利爪的量子電腦中模擬格鬥技….

說不定和自己年紀差不多….


加隆偷眼瞄了瞄老頭子,果然發現一些異常的地方,這老頭的皮膚似乎有些僵硬。胸口居然隱隱看不到心跳。連呼吸都有種過度規律的感覺。

「好了小子,先讓你了解一下現在的具體情況。既然入了我們黑湮派,那麼黑盤域和極光域內,大部分的高手你都可以忽視了,起碼公開場合都是你壓著他們,但是,還是有一些人你是暫時惹不起的。」

梵朵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深了。

他唰的手指一點。三人之間的桌面上浮現出一副大型地圖,地圖由無數的藍線編織而成,形成了整個黑盤域。極光域,瑪麗亞域以及螺牙域的四大域地圖。

其上高山河流清晰可見,栩栩如生異常細膩,如果不是顏色都是藍色。估計和真正的天空俯瞰立體沙盤沒什麼兩樣了。

梵朵伸手一指地圖中心。

「這裡是我們所在的黑盤域。」

嗚的一聲。地圖上亮起一塊紅色區域。上邊顯示出黑盤的字樣。

「另外一邊遠一點的,就是極光域。」

他又一點。


和黑盤域只有一點點接壤的地方延伸出去,又亮起一塊橢圓形的區域,全部顯示為紅色。

「黑盤域有三元一星,指的是三個大教授也就是掌控整個黑盤的老不死,加上一個黑星,這幾個人你是惹不起的。要注意。特別是黑星迪奧菲那小子,實力不錯。人也心狠手辣,表面上和你笑呵呵的。背地裡動刀子比誰都快。」

加隆點點頭表示明白。

「黑盤域主要是這些人別去主動惹,其他的都會多少給我點面子。」梵朵叮囑道。

「然後是極光域。」他手指一劃,移動到極光域面積上。

「這裡是我黑湮派的大本營,你需要注意的是兩塊,第一,十二風神將,風神將是我大黑湮派最強戰力的稱號,實力甚至超越派主的都有。不要招惹,我們黑湮派內部也是有派系的,你要明白,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拉幫結派,特別人一多了,人與人之間總會出現比較大的分歧,或許是理念,或許是個性,甚至是興趣愛好等,這樣產生的親疏遠近自然不同。」

「然後當偶爾發生矛盾時,自然就分成了不同的派系。」加隆接著梵朵的話說道,表示自己明白。

「你明白就好。」梵朵滿意的點頭,「當然十二風神將中也有親近我們的派別,我的老師歐西里斯就是其中之一。」

「明白。」

加隆點頭,黑盤域的三元一星,極光域的十二風神將,都是類似禁忌的存在,其本身的實力就足夠壓倒大部分麻煩和問題。這就是梵朵老師想叮囑的。

「其次是瑪麗亞域,有著零槍之稱的蘇安娜,遇到就跑吧,她們有著一個七人聖歌隊,全部都是神經病,蠻不講理是出了名的。不到傳承級別去惹。螺牙域要注意的是螺旋高塔這個流派,其他無所謂,這個流派的人都是些信教的瘋子,打不過自爆什麼的那是家常便飯,比起白光的那些人我感覺螺旋高塔的人更像恐怖分子。其他的倒是都是普普通通的學院派學員,沒什麼好小心的,以你的老練應該不成問題。」

加隆一一記在心頭,黑盤域三元一星,極光域十二風神將,瑪麗亞域零槍蘇安娜,以及螺牙域的螺旋高塔。

這些都是要注意小心的地方。

梵朵心情大好之下,拿出煙斗又開始點燃抽起來。

「當然你也不用太過小心,這些勢力人手,一般都是幾年出動一次就算頻繁了,因為到了一定級別,就像黑星迪奧菲那樣,都需要到處尋找最適合自身的各種材料和技術,不斷吞噬進化自身的機甲,六級傳承級可是打基礎的時候,他們的時間活動周期和一般人都遠遠超出。雖然

然看起來這些人很多,但實際上這麼大的地盤,他們一般都是到處在外面尋找資源,很少回來,除非遇到大事,不然十多年不露面只是聯訊這樣的狀態都很正常。」

加隆了解的點點頭。

空尼爾在邊上補充。

「反正我拜入老師門下這麼多年,最近十多年來也只遇到過一個瑪麗亞域的聖歌隊成員,而且也只是遠遠對視一眼就相互離開了。域內比較活躍的主要是外院的精英學員和內院的少量人數,而域間輻射帶活躍的往往都是各域的真正內院層次精銳學員,類似黑衣將這樣的隊伍。只有真正戰略性質比較重要的地點,才會時常有像我們這種內院中都算是上層的人手駐紮。」

