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是你太無知罷了。」李瀟說道,隨即又提到九禁,十絕,任由有必要給狄靈傑科普一下。

「九禁,十絕,代表著一種神秘的力量層次,從古至今,能達到這種層次的人,少之又少。」李瀟解釋道:「九禁之意,便是可跨越九重小境界,越級挑戰,堪稱同境界無敵手。」

說到這裡,李瀟停頓了一下,瞅了一眼一臉懵逼的狄靈傑,心裡不由感嘆,雲水郡國真是太過偏僻了,這裡的修士,連九禁都沒聽過。

「那你倒是說說看,十絕又是什麼。」狄靈傑說道。

看著他一臉懵逼的樣子,李瀟心裡一陣無奈。

他有種感覺,哪怕是和狄靈傑解釋了,恐怕狄靈傑也不知道九禁和十絕到底是什麼。

「十絕,在九禁之上。」李瀟想了一下,既然都說了九禁,那乾脆把十絕也解釋一遍。

「九禁能越九小境界戰鬥,同階無敵,十絕則是越大境界戰鬥。」李瀟說道:「至於能越幾個大境界,這是因人而異。」

「曾經,有人能越一個大境界,力推天下修士,堪稱無敵。」

「也有人跨越兩個大境界,戰敗天下強者,創造下不敗神話。」

剛說到這裡,狄靈傑當即搖頭,打斷了李瀟的話,不通道:「你說的太過玄乎了,境界差距,猶如鴻溝天塹,難以跨越。」

「呵,曾經的人族人皇,在鼎盛時期,能跨越三大境界,力壓諸敵,這是有記載的,你若不信,可去翻閱古籍。」李瀟撇嘴道。

而李瀟說的人皇,自然就是他自己!

當然,那是李瀟鼎盛時期的狀態。

但有一點也需要說明,一旦遇到和李瀟實力相差不多的對手,雙方都進入了九禁,或者是十絕,那麼所謂的跨境街一戰,那就不存在了。

若不然,當初進入十絕的李瀟,不可能被神尊和魔尊偷襲致死。

此刻,狄靈傑盯著李瀟,他心裡突然有種感覺,似乎眼前這個少年,說的並不假。

但是,對於一般人而言,李瀟說的話,太過玄乎,他一時間也不敢全信。

「既然你知道這麼多,你是否踏入了九禁,亦或者是進入了十絕。」狄靈傑問道。

「時候未到,只是進入了九禁。」李瀟坦白道。

曾經的李瀟,自然是進入了十絕。

但重生后的他,才剛開始修鍊,自然還沒進入十絕。

不過,就算只是進入了九禁,也足以傲視群雄了。

「若真如你所說,我倒是可以讓你去參加皇室考核。」狄靈傑說道。

說罷,不等李瀟反應,狄靈傑匆匆離去。

很明顯,他要去翻閱古籍,看看李瀟說的究竟是真是假。

「偏僻貧瘠的地方,真是讓人頭痛。」李瀟嘆息了一聲,隨即又開始繼續修鍊。

三炷香后,狄靈傑又回來了。

這一次,他眼中閃爍著精光,只因他翻閱了不少古籍,確實看到了關於九禁和十絕的事情。

甚至,他還在一些野記中,看到了關於人皇的事情!

因此,他開始有些相信李瀟了。

「你真的進入了九禁?」狄靈傑問道。

「我有必要騙你?」李瀟眯著眼睛,眼底深處閃過一絲不屑之意:「你還不值得我撒謊欺騙。」

這話一出,狄靈傑頗為尷尬,同時也是疑惑,李瀟何來的自信與高傲。

不過,他為了證實九禁和十絕是否真的存在,竟然提出了要和李瀟一戰的要求。

這可讓李瀟無語了,盯著狄靈傑,輕聲問道:「你和我一戰,可以。但是,你若是輸了……」

堂堂武院院長,若是輸給了一個弟子,這傳出去,狄靈傑的顏面何在。

哪怕不傳出去,今後狄靈傑看到李瀟,也是十分尷尬。

「儘管來吧,我出手有分寸,不會傷到你的。」狄靈傑說道。

「呵,看來你還是不信我。」李瀟撇嘴道,感覺自己真是在和一頭豬在交流。

說了那麼多,狄靈傑還是不信,早知如此,就不費這口舌了。

「既然你要戰,那就戰。」

這一刻,李瀟決定,要用實際行動來證明自己所說的。

同時,他也想要出口惡氣!

盛青學宮,皇室,聯手通緝李瀟和歐陽秋。

雖說李瀟和歐陽秋沒事,但李瀟心裡還是很不爽。

他決定,就借用這一次的戰鬥,好好的教訓一下狄靈傑!

很快,兩人從宮殿內走出,來到了外面的一片空地之中。

轟!

嗡!