「也就是說,達到師兄這個級別的,往往都是作為駐紮大將的層次駐守重要據點?」加隆了解道。

「是的,這個層次一般是在五級新月,這是最低。」空尼爾點頭。他忽然腕錶上接到一條簡訊,低頭看了眼,微微皺眉。「誅心網上掛了一條針對你的刺殺令?諾諾你是不是得罪什麼大人物了?」

「誅心網?」

「嗯,一個殺手網路,我也偶爾在上邊兼職做外快。」空尼爾點頭。「發布人未知,不過賞金是一億通用點,倒是不小的數字。」

一邊的梵朵臉色不高興了。

「誅心網?」他張口正要想說什麼,但馬上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地方,隨即冷靜下來。「現在還不宜暴露諾諾的背景是我們,在他擁有自己的獨屬機甲之前,危險係數太高。」

「老師你是說某些人可能會動手?」空尼爾也眉頭緊蹙起來,臉色凝重,顯然有些人不是那麼好對付的,起碼遠遠比誅心網的一億懸賞來得棘手多了。

「很可能,他們可不會希望我們這個派系強大起來,撕破臉動手只要沒人知道,一樣不會有任何顧忌。」梵朵站起身,在房間內走來走去,不斷踱步起來。

數分鐘的時間后,他忽然停下。

「不能暴露諾諾的資質,就讓他成為普通弟子身份就可以,不過…」他手掌一翻,頓時一塊半透明的類似塑料一樣的方塊出現在掌心中。

「這個拿好。」

他一把將這個半透明方塊塞給加隆。

「這是…」

加隆接住小方塊,看起來就和巴掌大小的小玻璃磚一個樣子,微微有些沉,但是質地不是堅硬的,而是很柔軟。輕輕一捏久呢個陷進去一塊。


「閃爍方。」梵朵正色道,「我在裡面留下了一道傳承級的意識力之刀,相當於六級無共鳴度層次,能夠使用三次,遇到非傳承級的對手,你可以利用這玩意兒爆發反敗為勝,具體威力相當於比五級雙月級全力爆發共鳴技弱上一點。足夠保護你安全。」

加隆鄭重的點頭,顯然這樣的東西很珍貴,否則梵朵也不會考慮了一會兒才拿出來這個了。看看邊上師兄空尼爾一臉羨慕的表情就知道。

「多謝老師。」

「要不是這玩意只能存這個威力上限的意識力…唉..」梵朵吐了口氣,「好了,現在該測試一下你的具體情況了。」

「怎麼測?」

加隆話音未落,就看到眼前一花,自己身體猛地被輕輕拍了雙肩和背心三下,居然以他的反應速度都沒能跟上對方,等到反應過來,已經被拍打了三下。

看著梵朵重新出現在自己眼前。

這種感覺很奇妙,明明能夠感覺到回憶起梵朵老師動手是拍的三下,但是卻怎麼也抓不住這拍打的時間空隙,感覺像是一瞬間完成的,但是仔細分辨,又像是不快不慢走過來隨意拍打三下。(未完待續。。) 「意識力錯覺效應,這就是意識力差距太大,導致的時差效果。」梵朵微笑起來,「我的意識力超過你太多,導致直接壓制,產生了錯覺效應,讓你的反應速度對時間流速的感知放緩了數十倍。簡單的說,就是你慢了,而我快了。」

「還有這種效果!?」加隆心頭有些悚然,意識力差距居然可以壓制時間流速感,這樣一來就算反應神經再強悍,在被放慢這麼多倍的情況下,也終究會慢下不止一個檔次!

「這是意識力差距在完整的一級以上會導致的效果,當然還有意識力本身的質地差距也會有影響,所以到了高端階段,意識力差距會讓頂尖機師能夠以一敵百,就是這個原理。在沒有意識力的普通人眼中,甚至可能會被壓制到放慢上百倍的程度,當然這種壓制不能持久,屬於共鳴爆發技能中的通用技巧,傳承級之後才能使用,一般持續半分鐘就算厲害了。」梵朵解釋道。

「半分鐘….不需要這麼久,只要一秒鐘這種壓制就能彌補其他幾乎一切的各種優勢….怪不得….」加隆心頭掠過一段段關於頂級機師的各種英雄傳說,大部分都是以弱勝強,在最關鍵的時刻於千軍萬馬之中取敵方上將頭顱而勝。有這種爆發性的共鳴技,就是一頭豬也能變成超神豬….

「聽說你要和其他人一起外出輻射帶尋找機甲材料?」梵朵又問道,這老頭的消息靈通程度果然厲害。

加隆暗忖自己從沒對其他任何人提過這事。 校花之無敵高手

「是的。是拉姆達合金。」

「拉姆達合金不是很好,在你這個階段,比較適合的。最好用月暗合金,可能稍微貴點但是具有成長性,在你達到傳承級之前,用來做機甲主體都不算差。如果你用拉姆達合金,到了半月級就又需要更換升級,比較麻煩。」梵朵思索道,「月暗合金。我這裡有一些,但是份量不夠,之後給你弄點補充。你出去輻射帶也好,現在你的身份不公開出去,你還可以好好隨便行走,等以後公布出去了。那時候你或許不會遇到一些小麻煩小事。但是一旦遇到麻煩,那就是真的不死不休的大事了。」

「我明白,實力越大,自然對手也是更強的。」加隆點頭。

「你明白就好,你們去的那個地方,除開拉姆達合金之外,還有一樣東西,你可以正好拿到手。」梵朵反手從衣兜里摸出一小塊暗紅色的金屬。

「血銀。在你這個階段。正好合適做引擎外殼隔熱層。有了這個,以後的很多引擎技術都可以適用。

不過你要記得這玩意兒過期速度很快。而且沒有保存延長時間的辦法,兩個月內不趕緊拿回來加工定型,那你就只能重新再取一次。」

「具體要到哪取呢?」加隆仔細觀察血銀的外觀特徵等。

「那邊有駐紮點,去了之後報我的名字,我們黑湮派的一名常駐機師會馬上收集轉交給你,這東西很珍貴,記得別讓其他人看到。那個點也是我老頭子手裡面不多的幾個珍惜資源點了…」梵朵小心叮囑道。「強大的引擎技術,以及以後的成長性都關係到製造材料方面,血銀是你以後都不會過時的好東西,記得取下來后一定不要過保質期,不然浪費就大了!」

「知道了。」

加隆鄭重點頭。

*******************

極光黑盤域間,公共輻射帶

傍晚,昏紅的天空夕陽緩緩沉下去,大半的輪廓都被沉重的黑雲遮住,只有一小半灑出光亮落到下方大地上。

黑色的大地山巒迭起,丘陵層出不窮,一座座的山峰大多呈現尖頂型,上邊稀稀落落的分佈著翠綠色的植物青草。

一根根山峰聳立在黑色大地上,像是一根根生在地面的黑色大樹,甚至還有生長出一根根的分叉樹杈,上邊隱約可見淡黃色燈光星星點點。

這些山峰『樹杈』上竟然被開出了一個個大小不一的窗口,從裡面透亮出昏黃的燈光。

山峰高的有數百米,上邊偶爾可見黃色紅色燈光,有的只有數十米,頂端還能看到安置有炮管的防守炮台。

山峰之間的地面上, 萬獸戰神 ,大小不一,毫不整齊,建築群邊緣是一塊塊的綠色農田,裡面長滿了鬱鬱蔥蔥的翠綠植物,一陣陣微風吹得翠綠植物不斷泛起漣漪波浪。

距離這片居住區不遠處的一處山崖上,四台高大的黑色人形機甲緩緩飛落下來,輕輕站在山崖厚實濕潤的黑土上。

一台機甲的大腳掌隨意一動,壓死一隻長著兩條尾巴的黑蠍子。

四台機甲都毫不起眼,全身都被塗抹成破舊不堪的樣子,一些地方還有斷裂伸出的茬口,露出裡面古舊的灰色電路線。

這是四台在輻射帶很少見的完整機甲,雖然破舊不堪,但是依舊不是一般勢力能夠擁有的。要是在一般的百人規模村落中,只要一台,甚至就會被認為是守護神般的存在。

嗡….

天空中,三頭巨大的變異黑飛鰩緩緩飛過,投射下巨大的黑影。這種巨大的生物看起來像是電鰻長了兩片肥厚的弧形肉翅,不斷上下波動往前飛行,後面還拖著長長的尾巴。

下方的三台機甲仰頭望去,紅色的眼睛閃過掃描分析的微光。

「變異巨鰩,遠遠看起來和風箏差不多,景色不錯。」一台機甲內傳出低聲的男子嗓音。

「會動的風箏。這傢伙體形有十多米呢,天生有反重力器官,凶暴起來不是人!