剎那間,兩人身上的靈力爆發,氣勢激長,宛若兩頭猛獸蘇醒。

「出手吧。」狄靈傑看似很淡然,一片雄厚的靈力將其包裹。

似乎,在狄靈傑眼中,李瀟連他的護體靈力都無法攻破。

「真是狂妄。」李瀟心中冷笑不已,雙手卻已經探出,在身前捏拳印,開始揮動。

(本章完) 至於他為什麼會來警局當警察……是因為沈時——霍離的好友。

三年前沈家被滅門,找不到兇手,成了無頭懸案,霍離也是為了查出真兇,所以動用了霍家勢力,空降到了這裡上班。

霍離讓路瑾住在他家,卻暗地裡花重金租下了原主住的那個地下室,有空就在那裡一寸一寸的查找。

明顯還是不相信路瑾的話,現在就是想先穩住她,再找證據。

霍離的情況,統子每天都會跟她說,路瑾知道的一清二楚。

她還清楚,李文昌會被警察盯上,是因為他最近不安分,還被警察抓住了小尾巴。

警察得到消息,李文昌那晚會再小情人的公寓里跟人交易,而路瑾就是這麼倒霉。

路瑾的出現,讓警察誤以為她是來跟李文昌接頭的人,也打草驚蛇,讓真正接頭的人跑了。

但是跑了和尚跑不了廟。

李文昌還是被抓了,證據拍到面前,行不承認都不行。

他那位妻子剛起來也是個狠人,知道他這些年背著她找了小情人,把她當傻子耍。

大佬的女兒狠起來,再深的情也一點不剩,不僅不幫李文昌,還踩了他一腳。

現在的李文昌,就等著在牢里過完大半輩子吧。

可是就算霍離什麼時候去了衛生間她知道,也不行。

她不能等著霍離找到證據來證明她的清白。

且不說他現在壓根就不相信她,還暗戳戳的找她是兇手的證據。就是路瑾自己也不相信他。

誰會相信一個騙你的人?

腦子又沒毛病。

這天,路瑾趁霍離上班后,也偷偷溜走了——她現在已經是爬管道小能手了。

她按照原劇情里三年原主走過的路又走了一遍——沈家出事後就被封鎖消息了,路瑾也不知道沈家住在哪。

原主去了南城街,偷走了那盆花后,就直接去了原主出手黑貨的地方。

從住的地方到南城街,再到出手黑貨的地方,也不過是相隔兩條街。

出手黑貨的地方距離南城街並不遠。

這中間,住的基本上都是小商小販,沈家那種富豪,就是大隱隱於市也不會選擇環境這麼嘈雜髒亂的地方。

所以問題就來了——原主就走了這麼多路,那沈家是在哪裡被滅門的?

路瑾想破了腦袋,也沒想出個所以然。

這些天吃的住的都是霍離的,她現在身上還有點余錢。

路瑾在附近找了個小飯店,隨便點了點東西填飽肚子。

坐在窗口,路瑾抬頭就看到了霍離出現在視野里。

他怎麼在這裡?!

幸好她坐的位置偏角落,路瑾能看見他,他卻看不見她。

霍離沒穿警服,一身簡單的休閑服,身形高大又有型,再加上俊朗的面容,吸引了不少美女投眸。

他就在斜對面一家奶茶店裡坐著,面前放著一杯還在冒著熱氣的奶茶。

看樣子是剛來沒多會兒。

路瑾偷瞄了他有一會兒,他面前的那杯奶茶他沒動過,眼睛一直在看外面。

順著他的目光,路瑾回想那邊都有什麼……

那是城南街,但是……他在看什麼? 狄靈傑依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除了體外有一層靈力護盾外,再無其他東西。

而李瀟,心裡則是不斷的冷笑,其心中的想法,簡直可以用腹黑來形容。

只因,李瀟這一次施展的,可不是簡化版的蒼穹九擊,而是完整版的!

他要給狄靈傑一個深刻,難忘的教訓!

「院長,你可要接好了,我這一拳下去,你恐怕要重傷了。」李瀟一本正經的說道。

但這話落在狄靈傑耳中,無疑是一種調侃和諷刺。

「年輕人,心高氣傲,該磨練一番,去掉菱角。」狄靈傑淡然道,頗有一番世外高手的模樣。

「我去你嗎的菱角!」李瀟心中冷笑一聲,拳印在此刻成型。

轟!

當即,只見李瀟一拳擊出,拳芒衝天而起,如一顆耀陽初升。

嗤!

嗤!

……

緊接著,一道道破空之聲響起,那如耀陽一般的拳芒在此刻炸開,化作了九道流光,宛若耀陽墜落,朝著狄靈傑鎮壓而去。

「武技不錯,應該是五星級別,你若是勤加修鍊,就憑這一手,足以傲視同代中人了。」狄靈傑點評道。

李瀟聞言,差點沒被氣的笑出聲來。

這可是絕世武技,完整版的蒼穹九擊!

結果,在狄靈傑眼中,居然淪落成了五星武技,並且還在點評。

「像你這種人,被一拳打死了也是活該。」李瀟黑著臉,站在原地,不再出手。

只因,在施展出完整版的蒼穹九擊后,結局就已經註定了。

轟!

轟!

……

此刻,拳芒相繼落下,如一顆顆耀陽在狄靈傑身上炸開。

僅僅是兩拳,狄靈傑的護體靈力就被震碎。

隨即,第三拳落下,直接將狄靈傑轟飛了出去,沿途鮮血噴洒而落。

緊接著,第四拳,第五拳朝著狄靈傑衝去,宛若流光,速度之快,讓狄靈傑心驚,甚至恐懼。

他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正在朝著他逼近!

「快住手!」

這一刻,狄靈傑恐懼了,大喊一聲,同時雙手連番舞動,武技爆發。

奈何,他所掌握的武技,等級太低,在完整版的蒼穹九擊面前,不堪一擊。

隨著第四拳,第五拳落下后,狄靈傑再次被轟飛,已經是奄奄一息。

他渾身抽搐,躺在地上,眼中充滿著絕望。

「若非這裡是盛青學宮,真想宰了你。」李瀟嘆息,大手一揮,剩餘的拳芒瞬間消失。

Leave a Comment.