」另一台機甲打趣道。

「本來就不是人…」另一機甲介面。機體內。加隆拿出水瓶狠狠灌了口水。

「好冷…安達,現在怎麼走?按照地圖這裡應該是飛鰩城。還要過三個地點才能到目的地。」 第一正妻 ,一個女子沉聲問道。

這行人就是安達和加隆等出來採集拉姆達合金的隊伍,這個任務小隊除了出來完成採集任務外,自己也都需要購買一些臉頰的拉姆達合金,在域外和在域內的差價可不是一般的大。

安達約好的兩個人,一男一女。加上加隆,總共四人,組成一個任務臨時散隊。迅速辦理了外出手續后,邊一路毫不停留的直飛目的地,但是因為距離過長,而且中間輻射帶的能量風太強。對機甲飛行有很大的負擔。能源爐消耗很大,所以四人按照計劃,在第一個補給點降落下來,準備在這裡補給一下能量塊。

「艾維斯,麻煩你掃描一下附近有沒有監控點,四面方向警戒一下。」安達開始調派分配任務起來。

「沒問題。」

「琳達,地下環境監控就靠你了。」

「交給我吧。」

「加隆,你我的實力最強。居中注意空中,然後注意一下支援艾維斯。沒問題吧?」

「可以。」

一行人外出。都是用的化名,加隆也順便恢復了自己前幾個世界使用習慣了的名字。

「好端端的黑盤制式機甲被偽裝得這麼破破爛爛,光是偽裝化妝費就花了我五千大點!這次要是賺不回來,我就虧慘了!」艾維斯碎碎念的飛起來朝著一個方向緩緩前進。

琳達原地不動,從后腰上抽出一根細長的黑色金屬細針,雙手一拉,頓時拉成足足五米多長,往下地面狠狠一紮。

嗤,細針扎進地下,頓時一圈細微震動擴散開來。從山崖上沿著地表往有土壤岩石的地方擴散而去,一隻只細小的毒蟲不斷被逼得鑽出土壤,四下逃逸。密密麻麻的看上去一大片,很是倒胃口。

加隆抱著胸靠在一根石筍上,靜靜看著幾人動手準備駐紮營地。

這次和安達一起出來,另外兩人,琳達和艾維斯,一個是棕色長發的年輕女生,外貌普通,身材一般,沒什麼突出點,無論是辦事還是看起來外表,都中規中矩,很沉穩。散發的意識力波動在四級左右,就是不知道有沒有共鳴度。

而另外一個艾維斯,看起來有些騷包的男人,年紀二十四五的樣子,整天喜歡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喜歡用男士香水,長相一副小白臉的樣子。一看就像是吃不得苦的大少爺,不過一路下來,出乎預料的是,這傢伙居然還不是嬌生慣養的樣子,辦事很老練。在偵查上很有一手。

一路上,四人儲備了大量的水和食物,在六天之內就抵達第一個補給點,飛鰩城。

「這裡就是公共輻射帶距離黑盤域最大的輻射城市?」加隆遠望著下方不算大的城鎮,沒有圍牆,甚至還開墾了農田,四周的樹形山峰上都有或多或少的防守型炮口,看起來倒是守衛警備森嚴。

「對於輻射地帶的輻射人居民來說,是這樣。」安達在擺弄組裝著一台不知名的儀器,隨口回答道。

「飛鰩城最出名的就是擁有守護者一樣的輻射變異生物作為衛兵,就是天空的那些飛鰩,只要你不攻擊他們,他們也不會主動攻擊人類。這地方有乾淨的一級水,一級食物肉類,良好的居住環境,穩定安全的防衛設施。只有輻射帶中的精英輻射人才有資格來這裡居住。」

「上次我和另外一隻隊伍,來過這裡,這裡的物價很便宜,一點感覺的無輻射水就是這裡的一級水,居然一升就能買到一個漂亮女孩,雖然是輻射人,但是那身材那模樣…嘖嘖…我可是過足了手癮。」艾維斯不知道什麼時候又無聲無息的飛回來了。

「穿著防輻射服摸有意思?」安達瞟了他一眼,無語道。

「其實我都忍不住想帶她回去了,你不知道,那女孩全身上下只有屁股上有一點點指甲蓋大小的輻射痕,其他地方完全和正常人沒有任何區別!」艾維斯爭辯道,「我敢打賭,城裡最漂亮的綠紗會所首席也估計就是那樣!」

「你也就在輻射帶才能過過頂級貴族的癮兒。」安達淡淡道。

「第一次來外面的誰不是一樣?」艾維斯切了一聲。

加隆聽著兩人爭論,眼神卻已經飄向了不知名的遠處。

一絲絲微弱到極點的訊息波微微觸碰著他的意識力,那是赤月發來的傳訊波動,但因為距離過遠,導致異常微弱。

加隆沉下心來,仔細識別波動的訊息密碼,是很常用的賴斯碼,通過簡單的節奏組合傳達訊息的方式電碼。

他開始仔細解譯起來。(未完待續。。) 「我們遇到危險交易下半部鍛煉法速來」赤月的信息不長,但意思很明顯簡要。

他們自然指的是克林和自己弟弟阿倫三人,遇到危險,顯然是指在輻射帶遇到了什麼麻煩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